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12部分

亲自率军打击的要点。
骑兵在战场之所以厉害。是因为骑兵能够靠着机动能力和冲击力,打散对方的阵营,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战阵才是在步兵战场上取胜的关键。
曹cāo使用的伏击技能所具有的特xìng是---混乱!
这是一个让人崩溃的技能!
曹cāo适时的组织重步兵,分队分段的对混乱的敌军进行了一次同步的步战冲阵,将玩家的部队割裂成了几段,顿时让玩家的战阵七零八落,再也没有了阵势的加成,而曹cāo更是不要命的亲自带队直扑对方的中军大旗。
混乱的战局对黄巾军很不利,玩家以及玩家的部队现在确实十分混乱和被动,但是混乱绝对不等于崩溃。玩家们充分的发挥玩家的优势,也就是各自为战的顽强作风,抱着砍死一个够本、两个有赚的jīng神,舍生忘死的与官军展开了残酷的搏杀。
黑暗中,战阵的作用实在太明显了,在战阵里,你知道自己的身边是战友,不用有任何的惊慌,只要将手里的刀枪向外招呼,凡是自己外侧的,都是敌人,至于阵里的战友,只要将弩箭不停的shè击出去就对了,shè中的肯定不是自己人。
而失去了战阵的一方就悲催了,敌我不分的状态下,因为害怕误伤而带来的迟疑,往往意味着死亡,但是见人就砍的话,肯定又会造成巨大的误伤。
黄巾军的中军旗倒了,这不重要,只要身边还有敌人,还有喊杀的声音,那么就继续战斗,没有人逃跑,所有的人都在黑暗中怒吼着拼命、疯狂的砍杀,玩家从来不惜命,只为了激|情而活着,这一刻,广大的黄巾阵营的玩家,用自己的行动印证了这句话的真实xìng!
曹cāo的前导部队回过头来匆匆赶到的时候,混乱的战斗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朝廷阵营的玩家们一见到这激|情四shè的战斗场面,立刻嗷嗷的冲进了战场,生力军的加入顿时让黄巾军阵营的玩家堕入了地狱。
败了!惨败!
不过,他们确确实实的用自己的顽强将战斗拖到了天亮,而另一战场上,在黄巾军的一万主力骑兵部队带领下,黄巾军倾巢而出突袭了朱隽的大营,双方也是经过一夜混战,最后朱隽丢失了营寨撤退。
这不得不说是黄巾军的幸运,这支骑兵部队,原本是想突袭濦强,sāo扰官军的侧后,没想到曹cāo夜里忽然撤军,让黄巾军明白了官军的yīn险布局,于是临时四处查问,刚好附近有着这么一直强战部队,才有了汝阳城下的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但是,黄巾军在汝阳城下反守为攻,虽然取得了一次小胜,但损失之大让黄巾军也没有了继续坚守汝阳的信心,再加上召陵的防守部队几乎全灭,黄巾军只好黯然撤出了这两个城市。
虽然黄巾军黯然撤走,但损失惨重的不仅仅是黄巾军,还有朱隽和曹cāo,官军虽然得了两座空城,但是也一样陷入了后继乏力窘境,汝南战局再次进入了一个平稳期。
而在这一战中,除了黄巾军弄出来的新式武器纸符让人惊讶和重视之外,还有就是在战场上越大越jīng彩的曹cāo如同耀眼彗星一般的崛起,进入了大汉所有豪强和玩家的视线之中!(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二十章筹建新城
国渊从乐浪出发,跟随他一起南下的还有太史慈的两万骑兵,以及五万首批进入带方建城的居民,或者叫做民工也行,不过这些民工可是专业的建城民工,都是工匠!以及他们的家人。
乐浪到带方不是很远,大概两百五六十里的样子,骑兵们也就一天多点的时间就能到达,但是还有五万百姓呢,行动自然不可能快得起来,而且乐浪城到带方的道路也不是很好,这个将来也是需要国渊投资兴建的项目之一。
按照计划,他们将会在五天内到达带方,如期完成建城的话,时间上还来得及种植一季作物。
扎营的时候,国渊总喜欢站在高一点的地方,默默的看着军队和居民们非常有序的进行扎营和防御,整个的过程体现出一种纪律xìng和组织xìng的美感,国渊是一个井井有条的人,也是一个奉行秩序的人,所以他喜欢看这些有秩序的事情,特别是将这些秩序做得如同艺术一样的太史慈,更是让国渊高看一眼。
国渊本人并没有对平民或者军人有什么偏见,国渊自己也不是什么贵族出身,郑玄这个老师也不是那种看重身份的人,否则他的门下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寒门子弟了,在郑玄看来,只要是肯学习、肯上进的,都是可以施教的对象,这跟身份无关。
国渊也继承了这种有教无类的观点,认为人的才能与身份无关,只跟自己的求知yù望和努力有关系。所以,对于太史慈这个出身贫寒的大将,国渊非常的欣赏。
太史慈安排好了一切,一扭头,果然在营地内的高地上看了国渊的身影,太史慈无声的笑了笑,驱马朝着国渊奔去。将来的一段时间里,太史慈都将会驻扎在带方,为带方的发展保驾护航。虽然太史慈是领了乐浪都尉的职位。负责整个乐浪郡的陆军事务,但是现在在乐浪城有周醒,乐南城有周泰。这两个人都是方志文手下的大将,资格甚至比太史慈还老的多,太史慈倒是能够安心的呆在带方,将带方的防务整顿好再说其他。
作为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的搭档,太史慈自然愿意与国渊打好交道,而且国渊这个人知识渊博,又没有什么架子,说话和气待人诚恳,对自己也是很看重,所以太史慈与国渊这一文一武倒是相处的相当愉快。
“国大人。又在这里看扎营呢?”
太史慈远远的在坡下就跳下来,步行走上小山坡,一边笑着与国渊打招呼。
“子义称呼我表字即可,何必那么见外。观子义扎营,犹如看着一副迤俪的画卷。一切自然而流畅,那是人道也是天道,暗含着很多的东西,看着总是让人赏心悦目。”
“子尼过奖了,我这些本事都是跟着折罗还有李shè虎将军学来的,甚至有不少都是在下的部将们教给我的。子尼你这么夸我,我可是觉得惭愧不已啊!”
“呵呵,子义倒是老实,听你之意,这行军之法是有定例的?”
国渊是个聪明人,从太史慈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了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立刻追问了一句。
太史慈向着西落的夕阳看着,眯着眼睛有些感慨的说道:“可不是么,在军中是有这一套十分完善的教典的,大到战场上的指挥传讯手法,小到扎营时候垃圾的处置方法,都有着明确的规定,正是因为有着这些教典,整个的军队才显得如此有序,我那大哥,哦,就是主公真是个天才!”
“这种事情我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应该不是主公首创吧?”
“呵呵,自然不是,我说的天才不是指这些,这些是异人们带来的手法,我说主公天才,乃是主公敢于用,并且能将这些东西用好。我也曾与异人的部队深入接触过,在战阵和军队约束方面,主公这个学生,已经明显的超过了异人老师。主公能大胆的学习新的方法,并且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才是我感慨的地方。”
太史慈这话不是说谎,而是他真的观察过许多的异人部队,发现在行军、扎营、布阵等等方面,密云的军事教典的完善xìng和适用xìng绝对比异人的要强,这也是因为方志文将自己和属将们的战争经验汇总,并且还在不断的总结融合之后的结果,从这方面来说,方志文确实比那些自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的异人部队要做得好得多。
国渊目光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他是在期待着与方志文的会面吧。
国渊与不少见过方志文的人接触过,包括崔琰、陈氏兄弟、孙乾等等,每一个人都对方志文有着不同的说法,但是大体上来看,大家都认为方志文是一个很强的主上,这个强不但是武力的强大,更是他敢为天下先的胆略,以及大胆细致的施政方法,公开公正的用人手法,以及超卓的眼光。
这样的一个人,确实有吸引国渊的本钱!
国渊笑了笑,将话题转了个方向:“子义,明天我们就能到了吧,这一路上有些荒凉啊,除了邮驿的马车,就连异人的冒险团队都很少,倒是野怪频繁出没。”
“呵呵,我听周醒介绍过,当年子龙将军奉了主公之命,将乐浪周围的居民尽数迁往乐浪城,集中建设乐浪城,这周围就渐渐的荒废了,而且主公为了阻止大批的异人前来乐浪,从而给乐浪带来不稳定因素,更是大大的提高了乐浪的武器装备和药材的价格,因此,乐浪对异人的吸引力不是很大,异人多数都会前往乐南发展,子尼在乐南呆了一段时间,应该知道那边的情况吧?”
“嗯,乐南是复希的骄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活力的城市。乐南是一个充满了干劲的地方,老师甚至一度怀疑,在乐南开学院是不是选错地方了。”
“呵呵,康成公真有意思,难道一定要穷乡僻壤的地方才适合做学问?西林学宫所在的密云,太学院所在的京城,颍川书院所在的颍川。都是热闹的大城市啊!”
“子义也谈做学问,有班门弄斧的嫌疑啊!哈哈....”
“哈哈.....”太史慈也笑了起来,国渊这么一说。倒是真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武将。还是不要说这些了。
“不过,子义说得确是事实,在穷乡僻壤或者能潜心向学,但是难免会有闭门造车之嫌,所以,在大城市没有什么不能做学问的,心静则身处闹市也是深山!”
“善!说到大城市,将来带方也会是大城市的,到时候,我希望向别人介绍的时候。能说带方是子尼的骄傲!”
“呵呵,渊当仁不让!”
“不过子尼,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这政务方面你就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吧,为何不多找几个同门呢?”
“我也想啊!但是正锋和复希手脚快啊!子声被复希抓走了。做了乐南的学政,鸿豫被争锋拉走,去了乐浪做郡丞。”
“郡丞?不是复希么?”太史慈惊讶的问道。
“复希自己辞了,他要专心的做乐南城守,主公也允了,复希这人的品德让人没有话说!”
“确实。复希如此作为,当为楷模!”
“清河口港的季珪那边也在拉人,所以,我干脆就独自一个人来了,不过,我也不是没有朋友的,呵呵。”
看着国渊得意洋洋的孩子气表现,太史慈笑着凑趣:“这么说子尼也拉人来了?”
“那是,在北海时,我曾经与管宁和邴原结交,大家意气相投,这两位也因为避祸来了乐浪,虽然他两人都不喜欢出仕,但是有我在前,自然不能让他们清闲。”
“管宁、邴原?可是人称一龙的龙腹邴原邴根矩,和龙尾管宁管幼安?”太史慈是东莱人,距离北海不远,岂能没有听说过大名鼎鼎的‘一龙’,今天算是听到了龙腹和龙尾的消息,不由得有些惊讶,只不知道那龙头华歆又在何方?如果这三人都能凑到带方,想必也会成为一桩美谈吧!
“可不就是他们两个,只是不知道与两位齐名的华歆现在在哪里?听说他去年举孝廉去了京城,不知道根矩和幼安有没有他的消息,华歆之能犹胜于我十倍啊!”
太史慈撇了撇嘴,对于国渊对华歆的推崇有些不以为然,华歆如何太史慈不知道,但是从自己跟国渊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国渊的学识是极其丰富的,又有着相当务实的作风,待人接物更是亲和有节,特别是国渊对带方的整体规划设想,更是让太史慈敬佩不已。
如果说还有人是国渊的十倍之能,太史慈是不会相信的,或许自己的大哥能担得起,不过这个没有可比xìng,自己的大哥又不仅仅是政务方面的能力。
“呵呵,这有何难,等管先生和邴先生到了带方之后,让他们联系华歆就可以了,如果这一条龙能在我们带方发挥能力,也是一件美事!”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得,幼安这人不喜杂事,但是好为人师,正好可以负责带方的学政,根矩德高贞行,正是治吏的最佳人选,华子鱼更是静智廉贞、jīng通实务,又主张以民为本,正是吾辈jīng英,如果能有这三人,带方必为民之乐土,吾之骄傲!”
国渊背着手,很认真的诉说着自己的期望,目光灼灼的看着夜幕中的原野,似乎在那里,一座理想中的城池正在冉冉浮现。
国渊(字子尼)内政将
从属:方远
官职:乐浪郡带方令
等级:70级
统帅:43
武力:27
智力:83
政治:90
魅力:81
特长:民政专jīng
军师技:鼓舞(52级),冷静(61级),廉贞自守(专属技能,22级,增强城防属xìng)
个人属xìng:
力量:35
jīng神:92
敏捷:17
体质:920
内力……技能:民政(66级),农政(80级),教学(20级),安居乐业(专属技能,30级,加速城市人口增长率)
特xìng:正直(影响下属忠诚,以及降低辖区内的犯罪率)
内功:浩然正气(十一层)(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二十一章菜鸟的带方之行
【感谢‘幽灵魔曲’和‘狂怒魔神’大大的推荐票,谢谢了!最近是不是因为主角出场少了?其实我是想让大家能看到一个全景式的游戏,而不是只盯着主角,但是又好像有些松散,真的很难把握啊!】
“哇!好.....好残破的城池啊!这就是带方嘛?怎么会这么烂,还说来这里申请一个领地玩玩呢?”
高仁是一个新进入游戏的玩家,这个名字完全是随意起的,游戏终端是女朋友硬塞给他的,为的是能够在游戏里一起游戏,他则是抱着敷衍的态度,准备随便玩玩,然后就找个借口不玩了。
谁知道一进游戏之后,立刻被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给征服了,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时间是一比四,被扩展了生命啊!当然,他绝对不是被游戏中的原住民美女的温柔和贤淑给征服了,也不是羡慕古代人三妻四妾的美好社会制度,纯粹是为了能够与女友有更多的相处时间,要知道在现实里,两人各自上班,每天见面的时间都是很有限的,而且见面就要花钱,这个很伤啊。
高仁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溜溜达达的向人群聚集的广场公告栏走去,嘴里还低声嘟囔着,不过,热心人是永远存在的,特别是游戏之中,热心人更多,因为无需担责啊!
“嘿,这位兄弟,带方城本来就是个小城,而且很有历史了,并且还曾经一度被弃置。现在刚刚重新启用,自然显得残破一些,等到升一级到了三级镇的时候,这里的建筑就不一样了。”
“哦,原来这么回事啊!我叫高仁,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呵呵,高人啊?好名字!”
高仁略微尴尬的笑了笑:“仁义的仁。呵呵。”
“我叫左锋,左右的左,锋利的锋。我说高人,你也是想在带方申请领地的么?我也是,不过暂时还需要等等。看这个架势,可能要一个月左右才行,我今天就是来踩踩点,看看这里合适不合适。我刚才看了官府的告示,带方将会以种植业为主打产业,是个农业城市啊!高人兄弟,你觉得在这里申请领地合适么?”
高仁再次尴尬的笑,其实他还是一个标准的菜鸟,根本不懂这些的,之所以来幽州。是因为他的女友就在幽州一带玩流浪武将,至于为何要玩流浪武将,这个稍后就知道了。而高仁之所以到带方来,完全是因为他出新手村的时候,有一次免费的‘飞机’。可以直达某个城池,而他随手选了这个在半岛上的新城,实则是因为好奇。
“这个.....其实我才玩游戏,不是很懂,从新手村出来,看到带方在国境外面啊!觉得有些意思。所以就来了。”
左锋一愣,随即咧嘴笑了,一点也不会因为高仁是新手而看不起他,俗话说莫欺少年穷,这个家伙能够做领主玩家,谁知道是不是有些身家的,更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做成什么成绩,所以结一个香火缘也是好的。
“呵呵,兄弟你可真实诚。我还以为你是重新申请呢?”
“重新申请?我记得游戏介绍里面说,玩家在第一此出新手村的时候,有一次优先成为领主的机会,干吗还要重新申请,兄弟你是重新申请的?原来的领地不好么?”
“我?当然不是!这里可是三国啊,来这里玩领主是要打仗的,我的领地被灭了,只好重新申请了,但是重新申请需要间隔一个游戏年,而且还要排队。”
“啊?被灭了?”
“是啊,被灭了,看你这样子,对领主还不是很了解吧。新手可以优先获得一次申请领主的机会,新的领地有三个月的保护期,保护期过了就可以互相攻伐,但是不能吞并,可以掠夺,被攻灭的领地会被系统回收,然后过一段时间重新发放出来。”
“我靠!我不会打仗啊!那不纯粹给人送菜?”
左锋一脸的黑线,看来这个家伙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了,不过说说闲话当打发时间吧。
“不但送菜,还送钱!”
左锋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心里的苦涩可不是装出来的,事实上,他现在申请领地也没有打算自己来发展,而是打算卖给别人,连自己一起卖,这就是游戏中最常见的领地雇佣模式了,穷人利用免费申请城池的机会,将位置好的城池出售,但是城池是不能转让的,所以只能连自己一起卖了,成为打工者。
不过这没有什么,只是名义上的打工者,这是为了在现实中受到法律的约束,而领地实际上不是由出售城池的人来管理的,而是购买者派人管理。
“送钱?”
“可不是么?经营领地是要花钱的,当然,你也可以不花,但是想要争霸,想要去掠夺别的领地,不花钱养兵怎么行?不花钱购买装备怎么行?不花钱升级城池又怎么行?所以想要玩好领主没钱是不行的?”
“啊?那得花多少钱,一个月几千?”
“几千?!几万都不行。招募一名骑兵就几百,剩下的你计算就是了。”
“啊!!不会吧,怪不得我老婆玩流浪武将,我还以为什么原因,原来是因为这样!”
“可不是嘛!”
“那兄弟是有钱人啊!”
左锋苦笑:“我可不是,我是想着申请了好的领地,然后卖掉!”
“卖掉?”
“对啊,这是穷人的福利,如果领地位置好,卖个十几万都轻松,女儿国听说过没有?密云密道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啊!隆化嘛,游戏论坛中说的天堂一样的地方。”
“呵呵。天堂是因为那里种花产业盛行,去到那里就是花的海洋,那里的一个领地开价一百万,有价无市。”
“我靠!这么好卖,如果我的领地能卖……呵呵,别做梦了,这里的领地虽然也是密云一系的地盘。但是乐浪的领地遭到方志文的打压,生怕领地过强而影响了乐浪的稳定,所以乐浪的领地是不会太好卖的。而且带方是农业当家,这个……方志文?密云一系?农业......”高仁这回做不成高人了,这些东西他都不明白啊!
左锋一看两眼画圈圈的高仁。就知道这个家伙什么都不懂,是个真正的菜鸟,什么都不清楚就来申请领主了,菜鸟真是有意思啊!不过每一个人都是从菜鸟过来的,谁又没有过爆神器卖大钱的梦想呢!这正是游戏的初动力啊!
“方志文方远,是丰宁郡太守,幽州三巨头之一,密云城、隆化都是他的治下,以密云城起家,所以大家都称他的地盘为‘密云一系’。乐浪也是他的地盘。乐浪现在有三城,乐浪城、乐南城以及现在这个带方城,乐浪主要是木业和矿业,乐南是航海业和种植业,带方则是种植业。其实方志文的地盘上,玩家领地的价格都还不错,即使是乐浪和乐南这两个地方,虽然受到政策方面的压制,但是价格还是过得去的,只是现在带方将会是个种田的地方。种田还不如去交州种呢,至少那里一年可以种三季。”
左锋详细的给高仁科普了一番,高仁自然是感激得很,在现实中,这种热心人很少见啊!在游戏里倒是不缺少,这也是高仁喜欢游戏的一个理由,至少这里显得更真实一些。但是对于左锋的判断,高仁却有不同的见解。
“兄弟,这事可不是这么说的,刚才你也说了,这里是三国,是战争主题的游戏,而在古代战争中,最重要的战略资源就是粮食,是硬的不能再硬的硬通货,所以,种田是一种非常有前途的行业!其次,关于交州,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运费!要知道古代的运费是非常昂贵的,从陆路运输的话,据说沿途吃掉的就能占运送粮食的差不多一半。而三国早期的战争主要集中在冀州周边,这里与冀州隔海相望,可以种植一季大豆一季小麦,大豆是最佳的战马饲料,小麦则供应士兵,正是最佳的种田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种田领地绝对会大卖!”
左锋惊讶的看向高仁,这还是菜鸟么?难道是高人扮的?
高仁见到左锋看向自己的眼神,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眨了眨眼道:“现实中,我是做粮食期货的!”
左锋顿时释然,不过这么看来,在粮食方面,高仁还真是高人,既然如此,带方的发展就很有意思了!难道是方志文有意设计成这样的?为的就是种田赚钱?那么这个带方的城令人选就很有道理了。
国渊,这个人与提出屯田策的枣祗齐名,在农业制度上面,是有着强悍的能力的,而方志文用这个人,显然是要将带方打造成一个北地的大粮仓了,这个粮仓显然在密云一系中是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的,那么这里的领地......
左锋不由得心里庆幸,果然是好人有好报了,自己热心的为新手解惑,结果却得出了一个这么重要的结论,至少让他明白了带方的玩家领地价值,现在绝对被广大的玩家低估了,这就是一个赚钱的机会啊!如果能胆子更大一些,组织一些纯粹的种田派,形成一个联盟,在带方与官府形成一种互信的机制,那么……高仁!不愧是高人!你说的太对了!”左锋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连忙四下看了看,这个消息可不能泄漏啊!
“啊?”高仁还是一头雾水。
“兄弟,听说过红颜工作室么?”
“啊!?”
“那是游戏中种田派的领袖,也就是女儿国的打造者,如果你的理论被她们知道了,他们完全可以组织一些种田爱好者,来包圆了带方的领地,然后就能避免领主互相之间的攻伐,一起种田赚钱,不过我们先知道了,那么我们可以尝试自己来组织一个种田俱乐部啊!兄弟,干不干!”
“那.....真的可以么?”
“试试呗,不行不是还可以卖领地么?你认识多少不喜欢打仗,只想赚钱的新玩家?新玩家有优先申请权。”
“我懂了,我去找我那些哥们,一个月对吧?”
“我也去找人,咱们合伙了,不过要抓紧,一个月只是估计,若是提前了我们哭都来不及。”
“呵呵,我明白。”(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二十二章皇甫嵩履新
皇甫嵩一路北经过邺城的时候自然也去拜会了韩馥但是却没有多做停留只是交代了一下后勤补给的问题做做官面章其实在皇甫嵩和韩馥各自的心里都很清楚皇甫嵩不是来全力剿贼的韩馥也不会老老实实为大军筹措粮草。*
韩馥没有兴趣与皇甫嵩虚与委蛇皇甫嵩也没有兴趣在邺城浪费毫无意义的时间于是两人都心照不宣的迅速的分道扬镳。
皇甫嵩到达曲粱张颌与麴义按照韩馥的要求都没有露面随便指使了一个属将来接待了一番至于皇甫嵩的命令听听可以但是要执行那可需要示了官才行至于官去哪里了?当然是去巡查防务以及筹措粮草去了。
皇甫嵩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跟随皇甫嵩一路北来的随从们可都受不了了这简直是裸的打脸啊!堂堂的左中郎将不说受到起码的尊重至少表面的功夫也要做一做吧这是贵族之间最基本的礼仪啊!
现在韩馥这种打发叫花子的做法倒是算什么意思啊!
为免自己的随从与人发生冲突皇甫嵩也没在曲粱过多的停留从邺城到曲粱让皇甫嵩明白了想要依靠韩馥这条线进行补给恐怕是不行了不过冀州并非韩馥一人的冀州至少还有袁家能给前线部队提供稳定的后勤通道和支援。
谁叫自己的身打着袁隗的标签呢!而且打压韩馥是肯定的。这是立场决定的皇甫嵩的行为必须符合自己家族的利益而现在能符合家族利益的显然不是皇权而是世族集团。
董卓倒是对皇甫嵩很客气一来他们之前就有些接触。虽然不是朋友也不可能成为朋友但是至少是个脸熟所以表面大家都是客客气气的。说起来现在董卓是大将军何进的人暂时算是袁隗为代表的世族集团的盟友。
董卓很配合的交卸了职务之后。带着自己的几十名亲随潇洒的走了众目睽睽之下一队骑兵扬尘远去消失在地平线的身影显得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萧瑟味道。
只不过皇甫嵩知道在南和董卓的部队还完全没有回家的打算董卓虽然已经被去职但是这些来自西凉的部队也不会听从自己的指挥。事实的首脑将仍然是董卓这年头的边军将领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皇甫嵩接管广平大营还是很顺利的因为北军五营和新军之中的将官都已经被董卓清洗了一遍。就这点来说皇甫嵩应该承董卓的人情而这些新来的将官多多少少多跟朝堂中的大佬们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而皇甫嵩现在就是朝堂大佬们的代言人了。
至于老将宗员。已经基本被架空了也就是他自己的亲卫还能听他的其他人都当他是个摆设而已甚至有人见面的起码礼仪都不做了宗员是见惯了人情冷暖和政治斗争的人自然对这些不以为意只是北军五营的失控让宗员有种心凉的感觉人心不古啊!
皇甫嵩一任先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再次确定了坚持打持久战的战略构想并且将广宗确定为继曲粱之后的第二个重要的补给基地同时下令韩馥交出曲粱的控制权。
当然这是一个姿态就是要告诉大家他来就是要挺袁家压韩馥的至于曲粱的指挥权是不是真的能拿到皇甫嵩也没有那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而是给韩馥挖了一个坑你交出来自然就是认输了不交将来就有弹劾你的借口了。
韩馥也很干脆接到皇甫嵩的命令之后直接就将曲粱的守军撤走结果当夜曲粱就遭到黄巾贼的攻击很显然这是典型的开门揖盗也是给皇甫嵩三把火泼的一盆冷水。
现在冀州韩馥与袁家的对抗已经是无人不知道的秘密了从韩馥很光棍的交出曲粱这件事看不管怎么说也代表着皇甫嵩胜了一局韩馥明面是无法跟皇甫嵩对抗的但是阳奉yīn违甚至是背后使绊子是肯定的就像当初绊倒了董卓一样皇甫嵩也必须随时小心自己背后来自韩馥的暗箭。
皇甫嵩拿下曲粱不仅仅是为了落韩馥的面子更重要的是将韩馥顶在自己背后的刀子拿开曲粱其实是董卓留给皇甫嵩的一个试金石。
皇甫嵩轻松拿下曲粱又建立了广宗这个补给路线虽然广宗现在被公孙瓒控制着但是公孙瓒却不敢对袁家和皇甫嵩的补给下手相反公孙瓒守着广宗反而成了皇甫嵩的看家狗这让公孙瓒很不爽但是又没有办法。
至于盘踞经县的吕布驻守薄落津的方志还有低调的躲在南和的董卓皇甫嵩现在暂时还不想再去招惹他们树敌过多绝对不是一个统帅应该做的事情。
摆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皇甫嵩接着要做的就是在战场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否则皇甫嵩也很可能被天子找到无能的口实从而遭到罢免。
................................................
在皇甫嵩的对面躲在城池里面的褚飞燕等人也到了关键的时候了董卓卸任皇甫嵩台也预示着官军新一轮的攻势即将开始从皇甫嵩先下手整治后勤接着更是将丑的骑兵部队从信都调来广平都预示着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了。
广平由于一直处于战争状态根本就没有可能升级城小墙矮想要挡住jīng锐官军的攻城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现在皇甫嵩放出话来要坚持围困为主强攻为辅的手段这是要将广平和曲周的数十万黄巾军一口吃下的打算啊。
尽管从巨鹿到广平这一路黄巾军经过反复的争夺已经建造了相当多的堡寨以保证两地的后勤畅通。但是两城之间的距离毕竟还是太长了一些而官军却恰恰在机动兵力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黄巾军虽然在汝南战场展示了新武器纸符的威力。但是那个更多的只能体现在攻城战之中在运动战面那些纸符起到的作用显然没有那么大。更别说去改变两军之间悬殊的快速机动战力对比了。
因此巨鹿到广平的后勤线实际是相当脆弱的虽然广平也积聚了不少的战略物资但是在官军彻底围城进行强攻之后这些物资再怎么多也不可能坚持多久更要命的是广平并不坚固的城墙修复所使用的物资又都是占地方又重的木石这种东西准备得再多也是抗不住官军攻城武器消耗的。
黄巾军高层都知道这个让人不大舒服的结论。那就是广平死守根本就是守不住的陷落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而黄巾军高层制定的大量杀伤的计划依靠广平这样的小城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撤退这个议题就摆在了黄巾军将领的面前。
...................................................
“奉先广平易手几乎是肯定的这种小城根本就守不住若是奉先肯去广平城先登估计一天就拿下来了。”
方志的话绝对不是恭维董卓都能险险攻下广平。更何况勇猛无敌的吕布!
吕布笑呵呵的接受了方志的说法实际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今天方志亲自到经县来显然不是为了恭维自己。
“志想说什么?”
“广平拿下皇甫嵩自然坐稳了冀州军事指挥的位置但是接下来巨鹿的战斗恐怕就不能跟广平同rì而语了特别是当广平、曲周的守军主动撤退到巨鹿之后巨鹿城奉先应该去看过吧?能攻得下来么?”
吕布轻轻的点头又摇头:“没有几个月时间数十万的死伤肯定拿不下来问题是谁肯下力气去强攻?你我么?”
“呵呵问题就在这里皇甫嵩想要谁去攻?最想的当然是韩馥但是韩馥此刻脸都不要了紧紧的缩在龟壳里面袁家也不会真的下力气至于你我还有董卓、公孙瓒谁也不是傻子攻下巨鹿的代价我们承受不起但是收益却完全看不见这种事没有人会做皇甫嵩也不会京城里的大佬们也不会!”
方志仔细的给吕布分析着广平之战的后续广平之战本身是没有悬疑的广平易手是双方都能认可的事情放弃广平的好处黄巾军可能比官军更加清楚。
至于后续的发展才是现在方志与吕布应该关心的事情这也是方志来找吕布的原因。广平之战后方志预测巨鹿的战场很可能是围而不攻正如皇甫嵩自己所说的那样要打持久战拼的是双方的军事经济底蕴根本没有必要用将士的xìng命去傻拼。
那么冀州战事的缓和也让这些边军变得边缘化并且无所事事这种事情这种毫无效率的事情方志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于是方志有了新的想法经过参谋部的探讨和与田丰的交流之后方志决定来拉吕布一起下水。
所谓法不责众只要不是方志一个人干的皇甫嵩以及京城的那些大佬们就不能总大义找到谴责自己的借口至于天子自己名义是天子阵营的人这点方志放心的很。
“志你到底想说什么?”吕布若有所悟的问道眼里闪烁着一丝jīng芒嘴角也渐渐的翘了起来。
“我想说我们去青州吧!”(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二十三章广平战幕
黄巾军要撤退,那么就悄悄的走么?
褚飞燕可不是这么想的,既然皇甫嵩并不打算立刻开始强攻,褚飞燕也就没有急着要撤退的打算,而是要跟皇甫嵩好好的打一打消耗战,能杀伤一些官军,就尽量多杀伤,因为只有将官军打痛了,后面的战役才更好打。
所以在皇甫嵩开始继续建造据点,想要逼断广平的退路时,褚飞燕不惜代价的开始与皇甫嵩展开了营地争夺战。
皇甫嵩虽然下令让公孙瓒出兵曲周牵制曲周的黄巾贼,但是公孙瓒却用种种借口推搪,只派出了三万骑兵在曲周周围活动,幸好文丑的五万骑兵已经到达广平,皇甫嵩一方面分两万骑兵去防止曲周的兵马从侧背袭击自己,另一方面,将文丑的主力部署在大营附近,防止黄巾贼的骑兵不顾后果的偷袭自己的大营。
这是一场堂堂正正的阵地战,官军利用重步兵和器械的防御优势,在弩兵和骑兵的保护下,推进到目的地之后,开始建造营垒。
而黄巾军白天则不予理会,到了夜里,黄巾军外围的部队就像苍蝇一样聚拢了过来,城里的主战部队也大胆的出城,曲周的部队也作出攻击的态势,将文丑和公孙瓒的一部分骑兵牢牢的吸引住。
从广平城中出来的黄巾军,一边趁着夜sè向皇甫嵩新建的营垒进攻,另一方面,又在战场上四处布设骑兵陷阱,引诱骑兵出击并加以歼灭。特别是有异人的大量参与之下,无所不在的伏杀在黑夜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目标甚至仅仅是一个骑兵黄巾军也很满足,夜晚的广平城外,几乎变成了一个猎杀场。
周仓站在广平城头,jǐng惕的看着城外星星点点的火光,还有远处敌军大营方向传来的各种动静。生怕官军趁机攻城,当然,在周仓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期待官军来攻城的。总好过现在只能在城墙上傻看着城外的热闹。
褚飞燕安静的站在周仓身边,夜风吹动城头的大旗,发出猎猎的响声。远处的厮杀声有些些朦胧,似乎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黑暗阻挡了视线,也阻挡了人的感受,除了那随风而来的血腥味,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周大哥,你是不是也很想在城外厮杀?”
“呃,总好过在这里吹夜风吧!”
“呵呵,总要有人守城吧?”
褚飞燕淡淡的笑了笑,周仓这样的人。是最好的战士,他不会恐惧也不会胡思乱想,脑袋里面只有一根筋,那就是将自己的理想进行到底,在自己活着的时候战斗到底。黄巾军中,有无数的这种好儿郎,只是自己已经看着数十万的好儿郎在战场上陨落了。
记得方大人曾经说过‘一个将军,只有问心无愧,才能成为一个好将军,要不。就只能做个冷血无情的人。’
褚飞燕觉得,自己恐怕也只能做一个冷血无情的人,看着将士们倒下,褚飞燕没有办法做到问心无愧,因为他有私心。
褚飞燕看了看周仓,或许只有他才会问心无愧吧。
“渠帅,明天换一换吧,轮到卜己守城我出城战斗。”
“明天......我们不能指望皇甫嵩会对我们的突袭没有对策,明天他们就会想出对付我们这种战术的办法,明天还是让张牛角大哥来带队吧,你,还是守城比较好!”
“你是说我脑袋不够用对吧?”
暗淡的火光中,褚飞燕看不清楚周仓的表情,但是褚飞燕知道,周仓肯定是不高兴的,只是褚飞燕也并没有说谎,皇甫嵩那样的将领,又怎么会对这样的战况束手无策呢!
“要不你跟杨凤换换,你去负责向外运送物资?”
“不去,我就呆城上,哪里也不去!”
褚飞燕咧嘴笑了,周仓生气褚飞燕也不怕,反正他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