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1部分

赏,谢谢!‘看书的废宅’提出了一个忠诚度既然在菜单中显示出来,又怎么会有被出卖的情况出现?其实,忠诚度这个设置我觉得根本就是个样子货,就像主角本人的忠诚度,就是可以自己调节的,同样,所谓的忠诚度只是一种主观的想法,或者说表现给人看的东西,因此,我建议大家将忠诚度这个指标看成是npc耍弄玩家的手段。】
第三十八章攻与防
“香香,要不然你先回去吧,这里太血腥了。”
“不怕,连这个都不敢面对,怎么能保护家人呢!哥,我在这里就能挽救很多将士,对不对?”
“对,你是副帅,你有‘恢复’的特性,是十分珍稀的武将特性,你站在这里所有部队都会获得加快恢复的特性,当然就会挽救了许多将士的生命。”
“所以呀!我一定要站在这里,一定要,呕…”
方志文有些迷惑,自己这样教香香到底对不对?毕竟她还是一个如同白纸一样的孩子,却让她面对这么血腥残酷的战场,是不是太残忍了。
旁边的田畴扭过头去,不忍看香香的样子,愤愤的一指城墙上刚刚搭上的云梯,叱喝道:“落石!”
守城的民兵将堆在城墙边的滚木礌石纷纷砸下,在田畴的技能加成下,砸断了不少的云梯,上面攀爬的士兵纷纷摔落下去,发出渗人的惨叫声。
方志文摇了摇头,其实今早开始的攻城战并不算十分的激烈,因为进攻的主体是奴兵,攻击力实在有限,至于乌桓骑兵的骑射和飞射,因为有生牛皮撑起的棚子挡着,还有城墙上竖立的包铁大盾,弓箭的攻击效果并不好。
于此相反,城墙上本来就占据着优势的弓弩,却发挥出了巨大的效果,方志文将奴兵放近,弓弩加上技能,还有巨弩,都挥洒在远处的乌桓骑兵头上,给乌桓骑兵造成了巨大的伤亡,至于爬城的奴兵,等他们到了城墙下,一阵滚木下去,攻势立马就萎了,等他们向后退的时候,弓箭集中攻击裸露的背后,那个杀伤叫一个爽。
站在军阵后面的楼班见攻势不利,急得走来走去,一个上午过去了,不但未有寸进,反而损失了超过三千士兵,其中居然有一千骑兵。
照这么打下去,不用半个月,自己就成光杆了,楼班能不气么!
“传令,收兵!”
牛角号的声音呜呜的响起,聚集在城墙下的乌桓士兵们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城头上爆起一阵欢呼声,攻方士气下降10,守方士气上升10。
方志文回头冲着香香笑了笑,转向田畴道:“命令士兵原地休息,补充食物和箭矢。”
“传令兵,通知慕容军候,注意周围山脊上的情况,谨防敌人偷袭。”
“香香,过来坐下回复精力,给你这个烤羊排,是我昨晚亲手做的。”
“真的?那我得尝尝。”
“香香,晚上你下线一会吧,不能总不下线,乌桓人晚上不会进攻的。”
“哦,知道了。”
于此同时,在系统公布的战报中,一条不大起眼的信息却引起了不少有心人的关注。
“这个密云要塞在什么地方?楼班是不是丘力居的亲子?”
“一上午攻方折了三千人?那密云要塞这么厉害?”
“密云要塞是不是那密云密道里面隐藏的要塞,立刻想办法打听清楚。”
正率领着部队在右北平做袭扰任务的李雪音看着系统战报,皱眉沉思着。
“雪音姐,这条消息很重要么?”谢淑雯好奇的问道。
“嗯,重要吧,密云要塞,这是密云密道里的要塞,传说中那里是可以通向塞外的密道,经常会被胡人利用。”
“这个要塞是什么时候建立的?难道是玩家建立的?”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方晓梅不解的问道。
李雪音无意识的用手指轻轻的扣着台面,思考了一会道:“玩家的军职排名榜,最高的就是军候,大汉的要塞都是障尉级别的,秩六百石,至少两千常备兵。这个密云塞,主掌者应该是他,你上次见到他的时候,说他带着两百兵,两百兵这个数字很奇怪,没有军职是带这个数目的,但是,塞尉的亲兵配置是两百。”
“嘶,这个家伙真行啊!不声不响的已经混到塞尉级别了,不知道他怎么骗到手的,刘虞这个家伙这么好骗么?”方晓梅的语气有些酸。
“胡说,有本事你去骗骗看!这个消息必须保密,听到没有。”
“听到了!”
“雪音姐,那个黑狐狸……”
“嗯,很可能就是他的人,那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他是害怕被玩家强占,所以必须争取发展时间,现在如果能挡住十万乌桓兵,估计玩家一时半会也拿不下来了,这次战争过后,估计这家伙又能升职了,到时候,密云塞就更加固若金汤了。”
“你说他为何要占据那个位置?是有预谋的么?”方晓梅有些揣揣的问道。
“不好说,如果是有预谋的,这个人可真不能等闲视之啊!”谢淑雯倒是觉得这多数是有预谋的,这个方志文真的不时一般的NPC,方晓梅将他挤走绝对是巨大的损失。
“嗯,应该是有预谋的,这个地方进退皆宜,很符合他的性格。好了,我们知道这个事情就行了,大家管好自己的嘴巴,我们跟他现在基本上是朋友,以后甚至会是盟友,明白没有?”
“明白了!”
“好,现在来研究一下等会儿的突袭……”
……………………………
下午,乌桓人改变了攻击方式,由奴兵张盾,保护着下了马的骑兵,慢慢的推进到射程之内,向着城墙上放箭,这么一来,倒真的给方志文带来了不小的伤亡,即使方志文不断的进行第一线轮换,伤亡也是难以避免的,但是,守城方的伤亡加大了,攻城方的伤亡就更大了,这么近的距离,各种武将技能,还有巨弩来回的扫射,城上城下顿时血流成河。
等到傍晚收兵,楼班心疼得直跳脚,一下午,奴兵损失三千多,乌桓骑兵也挂了两千多,一整天下来,楼班手里的十万兵就只剩下九万出头了,这个损失实在太吓人了。
方志文这边也伤亡了一千多,不过还好,受伤的明天大体就能回复,重伤的没办法,只能退役了,反正方志文手里还有几千的征召限额,宽裕着呢。
楼班这刚吃了晚饭正在研究明天的作战方案,后营的总管於臣就来报,今天去山坡上放牧的奴兵遭到反复的偷袭,即使在后营骑兵的保护下,也损失了几百奴兵和几千牛羊,楼班虽然也有所预料,但是真的听到的时候,还是气得直哆嗦。
一般情况下,乌桓人南下带着的粮草很少,牛羊可以随处找到草吃,乌桓人吃掉牛羊,还可以沿途掳掠,以战养战,谁知道这次会被密云塞给堵了路,粮草和军械问题就真的成为问题了。想到北面的后勤通道,又不放心的给负责保护粮道安全的摄吡咯增加了五千兵,这北面的粮道现在不容有失。
楼班晚上不敢进攻,因为晚上视线不好,加上方志文在城下弄了几个巨大的火堆,城上的人看得到下面,下面却完全看不到城墙,这不是进攻,而是去送死了。
相反,方志文这边却不消停,他将武将集中了起来,组成一个小队,在乌桓人的大寨外面,不断的袭杀守夜的卫兵,卫兵一死营地立刻就会警报,士兵们就得从营帐里出来备战,结果跟本就找不到敌人,刚一回帐,警报又起,就这么折腾了一晚上,虽然这是游戏,但是士兵也是有精力值和士气值的,这么被人折腾,士气和精力都下降了不少。
结果楼班又攻了一天,损失更大,这回足足损失了一万人,还是没有登上过城墙,即使由万夫长胡可礼带队冲了一次,也在对方密集的武将技之下无功而返,胡可礼还差点就折在城下,那城上有个神射手,一箭穿透了胡可礼的左胸,幸好胡可礼关键时刻让了一下,不然就穿心而过了,吓得胡可礼立刻逃了回来。
第三天,楼班在正面佯攻,却派了两名万夫长带队,集结了两千精锐,想偷偷的从北面山脊上进攻,谁知道方志文的金鹰早就看见了,方志文带着自己的属将小队,狠狠的阴了那两个带队的万夫长一把,一名重伤一名毙命,可惜那挂掉的万夫长连名将卡都没爆,只给方志文升了三级,让方志文堪堪跨进了三阶武将的行列,武力值达到了71点。
第四天,楼班玩了一出四面开花,问题是在金鹰的视力之下,方志文完全可以有条不紊的调度部队,加上有沉稳的慕容方四处补救,虽然看起来攻势如潮,但是实际效果还是不怎么样,更可怜的是,上次逃了一命的胡可礼最后还是被已经升了一阶的方志文给爆了头,爆出了一张名将卡,被方志文直接给了慕容方,身为方志文手下头号大将的慕容方终于如愿升到了二阶,与他的军候身份算是匹配了。
第五天,疲劳的楼班终于没劲了,随便组织了两次不像样的进攻算是敷衍了事,而他自己则召集了手下,在大帐里研究对策,五天的进攻下来,密云塞屁事没有,自己这边已经先后损失了两万奴兵,一万两千骑兵,还有两名万夫长,
摄吡咯那边为了保障粮道,已经先后派去了一万骑兵,后营那边还有三千骑兵和五千奴兵,现在自己手里只剩下两万多奴兵和两万八千骑兵,至于自己的对手,虽然不知道他们损失的具体情况,但是肯定是比自己少,继续打下去,兵力的差距会更明显,这个仗打到现在该怎么继续打?难道要向父王求援?
方远(志文)弓骑将
等级30(密云塞尉)
统帅:65
武力:71
智力:48
政治:39
魅力:52
特长:弓箭专精(9级,弓箭攻击射程加成10%),骑兵专精(5级,骑兵属性提升6%)
武将技:箭雨(13级,弓弩部队提供14%攻击追加),步兵战阵(1级,攻防加成1%)
劝降(5级,胜战后有一定几率获得1.6%的降兵。)
个人属性:
力量:73
精神:49
敏捷:45
体质:437
内力:30/30
战技:宁神一击(17级,攻击追加95%),连珠箭(11级,连发三箭,攻击为单箭71%)
穿云箭(5级,射程提高55%,破甲)
特性:迅捷(8级,提高9%敏捷),神力(3级,力量提升4%)
内功:潮生功(三层)
第二属性面板:
攻击:146+50
防御:121+20+15+5
速度:49+6+3
体力:43700
装备:略
…………………………………….
慕容方(志忠)弓骑将(主公:方志文)
等级14(密云塞右军军候)
统帅:57
武力:65
智力:59
政治:45
魅力:55
忠诚:死忠
特长:弓骑专精(10级,弓骑属性加成11%)
武将技:飞射(12级,弓骑部队提供13%攻击距离和速度追加),轮阵(9级,攻击加成10%)
斩将(4级,每个士兵提供4%攻击追加。)猛攻(0级,士气全满状态1分钟,事后士气降低20)
箭雨(0级,弓弩部队提供1%攻击追加)
个人属性:
力量:56
精神:32
敏捷:34
体质:260
内力:20/20
战技:狙击(7级,攻击距离追加17%),连珠箭(13级,连发三箭,攻击为单箭73%)
飞斧(0级,投掷单手兵器,杀伤力为攻击力x110%)
特性:冷静(6级,提高6%命中,增加混乱抵御),迅捷(0级,提高1%敏捷)
内功:基础内功(二层)
第二属性面板:
攻击:112+50
防御:88+5+5+8+1
速度:37+3
体力:26000
装备:略
【写这些属性不会又被诟病灌水吧!呵呵,其实每一章的字数是控制在三千字的,当然会有多,这些属性啥的保证不计算在三千字内,如果这书能上架也会遵循这个原则,我是厚道人啊!记得投票哦!】
第三十九章谈判
第六天,密云塞前面的战场彻底的平静了下来,看来今天楼班是不打算攻城了,他倒是派了一个骑兵送了封信给方志文。
方志文看了之后很高兴,马上回了一封信。
于是,今天就是双方信使在战场上来回的跑,场面极为怪异,让站在城头上看热闹的香香看得哈哈直笑。
展现所有的信笺实在是太费事,我们将信件改成对话,就一目了然了。
楼班:“你们已经被我堵死在城塞里,只要我一天不撤围,你们就只能呆在城里,我也无须费力攻打,只要耗死你们即可。”
方志文:“我城里储备了两年的粮食,城塞里还有可耕种的土地,可放牧的草地,你如何困死我,倒是我在城外的游骑不断的马蚤扰和袭杀尔等,只要每天杀上百人,迟早有一天你十万大军也会耗光,哦,对了,现在你只有六万了。”
楼班:“等我乌桓大军攻下右北平,我援军一到,你这撮尔小城顷刻间就灰飞烟灭。”
方志文:“笨蛋,乌桓攻右北平非为右北平,实则为乌延,等蹋顿吞并乌延部,你这笨蛋才灰飞烟灭呢!”
楼班:“岂有此理,就算是我部吞并乌延部,那也是我部强大,为何我会飞灰湮灭?”
方志文:“哈,哈,哈。”
楼班:“你给我十万石粮草我便撤军。”
方志文:“你留下所有的牛羊辎重,我保证不追击。”
楼班:“不要欺人太甚!”
方志文:“你手下的兵耗得越多,蹋顿越高兴,我是无所谓,乌桓谁做主都行,如果你这个笨蛋做主更好。”
楼班:“就此休战如何,你不得追击。”
方志文:“你当我真敢追击么?不过我给你个建议吧,听说乌延部的部落在右北平北部,现在他带军与蹋顿猛攻右北平,你不容趁机去取了乌延部,岂不快哉!”
楼班:“如此父王安能容我?”
方志文:“愚蠢,丘力居能容蹋顿吞并乌延,为何就不能容你吞并乌延,只要吞并了乌延,你父王就高兴,至于是谁吞并了,那重要么?”
楼班:“那蹋顿要追究又如何?”
方志文:“简单,你吞并乌延部,然后派人告知乌延,是蹋顿的主意,等他们两个火并去,加上右北平郡的汉军和异人部队,保证乌延与蹋顿两败俱伤,到时候,蹋顿还敢来找你麻烦,至于乌延,坚决除去就好了,你父王肯定也是要除掉乌延的。”
楼班:“可是我这里有蹋顿的人。”
方志文:“明天下命令让他进攻好了,我帮你除掉他,但是你必须留下五千战马和两万牛羊作为代价。”
楼班:“可是蹋顿在父王哪里很吃香,这样做恐怕难以平息父王的怒火。”
方志文:“你告诉我蹋顿部族的位置,我帮你去消弱一下他的实力,我听说草原上实力为王,难道不是这样的么?”
楼班:“我不会出卖乌桓人的利益的。”
方志文:“是鲜卑人干的,趁着乌桓后方空虚,鲜卑人一向都在觊觎着乌桓人,这次鼓动乌桓攻汉,也一样包藏祸心,难道你父王看不出来么?”
楼班:“那我父王为何还要积极攻汉?”
方志文:“为了吞并乌延部,你的任务不是仅仅是马蚤扰而已么?”
楼班:“明天我会命折罗进攻,蹋顿的部族在濡水中游,丰宁营地东北。”
方志文:“走得时候记得留下五千战马,两万牛羊,我必帮你扫灭蹋顿部。”
就这样,一场不见面的谈判就完成了,实际上这个谈判没有任何的约束力,大家不过是各取所需,然后凭着那些利益去驱动对方,试图让对方能够按照自己的利益行动。
当然了,方志文也不可能完全相信楼班,谁知道他会不会在丰宁一带设下埋伏,等着自己去自投罗网。当然了,楼班也不可能相信方志文,谁知道方志文会不会转眼就将自己的行动卖给了蹋顿。
不过楼班早就打算好了,只要蹋顿的爱将折罗死在这里,蹋顿跟方志文之间就肯定势成水火,而自己带着兵马向右北平北部前进,也可以说是进攻渔阳郡受阻,想要前去与蹋顿会师,如果走到右北平北蹋顿和乌延仍然没有察觉,自己一举吞并了乌延部,到时候自己实力大涨,父王也没有本事将自己吃到嘴里的肉抠出来。
如果能挑动乌延和蹋顿自然好,即使不能,丘力居也必不能让乌延挑唆蹋顿与楼班翻脸,乌延必死!
至于,方志文偷袭蹋顿部,稍迟一点自己通知王帐,等方志文灭了蹋顿部,自己再去灭方志文,一举两得啊!
至于方志文,当天就放出了信鸽,命令李射虎部率一千骑兵,扫荡乌桓南部隶属丘力居王帐的中小部落,去惹蹋顿的大部族,自己又不是傻子。
又命令李元志等人,暂停马蚤扰乌桓后营,严密监视乌桓人的动向。
田畴、慕容方和严筱湘都觉得这个谈判和计划有些不可思议的味道,这如同儿戏一样的书信往来,就能确定下这样的大事?会不会是对方的阴谋?
“哥,会不会是楼班的阴谋?”
“管他呢,反正我们也没损失,至于李射虎的那一路,本来就是准备着干这个事情的,要是楼班回师之后去围剿李射虎,让他扔了俘虏逃跑就是,损失的是乌桓人而已。”
“他不会是引诱我们出兵追击吧?”
“我也不打算追击,而且,在这片山区里,他们想要埋伏我们?只有我们埋伏他们的份!”
“没错,只要我们稳扎稳打,楼班根本没有用计的可能。”慕容方肯定的点头道。
田畴舒展开眉头,挥了挥手道:“且看明天楼班的行动就知道,如果他真的派折罗上来送死,对我们也是好事,希望能再出个名将卡也是好的。”
“哈哈,承你贵言啊!”方志文用力的拍了拍田畴的肩膀,拍得田畴直咧嘴。
夜里,方志文仍然坚持煅炼,香香也一起跟着煅炼,这些时日下来,香香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这种每时每刻都在变强而努力的生活很吸引人,让人的内心充实而平静,更重要的是,能跟哥哥在一起,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只要在一起,香香就很安心,安心的总是想要翘起嘴角,露出小小的虎牙。
“笑什么呢?丫头。”
“没,就是心情很好!”
“呵呵,能在这残酷的战争里感到心情很好,你也算渐渐的适应了这个世界了。”
“嗯,只要有哥哥,这个世界就是好的世界。”
“甜言蜜语学得倒是很快,这个城塞里数你的嘴最甜!”
“嘻嘻嘻,哥哥不喜欢么?”
“嗯,喜欢啊!”
想到香香始终是玩家,总有一天会离开,方志文不由得有些失落,但是随即想到,在这个乱世里,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死亡,无数的家庭破碎,或许,能拥有过这些就已经很幸运了,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只要香香高兴就好!”
香香歪着头认真的看着方志文,看着他清澈如水的黝黑眼眸,看着他轻轻勾起的嘴角,心里如同一朵花儿,猛地绽放开来,那花香就像是温暖的幸福,瞬间充满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嗯!”香香用力的点头。
第二天,乌桓人果然在吃过早饭之后,开始排兵布阵准备进攻了,方志文集结了武将在自己周围,准备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大鱼送上门。
折罗被任命为今天的主攻,他倒是也没有说什么,这只是正常的部队轮换,刚好轮到他而已,而且,今天还有另外两名万夫长来协助他,他俩会从不同的方向进攻,希望能攻上城墙。
方志文透过金鹰,发现楼班似乎要假戏真做,想要全力出击一次,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让楼班知道一下不守信用的后果,也让他清醒清醒。
等乌桓的各个部队都进入了位置,一声响箭响彻了战场,今天的进攻正式拉开了序幕。
方志文早已偷偷的潜到了要塞的北面,正面因为集中了大量的巨弩,乌桓人的攻击速度快不起来,到是这边山脊上,由一名万夫长率领的精锐速度更快。
方志文躲在城墙跺后面,等待着战场拉开,等待着万夫长挟着云梯开始冲锋,等待着云梯搭上了城墙。方志文猛地站了起来,早就准备好的穿云箭几乎没有瞄准,‘嗤’地一声穿透了那名最菜的万夫长的额头,距离实在太近了,这名万夫长根本没有注意到,关键是穿云箭的声音太能迷惑人了,加上无耻的方志文根本就是穿着民兵的制服,所以那名万夫长根本就没有主意城墙上藏着这么一位杀星,结果自然就悲剧了,主将一死,那些精兵就退了个一干二净。
方志文也不管城下的收获,转头奔南墙而去,这时慕容方带着一众武将正拖出了另外一名万夫长,只不过,这个拖住的代价有些大,守兵已经死了一地,属将也挂掉两个,幸好慕容方将预备队带了过来,不然,自己的武将就要遭受严重的损失了。
方志文一进入射程,就是一只穿云箭,虽然那名名万夫长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但是仍然遭到重创,正要转身想走,但是一片武将技砸在了他的身上,随后又被方志文连续的射击,终于还是倒在了城墙上,方志文丢下一句‘收拾残局’自己转身向正门奔去。
【今天更新晚了,两章一起,其实两章一起更比较好,看起来过瘾,也不必老是等着下一章,不过为了增加点击,写手们卑鄙的决定分开来更新,我坦白,我也是的,所以现在更的是存稿,大家的好建议要等一段时间才能体现出来,呵呵。另外,昨天由于很多朋友打赏,我就不一一排名字了,总之拜谢所有支持的热心书友!】
第四十章傻眼的蹋顿
方志文赶到正门的时候,折罗还离城墙有一段距离,方志文疑惑的看了一会,发现折罗也不是老实人啊,不然也不会被蹋顿给派来盯住楼班,现在楼班一定已经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眼见自己已经折损了两名万夫长,可是折罗这货却还离城墙有老大的一段距离。
楼班气得青筋暴跳,干脆自己骑马冲了上去,站在攻城出发点上,怒声吼道:“折罗汝敢懈怠军心,吾必杀汝!”
方志文在城头上看得差点笑出来,这货真的急了!
折罗也知道了,肯定是佯攻的部队有损失了,现在楼班彻底急了,只好挥军猛攻,但是,城头上的反击也忽然激烈了起来,而且似乎越来越强烈,刚才还能攻到墙边,摸一下城头,现在连云梯都搭不上去了。
折罗绝望的向后看了看,狂吼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亲兵就冲了上去,但是他的眼神却时时刻刻的盯着城头,见寒光一闪,自己就不顾形象的来个镫里藏身,下一次就是懒驴打滚,因为马被射死了,但是等他到了城头下,这个距离就太短了,终于被方志文一箭射中了右胸,眼见着情势不对,自己随时都会丧命,但是现在自己是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折罗绝望的大吼了一声,用力的将自己的金角弓扔在了地上,双腿扑地跪落尘埃。
“我等愿降!”
主帅投降,整个战场忽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交战的双方将士忽然间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静止了下来。
“扔下兵器,在大门南侧墙边列队。”
折罗站了起来,胸口的箭也不拔,就这么默默的走向城门的另一边,远处的楼班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他现在恨不得将折罗撕吧撕吧生吞了,但是他却不敢冲上去,如果真的再打起来,这个损失他不敢承受啊!
“开城门,让降兵入城。”
方志文大大方方的打开城门,楼班心大大的动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不敢上前,其实方志文确实是有意引诱楼班上前的,这个密云塞唯一的城门后面,是一个大大的瓮城,幸好楼班没冲,不然真的是哭都来不及了。
方志文遗憾的叹了口气,下令大门缓缓的关上,扬声朝瓮城里面道:“折罗你上来。”
“诺!”
折罗一脸丧气的走了上来,不服气的扫了一眼,这城上的人,也就是方志文他不如,其他的都不如他,他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但是形势逼到那个份上,他又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这么被人害死,所以才选择了投降,只不过这个忠诚度就实在是太低了。
“很不服气么?告诉你,堂堂正正的对阵你一样是输,把你那箭拔掉,做给谁看呢,上药。”
方志文扔了一瓶金创药过去,折罗闷头拔掉胸口的黑色羽箭,也不管鲜血迸射,双手将羽箭奉还方志文。
方志文随手接过,挥手插进了腿侧的箭囊,指了指折罗的伤口,折罗低头给自己上药止血,方志文却又扔了一大块烤羊排给他。
“吃了,我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抓来的大将就这么白白死了。”
“诺!”
“哼!这回楼班该老老实实的撤退了吧,想必他的心很受伤啊!”
“呵呵,主公,要不要追一下,至少能留下他的辎重。”
“没必要,咱们不冒那个险,让李元志沿途马蚤扰他,他想要走快点,就得留下点东西。”
“诺!”
“打扫战场吧,我们回去,志忠你辛苦一下,在这看着点,香香,子泰,我们走。”
“诺!”
…………………………….
城主府里,密云塞的将领们正坐下来喝茶,享受战后难得的悠闲,香香坐在方志文身边,很是戒备的看着不远处的折罗。
方志文笑着拍了拍香香的脑袋:“放心,属将弑主会在一定时间内降低30%的属性,而且他本来就不如你哥哥我,别担心。”
折罗听得脸色发青,方志文就这么当着大家的面探讨他会不会弑主,这实在是……不过很奇怪,他倒是并不怎么生气,只是有些尴尬。
“折罗,委屈你暂时做个伯长吧,你手下剩下的几个千夫长也暂时做个伯长,将来你主公我升了职自然不会委屈你们。”
“折罗不敢!”
“嘴里说不敢,心里其实是不甘吧?不要紧,你且跟着我,我让你看看乌桓是如何在我手里覆灭的,到时候,就像这城里的人一样,没有乌桓人、没有鲜卑人、也没有匈奴人,只有汉人,岂不美哉!哈哈….”
“愿助主公宏图大业!”方志文的属将凑趣的一起来了一句,方志文大乐。
折罗撇了撇嘴,心里不以为然,大话人人会说,灭了乌桓?有那么容易吗?乌桓号称控弦五十万,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塞尉,不过是挡住了五万骑兵五万奴兵的进攻,就敢说平了乌桓,真是笑话!
“主,主公,折罗有一问不知当不当问?”
“不当问你还问?不过我对属下待之以诚,无不可问,你问吧。”
“主公可是跟楼班有了默契?”
“不错,仗打得不上不下,楼班在这里徒耗军力,于是我建议楼班撤军,前去突袭乌延部族,吞并之。”
“什么!”折罗惊讶的站了起来,随即发现自己太失礼了,赶紧又坐下,有些不安的看向方志文,却见方志文正冷冷的看着自己,折罗吞了口口水,有些干涩的说道:“主,主公真是睿智无双,主公是如何看出蹋顿接受的密令的?”
“呵呵,猜的!这很难猜么?丘力居是什么人,会这么好心的帮助乌延克复领地?还不是冲着他那几十万族民去的,所以,所谓的进攻右北平不过是调虎离山的计谋罢了,当然,顺便还可以削弱乌延的实力,乌桓人的那点所谓的智….谋,在汉人面前就是个笑话。”
“哈哈……”
“主公你唆使楼班抄了蹋顿的后路,既能解密云当下之围,又能给蹋顿竖立对手,使乌桓陷于长期分裂?”
“正是。”
“哎!汉人英才何其多也!奈何,奈何!”
“错,现在你也是汉人,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都是大汉官军的伯长,认清自己的身份吧!放心,将来你以前的族人们也会是汉人。”
………………………………….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蹋顿的胡须乱颤,眼睛就快要瞪出来了,眼白里全是血丝,绝对的怒发冲冠,如果他有冠的话。
“大,大王子,二,二王子他,他带兵突袭了乌延部族,已经将乌延部族全族迁走,说,说是归他管辖了。”
蹋顿傻眼了,自己辛辛苦苦做好的烤羊肉,就这么被人轻轻的一伸手拿走了,怎么能不气得他吐血啊!自己在这里打生打死,为的就是那几十万部民,谁想到到头来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是大王……
“混账!”蹋顿金刀一闪,那报信的信使的头颅噗地飞了出去,一腔热血洒向帐顶,随后无头的身体‘扑通’一声摔在大帐的地毯上,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来人,聚兵!”
“大王子!不可怒而兴兵!再说了,二王子乃是大王子的兄弟,大王他……”
“胡说!我怎么会向自己的兄弟挥刀,我是怕那乌延得到消息前来报复,聚兵,与我前去击杀乌延。”
“大王子三思,乌延或可利用。”
“不可,大王必不允许,此人留下是祸害,能吞了他手里剩余的八万骑兵,我们就不算全无所得!我这个兄弟啊,什么时候变得聪明起来了,难道他身边有了能人?”
“那折罗…”
“多半已经不幸了。”
“好了,勿要多言,聚兵出击,趁着乌延未得消息,先予击杀,收其兵马!”
“遵命!”
…………………………………
右北平的玩家们都傻眼了,这一日,两部乌桓人忽然火并了起来,可惜大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害怕是什么陷阱之类的,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好在乌桓人的马蚤乱很快就平息了,接踵而来的战报立刻让广大玩家后悔不迭。
‘乌桓阵营发生内讧,乌延身死,乌延部并入丘力居部,从此以后,草原上再无乌延部乌桓部族,同时,乌延副本开启。’
蹋顿轻松的吞下乌延部的兵马之后,立刻收缩了阵型,开始作出撤退的姿态,到了这个时候,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即使占领了右北平,乌桓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口和兵力来控制,与其在这里徒耗兵力,还不如早早回草原休养生息,顺便看看大王的意思,尝试着从楼班嘴里抠出一点肉来。
玩家们很快就发现了蹋顿的意图,但是这蹋顿可是代表着巨大的功勋值啊,怎么能这么虎头蛇尾的就让他跑了呢!于是玩家们纷纷加紧了攻势,可惜在专业的战争机器面前,现在的玩家还只能算是一盘散沙,加上玩家实力还差得远,想要从蹋顿身上啃一块肉下来,显然是不现实的。
蹋顿已经下定了决心,立刻开始安排撤退的事情,只是他一路南下掳掠来的人口的物资也不舍得放弃,加上玩家的日夜不断的马蚤扰,想要快速的撤出右北平也不大可能。只是他不知道,因为他这一点贪心和犹豫,差一点就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第四十一章卢龙塞攻防
一直身处乌桓军后方的李雪音却是更早的知道这个情况,因为方志文给了她一封飞鸽传书,告知了楼班的动向,得知这一情况之后,李雪音立刻召集了分散的下属。
“大家先看看这个情报。”
李雪音将方志文的飞鸽传书递到谢淑雯的手上,一个个的传递了下去,在座的是红颜第一业务部的全体正式成员,一共十二人,全女将。
“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方晓梅抬起头问道,眼神里闪烁这八卦的光芒。
“不该问的别问,从哪里来的不重要,我只是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是绝对真实的,现在大家就是要依据这条消息,来评估战役的变化,以及商讨我们的对策。”
“哦!”方晓梅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这个丫头一向这么大大咧咧的,总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李雪音把她也没办法,而且她的皮还特厚,任打任骂就是没记性,下次接着还犯。
“如果这个消息属实的话,我们必须要调整对这场战役的战略目的的判断。”
“对,我也这么想,如果这楼班成功的吞并乌延部,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乌桓人这次的南下,目的就是要吞并乌延部呢?”
李雪音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手下的这些丫头们也终于煅炼出来了,这个判断也正是自己的判断,虽然方志文的飞鸽传书上的内容很简单,但是李雪音知道,这楼班在乌桓的历史上,就是一个悲剧人物,这样一个已经被自己亲生父亲都放弃掉的人,可想而知其能力如何了。
但是现在偏偏是这个将会被历史抛弃的人,忽然的变得聪明起来,而且魄力十足的横插一杠子,伸嘴抢走了蹋顿辛辛苦苦准备的大餐,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让人震惊的事情。再联系上之前楼班在密云塞下损兵折将,却仿佛突然开窍了一样的行为,李雪音自然将这些事情与方志文联系了起来,想到方志文在背后策动了楼班的动向,让现在甚至将来的整个乌桓都跟着他的指挥棒转悠,李雪音就差点笑出声来,这个方志文,实在是太鬼了!
“那么,这个变化是乌桓人计划好的,还是楼班的擅自行动呢?如果是楼班的擅自行动,蹋顿会如何做?乌延的处境呢?”
李雪音顺利的将大家的思路引导起来,让大家从全局的角度来思考整个战役可能的变化。
“乌延必死!”谢淑雯皱着眉头道:“不管楼班还是蹋顿,他们都是丘力居的手下,为了防止两人内讧,乌延必死!”
“好,那么乌延的兵马必为蹋顿所得,蹋顿并了乌延的兵马之后,便没有了继续南下的动机,所以…….”
“蹋顿会退兵,回家跟楼班争乌延部的部民去!”
“对,所以,战役很可能形成一个虎头蛇尾的局面,这与我们的利益不符,但是正面的攻击蹋顿我们所得极少,所以,我们必须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想办法找到有效积累功勋的方法。”
“雪音姐,加大攻击蹋顿后勤的力度不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们也做不到了吧?”
李雪音低头看着案台上的地图,手指无意识的轻轻敲着,发出轻微的‘噗噗’声,大家也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地图上,显然,刚才李雪音的沉默代表她对这个保守的建议并不感兴趣,她希望能有更大胆、更有效的方法。
“功勋有两种获得方法,一是临阵杀敌,二是影响战局。既然对杀敌这一条路咱们不不满足,那么就尝试一下来影响战局吧!”
“雪音姐,难道你想……”
“没错,攻陷卢龙塞,形成对蹋顿关门打狗的战略态势!”
“可是我们的人手……”
“召集也好,花钱请也好,将在敌后活动的玩家集结起来,只要我们的构想有成功的可能性,那么,就一定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如果能集合上几百玩家,我们就有可能攻下卢龙塞,一旦攻下卢龙塞,大家获得的功勋绝对能值回票价!”
李雪音重重的在地图上卢龙塞的位置锤了一下,那不可一世的风采,引得自己的小妹们一阵的崇拜。
“雪音姐,你好棒!”
…………………………………
实际上,卢龙塞这段时间一直不安静,卢龙塞是大汉修筑的要塞,现在却在乌桓人的手里,这里是右北平郡的大门,大门被强盗控制在手里,那家里的东西可就予取予求了。
战争开始之后,就不断的有异人部队出现在卢龙塞下,这些异人当然不可能凭借着那么点人马攻城,卢龙塞好说城墙也高达五丈,又是易守难攻的地形,是那么容易攻上来的么,加上有一万守军,即使有十万大军,没个十天半月,也休想摸到卢龙塞的墙头。
不过这些异人的部队确实很讨厌,他们跟在运送粮草的部队后面,有机会便扑上来截杀,或者豁呼聚集起一大堆异人部队,围杀运送补给的部队,幸好这些异人的部队实力有限,有的甚至是民兵,部队配合又差,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