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07部分

万。那种场景绝对是震撼人心,跟那什么‘魔*戒’的所谓大场面一比,那绝对是小孩子过家家。
在广平城头的玩家仰头看向完全被碎石、油罐和弩箭遮挡住的天空,才知道战争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但是同时。这种震撼人心的场面,却一样让人热血沸腾。心为之夺!
女墙、挡箭板、生牛皮棚、倾斜的防石板等等,有效的阻挡了官军密集如同暴雨一样的远程攻击,随后,城墙上升起一点也不亚于官军力量的报复打击,整个城池和大地在颤抖,黑烟火光还有忙着救护的人群,爆炸声、命令传递的呼喊声、鼓声、惨叫声......这是战争的脚步声。
远处,官军一个个整齐的步兵阵前,也遭到了黄巾军远程部队的强力打击,被巨石击中飞溅四shè的木片残骸,油罐爆燃的火焰,还有被巨大的弩箭穿胸而过的士兵,被碎石打得脑浆迸裂的倒霉鬼,阵地上顿时一片哀鸿。
后面观看的步兵方阵里隐隐的有一阵sāo动,而高踞战马之上的董卓,身子却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像一样,那宽大的身影,第一次让背后是数十万将士们感到了安稳和力量。
当双方你来我往的打了一会,双方的远程器械都遭到了严重的损耗之后,董卓挥舞着手里的巨刃,高声吼道:“攻陷广平,就在今rì!先登大功,岂让他人!随我进攻!”
“吼!吼!吼!”
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起敲击着盾牌和铠甲,在董卓的率领下,向城墙缓缓推进,一个个的方阵仿如一体,用非常均匀的间隔,几乎一样的速度前进着,董卓单人匹马走在阵前,那种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态度,绝对让人心折。
“这他吗的是一波流么?看上去很恐怖啊,不知道防不防得住?”
“靠,管那么多,打就是了!杀一个是一个,功勋难得啊!”
“呵呵,就是,现在哪有时间想那么多,杀人啊!男儿当杀人!”
“杀啊!”
如云的弩箭,从天空中交互而过,一方是重甲步兵,一方有着城防之利,双方的弩箭部队似乎都没有取得什么像样的战果,很快,城墙在望,短兵相接的登城血战已经不可避免了!
百里之外的巨鹿城里,还十分的平静。
张角驻跸的天师府内,赵爱儿和刘雁这两个心腹军师正在地图前低声交流。
“两位徒儿可有结论?”
“师尊,广平必须坚守,巨鹿的援军不能派出,曲周现在被公孙瓒军牵制,巨鹿到广平之间的道路上有数万jīng锐骑兵,我们的部队根本就上不去,现在就是要依靠广平守军的韧xìng,一定要将董卓的首轮攻势顶住,让董卓将所有的兵力都投入进去,然后才能让张牛角将军,带领异人部队偷袭广平官军营地,我们巨鹿、平乡的守军不出,就能有效的牵制住官军的jīng锐骑兵。现在,一个是比谁有耐xìng,一个是比谁有韧xìng,广平就是死剩最后一个人,也必须紧紧的咬住董卓。”
张角想了会儿,眯着眼睛叹了口气,点头淡淡的道:“就是如此吧,照此传令!”(未完待续)RQ
第四百零一章玩家的辉煌胜利
此时在广平城下,战事却已经打了半个时辰,进入了最火爆的阶段,官军的步兵已经攻到了城下,正在一边搭设攻城梯和云梯,一边组织携带了轻弩的步兵朝城墙上压制shè击,城墙上则不时的丢下滚木礌石,或者滚水热油,城下的重步兵还不时的被对方扔下几个火攻的技能给烤一烤。
更多的五颜六sè的光芒,来自双方部队中的异人和原住民将领,那些都是各种攻击和辅助技能,此刻都仿佛不要钱一样的拼命朝下扔着,城墙下的攻击部队也不甘示弱,不停的朝着城墙上扔着各种各样的技能。
从远处看,整个城墙上下,都被五颜六sè的光芒掩映着,看上去美丽极了仿佛仙境一般,但是近看,这里却是每时每刻都有人命正在被吞噬,那些中了弩箭倒在地上哀嚎的不算什么,那些从城头上栽下来摔得脑浆迸裂的也不算什么,那些被滚木礌石砸的半边身体都烂掉的也不算什么,那些被烧成火人仍在痛苦的哀嚎奔走的也不算什么,那些被滚油烫烂了一身的皮肉,只剩下白骨却还在走动,无声嚎叫的人,才叫恐怖,这里不是仙境,是地狱!
厮杀着!双方的人都舍生忘死的厮杀着!不管是原住民还是异人,幸好异人的视觉系统都是经过处理的,不然真是难以相信,这些在和平环境里长大的人们,见到城墙下那人间地狱一般情景,会不会有什么心理问题。
但是即使经过处理,无数的人命在他们面前倒下化作血肉的时候,这些情景。无疑对每一个参战的异人都是一个极为深刻的触动,或许,从这天开始,这些亲身经历了生死血战的人,会重新的、认真的想想自己要如何生活吧!
热血!每一个战士。不管是异人还是原住民,都在凭着一腔热血奋勇拼杀着,仿佛陷入了一种梦魇之中,无惧生死疼痛,连董卓也带着身边的亲卫。数次冲上城头,但是都被黄巾军以及黄巾阵营的玩家们舍生忘死的给逼了下来,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绝对的一波流战术,董卓不愧是一波流的大师!
这一次猛击,几乎将广平城的城头防御彻底摧毁,幸好褚飞燕也不是易与之辈。不断的调度指挥,甚至将预备队都一股脑的投入进去,绝对也是与董卓一样的舍生忘死了,周仓在阻挡董卓的时候重伤,褚飞燕自己也受了箭伤。由此可见当时的情形是多么危急,不过幸好有异人舍生忘死的将董卓给逼了下去,褚飞燕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审视这些贪小利忘大义的异人,有时候,异人的血甚至比原住民。甚至比那些信仰坚定的太平道战士更加的炙热!
战斗从上午一直打到了傍晚,几乎一直都是这么激烈的,城墙上的守军轮番上阵。城下的官军也是轮番上场,整个广平城西、南、东三面的城墙都变成了黑sè的,城墙下的地面则变成了暗红sè的,战场上到处是被点燃的器械残骸,冒起的黑烟在几十里外都能看到。
经过一整天的厮杀,城头上出现了一个不好的情况。那就是物资补充跟不上了,因为有许多着火的残骸。还有破碎的建筑,造成了城头上不少地方道路相当的拥挤,还有城内被远程武器点燃的火头没有及时扑灭,也阻碍了补给运送的速度。
城下的官军显然发现了这个问题,趁着城上守军攻势减弱,又发起了一波强攻,休息了半晌的董卓终于再次冲上了城头,还是以一个超级强悍的武将技开路,扫清了一小段城墙上的守军,然后带人猛地攻上了城头。
城下的官军猛地爆出一声欢呼,大声的吼叫着,仿佛打了鸡血一样,汹涌的沿着董卓打开的通道冲上了城墙。
褚飞燕与回复了一些伤势的周仓立刻亡命的冲了上来,那些疯狂的异人也不要命的涌了上来,董卓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用手里的长刀巨刃横扫着所有靠近的将士,城头上顿时残肢乱飞、血花四溅。
周仓咬着牙,没有冲上去,而是利用自己的武将技,不断的sāo扰和阻挠董卓身后的援兵,只要挡住了董卓身后的援兵,董卓一个人在城头上也呆不久,配合默契的褚飞燕也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将有限的打击力量,都放在了董卓身后的部队上。
董卓又不是傻子,自然发现了对方的两名大将,不过一左一右,董卓随便瞄了一眼,就朝着身材比较矮小的褚飞燕而去,不是他要挑软的柿子捏,而是他认为矮个的那个似乎更厉害。
褚飞燕见董卓向自己强攻,只能节节后退,这一退倒是让董卓身后的援兵猛地涌上了城墙,广平危矣!
褚飞燕猛地一咬牙,忽然回身冲着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发信号!五道狼烟!”
褚飞燕一边不断的朝着城头上的官军攻击,并指挥弩弓手向这段城墙覆盖,一边焦急的看向身后的城里,五道黑烟正从城里冉冉升起。
“各位兄弟,想要活下去,就拼命吧!”褚飞燕大吼了一声,不再后退,舍生忘死继续朝着董卓身后挥洒这技能,黄巾军的将士和异人们,则不要命的朝着董卓冲过去,无数的技能和弓箭、短矛,像暴雨似的撒向威猛无敌的董卓。
董卓暗叹了一声,不得不转攻为守,将对方的技能箭矢一一挡住,敌人的舍生忘死实在是让董卓头痛不已,眼看着就能干掉对方的主将,谁知道就差这几十步,自己愣是寸步难行,所有的人都不要命的扑上来,为的只是能挡住自己一瞬间,但是当许多个一瞬间加在一起的时候,就连董卓也没有办法继续向前推进了。
“攻击!攻击!”董卓大声的吼着,越来越多的官军重甲步兵正在通过攻城梯登上城头,企图巩固城头的阵地。董卓知道,只要站稳了这个阵地,广平不用多久就会被自己攻下,正当董卓心里微微的有些得意的时候,忽然。从南面的营地方向,传来了喊杀声,随后,营地方向冒出了大火!
董卓神sè极为复杂的看了一会,这里地势高。董卓可以借助着最后的天光和火光,看到营地后面无数的骑兵在来回奔驰,随后其他几个营地也先后起火,董卓现在是空有兵力,却没法去救助那些营地,他们败得太快了,更多比较靠后的异人部队只能乱糟糟的各自为战。城上的黄巾军则趁机如雷的欢呼:“官军败了!官军败了!”
“杀啊!杀官狗啊!”
董卓摇了摇头,手里的刀光回旋,挡开了自己面前的弩箭,回头吼道:“撤下去!”
即使是败退,官军仍然是有条不紊。董卓不愧是名将,很快将部队逐渐的脱离城墙,在远程部队周围聚集,然后向着东面缓缓的撤离,这是要去跟公孙瓒的军队汇合,只有公孙瓒的手里。现在有着大量的骑兵。
董卓虽然知道还有一支黄巾军的骑兵部队不知所踪,但是这支数量不到三万的部队,早在董卓的情报系统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谁也没有想到,这支部队其实躲在韩馥的掩护之下,在关键的时候,来给董卓一下狠的,董卓没有败在黄巾军手里,而是败在了韩馥的手里。
当董卓在城头看到大营后面的骑兵时。就明白了是韩馥在后面搞鬼,果然如李儒所说。韩馥这人不能小觑啊!关键时刻,还真的敢于捅刀子,不过幸好董卓早就有了应对之策,不管是胜是败,董卓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相反,董卓正要将冀州这个热山芋扔给别人呢!
只不过刚才几乎能夺下广平的一面城墙,如果不是韩馥作怪,董卓甚至能最终取得一场辉煌的胜利,如果不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将自己的骑兵留在广平的话,或许结果也会不同,不过这些都是假设,如果董卓将骑兵留在大营附近,说不定遭受黄巾军攻击的就是曲粱了,要知道现在曲粱根本就没有什么守军,都被董卓弄到这里来了。
董卓保持着阵型缓缓的向东侧退去,不久之后,公孙瓒的骑兵部队也到达,迅速将营地周围的黄巾军骑兵驱散,董卓不敢停留,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在野外扎营,他要求公孙瓒护送着这些部队,缓缓的退向曲粱,广平城下败了就败了,但是曲粱不容有失,不然董卓就不好交代了。
事实上,黄巾军此刻也无力追击,在攻下董卓大营的战斗中,张牛角的部队损失惨重,这都是为了能快速破营,结果营地虽然攻破了一座,但是对敌军的杀伤并不大,相反自己伤亡倒是很厉害,黄巾军不善攻坚的弱点暴露无遗。
破营之后的放火什么的,其实都是异人部队的功劳,后面的两座营地,也都是异人不计损失的攻下来的,这场战斗最后扭转局势的功臣,其实是异人。
再算上异人在防守广平城时的杰出表现,广平大战的胜利,相当一部分的功劳,应该是算在玩家身上的,甚至连张角自己都承认,这次不但是黄巾军的一场胜利,更是异人的一场辉煌的胜利。
官军败了,黄巾军胜了,对于官军来说,其实只能算是一场小败,损失了三、五万步兵而已,还有就是一些辎重器械,而对于黄巾军来说,却是一场大胜,这场胜利打破了官军强悍无敌的假象,让黄巾军对自己的战力重新充满了信心,面对jīng锐官军时也敢战敢打了。
同时,这也是黄巾军战略上的胜利,广平胜利,赢得了大量玩家的支持,加入黄巾阵营的玩家数量呈快速上升趋势,同时也为巨鹿城的防御设施建设,以及部队的训练争取了更多的时间,为将来的巨鹿之战赢得了更多的筹码。
广平之战,是影响极为深远的一战。
第四百零二章愤怒的董卓
“守卫不利,丢失营寨,致使作战失败,论罪当斩!”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
“饶了尔等?我白白死在那广平城下的数万英勇将士的英灵可会答允?!尔等无能,葬送了我军到手的胜利,这满座的文武可会答允饶了尔等!?”
董卓声音低沉,但是却仿佛地底下涌动的岩浆,有种毁灭xìng的力量,那种愤怒,都化作了眼神里的冷冽和无情。
“拉下去砍了,枭首号令三军!”
董卓冷冷的挥了挥手,这几个负责守营的将领哭喊着被拖了出去,不久就有小校端着几个首级上来缴令,董卓不耐的挥了挥手,让人拿去传首号令,同时他森冷的眼神在帐下的将领们身上一一扫过,大家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特别是宗员。
“宗副将。”
“属下在!”
“你可知罪?”
“属下知罪,请将军行军法!”
“很好,宗员指挥不利,致使大营失陷,责五十杖,过失暂且记下,允其戴罪立功。”
“多谢将军开恩。”
董卓接着又一一的奖赏了攻城时悍不畏死的几个将领,又对参与攻城的部队多有优抚。
“此次虽败,但是我军已经打出了威风,惜哉!竟有人与蛾贼勾连,瞒报情报,致蛾贼偷袭我后营,使我功败垂成,真正可恨!不过此战我虽有小损,蛾贼损伤十倍于我,众将士无需忧虑,且好生修整,待他rì一雪今rì之耻!”
“诺!”
众将如雷应道。
“都散了吧!文优留一下。”
董卓见大家都离开了,撤去了脸上的愤怒,似乎那种怒火转瞬之间就已经熄灭,重新换上一副轻松的神sè。和蔼的地对李儒道:“坐吧,文优。”
“多谢岳父大人,今rì确实可惜,想不到这韩馥竟然如此大胆,居然与黄巾贼有所勾连,都说韩馥胆小,从今以后我对他刮目相看啊!”
“呵呵。那到不必,此事鬼鬼祟祟的。可不就是胆小者所为么!至于与黄巾贼勾连,韩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是我们之前忽视此点,才让韩馥钻了个空子。不过也好,正好遂了我们的心愿,万一拿下广平,朝廷定会催促我们攻击巨鹿。那巨鹿又岂是广平能比的。”
董卓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大人所言甚是,这次大人虽败犹荣,而且还趁机斩了北军数名将校,战损了数名,可惜这等强军却非我们能够掌握的。”
“呵呵,算是替他人开路吧,不能好处都让我们占了,现在我们也没有这个本事来占那么多的好处,且忍耐一时!”
“岳父大人好胸襟。小婿佩服!”
“哈哈.....”
董卓得意的抚髯大笑,不过声音却是使劲的压抑了下来,生怕被营帐外面的人听到……董卓兵败,天下震动!
黄巾军以及黄巾阵营的玩家们自然是兴高采烈,应该说是欣喜若狂!
在战前的那种黑云压城城yù摧巨大压力下,黄巾军和黄巾阵营的玩家心里其实大多是不大看好此次大战的结果的,这忽然之间取得的胜利,顿时让大家激动了。
朝廷以及朝廷阵营的玩家们当然是难以置信这样的结果了。事实上,这次在广平城下的失败,正如董卓所说的那样。对于官军来说,这只是一场小败。整个冀州的战场态势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从战略上来看,这次的失败影响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那些对后来的历史有着认知的玩家,自然知道这次胜利对黄巾军意味着什么了。
于是,在游戏论坛上就热闹了起来,双方互相喷口水是小事,关键是对于未来黄巾军的定位,大家都拿不准了。其实从张角忽然转变政策,开始走山区扎根的路子开始,以及黄巾起义之后黄巾军的有组织有目的的主动收缩,就已经让有识之士感觉到了历史走向将会产生巨大的偏差,到了广平之战暂时落下帷幕,大家再回过头来仔细的回想黄巾起义之后的整个过程之后,真相开始慢慢的浮出水面。
黄巾军是要走持久战的路子,而不是在历史上曾经走的那种一蹴而就的天真道路,持久战的道路自然是非常的艰难的,但是却有成功的希望,正是因为这一点,广平之战的意义才越发的凸显了出来,这一战,为黄巾军竖立了信心,与官军长期对峙的信心。
也正是因为如此,战后才会有大批的玩家转投黄巾阵营,各大玩家势力,也开始重新衡量黄巾军阵营的意义,并且迅速的调整自己的对策,就连天下会的董事会也频频的开会,广平会战期间更是一rì三召,商讨游戏发展的可能方向,这些悲催的董事们,可能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董事了。
京城的朝堂里,也迅速的对董卓的战败进行了商讨,其实,董卓的战败在很多人的预测之中,因为最了解冀州这个大泥潭真实情况的,不是身处冀州的那些人,也不是冀州的世族,而是跳出了冀州能把握全局的朝堂大佬。
冀州的局势现在异常的复杂,各方利益纠缠不清,希望董卓战败的势力并非仅仅是黄巾军一家,如果有人在背后使坏,董卓想要打赢是很难的,当初卢植之所以不敢速攻,就是因为无法把握冀州的局势,所以才采用了最为稳妥的方式,而董卓因为根基太浅,根本就不敢采用卢植的办法,逼不得已之下进行强攻,听说当时险险破城,可以说董卓已经很厉害了,唯一比较差的就是他的根基不行,另外就是运气稍欠,所以没有能一战而成就一世威名。
到了董卓战后怒斩守营将校的消息传来。朝堂大佬们个个都是心领神会了,脸sè难看的只有高踞于宝座之上的天子,看着他那因为气愤而变得通红的脸sè,连他身边的张让都有些发怵,但是朝堂的大佬们显然不会害怕天子的脸sè,对于天子叫嚣着要严惩董卓,朝堂大佬们一致反对。至于何进,当然也是坚决的力挺董卓了。
事实上。董卓真的不应该对这次战败负责,从整个战场的布局,到董卓身先士卒奋勇先登,都让人找不到一点的差错,要说差错,就是没有能找到那失踪的黄巾军骑兵,而这个骑兵去了哪里。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但是都不说,或者说不能说罢了。
所以,天子发了一会火气之后,也不得不承认朝堂大佬们的说法是对的,但是对于何进的恨意,天子却是更加的深重了,还想要太子,还想要做未来天子的外公,我呸!这个愚蠢的何进难道不知道。这些现在跟他狼狈为jiān、蜜里调油的朝堂大佬,是绝对不会让现在的太子登基的么?!
真是个蠢货啊!
天子泄气了!甩了甩衣袖扬长而去,可怜的天子之怒。
对董卓最后的结论是什么?革职待查!这算是什么啊……当然了,朝堂上的结论已及诏旨是不会那么快到达冀州的,一方面固然是要董卓先帮忙收拾一下烂摊子,另一方面,也是在等待他们一致看好的冀州继任者腾出手来,那位继任者。现在还被黄巾军给围在颍川长社呢!
董卓自然先收到了来自何进的书信,交代他如何如何,至于董卓会不会做。会如何做,那就要看董卓的想法了。实际上,董卓自然知道权力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现在不为自己划拉好处,更待何时?
所以董卓完全没有战败者的自觉,更没有一蹶不振的暮气,相反,他不断的下达着命令,开始将北军和新军打散整训,按照何进或者说是袁隗的要求,安插人手进入军队,另一边,则让三位边军首领自行把握战机,他自己的凉州军也频繁的出击,四处掳掠打击黄巾军和黄巾阵营的玩家,攻陷那些防御能力较差的堡寨,抢走所有能抢走的东西和人口,从平乡以北到广平以南,在这片广袤的区域中,活跃着差不多十万jīng锐边军骑兵。
黄巾军打赢了之后,没有云开雾散,相反,他们的rì子更难过了,而朝廷阵营的玩家在失落了一天之后,就发现有无数的新任务在等着他们呢,而为他们保驾护航的,居然是吕布、方志文等等的强悍边军。
于是,痛苦的感觉很快就从朝廷阵营的玩家身上,又跑回了黄巾阵营玩家那里,真是风水轮流转!不过转得有些快了而已!
董卓在曲粱谨守不出,公孙瓒在广宗占着茅坑不拉屎,而是整天派出骑兵四处搜罗好处,有时候居然会抢到韩馥的头上,结果是黄巾军在广平以北寸步难行,但是在曲粱以南却是没人搭理,于是乎,黄巾军以及黄巾阵营的玩家们纷纷的南下,到韩馥的地盘上去打秋风。
这种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诡异情况,让所有的玩家都瞠目结舌。
于是,所有人的痛苦很快就都转移到了韩馥的身上,韩馥不久前还得意洋洋的,因为他的yīn招将董卓这个老sè鬼给坑了,但是转眼间,现世报就到了!
沮授和闵纯自然知道,董卓这是将错就错,要将韩馥拉上第一线,问题是韩馥不得不上啊!因为不将地盘内的黄巾军赶出去,任由他们破坏掠夺,魏郡和广平郡的夏粮非得绝收不可,所以,清河郡的张颌与麴义被调回广平,开始肃清渗透进来的黄巾军。(未完待续)RQ
第四百零三章预判局势
【新的一周开始了,呼叫下票票先!然后感谢‘洛瑀书皇’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以及‘咚锵咚’大大的评价票,呵呵,昨天漏了道谢,抱歉!】
“董卓这个家伙真是......”方志文将手里的命令扔在了案台上,田丰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这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让我们袭扰巨鹿和广平,主公你看呢?”
方志文手指轻轻的敲着案台,他是今天刚刚回到薄落津的,一来是接受补给,二来连续战斗了几天的部队需要修整,三来么,当然是要将战利品赶紧运走了。
董卓的命令肯定不是仅仅给方志文的,想必现在吕布和公孙瓒,甚至是韩馥和袁绍的部队,都收到了类似的命令吧,其实董卓的目的很明显,真正要对付的还是韩馥,其他人不过是陪绑罢了。
可惜的是,本来董卓给韩馥准备的广宗,现在让公孙瓒鹊巢鸠占,曲粱董卓是不能让出来的,不然说不过去,南和是个好地方,进可攻退可守,而且董卓还要靠南和的部队去抢好处呢,所以也不会放手,这么一来,韩馥的部队现在反倒能缩在后面,只是安心的清除渗透到南面的黄巾军就可以了,显得非常轻松,这点显然不是董卓所愿意看到的。
于是,董卓需要让出曲粱这个正面,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围广平。而且还不能围死了。那么曲粱的防御韩馥就不得不顶上来,如果不上来,等于开门迎贼,有的韩馥热闹。
为了实现再次围攻广平的目的,董卓下达了这个全面sāo扰牵制的任务,他的步兵也在积极准备,随时准备出击广平。
“这个不是不行,不过要按照我们的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先修整两天再说,反正部队既然出来了。就不能闲着。”
田丰咧嘴笑了笑,跟了方志文这一年多的时间,田丰也算是很了解方志文的xìng格了,从某些方面来说。方志文是个很市侩的家伙,打仗先问有没有利益,没有利益的仗就不打,出兵必问回报,没有回报的兵就不能出,这种jīng打细算,就像乡间的吝啬老地主一样。
“哥哥,东西都装船了,你还有什么事要吩咐他们么?”田丰正想说话,香香从帐外跳了进来。跟她一起的还有太史昭蓉。
方志文看到香香的笑脸,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笑容,摇头道:“没有了,让他们出发吧。”
“嗯!我这就去!”
“哎,你别跑来跑去,让传令兵去就是了,你子龙大哥还有定远呢?”
“他们在习武场教训那些部将呢!嘻嘻。”
香香想起刚才看到的情景就笑了起来,赵云的xìng格里其实也有恶劣的一面,那就是对手下的训练,一个人虐他们一群啊!实在有些打击人。
方志文自然也知道赵云在搞什么。不由得莞尔一笑,又转向太史昭蓉道:“昭蓉,你的女兵们怎么样,体能跟得上么?”
太史昭蓉嘴角弯了弯,用力的点头道:“没问题。她们状态都不错。”
“那就好了,这里的气候与北边不一样。现在又有瘟疫传播,就怕她们水土不服那就麻烦了。”
“我会看紧她们的,只要合理的安排休息,就没有什么问题了,饮食上现在整个军中都很小心,不会有问题的!”
方志文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你俩喝口水歇歇。元皓,我们继续,你接着说。”
田丰一直抚着胡须听方志文与两个女孩的交流,眼里有着淡淡的赞赏,方志文是个很细心的人,也很在乎手下的感受,所以做他的手下很舒心。
“董卓这次如此卖力,显然是已经从何进那里得到了什么消息,从他不惜与韩馥撕破脸的态度,以及在北军中大刀阔斧的人事变化上看,很可能他是要去职了。”
方志文点头,一边接过太史昭蓉递来的新茶一边说道:“这个是肯定的,不管怎样,也要让天子有个台阶下,董卓不去是不可能的。那么继任的人应该就是世族的人了,元皓可能猜到是谁?”
田丰摇了摇头:“这不好说,世族手里能担任这个职位的人不少,甚至随便从朝堂上扒拉一个都有可能,如果董卓能将广平的营地再建起来,坚持走卢植的稳妥路子,广平不战自溃,这种好事谁来都是一样的。”
“呵呵,你说得倒是轻松,好像一个随手捡的天大功劳,就不怕再次丢官罢职?”
田丰翻了个白眼:“主公休要诈我,现在天子已经没有了干涉冀州的手段,下面接手冀州战事的人,只要不被韩馥扯后腿,不与我们几家边军闹翻,小小的广平指rì可下,问题的关键在于巨鹿,广平既下,巨鹿该如何?是攻还是不攻?”
“自然是要攻的,就算廮陶也是要进攻的,否则在脸面上也不好看,不过这攻也有真攻和假攻,巨鹿和廮陶防御设施已经相当完善了,这次我也借机去看了看巨鹿,想要破巨鹿,没有几个月怕是不容易,所以,攻破巨鹿、廮陶这样的城池,从战争之外着手更好。”
“对啊!所以,来主持冀州战事的人,不需要你会打仗,或者不仅仅是需要会打仗,关键是会从战争之外想办法,招安也可、分化也行,反正不管是朝廷还是地方世族,其实都不愿意huā费太多的代价,不说别人,如果真的围上几个月,恐怕主公和吕布早就跑了,光huā钱没赚头嘛!”
田丰终于还是找到了讽刺方志文的机会,方志文呆了呆,笑着摇头:“元皓是说我市侩呢!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不市侩不行呢!不过元皓你说得没错,冀州的局势会逐渐变缓,然后大家都会开始计算起自己的付出和收益,这战争就会降低规模,然后长期的存在下去,看看谁到最后坚持不住。”
香香听了半天,终于有了插嘴的机会,一举小手大声道:“当然是黄巾军坚持不住,以三分之一的冀洲之地,对撼整个大汉,肯定会后劲不足了。”
方志文笑着揉了揉香香的头,夸赞道:“香香说得对,所以黄巾军想要维持下去,必然还要想别的办法,比如找盟友,朝廷分化他们,他们就要想办法分化朝廷,事实上,这点倒是完全能做到的,比如我们与黄巾军的关系,吕布与黄巾军的关系,还有韩馥与黄巾军的关系等等。”
香香骄傲的扬了扬眉毛,顺便得意的看了太史昭蓉一眼,太史昭蓉正宠溺的看着她笑。
田丰点头道:“确实如此,韩馥现在更需要黄巾军的存在,所以,第一个跟黄巾军暗地里媾和的肯定是韩馥,接着就是我们了,我们通过与黄巾军的贸易能获得巨大的利益,然后是吕布,吕布在冀州没有利益,所以最容易被收买,至于公孙瓒,他的想头似乎不小,估计吞下去的郑县是不想吐出来了,所以他可能要忙着与袁家过招,说起来,黄巾军的敌人似乎就只有北军和新军,攻巨鹿?痴人说梦吧!”
方志文诡异的笑了笑:“元皓漏算了一个因素!”
“什么?”田丰诧异的问道,仔细的想了想,眼角瞥到正在与太史昭蓉低声说话的香香,忽然灵光一闪恍然道:“异人!主公是说异人!”
“没错,异人!”
“主公的意思是......双方都会充分的利用异人来行事?利用发布任务,调动异人,来达到自己的达不到的目的?这么说,异人之间的战斗会升级了?”
“元皓,我问你一个问题吧。”方志文对田丰的分析不置可否,反而将话题引向另一个方向,太史昭蓉也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主公请说!”
“天下会和天地会,这两个行会元皓都听说过吧?但是你是否知道,这两个行会其实本本就是同一个!”
田丰眉头一拧,随即明白过来:“两边下注!”
“不止,如果他们互相敌对,轮流做任务,哦,对了,异人们管这个叫做刷任务,他们的功勋值上升得非常快,这种钻空子的行为是异人很喜欢的事情,而且,你还没有办法阻止他们这么做。”
田丰恍然大悟:“明白了,玩家会主动的搅局,想方设法的让冀州的局势更加混乱,让冀州永远都处于战乱之中,不,不对!应该是让整个大汉都处于战乱之中,等等......”
田丰的大脑现在正在极速的运转之中,方志文的话给田丰打开了一扇大门,以田丰高智力武装起来的极速跑车正在向前拼命的冲刺,正在越来越接近真相,或者说可能的真相。
想了一会,田丰有些惊恐的看向方志文,见方志文笑眯眯的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摇头,田丰再次低下头,室内忽然安静极了,只有小炉子上茶水翻滚的咕咕声,大家的目光都看着田丰,半晌,田丰忽然抬起头道:“主公,丰暂且告退,这事,需要好好的想想。”
方志文笑道:“嗯,你去吧,不过你要记住,眼前的才是真〗实的,你心里的珍惜的才是真〗实的,你想要做的才是真〗实的,其他的皆为虚妄!”
田丰郑重的一揖:“谨受教!”
方志文微笑着看着田丰退去,冲着莫名其妙的两个女孩道:“想得明白、想不明白还是得生活,聪明人就是比较累啊,呵呵!”(未完待续
第四百零四章站好最后一班岗
如果说谁最清清楚广平城能不能守得住,那当然是黄巾军的人最清楚了,张角,以及他的军事幕僚们都知道,广平能侥幸小胜一场已经很幸运了,如果还要继续依靠这个运气的话,那可就不大靠谱了。
现在更重要的是将功夫用在战争之外,比如这次韩馥能够帮助黄巾军遮掩骑兵,这事就值得继续深度发掘一下,因为从卢植与韩馥的视而不见、井水不犯河水,到董卓的对韩馥暗暗算计勾心斗角,或许,等下一任的冀州军事上任,韩馥就要无立足之地了。
世族的逼迫,迫使韩馥更加迅速的倒向了皇权一派,倒向皇权派,至少韩馥还能留在冀州扯扯虎皮,若是倒向世族阵营,熟悉世族手段的韩馥又岂能不知道自己的下场!?而在历史上,韩馥正是被吓得自杀了,这就很能说明世族的手段有多么吓人了。
彻底倒向皇权派的韩馥,其实已经与方志文这个假保皇党,还有吕布这个被迫的真保皇党联系过了,这两人也分别向韩馥作出保证,若是董卓或者后来者打压韩馥,这两人都会站出来帮助韩馥,有了这个保证,韩馥的心里安定了不少,至少有了继续在冀州周旋下去的勇气和底气。
黄巾军自然不清楚韩馥与吕布和方志文之间的台底交易,但是这不妨碍黄巾军与韩馥也做些台底交易。
比如黄巾军承诺主力不越过曲粱一线。而是更多的在广宗和南和方向活动。比如韩馥会对曲粱到广平新建的汉军大营之间的黄巾军视若不见,等等。
随着时间的过去,各种各样微妙的事情正在冀州大地上发酵着,特别是在广平为核心的冀州南部地区。
吕布、公孙瓒和方志文的部队会不会动缓董卓不知道,但是董卓是肯定会动的,命令发出后,董卓就开始集结部队向着广平前进,要将失去的营地重新建起来,要将失去的荣誉重新拿回来,当然。董卓就是这么对下面的将士说的,是不是真的就见仁见智了。
董卓的部队走得并不快,中间是步兵和辎重,两侧有自己的骑兵保护。事实上他还希望有黄巾军来偷袭,让他立个威也不错,在董卓的概念里,黄巾军是战力低下的代名词,甚至比草原上的胡族还不如。
骑在马上,董卓颇有些意气风发的样子,周围的人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即将要丢官的人,虽然这些将官里面都各有各的渠道,多多少少的听闻了一些传言。但是董卓能够安之若素的站好最后一班岗,这种作风还是赢得了不少将士的由衷赞赏,加之当rì董卓在广平城上勇猛无敌的表现,董卓自从在冀州亮相之后,可以说取得的形象都是非常正面的形象,虽然严厉了一些,但是绝对没有能让人诟病的地方。
与董卓并排行进的,就是董卓的心腹谋士李儒,一身文士衫的他在队伍中还是挺显眼的,特别是他所处的位置。那就更显眼了,事实上,李儒的身份并不神秘,早在凉州的时候,李儒的存在就已经被广大的玩家所知。李儒是什么人,玩家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文优。你说黄巾贼会来么?”
“肯定不会,除非这些人是傻子!”
“呵呵,可惜了,说老实话,在冀州没有能跟黄巾贼堂堂正正的打一战,本将军颇有些遗憾啊!”
“呵呵,岳父大人,黄巾贼的战力比之羌人如何?”
“颇有不如,不过守城的之时尚可,异人的表现也很让人惊讶!”
“也就是守城了,岳父大人让他们出城来阵战,这不是欺负人么!黄巾贼但凡有点你脑袋的人,都不会作出这种选择,恐怕岳父的这种遗憾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啊哈哈.......听说那左、右中郎将大人正在长社被围困呢!这人的命是不同的,半点也勉强不得啊!”
“岳父大人也信命么?”
“呵呵,是啊,若是本将军也信命的话,那应该还在北地放牛吧!”
看了一眼心情颇好的董卓,李儒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大人正该如此,如今天下不靖,当有力者居高位,谁浮谁沉终究还是要看实力说话,像小婿这样的读书人,盛世时求诸有德者闻达天下,乱世时求助有力者显名于世间,岳父大人是要做个有德者还是有力者?”
“这还用说么,本将军的力量,应该是他们吧!”
董卓扬起马鞭,指了指在外围奔驰来去的骑兵健儿,眼神里带着一丝骄傲和期待。
“不止,岳父大人还需要借力!”李儒点头答道,‘借力’这两个字,却是用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