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06部分

不用,不用才是傻子呢!
想明白了这点,谢淑雯心里的烦躁顿时消散不见,不管怎么说,青岛的主持人都是谢淑雯,这不就是自己能力的展现么,能够驾驭强将,本身也是一种能力,为何要独占呢!?
“我不同意!”
“嗯?什么?”李元志诧异的问道,对于谢淑雯突然从沉思中冒出来的一句话,李元志感到莫名其妙,随即想到了什么,轻轻的勾起了嘴角。
“我说,我不同意你们撤伙!咱们是好搭档,还得继续合作下去,你哪里也别想去了,不过如果你太思念你主公,可以放你的假!”
谢淑雯笑嘻嘻的说道,回复到了平时谈笑无忌的状态,李元志笑着摇头。
“我跟主公是纯洁的上下级关系,不要说得那么暧昧!”
“嘻嘻,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呃.....强词夺理啊!”(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九十七章卢植丢官众人赶场
【感谢‘圣-邪’‘陆压真真人……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特别是‘圣-邪’的双份月票,谢谢!还有‘幽灵魔曲’大大的慷慨打赏,非常感谢!】
左丰确实来过冀州,这位身负皇命的阉宦油滑的超过泥鳅,索贿是必然的,为啥?别人不知道,左丰还会不知道天子的心思,自己来冀州就是来找茬的,不管有没有问题,左丰都必须给找出问题来,至于索贿的收益,那是不要白不要,要了也不会帮卢植什么,最多就是将死罪变成活罪。
那么,卢植到底有没有给左丰行贿呢?不知道,反正最后卢植只是拿回京城问罪,到了不过是去职丢官而已,那么你说他行贿了没有呢?
当然,这只是一种恶意的猜测,俗话说,心中有佛的人看什么都是佛,心中有屎的人看什么都是屎,历史书上记载,卢植是因为拒绝向左丰行贿,而导致了左丰给卢植罗织罪名,促使卢植被夺职查办。
卢植是被装在囚车里押送回京的,罪名么,‘畏敌不前、糜费军资、居心叵测’,本来是死罪,天子看在卢植以往功劳的份上,减死罪一等,剥夺官职为民。
卢植囚车回京,这是一个历史剧情任务,黄巾军阵营发布了袭杀卢植的任务,而朝廷阵营这发布了护送忠臣回京的任务,这两个任务相当搞笑,被广大玩家认为是智脑大大的一个玩笑。
实际上,如果将这两个任务的发布方对调一下,似乎更符合当时的政治斗争背景,黄巾拼命去保卢植,这样才能让朝廷更恨卢植,坐实了卢植与黄巾军暧昧的传闻;而朝廷去杀卢植,似乎才更符合皇权与世族双方的利益。至少是对那些顽固中立派的一次杀鸡儆猴。
不过,这个世界是智脑大大的主导了,所以,智脑非要让大家按照演义和史书中的剧情去开展剧情任务,玩家们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有些好笑,所以怪话多了点而已。
只可惜现在刘备这家伙正在荆州上窜下跳的组织部队。准备攻击汝南和荆北的黄巾军,没能来给他的老师保驾护航。至于公孙瓒,他虽然正在加紧南下,不过看起来除了嘴上喊得比较响之外,并没有加派骑兵追赶卢植加以保护,相反,公孙瓒的部队正在朝着经县急速前进,想要拿下经县作为自己在冀州南部的据点。
不过。有人却不大愿意让经县落进公孙瓒的手里,那个人就是方志文。
经县的守军现在是韩馥的人,当韩馥从方志文那里得知公孙瓒瞄着经县而来,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老实说,韩馥这人真的有些过于胆小了,信都大战结束,方志文没有如沮授预期的南下安平郡,韩馥居然悄悄的将南宫的部队向南转移,收缩回清河郡。不yù与袁绍在安平郡正面对抗,至于经县,更是没有几个守卫。
不过,这也可能是沮授的一个策略,想要趁着朝廷诏旨边军南下助战的时机,让出南宫和经县,让占据南宫或者经县的人来顶着袁绍的怒火。
当然,敢于占据南宫和经县的。不外乎来自北边的几个人,吕布、方志文和公孙瓒,这几个人。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将经县和南宫等安平郡的城池拱手让出。一方面是韩馥的示敌以弱,并且收缩兵力应对董卓上台之后随之而来的刁难打压,另一方面,也给袁绍和北地边军之间制造矛盾,这么一想的话,韩馥的动作倒是也还可以理解,但是韩馥软弱的形象却是被坐实了。
公孙瓒在郑县的所作所为,明显是不给方志文的面子,甚至是在打脸,方志文当然不是那种唾面自干的人,当得知公孙瓒企图占据经县的时候,方志文毫不犹豫的抢先一步拿下了经县,虽然经县已经完全没有了居民,是一个纯粹的要塞城池了,但是方志文更看重的是经县的地理位置。
这是一个距离战场非常合适的位置,到曲周两百多里,到巨鹿三百里,是骑兵发挥威力的最佳距离,而再向南,则是原本控制在卢植手里的广宗,北面三百里是南宫,公孙瓒如果驻扎在南宫,根本就摸不着广平大战的边,不但公孙瓒不满意,恐怕新上任的董卓也是不会同意的。
如果继续南下的话,就只能驻扎在董卓的地盘上,或者韩馥的地盘里,更要命的是,自己的后勤通道极长,随时都会被方志文或者袁绍给卡断,这种难受的局面,公孙瓒现在是不得不接受,除非他选择驻扎在野外,或者将经县强攻下来,问题是,他敢么?
公孙瓒确实不敢,收到诏旨南下,公孙瓒不敢不来,本来他还在犹豫是派自己的从弟南下,还是自己亲自南下,在关靖的解说下,公孙瓒终于明白了,南下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战后的红利,在这种强势的官军面前,乌合之众的黄巾军,就算不是乌合之众,恐怕也保不住广平和曲周,甚至连巨鹿都成问题。
而此战之后的巨大军功,如果公孙瓒不能亲至,很有可能被人排挤,而导致毫无所获,所以,公孙瓒是不能不来的,不来的话,甚至连冀州的立足都没有了大义的名分,那时候,郑县能不能保得住还是问题。
相反,如果公孙瓒南下,郑县反而会比较安全,至少在广平之战结束之前,没有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主动进攻郑县,当然,郑县留下足够的守军也是十分必要的防备措施。
但是南下也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能真的老老实实的将部队指挥权交出去,然后被人当炮灰使,而是要争取在充分参与的前提下,拥有相当的用兵自主权,最好能在损失最小的情况下,捞取最大的实惠。
要想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就是要争取一个相对zìyóu并且远离广平,但是又能够对广平战场及时干预的据点。而这个据点的最佳位置就是经县,当公孙瓒快马加鞭,想要赶在新的冀州总指挥上任之前,占据经县造成既成事实的时候,方志文却神出鬼没的先行一步,抢占了已经被公孙瓒看成是自己地盘的经县。
公孙瓒看着经县城头上飘扬的方志文的战旗,恨得银牙咬碎胸闷yù吐。但是事实就是事实,除非公孙瓒敢于开战。否则,这个事实是无法更改了。
公孙瓒郁闷的离开了经县,找了个野外先将营地扎下,再打算下一步的行动。
另一方面,吕布也正在急急忙忙的南下,他当然不会是为了保卢植的xìng命而来,他的打算与公孙瓒一样。想要赶在新的总指挥到任之前,将部队部署在对自己最有利的位置上,到时候即使新的总指挥再有什么要求,吕布也能用自己部队态势有利于进攻而搪塞过去。
吕布的动作很快,与他之前磨磨蹭蹭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他身边的聪明人告诉他,一旦新来的冀州总指挥上任,吕布就失去了占据优良位置的机会,只能听从对方的指示,这种被动的局面自然不是骄傲的吕布所愿意接受的。
几乎与公孙瓒前后脚。吕布也率领两万骑兵到达了经县,而另外一万步兵,却还远远落在后边,只是,吕布第一选择的经县果然已经落进了狡猾的方志文手里,吕布不管是出于个人的xìng格,还是出于大义名分的考虑,都没有从方志文手里强夺经县的想法。但是方志文却偏偏不是这么想的。
“志文,你这是何意?难道我吕奉先就是这么一个见利忘义之人么?”
吕布举起的酒杯僵住了,眨了眨眼睛。吕布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案台上,脸上是一脸的不虞。不过心里却动起了小心思,方志文愿意主动的让出经县,这种好事吕布其实还是很想接受的。
“奉先误会了,我让奉先驻扎经县,却与别的原因无关,只因为我想要一个比较安稳的盟友站在自己的背后。”
方志文笑呵呵的说着,一点也不会被吕布身上那雄浑的气势所左右,反而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说起来在座的将领确实是名将如云,但是综合来说,方志文这边甚至还占了点优势,不过能在吕布的气势之下恍若未觉的,恐怕也没有几个人。
“哦,此话怎讲?莫非志文打算在经县附近野外建营?”张辽好奇的问道。
“正是,各位都是战场上的老人了,想必能看得出来,若想从经县对巨鹿一线发起攻击,最佳的方案乃是渡过潦水西进,突袭曲周侧后也好,直接攻击袭扰巨鹿或者平乡也可,而渡过潦水的关键,在于经县西面潦水之畔的薄落津,我正是想要驻扎在薄落津,此处是要地,我可不想这里落到公孙瓒的手里。”
方志文将目光随意的转向侧面的巨大地图上,引导着大家的目光,在距离经县西侧三十里的潦水边上,就是一个很小的渡口薄落津,别看这个渡口小,想要快速的度过潦水,这里就是最佳的渡河地点,而过了潦水,就直面巨鹿防线的侧背,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攻击点。
反观方志文与吕布的部队,加起来才四万骑兵部队,任何一方想要分兵同时驻守经县和薄落津,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且,现在还是未开战的时候,开战的时候,兵力会更加的捉襟见肘,所以联合吕布,牢牢的把握住经县的这个要点,才是方志文的真实打算。
另外,薄落津就在潦水边上,正是利用河运进行物资补给的好地方,方志文自然不会将此处轻易的放过,更重要的是,方志文的手下都是骑兵,困守在城里绝对不是骑兵应该做的事情,所谓的骑兵防御,应该是主动进行的机动防御,所以有没有城池并不重要,方志文占据经县,只是想将公孙瓒向南赶而已,如果公孙瓒占据经县,方志文又怎么能踏踏实实的驻扎在薄落津这个早早就选定的营地上呢!(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九十八章董卓来的及时
“明白了,志文是想要某来守住腹背,同时志文也为某打开进攻的大门。”吕布恍然点头,心下欣喜异常,与方志文联手的好处很多,这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地方,就是其中之一,至于将来会不会被方志文抢走了功勋,吕布倒是不担心,战场的功勋各自凭本事去取就是,若是真的被方志文抢走的大功,那也是他的本事。
吕布虽然有些贪婪,但是他并非是一个小人,再说了,作为一个势力的首领,为了自己团队的利益,锱铢必较那是必须的。
张辽微微皱着眉头盯了地图一会,也觉得方志文的提议目前是最好的办法,从正面参与攻击广平和曲周,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特别是吕布和方志文这样的骑兵部队。
至于西侧的,肯定是董卓的西凉骑兵的驻地,不会轮到吕布插手,相对来说,经县肯定是最好的选择,当初南下之前,张辽与吕布,还有那些异人都认为应该拿下经县,现在虽然迟到了,但是能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也是不错的。
张辽微微的朝吕布使了个眼sè,吕布立刻明白了自己这个兄弟的想法。
“没错,奉先觉得如何,我们算是结盟吧,至于将来的功勋,那就看到时候谁在战场上打得好,除此之外,奉先负责守护经县,我来负责运送补给,此事可行否?”
方志文与田丰不动声sè的交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笑着给吕布摊牌。
“可!此事两利,某家沾了志文的光了!”
“呵呵,哪有?互相扶持而已!好了,正事说完了,喝酒吧……董卓紧赶慢赶终于到了邺城,老实说,繁华的邺城才是董卓喜欢的地方。但是董卓也不是只会贪图享受的笨蛋,他当然知道,现在还不是他享受的时候。
这次被加封中郎将,领冀州军事,算是投资何进的一次大成功,当然,这也跟他这两年来在凉州的战绩有着关系。否则即使再能巴结,自己没有本事。也不可能拿到这个任命。
韩馥的招待是很周到的,甚至有些谦卑,作为冀州刺史,韩馥的谨小慎微在董卓看来那绝对是没出息,大好的局面,天大的战功,韩馥不去捞取。却想着法的保存实力向后退缩,这点与董卓的xìng格实在是十分的抵触,所以董卓很看不起韩馥。
董卓皱着眉头跪坐在书案后面,韩馥送来的两个美女董卓已经将她们赶到寝室里面去了,明亮的灯火下面,董卓正在为广平以及周边的局势发愁。
“岳父大人。”
董卓抬头一看,进来的正是自己的心腹谋士,也是自己小女儿的夫婿李儒,李儒年纪已经四十了,要不是看到他确实有真才实学。董卓身边又确实缺少智谋之士,董卓怎么会将自己的小女儿嫁给李儒呢!
不过这个李儒也不错,自从娶了董卓的小女儿之后,对董卓算是忠心耿耿,从无二心,或许是他真的很喜欢自己的妻子,又或许,只是对董卓的赏识之恩有所回报。反正董卓是非常信任李儒的,有什么机密的事情也不会瞒着他,李儒就是董卓的智囊。
“文优啊。快近前来,这韩馥rìrì宴请讨好于我。却是为何?”
李儒样貌有些清瘦,肤sè较白,丹凤眼,折刀眉,高鼻隆额,留着整齐的两条像鲤鱼须一样的八字胡,下巴上还有一小撮短须,整个人看上去极为坚毅,只是眼神里略带煞气,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
李儒近前安静的坐下,略微笑了笑道:“还能是如何,自然是害怕岳父大人您对他下手呗。”
董卓嘿嘿的笑着,略微有些得意地抚着自己的有些卷曲的虬髯胡子,董卓的身材健硕,现在还称不上肥硕,但是身形极大,站起来的时候非常有冲击力和压迫感,特别是那不怒自威的神情,天生就是一个上位者的形象。
“真乃鼠辈也!”
“岳父切莫小看了韩馥,即使韩馥此人不堪,但是韩馥的手下却是人才济济,文有闵纯、沮授,武有张颌、麴义,更兼有邺城这座巨城为根基,即使如今岳父大人挟皇命而来,恐怕也奈何不得他,而且这后勤补给都要由邺城而出,不可指望中枢,所以韩馥之事......难办!”
李儒深知董卓的xìng格,董卓这人不怕你说真话、摆困难,就怕你欺上瞒下,对于不诚实的人,董卓决不姑息,所以李儒直接将面前的困难给一五一十的摆了出来。
“哼!此人首鼠两端,不外乎想要保存实力,但是大将军那边已经有言,必要让韩馥出钱出力,言下之意是要寻个由头打压韩馥,不办不行啊!”
李儒点了点头,指了指地图,董卓的视线被吸引到了经县一带。
“岳父大人,吕奉先与方志文的部队盘踞于经县,置岳父的命令不顾,还抗说从潦水西渡,击其侧后,我等奈何不得他们二人,至于公孙瓒,也是赖在广宗城下不动,而信都的军力非我能用,韩馥的部队缩在清河郡,岳父大人恐怕也是招不来的。”
董卓用力的在案台上拍了一巴掌,震得案台上的茶盏和烛台乱颤,灯火也是晃动不已,光影晃动中,李儒见董卓的眼睛瞪得溜圆,凶煞之气勃然而出,让董卓的神情显得越发的狰狞,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渗进骨子里面的恐惧。
“哼,就算如此,凭借广平大营里面的十万北军,以及卢植新训的十万新军,加上我五万西凉jīng锐,还有上百万异人的部队,难道就攻不下广平这小小的城池?”
李儒微微晃了晃头,勉强一笑:“广平城中守军十万,曲周城中守军十万,另有两到三万的骑兵部队,单独从兵力对比,我方当然占优,但是攻坚与野战不同,没有五倍的兵力,恐是难以得手的,岳父大人慎之!如果可以,还是用优势骑兵断其粮道,袭扰纵深,使巨鹿不敢南顾,让广平独木难支,而后广平可图,巨鹿可期!”
董卓身子向后靠了靠,收起了勃发的气势,皱着两条粗粗的一字眉想了好一会,不由得叹了口气,放软了语气道:“此间厉害吾岂会不知,但是,此事确实拖延不得,若是能让韩馥俯首,则广平之战可徐徐图之,若是韩馥未能拿下,则需要广平之战速决,以军功来堵住悠悠众口。”
李儒也是叹了口气,其实这个持节中郎将,统管冀州军事的职位还真不好做,根本就是架在火上烤啊!韩馥与袁家的争斗李儒岂会不知,天子与群臣的龃龉,李儒又岂会不知,李儒原本可是京官,甚至是天子的近臣,后来不得已才会西去,他对京城的中枢之争岂会不清楚?
现在何进似乎倒向了袁隗,作为何进一手提拔举荐的董卓,自然要按照何进的要求帮扶袁家打压韩馥了,问题是韩馥在冀州经营多年,又兼有文臣武将,岂是易与之辈!
虽然董卓驻跸邺城,但是军队却不能进城,想要攻陷这座巨城显然是不可能的,而城里都是韩馥的jīng锐,韩馥更是小心翼翼,每次与董卓会面都布置稳妥,绝对不让董卓找到发难的机会,现在董卓每天被韩馥的美酒美女包围着,就是没有下手动韩馥的机会。
没办法动韩馥,也没有办法压迫韩馥将军队交出来,董卓现在也知道自己麻烦了,所以连抱美女的心情都没有了。
更麻烦的是,虽然董卓名义上是冀州军事总指挥,但是来自并州和幽州的边军,却根本就不鸟董卓,随便一个借口就能将董卓的命令推搪得干干净净,而且,董卓对于这些借口还完全没有办法。
比如吕布说南下广平是可以的,但是补给呢?如果吕布两万骑兵一万步兵人嚼马咽的粮草都由董卓供应,并且提供一个合适的驻扎之地的话,那就听命南下,若是没有的话,并州军的补给都从北边运来,自然是要在经县比较好,而且也不会耽误对广平的攻势。
方志文的回答跟吕布一模一样,甚至在信中连个字都不改,就是将并州改成了幽州,然后一模一样的就给送来了,这简直就是在打董卓的脸,不过这两人的名声比董卓还大,所以董卓还真不能说什么,关键还是自己没有能力从粮草上限制住他们啊!
公孙瓒这个家伙也是一样,张口粮草闭口军械,反正就是不向前推进,赖在广宗,说是防止广宗被黄巾贼的骑兵偷袭,而且就近补给减少损失,待中郎将决定了战法之后,再行行动。
至于袁家,原本董卓还指望袁家在冀州能适当的配合自己,再不济,也应该为自己提供钱粮,或者挟制一下吕布、方志文等人的粮道,但是袁家什么也不干,甚至连进逼廮陶牵制黄巾贼都磨磨蹭蹭的,这些世族的无耻和无义,让董卓齿冷。
尽管董卓被逼到了进退不得的悬崖边上,但是董卓却必须选择一个方向,李儒想了想,森冷的笑了笑道:“既如此,岳父只可求一,而不可得兼。”
“文优已有计较?”
“嗯,进攻可也!”
“进攻?”
“对,进攻,全面的进攻广平,将战事有多大打多大,不求能战而胜之,但求能打出声势和气概,唯一需要保证的,乃是我凉州军不失,然后,岳父大人可引军而去,静待时机。”(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九十九章董卓的名字叫进攻
方志文看着手里的命令,不由得有些愣怔,董卓真的是一个莽汉?!
绝对不可能!
董卓可能是xìng格刚愎暴烈,但是绝对不是一个莽汉,更不会是一个笨蛋,相反,董卓是一个非常聪明有远见的人,当然,董卓xìng格里最强大的,是他的果决和勇气。
那么这份几乎可以用疯狂,以及完全不顾后果来形容的命令又是怎么回事?
方志文默默的将手里的命令递给身边的田丰,在座的将领们的目光都随着方志文的手转向了田丰的脸,显然,大家对那份命令都十分的好奇,或者是跃跃yù试。
田丰默默的看完,也是微微的蹙起了眉头,一边轻轻的抚着山羊胡子,一边将命令伸手递给了身侧的赵云,赵云迅速的接了过来,急急的读了一遍,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显然,这份杀气十足的命令,让赵云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开始燃烧了起来。
方志文看着香香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对赵云道:“子龙,将那命令给大家念念。”
“哦,好!”赵云答道,清了清嗓子,朗声念道:“兹令平北将军方,冀州反乱天下震惊,卓领天子诏旨,战战兢兢,未敢一rì安枕,惟恐有负天命,今观贼兵虽势众,却已显疲态,于外机动兵力有限,于内守城将士惶恐,反观我军,士气高昂,粮草jīng足,甲坚械利,此正当其时,吾等当奋起jīng神,一鼓而下之。即令,平北将军方率所部二万余兵,务必于三rì后西渡潦水。鹰击平乡之敌,或攻城、或断粮道,将军自处之,勿使平乡之敌南下,届时吾并州骑军二万自南和发,亦以平乡为目标,并州五郡提督吕。将率部攻击巨鹿至广平堡寨,凉州军三万并之。吾尽起北军、新军。克rì攻复广平,辽东太守公孙会攻曲周策应。望将军等奋力争功,如畏敌不前,迁延推搪,定严惩不贷!中郎将董,光和七年三月二十六rì。”
“哇,全面进攻啊!”香香惊讶的叫到。董卓这个命令有一鼓作气拿下广平的意思,或者说是孤注一掷的意思。
方志文默默的敲着面前的案台,仔细的想着其中的门道,对董卓的这个举动表示出巨大的怀疑,董卓这人的xìng格暴烈自不必说,但是绝对不是一个莽撞的人,更何况,兵者,国之大事,岂能这么轻易的就下达了全面进攻的命令。
没有战役之前的铺排。也没有仔细的商讨和会议,这个命令显得特别的儿戏和突兀,甚至给人一种在斗气的感觉,这,实在是让人太介意了。
“进攻啊!?好啊,总好过天天在这里砍树造浮桥。”甄翔低声嘟囔了一句,不过刚好室内没人说话,结果他的自言自语就变成了当众发言。甄翔尴尬的伸手挠了挠脑袋,发觉自己原来是戴着头盔的。
看着甄翔的样子,大家都是莞尔一笑。方志文则有些怒其不争,这个家伙看来是打定主意要做一辈子自己的护卫了。根本就没有一点上进的意识,除了练武之外,别的东西一概学不进去,一看书就睡觉,真是让人没办法!
“主公,这事蹊跷!”田丰开声将甄翔从方志文的怒视下解救了出来,甄翔松了一口气,现在主公的威严rì重,甄翔也很怕方志文的黑脸。
“我也知道蹊跷啊,元皓你说说蹊跷在哪里?”
“这个命令的关键在‘一鼓’,若是一鼓不下呢?主公,能不能一鼓而下之,其实大家心里基本上是有数的,如果一鼓能下,卢植大人在的时候,早就下了,何必还等着董卓来摘桃子?所以,董卓既然明知道一鼓下不了,为何还要作出这个姿态,对,就是姿态!”
田丰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说着说着他的思路就理顺了,仿佛轻巧的破开了迷雾,准确的抓住了躲在迷雾之中的那只白兔子。
“姿态?”李雪音低声的重复了一遍,似有所悟的思考着。
“对,姿态!董卓就是在作态给一些人看,之前与主公讨论董卓可能上位的时候,记得也曾经说过大将军何进的立场问题,现在何进明显的倒向了世族阵营,因此董卓的上位应该是以打压韩馥作为一个首要的任务来进行的,但是看董卓这些时rì在邺城的所作所为,似乎就是夜夜笙歌而已,这说明董卓拿不住韩馥,韩馥对董卓戒备慎重,所以董卓无从下手。”
田丰说道这里,方志文明白了田丰的思路,原来董卓的目的是战败,而不是战胜,因为根本就没有速胜的办法,所以董卓干脆在考虑如何全身而退的问题了。
那么明知道冀州是一个火山口,为何董卓还要巴结何进上位呢?难道开始的时候董卓没有意识到这个位置可能会出现这种左右为难进退不得的局面么?
事实上,董卓是知道的,但是董卓的赌xìng重,他就是要赌一赌机会,当然,现在明显是赌博失败了,要考虑如何全身而退,以待他rì卷土重来,不过这也不是完全的失败,至少他与何进的关系算是更密切了。
田丰缓了口气,接着说道:“另一方面,黄巾军坚守广平,并且建立了巨鹿到广平的补给线,想要猝然而下广平变得更加困难,对付韩馥不能,下广平不可,董卓就陷进了两难的局面,因此,董卓与其无所作为等着天子斥责去官,还不如主动进攻,如果运气好,毕其功于一役,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运气不好,董卓也只是战不利,而不是畏战怯战。我想,待广平攻成之rì,董卓必身先士卒,做出最高调的表率。如此一来,即使败了,也能将董卓从冀州的泥沼里拯救出来,再看凉州军的安排,并不参加攻坚战,甚至也不寻找黄巾军的骑兵决战,而是避实击虚,这明显是为了保存实力,至于安排我军这么轻松zìyóu的任务,也是在向主公和吕将军传递和解的信息,当然,顺便也可以掩护他保存实力的动作。”
田丰的一番话说完,在座的各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份看上去大义凌然的命令,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门门道道,自己却茫然不知,真是被人卖了还会帮着数钱啊!
方志文佩服的看了田丰一眼,有个谋士确实厉害,自己就没有想到董卓给自己和吕布的命令里还留有这样的余味,看来董卓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啊!不对,应该是李儒的计策吧?
方志文点了点头,对田丰的分析表示肯定,然后开口道:“还有一点,他是要消耗那些新军和北军的实力。”
“嗯?”
“为什么啊?哥哥。”
看着大家惊奇的眼神,方志文略微得意的笑了笑:“很简单啊!为了消减天子的势力,同时打压韩馥,如果广平之战失败,那么广平大营必定守不住了,所以战线会向曲粱后撤,由于对黄巾军的严密包围解开,黄巾军在一定的时间内必定会更加的活跃,而这个时候,董卓很可能因为战损太大为由缩在曲粱,凉州兵自然会躲一边去,最大的可能就是南和,我们和吕布退守经县,公孙瓒占据广宗,那么曲粱的两侧就被放开了,这个祸事该谁来挡灾呢?自然是韩馥了。”
“妙!绝妙!”田丰一拍自己的大腿,不由自主的夸了一句!
不得不说,李儒的这个主意可是真够厉害的,不知不觉就将韩馥给推到了第一线,这事的关键就在于北军五营和新军的战损,而且,北军五营的立场本来就比较让人在意,特别是现在北军五营实际上是控制在宗员手里,而宗员其实就是坚定的保皇党,因此,灭掉北军五营也是对袁隗的一种回报,董卓即使战败也不怕,就是有这个原因在里面。
太史昭蓉偷偷的侧目看了一眼方志文,田丰已经够厉害了,这个志文哥哥似乎一点也不差,看向方志文眼神里,也不自觉的添上了更多的笑意。
香香更是毫无顾忌的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她是方志文最坚定的粉丝和支持者,这个时候,她正与有荣焉的挺起了自己傲人的小胸脯,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主公所见极是,丰不如也!”
方志文摆了摆手:“你想的那些我没想到,我想得到你没有想到,拾缺补遗罢了,元皓你再拍马匹也不会加薪俸的,呵呵。”
田丰撇了撇嘴,对于方志文这种恶劣的xìng格颇不以为然。
大家都是善意的笑了笑,对主公的这种玩笑,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
方志文正sè道:“既然明白了董卓的打算,那么这次我们就配合董卓演一出好戏吧,事实上,我们也没有改变董卓打算的能力,不过攻击平乡是不可取的,平乡距离巨鹿太近,基本上就是巨鹿的卫城,所以我们进攻的目标是黄巾军的有生力量,特别是后勤保障部队,还有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那些部队的回报会比较丰厚一些,嘿嘿。”
对于方志文的无耻和贪婪,大家一起无语的鄙视。(未完待续)RQ
第四百零零章大战启幕
【感谢‘岁月毋痕’‘夜雨冰寒の兰天’‘白石小子’‘小猪gxz’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幽灵魔曲’大大的慷慨打赏,这一周来您的支持太让人感动了,不过这太破费了,下周不用裸奔,大家也省点弹药!谢谢了!】
所谓的弹xìng防御,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弹xìng防御的好处是什么呢?完全的乌龟式防御是不可取的,所谓久守必失,所以防御必须是灵活的、主动的,弹xìng防御就是一种主动xìng防御。
在敌军进攻的正面,采用坚定的收缩防御,在敌军照顾不到的侧面,甚至是露出的漏洞面前,要坚决的出击,打伤打痛敌人,让他不能全力进攻,这才是弹xìng防御的要点。
当然了,张角是不懂这些的,现在让他学似乎也有些晚了,不过不要紧,张角在巨鹿坐镇实际上更大的意义在于稳定人心,至于军事上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去负责,虽然名义上是张角在负责巨鹿、平乡、广平、曲周一带的军事事务,而实际上却是由赵爱儿和异人刘雁这两名女xìng,以及张牛角、褚飞燕两个战将,组合起来作为他的军事幕僚,来组织整个巨鹿攻防,广平之战自然也是由这几个人来策划的。
对于董卓的决心,刘雁等人是有所防备的,所以早就制定了广平大战场上的弹xìng防御措施。并且将防御的重点放在黄巾军本部部队上。而攻击牵制的重任则有玩家来担当,至于最后这场仗能打成什么样、打到什么程度,还真不好说。
董卓上任之后,一直在邺城盘桓,但是不管是朝廷阵营这边的各方势力,还是黄巾军的高层,都不会被董卓的表面动作所麻痹,相反,在凉州、并州、幽州的援军先后到达之后,广平的形势空前的紧张。让每一个广平战场上的人,都有种一触即发的危机感。
首先凉州的骑兵进驻南和,从西侧对巨鹿形成威慑,同时凉州骑兵开始肃清曲粱到前线大营的后勤通道。将张牛角的骑兵部队驱逐回广平以北。另一方面,吕布和方志文两个战力最强的部队,盘踞在经县,从侧背对巨鹿一线虎视眈眈,另外公孙瓒的大军则进驻广宗,对曲周形成了巨大的压力,整个战役的布局已经基本上完成,大战已经到了随时会被引爆的时候了。
在广平战云密布时,在其他的战场上,黄巾军的形式倒是非常的不错。
起义之初。受命南下豫州的皇甫嵩及朱隽各领一军,控制五校中的shè声和长水两营、三河骑士及刚募来的jīng兵勇士共六万多人,讨伐颖川、汝南一带的黄巾军,朱隽又上表召募下邳的孙坚为佐军司马,带同乡里少年及募得各商旅和淮水、泗水jīng兵,共千多人出发与朱隽军连军,看上去兵强马壮。
但随后,张曼成领军攻杀南阳郡守褚贡,又有汝南黄巾军波才在邵陵打败太守赵谦,一起响应冀州张角。南下的汉军在颍川、颖yīn首战并未得利。于三月下旬,朱隽军就被黄巾波才所败而撤退,失去了侧翼的皇甫嵩唯有与朱隽一起退回长社防守,被随后而致的波才率大军围城,汉军人少。士气低落。
此时也正是曹cāo受命南下援助的时候,曹cāo的第一战就要登场了。
而张曼城并未被暂时的胜利冲昏头脑。开始聚集各地人口,命令波才趁着官军龟缩在长社,将主力部队偷梁换柱,带领部队绕过颍川一路南下,进占灈阳,自己则率军北上攻占安城,利用灈阳、安城、汝南这三座城池为根基,掩护身后的桐柏山区的根据地,摆出一副长期割据的架势。
在豫州的黄巾军,并非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只凭着一腔热血奋斗的泥腿子,而是经过了正规军事训练的军人,所以虽然现在豫州的形式一片大好,但是张曼城等人知道,这种形式很快就会反转,摊子铺得越大,失败来的就越快,因此当务之急是掠夺人口建设坚固的防线,依托山区建立巩固的根据地,才能将太平道的事业坚持下去。
于是,汝南郡大量的小城落进了玩家势力的手里,而这些玩家势力无疑会变成抵挡官军的第一层防线,波才现在要做的是在长社尽量的拖住官军的有生力量,为汝南西南的建设争取时间。
在桐柏山另一方面的荆州,黄巾军却是被刘备一路打压,只勉强守住了比阳和平林,形式不算好,但是因为这两个地方已经深入山区了,刘备的后勤压力太大,加上无所不在的异人部队,刘备自己的部队数量也不足以长驱直入,所以双方暂时罢战。
而刘备却借着这个机会,开始将手伸进襄阳等地世族的传统领地,借着剿灭黄巾贼的机会,扩大自己的军事力量。
至于兖州和徐州的黄巾军,现在已经被当地的世族压制,或者说是他们主动地的收缩到了泰山周边,在那里建立坚固的城池来抵挡官军的进攻,青州,就不必说了,那里是黄巾阵营玩家的天下。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广平之战成为了全天下注目的一场大战,这一战,决定着黄巾军的走向,也决定了大汉的命运,是一场关乎整个世界的大战。
于是双方阵营的玩家都在向广平聚集着,能抽得出力量来的玩家势力,也在不断向广平战场投入力量,希望能从这场大战中,获取丰厚的战争红利,没有人敢肯定广平之战最后会打成什么样,在异人的大力参与之下,双方的实力对比正在不断的变化着、扭曲着,未来。显得异样的晦涩。
三月二十九rì。董卓忽然出现在广平大营内,广平正面的五座大营军力尽出,同时,公孙瓒的部队也到达了曲周城下,与广平这边互相呼应,准备开始攻城。
广平大营中二十万部队列阵城下,营中不断的运出各种攻城器械,还有无数的玩家在后准备器械助战。
城中的黄巾军一边有条不紊的准备守御,一边将董卓全面开始进攻的消息发送了出去,但是。这个消息其实已经是晚了,因为南和与经县的骑兵已经在早一天就出发了,此刻,平乡以北到巨鹿以南的大片地区。都遭到了jīng锐边军骑兵的横扫。
这些骑兵似乎都打着一样的主意,坚决不攻坚,但是在外面活动的部队,不管是黄巾军的本部还是异人的部队,只要是在城外活动的部队,都遭到了灭顶之灾。
巨鹿城连续的接到了各地遭到官军骑兵突袭的消息,已经有所准备,果然,第二天,广平城和曲周城就遭到了董卓的倾力进攻。
卢植为董卓准备的东西真不少。但是同样的,广平城里的守军也没有闲着,秉承方志文的习惯,被他训练出来的褚飞燕等人,没事的时候就让部队参与生产,让居民参与训练,所以准备的守御物资是相当丰富的。
广平城下是一场正面的攻防战,董卓发动大军,三面围攻,一次xìng投入的远程器械多达上万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