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05部分

处树敌,根本就是得不偿失的行为,所以安国县肯定不会遭到大批的黄巾军进攻。
那么安国县潜在的敌军就只剩下两个,一个是袁绍,袁绍现在正在忙着整顿东部四郡的地盘,要将这东部四郡牢牢的变成袁绍自己的后huā园。另一方面,由于chūn耕开始了,袁绍也不得不将主要的jīng力放在地方的安全上面,现在也不可能在进行大规模的战争,特别是跟方志文的战争,这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更何况,双方在清河口港的合作很愉快,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安国县就跟方志文闹翻,到时候万一方志文站到了韩馥那边,袁绍就哭都来不及了。
所以,袁绍也是不会来进攻安国县的,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人了,正在组织部队南下的公孙瓒,公孙瓒南下很可能有着更大的想法,说不得,这个家伙甚至有并吞冀州的雄心壮志。当然,前提是他能在冀州站住脚,而方志文这个老对手,公孙瓒或者真的想要来试试能不能报一箭之仇。
“各位,如果按照现在的局面。我们安国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安全上的危险,但是事态是会随时产生变化的,这个变化一个可能是来自卢植的去职,新的主帅上任,很可能会要求我们南下助战。届时安国县失去了强大的机动打击能力,可能会招致宵小的觊觎;另一个变化,可能会来自于公孙瓒的南下,咱们的这个老对手,听说组织了至少五万大军南下,这五万jīng锐的部队如果趁虚突袭安国县,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因此。近期安国县的主要工作,就围绕着这两个可能产生的变局来展开,详细的分工,由雪音给大家说说。”
方志文说到这里,将目光转向李雪音。示意她接着给大家布置任务。
李雪音抿了抿嘴,不紧不慢的开声说道:“刚才志文也说了,咱们安国现在的核心就是加强在机动部队离开之后的自保能力,这就涉及了两个方面,第一是守将,未来必须要有一个比较强悍的守将。第二是部队,必须要有足够数量的防御部队,第三是防御设施。比如箭塔、投石台等等的建设,第四是防御器材的储备等等。所以,政务上会比较繁忙,安国城里现在政务官员不多,因此大家也要承担一些任务。子龙将军!”
“在!”
“你来负责军队的招募和训练,以四万守军为限。”
“诺!”
“定远将军!”
“在!”
“你来负责民兵的集训!务求城内的民壮每一个人都能熟练的使用弩弓和防守器械。能够遵令而行不出混乱。”
“香香。”
“在呢!”
“你负责储备防御器材。”
“是!”
“昭蓉!”
“在!”
“城外的巡防你来负责。”
“诺!”
“田军师。”
“请吩咐。”
“城外的陷阱和防御设施就交给你了。”
“领命!”
“志文。”
“我也有啊!”
“呵呵,自然有的。城墙上的防御设施你来做。”
“哦,好吧!”
“好了,我这里的任务都安排完了,志文交给你了。”
李雪音倒是爽快,噼里啪啦的将工作一分派,然后将话题又扔回给方志文。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咱们就散会,这十天里大家的工作内容就按照刚才雪音布置的来进行。”
大家互相看了看,都摇了摇头,方志文与田丰都暗暗的一笑,正准备开溜,李雪音冷冷的看着这两人道:“既然会议结束了,那正好,我这里积攒了不少政务任务,志文、军师,你们帮忙一起做吧!”
方志文与田丰对视苦笑,还是没有跑掉。
.............................................
“喂,这位兄弟,请问一下城里的佣兵公会怎么走?”
方志文正在东城门这里指挥瓮城的施工,几个年轻的玩家东张西望的上前来问话,不过这个说话方式,似乎将他当成了玩家,方志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穿着一身的甲胄指挥工人施工,这个似乎很像是接了任务的玩家,怪不得这些人会认错。
抬头看了看这六七个年轻人,一看他们的脸,就知道这几个年轻男女是学生,脸上的青涩太明显了。
“佣兵公会啊,吶,你沿着这条大道直走,过三个路口右转,然后会看到一个清明茶室,过了这个茶楼再向左转,不到两百步,有一个黑sè的建筑就是了。”
“我擦,佣兵工会啊!要不要这么隐蔽啊,又不是刺客工会!”
“咦?有刺客工会的么?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那个年轻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那个,是别的XX里面的,这里是没有的。”
方志文知道被屏蔽的那两个字一定是‘游戏”这几个孩子应该是刚从别的游戏里转到这个游戏,所以还很不适应。
“呵呵,我说嘛。你们是要去注册佣兵?”
“是啊,我们刚从洛阳过来,听说冀州北部就只有这个城市里有佣兵公会,所以跑这里来注册佣兵。”
“那倒是,一般佣兵公会都只在战区周围的城市有。冀州这里安国是第一个建立佣兵公会的地方,以后可能会更多,你们在京城听到什么消息了?”
“嘿嘿,还真有大消息,你上论坛看看就知道了。”
“是不是广平要换帅了?”
“咦!这都能猜到!”
“这又什么难的。卢植一直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战果,被换掉似乎也很合理吧。”
“切,人家卢植那是战略,我就觉得他的战略非常好,这是天子昏聩,根本就不懂打仗的事,听信下面的宦官的谗言。冤枉好人啊!”
方志文笑眯眯的听着,也不反驳,这些年轻人还很稚嫩呢,还不明白这现实里面的门道,他们的观点往往来自书本或者人言。可惜他们忘记了,书本都是胜利者书写的,里面的真〗实xìng实在是不值一提。
“呵呵,可惜你又不是天子,这么说,卢植去职就在眼前了。听说最近冀州南部的安平郡和魏郡黄巾军十分的活跃,这不是在证明卢植的无能么!加上冀州发生了瘟疫,这事必须有人担责!”
“呵呵。所以我们赶着来注册佣兵啊,一旦换帅,肯定是要主动进攻的,所以佣兵的机会也就来了,如果能爆一本技能书就爽了,这个学期的学费就有了!嘿嘿......”
“别做梦了。技能书就那么好暴,要我说。老老实实的赚取佣金还好!”
“你们是来赚钱的啊,那怎么不玩生活职业呢?”
“嘿嘿,那个,生活职业很闷。”
“明白了,耐不住寂寞是吧,呵呵,年轻人啊!不过也是,年轻就要热血一点,说不定运气好爆个技能书、名将卡什么的,运气这东西,谁说得清楚呢。”
“就是!你说得太对了!”
“可是你们怎么不加入阵营,反而要注册佣兵呢?阵营暴率高啊,没听说过杀人放火金腰带么!”
几个年轻人互相看了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实力比较菜,最高的才二阶,上战场入阵营,那不是去爆人家的,而是等着给人爆的,嘿嘿,所以就先领佣兵任务,佣兵任务据说有很低级别的任务,我们攒点兵可不容易啊!”
方志文善意的笑了笑:“嗯,你们这个主意可行,佣兵公会的任务确实有比较适合低阶将领的任务,像运送、护送这些任务,只会面对野怪,没有对立任务,问题不大,等级别高了再做高风险任务就行了。”
“呵呵,我们就是这么打算的,兄弟你也觉得可行是吧,那太好了!”
“谁都是从一阶二阶慢慢的升起来的,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吧,好好干吧!”
“谢谢这位兄弟了,我们就告辞了,有缘再见!”
看着一群欢快的年轻人,充满憧憬的奔向佣兵工会,也奔向他们各自的未来,方志文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有趣,就算是作为一个NPC,作为这些年轻人的陪衬,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像一个养成游戏一样,什么时候,自己也有这样的一群孩子呢?
看着这些年轻人消失在人海中,方志文想着卢植去职的问题,按照程序,天子会派一个巡察使下来看看实际情况,按照历史的轨迹,应该是那个叫做左丰的宦官,因为卢植不肯向他行贿,最后说了卢植的坏话。
但是,这些历史记载现在不足采信,更可能的是,左丰就是来做一个样子的,天子已经铁了心,或者是处心积虑的要将卢植拿下了,谁叫他是中立派呢,中立派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想要政治投机,没那么容易!
另外,这个消息预示着,自己在安国继续逍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加紧建设安国的防御设施,或许很快,自己的部队就会被强行征召南下参与广平会战了。
第三百九十四章公孙瓒南下
【感谢‘幽灵魔曲’和‘寂寞丿如血’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还有‘未命名小猪’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以及‘寂寞丿如血’大大的更新票,谢谢你们的支持!!!】
公孙瓒紧赶慢赶,最后整理好了五万骑兵,三万步兵开始朝南开拔的时候,时间也已经进入了三月,说起来,这也都是为了聚集更多的jīng兵浪费的时间,不过还好,冀州的局势现在基本上僵持住了,这个为公孙瓒的延迟提供了非常好的缓冲。
从聚集地渔阳郡出发,穿过蓟县、涿郡就进入了冀州河间,走到这里,公孙瓒就发现,自己的后勤供应糟糕了,再向前推进的话,整个后勤通道实在太长,而且还要穿过刘虞和袁家的地盘,完全没有安全感,这样受制于人的情况非常不爽。
公孙瓒展开地图一看,自己现在正在郑县附近,紧邻沙河,而自己的老对头方志文正在安国,依靠的正是沙河航线进行补给,如果自己拿下郑县,就等于在方志文的脖子上套上一个套子,自己也可以在冀州获得一个补给的中转站,看上去这是个很美好的事情,但是现在冀州的战局集中在南部,自己的供应站在北部,万一自己的主力南下,郑县就变成了一个孤军,公孙瓒了解方志文的xìng格,那时候,方志文要是不来拿下郑县,公孙瓒直接就愿意跟方志文姓,琢磨了半晌,公孙瓒无奈的摇头,方志文敢于放任郑县不占据,本来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的,他根本不怕那里有人卡他的脖子。
但是,如果公孙瓒根本就不想去南边掺乎,而是仅仅想在冀州占便宜。那么占据河间北部,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现在河间的袁绍部队很少,根本就不足以跟公孙瓒对抗,至于方志文,他才两万部队,更不可能直接跟自己开战。
只要自己不卡断沙河航线。方志文也不可能有借口卡断自己背后的补给线,反过来。若是刘虞敢卡断自己的补给线,自己就向方志文施压,郑县这个地方,真的很奇妙啊!
公孙瓒想明白了郑县的妙处,自然不会在轻易的放过这个地方,带着部队在郑县城外驻扎下来,然后隐晦的向郑县的县令施压。让他投靠自己,郑县的县令看到这个架势,再看看八万jīng锐的边军,立刻就怂了,胆小的县令居然收拾细软带着自己的家人开溜了,来个两不得罪。
有六万多人口的郑县就这么轻易的被公孙瓒拿下,真是轻松愉快啊!
拿下郑县之后,公孙瓒就不再急着南下了,而是开始回身肃清自己的后路,将郑县北部的两三个小县城也一一吞下。作出一副赖着不走的架势。
得到消息袁绍气得要吐血,没想到公孙瓒是一个比方志文更加无耻的家伙,要知道,公孙瓒这个家伙可是依靠着自己叔伯一系的官员上位的,要不是幽州世族的支持,这货早就被刘虞或者方志文给灭了,谁想到这家伙不但不会心怀感激,反而稍微有些实力了。就直接反噬其主,这等狼心狗肺的家伙,一定要加以铲除。
只是现在。袁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公孙瓒手里可是有八万jīng锐部队。想要铲除公孙瓒那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更要命的是,自己也没有攻击的大义名分,人家公孙瓒可是打着来援助冀州,剿灭黄巾贼的大义,拿下郑县不过是为了有一个中转物资之地,更何况,袁绍在冀州没有官职,用什么身份来说话呢?
至于卢植和韩馥,更是不会说话了,这两个人一个只是在催促公孙瓒速速南下,另一个则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情在看热闹。
事实上对付公孙瓒最好的办法是釜底抽薪,如果刘虞或者方志文此刻在公孙瓒的老窝动手,估计这家伙就得迅速的缩回去,问题是,人家刘虞和方志文,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向公孙瓒动手呢?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为何要做这些事情?
而且一旦动手,就不会仅仅是将公孙瓒逼退的事情了,回到了老窝的公孙瓒恼羞成怒之下会不会掀起幽州大战还不好说呢,他们想必也是不会冒这个险的,或者说,袁绍出不起足以让他们冒险的代价。
方志文知道了公孙瓒在郑县做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而田丰则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甚至眼神里还有一丝yīn谋得逞的得意,难道,郑县这里就是这两人故意留给公孙瓒的陷阱?
公孙瓒提心吊胆的等了两天,见到各方似乎对于自己的行动视而不见,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忐忑,果然如自己所料,这个郑县正是一个各方都鞭长莫及的奇妙关键点,仿佛天生就是为了给自己占据而存在的。
公孙瓒算是站稳了冀州的第一步,心里大爽,晚上安排了酒宴与部下同庆,对于卢植的催促,公孙瓒完全不予理会,一来自己才进入冀州,拿下郑县这块地盘,还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然后再想着下一步,另一方面,他在等,等来自中枢的书信。
公孙瓒从袁家的碗里夹肉,对于袁家会怎么反应总是心里没底的,他相信这次袁家没有立刻发作,那么就是默许了自己的这个行为,自己需要付出的,不过是随后而来的一个交换条件。
之所以袁家愿意吃下这个哑巴亏,那是完全因为自己的实力所致,如果自己手里的部队数量不足,恐怕袁家的大军立马就会前来将自己给驱逐了。
因此,公孙瓒现在已经是力量至上论的坚定支持者,更是让他的信心和野心前所未有的高涨,他倒是很想看看,袁家会开除什么样的一个条件,至于自己会不会去做,那还要看看这个条件能不能让自己接受,会不会对自己有利?
“主公,你说公孙瓒会不会南下参加广平会战?”田丰给盯着地图,手指在地图上似乎毫无目的的移动着,忽然停在了郑县问道。
“肯定会的,如果是朝廷的指令,就算是作态,他也必须前去,并且一定是本人前去,但是会带多少部队就不好说了。”
方志文捧着茶杯站在田丰的身侧,随意的回答道。
“为何一定会是本人前去,为了大义的名分么?”
“不仅仅如此,因为将来聚集在广平的,都是各方的枭雄,不但有风险,还有利益,他自然会亲自去坐镇,就像我们,难道你不想去么?”
田丰嘿嘿一笑:“当然想去,这种场面我自然不想错过。”
“对呀!就是这么个道理。”
“那么袁绍是不会去的了?”
“当然,明面上的袁绍此刻可是还在京城守孝的,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
“嗯,所以,袁绍会不会在郑县给公孙瓒一个教训?”
“嘿嘿,这事,就要看公孙瓒在郑县留守的兵力了,如果兵力少了,难免会被袁绍给收拾了,不过公孙瓒现在手头上兵力不缺,郑县又靠着沙河,就算袁绍绕过郑县,截断了公孙瓒的北面后勤通道,这个无赖公孙瓒肯定会威胁我们用沙河帮他提供补给,否则他就会切断沙河的航线。”
方志文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也不知道他在打着什么主意,田丰眯了眯眼睛问道:“难道我们就任由他威胁?”
方志文撇了撇嘴:“这有什么的,只要他肯出代价,我们的物资卖给谁不是卖,我们的航线上的货船总是要干活赚钱的,多了一个主顾有什么不好?”
田丰咧嘴笑了,原来主公真的就是打着这个主意,是不是做生意做得有些走火入魔了?
“主公,袁绍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田丰的这句话不仅仅是提醒,也是故意给方志文找个难题,想要难为以下方志文,老实说,田丰也很想知道,自己的主公智力到底会去到什么程度。
谁知道方志文诡异的笑了笑道:“那不是有军师你么,你来帮我想想,该怎么样对付袁绍的恐吓?”
田丰苦笑不已,这算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么?主公的智力真是深不可测!更兼脸皮厚过城墙,这种人,无敌了!
只不过,作为军师祭酒,主公既然已经开口了,田丰也不得不认真的回答。
“这事不难,如果袁绍恐吓我们,我们就实话实说嘛,只要袁绍能保证沙河航线的畅通,我们就绝不向公孙瓒供应,或者替公孙瓒运送补给,这事本来就跟我们没关系好不好。”
“呵呵,这个说法很无耻,但是很好,我喜欢,到时候就这么对袁绍说,我很想看看袁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啊!”
“还能有什么表情,肯定是大发雷霆了,然后就得捏着鼻子认了,再然后,估计会有人给他出主意,让这件坏事变好事,将他们的陈粮变着法的高价卖给公孙瓒。”
方志文愣了一下,然后想想袁绍身边的那些人,立刻明白了田丰所预测的情形是肯定会出现的,不由得心里好笑,同时也对田丰的进步感到高兴,田丰终于开始明白到算计人xìng的重要xìng了,一个谋士不能算计到人xìng,就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谋士。
田丰以前虽然智力高超,计算也jīng确,但是缺乏对人xìng的认识,自从全面的接手的参谋部的工作,特别是情报工作之后,他对人xìng的认识才算是入了门,然后,有了高绝的智力,还怕不能进步?
通过今天这个事情,方志文终于欣慰的看到,田丰已经是一个合格并且正在快速的成长的谋士!(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九十五章南下助战
光和七年三月十六rì,方志文收到了来自中枢的诏旨,命令方志文率部南下广平,准备听候调遣。
方志文的预测成为了现实,幸好安国经过十来天的紧急建设,现在已经基本上完成了防御设施建设和部队的训练。
在拿下安国之始,方志文就在让赵云和太史昭蓉收拢周边的难民,甚至连涿郡的南部和安平北部的难民都被聚集在安国,现在安国有超过十五万人口,并且还在继续的增加,因为黄巾军无力支付高涨的粮食款项,只好用人口来抵债,虽然知道这是饮鸠止渴,但是也不得不为,否则chūn荒都过不去。
另外就是方志文对瘟疫的情报进行统计之后发现,只要城池里有足够的医者和医馆,或者有超过一定数值的医学开发度,那么这个城池的居民就不会大规模的爆发瘟疫,所以,方志文一方面从难民中寻找有行医资格的医者,另一方面借钱给所有医者开办医馆,强制医馆接受学徒,免费充实他们的药材库,立刻将安国的医学开发度给提了上去。
然后又在四周城门提供免费的药汤,这个招数很快就传扬了开去,一些因为担心瘟疫而逃离家园的难民们纷纷朝安国汇聚,虽然其他有实力的城市也立刻开始行动,不过却发现难民中很难在找到医者,原来都是被某些人给高价买走了。
这次的诏旨是严格限定了rì期的,所以不可能无限期的拖延,想必吕布和公孙瓒也收到了类似的诏旨,至于躲在信都和南宫的袁绍以及韩馥的部队,肯定也躲不过去了,不过这两个家伙肯定也会主动派强军出现的,因为广平大战之后的战争红利他们是不会错过的。
在他们看来,或者是在所有朝廷阵营的人眼中。当广平集中了边军战力强悍的军队,以及冀州的jīng锐部队,再加上北军五营那天下第一的步兵部队,没有理由会失败,所以,这是一个瓜分战功和战利品的机会,各家势力是都不会错过的。
但是在异人的眼里。这次广平之战很可能会失败,但是也可能不会失败。因为游戏的走向已经完全不同了,即使那些论坛上的那些所谓军事政治专家,也很难预测这次广平会战的结果,但是大家倒是都非常一致的认为,这次战斗的指挥肯定不再会是卢植了。
如果真是董卓上台,按照历史剧情,董卓在讨伐黄巾军的战场上可耻的失败了。是他人生中少有的几个战败的污点之一。
但是,现在情况跟历史上的情况根本就不同,虽然也是围攻坚城,但是现在董卓手里可动用的部队要比历史上的多得多,可同时,他的对手黄巾军的部队也更强大,战力也更高,还有就是在历史上,董卓对军队的掌握程度还是挺高的,但是现在即将集结在他手下的部队。几乎都不会鸟他,甚至个别部队的指挥官官职比他还要高,这要他如何服众?
因此,在游戏论坛上,各种型号的砖家叫兽各持论点,吵得不亦乐乎!广平会战是谁指挥还没有落实,论坛上却已经分外的热闹,玩家真是很有意思。也很蛋疼的一群人啊!
当外面的玩家正在为广平会战闹得流言四起的时候,方志文也正在安排自己离开安国之后的事情。
“此次南下助战,本官将会带领赵云本部。以及本官本部人马,合计一万九千骑兵。调慕容方麾下部将罗恒、傅容,宇文伯颜部将蒋毅、何郢,率丰宁新组建的突骑兵、重弩龙骑兵混编部队一万人至安国县驻防,主将为罗恒,归属雪音指挥。文官调整由雪音与田畴、崔林和崔琰协调吧,这事我就不cāo心了。”
方志文将最后的安排交代完,用询问的眼光看向李雪音,李雪音微微一笑。
“可以,只是你将军政大权集于我手,是不是有些不安全啊!”
“呵呵,安全得很,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将军政集于一人比较好,万一有个不协调,导致安国有失,我们的损失就大了。”
李雪音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好,安国就交给我了,你放心。”
“嗯!还有什么问题?元皓我看你似乎有什么想法啊?”
田丰当仁不让的点头道:
“主公,从各方面的情报来看,接任卢植的很可能是河东太守、并州刺史董卓董仲颖,此人好勇持強、刚愎自用,更不能容忍自己的麾下有不同的声音,因此这一战丰并不看好,主公应该早作谋划。”
方志文笑了笑道:“董卓这个人啊,不好说,说他没有军事才能么?肯定是不对的,说他没有呢似乎又有些过了,他就是那种半桶水吧,不过这人有领袖的素质,缺乏的是接受意见的胸怀,正如元皓所说,没有容人之量。若是他来指挥广平之战,不用说不看好,而是根本就不可能胜得了,黄巾军如今可不是乌合之众,广平、曲周,加上巨鹿,哪里能够猝然而下,董卓此人的上任,更多的是为了政治目的。”
“政治目的?”李雪音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事别说,她还真的向她爷爷请教过,林闻之推测,在历史上董卓接替卢植上位,似乎更多的是一种政治目的,而不是军事目的,虽然董卓是依靠巴结何进而取得了冀州战场的最高指挥权,但是,如果说灵帝是笨蛋的话,那么难道袁隗为首的官僚群体也都是笨蛋么?难道这些人都看不出卢植的战术是正确的么?
事情显然不是这样的,那么更换卢植是出于政治目的,董卓的上位自然也是出于政治目的了!所以,方志文的这个猜测实际上与林闻之的猜测不谋而合,不由得让李雪音有些惊讶。
“嗯,肯定是政治目的!元皓你觉得呢?”
田丰也点头道:“卢植不做,那么就换肯做的人来,估计董卓通过何进上位,很可能有着强烈的欺骗xìng,何进的态度现在很暧昧,虽说太子已立,但是这何进现在却跟袁隗打得火热,跟张让等人似乎矛盾渐起,董卓到底会站在那边现在还不好说。”
“不管他站在那边,总是会有所表现的,当他在广平战场上有所偏向的时候,其实就是广平之战战败的契机,若是他想要强势收编韩馥的部队,那么韩馥肯定会在后勤上给他穿小鞋,如果他是想要打压袁绍的部队,那么袁隗又岂是吃醋的,至于吕奉先、公孙瓒和我们,根本就不会听他的那一套,所以,董卓必败!”
方志文很肯定的预测了董卓上台后的下场,这与游戏论坛上的某些观点也是一致的,只不过方志文并不知道,香香倒是很清楚的,之前她不知道谁说的对,但是哥哥说得肯定对!看她脑袋点的像吃米的小鸡似的就知道了。
赵云最为好学,立刻发问了:“主公,那董卓可以萧规曹随,按照卢植的那一套来啊!”
“不,他的xìng格不允许他这样做,你看看董卓过往的行事风格,他有很重的赌xìng,从来都不走中庸路线,所以,我想他一定会站队,最有可能的就是站在何进的那一队里,而何进会偏向那一边,就决定了董卓的选择。”
田丰眯着眼睛插了一句:“我看,何进多数会倒向袁隗。”
李雪音自然知道何进后来确实是倒向了袁隗,这事的核心在于改立太子的风波,但是现在这个风头还没有起来,田丰又是如何推测的呢?
“军师此话可有什么根据?”
“很简单,因为何进只是一个屠夫!”
李雪音翻了个白眼,因为身份就能决定了他的选择?这个答案实在是奇怪了点,那么这么不合理的答案下面,肯定是掩藏着什么的,这些智商高的家伙,都喜欢这么说话,神神秘秘的。
方志文也是咧嘴一笑,对于田丰的说话方式,他还是很赞同的,身为军师,当然要有些威信了,这些威信就是在点点滴滴的rì常中建立的,比如这种神秘的说话方式。
“请军师释疑!”赵云很配合的凑了一句。
田丰得意的抚了抚山羊胡子,缓缓的解释道:“因为何进是屠夫,所政治斗争经验太少,他那个皇后妹子也一样,也没有能够自己保住自己地位的能力,需要依靠何进的力量,而何进其实与宦官一样,作为一个没有根底的外戚,是需要依靠着天子来成长的,问题是现在天子身边有宦官集团,自然不容另外一个依靠在天子身上的势力崛起,所以何进必然与宦官集团分道扬镳,而袁隗这种人jīng岂会看不出这点,立刻就会伸出友谊之手,何进倒向袁隗就显而易见了。”
大家恍然,李雪音也不由得不服气,这些三国的著名谋士,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小觑不得。
方志文呵呵一笑:“好了,言归正传,所以,我们这次去是要打败仗的,但是打败仗不等于就是要亏本的,因此要先做好必要的准备,粮食、军械物资还请雪音多费心,现在在曲粱附近,甄家的商路并不是那么畅通。”
李雪音展颜笑道:“放心,我早有安排,不会误了大事的。”(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九十六章青州以及青岛
青州现在的情况很明了,基本上除了北海郡之外都落进了黄巾军的手里,但是除了靠近泰山、沂蒙地区的几个城池是把持在纯正的黄巾军手里,其他大片的地盘,都是黄巾阵营玩家的领地,而且由于当时参与的玩家势力众多,所以整个青州的势力分布是极其破碎的。
就连顶尖的天下会的分会天地会,也只不过占据了东牟和牟平两个县治,至于为何要占据山东半岛顶端的位置,那是因为比较富庶的西北三郡固然人口比较多,物产和耕地也比较丰富,但是却北与袁绍的地盘接壤,西有兖州、豫州好强东边则被孔融挡住,黄河航道上还有韩馥的水军,那里可是四战之地,天地会暂时还不想那么出风头,虽然现在形势大好,但是天下会的智囊分析表明,现在玩家实力其实还非常的孱弱,青州的西北三郡守不住。
而选择占据山东半岛的最东端,却可以成为距离官军战线最远的地方,固然发生战事的机会背本来就比较少,更重要的是会赢得更长的发展时间,时间才是现在玩家最需要的。
至于处在偏远地区带来的粮食器械等等补给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北海郡的都县港口,运达青州后,由邮驿系统运送到两郡交界的莱阳,这里正是天下会从孔融那里得到的实权县治,然后再用会员们运送到东牟就可以了,虽然略微绕了一下路,但是这条通道却十分的稳固。
同时天下会与天地会占据了莱阳和东牟之后,也可以为将来进一步争霸山东半岛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当然,天下会有本事,其他的顶尖行会也未必就差了,反正大家是各显神通,一方面从孔融那里换取了北海郡周边的县治管理权,另一方面。又积极的换上马甲在黄巾军的阵营大旗下,瓜分着青州的其他地盘。
因为黄巾军采用了捐纳钱粮换取城池和官职的措施,一时间在青州半岛掀起了建城的热cháo,本来在青州东南部和东部城池的密度是非常低的,但是现在,在这片开发度不高,人口稀少的地区上。却出现了十分密集的城市群,这些顶尖的行会。都不约而同的让出了青州西北三郡的地盘。
就连天地会的东牟和牟平之间,都被插进了福山和威海两个城池,让天地会为之气沮,但是由于这两个城市一个属于铁骑会,一个是大河会,所以天地会暂时也是没有办法的,除非准备大打出手。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不打是不可能的,即使在黄巾起义之前,玩家之间就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更何况现在为了争夺更大的地盘,所以战斗几乎天天有,只是不断的战斗不但让城市的建设速度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更要命的是,消耗了大量宝贵的人口。
本来流向黄巾阵营的流民数量就比流向朝廷阵营的要少得多。现在再用战争去消耗,加上青州东部、南部本来人口就相对稀少,所以各个玩家势力很快就尴尬的发现,他们的城市各项指标不但提升不起来,反而在不断的下降,这可真是悲剧了。
虽然他们能够从别的地方、比如幽州,去想办法搞到一些人口过来,问题是。那可是不同阵营的,你怎么转移过来呢?更何况还不是同一行会所属的,更加没法转移。所以,青州的情况在混乱熙攘了一两个月之后。难得的平静了下来,是不得不平静了下来。
身处青州南部的青岛城,在青州混战的时候,是不可能不受到影响的,青岛城以一城之地,控制着整个胶州湾周边,这让不少的玩家势力十分的不满,于是战争自然就爆发了,但是随即大家就发现,青岛城战力实在是太厉害了。
青岛三面临海,只有一面可以进攻,而这一面,却有夹在崂山与青岛城之间,想要攻下青岛,必先拿下崂山,实际上,现在崂山寨正是青岛城的卫城,所以战斗实际上是围绕着崂山寨展开的。
可惜,崂山寨的通道虽然四通八达,但是进攻面却很窄,一次能投入的兵力十分有限,加上地势的原因,周围的有利高地都被建造了shè台,与其说玩家们进攻崂山寨,还不如说是进去给对方进攻。
这还不算,青岛城更有一支神出鬼没、战力惊人的骑兵部队,随时会出现在玩家的背后,根本不用偷袭进攻营地,仅仅是将玩家的后勤断了,这些玩家就不战自溃了。
连续的全军尽墨了几个玩家势力之后,在青州南部的玩家势力才不得不信邪,青岛从陆路是攻不破的,必须水陆并进才行,问题是,谁家有水军呢?即使有了,说不得,又送进了正在胶州湾大做生意的乐浪水军的嘴里。
于是在胶州湾附近,大家很默契的给无视了,谁也不会去那里找不自在,也不敢在那附近建城,但是做生意却是无妨的,因为青岛是打开大门让大家去做生意的,粮食、军械青岛那里几乎是无限量的提供,而且没钱不要紧,只要用人口换也是可以的。
不知不觉中,胶州湾地区成了一个相当和平的地方,青岛则成了一个巨大的商埠,在青州的玩家势力都纷纷的到青岛开店,到了三月份,青岛由于号称可以抵御瘟疫,更是吸引了大批的逃避瘟疫的流民,而药材生意也成了青岛的一大贸易主力。
青岛的成功也让青岛神秘的主人走到了玩家面前,却原来是一个秀气的年轻女孩,谢淑雯的名字随着青岛城的名声,也在玩家之间流传开来,成为青州一个相当有实力和有特sè的大势力。
“淑雯,我们前前后后已经运出了差不多二十五万人口了,主公来信夸奖我呢!还送了两本技能书来。”
李元志像个孩子似的咧嘴笑着,来回的看着手里的两本技能书,一本是‘点刺’、一本是‘宁神一击’,信里还有方志文对宁神一击的心得和分析,让李元志心里暖暖的。
谢淑雯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着城市的虚拟3D图。一边随口说道:“你主公夸你几句你就这么高兴?”
“当然了,呃,对了,主公说如果青岛有升级的能力和打算,那么减少人口输出也是可以的,只要凑够了五十万人,我就可以从青岛撤回了。”
谢淑雯一愣。李元志的这个说法白馨予可是从来都没有提过,是有意的隐瞒么?谢淑雯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随即想明白了什么,直接问道:“这是早就商量好的条件么?”
“当然不是,是主公对红颜优秀工作的一种认可和回报,这事你们会长还不知道呢,是主公在询问我的意见。”
李元志理所当然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很平淡,但是眼神里有着一丝犹豫。
谢淑雯并没有注意到李元志的神sè。而是在急速的思考着方志文这个说法背后的意思。
“那你现在就告诉我不怕你主公怪你?”
“不会啊,主公让我问问你的意见呢?如果红颜有意独自经营青岛,那么在完成了输送五十万人口的任务之后,我们完全可以撤出青岛,将青岛完全的交给红颜来经营。”
谢淑雯想了想,扭头看向李元志问道:“那你是想留下还是想回去?”
李元志苦恼的皱紧了眉头,想了一会之后抬头道:“想回去,当然,如果主公需要我留下,我会留下。”
谢淑雯心下不由得叹了口气。又问道:“如果我们红颜想要继续合作下去,那么你主公想要从青岛得到什么呢?”
“呵呵,自然是人口和利益分成。”李元志想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心情开朗了不少,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
谢淑雯也自嘲的笑了笑,这个问题可真是有些多余,不过从客观上来说,青岛是需要方志文的。不但需要方志文的海军支持,也需要李元志的骑兵,从感情上说。谢淑雯会觉得自己跟李元志合作的很好,也不希望就此拆伙。
更何况。青岛城如果将来想要继续发展下去,人才本来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在内政方面,红颜从来都不缺乏人才,但是武力则不行了,这些红颜的女孩都是正儿八经的都市女孩,根本就没有习武的天分和热情,也就是说,永远也不可能上到五阶的。
即使现在红颜开始四处招募有习武天分的女孩加盟,但是一时半会别说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也有一个信任的问题吧,与其如此,还不如继续借重方志文的武将呢!李元志的手下可都是跟随他南征北战的老将,李元志手下的十名曲长都是四阶,二十名屯长都是三阶,有几个甚至是四阶的,基层的队官也都是二阶三阶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强悍的战斗力,这种强军为何不用,不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