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03部分

狠的干掉他们一部分骑兵,否则,自己全部都是步兵部队,只有被追杀致死的结果。
“牛角大哥,你快走吧,那边还需要你指挥,这里就交给我了!”郭大贤站在张牛角的身边,眼神看着正在进攻的兄弟们,沉声说道,语气很平静。
“大贤,你知道留下来很难活命么?”张牛角问道。
“自然是知道的,本来留在信都就没有打算活命,打仗哪有不死人的?现在有了一线生机,或许有人就忽然怕死了,但是那绝不是我。”
“好!不过大贤,没有必要拼死,能做到的都做了就行了。”
“牛角大哥!?”郭大贤诧异的看向张牛角,张牛角神sè很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试探或者在开玩笑。
“大贤,必要的时候,向异人投降,甚至可以投效他们,说不定,你我兄弟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可。可是,大贤良师......”
“听我的!我是你兄弟,难道会害你不成!”
郭大贤低头想了想。抬起头看向张牛角,用力的点了点头:“好,我听大哥的。”
“这个话你可以传下去,两刻之后。你们就可以停止进攻,如果可能就向北撤退,如果不行,就先退后,适当的时候向异人投降。记住了!?”
“诺!”
张牛角重重的在郭大贤的肩膀上拍了拍:“好兄弟,活着就总有再见的一天。”
说完,张牛角转身没入了黑暗中,随着马蹄声远去了。
郭大贤眨了眨眼睛,无畏的笑了笑,手里的大刀一举,高声嘶喊道:“进攻,进攻。袭破敌军大营!”
“吼!杀啊!”
一次进攻狂cháo再次掀起。西大营的寨门和寨墙一时间岌岌可危。
.....................................................
“西大营被猛攻?需要支援?”颜良在帐内皱着眉头思索着,颜良并非仅仅会上阵杀敌的莽将,而是一个统帅,从西大营不断传来的消息中,颜良嗅到了yīn谋的味道。
“不好!他们要跑,传我将令。命令南北两侧大营中的骑兵立刻准备出击,命令西大营不惜代价尽快击溃当面之敌。命令西大营无论如何,将骑兵部队从西侧派出。搜索营地的西北到西南方向,谨防敌军趁夜突围。”
“大哥,为何是突围?不是要夺占西大营呢?”文丑不解的问道。
颜良一边向外走,一边答道:“时间,袭营的时间这么早,就是为了突围争取更多的逃离时间!”
文丑用力的一拳砸在自己的左掌上,发出一声脆响:“对啊!好狡猾,要不是大哥jǐng醒,差点就让他们给跑了!”
“跑不了,他们没多少骑兵,而且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异人在外围,只要找到他们的主力予以击溃,其他的小股就让异人们去剿灭,但是我想他们肯定会分兵,我最担心他们向南跑,那边是韩馥的地头,我们的大军不敢追击。”
“我懂了,我这就带两万骑兵去南边堵着。”
“不,多带一点,带五万。”
颜良与文丑分别行动,集合骑兵准备向西南和西侧出击,这个时候,西大营内的两万骑兵也已经重新整队,并且集结在了西侧的后门,斥候已经传来消息,在大营的西北侧,发现大队的黄巾军都正在向西运〗动,数量超过三万,而在西南侧,则发现了大量的异人部队。
收到了斥候的消息,西大营的守将蒋义渠立刻就麻爪了,黄巾军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了,要不是颜良的严令,自己还一无所知,幸好,现在还有将功补过的机会,蒋义渠立刻下令骑兵出击,务必要冲散逃跑中的黄巾军。
在蒋义渠的想法中,黑夜里正在逃跑的黄巾军,肯定是无法阻挡自己的骑兵的,再说黄巾军根本也没有多少骑兵,就算想要阻挡,也没有阻挡的能力,虽然自己差点就铸下大错,但是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一个彻底消灭信都黄巾军的机会。
其实蒋义渠的估计又错了,因为黄巾军已经将所有的能搜罗到的马匹都编成了骑兵部队,所以不论战力如何,黄巾军现在确实是有一支数量高达三万的骑兵部队的,如果褚飞燕想要玉石俱焚,将这些骑兵部队与张牛角的步兵合流,绝对能先将蒋义渠的骑兵完全吞下,然后回身拿下西大营。
幸好,褚飞燕是打着撤退的主意的,所以蒋义渠逃过了一劫。
看着自己如龙的骑兵轰隆隆的奔进了夜sè之中,蒋义渠终于舒了口气,这回应该能够将功赎罪了吧,不过,现在得先将还在正面闹腾的那些家伙灭掉,以解心头之恨!(未完待续
第三百八十六章乱战
‘嘣’
“杀啊”
隆隆的骑兵一头撞进了密集的箭雨之中,黑暗中看不到有多少箭矢从天上飞来,但是那恐怖的撕裂空气的声音,还有身边中箭翻到的兵士,以及地面上可见的密密麻麻的箭矢明,至少有数万弩箭正在从天而降。
没有跑出几里地,蒋义渠的骑兵就遭到了张牛角伏兵的袭杀,前有陷阱阻路,两侧不断的飞来弩箭,让正在狂奔的骑兵一阵人仰马翻,立时死伤枕藉,随后从侧面的野地里,又不断冒出手持刀盾的黄巾军身影,伏着身子向骑兵靠近,这是专门跺马脚的,官军的骑兵将领再傻也立刻知道自己中了埋伏,而且这个损失现在已经大的有些吓人了,再不走恐怕得全部留在这荒野雪地里了。
“撤退,撤退,回营”
骑兵的传令兵互相接力大喊着,以便让幸存的士兵们在嘈杂的环境里能听清楚命令,同时,呜呜的号角声也随着响了起来,战斗开始的很突然,结束的也很快,因为人家是骑兵,跑得快啊
黄巾军只能望尘兴叹,随后,在黑暗中爆发出一片欢呼声,一直以来被压抑的恐惧和无奈,似乎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胜都给冲走了,黄巾军的将士们情绪忽然轻松了许多。
张牛角不知道自己的部队取得了什么样的战果,也没有那个时间去统计战果,战斗一结束,立刻下令各部收拢部队,清点人数救治伤员,然后向着西面立刻撤退,连战场都不敢打扫,现在每一息的时间都是非常宝贵的,都能为部下的生死添上一份小小的筹码。
留守指挥的蒋义渠郁闷的发现。在自己营地正面佯攻的黄巾部队已经撤了下去,想要从北面逃窜,蒋义渠立刻命令部队出击,将这些剩余不到万人的黄巾军给堵了回去,这些黄巾军倒也很干脆,直接沿着大道向城里跑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蒋义渠正要整队随后向信都进攻。不管如何,先取下信都也是个功劳不是。
这时。后面的传令兵骑着马穿营而来。
“报将军,我骑兵部队在西侧五里遭到黄巾军伏击,损失惨重,现在已经撤回营地了,请将军指示。”
“我.....完了不,不,还有机会。还有机会,立刻向严将军如实上报战况,我们损失多大?”
“损失将近一万骑。”
“去让骑兵继续出营,不需要他们攻击,给我缀在黄巾军的身后,随时向颜良将军报告敌军动向,若再有失,提头来见。”
“诺”
‘呛啷’一声蒋义渠抽出自己的战刀,刷地一声指向黑黝黝的信都城,控制着身下躁动的战马。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吼道:
“全军注意,立刻向信都进攻,拿下信都只在今夜”
“吼吼”
................................................
颜良是在前往西大营的中途得到西大营骑兵被伏击的消息的,开始的时候颜良并未轻易的下结论,直到再次探查了现场的斥候回报之后,颜良才看着正在爬城头的蒋义渠道:“还好,不算笨到家了,第一次就不应该急着进攻。跟着不就好了,再怎么人家也有十几万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颜良自己带着五万骑兵。立刻追了上去,虽然不急着攻击。但是及早的追上敌人是很必要的,至少应变起来速度快,要知道战场上可是瞬息万变的。
实际上张牛角在被后面的骑兵再次远远的缀上之后,就明白了,敌人这次变狡猾了,没有贸然上前,而且每次都是斥候检查过了之后才向前推进,总是不远不近的跟在自己的后面,他们是在等待援军的到达。
要知道围困信都的袁家骑兵部队,开始的时候就有七八万,后来又不断的补充集结,到了后来有十几万骑兵,这还不算异人的骑兵,所以要追上自己并不难,要用骑兵围歼自己也不难,自己就算原地防御也只能是一个全军覆没的结果,更何况这里是野地,想要建造临时营地都找不到合适的材料。
到时候不用打,敌军只需要围着压迫自己的部队,迟早都是一个崩溃的局面,现在摆在张牛角的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转向扶柳方向,看看能不能冲破扶柳城内的守卫,或者就地化整为零,四散逃命,能走几个就走几个。
张牛角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去扶柳城的打算,到时候自己前面有坚城,后面有骑兵,那才叫一个惨呢与其如此,不如不断的分兵,让对方也不断的分兵,并且吸引更多的异人部队前来,不定,这些为太平道事业甘愿献出生命的将士们,还有一条活路,实话,他们做得已经够了,他们已经为了太平道,为了自己的兄弟们,死过两次了,这次,就想方设法的让他们活下去吧。
张牛角将正在休息恢复体力的部下召集起来,也不点火把,就这么在黑暗中,在空旷寂静的黑夜里,仿佛对着一片黑暗,又仿佛对着正在黑暗中徘徊在身边的战友们的英灵,大声的诉着:“各位兄弟,够了已经够了为了给廮陶的兄弟姊妹们赢得充分的准备时间,我们在信都亡命战斗,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和兄弟,都失去了”
张牛角能听到自己周围一片压抑的哭声,张牛角压住心里翻滚的思绪,继续道:
“我们以必死的决心,在信都与敌人不休的战斗,今天,从廮陶传来命令,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们的牺牲得到了回报,我们做得已经够了所以,我们展开了今天的突围,但是。我们还有兄弟留在信都城里,还在那里与敌军战斗,为什么?因为他们想为我们赢得一个生机,用他们的生命,为我们求得一个生的机会”
四周安静极了,只能听到呼呼的夜风,还有远处隐隐传来的马蹄声。
“够了真的够了不管是已经死去的兄弟和亲人。不管是仍然在信都城战斗的兄弟,还是你们。都已经做得足够了现在我命令,各营分开行动,目标廮陶城,行动路线自行选择,趁着还有两个时辰天亮,大家有多远跑多远,在转进的过程中。不断的分拆部队,如果万一......允许大家向异人投降,记住,是向异人投降千万不要向官军投降,官军只会拿着大家的脑袋去换取军功,而异人则会想要你们继续替他们征战,不定,我们兄弟还有再见面的那一天。”
“.....大哥,我们不走,要死。就死在一起”
“闭嘴死的人已经够多了,现在我命令大家都要拼命的活下去”张牛角嘶声喝道:“这是命令,各营听令,整顿队伍分别出发,立刻”
黑暗中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各营互相呼唤着自己的队伍,然后缓缓的离开,黑暗中。影影憧憧的也看不清楚,或许大家都已经泪流满面,或许大家都面sè平静。又或许都面带期冀,反正。部队开始四散而去。
张牛角以及他的一千卫队,现在只剩下不到六百,在原地默默的等待着,等待着张牛角的命令。
“走吧,都走了,我们也走吧。”
张牛角没有再骑马,而是跟着自己的卫队一起步行,在黑夜中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急匆匆的走去。
后面的缀着的官军骑兵很快就发现前面的黄巾大队分成了几个支队,然后一边逃跑,一边不断的分兵,这位骑兵将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也只好将自己的部队不断的分拆下去,严令只准跟踪不准攻击,随时掌握住敌军的动向才是关键。
颜良一接到这个情报,立刻明白敌军的意图,是想要趁着天黑,化整为零渗透逃走,对于这个办法,颜良也不得承认是当前最好的选择。虽然外围有朝廷阵营的异人部队阻截,后面有自己的骑兵追击,但是同样的,外围也有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所以,多多少少的,总能跑掉一些吧。
更让颜良担心的,是到了这个时候,敌军才出现一副溃散逃亡的样子,显得这个逃亡是有计划的,那么是不是,在别的方向上,还有成建制的敌军存在呢?这支吸引着自己的主力前来追击的部队,是不是一个诱饵呢?
“命令文丑将军继续南下追击,命令高干将军向北搜索扶柳、下博一线,命令蒋义渠将军统一指挥留在营地的步兵,尽快拿下信都城。向异人发布任务,告知他们敌军已经分散,让他们加大力度追缴黄巾贼,提高黄巾贼人头的赏格五成,命令我们的骑兵部队,可以开始进攻,不要俘虏,无需活口,斩尽杀绝。”
“诺”
“全军加速前进”
.............................................
颜良的命令让早就在外围待命的玩家们立刻兴奋了起来,黄巾军溃散了,建功立业只在今晚啊更妙的是,抓人啊
什么赏格功勋固然珍贵,人才和经验丰富的战士更珍贵
铺天盖地的玩家部队立刻蜂拥进了战场,如果能够俯瞰信都西边数十里范围内黑夜中的平原,你就能看见,地面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火光,在毫无规则的移动着,仿佛黑夜中的萤火虫一般。
战斗在不断的发生,甚至有时候两个战翅碰到一起,然后形成一场乱战,不久之后,得到消息的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也开始加入进来,一方面混水摸鱼的干掉敌对阵营的异人或者官军,一方面,则希望能够救援黄巾军的残部,因为有任务啊
这是一个极其混乱的夜晚,在数十里方圆内,数十万的部队互相纠缠在一起,但是有全部都是以小部队的形式出现,到处都是厮杀的战场,到处都是尸体和鲜血,无数的生与死的故事,正在黑暗中发生着、发酵着。(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T
第三百八十七章解救
张牛角的部队也一样,不断的碰到战斗,从一个战场出来,又进入一个新的战场,但是张牛角还是能利用他对战场的敏锐,准确的躲开那些大队的官军,特别是那些成建制的骑兵部队。
每当远远的发现有骑兵部队的时候,张牛角就躲进黑暗中,或者躲进战场里,就这么一路磕磕绊绊的向西北方向逃着,身边的兄弟却是越来越少了,开始的时候还有六百多,现在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了。
虽然张牛角下达了可以向异人投降的命令,但是张牛角自己却是不打算投降的,因为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作为一方的渠帅,虽然是副帅,但是好歹也是一方主帅,又是大贤良师张角的义子,投降这两个字似乎有些担当不起啊!
张牛角宁愿自己战死,也算是轰轰烈烈的一条好汉了,或许算不上英雄,但是勉强也能留下一个悲壮的故事吧,若是投降了,那算什么啊?
远处传来了隐隐的震动,这是大队骑兵就快出现的迹象,张牛角左右一看,不远处的一队火把显示,那里有一队异人的部队,异人部队非常好识别,因为他们的火把特别的明亮,远远的就能看见,而且发出的光线偏白,不像原住民的火把的光线是偏黄的。
咬了咬牙,张牛角向着那队看上去规模不小的异人部队冲去。
战场很快拉开,张牛角一边让战士们布阵,一边侧头看去,远处隐约的出现了一些骑兵的身影,但是数量似乎并不是很多,只是距离太远,在rì出前的黑暗中根本就看不清楚,还是借助他们手中的火把。才看了个大概。
不过,那边来了多少骑兵尚且不知道,但是眼前的异人部队,却是不下两千的步兵,看上去,这一关自己都不容易过啊!
虽说异人的战力会比较差,但是两千人的部队。至少有十名以上的异人将领,加上十倍的部队。里面还有超过一千名弓弩手,自己的这边虽然是全能型的亲卫,但是十比一,未必就能占到便宜啊。
“出盾,准备冲阵!”张牛角还是选择混战,首先混战等于废掉了对方超过一千的弩兵的作用,剩下的不到一千的刀盾和长枪兵跟自己的比例就降低到而了五比一。其次,近战自己对部队的加成才能充分的发挥。
但是近战也有不利的地方,对方的将领可以充分的施展武将技,如果他们将武将技对准自己的卫队,那就麻烦了。
即使如此,张牛角还是选择近战,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咦,这个似乎是个将领啊!”
“不会是传说中的大BOSS吧?”
“有可能,刚才在行会的通信中不是说有人碰到了一个五阶强将么。说不定就是眼前这位,我想这个战场上应该没有几个五阶强将吧?”
“嘿嘿,那我们的运气可真好!抓住了如果能迫降......”
“呵呵,先抓住了再说吧,雁还没打下来就想着怎么吃,切!”
“呃,布阵!刀盾在前,长枪其次。弩兵靠后二十步组横阵。一会接战的时候,各位将技能都扔到对方的士兵身上,别浪费在那将领身上。另外,主意别给对方近身了。对上这种阶位的强将,一招就秒了。”
“知道了!”
顶着密集的箭雨,张牛角带着自己的两百亲卫冲了上来,竟然没有一个人倒下,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对方的弓弩兵太菜,张牛角庆幸不已。
‘轰!’双方的阵型狠狠的撞到了一起,张牛角的亲卫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自然知道如何避开对方的长枪攒刺,其实这种排列在刀盾兵身后的阵型,并不适合密集枪阵,所以反而比较好防御,这不得不说是异人经验太少了。
对方都没有弓弩手,刀盾兵应该在长枪兵身后或者两翼,当长枪兵接战之后,控制住对方的距离,然后由刀盾兵前冲,或者由身后的弩兵自〗由shè击效果会好得多。
双方一接战,各自的属xìng差异就表现出来了,张牛角的部队本身就是jīng锐,加上将领的加成优势,顿时将异人的部队剁翻了一片。
“快放武将技,弩兵自〗由shè击!”异人指挥官见势不妙,立刻改变了战术,还好,这次的决定是对的。
张牛角心里暗叹了一声,不得不留出心神来注意偷袭的弩箭,一手盾一手刀,攻击力自然下降了不少,更要命是,那些异人武将正在将武将技和战技,不断的倾泻在自己的卫兵身上。
这些卫兵对阵普通的部队,自然是占据着优势,但是对上武将技,基本上都挡不住两个技能,眼看着自己的这边的士兵不断的倒下,虽然对方的士兵也在急剧的减少,但是这还不够,张牛角的眼睛有些发红,不断的砍翻挡在自己面前的敌军,想要向那些异人将领靠近,不斩杀掉这几个异人将领,今天这场战斗多数是赢不了的。
可惜,他这个想法异人将领岂会看不出来,放风筝战术是每一个异人必会的战术,不断的指挥自己的士兵上前堵路,这些异人也不断的转移位置,手上则不停的施放技能和战技,将一个个的黄巾军放倒。
张牛角目呲yù裂,虽然他仿如疯虎一样的疯狂砍杀,但是敌军仿佛无穷无尽一样,不断的汹涌而来,将他淹没在人海之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的倒在自己的面前,看到他们那平静的面容,张牛角心里充满了恨,满得在心里已经装不下了,逸散了出来,散发在他的身边,那种疯狂决绝的气势,让周围的几个异人心里也暗暗的有些恐惧。
张牛角的短刀横扫,一个横断的技能使出,眼前的盾裂刀断,鲜血四溅,甚至喷到了他的脸上,灼热的鲜血让他有些混乱的心神一醒。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很空旷。
张牛角惶然四顾,身边的兄弟们都倒在了地上,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最后一名兄弟也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再看看前面,敌军的弩兵已经退到了四五十步之外。那些异人更是躲在弩兵阵后面。
而异人那将近一千的长枪和刀盾兵,此刻都已经倒在了自己的脚下。甚至张牛角能感觉到,靴子底下温热的血流!
“啊!......”
张牛角仰天大吼!然后猛地向着不远处的弩兵阵冲去,以一敌千!
将手里扎满了箭矢的盾牌砸进弩兵阵里,几个倒霉的弩兵被砸的额崩脑裂,张牛角的四肢上也扎上不少的箭矢,但是张牛角完全不予理会,而是一头撞进了弩兵阵中。手里的刀化作银sè的蛟龙,掀起漫天的浪huā,血sè的浪huā!敌人的惨叫声是如此的动听,敌人惊骇yù死的眼神是如此的迷人。
张牛角觉得自己疯魔了,自己的心似乎也裂成了两半。一半在享受着杀戮的快感,疯狂的挥舞着手里已经不再锋利的利刃,哈哈大笑着砍杀着,吞噬着腥咸的鲜血;另一半却仿佛在半空之中,冷冷的注视着下面的一切,看着这疯狂而又荒谬的杀戮。指挥着那疯子前进的方向,始终让他处在人群深处,免除了被弩箭shè杀的下场,并且在不断的向着那些异人将领推进,直到透阵而出。
张牛角嘶吼了一声,疯狂的向异人将领冲去,但是异人将领却是骑在马上的,张牛角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原来这些异人将领是故意引诱自己出阵的,为的是让后面的弩兵来shè杀自己。
张牛角挥刀挡开一个武将技,猛地回身。再次冲入了弩兵阵,这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或者只有先杀光这些弩兵,张牛角才有机会杀掉那些异人将领,问题是,张牛角已经战斗了一夜,还有多少体力和jīng力呢?
正当几个异人玩家松了口气,准备慢慢的磨死张牛角的时候,一队骑兵忽然冲进了战场,二话不说直朝着异人将领奔来。
“我靠!中立部队,是佣兵!来摘桃子,我〗rì啊!”
“攻击啊!说那么多废话有屁用!”
来者都是弓骑兵,一看他们的打扮就知道是羌族的佣兵,四五百佣兵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还都是骑兵,绝对是压垮了骆驼的那座大山!
只是一转眼,那几个经历了大悲大喜的可怜玩家就倒在了佣兵的弯刀之下,然后佣兵们迅速的绞杀了残余的弩兵,张牛角没有受到攻击,对方也远远的停在数十步之外,防止发生意外,一名似乎是头领的骑兵出阵,扬手扔来一块木牌。
张牛角看着自己脚下的那块木牌,很熟悉、很亲切!那是在西安平受训的时候,每一个人身上携带的身份号牌,这些人是方志文雇请的。
张牛角的眼睛顿时模糊了,回头茫然的看了看自己倒在血海之中的兄弟们,颓然的扔下了手里的短刀,双膝跪在地上,向着他的兄弟们匍匐下去,半晌才抬起头来,扭头看向那些佣兵道:“我投降!”
“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上马吧,跟我们走!”
战场很快就解除了,这群佣兵立刻向着西北方向脱离战区,幸好他们有中立的身份,所以在这个战区里,交战的双方都不大愿意与中立的他们交战,因为没有利益,而且张牛角被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别人也没有发现这个队伍里有什么不同,还以为就是来战场上捡便宜的佣兵队,所以在黎明的时候,他们顺利的回到了扶柳城。
张牛角举目向东南望去,温暖的阳光正从东方撒来,氤氲的雾气弥漫在大地上,在那片被阳光和满是血腥气味的轻雾覆盖的地方,有多少兄弟永眠了!?
第三百八十八章让广平成为流血之地
【感谢‘chennnnn’和‘幽灵魔曲’大大的慷慨、持续的打赏,真是让人感动的读者,谢谢了!】
当张牛角与周仓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安国城里的军营。
张牛角神情很平淡,没有那种经历了生死之后与兄弟相会的激动,仿佛平rì的见面一样的平淡,周仓倒是显得特别的激动,方志文觉得这两个人的情绪很有意思,特别是张牛角,仿佛大彻大悟的得道高僧一样,说不定,会是华夏第一高僧。
周仓用力的在张牛角肩膀上锤了一拳,张牛角温和的笑了笑,上上下下的打量这周仓,用略微有些嘶哑的嗓音道:“还活着啊!不错。”
“牛角兄弟,我没带好我的部队,他们被打散了,半路上碰上了高干那狗贼的骑兵,虽然我们也反伏击了他的部队,但是我的部队只剩下了不到一万,后来还是甄翔将军赶到救了我们,你呢?”
周仓真是个棒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张牛角嘴角有些抽搐,顿了一下苦笑道:“我不知道,我下令让他们分散突围各自为战,最后如何我不知道,我的亲卫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
周仓无语!
看着周仓尴尬的样子,张牛角拍了拍他的肩膀,反而在安慰周仓,侧头看了看在一旁看热闹的方志文与好奇的太史昭蓉和甄翔,略微苦涩的笑道:“不论如何,都过去了!他们不能再活过来,而且他们是求仁得仁,只不过我们在苟且偷生罢了。”
“牛角兄弟......”
“你们都是军人,应该知道死亡每时每刻的发生在你们的身边,整天的顾虑这些有意思么?走吧,进去说话。”
方志文淡淡的说了一句。将这两人正在进行的感情交流给破坏了,让周仓和张牛角都有些讪讪的,太史昭蓉则觉得有些好笑,甄翔干脆咧着嘴在那里无声的笑着。
这里是安国城的城内驻军营地,永久xìng的建筑,所以这里的设施一应俱全,香香以及参谋部的几个将领已经将小会议室布置好了。新的地图也已经挂了上去。
张牛角一进入这里,有种又回到了西安平训练营的感觉。想起那时候的紧张与快乐,还有那些袍泽,现在有些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不由得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随即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多愁善感了,又不是那些酸气十足的文人,自己可是厮杀汉啊!整天吱吱歪歪的跟个酸文人似的。倒真是有些可笑了。
张牛角想通了这些,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膛,不管生与死,这条路都是大家自己选的,他们确实是求仁得仁,自己更应该坚定的走下去,去替他们看看,他们所期待的太平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方志文侧头看了张牛角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让大家各自坐好。才对站在地图边上的香香道:“香香,开始吧。”
“好!各位,现在大家看到的是最新的冀州战局的态势图,信都易手之后,黄巾军在安平郡已经完全没有成建制的部队,黄巾军在东线的部队已经全线回收到廮陶一线,我们参谋部分析后认为,东线的官军很可能在随后展开围攻廮陶的军事行动。北线。由于刘虞的部队进展缓慢,并州军也迟迟没有南下,因此上曲阳的防线顺利完成应该没有问题。至于中山郡的卢奴,嘻嘻。自然也是很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步的防御设施建设了。所以,随着巨鹿防线的完成,黄巾军的第一防线已经基本上全部完成了。”
香香的细木棒一转,将大家的视线都牵引了过去。
“而在广平城,卢植的战略是稳扎稳打的囚笼战术,试图用堡垒据点将广平、曲周从巨鹿的保护之下割裂出去,当然,这个计划看起来很不错,但是至今还没有完成,这显然需要时间。从整个战略态势上看,官军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对黄巾军的四面围困,接下来,就是打持久战的阶段了,看看谁先承受不住。”
香香说完,冲着哥哥得意的笑了笑,放下细木棒,笑呵呵的跑到哥哥身边坐了下来,带着一股清新的香风。
方志文赞赏的给了香香一个笑容,然后转向张牛角。
“知道我为什么要花费那么大的功夫救你们出来么?”
张牛角点头又摇头,周仓则用力的点头,方志文看得好笑,指着周仓问道:“周仓你知道?那说说我为何要救你?”
“方大人是看在往rì的情分上呗,方大人是一个好人。”
“嘻嘻,哥哥又有一个好人卡了。”香香轻声的笑道。
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不与这个有点一根筋的家伙计较。
“张牛角,你说呢?”
“大人自然是不希望我黄巾军损失过大,失去了与官军周旋的能力,但是,救我们几个人有什么用呢?”
“妄自菲薄了!你太小看了将领的作用,所谓的一将无能害死三军,如果这一个将换成是有能力的呢?”
张牛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周仓则傻乎乎的看这方志文,表情很奇怪,方志文没有理会他,而是接着说道:“现在冀州的整个战略态势很明显,就是官军进攻,黄巾军防御,守住了,黄巾军的局面就会好一点,守不住,那就不用说了,将来只会更艰苦。再来看具体的战术层面,北线不必说了,不管是吕布,还是我这里,都有足够的能力将黄巾军压制在城里不敢东进,却没有办法强攻坚城,这样我们算是攻城不足,但是防御有余吧,所以整个北线黄巾军是比较轻松的。再看东线,刚刚结束了信都大战之后,袁家需要修整以及调整部队,随后在廮陶展开的攻势,应该不会强攻,这对袁家没有好处,他们现在要忙着回身整理自己的地盘。所以廮陶那里。最多还是一个对峙的局面,更多的战斗应该在异人之间展开。”
张牛角点了点头,随着方志文的解说,未来一段时间的整个战场态势变得非常明了,不用方志文提醒,张牛角已经将目光聚集在了广平。
“接着看看南线,广平、曲周、巨鹿。这个大战场成了双方第一阶段的胜负手,这里必须有一个结果。所以双方都会在这里越来越多的投入兵力,甚至连我跟吕奉先都有可能南下助战,可以预见,广平将会有一场空前的大战。但是,现在广平、曲周的守将,显然没有担负这个大战的能力,至于你们的大贤良师。现在要坐镇巨鹿,张宝在北线,张梁经营太行,黄巾军前线无人!所以,你们,包括在安平打剩下来的jīng兵,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未来广平大战的胜负至关重要,甚至对黄巾军的未来至关重要,明白了么?”
张牛角神sè复杂的看了看方志文。这个是敌人么?如果此人真的下决心与黄巾军为敌,黄巾军能挡住此人么?如果在南线大战的时候,他整合北线的部队强攻,张牛角几乎能肯定,黄巾军苦心经营的防线根本就守不住。
不过也许正如方志文自己所说的,他根本就没有全力进攻的理由,黄巾军的存在才是对他最有利的,也对吕布有利。甚至是对袁家、对韩馥有利,养贼以自重!黄巾军也就只有做那个‘贼’的能耐,看看这些官军中层出不穷的人才就知道了。黄巾军所要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的虎狼之敌啊!
“大人。您刚才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说黄巾军在广平打得非常不好?”
张牛角实际上是不知道广平战事进行的情况的,黄巾军内部没有军情通报制度,这些东西张牛角自然是不会知道的,在信都时,关于广平的消息更多是通过异人取得的,都是些不大可靠的说法。
香香笑了笑,跳起来到地图前面,将地图翻了一页过去,下面的地图显示的正是广平战役的详细态势图。
香香先详细的讲解了广平战役的准备和展开,以及到现在的发展情况,让张牛角对此有了一个深刻清晰的认识。
张牛角心里有些发苦,驻守广平的,是张角的爱将程远志、邓茂,曲周的是张宝的爱将高升和严政,从刚才香香的解说中,张牛角很清楚的看到,这四名将领,基本上就是没有作为,只是开始的时候傻乎乎的自以为是的偷袭了一次,然后就缩着脑袋做乌龟,这叫将领?这连土匪头子都不如!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作为巨鹿屏障的广平,就会被轻易的割裂开来,不但会失去大批的黄巾军将士,更会对巨鹿的守军士气造成严重的打击,而一旦巨鹿有失,对于整个黄巾军的事业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
正如刚才方志文所说,广平之战乃是第一阶段的胜负手,而第一阶段的战争结果,却是黄巾事业的胜负手,绝对不容有失,为了这些,他们才愿意在信都城里慷慨赴死,而在广平,这些无能的将领却在不作为的看着失败一步步的逼近,将黄巾事业,将黄巾军数百万将士民众,推向毁灭的深渊,这绝对不行!
“大人!请让我们立刻回巨鹿,广平不容有失!”
张牛角挺直了身体,这一刻,他仿佛觉得身上又重新充满了力量,有一股火正在胸中燃烧,他想要去战斗。
“好,整顿一下部队你们就出发,军械补给我会给你们配齐,不过,带个话给你们大贤良师,这些费用要记在他的账上,还有,让他赶紧将那个笨蛋程远志给撤下来,广平一失巨鹿四面开阔无险可守,如果不在广平将官军的战斗意志彻底打掉,巨鹿是十分危险的,他不想失败的话,就用褚飞燕和你为将。”
第三百八十九章广平换将
“昭蓉,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何要帮助黄巾军的人?”方志文让其他人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他则继续呆在小会议里面看着地图发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太史昭蓉刚刚换了茶叶,就站在方志文身边一起看着地图,其实是在偷眼看着方志文。
“啊?没......有点,蓉儿觉得,觉得有些奇怪,志文哥哥你帮助黄巾军,不是会造成更长时间的战乱么?”
“呵呵,昭蓉觉得我是一个坏人么?”
“不,不是的,志文哥哥当然是好人了!”太史昭蓉即使有些困惑,但是却绝对不会认为方志文这么做是处于什么邪恶卑鄙的目的。
“嗯,昭蓉相信我,我很高兴,战乱!战乱有时候是无法避免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我都是为了战乱而生的,所以,要透过战乱的表象,看到更真实的东西。”
“表象?为战乱而生?”太史昭蓉心里糊涂了,同时,她也注意到了方志文所说的‘你我’,将她与方志文相提并论的放在一起,太史昭蓉心里有种喝了蜜糖的感觉,不过为何是为了战乱而生呢?好难明白!难道是只有战乱自己的一身武艺才有用途?
“呵呵,想不明白不要紧,慢慢的去想,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然后就会发现真相了,生活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与自己的亲……方志文说到这里,看这眼前这个略带羞涩笑容的美丽女孩,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小妻子,心里一阵柔软,忽然有种想要回密云的想法……主公,广平之战只会越打越大,按照卢植的战略,他需要更多的部队。所以迟早会让主公,以及在北线无所作为的吕布,还有正在迫不及待整军南下的公孙瓒去助战的,唯一比较不好预测的是,卢植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呆多久?”
田丰一边给自己倒上新茶,一边对着对面的方志文说道,方志文点了点头。眼神里一片激赏,田丰不愧是八阶的谋主。居然预测到了卢植不能在这个位置上做多久。
作为后世的灵魂穿越者,方志文自然是知道的,卢植其实没有干多久就被撤掉了,而且是押解回京待审,罪名是不作为。
在历史剧情中,卢植下台的原因是因为不肯行贿宦官,受宦官陷害而被革职查办。但是在方志文看来,卢植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悲剧,因为他就是一个临时工!
为何是临时工呢?因为他是中立派,所以最容易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得到双方的认可,当然,认可并且任命之后,双方都会出尽办法去拉拢他的,问题是,卢植是一个坚定的中立派,于是。他就该滚蛋了。
但是,田丰又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元皓,为何你觉得卢植干不长呢?难道他做得不够好么?”
“主公是明知故问吧,想考考我?”
“呵呵,你就当是吧!”
“那我就说说,卢植的问题在于没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