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0部分


白馨予这才仔细的看了看林雪音,这一看不得了,她发现林雪音身上的气质不一样了,原本那种凌厉冷艳的气质,现在居然变得温润如玉,高贵而内敛,简直有些像林妈妈那个大作家的气质了,不得了!
“啊呀!我才发现,雪音你不同了啊!”
“嘿嘿,我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就是那个!”
林雪音得意的指着墙上的字幅,当她去求爷爷写这两个字的时候,爷爷也曾问过她,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么?林雪音便将她与方志文之间的故事一学,林爷爷顿时开怀大笑,直说‘吾有麟儿,吾有麟儿!’,于是下笔如有神的写就了这两个字,连爷爷自己都觉得,这是巅峰之作了。更有趣的是,爷爷得知了这是游戏里发生的事情,居然动了玩游戏的念头,昨晚他就利用睡眠时间开始游戏了。
白馨予看看那沉稳如山的字,又看看温润如玉的雪音,只是觉得这字跟这人有些神秘的相像,但是真要说出些什么她又不明白了。
“不懂!说说到底是想明白了什么?”
“就是想明白了这两个字啊!你这么聪明,会不明白?那是你没有切身体会,所以我说了你也不明白,等你自己感受到了,自然也就明白了。”
“绕口令啊!”白馨予翻了个白眼,不满的斜了林雪音一眼。
“呵呵,就算是吧,老大你大驾光临到底有什么事情?”
林雪音耸了耸肩,也不解释,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端起热茶喝了一口,似乎想起而来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惬意的呼了口气。
白馨予奇怪的看了看有些古怪的林雪音,在她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撑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说,一边玩味的看着林雪音。
“没啥事,就是来了解一下你那里的情况,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这段时间我的精力都花在南方了,北边辛苦你了。”
林雪音摆了摆手,说到工作,她的表情认真了起来。
“这么客气干吗,我这不是帮你们培养感情么,我这里没问题,周边的村镇已经被我们打服了,压制住一定范围内的力量就可以,毕竟我们不走王霸路线,渔阳郡的玩家是知道的,上次擎天的事情,显然是另有缘故的。”
“我明白,那家风投做这种事情是想要插手红颜的运营,想大他们的心,等着吧,我已经在给他们找了麻烦,嘿嘿!”
白馨予握了握小拳头,一副小恶魔的样子,林雪音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这位的恶魔指数可是爆棚的,惹上她等于没完没了的麻烦。
“擎天那边呢?”
“他们已经声明了,这是生意并非恩怨。”
“那就好,行了,你还是去帮你家那位吧,我这里你放心好了,现在二级镇也升了,三级短期内是不可能的,资源上也不需要再大量的投入,只要我这里的手下能做好日常任务就没问题了,而且现在也能接点业务了,既能改变只进不出的局面,又能练练兵。”
林雪音想了想,自己这边是没有问题的,基本上算是进入了正轨。
“官职的问题呢?”
“等剧情任务呗,还能怎样?上次的剧情任务能升到军候已经是很厉害了,集合了大家的功勋才做到的。”
“是不错了,剑飞那边才伯长,所以他最近都不怎么下线,你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不,不是我给他的压力,是他自己给自己的,你要多劝劝他,所谓的刚则易折。”
林雪音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打马虎,她不想白馨予为此误会自己,老实说,她是不大喜欢那个男人的,说是好强,其实是小气吧!也不知道白馨予到底看上了他什么地方,可能就是嘴巴子利索,女人其实都是好哄的动物。
“哎,我也知道,可他不听,你知道他实在太好强了,其实…算了不说他,一说他心里就来气,说说你吧,林妈妈可是一直拜托我呢,说她想要抱外孙啊!”
“切,那也要有合适的啊!”
“你这一天都呆在游戏里,到哪里去找合适的?”
“游戏里找呗!嘻嘻”
林雪音半真半假的说道,眼神里闪过一丝慧黠的笑意,脸颊上微微有些红晕。
“游戏里找?嗯,倒也不是不行,我就让他们在游戏里去你那相亲。”
“没问题,尽管来吧,不过先说好了,到时候不要觉得没面子啊!我眼光可是很高的。”
“哎,你说我们在游戏里开个红娘公司怎么样,听说游戏里可以那啥的,这样试婚岂不是很方便?”
“咦!果然好商业头脑啊!同意,反正小悦正闲着没事做,这个游戏收集资料的事情她是不行了,我们的资料主要都是购买的,正好发挥她的特长,让她去主持这个公司。”
林雪音在桌子上轻轻的一拍,赞叹的说道,这白馨予的脑袋对赚钱的事敏感性极高,而她本人却并非为了赚钱而赚钱,她很认真的将每一件事情当作事业、当作理想来做,让大家都能享受到全情投入一件事的快乐和感动。
在她的手里,商业和事业已经是一种境界,所以林雪音才服她。
只可惜一到了那个什么剑飞的面前,她就智商归零,林雪音实在是对他们两个没话说,但是说实话,她是不看好这两个人的未来的,所以不时给白馨予打预防针,生怕她到时候伤得太厉害。
“好,就这么办了!”
“诶,不过这回不能再引进风投了,太讨厌了!”
“知道了,大小姐,您就擎好吧!”
看着白馨予摇曳生姿的走了出去,林雪音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对于业务二部,她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这个二部的人几乎都是那什么剑飞招来的,根本就不摸底,所以,林雪音在上次的事情发生后,已经将自己的业务一部重新的敲打了一番。
“小文,公司准备组建第四业务部,我推荐你去哪里做一把手,别的我不多说,就是要提防着二部的人,我总觉得二部不靠谱,万一将来红颜出问题,就必须靠一部和将来的四部来支撑场面,我这么说你明白么?”
“我明白,雪音姐。”
“很好,将四部打造成一个团结的部门,先不管业务如何,人首先要可靠。”
“我知道了。”
“很好,努力吧,争取明年进董事会。”
【我发现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求票!记得有位先贤说过‘票不求是不会自己来的!’精辟!精辟啊!呵呵,想起来就说说,各位想起来就记得投票,先谢谢啦!】
第三十五章大好河山
在蓟县拜见了刘虞,意外的发现,这刘虞似乎不但没有责怪他跟公孙瓒走得太近,反而对他热情有加,方志文想了好一会才明白,这公孙瓒能做戏给刘虞看,刘虞这老狐狸难道就不会做戏给公孙瓒看?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虽然刘虞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方志文,不要擅启边衅,如果惹毛了乌桓和鲜卑,定然不会轻饶方志文,但是弄明白了事情的缘由,方志文立刻开始哭穷,方志文的解释是因为穷给闹的,密云塞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所以才将主意打到了塞外胡族身上,并非是一定要挑起什么之类的。
刘虞倒也是明白人,只是严厉的警告他不要漏了身份,否则一旦塞外的种族追究起来,刘虞是不会承认密云塞的官方身份的,方志文这才明白,刘虞也不是什么天生的善人,他之所以对外族怀柔,纯粹是政治路线使然,至于外族的生死他才不管呢,只要不闹事老老实实的放牛养羊,刘虞能安稳的做他的刺史他就高兴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方志文感慨不已,这史书确实容易误导人啊!也是,史书都是文人写的,文人最喜欢夸大纹饰,就连号称最客观的史记里面都有不少文美臧否,何论其他!?
既然刘虞等于是默认了他的掳掠行为,方志文立刻向他解释了巴结公孙瓒的缘由,因为没有特殊人才支持,所以找公孙瓒不过是去讨人的,刘虞不置可否,不过最后还是赞助了一名没什么名气的学者,而方志文是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心态行事的,立刻就笑纳了。
第二天,方志文写信让田畴派个伯长过来蓟县接人,并且要使用这名学者建立第二间书院,而这间书院不再采用选拔入学的方式,改为自愿入学,希望能培养出更多的有潜力的领民来。
而方志文办好了这些,就出了蓟县一路向东,他想去看看,那曾经属于大汉的疆土。
…………………………………
幽州的面积实际上是很大的,最东边的乐浪郡即是今天的北朝鲜,祖宗基业啊,现在都丢了!
一路东来,方志文饱览了大汉壮丽的河山,也看到了幽州的满目疮痍,虽然生存条件相当的恶劣,但是汉人开拓的精神还是十分让人感动的,最有开拓精神的当然是玩家了。
就算在环境最为严峻的辽东、乐浪、玄菟和昌黎四郡,玩家的身影也绝不会少见,只是到处都可以看到被攻破的玩家村庄,倒是让人心中恻然。
这四郡不但要承受乌桓、东鲜卑的马蚤扰掠夺,还有从高句丽、夫余甚至辰韩、马韩越境而来的强盗,可以说这里的强盗比老百姓还要多,甚至可以用密密麻麻麻来形容,即使走在大道上,也随时能碰到剪径的强人,方志文这一路走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战斗。
即使这样的环境里,系统城市还是安稳如山,玩家的村镇也比比皆是,虽然周边环境恶劣让玩家的发展受到很大的限制,但是毕竟还是能发展的,而且这里玩家之间的气氛比较好一些,毕竟在这个环境下团结比内讧要更容易生存下去。
‘招降’这个技能虽然不时绝无仅有,但是也绝对是稀有级别的技能,有这种技能的话,在这里应该会混得比较舒服,别的不说,光是出售兵员,就能赚的盆满钵满,所以方志文看到在乐浪郡城兵营外面热闹的兵员交易场,就能猜到,这里应该有一些具有招降技能的玩家,在这样的环境里,拥有这种技能的玩家,才有发展壮大的机会,问题是这里的历史名将等于零,即使能培养出个别的名将,但是文吏呢?内政将领呢?
所以说穿了,这几个形势比较恶劣的郡,发展的主要瓶颈就是人才,如果不是这样,当初方志文叛离的时候,他就会选择乐浪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山贼乐园了。
方志文一直放马走到了乐浪的东边沿海,如愿以偿的看了一回日出,然后才拨转马头开始回程,而这个时候,已经是光和二年的春末了,北疆的四月,大地也终于变成的绿色的。
方志文不紧不慢的向回走着,只要能赶上五月份的南匈奴叛乱就行了,他相信,这个南匈奴一乱,乌桓和鲜卑人是不可能老实的,如果换成是他来主持乌桓,一定会趁玩家和大汉将目光聚集在南匈奴的时候,南下收复右北平,要知道,一旦右北平被完全占据,则辽西、辽东、玄菟、昌黎和乐浪的形势就会进一步恶化,换而言之,外族的形势就会大好。
当然,刘虞和公孙瓒也一样能看到这个情况,不过还没等公孙瓒下手,刘虞就一纸调令将公孙瓒给调到辽东郡,而渔阳太守张纯,则还要过些日子才能到任,刘虞这一手绝对是借刀杀人啊!什么谦厚君子,狗屁!
方志文能想像得到公孙瓒此时的样子,不过这样也好,到了辽东郡,公孙瓒再无掣肘,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同时也能壮大自己的实力和影响力,这世事就是如此,福祸相依啊,想要得到什么,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
………………………………
“主公,前面二十里外有战场。”
其实方志文早就通过金鹰的眼睛看到了战场,这应该是玩家之间的攻伐,所以他完全不感兴趣,至于谁死谁胜,他一点都不在乎,也没有必要在乎,但是,在守城的人里面,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才专门调整了方向,奔着这位于辽东西北的玩家领地而来。
二十里的距离说长不长,但是说短它也不短,等方志文带着自己的两百亲兵到达了战场的时候,攻防战已经结束了,攻击方顺利的摧毁了被攻击的村庄,此刻正准备将抢到的资源和人口打包带走,而另一部分人,则正在追踪着一支不足百人的小部队,应该是从村庄里逃走的领主,当然,方志文的熟人也在那里。
有了金鹰的小雷达帮助,方志文赶在双方拉开战场的时候赶到了,追击方由五名玩家组队,四百多骑兵,被追击的是两个女孩,一个是方志文认识的谢淑雯,另一个则是一个怎么看应该都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混进领主行列的,要知道,不到十八岁是不能申请成为领主的。
突然闯进战场的两百骑兵将正准备冲锋的玩家给震住了,双方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这个以第三方身份出现的人物。
“你们是什么人,斧头帮的人办事,请无关者离开!”
“结束战斗,你们,滚!”
方志文驱马向前,身后的两百骑兵默默的朝着双方的中点走去,散发着摄人的煞气,方志文冷冷的随口说道,语气里一点感情都没有,这是标准的NPC用语。
“官军?我操,怎么会有官军出现在这里,辽东郡的守军么?”
“不知道啊,不过官军可以以第三方身份调停玩家之间的战争,这点倒是有规定的。”
“怎么办,撤?还是连这些官军一起做了?”
“混蛋,做了官军就是反贼了,被系统一通缉,我们就成了众矢之的。”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撤了,多没面子!草!”
“反正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两个丫头就算了,撤!不过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一会将周围的野怪都引过来,嘿嘿…”
“没问题,就算掉一级也无所谓,一定要出了这口气。”
“撤吧!”
战场很快就解除了,方志文可不相信这些玩家这么老实,不过自己有金鹰这个小雷达,不怕他们搞鬼。
“谢姑娘,一向可好?”
“方志文?!真的是你啊!太好了,谢谢你啊!”
“嗯,你们赶快走吧,我看那些人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
谢淑雯又仔细的看了看方志文,才转脸看着身边那个小姑娘,这真的是小姑娘,离近了,方志文才发现,那小姑娘的年龄绝对不到十八岁,最多十三四的样子。
“香香,跟我走吧,他们说不定还会来的,反正你的村子也毁了,重新向系统申请吧。”
“呜呜……不要,我要回去,方奶奶呢?小羊呢?段大哥呢?我要去找他们……呜呜。”
谁知道谢淑雯这么一说,那小姑娘忽然咧开嘴大哭了起来,嘴里唠唠叨叨的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那凄切的样子,真是闻者伤心。
谢淑雯将自己的马靠上前去,有些为难的说道:“香香,那些都是NPC而已,而且还是没有什么AI的NPC,他们会被刷新的,又不是真的死了。”
说完,有些歉意的看了看方志文,见方志文没什么反应,这才松了口气。
“你骗人!他们都是人,他们都对香香很好,我才不要自己逃走,我要去找他们。”
“可…这……”
“你走吧,雇佣协议是保护村庄,不论成败,现在村庄没有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你别管我了,我要去找他们……”
说完,小姑娘双脚用力在马腹上一磕,马儿嘀嗒嘀嗒的跑了起来,谢淑雯犹豫了一下,正要催马去追,方志文却一伸手将她给拦住了,谢淑雯不解的看向方志文。
“你先回去吧,带个话给李雪音,告诉她不要去并州,右北平会有大战,去吧,这里交给我。”
谢淑雯深深的看了方志文一眼,点了点头,拨转马头带着剩余的骑兵,飞奔而去。
【首先,容我先向‘时光之主’和‘irreversible’道谢,感谢他们慷慨的打赏。‘凤奕’大大提出NPC能不能拉属性单的问题,我想了很久,还是让NPC有主动看属性菜单的权力,连包裹都有没有理由没有属性菜单啊,公民待遇嘛!呵呵】
第三十六章归途
方志文找到那小姑娘的时候,她正站在村庄的废墟当中,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迹,双手和衣袖都是血红的,四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她就这么站在那里,任凭泪水静静的流淌过白皙稚嫩的脸颊。
“他们怎么了?他们这是怎么了?”
“他们死了,其他的人被抢走了!”
“呜呜,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刚才他们还好好,还在跟我说话呢,刚才还好好的……这是什么游戏啊!我不要玩这种游戏,我不要,啊!!”
小姑娘疯狂的哭喊着,拼命的摇着头,发丝狂乱的舞着,方志文默默的坐在马背上看着,身边的两名属将有些于心不忍,马儿都有些躁动,不安的踢着蹄子。
“这里本来就是一个乱世,玩得就是生存和荣耀,每天面对的都是血与火、生与死,你若是来观光的,那就来错了地方了。”
小姑娘愕然的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那高大的身影,骑在马上能不高大么?
“为什么要打仗?为什么要死啊?”
“因为你保护不了他们,所以他们就死了。”
“因为,因为我没能保护他们?”
“对!你是领主,你没能保护他们,所以他们就死了,就这么简单。”
“原来是因为我没用,是我害死了他们。”
“没错,这个世界不适合你,你还是走吧。”
“不要!你教我,你教我应该如何保护他们。”
“我为什么要教你,我跟你没什么关系。”
“我可以雇佣你,我有钱。”
“可是我不需要钱,你去找别人吧,我想你肯出钱,会有很多人愿意教会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领主的。”
小姑娘不说话,只是固执的看着方志文,方志文摇了摇头:“整队,准备出发。”
“诺!”
小姑娘又掏出马牌,迅速的爬上马背,确实是爬上去的,她个子太小。
方志文偷偷的笑了笑,故意等了她一会,然后才发出了前进的命令。骑兵队保持着匀速前进,小姑娘倒是能跟得上速度,还不至于掉队,但是方志文也不去搭理她,只是在赶路。
不一会,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大队的野怪,在这种地图上,出现的野怪从100到500数量不等,那些玩家引来的都是500一队的大队野怪,在金鹰的视觉中,方志文正看着那些玩家的表演,说到玩家悍不畏死,那不过是一种假象,只因为能够复活而已,要是不能复活的话,玩家的心里比谁都怕死,这些玩家都是些心理极其脆弱的家伙。
“准备战斗,小姑娘,一会跟紧了,掉队的话会被杀死的。”
“哼!”
“转向,退!”
“回射!跟上,自由射击!”
方志文带着亲卫队,先是退了一段距离,等马速跑起来,才开始绕着圈子放风筝,对方队伍里没有武将,即使有也早就被方志文做掉,看起来这五百乌桓游骑很多,不过只两圈,这些家伙就都完蛋了。
“打扫战场,快点!除了箭矢和金银粮食,更换磨损的装备,其他的东西累赘不要。”
一场战斗不过十来分钟,小姑娘惊讶的看到,方志文的部队完全无损的用两百干掉了五百,这让她实在难以理解,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脑子的疑问,但是却不敢问出来。
一下午,方志文带着骑兵队根本就无视那些玩家引来的野怪,保持着直线的方向,遇神杀神遇鬼屠鬼,最后那些玩家只好无奈的放弃了,惹上这么一个NPC实在是不划算,而且自己人引怪不小心掉了级也是要花钱花时间才能练上来的,还得休息一个游戏日才能复活,这不是得不偿失么。
对于方志文和他的部队来说,不眠不休的在马上奔驰,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是对与那个小姑娘来说,这一下午不停的奔跑和战斗,实在是太辛苦了,虽然不用她战斗,但是光是不停的奔跑,就已经够她受的了。
看着在马背上扭来扭去的女孩,方志文撇了撇嘴,这点苦头都吃不了,还是赶紧别玩了,要知道智脑是不会让玩家出现磨破了屁股大腿的情况的,但是同等的疼痛肯定是免不了的,只是这个痛感是可以通过设置来降低的,所以虽然难受,但是也不会不能忍受。
“吃不消了?”方志文不屑的问道。
“很疼!屁股。”
“这么一点疼痛都忍受不了,还说什么要保护别人?”
“我能忍!可是真的很疼。”一边说着,小姑娘的泪水就哗哗的下来了,方志文又撇嘴。
“嗯?听说异人的痛感是可以调节的?”
“啊?真的?我不知道。”小姑娘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无语。
实际上,就算是方志文长时间的骑马战斗也不会完全没有感觉,他一样会感到酸痛,但是只要忍住,补充食物回复精力和体力,就会过去的,但是这个小姑娘没有调节痛感,又没有及时的吃东西,能忍到现在,可真的有些让人吃惊了。
“你不饿么?”
“我身上没有吃的。”
“呃…”方志文彻底无语,这丫头还能更蠢一些么!
伸手从包裹里拿出一个肉饼,塞在女孩的手里,还好这么长时间过去,她手上和身上的污血都已经刷新掉了。
女孩不客气的接过肉饼,大口大口的吃着,方志文又递了水囊过去,小姑娘仰头喝着,水顺着下颚流进了衣领,冰得她一哆嗦,水也差点呛进肺里去,只好拼命的咳嗽,折腾了好一会,小姑娘才吃饱喝足了。
“呢个,我叫严筱湘,别人都叫我香香,其实我一点也不香的。”
“哦。下次打扫战场的时候,自己去找些吃的。”
方志文继续催马前行,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没有金鹰的帮助,方志文也不想赶夜路,万一掉进包围就麻烦了。
不过在扎营之前,四处布置疑兵,然后突然改变了几次方向,方志文一向都是秉承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信念的。
“我们刚才在干什么?为什么总是换方向?”
“摆脱可能存在的追兵,迷惑敌人对我们行进方向的判断。”
“有敌人?在哪里呢?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万一有呢?所以,随时随地做好准备,才是一个优秀将领所应该具备的素质。”
小女孩宁神细想,默默的点了点头。
派出了斥候,营地也立了起来,吃了东西休息了一会,方志文又开始了每日的煅炼,先是骑射,然后是长枪,最后是直刀,段志然和宇文伯颜也一起练着,不过他们在深夜会被系统提醒休息,当然方志文也会收到这个提醒,只是他不予理会罢了。
看着方志文几乎是完全不停的进行着煅炼,小姑娘似乎也若有所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柄环首刀,也学者方志文,有模有样的练了起来,方志文也不出声阻止,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么不停的从黑夜一直练习到白天。
吃了早餐,一行人又开始上路,同样的赶路过程,同样的遭遇战,一天时间就在奔驰和战斗中度过,方志文发现,小姑娘还是没有调节痛感设置,而是一直咬牙坚持着,方志文能从她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手指上看出来,这个丫头真的够狠!
“为什么非要这么坚持?”坐在石头上,方志文吃着肉饼补充体力,刚刚才进行完骑射的训练,小姑娘也站在一边吃着肉饼,显然她的屁股还是很疼的,方志文练了多久,她也一直在坚持着,虽然她的射术真的烂的惨不忍睹。
“你是NPC么?”
“是的,怎么?”
“我喜欢NPC。”
“嗯?”
“我说我喜欢NPC,跟真人比较起来,我更喜欢NPC,因为他们不会骗我,不会嫌弃我。”
“这样啊。”
“嗯,我从小就残疾的,眼睛看不见,自胸口以下都是瘫痪的,你懂么?瘫痪。”
“知道。”方志文的眼神猛地一缩。
“我家里人都不喜欢我,我的亲戚,甚至我父亲,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他们都当我是累赘,只有我妈妈才真心的喜欢我,照顾我,可是我妈妈去年死了。”
小姑娘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默默的吃着肉饼,用力的咀嚼吞咽。
“后来我被送进了疗养院,反正他们也不差这点钱。医生说,我或者可以试试这个游戏,在这游戏里,我可以看见,可以站起来,可以奔跑,于是我求他们特别弄到了这个年纪不可能得到的领主资格,我想要有家人,真正的家人。”
用力的咽下最后一口肉饼,香香用手背蹭掉脸颊上的泪水,摇头看着漫天的星光,幽幽的说道:“可惜,我保护不了他们。”
方志文缓缓的站了起来,从包裹里拿出自己的黑色长枪,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从包裹里又拿出一柄木杆的长枪,抬手扔给香香。
“我想,他们是幸福的,所以即使是死了,他们也是幸福的,因为有人在努力的保护他们,即使并没有保护住。”
香香愣了一下,泪水止不住又涌了出来,看着那正在努力刺击的身影,香香拼命的跑了过去,站在他的身边,用力的刺击,再刺击
方志文带着香香和亲卫,站在古柳镇外围,宁神看了一会,方志文忽然转头看向香香:“你确定要跟着我?那边是古柳镇,上次的谢姑娘就来自那里,你应该跟她们一起,李雪音一定能把你带出来的。”
“李雪音?她是嫂嫂么?”
“呃,不是,她是异人啊。”
“那我要跟着哥哥。”
“我不是你哥哥。”
“你是。”
“那好吧,但是跟着我了,就不能再擅自跟异人联系,做得到么?”
“你是我哥哥,我又不认识他们,干吗要跟他们联系。”
方志文叹了口气,既然她这么坚持那就算了,反正这次回去后不久,密云塞恐怕就要出现在玩家面前了,因为密云塞一定会参加这次的边境大战,这是功勋啊,方志文现在可是官迷来着。
再次看了一眼远方依稀能看到轮廓的古柳镇,方志文一拉缰绳:“走!回家!”
【早上忘了向大家求票,可大家也不能假装忘了啊!太不厚道了!嘿嘿诚挚感谢‘arttp’大大以及‘风花血鱼’大大的慷慨打赏,这个最能激励人心,呵呵。】
第三十七章防御战
“准备得如何了?”李雪音若有所觉的看向远处的地平线,仿佛那里有着吸引她的东西。
“雪音姐,你就那么相信他的话?”方晓梅撅了撅嘴,有些不忿的说道。
“晓梅,这是工作,如果你是经理,那我听你的,可惜你不是,上次的事情我没有说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在自我检讨了,但是,这样的错误以后绝对不能再犯。”
“哦,知道了。”
“晓梅,这里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而是一个世界,我们作为这个世界里的一员,必须要承担责任,跟我们在现实世界一样,绝对不能将这里当作一个简单的游戏来对待。”
“啊?”
看着方晓梅困惑的眼神,李雪音无奈的摇头:“将来你就会懂的,总之,认真的对待每一个人,包括NPC,这是命令,明白?”
“明白了。”
“右北平将有大战,我绝度赞同,公孙瓒被调离渔阳郡,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这个刘虞绝对不是什么谦谦君子,而是要借刀杀人,顺便再给公孙瓒头上扣个擅启边衅的大帽子,死了遗臭万年,胜了也是刘虞的胜利。”
“啊!?”
“搞不明白就去想明白,方志文能看到这一点,你就看不到,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家,啊?”
“呃,哦。”
“去吧,多收购士兵,这次我们要在右北平拿下大大的功勋。”
“是!”
……………………………
北方广大的玩家都很兴奋,永远也不要小看别人,聪明人多得是,许多人都看得出来,即将到来的南匈奴叛乱,将会是北方蛮族南下的一个契机,从幽州到凉州,广阔的边境线上,很可能会拉开长长的战线。
这将会是一场功勋值的盛宴,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连串边境叛乱进行实力提升的准备,但是,如何才能在这场功勋值的盛宴中获取最大的利益,才是精英玩家们,才是各种势力和组织们最为关注的事情。
并州云中郡,凉州北方五郡,幽州的代郡、上谷、渔阳、右北平、昌黎、辽东、玄菟、乐浪都可能形成大战的战场,将自己的兵力配置在哪里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要知道,到了战役开始,再调动军队那可就迟了。
所以,他们必须要在整场战役开始之前,就选择好自己的主战场,而如何正确的选择主战场,那可就见仁见智了。
随着日子越来越接近五月,北方的各个系统城镇都热闹了起来,不断有提前赶路的玩家到达预定的战场,也不断的有各方势力的探子们来往奔驰,搜集着各种各样的情报,从动军队的调动到物资的价格,还有人口的增长变化等等,大家都希望能通过这些不显眼的蛛丝马迹,找到这场大战的布局以及变化规律,以便谋求利益的最大化。
随着战争的逼近,军事物资的价格无疑是要上涨的,根据方志文的指示,田畴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囤积战利品中的军械物资,到了四月份,他见到不断攀高的军械价格,终于对自己主公在商业上的敏感心服口服了,这回密云塞又大赚了一笔,城头上的巨弩有能增加不少了。
另外,田畴还按照主公的要求,利用冬天空闲时间对城塞中的青壮进行弓弩训练,说是将来战争时期将要作为紧急招募的守城兵勇使用,田畴虽然有些奇怪,为何主公坚信密云塞会在不久的将来遭到大规模进攻,但是既然主公交代了,田畴就一定会尽力将事情做到最好。
所以,在主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田畴作为代理一把手还是很忙碌的,不过还好,大概明天主公就能回来了。
…………………………………
“这位是田畴田子泰,我的军司马。”
“田畴!哇!名将哎!哥哥你好厉害,有名将哎!…”
田畴愣愣的看着主公这个不大着调的妹妹,不过,她是在夸自己是没错的,田畴不过才十四岁,自然也是喜欢别人的夸的,‘名将’哎!
“主公,那个,那个,畴真的这么出名?”
“很出名,在异人那里,所以你要小心了,异人可是很喜欢杀名将的。”
“呃!……”
“嘻嘻,放心了田….田司马,我会帮你保密的,放心,呵呵。”
“那畴就多谢大小姐了。”
“叫我香香就可以拉。”
“那怎么行,上下有别,而且主公的妹妹不就是大小姐么?”
“呃,随便你吧,哥哥,我知道你很忙的,我让李大哥带我转转好么。”
“不行,一齐到城主府来开会,你也要参加的。”
“哦。”
到了城主府,一行人等都坐了下来,严筱湘也乖乖的坐在哥哥身边,微微低着头,老实的听着田畴的汇报。
现在密云城塞的总人口大概八万出头,如果战时征兵可以征召将近三万士兵,仓库里军械齐备粮草充足,按照方志文布置的防御作战的构想,将会以城塞来消耗对方,然后用在藏在外围的游骑来马蚤扰和疲惫敌人,积小胜为大胜。
至于具体的作战,必须等到实际发生的时候,根据敌军的数量才能决定战术细节,听取了战争准备和城塞建设的汇报之后,方志文又问了最近军队的情况,还有塞外胡人的东向。
接着下令将慕容方调回,换段子刚去主持黑狐狸山寨,方志文要利用慕容方的稳健来守城,李射虎和李元志则放在城外,李射虎还有个重任,在防御作战开始之后,根据情况设法截断阻滞对方可能出现的粮草补给,另一方面视情况进入草原劫掠乌桓人。
为此,方志文将李射虎任命为左军军候,慕容方为右军军候,部队也立刻开始进行针对性训练,而防守部队,方志文准备完全使用征召的民兵,毕竟自己这里是二级要塞,而且还有大量的巨弩,攻击面又都集中在西面的一段不长的城墙上,至于山脊上的那些城墙,进攻方是不可能集结大兵进攻的。
………………………………………
在密云塞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战争准备的时候,时间很快就进入了五月,正如大家预测的一样,南匈奴反叛很快就演变成了草原胡族对中原汉族的全面进攻,原本在南匈奴的背后就一直有着鲜卑人的身影。
羌人进攻武威,西鲜卑进攻朔方、北地,中部鲜卑和匈奴进攻雁门,乌桓进攻右北平,东部鲜卑进攻辽东,一场浩大的边境战争拉开了帷幕。
密云塞当然也不能幸免,不过让方志文气结的是,智脑你再猥琐也不能在密云塞这里弄出十万乌桓骑兵吧?他们是怎么通过那北方的山林的?他们又怎么可能集结在这么狭窄的山谷里?
好吧,你无耻的将山谷弄宽了许多倍,这咱就不说了,可你将山坡上的树都弄没了,变成乌桓人带着的牛羊的草场,你还能不能更无耻一些啊!
田畴和孙谨看到城塞外面铺天盖地的乌桓人,眼睛里直转螺旋线,而香香则站在方志文身边,一副兴奋和激动的样子,似乎她并不觉得这是必败的一战,在她眼里,自己的哥哥是无敌的。
根据规则,密云塞可以征召两万六千民兵,不过方志文只征召了两万,这些都是经过弓箭训练的青壮,而且,城墙就那么点大,根本就没有必要用那么多人。
方志文很不客气的当着乌桓人的面,在要塞外面的空地上挖陷阱,设置拒马和倒马桩,当然,还有一地的碗口大的小洞,他是打定了主意不让乌桓人的马跑起来,只要马跑不起来,乌桓人的骑射和飞射的威力就发挥不出来,特别是城墙的两侧,这里绝对不能让乌桓人横着跑,这种角度的飞射才是最可怕的,相反,正面的骑射和飞射很容易防御。
因此,方志文将巨弩的射点集中在左右两侧,配合各种陷阱和拒马,完全堵死了乌桓人横向飞射的可能性。
跟方志文一样,那边的楼班也在骂着方志文,这不是密道么,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城塞,虽然这个城塞没有挡路而立,但是谁也不敢将这个城塞完全不理就敢南下,这里绝对能截住他所有的后勤补给,饿也饿死他们这十万人,这个钉子不拔掉,他是绝对不敢南下的。
什么,你说分兵堵着这个城塞然后南下?那么要分多少兵,这个城塞一看就知道是几万人的城塞,能招募数万兵员,留下多少能堵住他们?嗯?
楼班头疼,非常头疼,自己的父亲信重蹋顿,这几乎是族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这次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带领偏师的机会,原本想着到渔阳大闹一场,说不定将渔阳塞也攻陷了,那可就大大的露脸了,如果渔阳塞在乌桓人手里,渔阳就是乌桓人的草场了,到那时,还有谁说自己不如蹋顿?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现在他不得不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密云要塞。
“二….王子!”
楼班非常讨厌这个称呼,蹋顿不过是养子,也要爬到自己的头上做大王子?欺人太甚了,可惜这是父王的决定。
楼班狠狠的瞪了身边的折罗一眼,这家伙打仗是把好手,就是眼力劲不行。
“什么?”
“王子,宜速攻,否则敌人袭扰粮道,后果堪忧。”
“嘶,你是说他们还有游骑在外?”
“肯定的,你忘了去年频遭掳掠的南方部落?”
“哦,原来如此,是他们啊!正好,连上次的仇一起报了,命令,奴兵砍伐树木准备云梯,明日攻城!”
“遵命!”
【先感谢‘穆武岳’、‘时光之主’和‘shuiguokai’的慷慨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