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83部分

遇到的难题与茫然,他并不知道,所以,一切,都得如同法犸所说,真正的必须完全依靠萧炎他自己了
是蜕变?还是沉沦?
虽然萧炎沉默了下来,可比赛的时间,却并未因为他对于比赛的重要性而有所暂停
在不远之处,炎利,小公主,柳翎三人的争夺,也是逐渐进入了白热化,那从药鼎中一缕缕散出来的丹香,也是将观众席上那些原本投注到萧炎身上地目光,拉了过去。
当比赛时间,走完将近大半之时,小公主三人药鼎之中,丹药地雏形,已经逐渐凝固,再过半晌时间,一股浓郁的药香,率先从小公主药鼎中散而出,而闻着这股丹香的浓郁程度,广场上那些还留在石台后的炼药师们,顿时出一阵惊呼:“四品丹药?”
听得周围响起的连片惊呼声,小公主俏脸之上,忍不住的浮现许些得意之色,鼎炉中的丹药,是她唯一有把握炼制的四品丹药,而且还有着一些失败率,不过好在她今天运气不错,竟然一次便是成功,论起运气好,她似乎比萧炎好上不少。
然而惊呼声并未持续多久,另外一旁的柳翎药鼎之中,便是紧接着传出了一股更加浓郁一筹的诱人丹香,两股丹香,从各自药鼎中升腾而出,最后在广场之上互相交融,难分彼此。
然而一些感知力不弱地炼药师,一眼便能从两种丹香中分辩而出,柳翎所炼制的丹药,在品阶之上,要比小公主所炼制的,高上一些
“这家伙”拥有着不错的感知力地小公主,同样是分辨出了两种丹药的优劣高下,当下柳眉一皱,狠狠地剐了正冲着她微笑的柳翎一眼。
“呵呵,月儿,抱歉了,今日就让我领先一筹吧。”对于小公主那郁闷的目光,柳翎对着她拱了拱手,笑眯眯的道。
“两种四品丹药两个小家伙,也还不错啊高台上,感受着小公主与柳翎药鼎中所冒腾而出的丹香,心中沉重的法犸,这才略微好了一点,微微点头,道。
“嘎嘎,两个||乳|臭未干地毛头小子,这个时候竟然便是开始准备庆功了么?是不是太早了点?”怪笑声,忽然在一旁响起,迅速将小公主与柳翎那微怒的目光拉了过去,只见炎利那鼎炉中,火焰正熊熊燃烧着,再过得半晌时间,一股竟然带着淡紫色地香味,犹如烟雾一般,悄然升腾。
“有色丹香?”望着那淡紫色的丹香,广场之上,几乎所有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地炼药师,都是失声叫了出来。
“竟然能够炼制出具有有色丹香的丹药个混蛋,果然是有备而来地啊”法犸脸庞上那刚刚浮现不久的点点笑容,在那淡紫色的丹香之下,瞬间再度阴沉。
“什么是有色丹香?”高台上,海波东瞧得那脸色忽然间变得极为难看的法犸,急忙问道。
“具有颜色的丹香,一般只有五品丹药才会产生,当然,一些位列四品巅峰的丹药,也能产生,看他丹香的浓度,我想,他所炼制的丹药,应该是后”法犸阴沉着脸,缓缓的道:“与他的相比起来,月儿和柳翎所炼制的四品丹药,无疑是要逊色一筹。”
“这次,恐怕输定了
广场之上,小公主与柳翎呆滞的盯着那从炎利药鼎中升腾而出的有色丹香,脸色瞬间变得颓丧与苍白了起来,苦笑着道,在绝对优势面前,任何的辩解,都是显得极为无力。
“那也未必”青年清朗的淡淡笑声,忽然响起。
突如其来的淡笑声,让得小公主与柳翎一愣,旋即豁然转头,只见那本来犹如木桩一般站在石台前的萧炎,不知何时,已经再度抬起了头,那张平日显得颇为冷漠的脸庞,此刻,却是极为罕见的噙着一抹柔和的笑容。
公主两人盯着那微笑的笑容,不知为何,他们有些恍惚的现,现在的萧炎,似乎比先前多出了一点什么,那乎是某种气质与自信的转变吧?
“抱歉了,法犸会长转过身来,萧炎对着高台之上的法犸微微弯身,嘴唇蠕动着,他知道,以后的实力,定然是知道他在说着什么。
“呵呵:回复过来就好啊”望着下方青年脸庞上的柔和笑容,法犸略微一愣,旋即欣慰的点了点头。
轻笑着回转过身,萧炎偏头望着那正阴冷瞥着自己的炎利,微微一笑,对着他竖起大拇指,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拇指翻下!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再度崛起
“嘿。回复了又能怎样?,这仅剩的最后一半时间。难道你就想炼制出超过我鼎中的丹药?哈哈。做事的量力而为啊。否则。徒惹人笑话罢哈哈”冷笑着着萧炎。炎利讽道。
笑了笑。萧炎并未理会他的嘲讽话语。袖袍轻挥。一股劲气将面前石台上的漆黑灰烬吹的开去。手指轻弹纳戒。顿时。一大堆的药材。再度摆满了石台。
身体笔直的站在石台之前。萧炎双手缓缓伸探而出。略微沉寂之后。一丝青色火苗。从他身体之上冒腾了出来。然后附着衣服表面。当第一缕青色火苗出现之后不久。一团团火焰。始接连不断的从萧炎体内涌出。到最后。青色火焰居然完全将萧包裹在了里面。熊熊青色升腾燃烧。之渲染成了一个青色火人。
“这些全部都是异火么?操纵这么多的异火。那需要多庞大的灵魂力量?”广场之上。一众炼药师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几乎变成一个火人的萧炎。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
在萧炎身体上升腾起青火时。那准备收丹的小公主与柳翎。也是被的愣了下来。另外一旁的炎利。虽然脸色控制的极好。不过他那眼皮。却也是在此刻猛跳了起来。他想不明白。在经历了这种打击之后。这位年轻人。为什么还能够发挥出这般让人膛目惊舌的能力
“这个小家伙灵魂力量。似乎比先前强大了很多啊”高台上。法惊诧的望着全身被包在火焰中的炎。欣慰的声音中略微有些艳羡:“他选择了正确的渠道。在压力中。获的了突破这种雄浑的灵魂力量。即使公会中的一些长老。也难以比喻他这次收获不小!”
众所周知。炼药师灵魂力量。并不能主动修炼-只能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变的雄浑。当然。万事无绝对凡事都有着例外。在庞大的斗气大陆之上并不乏一些机缘不错之人。则是能够为好运。而处各种奇异状态中。在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之下运气好的人。便是能获灵魂力量大增的赏。现在萧炎所表现出来的这种。便是与那情况。极为的相似。故而。就是连法犸这种炼丹大师。也忍不住的有些羡慕。
“现在他还有胜利的机会么?”海波东抚着胡须。笑着问道。
“不知道”微微摇了摇头法轻叹道:“是那句话。一切都看岩枭的表现了虽然如今状奇佳。可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这一次。恐怕又是一场险的龙争虎斗了。”
“他要开始炼制”海波微微点了点。望着场中的眼睛忽然一亮。
广场之上全身包裹在火焰之上的萧炎手掌缓缓抬起。一股澎湃的青色火焰从指间处暴涌而出旋灌进药鼎之中。眨眼时间。汹涌的火焰。便是在鼎内翻腾着燃烧了起来。
凝望着药鼎中的火。萧炎手指轻弹。石台之上。几株药材。被他同时使用巧劲扇进了药鼎。顿时。青涌上。将之包而进。然后开始了疯狂的焚烧与提炼
此次萧炎的提炼。明显速度比刚才快上了许多。而且出手间。也再没有了那种畏手畏脚的慎之感。操着异火时。也再无半点迟疑。举手投足间。隐隐有着许些从容不迫的气质。而这种气质。一般只会出现在那些经验极为丰富的炼丹大师身上。比如。法犸
一株株药材被萧炎丢掷而进。然后另外一只手。控制着将鼎中所提炼而出的精华材料。装盛进入玉瓶之中。在这般双手用。灵魂力量开至巅峰的情况下。石台之上所摆放的药材。正在以一个喜人的速度。迅速转换成炼制三纹青灵丹的精华材料
萧炎的再次振作炼丹。无疑是掀起了广场上的一波**。先前因为他的失败。而借机成为无数人寄托于希望的小公主与柳翎。已经因为实力不济。而逊色了炎利一筹。所以。在这种眼睁睁看着对方就欲取的本国冠军之时。原本最负骑王的萧炎的再度崛起。无疑是让的无数观众大松了一口气。因此。那场两边席位上的无数道目光。此时。几乎是全部的射向了广场中被包裹在青色火焰之中的人影。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彻着广场。
“哼”的那些喧闹的欢呼声。炎利阴冷的眸子瞟了萧炎所在的方向一眼。望着他那行云流水般的炼制。眼中终于是掠过了一抹惊异与凝重。从对方忽然变的强大的灵魂力量以及从容的气度上来看。炎利心中清楚。这个年轻人不仅未被这次的失败打击的一蹶不振。反而是在绝的中取的了突破这种心
种定力。实在是些可怕。
“这个家伙果然还是有些子。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个老家伙方才能够调教出这种学生?看他的表现。明显比那古河弟子要优秀许多。嘿。丹王古河之名。也不尽属*。至少在教导学生这一项上。便是远远不如别人”心中冷笑了一声。炎利目光转回了自己那火焰熊熊的药鼎之中。透过药鼎的那透镜面。他能够清的瞧见。那一枚在火焰中滴溜溜旋转的丹药雏形。
“快了快要成功了”望着那即将丹的雏形。利精神为之一振。嫩的面庞上。隐|浮现一抹意。他对自己所炼制的丹药。有着绝对的信心!
被包裹在火焰中的修长双手。不住的在石台上闪移着。而随着双手的快速移动。石台上的药材正在迅速减少着。而在另外一旁。装盛着精华材料的玉瓶。却是越来越多了起。
此时的小公主与柳翎所炼制的丹皆是已经成型。掌一召间。便是将从药鼎中射飞而的丹药装进了玉瓶之中。望着那不断从炎利药鼎中渗透而出的有色丹香。两人都是有些郁闷的低叹了一口气。旋即抬头。将目光也是投注向了萧炎所在的位置。现在。他又成为了那唯一有着许些机会超过炎利的了。
加玛帝国炼药师大会的这次冠军位。究竟花落谁家。便是要看萧炎的发挥了
然而。在所有人都可发现的青色火焰之下。若有人此刻能够看见的话。定然会感觉到目瞪口呆。因为那外界看上去似乎处于巅峰状态的萧炎。此时。却是闭着眸子。微蹙着眉头。看上去犹如是介入了一种似睡似醒的奇异状态之中。
然而虽然眼睛的确闭上了。可在萧炎的感知中。外界的一举一动。却是几乎是比用肉眼看还要更加清晰。药鼎之中。澎湃的灵魂力量。的他甚至能够极为明了的看见药材被火焰焚烧后。逐渐支离破碎。最后在高温中。留下了他所需要的某种精华材料
心中缓缓舒了一口气。萧炎能够感觉到。这一次的炼丹。是他至今为止。在未曾依靠着药半点能力前提下。发挥的最为巅峰与完美的一次。在这状态之下。萧炎甚至有着敢五品炼药师一争高低的豪情。
药鼎中那些被包裹在青色火焰中的药材。几乎是随着萧炎的心意翻转着。异火的温度。在此刻甚至是被他控制的与药方所记载的火候。分毫不;
“提炼完毕”某一刻。石台上的材料终于被再度完全提炼。萧炎那紧闭的眼眸。这才缓缓睁开。身体略微沉寂了瞬间。袖袍猛然挥动。一股劲气将面前的二十多个玉瓶震轰然爆裂。无形劲气。将里面的精华材料吸取而起。然后全部投注进入药鼎之内。火焰立刻再度汹涌
这一次。萧炎的提炼时间。足足比上次缩短了将一半之多
药鼎之中。青火翻腾。二十几种精华材料。在萧炎灵魂力量的寸寸包裹之下。缓缓的融合着。
时间。犹如流水一般。悄悄的从指尖划过。而此时。距离比赛结束时间。已经仅仅只有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另外一边的利。药鼎中所渗透而出的有色丹香。也是越来越浓。显然。他所炼制的丹药。即将要成形了!
“三纹青灵丹。要成功了”
紧盯着场中的法。某一刻。忽低声说了一句不过他的脸庞上。却并未有着轻松的表情。因为他知道。仅仅依靠普通三纹青灵丹。根本不可能胜过炎利!
广场中。青火翻涌的药鼎。忽然猛的一静。一股淡淡丹香。飘散而出。一枚犹如翡翠般的色浑圆丹药。鼎内不断的旋转着。
随着丹药的旋转。那包裹在萧炎身体表面的青色火焰忽然开始了急速搜索。眨眼时间。青色火焰便是犹如潮水一般。退了萧炎体内。而在当鼎内青火也即将全消退之时。萧炎微微嚼动的嘴巴猛的一张。一口紫色火焰。再度狂喷而出。然后灌注进了药鼎之内。
望着那再度喷出紫火的萧炎。法犸的心在这一刻骤然提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萧炎所在的方向。
这一次。若是再失败。冠军之位。则将与萧炎彻底无缘!而届时。炼药师公会的名声。也会因此而大受损害!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紫心破障丹
紫色火焰,猛然间涌灌进入药鼎之中,萧炎的脸色,也是在此刻变得极为凝重,双手迅速再度贴在药鼎火口处,灵魂力量,几乎是丝毫不留的汹涌而出,现在的他,必须能够完美的控制两种火焰间的转换,不然的话,类似上一次的失败,将会再次出现!
而在这最后不到一个小时内,若是再失败的话,那么炎利夺得冠军的结局,将真正的再无任何奇迹发生!
额头之上,密集的冷汗逐渐浮现,然后一路滑落而下,滴进那大睁的漆黑眼睛之中,酸涩的感觉,却是让得萧炎不敢有着丝毫眨动。
毫无保留的灵魂力量犹如拉起了闸门,奔腾而出的河流,夹杂怒吼之声,涌进药鼎之中,那先前的青色火焰,在萧炎灵魂力量的压制引导下,没有与紫色火焰发生一丝一毫的接触,并且就连火焰彼此所携带的高温,也是被萧炎的灵魂力量包裹着隔离了开去。
在那药鼎中,宛如分成了两种隔河而立的局面,青紫火焰各持一边,而在那灵魂力量形成的河道中央,便是那依然缓缓旋转的青色丹药,在此时,如果火焰的温度,溢出了灵魂力量的压制,而导致相互碰撞,即使所产生的气劲,并不算太过强大,可是,毁灭这还未成形的脆弱丹药,却是绰绰有余,上一次,萧炎的失败,便是因为这里的缘故
用了上次的深刻教训,此刻的萧炎,心分三用,一面使劲地压制着紫火,一面赶紧引导着青色火焰从另外一边的通火口退出,而最重要的,他还必须在两种火焰对立间,释放出一股合宜的温度,以此来保持着丹药所需要的热量,否则的话,炼制同样是会以失败而告终。
心分三用,若非是因为先前的那番奇异状态而导致状态奇佳,此刻地萧炎,也根本不可能完成这种即使是五品炼药师都感到极为棘手的操作,然而即使他能够勉强完成,可脸庞上不住滑落的汗水,也是表面着,这种分心控制之法,对于灵魂力量地消耗,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退出去!”僵持在药鼎中持续了将近十秒时间,萧炎手掌猛的反震在药鼎表面,随着一阵清脆声响,药鼎内的青色火焰,终于是完全的顺着火口,呼啸而出
没有片刻的闲情去回收那跑出去的青色火焰,在青火退出的那一霎,早已等待许久地紫色火焰,立刻犹如那下山猛虎一般,对着那丹药疯狂的扑了上去
“压制!压制!压制。该死地。给我降下去!”瞳孔死死地盯着那对着丹药涌去地紫色火焰。萧炎眼睛甚至都是在此刻泛起了许些血丝。心中有些神经质以及歇斯底里地不断低吼着。而他地灵魂力量。也是在这一刻。疯狂地压制着紫火地温度。
在火焰转换间后地初步阶段。必须将后者地温度。维持着与前者离开时地温度相同。否则地话。忽然提高或者降低地热量。最后也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失败!
这是一种极为考究炼丹者对火焰温度地掌控地方式。稍有半点误差。结局便会是一个悲剧。
在灵魂力量那一波接一波地压制之下。虽然紫火与丹药地距离。仅仅只有二十几厘米。可就是这点长度。紫火地温度。却是一降再降。继续降疯狂地降!
当紫火刚刚降到萧炎所需要地那种温度地前一霎。火焰。终于接触了翻滚不休地青色丹药。顿时。紫火。将之淹没了下去
“他是在干什么?”全场无数道目光,茫然疑惑的望着那满头大汗,不住喘着粗气的萧炎,不是说丹药已经炼制成功了么?
“这家伙,究竟是在炼制什么?居然需要转换火焰?这可是连老师都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啊小公主纤手在胸口处拍了拍,萧炎先前那眼红脸青的疯狂模样,可实在是有些骇人,不过好在看现在的情况,那最危险的时刻,已经成功的度过了。
“不知道不过想必丹药品阶不会比我们的低便是。”柳翎脸色略微有些涨红,等回复过来的他,方才发现,刚才自己在观看着萧炎那惊心动魄的转换火焰时,竟然都忘记了呼吸
(一路看,手机站w-a-p.1-6-k.c-n)
“呼功了高台上,一直将心提到嗓子眼的法犸,终于是在此刻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在他的感知中,萧炎面前的药鼎内,火焰已经彻底安稳了下来,再没有出现向上一次的那种暴动,按照这种情况,萧炎距离二纹青灵丹的成功,已经不远了。
“他的潜力,真的很可怕然现在是因为状态奇佳的缘故,可在失败过一次后,便是能够快速掌握火焰转换间的各种诀窍,这般天赋,实在是让人惊艳法犸凝望着场中那单手扶着石台,一边控制着火焰,一边剧烈气喘的青年,忽然转过头,盯着海波东,轻笑道:“这个家伙,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我想,他的成就,将会远远超过我们这些老东西,加玛帝国很久没出过那种让得艳惊大陆的史诗级强者了。”
“我从没怀疑过海波东笑着摊了摊手,他对于萧炎认识,远远超过法犸,这个家伙,连那种几乎能够重伤斗皇强者的佛怒火莲都能够创造而出,还有什么事办不到的?
而且,海波东永远都不会忘记,在这种看似普通的青年面庞伪装之下,其实是一位真正年仅不到二十的少年
“接下来,便安静的等待吧”法犸目光瞟向广场上那闷头炼丹的炎利身上,眉宇间却依然是有着一分忧虑,即使萧炎炼制出了能够拥有二纹的青灵丹,可若是想胜过炎利地那暂时还不知道底细的丹药,还是有着几分未知危险的,但他现在也知道,萧炎已经真的全力以赴,所以,现在,便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啊。
“这般挫折下,不仅未就此沉沦,反而是在绝境中寻求了突破唉,可怕的心性啊,假以时日,此子必将大放异彩。”纳兰桀轻抚着胡须,望着场中那变得更强的萧炎,轻声惊叹道,原本每次都是以为到了他的极限,可每一次,他都会让人大吃一惊。
“地确很强纳兰嫣然微微点了点头,这么多年来,这
一次为某个同龄人产生佩服情绪,她曾经想过,若于那种嘲,或许不会颓废,可想要在那种浑身乃至心灵都散发着无力感的状态下,破釜沉舟的取得突破,一个字,难!
明眸扫着场中那扶着石台,虽然气喘吁吁,可腰杆却依然笔直得犹如那压不跨地柱子一般的青年,纳兰嫣然那淡如秋水的眸子,忽然悄悄的多了点什么
广场之上,炎利脸色凝重的立在石台之前,目光紧盯在药鼎之中,先前萧炎那边的动静,并未逃过他的察觉,虽然他也为萧炎地那手火焰转换之法感到惊艳,可也就仅仅如此而已,他的确不知道萧炎转换火焰究竟是想要炼制何种丹药,不过,他对自己炼制的这枚丹药,有着绝对的信心!
“不管你如何挣扎,冠军,是我的!你不容许失败,我也同样不能败!”拳头猛然紧握,炎利在心中低声吼道,这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单独前来加玛帝国,只要他能取得冠军,给予加玛炼药师公会于声望上的重大打击,那么回去之后,本国公会的会长之位,就将会向他敞开怀抱,届时,他在出云帝国的地位,便是将会直线上升!
“一切,为了权力!出来吧!我地杰作!”
猛然抬头发出一声低吼,炎利手掌猛的拍在药鼎之上,鼎盖飞射而出,大片的漆黑火焰,铺天盖地的从药鼎内蜂拥而出,在那漆黑火焰中心处,紫色的光芒,暴射而出,霎时间,便是将漆黑火焰射得千疮百孔。
而随着光芒地射出,一股浓郁的紫色丹香,缓缓升腾而起,最后犹如一团具有灵性地雾气一般,在炎利头顶上空,形成一片紫色的雾气云彩。
“好浓郁地有色丹香望着那片足以将石台掩盖的紫色丹香,广场上地炼药师,皆是嘴角抽搐着喃喃道。
脸色阴沉的望着那团紫色丹香,小公主与柳翎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有些不安,看这种丹香的浓度,想必他所炼制的丹药,绝对是在四品丹药巅峰了,现在岩枭想要赢过他,似乎极为困难啊。
“哈哈哈哈!”半空上,漆黑火焰缓缓湮灭,一枚龙眼大小的紫色丹药,滴溜溜旋转着出现在了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炎利手掌一招,紫色丹药便是飞射进入掌心中,握着丹药,他终于是忍不住的放声狂笑了出来。
“哈哈,紫心破障丹,终于炼成了啊,这可是足以和五品丹药相媲美的丹药,你们还如何与我争?哈哈。”
广场上空,炎利的狂笑声,让得两边的贵宾席上出现了短暂的安静时间,再过得片刻,一道道迅速变得炽热起来的视线,死死的盯在了炎利手中的那枚紫色丹药之上。
“紫心破障丹,四品巅峰丹药,与三纹青灵丹相同,这也是属于那种能够直接使得人提升实力的丹药,只不过,它的效果,只能作用于大斗师级别,在这个级别的人,若是服用了紫心破障丹,那么便能够提升一星的实力外,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在同一级别,能够接连的服用两枚这种丹药,而不至于产生太大的抗性,那也就是说,只要你能搜罗到两枚紫心破障丹,那么便是能够稳步的提升两星实力高台上,法犸微眯着眸子,低声缓缓的说着这在炼药界名声颇为不小的丹药。
“没想到啊没想到想到这个炎利竟然还有这种魄力,炼制紫心破障丹的失败率不会比三纹青灵丹低多少,可他却是真的敢在这种场合炼制,他应该知道,他若失败了,那么将绝对走不出加玛帝国法犸摇着头,轻声叹道,到了这一步,他几乎是有些心如死灰了,因为现在,就算萧炎成功的炼制了出了具有两纹的青灵丹,那也难以与炎利的紫心破障丹想比
虽然两纹青灵丹也是能够提升服用者两星实力,可那有着一些几率的反噬效果,却是足以将很多人吓退,因此,在两种丹药之间,若是有选择的话,很多人都会选紫心破障丹,而不会选二纹青灵丹。
“除非
想到那个可能,法犸却是忽然自嘲着摇了摇头,瞧得他这模样,还是一旁的海波东微微皱眉的接着询问道:“除非什么?”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法犸抬眼瞥了一眼海波东:“除非枭能够炼制出最高品阶的三纹青灵丹,也就是说,他必须出第三种火焰!”
“可一人拥有三种火焰?这可能么?”法犸在心中苦涩的喃喃道。
“三种火焰么低声呢喃着,海波东抬头吐了一口气,脑海之中,逐渐的现出当初萧炎所使用的那种忽冷忽热的森白火焰,他清楚的记得当初的佛怒火莲,便是由青色异火与森白异火融合着创造出来的那也就是说,萧炎体内实还隐藏着一种并未展现而出且还是比那青色火焰更加恐怖的异火
“或许是完全的没有希望波东微微耸了耸肩,望着广场中的青年,轻声道。
法犸苦涩的摇了摇头,他只把海波东的这话当做是对他的安慰了。
广场之中,萧炎盯着药鼎中那枚紫色的圆润丹药,现在,在丹身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青一紫的两色丹纹,这也就是说,二纹青灵丹,已经被他炼制成功了
“紫心破障丹么缓缓的偏过头,望着那狂笑中的炎利,萧炎能够察觉到小公主等人射过来的目光,想来他们是认为前者已经没有机会了吧。
“唉,该死的大会,真是折腾人呢轻叹了一口气,萧炎眸子盯着鼎中的紫色火焰,忽然有些愣神了起来,好半晌之后,手指方才轻轻的抚着左手上那枚漆黑古朴的戒指,这里面着药老沉睡之前所储放的“骨灵冷火”。
“老师,打扰了缓缓弯身,然后挺直腰杆,萧炎那戴着黑色戒指的手指,轻放在了药鼎的通火口处,眼眸微闭,轻声呢喃道:“出来吧,骨灵冷火”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炸炉
随着萧炎的轻声呢喃。手指上的漆黑戒指安静了半晌。片刻后。黑色戒指忽然轻轻的颤抖了起来。淡淡的冰冷感觉。开始缭绕在萧炎指尖处。的指节骨处。略微有些发白。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药鼎之中的紫色火焰。竟然有些不安的跳动了起来。不过好在有着炎灵魂力量绝对压制。因此它们的不安跳动。倒还并未造成什么故。
广场之上。当炎利的狂笑声逐渐落下之时。那些投注在紫心破障丹之上的视线。又是再度回射到了萧炎所在的方向。现在整个台上。也就只有他还在炼制着。其他的炼药师。都是选择了认输或者早已退场。毕竟。在炎利所炼制出的这枚四品|峰丹药面前。他们。还并没有那种逆天实力。取的令所有人震惊的翻盘成绩。
停止了掌心那枚紫-破障丹的抛动。炎利双臂抱在胸前。冷笑着望着不远处萧炎的垂死挣扎
高台之上。原本脸色略微有些灰暗的法犸。眉头忽然一皱。抬起头来。望向萧炎所在的方向。作为广场中等级最高的炼药师。他自然是能够极为快速的察觉到萧炎那片区域中火焰的变化。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炉中的火开始躁动不安了?”茫然的喃喃了一声。在某一刻。法犸脸色猛然大变。紧盯着萧炎面前药鼎的眼瞳。骤然紧缩。在那里。他似乎模糊的看见了许些白色的东西而且。一股寒气。竟然从药鼎处缓渗透了出
“寒气?”察觉到那忽然温度变低的广场法犸脸色再度变化。现在的他。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的有些一头雾水了。
“这里温度变低了。好浓郁的寒。竟然能够影响这么宽敞的范围。难道是冰老头搞的?”加老不知时也是来到了法犸声旁。怪异的看了一眼一边的海波东说道。
场。那恐怕早就成为斗强者了。”海波东翻了翻白眼他心中自然是知道。这股寒气。应便是萧炎在,动那种森白色的异火了。当初他与这种火焰交过手非常清楚这东西的恐怖。极冷中含着极热。让人应付起来。极为头疼。
“不是。那寒气似乎是从萧炎药鼎中传出来的。”法摇了摇头。沉声道。
“他在搞什么?炼丹的时候制造寒气?他不怕把炉火给搞熄灭了?难道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加老皱眉道。
“不会。以他的心性。不可能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想必。他是有着自己的打算把。”法摇了摇头以他对萧炎的认识。不可能认为他是在自暴自弃。
“小家伙。你究竟是想干什么呢?”轻叹了一口气。法犸盯着场中央的青年。低声道。
漆黑戒指的颤抖。越来越剧烈而随着戒指的颤抖加剧萧炎灵魂力量。也是再度倾巢而出随时备控制着紫火从药鼎中撤退。当然。由于两种火焰都并非是真正的属于着自己。所以这一次的转换。难度将会比先前更高。不过有了上一次的成功经验。以及现在那好的无以复加的奇佳状态。萧炎对自己。还是有着不少的信心。
“老师。替我祈祷吧”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那微曲在通火口处手指猛然伸直。漆黑戒指。再度一颤。森白色的火焰。猛然间。暴涌而出。这一霎。萧炎周|的温度。再度骤降。
“撤!”心中一声低喝。在森白火焰涌进药鼎之中时。紫色火焰。迅速被引导着。有条不紊的从另外一边的火口喷射而出。然后缓缓消散。
“升温”魂力量闪电般包裹着涌进药鼎的森白火焰。萧炎双脚猛的狠狠一跺的。几道裂缝。从脚掌处蔓延而出。额头之上。冷汗几乎是如同下雨一般。不的淌落而下。体之上的炼药师长袍。转瞬间便是被打湿了去。不过在这袍服作工极为完美。内置的吸汗功能。将衣服以及皮肤表面的汗完全吸收。才使的萧炎没有显的太过狼狈。
在倾巢而出的灵魂力量疯狂操控之下。森白火焰的温度开始了迅速提升。某一刻。终于是在萧炎如卸重担的眼神中。将那枚青色丹药。包裹了进去
然而虽然萧炎努力的提升了那包裹着丹药那一团灵冷火的温度。可另外一些未曾压的火焰。依然是在不断的散发着冰冷的寒气。不过好在萧炎早就使用升温的火焰丹药包裹了进去。因此。翻腾的冷火。并非给萧炎带来多的麻烦。不过。这似乎也仅仅是暂时的
随着骨灵冷火在药鼎中翻腾着。一丝丝白色的寒气。逐渐从药鼎之内渗透而出。最后将药鼎笼罩的略微有些模糊了起来
“他这是在干什么-”望着那扩散的寒气。小公主与柳翎等人面面
皆是满脸茫然。由于萧炎在使用骨灵冷火时。是将手了火口内。再加上后来寒气的涌出。所以。即使小公主等人与萧炎距离不远。可却依然并不知道。在那普通的暗红鼎炉中。已经开始在转换第三种火焰了
“好古怪的寒气明明是冰冷的。可为什么灵魂感知的探测却是犹如火焰般的炽热?”握着紫心破障丹。炎利望着那些寒气。皱眉低声道。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此刻略微有些不安了起来。
“不用担心。我就信。那个家伙能在最后这不到半个小时中搞出什么”炎利抚着掌心中的紫色丹药。现在。也只有这个小东西。方才能给他一些踏实的感觉。
“嗡”萧炎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药鼎之内那团森白火焰中的浑圆丹药一阵奇异的声响。却是让他略愣了愣。
视线在石台之上扫扫。最后停在了暗红的药鼎之上那嗡嗡的声音。原来是从鼎上传出。
微微皱了皱眉。就在萧炎有些茫然之时。一道“咔嚓”的细微声响。的他脸色猛然沉了下来。扭动着脖子。萧炎的目光停留在了暗红的鼎身之上。眼瞳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
只见在那光滑的鼎处一道细小的裂缝。竟然悄的蔓延了出来!
“要炸炉了”望着那道小小的裂缝。萧炎喉咙滚动了一下。嘴巴忽然有些感到干涩经过三种火焰的转换。这鼎炉。于是达到了承受的极限。即将爆裂。而一很无视寻找好鼎炉的萧炎。也终于是第一次察觉到。一个好的药鼎。对于炼药师说。也并非是他想象中的那般外物不可取
“麻烦了”脸庞之上冷汗再度缓缓滑下。萧炎没想到。这最后的关头。竟然会出现这种戏剧性的一幕。
当第一道“咔嚓”声响之后不久。第二道也紧跟而来。然后第三道第四道仅仅是片刻时间。原本好好的药鼎竟然便是布满了细微的裂缝。透过裂缝。萧炎还能看见其中跳跃的森白火焰。
“天啊”
犹如与萧炎距离并不远。所以当那刺耳的“咔嚓”声响起之后不久。小公主等人便是有察觉。望着萧炎那冷汗密布的脸庞。所有人都是惊呼了起来。谁能到。这家伙竟然会将药鼎搞到炸炉?
“”高台上。法也是嘴角一阵搐。他想象很多萧炎落败的方式。可却是从未想到过。他会因为炸炉这种让人无语的方式。而失败
半晌后。法犸方才苦涩的摇了摇头。低沉的道:“唉。结束了这小家伙最后这段时间究竟是在干什么啊?先前药鼎承受了那般高温。现在忽然再来如此多的寒。加上药鼎品质又是极差这若是不炸炉。那才怪了。”
海波东眉头也是微皱了皱。他倒是比法清楚一些事情始末。想必萧炎是想使用那森白火焰来将青灵丹炼制成三纹品阶吧。可却是不小心忽略了这一个小问题。然而。就是这个小问题。却是会在这种时间。决定大会的冠军所属!
“哈哈。药鼎都要了。我看你还炼什么?”错愕的望着布满裂缝的药鼎。炎利在愣了一会之后。忍不住拍着石台失声狂笑道。看他这失态模样。明显是先前因为萧炎古怪的举动。而被吓的不轻。
没有闲情理会外界的声音以及目光。萧炎满头大汗的努力想要维持着药鼎的破裂。可惜。他是炼药师。并不是铸造师。所以。在费尽功夫后。依然只能无奈的看着那裂缝越加扩大的药鼎
当药鼎的裂缝扩大的一个极限时。扩张的速度逐渐停止。沉寂了瞬间之后。汹涌的白色寒气。猛然间自药鼎裂缝中暴涌而出。将整个石台都是完全的包裹了进去
在寒气出现之后的瞬间。药鼎开始了膨胀。萧炎目光死死的盯着越来越庞大的药鼎。在它将爆炸的前一霎。忽然眼睛赤红的狠狠一巴掌啪在的药鼎底部处的置!
“嘭!”
本来便是已经达到极限的药鼎。萧炎这一拍之|。终于是轰然一声爆炸开来
剧烈的爆炸声。在广场之中回荡着。无数药鼎碎。四下飞射。将周围的炼药师吓的急忙后退。
“哈哈哈哈。我说。冠军是我!”望着那被白色寒气包裹的石台。炎利终于是完全的放松了下来。狂笑道。
整片广场。在此刻。有着那爆炸声的余音以及炎利的狂笑声。其他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现在。失败。已成定局!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最后的胜利者!
巨大的广场之上,一片沉默,好半晌之后,两边的观众席之上,方才响起连片的惋惜叹声。
“唉主纤手轻轻拍去衣袍上被溅射过来的灰尘,抬起头,望着萧炎所处的那边白色雾气,低声叹息着摇了摇头,谁也没想到,这个本来是这届大会堪与那神秘少年相比肩的最大黑马,竟然会是因为这个乌龙结果而宣告失败。
“这次,公会可是真正的要颜面大损了啊。”
“哈哈,法犸会长,既然岩枭已经失败,那么还请宣布大会最后的成绩吧!”炎利狂笑了一阵之后,终于是按耐住了心中的那份狂喜,抬起头来,望着贵宾席前天的法犸等人,大笑着道。
“怎么办?”海波东眉头微皱,淡淡的阴冷杀意在脸庞上若隐若现,森然的瞥了一眼下方的炎利,低声道。
“还能怎么办?难道我们还能在这大庭广众下,将他给击杀了么?”法犸脸色同样是极为难看,不过此时的他,也是毫无办法。
“早知道如此,那昨天晚上就该直接把他给加老手掌斜着切了下来,冷漠的道。
“唉,杀了也麻烦啊家伙捏着我们没办法让得他暴露身份的软肋呢。”摇了摇头,法犸叹息了一声,苦笑道:“看来,只能让他拿到那冠军之位了啊众目睽睽之下,公会总不可能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缘故,将他扣留下来吧?”
闻言,海波东与加老眉头都是大皱,对视了一眼,可却是没有半点办法,当下也只得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缓缓上前一步。法犸目光在广场中扫过。声音中地那份无奈。却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