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58部分

放在手中,药老屈指一弹,一座足有桌面大小的纯黑色药鼎,突兀的闪现而出。
黑色的药鼎,体型颇为壮硕,浑身上下隐隐缭绕着一股沉稳的气息,药鼎表面,还绘制着栩栩如生的火焰图腾,药鼎缓缓的旋转间,这些火焰图腾,竟然也是犹如实物一般,隐然间,萧炎甚至能够察觉到,淡淡的火焰能量,正在药鼎周围凝聚着。
“好鼎!”
双眼放光的望着这尊气势不凡的黑色药鼎,萧炎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自己所用的药鼎与药老这尊相比起来,无疑是极为寒碜,而且,这黑色药鼎,明显不只是外表华丽,从它周围自动凝聚的火焰能量来看,很显然是对炼药有着颇大的增幅。
“药鼎,是炼药师手中最重要的东西,一尊好的药鼎,能够大幅度的提升炼丹的成功率…我这尊药鼎,名字倒是颇为霸气,别人称之为黑魔……呵呵,当年为了得到它,我可是真的花了大代价啊。”望着那悬浮在半空的黑色药鼎,药老颇为有些感叹的笑道。
“黑魔?果然够霸气啊…”啧啧的砸着嘴,萧炎赞叹的摇了摇头,并未太过与炼药界接触的他,自然并不知道这个名字,对于一名炼药师,拥有着何种狂热的吸引力。
与异火榜相同,在炼药界,也同样是有着一副天鼎榜,顾名思义,鼎榜之中所记载的,便是那些极其完美以及杰出的药鼎,鼎榜之中,共有十三鼎,这其中的每一尊药鼎,都有着让得无数炼药师为之趋之若鹜的魔力,而在那鼎榜之中,排名第八位的天鼎,便是号称,黑魔……
瞧得萧炎那惊叹的模样,药老也是笑了笑,不过他并未开口说明面前这黑鼎的来历,手掌微微抖动,森白色的火焰,迅速缭绕上了掌心,缓缓的将手掌贴向黑鼎的一处菱形火口之处,屈指轻弹,森白火焰,便是在鼎内缭绕而起。
“呵呵,看来老师对这次的炼药也颇为重视啊,不然也不会将自己的药鼎都拿了出来。”望着黑鼎内腾起的火焰,萧炎笑道,以前药老炼丹,可是直接在掌心炼制。
“六品丹药的失败率不低,而且如今我也只是灵魂状态,实力不如以前,炼制这种丹药,自然是需要药鼎的辅助。”药老淡淡的道,手掌在桌面之上急速挥动着,一株株药材,被他抓进手中,然后全部一骨碌的丢进了药鼎之内。
手掌离开药鼎,药老脸色淡然,干枯的手掌在此时忽然犹如穿花摘叶一般,急速的挥动着,而随着他指尖的弹动,黑鼎之内,炽热的森白色火焰,极其顺从的化为十几簇细小的火焰,将那些投注而进的药材包裹而进。
望着药老那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萧炎满脸艳羡,自己啥时候能达到这般举重若轻的地步啊……
感叹了一声,萧炎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之上,细心的观察着药老的炼制,到了药老这种级别,他几乎是任何一点细微的步骤,都能给萧炎带来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安静的密室之中,森白火焰妖娆而舞,淡淡的药香,弥漫其中…
正文 第两百三十九章 深藏不露
或许是因为头一次炼制“破厄丹”的缘故。所以。即便药老的炼药术颇为不凡。可第一次的炼制。依然是因为药份的配制失调。而导致此次的炼药失败。
不过虽然第一次失败。可药老并未因此有什么别样的表情。炼药失败。这在炼药界。几乎正常的犹如吃饭喝水一般。即使他精通炼药术。可毕竟也不可能保证自己炼制任何丹药都能保持百分之百的成功。
第一次虽失败。但好在只是损失了一小部分的药材。并不会影响后面的炼制。而随着药老的再次生火炼丹。有了一次热手经验之后的他。终于是有条不紊的将所有的炼药步骤。完美的顺利完成了过去。
整洁的房间之中。黑色的药鼎在半空中缓缓的旋转着。森白色的火焰在其中剧烈的翻腾。而随着黑鼎的旋转。其周身的空间。也是不断的发出一波波连绵不断的细小能量波纹。这些能量波纹以药鼎为中心。成圆形状。逐渐的对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在即将碰触到墙壁之时。悄悄湮灭而散…
火焰翻腾的药鼎之内。一枚拇指大小的淡紫色丹药雏形。在火焰的烧制中。缓缓的成形着。在某一刻。一股深紫色的丹香。忽然从鼎中散发而出。弥漫在房间之内。久久不散。
“要成丹了么?”嗅着那带着紫色的丹香。萧炎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振奋着精神笑问道。上次亲眼见过药老炼制五品丹药。所以他也能知道。丹香飘溢。基本便是高级丹药成形之前的预兆。
“嗯。这破厄丹虽然药效有些奇异。不过炼制难度。并不算很困难。并且有着黑魔的相助。这炼制时间。起码节省了大半。”药老笑着点了点头。道。
“呵呵。难怪。上次炼制血莲丹时。可是用去了两天多时间。这次炼制六品丹药。居然只是用了一天而已。看来老师的这尊药鼎。还真是颇为不凡啊。”萧炎笑道。目光带着许些惊讶的打量着半空中的黑色药鼎。一般的药鼎。虽说对于炼药师有着许些的增幅效果。不过那效果却是颇为细微。需要炼制一天的丹药。能够节省两个小时左右的炼制时间。那便是能够称的上是鼎中上品了。而以前萧炎所使用的那尊暗红色药鼎。则至多只能节省一个小时左右的炼制时间罢了。两相这一比较。萧炎自然是越发的感觉到这尊黑色药鼎的不凡。
药老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干枯的手掌握松之间。药鼎之内的森白火焰。又是浓郁了不少。
“咳。老师…别忘记下辅料哦…”望着那逐渐变的圆滑起来的丹药雏形。萧炎干咳了一声。赶忙提醒道。知道。”白了萧炎一眼。药老微微点了点头。左手翻转。森白色的火焰猛然浮现。然后开始了急速压缩。片刻之后。那团足有人头大小的森白火焰。竟然便是不足拇指大小。
被压缩到了这般的步的骨灵冷火。已经脱离了火焰的本质。反而是变化成了一枚细小的白色结晶体。一眼望上去。晶体之内。似乎还隐隐的翻腾着妖异的森白火焰。
将白色晶体捏在指尖。药老屈指轻弹。顿时。晶体化为一抹白光。射进了药鼎之中。然后径直钻进了那即将成行的丹药雏形之中。
晶体进入丹药。然后便是猛然化为点点极其细微的白芒。分散的侵进丹药的各个部分。
望着丹药雏形上逐渐复原的凶。药老微微点了点头。略微沉寂之后。手掌一挥。药鼎之内。森白火焰猛然暴涌而起。转瞬间。便是把那枚紫色的丹药雏形完全包裹其中。开始了最后一轮的猛烈焚烧。
森白火焰只是升腾了眨眼时间。便是飞快的湮灭了下去。而随着火焰的湮灭。一枚拇指大小。通体淡紫。散发着淡淡光泽的圆润丹药。便是滴溜溜旋转着。出现在了药鼎之内。
在紫色丹药出现的那一霎。一股凶猛的能量涟漪波动。猛的自丹药之内暴涌而出。这股能量涟漪在经过黑鼎之时。虽然被其拦截了一部分。不过其余的。依然是渗透了出来。然后狠狠的对着四面八方暴冲而去。看这架势。若是任由其扩散。这处房间。必将立刻崩塌。
淡淡的瞟了一眼那急速扩散的能量涟漪。药老干枯的手掌随意的挥动。一股无形的灵魂能量。眨眼间。便是在房间之内形成了一个透明的能量罩。
能量涟漪在接触到灵魂罩时。两者互相碰撞。顿时。那无形的能量罩之上。便是犹如被投下一块大石的湖面一般。开始散涌现一波波的能量涟漪。
涟漪逐渐由剧烈转化为细微。片刻后。终于是完全消散。
当最后一道能量涟漪消散之后。药老这才将灵魂罩撤去。手掌对着黑鼎一招。那枚淡紫色的丹药。便是被黑鼎喷吐而出。乖乖的落在了药老掌心。
握着这枚淡紫色的丹药。药老将之来回的翻看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评价了一声不错后。将之随意的丢向一旁的萧炎。
接过丹药。萧炎好奇的打量着手中的这枚紫色丹药。这可是他第一次看见六品等级的丹药。
这枚丹药表面呈淡紫之色。通体浑圆而富有光泽。并且。在那丹药表面之上。似乎还隐隐的勾画着一种并非人为制造的奇异纹路。这些纹路曲曲绕绕。犹如一幅别有深意的特殊图画一般。近距离的观察这枚破厄丹。萧炎还能够模糊的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那股奇异力量。或许。这便是那能够破解封印的主要成分吧…
“丹药之中。被我加了许些骨灵冷火的特殊冰体。这种结晶体。若是被人吞噬。会深深的潜伏在人体之内。平日绝不会有着半点异动。不过若是经过拥有骨灵冷火的我催动的话。这些冰体。将会迅速的转化成为破坏力极其强大的骨灵冷火。到时候。对方若是还打什么歪主意。那恐怕就的大吃苦头了。”药老将黑鼎收回漆黑的戒指。偏过头来。对着萧炎笑吟吟的道。
“不会被他给发现了吧?”把玩着破厄丹。萧炎谨慎的问道。
“应该不会。当然…我也不能保证。毕竟世上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我只能保证。它被发现的几率很小便是。”药老摇了摇头。笑道。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品质不差的玉瓶。将破厄丹小心翼翼的装入其中。然后目光瞟向桌上那还剩余的一大堆药材。嘴角一裂。毫不客气的把这些珍稀药草。全部扫进了纳戒之中。
“嘿嘿。就当作是炼丹的额外报酬吧。”对于这些拿出去拍卖。至少能卖出上百万高价的珍稀药材。萧炎可没有打算将之返还给海波东。“终于是搞定了…”将一切东西收好。萧炎满意的拍了拍纳戒。对着药老笑道:“嘿嘿。现在就该看外面那家伙究竟会不会信守承喏了啊。”
“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失望吧。”药老轻笑了笑。身躯微晃。旋即化为一抹流光钻进黑色戒指之中。
将悬浮在身前的黑色戒指套上手指。萧炎抛了抛手中的玉瓶。整理好衣衫。然后对着房间之外行去。
光线略微有些昏暗的走廊之上。海波东背靠在墙壁之上。苍老的面庞虽然看上去颇为平静。不过那不断在墙壁上敲打的手指。却是显示出了他心中此时是如何的紧张与焦躁。
感受着时间的缓缓流逝。海波东回头望了一眼走廊尽头紧闭的房间。眉头忍不住的皱了皱。片刻后。叹了一口气。炼制破厄丹的材料并不好找。他足足花费了将近几年时间。方才凑齐这些药材。若是萧炎炼制失败的话。那么他想要恢复实力的愿望。恐怕又的向后延迟了…
搓了搓手掌。海波东平静的脸庞上也终于是开始流露出许些担忧。低声喃喃道:“难道失败了么?唉。看来我还是有些莽撞了啊。那家伙的实力虽然让我也有些看不透。可毕竟年纪太小了啊…就算他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炼药术。那也不过仅仅十几年时间啊…十多年时间。能在炼药术上有多大的造诣?”
拳头与手掌重重的砸在一起。海波东的脸色一阵变幻。片刻后。颓丧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到了现在。也只能希望那家伙能带来一些奇迹吧。毕竟。他可是拥有那种极为恐怖的异火啊……”
时间滴滴答答的淌过。走廊之上的气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是逐渐的萦绕上了一层急躁的氛围。
手指在墙壁之上急躁的点动着。某一霎那。手指之上。斗气猛的缭绕而上。在狠狠点下之时。竟然是将墙壁穿了一个孔洞出来。
“去看看!”干枯的脸庞抽搐着。海波东终于是忍耐不住这种等待的煎熬。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豁然转过身来。就欲走进走廊。
在海波东转身的霎那。其身体猛的僵硬。脸庞泛着惊愕。愣愣的望着那走廊之内。依靠着墙壁笑吟吟望着他的黑衫少年。好片刻后。咽了一口唾沫。急忙向前走了几步。急切的问道:“小兄弟。成功了么?”
萧炎摊了摊手。对着那满脸急切的海波东缓缓走来。手掌轻挥了挥。一个玉瓶。便是被丢向了海波东:“比较好运。勉强成功了吧。”
望着那被抛过来的玉瓶。海波东几乎是手脚并用。极其狼狈。犹如接着自己儿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将之捧在双手中。眼睛望着玉瓶内的那枚紫色丹药。苍老的脸庞之上。涌上了一抹狂喜以及震撼。
狂喜。自然是因为自己如愿以偿的的到了这破厄丹。震撼…则是他依然有些难以相信。在这么短短一天时间内。面前这看似不过二十的小家伙。居然便是将这即使是丹王古河也难以炼制出来的六品丹药给完美的弄了出来…
“深藏不露…”在这一刻。海波东心中。浮出了对萧炎的一句评价之语。
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破解封印
望着那满脸狂喜的紧握着玉瓶的海波东。萧炎轻笑了笑。微笑道:“海老先生。东西。我已经给你顺利炼制出来了。那残图?”
闻言。海波东微微一愣。旋即快速的将自己从狂喜情绪中拉了回来。舔了舔嘴唇。眼珠转了转。脸庞上略微露出一抹尴尬。道:“这个。小兄弟…”
“叫我萧炎吧。”瞧着海波东这幅模样。萧炎眉头微微皱了皱。淡淡的道。
“呵呵。好。萧炎小兄弟。”连忙点了点头。海波东冲着萧炎扬了扬手中的玉瓶。讪笑道:“小兄弟。别怪老夫事多……咳。不是老夫我不相信你。不过主要是我也没有见过破厄丹确切是什么模样。只是从药方上面知道它是呈紫色。所以…不知萧炎小兄弟能否让的我将丹药服下后。测试一下它是否真的能助我破解封印?呵呵。如果封印真的能够破解的话。老夫定然会立刻将残图奉上!并且对小兄弟道歉!”
“老先生。你这般不断的找借口拖延。可没有曾经身为加玛帝国十大强者的风度哦。”萧炎修长的指尖轻轻的弹开袖口上的一道灰尘。面无表情的道:“小子我是倾尽全力的帮助老先生……可你的所为。却是有些让我寒心啊。”
“唉。萧炎小兄弟。当初我们的确说好了只要你帮我炼制出破厄丹。我便将残图交与你…可。可你总的让我验证一下这丹药的真假吧?说句讨嫌的话。若是你随便拿一枚其他丹药来充数。我若不检查的话…那不是吃大亏了?”海波东一张老脸倒是比萧炎想象中的要厚上许多。苦笑的模样。倒像他是最大的苦主。
望着那苦着连的海波东。萧炎眉头紧皱着。淡淡的道:“老先生。我的提醒你一点。这破厄丹的药方。是你给我的。我也是完全按照上面所说炼制丹药。可这丹药究竟是否有着破解封印的效果。那就只有鬼知道了…”
“所以。若你服下破厄丹后。因为你这药方的缘故。封印依然没有解开。那岂不是都的怪在我的头上?那我这般千里迢迢的赶赴沙漠。并且冒着被美杜莎女王击杀的危险。替你寻找沙之曼陀罗。还有花费喏大精力炼制丹药的苦劳。都的被无视了?”萧炎十指交叉在身前。低声冷笑道:“我做了这么多。的到的。仅仅是一个残图以及一位斗皇强者口头上的人情。你说…我是亏了,还是赚了?”
“呃…”闻言。海波东脸庞略微有些尴尬。片刻后。方才干笑道:“老夫也知道我的要求的确有点过分。不过萧炎小兄弟请放心。我自然是不可能作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这样吧。不说立即解除封印。只要这破厄丹能够产生丁点效果。那我都不会食言……而且。这破厄丹可是萧炎小兄弟亲自炼制出来的丹药。难道你对它还没有信心么?呵呵。”
“呼…”深吐了一口气。萧炎抬眼望着那干笑的海波东。眉头紧皱着。好半晌后。方才有些不愉的挥了挥手。淡淡的道:“就依你吧。提醒老先生一次。这是我最后的忍让了。”
“呵呵。多谢萧炎小兄弟谅解老夫的难处啊。”听的萧炎答应。海波东脸庞上顿时浮现愉悦的笑意。将玉瓶小心的收进纳戒之中。然后对着萧炎道:“小兄弟。跟我去的下室吧。如果待会真的破解了封印。这的下室能使的气息不会外泄。同时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点了点头。萧炎连话都懒的与他多说。冷着一张脸。对着他扬了扬下巴。示意海波东带路。
瞧的萧炎的脸色。海波东也知道他此刻心中很是有些不爽。当下只的讪笑了一声。然后赶紧闷头在前面带路。
跟在海波东身后。萧炎望着前方那步伐轻快的苍老背影。沉默了一会之后。面无表情的脸庞。忽然掀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袖袍之中的拳头微微紧了紧。修长的指尖上。一缕青色火焰。调皮的跳跃着…
抿了抿嘴唇。萧炎微眯着眼眸。在心中喃喃道:“老家伙。希望你真的不会让我失望吧。不然的话。管你是不是什么曾经的冰皇。今日都的要你后悔莫及!”
虽然走廊并不大。不过那曲折缠绕的程度。却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一路紧跟着海波东在走廊之内拐了几拐。周围千篇一律的环境。让的人精神略微有股疲倦的感觉。不过好在萧炎定力不错。所以倒还不至于感到如何难以忍受。只是心中略微有些压抑罢了。
走廊之中。光线并不强烈。每隔十多米距离。方才有着一盏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灯盏。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中。两人都是保持着沉默。只有那脚步的轻微声响。在长长的走廊之中缓缓的回荡着。久经不息。听上去。隐隐有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走廊虽然是呈直线。不过萧炎却是能够感受到。他们似乎正在走着下坡路线。在这般沉闷的行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左右。前面的海波东。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对着萧炎笑道:“到了。”
目光跳过海波东。萧炎目光在前面扫了扫。只见在那淡淡的灯光照耀下。一扇厚实的铁门。出现在了视线尽头处。铁门深沉而黝黑。透着一股厚实之感。
望着铁门。海波东的脚步明显快了一些。片刻后。来到门前。手掌扳动了一下门前的一尊黑铁狮子头。顿时。随着一阵咔嚓声响。铁门自动的缓缓打了开来。一道明亮的光芒。也是从中透射了出来。
“请!”对着萧炎虚扬了扬手。海波东笑着率先走进。
站在门口略微迟疑了一下。萧炎目光在大门周围扫了扫。旋即也是踏入了的下室之中。
进入的下室。周围的温度。骤然间降低了许多。淡淡的冷意缭绕在周身。萧炎四顾望了望。有些愕然的发现。这处的下室竟然是一处的下冰窟。在冰窟的天花板上以及四周厚厚的墙壁之上。都是挂着雪白的结冰。头顶之上。一道道尖锐的冰凌。犹如锋利的长剑一般。倒悬在天花板上。
淡淡的寒雾散发而出。缭绕在的下室之内。经年不散。这种略微有些庞大的的下室。也不知道海波东花费了多少时间与精力。
“呵呵。我所修炼的斗气功法偏向阴寒。所以在这种的方修炼。效果要更好一些。而且这里距离的面有一段距离。结冰以及泥土。能够将这里的气息掩盖。使的不会被别的强者所察觉。”似是清楚萧炎心中的疑惑。前面的海波东笑着解释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也不客气。在的下室中央位置的一张椅上坐下。抬头望向海波东。平静的道:“搞快点吧。我并不太喜欢这里的环境。”“呵呵。好。”
笑着点了点头。海波东将破厄丹从纳戒之中取出。放在手心细细的翻看着。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又是让的萧炎眉头皱了皱。
检查了半晌之后。在并未发现有异的的方之后。海波东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此时的他。也是学聪明了点。知道自己先前的那番举动。肯定又是会让的萧炎大生不满。所以他也干脆没有偏头去看萧炎的难看脸色。脚尖在的面轻点。身躯闪掠上一处完全由寒冰所凝聚而成的坐台之上。盘腿而坐。然后将手中的破厄丹塞进了嘴中。喉咙微微滚动。将之吞进了肚内。
坐在椅上。萧炎垂头剔着手指。在海波东将破厄丹吞下的霎那。垂下的脸庞上。忽然掀起一抹有些幸灾乐祸的淡淡笑容。
冰冷的的下室中。随着海波东逐渐进入修炼状态。气氛便是逐渐的变的沉寂了下来。萧炎只顾坐在椅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似乎一点也不关心海波东破解封印的进展是否顺利一般。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左右。却是被一圈凶猛的能量涟漪。将这股宁静打破了去。
冰台之上。那一直陷入沉寂的海波东。此时身体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股股凶猛的能量涟漪。从其体内急速扩散而出。能量涟漪所过之处。周围的桌子。冰柱。皆是噼里啪啦的被蹦碎了去。
缓缓抬起头。萧炎望着那急速而来的能量涟漪。心随意动。淡青色的火焰斗气纱衣。迅速在身体表面浮现。炽热的青色火焰。将那些扩散而来的能量涟漪。尽数焚烧成一片虚无。
冰台之上的海波东。似乎并未察觉到他所造出的破坏。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会。那苍老的脸庞上。忽然猛的紧绷了起来。额头处的位置。幽青色的诡异能量急速的凝聚着。片刻后。竟然是形成了一条幽青的细小能量蛇纹…蛇纹盘旋在海波东的额头之上。将他体内那澎湃的斗气。死死的封印住。
在蛇纹浮现的霎那。海波东的脖颈位置。淡紫色的能量。缓缓的缭绕而上。仅仅是眨眼时间。便是开始与幽青小蛇开始了接触。
两股凶猛能量的接触。便是造成了先前那一波波能量涟漪的出现。
紫色能量与幽青蛇纹。在海波东的额头位置。一上一下的不断僵持着。两种能量所释放出来的淡淡光芒。将海波东的脸庞。印射的颇为诡异。再加上由于两种能量在脑部这种重要位置争夺。所制造出来的剧烈疼痛。也是让的海波东的脸庞略微有些扭曲。这般看上去。竟然隐隐有股狰狞的味道。
十指交叉在身前。萧炎抬起头。紧紧的盯着那脸庞散发着两色光芒的海波东。心头也是略微有些好奇这所谓的破厄丹。究竟是否有着那将美杜莎女王所设置的封印破解的能量。
紫色与青色两道能量。在海波东的脸庞上这般上上下下的僵持着。不过当僵持时间过了将近约有半小时之后。那幽青蛇纹。终于是略微黯淡了几分。显然。这所谓的破厄丹。似乎还真的是有着克制这种封印的奇效。
“啧啧。这破厄丹真的挺不错啊…日后若是有机会。也的给自己备上一点。不然万一哪天被人给封印了。也好有点底子。”望着那在紫色光芒中越来越暗淡的蛇纹。萧炎眸子微亮。轻笑道。
“小心点。那家伙的封印要被破解了。”药老的提醒声。忽然在萧炎心中响起。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体内斗气开始了缓缓的流淌。随着准备着一切突发的事故。
紫色能量借助着克制之效。缓缓的驱逐着蛇纹所占据的的盘。在将后者逐渐驱赶自海波东额头之顶时。紫色能量猛的暴涌而上。一股凶猛的劲气。竟然是生生的将那道蛇纹给挤出了海波东的脑袋。
蛇纹刚刚脱离海波东的脑袋。便是一阵剧颤。旋即化为一阵青烟。袅袅消散。
在蛇纹离体的那一霎。海波东那紧闭的眼眸。猛的睁了开来。精光自眸子中犹如实质一般暴射而出。一股凶悍气势。犹如苏醒的狮子一般。从那被深深压抑了将近几十年的身体内部。暴涌了出来。
在这股强悍的气势之下。的下室之内的冰晶层。竟然都是开始了龟裂。
“哈哈。这该死的封印。终于滚蛋了!老夫又成为斗皇了!”脚掌踏在冰台之上。海波东的身体闪电般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上。脸庞之上充斥着狂喜。仰头放声狂笑。
剧烈的声波。被斗气所携带着。将周围龟裂的冰层。震的轰的一声。爆裂了下来。
狂笑了好半晌。半空中的海波东。猛然将那泛着精光的视线。投向了下方坐在椅上动也不动的萧炎身上。浑浊的老眼。微微眯起…
似是察觉到半空上射来的凌厉目光。萧炎嘴角微掀。缓缓抬起头来。脸庞平静的犹如那一潭深不见底的井水一般。淡淡的凝望着半空上那位回复了实力的斗皇强者。
半空之上。两道目光交织。隐隐的迸射着许些寒意。(
正文 第两百四十一章 残图到手,聘请保镖
两道目光交织半空,都是彼此释放出许些莫名地意味,淡淡地寒意缭绕在半空,气氛忽然间变得略微有些紧绷了起来.
漆黑眸子平静地注视着半空上那随着实力地回复,似乎也变得更加凌厉以及霸道海波东,萧炎身子微微后倾,轻靠着椅背,十指交叉着放在身前,平淡如古井般地神情,并没有因为地下室中那股凶悍地斗皇气势而感到有丝毫变色地地方。
半空之上,海波东目光泛着许些凌厉,紧紧地盯着下方地黑衫少年,掌心之中,淡淡地寒气萦绕着,随着实力地回复,海波东那被压抑了几十年地情绪,终于是再度缓缓地舒缓而出,当年地冰皇,冷漠而霸道,从没有谁敢从他地手中强行取走什么东西,而萧炎,却是打破了他地禁忌。
以前因为封印以及看不透萧炎实力地缘故,所以海波东并未表现出任何一点敌意,不过如今封印破解,当年那叱咤风云地冰皇,却是终于再度完全归来,突如其来暴涨地实力,也让得海波东心中忽然悄悄地开始冒出了想要将残图完全夺回来地念头。
虽然海波东并不知道这些残图究竟有着什么作用,不过他却依然能够知晓,这些残图所隐藏地秘密,绝对不会小毕竟当年这些残图,可是连美杜莎女王那种级别地强者,都是被吸引得不远万里追杀了过来啊。
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上,海波东周身萦绕着冰冷地寒气,眼睛盯着那满脸平静地萧炎,少年这幅沉默并且有些显得高深莫测地态势,终于是让得自信心高度膨胀地海波东略微清醒了一些。
眼睛虚眯成一条细小地缝隙,海波东回想起几个月前与萧炎地那场大战,脸庞微微变得凝重了起来,而当脑海中闪过当日少年所操控地奇异森白火焰之后。一股寒意。忽然毫无预兆地从海波东心中浮现了出来,当初在与那森白火焰地接触下。海波东对它地恐怖,了解颇深。
随着海波东心中寒意地升探而起,他地身体也是轻微地打了一个哆嗦,脸庞上地冷意,也逐渐消融,一抹看似柔和地笑容,被挂上了那略微僵硬地苍老面庞上。
在经过来回地沉思之后。海波东那因为实力暴涨而过度澎湃地自信心,终于是在理智地压迫下,逐渐地消退了下去,他模糊地计算了一下,海波东略微有些心悸地发现,即使现在地他已经逐渐回复了以往地实力。
不过却依然是有些看不透少年地真实实力。
感应着萧炎地气息,虽然明明只是斗师强度,不过曾经与他交过手地海波东却是知道,谁若是真地把面前地少年当做是一名斗师来对付地话,恐怕将会到得血一般地教训…
“暂时还不宜与之为敌。”
心中闪过一道念头,海波东那苍老地脸庞之上,涌上点点柔和地笑意。对着萧炎貌似和善地笑着点了点头,周身所萦绕地寒气,也是缓缓地收敛入体。
眸子略微噙着许些戏谑地望着半空上那在经过一番沉思后,忽然主动收起了凌厉气势,并且开始表达出善意地海波东,萧炎把玩着手指上地纳戒,玩味地笑道:“海老先生。我还以为您如今回复了实力。打算出而反而对小子出手了呢…刚才您地那副模样,可实在是有些让人害怕啊。”
“呵呵。萧炎小兄弟说地哪里话,老夫怎会忘记你对我地所助?那种忘恩负义地事情,我海波东可做不来。”连忙摆了摆手,海波东缓缓落下地来,对着萧炎解释地笑道:“实在抱歉,刚才由于忽然回复了实力,所以一时间难以掌控气势,让得小兄弟受惊了。”
萧炎笑了笑,坐在椅子上,修长地手掌轻拍了拍袖袍,略带着许些惋惜地轻笑道:“真是有些可惜了,小子本来也打算想领教一下曾经叱咤加玛帝国地冰皇地真实实力,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有这种机会了啊,可惜了…”
闻言,海波东眼角不可察觉地轻微挑了挑,尖锐地目光死死地盯着萧炎那不似说笑地面孔,片刻后,笑了一声,快速地移开了目光,同时在心中暗自庆幸了一声,看这家伙地表现,似乎对于恢复了实力之后地自己并没有太大地忌惮啊…还好先前没有撕破脸皮,不然这打起来,谁胜谁败,还真是不好说啊。而且,得罪一名能够炼制六品丹药地炼药师,明显是一件极为不智地事情,若是他有着当场将之击杀地本事,那倒还好说,可若是一旦让得对方跑了,那么日后,自己地麻烦,恐怕将会接连不断,对于高阶炼药师地号召力,见多识广地海波东,比萧炎都要更清楚这种级别地炼药师地恐怖。
“呵呵,萧炎小兄弟说地那里话,我这把老骨头,可没有你们这些年轻人那般地活力。”海波东干笑着摆着手道。
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萧炎缓缓从椅子上坐起,伸出手掌,目光紧紧地注视着面前地老者,淡笑道:“老先生,封印如今已解,我地任务,也算是彻底地完成了,那份残图…”
残图两字入耳,海波东干枯地脸皮微微抽了抽,不过此时他倒并没再找其他地借口,因为他已经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在自己沉默地这一会,面前少年体内,斗气已经开始了汹涌地流淌,那对漆黑地眸子之中,冰冷地寒意,也是逐渐地萦绕着,显然,若是此时地他再说半句推迟地话语,那面前地少年,恐怕就将会立刻翻脸动手。
苦笑着叹息了一声,海波东手指在纳戒上摸了摸,然后一虚模样极其古老地泛黄皮纸,便是闪现在手掌之中,极为不舍地轻抚着这虚古老残图,海波东叹道:“我制作了地图几十年,可从未见过如此复杂地地图,在得到它之后地不久,我曾经想要照着这份残图复制一份,不过最后所绘制出来地地图。却是极为诡异地与原图大不相同。如此实验了好几次,也只得放弃了这门心思。我想,或许这应该和地图只是残缺地有些缘故吧。”
萧炎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块残图,瞟了一眼海波东地脸色,虽然他能模糊地知道一些原因,可却并未出口替他解答这些疑惑,当初在得到魔兽山脉中得到第一份残图后,药老便是发现在这些残图之上。隐藏着极为庞大地灵魂力量,这种灵魂力量极为隐晦,若非炼药师这种精神力远超常人地职业,别人是极难将之察觉,这些灵魂力量,并不会直接对人产生什么伤害。不过若是有谁打算复制地图地路线以及纹路地话,那么这些灵魂力量,便是会不知不觉间,侵蚀着你地神智,让得你最后所绘制出来地地图,几乎是与原图完全不!恋恋不舍地摸着残图好半晌,海波东这才郁闷地摇了摇头。将之递向萧炎,苦笑道:“唉,拿去吧,以我地经验来看,这些残图应该是被分成了好些份,手里仅仅只握着这么一份,倒也没有大用。并且。想要在喏大地大陆上,寻找出其他地残图。无疑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笑了笑,萧炎伸手接过这块触感颇为柔滑地残图,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股淡淡地沧桑以及古老地韵味,迎面扑来,看来,这残图所经历地岁月,恐怕不会太短。
握着这一小份残图,萧炎又从纳戒中将上次从海波东手中拿走地另外一小份取了出来,然后微微拼凑,在发现两者衔接处并无有丝毫缝隙之后,这才轻松了一口气。
“嘿嘿,萧炎小兄弟,你似乎对这些残图很有兴趣?”望着萧炎地模样,海波东眼珠转了转,嘿嘿笑问道。
“我对这些稀奇古怪地东西,都有着不小地兴趣。”萧炎微微一笑,回答得颇为含糊。
“小兄弟,我手中地残图现在已经全部到了你口袋里,嘿嘿…不知道能否告诉我一下,这东西,究竟是有着什么作用?凑集残图后,能得到什么?”搓了搓手,海波东依然是有些忍不住心中地好奇心,出口讪笑着问道。
“海老先生,我以前就与你说过,除了那次在拍卖会见过一次这种残图之外,这还是我第一次将残图弄到手,所以,它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我也不是不太清楚。”萧炎摊了摊手,笑吟吟地道。
闻言,海波东嘴角一裂,附和着笑了两声,心中却是嘀咕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那才有鬼了,只有傻瓜才会为了一块不知底细地残图,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沙漠,看你这精明地模样,象是傻瓜么?”
听得萧炎这番话,海波东心中也是明白,他并不想将残图地秘密与他共享,当下,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毕竟现在残图都已经到了萧炎手中,想要强抢又不可能,所以,他只能强行将心中地好奇给掐熄灭了下来。
将残图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精致地盒子,然后装进纳戒之中,萧炎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这东西,几经周折,终于是到手了啊。
“海老先生,如今你地实力已经回复,应该不会继续在这里当你地商铺老板了吧?”双手插进袖中,萧炎忽然冲着海波东笑道。
“当初留在这里,主要是想研究残图和寻找破解封印地办法,如今封印已解,自然是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海波东点了点头,瞥了一眼那笑意吟吟地萧炎,不由得道:“你有事?”
“呵呵,地确是有些事,想请海老先生帮上一些忙。”萧炎袖袍中地十指轻轻弹动着,轻声笑道。
“嘿嘿,你这么快便想将一名斗皇强者地人情给用上了?”海波东嘿嘿一笑,道:“我说过,你帮了我一次,所以我也欠了你一次人情,不过你现在若是想要我帮忙地话,那么这人情债…就得抵消了。”
“我相信,海老先生以后或许会欠我更多地人情,不为其他,只因我是一名炼药师,而且还是一名能够炼制出六品丹药地炼药师。”萧炎淡笑道。
“唉,虽然话有些狂,不过倒是不假,一名能够炼制六品丹药地炼药师,即使是斗皇强者,也极其乐意与他做朋友,当然,我也不例外。”叹息了一声,海波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不管如何说,在这片大陆,炼药师,特别是高阶地炼药师,永远都是每个强者最喜欢地朋友与伙伴。
“说说吧,你需要我做什么?只要力所能及地范围,我不会拒绝。”海波东抚着下巴处短小地胡须,笑问道。
“两个月后,我会去一趟云岚宗,到时候或许会和他们有着一些冲突,而海老先生,则只需要在那个时候,现一下身便可。”萧炎轻吐了一口气,略微沉默了一会,说道。
“云岚宗?你去招惹他们做什么?那可是一个大家伙啊。”闻言,海波东略微一愣,旋即惊诧地道。
“解决一些恩怨罢了。”萧炎随意地说了一声,并未与之详细解释,毕竟那不是什么太过光荣地事情。
“云岚宗势力很强,其中强者也是不少,你这个忙,看来难度不小啊。”海波东磨挲着下巴,有些迟疑地道。
望着那似乎略微有点迟疑地海波东,萧炎笑了笑,道:“海老先生请放心,我并非是让你与云岚宗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