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43部分

控制着这些火属性能量流转过几道经脉,在经过提炼之后,火属性能量被灌注进了小腹处地紫色气旋之中。
修炼,便是在这般枯燥与寂寞之中缓缓的进行着,当萧炎后背之上的焚血被完全的挥发之时,那紫色的气旋之中,终于再次凝结出了一小滴紫色的液体。
小小的紫色液体在气旋之中欢快的流动着,犹如湖泊之中的小鱼儿一般,轻灵活跃。
心神注视着那滴最新成形的紫色小液体,萧炎微微笑了笑,经过这段时间地探测,他隐隐地算出,似乎当气旋之内的小液体达到十五滴左右时,他便能够达到晋升二星斗师所需要地能量,而现在,气旋的紫色小液体,已有十三滴,也就是说,如果再凝聚出两滴紫色小液体,那么萧炎,便应该能够晋升成为一名二星斗师!
“快了…”心头轻轻呢喃了一声,萧炎脑袋猛的仰起,狠狠的将头发上的黄沙甩去,然后从沙面上跳起身子,仰天大吼道:“快了!二星斗师!”
站在一旁,药老望着那大声嘶吼着发泄着心中情绪的萧炎,微微笑了笑,轻声喃喃道:“小家伙,虽然你天赋不低,可你的付出,才是最后成功的关键…我很期待几个月之后的三年之约,当年她给了你难以抹去的辱,如今,你已经有资格自己去讨回…”
缓缓的抬起头,药老望着那巨大的炎日,然后偏头盯着少年那单薄而执着的背影,忽然淡淡一笑。
“虽然修行艰苦,可你却从未放弃,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用努力与汗水换回来的成功,我相信,日后的你,定能站在斗气大陆的巅峰!”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巧遇
茫茫沙漠,金色的沙子,是这里的唯一主调,狂风携带着沙子,席卷着天地间,风啸阵阵,不绝于耳。
在一处沙丘之上,**着上半身的萧炎,正紧皱着眉头的望着手中的地图,进入塔戈尔沙漠,已经有十来天的时间了,而经过这十多天的步行,萧炎也总算是接近了地图上火焰标志的范围,可至从昨天进入这块范围之后,萧炎经过一整天的搜索,依然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异火的痕迹。
“怎么没有?我们不会是被那老家伙晃点了吧?”萧炎扬了扬手中的羊皮地图,抬头望着悬浮在半空中的药老,皱眉苦笑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周围的地形和别的地方没什么区别,我也感觉不到哪里有异动的地方。”药老缓缓的降下身子,有些无奈的道。
“如果这地图没问题的话…那多半这里应该就没有异火的痕迹吧…”摇了摇头,萧炎叹道。
“或许是吧。”
“唉…妈的,白白走了十多天的路。”狠狠的挥动着羊皮地图,萧炎郁闷的骂道。
“呵呵,也不算白走吧,至少在这十多年的修炼中,你已经逐渐的接近到一星斗师的层次,只要再坚持修炼一段时间,突破到二星斗师,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药老笑着安慰道。闻言,萧炎依然有些不甘的撇了撇嘴,手指指着地图上的火焰标志,沉吟道:“再找找吧,毕竟这标志这么大,囊括的范围也不小,我们又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地形,自然要多花点时间来寻找,不然万一错过了…那不得后悔死?”
“嗯,这范围的确不小,那老家伙也真够懒的…唉。那便再找两天时间吧,两天之后,转路去北边…这两边来回一折腾,没有一个月时间,是不可能到达的。”药老瞟了一眼那火焰标志,微微皱眉。旋即点了点头。
苦笑了一声,萧炎再次叹了一口气,手掌习惯性的摸了摸背后的巨大玄重尺,然后抬脚对着视线之内地沙海中行去。
顶着烈日,萧炎再次满头大汗的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而就在他打算停下来歇息一下时,眉头忽然一挑,偏过头,望着那不远处的沙丘之上。那里,一道人影正极其狼狈的逃窜着,在他下沙丘之时。一个不稳,直接顺着沙璧滚了下来。
微皱着眉头望着那一路滚下来。最后滚到自己身前不远处地人影。萧炎无奈地摇了摇头。走上前去。从纳戒中取出一袋清水。然后倾倒在这名男子脸庞之上。
在水源地刺激下。陷入昏迷地男子逐渐地睁开了眼眸。望着出现在眼前地萧炎。先是一惊。在发现他未曾有坏意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淡淡地瞟了一眼男子。萧炎随意地从纳戒中取出两三瓶清水。然后丢在男子身旁。转身便走。
萧炎在自己地心底。从没认为过自己是一个拥有菩萨心肠地烂好人。在这沙漠之中遇见个受伤地陌生人。能够给他一些水源。便是最大地底线。若是还想让他动身将你一路护持着走出沙漠地话。那就只能抱歉了…
“小兄弟…”瞧着转身走得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萧炎。男子略微一怔。旋即急忙嘶哑道:“小兄弟。请留步。我们地佣兵队伍被蛇人袭击了。现在正陷入生死关头。还请小兄弟能够去石漠城帮忙求一下救兵!”
“抱歉。我没时间。”
没有回头。萧炎扬了扬手,淡淡的道。这不能怪他淡漠,这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在死去,难道什么人都要自己去帮忙搬救兵么?既然在塔戈尔大沙漠做佣兵,那就自然应该有这种下场的觉悟。
“小兄弟!”
瞧得逐渐走远的萧炎,男子咬着牙蠕动了一下身子,竭尽全力的大喊道:“小兄弟,还请帮帮忙,若是小队能够获救,我们漠铁佣兵团绝对会重金酬谢!”
男子的喊声落下,远处那已经要消失在风沙中的少年却是忽然的顿下了身子,瞬间后,转身回走,在男子狂喜地注视中来到他身边。
“漠铁佣兵团?石漠城的漠铁佣兵团?”萧炎眨了眨眼睛,漆黑的眸子中透着许些愕然,这么巧?
“是的…小兄弟听过我们的佣兵团?”见状,男子也是有些拿不住萧炎对漠铁佣兵团是恶意还是好意,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只得硬着头皮的道。
“你们团长的名字…?”
“萧鼎…萧厉…”男子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小心翼翼的道。
“哦…”微微点头,萧炎脸庞上地笑意柔和了许多,竟然是蹲下身来,手指翻看了一下男子大腿上的伤势,然后丢给他一枚药丸:“吃了吧,先把蛇毒解了。”
“多谢小兄弟了。”赶忙接过药丸,男子感激的道,将之吞进了肚内。
“这是疗伤药,自己敷点,应该没什么大事,敷好后,带我去你们佣兵小队那里吧。”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小瓶疗伤药,再次丢给男子,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道。
“呃?去那里?”闻言,男子一惊,急忙道:“小兄弟,那可不行,围攻我们小队的蛇人可是有八名,而且其中三位都是九星斗者啊!”
“小兄弟,你还是赶紧去石漠城帮我们通报一声佣兵团吧,团长他们会立刻赶过来的,这里距离已经不远了!”男子苦苦相劝的道。
“别废话了,赶紧敷药,然后带路,我能这么做自然有我的把握,不然等他们带人过来,你的人就死光了。”一脚轻踢在男子大腿之上,萧炎翻了翻白眼,催促道。
听着萧炎这话,男子将信将疑的再度打量了前者一番,赤背地少年。一件短裤,一把古怪地黑尺…这些种种,都让得男子弄不透面前的少年究竟有何实力。
苦笑了一声,男子将疗伤药敷上大腿,然后身子有些颤抖地站了起来,手指指向沙丘之后。道:“就在那边的不远处。”
目光瞟了瞟沙丘,萧炎微微点了点头,一把抓住男子的手臂,脚掌猛然一踏沙面,随着一声沉闷地爆炸声响,沙面之上,竟然是被震出了一个巨大的沙坑,而借助着这股反推力,萧炎与男子的身形猛然冲上了沙丘之上。
翻上沙丘。萧炎再次闪电般的掠了一段距离,最后在一处高耸的沙面上停了下来,将手中那已经目瞪口呆的男子丢在地面。上前一步,望着出现在下方沙漠中地大堆人。
在下方的沙漠之中,十几名佣兵正手持武器的背对着,在他们的周围,八名样貌奇异的生物正将之包围在其中,这些生物有着人头人身,不过双脚的部位,却竟然是一条巨大的蛇尾,蛇尾甩掷间。发出哧哧的声响,让得人略微有些心寒。
“这些就是塔戈尔大沙漠的蛇人么?”目光扫过这八名男性蛇人,萧炎惊叹了一声,有些大开眼界,这可是他第一次看见这种生物。
“小兄…大人,他们就是我们漠铁佣兵团地一支小队,本来我们是打算猎杀魔兽的,可没想到被这些家伙偷袭…”目光敬畏的扫过萧炎地背影,先前他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已经让得这名男子知道,面前这年龄看似不大的少年,却是一名深藏不露的强者。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目光再次在那十名佣兵之中扫过,十名佣兵,八男二女,视线在其中瞟了瞟,最后停留在一道窈窕的倩影身上。
这名女子年龄看起来似乎在二十左右,俏脸颇为精致。不过那略微飞扬的浅眉。却是隐隐的泛着一抹犹如沙漠中的小母豹子一般的桀骜,看这般气质。可以想象出,虽然这朵沙漠之花很漂亮,不过却是浑身长刺。
此女穿着颇为胆大火暴,短短地衣衫仅仅只将胸脯以及其下的部位包裹,那泛着古铜色的性感小蛮腰,却是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下,同样是短短的皮裙之下,露出一截修长的性感大腿,萧炎站在上面都能发现,蛇人之中,有好几道滛秽的视线,不断在这位女子那纤细的小蛮腰与紧绷的大腿之上扫过。
“杀了他们,留下女人!”
一名领头地蛇人,三角形瞳孔的眼睛在女子身上扫过,声音阴寒嘶哑,且透着几分滛秽,蛇性本滛,他们对女人,几乎有着天生般的贪婪与垂涎。
听得首领下令,周围的几名蛇人脸庞上顿时涌起嗜血之意,嘴巴微张,猩红的蛇信吐了出来。
“大家小心点,旦仔已经回去求救了,只要坚持一会,我们就能得救了!”瞧得蛇人的举动,那名性感女子紧抿了抿红润的嘴唇,声音清冷的喝道。
闻言,周围的佣兵也是微微振奋了一点,不过那紧握着武器地手掌,却依然满是汗水,他们这边最高级别,也不过才七星斗者左右,可对方,却是好几名九星斗者啊,这种差距…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援兵地到达?
“杀!”蛇人头领冷笑了一声,一挥手,周围虎视眈眈的蛇人,顿时满脸狰狞地对着中间的佣兵扑杀而去。
“咻!”
就在蛇人开始进攻之时,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忽然在天空响起,一道黑影猛然划过天际,最后犹如一道黑色闪电,轰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蛇人与佣兵的间隔之间。
黄沙逐渐的飞散,一道手持巨大黑尺的单薄背影,缓缓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内。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初遇蛇人 斗师初显威
突然出现的赤背少年,让得双方都是略微一惊,不过片刻后,佣兵这方便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既然来者是人类,那么他们相信,他至少不会帮着蛇人便是。
而那群蛇人,望着萧炎这不速之客,却是大为的恼怒,那名领头的蛇人,三角形瞳孔的眼睛阴冷的扫过萧炎,也不废话,手掌一挥,两名实力在五星斗者左右的蛇人,便是甩动着尾巴,满脸凶光的对着萧炎冲杀而去。
抬了抬眼,萧炎轻嗅了嗅迎面扑来的淡淡腥风,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手掌缓缓的握在玄重尺柄之上,脚掌轻轻抬起,然后猛然一踏,身形骤然间由极静转化成极动,一道人影犹如闪电一般,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快速的与两位蛇人猛然交错而过。
“嘭,嘭!”
身形刚刚交错,萧炎的身形便是再次突兀停滞,而那两位满脸凶光的蛇人,则是如遭重击,身形剧颤的贴着沙面倒射而出,在倒射之时,口中的鲜血狂喷而出。
紧握着玄重尺柄的手掌微微松了松,萧炎舔了舔嘴,目光瞟了瞟那被重尺起码扇飞了几十米距离的两位蛇人,在这般重击之下,他们即使不死,那也得非得落个重伤下场了…
“嘶…”
萧炎与蛇人的交错,以及到蛇人的吐血倒射,期间不过短短十来秒而已,而这十来秒,胜负立分。
望着萧炎这雷霆的一手,那十来名佣兵,嘴巴微微张大,脸庞上充斥着惊愕,目光愕然的盯着少年的背影,他们很难想象,在这具单薄的身体之内,怎么可能会隐藏着那般恐怖的力量?
“这家伙…好暴力。”微张着红唇盯着那犹如拍苍蝇一般将两名蛇人拍飞的萧炎。那名性感女子,忍不住的失声喃喃道。
“嘿,雪岚,你们没事吧?”沙丘之上,那名男子满脸兴奋的拖着伤腿跑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绕开几名蛇人。来到佣兵之中,冲着女子笑道。
“旦仔你不是回石漠城找救兵了么?怎么还在这里?”望着男子。那位被称为雪岚地性感女人。柳眉微竖。叱道。
被女子叱喝了一顿。旦仔苦笑了一声。指着萧炎地背影道:“喏。这不是救兵么?”
“他?”闻言。雪岚一愣。目光回望着萧炎。皱眉谨慎地道:“他不是我们漠铁佣兵团地人吧?你怎么请动人家地?他提了什么条件?”
“我也不认识他。先前失脚遇见了他。本来想请他去石漠城帮忙通报一声…”说到这里。旦仔脸庞略微有些尴尬:“刚开始他没有理我。可当我说出我是漠铁佣兵团地人后。他便是忽然热情了起来。而且还给我解毒丸。疗伤药…“难道他与我们漠铁佣兵团有故?”雪岚纤手轻轻锊过额前地一缕沾染着香汗地青丝。不经意间地风情。让得不远处地一名蛇人眼中滛秽光芒大涨。
“可我从没听团长他们说过他们何时认识一名这般年龄地强者啊?看他先前出手地强度。恐怕至少也是一名八星以上地斗者吧?”雪岚微蹙着柳眉。疑惑地道。
“我也不知道。”旦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过我想他应该没有怀意吧。不然地话。他又何必冒险来救我们?”
“唉…救不救得走人还是问题啊,这次地蛇人里面,可是有三名九星斗者啊,最后不要救人不成,反把他也搭了进来。”雪岚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道。
闻言。旦仔一愣,讪讪的笑道:“我想…他应该能够应付吧,毕竟我可是和他说过蛇人地实力,他若是没有把握的话,怎么还会过来?”
“你难道想和我说?他是一名斗师?”雪岚甩了甩一头那略微有些波卷的青丝,有些无奈的道。
“这…”旦仔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出话来,虽然他心中颇为高看萧炎的实力,可斗师…他的年龄应该不过二十吧?二十岁不到。就成为一名斗师?这如何可能啊?
“唉。希望他有底牌吧…”苦笑着摇了摇头,旦仔只得这样安慰道。
雪岚皱着柳眉沉吟了一会。也只得颓丧的摇了摇头,现在的状况,只能寄托于面前的少年能够有着出乎人意料地表现了。
见到萧炎轻易击伤自己的两名属下,那名领头的蛇人三角眼瞳微微一缩,猩红的蛇信轻轻的吐缩着,森然道:“人类,在塔戈尔沙漠中得罪我们蛇人,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萧炎淡淡的笑了笑,斜握着重尺,没有答话。
“若是识相,奉劝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不计较你伤我手下的过错!”领头蛇人眼瞳中泛着阴寒,不过话语之中,却是透着一分忌惮与隐隐的阴毒,显然,先前萧炎地出手,也让得他不敢心存小觑。
“抱歉…”萧炎笑了笑,微微摇了摇头,简单的两字,却是有着无须商谈的语气。
“找死!”被萧炎拒绝,领头蛇人那略微生着一些细小蛇鳞的脸庞上顿时浮现一抹煞气,手掌一挥,阴冷的道:“一起上,杀了他!女人抓回去好好享受!”
“嘶!”听着首领下令,周围的蛇人在略微踌躇了一会之后,便是吐着蛇信,手持一把尖锐蛇矛,对着萧炎围攻而去。
“伤员原地待命,其他人跟我上!”瞧得蛇人竟然打算一起上,后面的雪岚柳眉一竖,纤手一挥,冷喝道。
“不用了,你们就待在那里吧,免得碍手碍脚。”听得后面的动静,萧炎眉头微皱,无奈的偏过头,淡淡地道。
“你…”闻言,刚欲手持武器冲出来地雪岚脚步顿时停住,倒竖着柳眉,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看不起,刚欲喝叱。却是忽然想起面前的人可是他们唯一地救兵,当下只得忿忿的跺了跺脚,然后狠狠的剐了萧炎一眼,双臂抱在丰满的胸脯之旁,退后了一步,冷眼望着萧炎。心中嘀咕道:“小小年纪,就知道逞强!”
然而,雪岚冷眼旁观地神情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是缓缓的被一股震惊所覆盖,当然,为此而震惊的,还有着后面的所有佣兵。
在众人不远处,少年手持重尺而立,略微沉寂之后。淡淡的紫色斗气纱衣,逐渐的笼罩了全身,在这斗气纱衣之外。一袅袅紫色火焰,偶尔翻腾而起,颇为奇异。
“嘶….”望着少年身体之上地紫色能量纱衣,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猛吸了一口凉气。
“这…斗气纱衣?他竟然真的是一名斗师?”睁着美眸,雪岚盯着面前的那道被包裹在紫色斗气之中的背影,俏脸上充斥着不可置信。
“……”众人面面相觑,唯有无语。
“好变态的家伙…这点年纪竟然便晋升成了一名斗师,要知道,两位团长今年也不过才是五星斗师啊。”旦仔张大着嘴。脸庞上表情犹如见鬼一般,呆滞的喃喃道。
“难怪他敢一人便冲过来…原来竟然会是一名斗师。”一名佣兵叹息了一声,苦笑道,声音中有些羡慕,也有些劫后余生的窃喜。
“这小家伙究竟是从哪地方冒出来的啊?从没听说过附近地城市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变态的一个少年啊?”雪岚皱着柳眉,轻声道。
“不知道…”对于这问题,周围的人都是同时地摇着头。
见状,雪岚也是无奈一笑,苦笑道:“算了。不管他的来路了,反正看来,我们今天似乎是好运的得救了。”
在萧炎召唤出斗气纱衣之时,对面冲杀而来的蛇人,明显也是一阵慌乱,看来,他们也是非常清楚能够召唤斗气纱衣是代表着什么。
斗师!那是与斗者完全不同的阶别,若非没有变态的斗技或者功法做底牌,根本没有人可能完成这种越阶的挑战。而至于变态的斗技与功法…难道谁能指望这些混得明显不太好的蛇人能够拥有么?
所以。这将会是一场一面倒地战斗!
召唤出了斗气纱衣,萧炎轻呼了一口气。手掌紧握着玄重尺,望着对面那些惊慌起来的蛇人,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脚掌猛踏地面,随着一声爆炸声响,萧炎身形贴着沙面,暴掠而出。
“嘭!”闪电般的出现在一名九星斗者的蛇人面前,萧炎眼眸冷漠,手中的重尺夹杂着凶猛的劲气,狠狠的砸在了对方胸膛之上,顿时,随着一声轻微的闷响,蛇人眼瞳一阵骤缩,然后一口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狂喷而出,同时,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出,最后射进了一处沙丘之中。
电光火石之间,这名九星斗者连施展斗技地时间都未曾有过,便是遭受到了萧炎的致命攻击,由此可见,如今的萧炎,对付斗者,已经简约到了何种地步。
眨眼间击杀了一名九星斗者蛇人,萧炎身形猛的一错,再次来到另外几名实力仅仅是四五星斗者蛇人之间,手中的重尺,在此刻几乎变成了拍子一般,将那几名仓惶逃窜的蛇人,全部拍得吐血而飞。
望着那场中几乎是一人独自表演的萧炎,雪岚与众位佣兵,皆是目瞪口呆,就算是一名斗师,那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将对方击杀得溃不成军吧?不管如何说,对方也有三名九星斗者啊,可这短短一个照面…便是损失了一名九星斗者,以及其他的好几名普通蛇人,这…
目瞪口呆地面面相觑了一眼,众人也只得叹息着摇了摇头,这家伙地实力,似乎比普通斗师还要强上许多啊?
瞧着那短短几回合,己方便是损失这般惨重,那名领头的蛇人三角眼瞳中顿时涌上了一股嗜血地狰狞,与仅剩的另外一名九星斗者蛇人对视了一眼,脸庞上皆是涌起了一抹凶光,手中紧握着尖锐的蛇矛,蛇尾在沙面之上诡异的一扭,两人成八字形,对着萧炎怒攻而去。
看两人的这般熟练的配合,明显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两杆蛇矛诡异探伸,在蛇矛之间,一抹淡淡的猩红色若隐若现,显然是被涂上了剧毒。
手中地重尺将最后一名蛇人拍飞,感受到身后急射而来的森寒劲气,萧炎重尺豁然后移。随着一阵叮当声响,将两杆刁钻刺来的蛇矛,抵御而下。
“噗!”瞧着攻击被挡,两名蛇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猛然张嘴,两道腥臭的幽青气体,对着萧炎迅速喷射而去。
“小心蛇毒!”瞧着两名蛇人的举动,雪岚俏脸微变,急忙喊道。
雪岚地喊声刚落,萧炎体外的斗气纱衣便是一阵急速涌动。然后迅速将萧炎身体所有部位,都是包裹在其中,而凡是接触到紫火纱衣的青色毒气。则全部被焚烧成一片虚无,逐渐升空消散。
脸色淡漠的抗下这波毒气攻势,萧炎脚掌猛然一踏,身形瞬间出现在那名领头蛇人面前,手中重尺迅速举起,然后狠狠的对着他脑袋劈砸而去。
突然穿过毒气近身而来的萧炎,让得领头蛇人脸色狂变,危机关头,蛇尾忽然一阵诡异的摆动。随着一阵奇异的梭梭声响,身体顿时犹如蛇爬一半,后退了几米,险险的避开了萧炎地致命攻击。
避开萧炎的攻击之后,领头蛇人依然有些觉得不保险,蛇尾急速摆动,身形也快速的后退着。
然而后退刚刚持续了几秒时间,一阵怪异地狂猛吸力,猛的自不远处的萧炎掌心中喷涌而出。顿时,那措不及防的蛇人头领,便是被吸得再次对着萧炎飞去。
抬眼望着那满脸恐惧飞来的领头蛇人,萧炎一声冷笑,脚掌再次猛踏地面,身体犹如大鹏一般,急速拔高,然后闪掠至蛇人头顶上方之处,手中重尺轰然砸下。
“嘭。”鲜血伴随着脑浆。从空中飞洒而下。一截躯体,迅速坠落。然后被砸进了黄沙之中,片刻后,黄沙坑洞,也是在流动的黄沙中,逐渐消失。
望着首领死亡,最后一名九星斗者的蛇人,脸庞上也是涌上了一抹恐惧,嘴中发出几声尖锐的嘶鸣声,然后蛇尾一摆,身体快速的对着沙漠深处逃窜而去。解决掉这名领头蛇人,萧炎身体凌空一番,身体微旋,借助着旋转地力量,手中玄重尺猛的脱手而出,对着那逃窜的蛇人暴射而去。
“噗嗤…”重尺闪电般的掠过天际,快速的追上蛇人,最后从其脖子之处,飞射而出,带着殷红的血腥,插进了黄沙之中,只留了一个尺柄在外。
脚掌重重的踏上沙面,萧炎的脚掌深陷了半尺,轻喘了一口气,缓缓的抽出脚掌,慢慢地行至玄重尺处,手掌握着尺柄,将之一把抽了出来。
用纱布将尺身上的鲜血搽净,萧炎将之随意的插在后背的尺套之上,然后缓缓的走向那十来名已经石化的佣兵。
“喂,你们没事吧?”走得近了,萧炎站在那名性感女人面前,笑问道。
“没…没事。”美眸在萧炎那**的上半身扫过,雪岚倒并未因此有什么害羞的表情,在这沙漠之中,女子的风气较为开放地,而且她又经常混迹在佣兵堆之中,自然没有那些温婉小姐一般娇羞矜持,看个男子半**,倒不至于羞红俏脸。
“你…”雪岚眨了眨眼睛,然后对着萧炎轻笑道:“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地相助,不过还是得对你说声谢谢,不然的话,我们地下场……我叫雪岚,是这支小队的队长,同时也是漠铁佣兵团中的一支分队。“萧炎。”萧炎笑着点了点头,道。
“萧炎?似乎有点熟悉?在哪听过?”听着这名字,雪岚微微皱了皱眉,在心中思虑了一会,却依然没有想出个头绪,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抬头对着萧炎笑道:“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去一趟石漠城,我们漠铁佣兵团恩怨分明,你帮了我们,这恩情。我们会酬谢!”
“石漠城距离这里并不远,半个小时的路程,应该变能到达,并不会太过拖延你的时间。”似乎是生怕萧炎拒绝,雪岚连忙又补充道。
闻言,萧炎笑着点了点头。既然来到了石漠城,自然是要和两位多年不见的兄长见上一面,虽然最近几年他们因为自己事业的繁忙,很少回到家族,不过年少时的兄弟感情,依然让得萧炎对他们感情颇深,在那萧家之中,除了父亲与薰儿之外,便是两位兄长。小时候对他最是照顾。
“不知道薰儿那妮子怎么样了…一年时间了啊。”回忆之中,那身着青衣的淡雅少女,忽然毫无预兆的浮现在了萧炎心中。那柔柔地一颦一笑,都是让得此时的萧炎心神颤动。
一年的时间,苦修占据了萧炎的大部分空间,直到此刻思绪的忽然开启,萧炎这才尝试到那思念的感觉。缓缓地吐了一口气,萧炎抬起脸庞,略微有些扭曲的半空中,少女背负着小手,轻灵的身姿。让得萧炎心中猛的涌起一股想要立刻结束苦修,前去迦南学院的冲动…
念头刚刚出现,便是让得萧炎打了个颤,狠狠的摇了摇头,将之强行压制在心底,那丫头的秘密实在太多,若是自己不努力提升着实力,恐怕会在她面前自卑死。
出来历练了这么久的时间,萧炎也更是明白了玄阶功法的可贵。可要知道,当初薰儿可是随便一掏,就是拿出了一卷玄阶高阶地功法,由此,萧炎也更能感觉到她身份背景的神秘与庞大。
再有,对于薰儿的修炼速度,萧炎可是亲身体验过地,这一年时间,还不知道那妮子会蹦到什么级别去。说不定。比自己还高?
“唉,不知道她在迦南学院过得怎样?不过以这妮子的容貌与气质…恐怕那追求者不会少吧?可以薰儿那什么都不在乎的淡然性子…应该没啥男子能让她动心吧?”摸了摸鼻子。萧炎却是咧嘴自恋的一笑,每次在想着这些问题时,他都会有些庆幸,庆幸自己当年在那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莫名其妙的将这妮子的心给抓了过来。
“不过…天可怜见,小时候我只是想试试那斗气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而已啊,我那年龄,懂个屁的温养脉络啊…不过为什么我竟然一试就试了好几年?…难道我那时候就对薰儿有不良企图了?怎么可能…”心中忽然钻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得萧炎有些神经质地喃喃道。
雪岚偏头望着身旁突然沉默,并且脸色不断变幻的萧炎,不由得有些愕然,好片刻后,方才轻碰了碰他:“喂?你没事吧?不会是中毒了吧?”
“啊?哦…呵呵,抱歉,分神来,我没事。”从回忆中苏醒过来,萧炎一愣,望着周围那些正盯着自己的众人,不由得歉意的摇了摇头。
“如果没问题的话,那我们现在变启程回石漠城吧?怎么样?”雪岚偏头对着萧炎询问道。
“呵呵,好。”萧炎笑着点了点头。
“费高,去将驼马车拉出来。”见到萧炎点头,雪岚转身对着一名佣兵挥了挥手,吩咐道。
“好勒。”一名佣兵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窜进不远处的沙丘,从中拉出一匹驼马马车,马车拉了过来,萧炎这才发现,在马车的后背箱里,有着两头一阶魔兽的尸体,看其上面尚未粘稠地鲜血,应该便是雪岚他们这支小队的猎物了,这种沙漠之中的马车体积并不大,而且由于其内现在已被魔兽尸体所占据,所以想要用它作为坐骑,却是明显不可能了。
“你先带着东西回石漠城吧,和团长他们汇报一下这里的事情。”对着驾驭着马车的佣兵挥了挥手,雪岚熟练的下着命令。
“嘿嘿,好,我相信团长他们会很高兴认识一位新朋友的。”佣兵对着萧炎和善的笑了笑,然后脚掌在驼马屁股上一踢,带着猎物,快速的对着石漠城飞奔而去。
望着那快速消失在视线尽头地马车,萧炎笑了笑,随意地从纳戒中取出一套衣衫穿在身上,率先对着马车行驶的方向快步走去。
见到萧炎动身,雪岚也是赶忙催促着手下。
“队长,你觉不觉得,萧炎似乎和两位团长…似乎有点像啊?”盯着萧炎地背影,旦仔将东西装好,忽然出声道。
“呃?”闻言,雪岚一愣,目光转向萧炎的背影,片刻后,心头忽然猛的一动,轻身道:“我似乎听团长说过,他们有个弟弟吧?”
“呃…我也记得,就是那个,实力一直诡异的在斗者之下徘徊的小家伙吧?呵呵。”
“团长的弟弟…似乎…也叫…萧炎?”雪岚眨动着修长的睫毛,香舌舔了舔红唇,回想起事情的始末,片刻后,俏脸逐渐的被一片惊愕所覆盖。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兄弟
在回石漠城的路上,为了确定萧炎的身份,雪岚也是隐晦的询问了几次,不过每次都被萧炎含糊的抵挡了过去,对此,她也只得无奈的瞪了对方几眼。
然而虽然萧炎并未亲口承认,不过雪岚在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眼这家伙的容貌之后,心中却是终于认定了下来,面前的这位斗师级别的少年,绝对便是萧鼎与萧厉嘴中的那位修炼状态有些诡异的小弟,萧炎!
而在认定了萧炎的身份之后,雪岚看向萧炎的目光中,也是少了一分戒备,多了几分柔和的笑意。
在一路的畅聊之中,那坐落在塔戈尔沙漠东部外围的一所巨大城市轮廓,也是隐隐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望着那不远处的石漠城,不仅雪岚等人长松了一口气,就是连萧炎,脸庞上的笑意也是多出了几分,在沙漠中长达十来天的苦修与行走,实在是让得他精神颇为疲惫,如今能有一个歇息的地所,自然让得他颇为兴奋。
在众人的欢喝声中,萧炎等人缓缓的来到城门口处,然后涌贯而进。
沙漠之中的城市,与帝国内部的城市相比较起来,多了几分朴实与厚重,或许是因为临近塔戈尔沙漠的缘故,这里的防御,也比帝国内部要森严许多,城市中,随处可见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巡逻着。进入城市之后,萧炎便是跟着雪岚一行人,对着城南处行去,在转过几条街道之后,一个占地几乎能够与乌坦城的萧家大院相比的院落,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在院落的上方处,一条旗帜随风摇摆,漠铁佣兵团几个大字,绘制其上,隐隐的透露着一股铁血坚硬之气。
在大院之外。几名身形剽悍的大汉,正手持武器的笔直站立,尖锐的目光,来回的扫视门外过往的路人,从他们身体上隐隐散发地血腥味道来看,他们是真正的从刀口上打滚过来的铁血汉子。可不是那些在腰间佩把武器,便以为自己是佣兵的菜鸟能够相比。
“在这石漠城中,我们漠铁佣兵团的实力能够排行前三,仅有一个沙之佣兵团能够超过我们,他们的团长是一名大斗师,所以沙之佣兵团地地位,无可撼动,而除了沙之佣兵团外,在这整个石漠城中。便只有暴风佣兵团能与我们勉强相匹敌。”对着大院行去,雪岚对着一旁的萧炎微笑道,笑容中略微有几分自傲。
微笑着点了点头。萧炎心中有些惊叹,短短几年时间,大哥与二哥便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建立起一股不弱的势力,这实在是让他不得不佩服,自少他心中清楚,如果换作自己来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这般的成就。“大哥一向机智过人,即使是父亲也赞不绝口,二哥为人谨慎凶狠。处事圆滑,手段颇狠,他们互相联手,加上出色的修炼天赋,实在是一对完美的搭档,难怪会有如此成就…”脑子回想起昔日父亲对两位兄长的赞扬,萧炎忍不住地在心中笑道。
“雪岚。你们没事吧?听先前回来地说。你们遇到蛇人袭击了?”走进大院。门口处地一名大汉迎上前来。对着雪岚笑问道。
“没事。”随意地摆了摆手。雪岚笑问道:“两位团长在吗?”
“嗯。都在。”大汉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在一旁地萧炎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他地脸庞之上。忍不住地笑道:“自从知道这位小兄弟地姓名之后。两位团长可是兴奋得有些坐不住啊…呵呵。很少见到一向自诩冷静稳重地团长高兴得如此失态。”
萧炎微微一笑。心头却是淌过一道暖流。对着大汉和善地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一旁掩嘴轻笑地雪岚走进了院落。
跟在雪岚身后。穿过几条小道。一路走来。遇到不少漠铁佣兵团地团员。而当他们在见到萧炎之后。脸庞之上都是浮现一抹惊异。然后窃窃私语了起来。
“呵呵。两位团长经常会提起你。看来先前我叫回来报讯地那家伙。已经把你给宣扬了出去。”望着周围佣兵地表情。雪岚偏头嫣然笑道。
苦笑了一声,萧炎点了点头,看来她是猜出了自己与两位大哥的关系了。
再次跟着雪岚转过一条小道,一间宽敞的大厅出现在了面前,站在大厅之外,萧炎听着里面传出来的两道熟悉的男子声音,鼻子忽然略微有些酸,与家族之中的萧宁等人不同,在这个世界之中,萧鼎与萧厉,可是真正的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啊,不管萧炎性子如何淡定,可在这血浓于水地血脉之中,依然忍不住的有些激动与失态…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对着一旁微笑的雪岚抱歉的笑了笑,然后缓缓走近大门,刚欲推门而入,房门却是嘎吱一声,被拉了开来。
房门被拉开,一张与萧炎有着几分相视的青年面孔,忽然的显现了出来。
青年身穿一套佣兵服装,挺拔的身子,笔直有力,漆黑的眸子中,透着慵懒与阴厉,脸庞之上,笑意盎然,只不过这分笑意之下,却是隐隐的藏着几分犹如恶狼一般地凶狠,显然,虽然青年看似和善,不过明显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临死都要反咬一口地凶悍类型。
青年打开房门,望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少年,微微一愣,旋即身体猛然僵硬,脸庞之上那隐藏着凶狠地笑意骤然间烟消云散,一股发自内心的灿烂温暖笑意,极为少见的浮上青年的脸庞。
望着青年温暖的笑容,萧炎鼻尖微微红了红,眼眶忍不住的有些湿润,以前在家族之中,即使是在自己沦落为废物之后,可面前的青年,依然是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仅剩的尊严,犹如那恶狼一般,将所有敢出言嘲讽的族人咬得遍体鳞伤。事后还不忘带着被家法侍候而出的伤痕,在身边笑眯眯地安慰着黯然颓丧的自己。
“二哥…”手背抹了抹眼睛,萧炎盯着面前的青年,颤抖着声音喊道。
“呵呵,呵呵…小炎子,竟然真的找来了。哈哈。”望着少年的模样,青年咧嘴傻笑了几声,然后快步上前一步,狠狠的抱住萧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同样满是激动与喜悦。
炎子,小时候的亲昵称呼,让得萧炎微微笑了笑,手掌不着痕迹的将眼中的雾水搽拭而去。苦笑道:“二哥,你想拍死我啊?”
“小家伙,不错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