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310部分

这世上最难消受的,便是美人恩啊,小医仙当初跟着他离开出云帝国,去黑角域,然后再赶往中州,这之中万里迢迢,但却并未说过半句怨言,虽说萧炎全心全力帮助她解决了厄难毒休,但依旧是难以抵消这等相随之情啊。
似是察觉到萧炎眼神的变化,这次倒是换作小医仙有些惊慌起来,如同小鹿受惊般的松开玉手,轻声道:“大家都很担心你,以后别做这些危险的事了…”
萧炎笑着点了点头,收拾好心中的情绪,目光一扫,望着周围丹塔那般大的阵仗,不由得一笑,冲着玄空子三人拱了拱手,道:“抱歉了,给丹塔添麻烦了。”
“只要你没事便好,这段时间,我没少受玄吞的折腾,而且你若是在我丹塔出了事,日后药尘脱困,定然会耒找麻烦的。”玄空子摆了摆手,笑道。“老峄r“”
听到这名字,萧炎嘴唇却是微抿,眼中掠过一抹冷厉之色,如今三千焱炎火他已经顺利得到,也是该时候将老师从魂殿手中解救出来了。
见到萧炎那突然有些冷厉鹄脸庞,玄衣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进丹塔吧,你在星域的这段时间,我们也得到了一些关于药尘被关押的情报。”闻言,萧炎心头猛的一跳,旋即压抑下心中的躁动,重重的点了点头。
“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在当初魂殿派人末追杀你时,他们便是有过转移药尘的念头,但后来因为丹会的这些事,便是拖延了下来,但在你失踪的这大半年里,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时间,将药尘从中州西域的冥城中转移。”丹塔的一处会议窒,玄空子面色凝重的道。
“果然已经转移了么。”萧炎面色微沉,拳头也是微微紧握。
“那不知道如今老师被魂殿关押在何处?”萧炎目光灼热的盯着玄空子三人,丹塔的情报能力,比他一个人四处瞎摸强上无数倍,有了他们帮忙,事情定然会好办的多。
“有线索,但不确定,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追踪到确切的情报。”玄衣缓缓的道:“不过你不用着急,按照我们现有的情报,要调查清楚,应该会很快的。”萧炎轻轻点头,这种时候,他也唯有倚仗丹塔的情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魂殿要药尘有大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伤其性命。”似是不想萧炎大过担心,玄空子也走出言安慰道。“嗯,多谢三位会长了。”
“另外,如果到时候得到了情报,便只能依靠你们的力量,我们若走出手相助的话,必然会激怒魂殿,从而爆发大战,现在的丹塔,并不是魂殿的对手,所以。“”玄空子沉就了一会,突然轻声道。
“丹塔能够帮我找到魂殿关押老师的地点,便已经足够,若是再多相助的话,萧炎心中也走过意不去。”对于这一点,萧炎倒是没有什么,玄空子三人是丹塔巨头,一言一行都是钱桌存丹塔,而魂殿的势力,又是极端恐怖,若是爆发大战的话,那牵扯实在是太过庞大,因此即便是玄空子等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敢真正明面上的对魂殿宣战。“唉,你放心,不管怎样,魂殿也算是我丹塔的敌人,我们全尽一4p力量,来协助你。”玄空子似是有些过意不去,道。
萧炎笑笑,抱拳道:“如此的话,那便先多谢玄老了。”
“运段时间,你便先在丹塔歇息,一旦情报到手,便可立刻动手。
萧炎微笑着点了点头,手掌一握,一块玉片却走出现在手中「这是当初风尊者在离去时所给予他的传信物,而如今,也该是将他呼唤过来了,到时候人手齐聚,再待得获得情报,便可直杀关押药老之所,椅之解救出来。“老师…放心吧,很快…弟子便是能够来解救你了。”
萧炎仰起头,轻轻吸了一口气,漆黑眸中,阴森杀意闪掠而过,魂殿给予药老的那些痛苦,他定然要千百倍奉还!“咔嚓!”心中涌上杀意,萧炎手掌猛的一握,手中的玉片,便是陡然爆裂而开。
第一更到,迫切的需要月票,推荐亲,请大家看完更新来一张宝贵的票票吧,万分感谢了。
Ps:祝贺斗破出现凹州:盟,谈笑布衣,寮猾,感谢他们对斗破的支持与厚爱,嘿嘿,现在只差九个盟主就是百盟书了,兄弟姐妹们威请登陆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茯苓青丹
在与三大巨头再度相谈了半晌之后,萧炎等人方才告辞而去「然后径直回房。“运段时间没什么他的事吧?”进入房中,萧炎随口问道。“半年前因为叶家事多,叶重在久等无望后,便只能带着欣蓝失望的回了叶城。”小医仙客声道。
嗯。”萧炎微微点了点头,如今叶家百废待兴,作为家族的大长老,叶重自然是不可能一直待在圣丹城,能够在这里等待半年时间,也足以见得他的诚意。
“另外这段时间中,那玄冥宗的人来找过一次麻烦,他们那所谓的少宗主连同着两名长老,一起在丹界内失踪,恐怕已经是遭到了不测,而他们认为是你下的手,因此隔三差五便是合来找麻烦,不过后未有着曹颖她们出来作证,说杀害玄冥宗的人是慕骨老人,再加上丹塔的从中周旋,他们方才极为不甘的离去。”小医仙柳眉微蹙,道:“不过我看他们对你的恨意依旧是不小,如今你无恙从星域内出来,他们若是收到消息,肯定会来找麻烦。”“一群冥顽不灵的家伙。
萧炎眉头一皱,旋即挥了挥手,道:“随他们吧,若是再来寻麻烦,不用再客气,这些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
,嗯D”
萧炎坐于椅上,目光在小医仙娇躯上扫了扫,眼中掠过一抹讶异,道:“你的气息。』。这大半年里也变强了不少啊?”
“体内的那枚毒丹,对于我修炼颇具神效,这将近一年时间,时间倒是精进了不少。”小医仙抿嘴一笑,道。E8
“何止不少,唉,如今你的实力,怕是达到了三星斗尊巅峰层次,这等修炼速度,放眼斗尊阶别,怕是极少有人能够比过你,彻底被控制后的厄难毒体,果然可怕啊,“”一旁的天火尊者,倒是苦笑一声,语气颇为的复杂,这段时间,他的实力虽然也是有着一些进步,但与小医仙比起未,却是差得太远。
“三星斗尊巅峰么,“”萧炎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如今的小区仙若是彻底爆发厄难毒体的话,恐怕即便是那冰河谷的谷主,都是能够拥有一战之力了,这厄难毒体,果然玄奇啊。
“曜老先生也不用妄自菲薄,短短将近一年时间,你便是逐渐的稳定在了一星斗尊岌峰,突破至二星甚至恢复以往巅峰,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小医仙微笑道。
“难啊,能够恢复到斗尊实力,已是大大超出了我的预科,我当年巅峰时期,也不过才达到五星斗尊而已…”天火尊者苦笑一声,他自然是明白,想要恢复巅峰时期,是何等的困难,斗尊阶别的每一级,提升都是异常艰难,即便是花费数十年甚至百年,都不是什么稀罕的事,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为小区仙的修炼速度感到惊叹与羡慕。
“那倒是不一定…”萧炎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沉吟了片刻,缓缓的道:“正常修炼,要恢复至巅峰的确是需要不短的时间,但其他办法,却是能够将这时间大为缩短。”“你是说』“依靠丹葙么?”
闻言,天火尊者握着茶杯的干枯手掌顿时一紧,那苦笑的眼中,也是掠过了一抹火热,他这种级别,能够对他有帮助的丹药,至少是必须达到八品层次…“不知道曜老先生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名为“茯苓青丹”的丹药?”萧炎轻芙道。
“茯苓青丹?”天火尊者先是一怔,旋即眼中的火热骤然大盛,苍老的脸庞上也是划过一抹激动之色:“可是那号称能够令得实力退化之人返回j&峰的茯苓青丹?”
“呵呵,茯苓青丹倒的确有着一些这种作用,但却并不可能如你所说直接返回巅峰实力,那只是一种传言而已,按我预料,若是曜老先生服用这种丹药的话,应该能够恢复到之星斗尊的层次。萧炎笑着摇了摇头,道。“三星…那也足够了。“天火尊者倒并未失望,能够直接从一星巅峰跳至三星层次,那已经是极为迅猛的进步了。“不过…这茯苓青丹是八品丹药,炼制极为繁琐,即便是一般的八品炼药宗师,都是很难炼制成功。“”
见到天火尊者那迟疑的神色,萧炎也是不由得一笑,道:“这事便交给我来吧,曜老先生帮了我这么多,如今也是该对你老人家补偿一下。
不管怎样,天火尊者在运段时间中,也算是萧炎的一个得力助手,以前他们有过约定,只要他帮助前者炼制出容纳灵魂的躯体,那天火尊者便是为其当一年的护卫,如今一年时间早已到达,想要将人家留住,自然是要多给点好处。
再者,或许过不了多久,便是得去魂殿解救药老,到时候自然是阵容越强越好,帮助天火尊者提升实力,到时候也能令得把握更加大上一些。这。“唉,大恩不吝谢,这份恩,老夫就记在心头了。”
天火尊者张了张嘴,客套话在嘴中转悠了一囹便是吞回了肚子,点了点头,沉卢道。
“呵呵,等我略作休整几日,尽量争取在丹塔情报到手之前,为曜老先生将茯苓青丹炼制出来,“”萧炎笑了笑,站起身来,往自己的房间行去,道:“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若是丹塔有消息了,便通知我,我可能会闭关几日。”
见状,小医仙三人也是微微点头,唯有紫研在那里不满的嘀咕着又闭关之类的话语。E8
灯光柔和的房间之中,萧炎盘坐于床榻之上,手掌一握,一卷卷轴,便走出现在了其手中,正是当初薰儿在离开时,给予他的帝遇后面三印。
帝遇的咸力,萧炎心中非常清楚,这是一整套的地阶高级斗技,即便是将每一种遇分开来,那也绝对比寻常的地阶高级斗技强,若是五印叠加,威力直逼天阶斗技,它能够成为古族绝学之一,也并非是浪得虚名。
帝遇分五印,但萧炎却是只学会了笛两印,对于以前的他来说,前面两印威力已是足够,但随着如今接触的强者越来越强,光是开山印与翻海印,已经是逐渐的有些显得相形见拙,因此,在动身解决药老之前,萧炎必须将后面的帝遇习会,到时候也是能够多一些手段。
薰儿留下的卷轴内,记载了最后三印,覆地印,湮天印,古帝印的修炼之法,以现在如今的实力,修炼覆地印是绰绰有余,湮天印倒是要稍加勉强,但应该还是能够修炼成功,不过至于最后的古帝印么,则是依旧有些无能为力,按照卷轴上所说,这最后的古帝印,即便是古族之内,也是少有人能够修炼成功,由此可见这东西的修炼难度。
不过萧炎倒也并不贪心,知道一口吃不成大胖子,能够将覆地印以及湮天印修炼成功,足以令得现在他的战斗力提升不少。
心中打定了主意,萧炎也就不做过多的拖延,将卷轴之内的信息尽数记在脑海之中,然后双眸缓缓闭上,双手,则是在身前,开始略微有些生涩的结动着一个个复杂而繁琐的手印。
帝遇的级别不低,在古族也算是高深斗技之一,修炼起来难庋自然不小,不过所幸萧炎已经不算是初学者,有了修炼前两印的经验,如今修炼这后面的遇,虽说不可能一学便会,但至少上手是容易了许多。
安静的房间内,青年盘坐,面色凝重,双手不住的变幻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印,而在其手印变幻间,一丝丝奇异的波动,也是在悄然的扩散…
在萧炎修炼帝遇间,五日时间,迅速而过,这五日之中,覆地印以及湮天印的遇,被萧炎来来回回的施展了无数遍,而在他这等废寝忘食的修炼下,再加上以往的经验,覆地印倒是逐渐上手并且熟练,而湮天印,也是被他初窥端倪,按照这种速度,恐怕持之彻底掌握,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而在萧炎这等废寝忘食的修炼持续七天时间时,却是突然被小医仙打破,就在他以毒是丹塔这么快有了药老硌情报而欣喜时,小医仙却是告诉他,麻烦找上门来了。听得小医仙的话,萧炎先是一愣,旋即眼中便是掠过一抹阴冷寒意。“玄冥宗?”小医仙微微点头,轻声道:“而且来的人还不少,看来玄冥宗那宗主,此次是真的想让你为他儿子偿命了。”
萧炎面无表情,从床榻土行下,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他有没那萋格吧…”
话音落下,他便是率先行出房门,人家都踩到头上来了,若是选择避而不见的话,恐怕这丹会冠军的名头,倒是会成为别人的笑料了。第二更到!
继续拜求推荐票,月票,拜托诸位兄弟姐妹看完来一张,给力给力,大家都给力。
让票票飞起来,飞起来~~~~~~!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易尘
在丹塔之外,是一片由光络花岗石铺垫而成的广场,平日里,迳里人来人往,人流几乎未曾断过,而这里,也是圣丹城一处人气相当旺盛之地。
不过在此刻,这片本该是人流不息的广场,人流却是汇聚成了一个庞大的人群,在人群之中,有着一片空地,空地中,将近百道身影笔直矗立,隐隐间所弥漫而出的森冷气息,令得周围不少人略微有些色变,这群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寻常货色,如今更是这般大张旗鼓来到此处,明显是来者不善。“好像是玄冥宗的人?”“那领头的灰衣老者,难道便是玄冥宗宗主辰天南?没想到啊连这老怪都是亲自出马,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据说好像是冲着萧炎来的,传言说,在丹界中,玄冥宗少宗主辰闲被萧炎给杀了,这老怪此次应该是前来报仇的吧。”“难怪这么杀气腾腾的,看来今日的事,不好善了啊。
听得周围那一道道低低的窃窃私语声,那人群首位的一名灰衣老者,眼神却是微微十寒,充斥着森冷的目光徐徐扫过人群,而凡是被他扫中的地方,众人便是感觉心头一凉,连忙闭了嘴,玄冥宗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事算不得罕见,而且以他们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谁得罪了他们,下场必然会极度凄惨。“辰宗主,这里是丹塔,你如今带这么多人杀气腾腾的来,究竟想要干什么?”
在众人被辰天南那阴森日光震慑间,一道冷喝,突然自丹塔之中传出,旋即一道苍老身影,领着众多的丹塔强者迅速涌出,然后站于广场上,众人目光一瞧,原来是丹塔大长老丘陵。
“丘长老,你不用拿丹塔来压老夫,别人怕这个,老夫却不怕。”辰天南目光冰冷的盯着丘陵,道:“我儿子死于萧炎之手,今日,老夫狠话也就放在这里,我就是来栽他去跟我儿子陪葬的!”
丘陵没有一皱,沉声道:“早便与你说了,此事你得去找魂殿的慕骨那老杂毛。”“慕骨那老杂毛有责任,但萧炎,也是凶手之一,将他交给老夫,老夫立刻便是!”辰天南阴冷的道。“你当丹塔是什么?你说交便交不成?你辰天南,可还没这等威风!”见到这老家伙顽固不堪,丘陵也是有些恼怒,喝道。
“丘长老好大的威风,不管怎样,玄冥宗也算是我天冥宗的下三宗之一,若是一宗之主之子的仇都是不能报的话,那日后还有谁会信服我天冥宗?”丘陵冷喝刚刚落下,一道身影,却是缓缓自辰天南身后行出,淡淡笑道。“你是?”
丘陵微眯着眼睛望着邳千「出来的人影,来者看上去年龄似乎并不大,身材欣长,一张脸庞极为的俊美,宛如女子一般,但那眉宇间隐隐喻着的许些戾色,却是令得那出色的模样多了许些阴冷。“天要-宗,易尘。”
俊美男子徽做一笑,气度倒是显得颇为不凡,但就在那简简单单的名字传出时,却是令得人感受到一股迎面而来的冷厉杀伐之意。“天冥宗,易尘?”闻言,丘陵微微一愣,旋即似是猛的想起了什么,眉头顿时微皱了起来。
“易尘?难道是天冥宗那号称易修罗的易尘?”
人群之中,也是因为这俊美男子的名字掀起阵阵喧哗,那望向前者的一道道目光中,更是涌上了许些惊惧之色,那模样,仿佛这易尘,是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易修罗之名,在这中州之上,可是极为不弱,而且这名,还是一种由无数杀伐血腥累积起来的凶名,在天冥宗统治的地域内,易修罗之凶名,可是足以令得人闻之丧胆。
与其凶名相比,若是萧炱未曾获得丹会冠军的话,恐怕在这中州上的名声,也会远远不如此人。
这易尘,号称是天冥宗这百年之内最为优秀的弟子,当然,以他现在在天冥宗的地位,即便是一些长老,见到他都是得恭恭敬敬,谁都知道,以此人的实力,再加上那心狠手辣的手段,以后必然待会成为天冥宗的下一任宗主,虽说宗内还有着一些其他的竞争者,但从来没人想过,其他人,能够真正的竞争过这位连天冥宗宗主都是感到心寒的狠辣人物。
与其凶名相比,易尘的实力,也是极度恐怖,天冥宗培养弟子的方式,极为的血腥与残酷,据传每一代的真传弟子,在修炼到某个层次后,便是会进入宗门禁地,在那里,这些平日里的师兄弟,必须手足相残,如此这般,最后走出禁地者,方才会成为宗门真正的核心弟子。而且天冥宗的功法,也是极度的残忍与霸道,他们能够强行吞噬别人的斗气,前提是,必须伴随着血肉,一起吞噬。
而那些最终从禁地之中走出来的人,身上,必然充满着血腥之味,因为那些永远留在禁地之中的师兄弟的斗气,伴随着血肉,都是成为了那最后胜利者的大补之物。
易尘,便是这一代中,唯一活着走出天各宗禁地的人,再加上这些年为天冥宗四处争战杀戮,死在其手中的强者,数不胜数,而他的实力,也是在这等杀戮中,飞速猛进,到得如今,更是成为天冥宗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在三十岁左右,达到斗宗巅峰,并且甚至隐隐有着半只脚踏入斗尊阶别的可怕趋势。
如果说魂殿是诡异莫测的话,那么这天冥宗,便是真正的血腥残忍,但这世间,始终都是弱肉强食,只不过这在天冥宗,被无限放大罢了,而且看这天冥宗越来越强的趋势,显然这种残忍的选拔方式,也的确不失为一种另类之法。
当然,天冥宗那以吞噬别人血肉来增强自己实力的功法虽然霸道,但却依旧是有着不小的后遗症,那便是所有修炼这等功法达到巅峰之人,无一例外,最终都将会在反噬之中凄惨死亡,因此,这东西,倒像是一种催化剂,榨干生命力,来获得强大的力量,虽然只是短暂的,但至少,曾经璀璨过,或许这也是历代天冥宗宗主心中所想吧。“丘长老,此事说起来,算是辰伯的家事,杀子之仇,不可不报,丹塔若是插手的话,可却是有些不妥啊。”
对于周围的那些窃窃私语声,易尘俊美的脸颊上的笑容并未有丝毫的波动,目光直视着丘陵,微笑道。“老夫早便说过,杀死辰闲的,并非萧炎,而是慕骨老人,你们却是寻错了目标。”真核沉声道。
“若非萧炎将我儿打成重伤,那他们也有能力逃出慕骨毒手,不管怎样,他是逃脱不不了干系,今日,此事若是没有交代,我玄冥宗,绝不会善罢甘休!”辰天南目光阴狠如毒蛇,声音阴寒道。“你是在威胁我丹塔?”丘陵面色一沉,冷声道。
“唉,丘长老,这些年丹塔与魂殿对立,我天冥宗可一直是保持着中立,若是有些事解决不好的话,或许会将一些暗中的盟友推向对方,这种事,对于丹塔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易尘一声轻叹,道。
此次,倒真的是轮到丘陵略微有些变色了,此话别人说出来他或许还不会理会,但这易尘,却基本已确定是下一任的天冥宗宗主,如此,他的话,就不得不加一些重量了,毕竟虽说丹塔强横,但类似天冥宗这等庞大势力,也是极度强横,惹上了,也是有些麻烦。“这种话,奉劝阁下还是少说为妙,再者,以辰宗主的身份,却是对一晚辈出手,传出去,面子怕也是有些不好看吧?”丘陵沉声道。
“老夫不管什么晚辈不晚辈。“”辰天南冷笑一声,然而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还未落下,一旁的易尘却是伸手将他拦住,然后微微一笑,道:“既然丘长老如此说,那这样吧,看在丹塔的面子,今日,我们不强行要人。”
闻言,辰天南一急,却是见到易尘嘴角浮现而起的一抹森然笑容,而此刻■后者的声音,在雄浑斗气的夹杂下,猛然在这片天空响彻而起。“那在下今日便在此处摆擂,诛那位获得丹会冠军的萧炎朋友,出来略作切磋,不知这位名声大噪的丹会冠军,可有胆量接下来?”听得易尘喝声,丘陵面色顿时一变,前者的凶名,在场的人谁不清楚,若是萧炎应战的话,必然是生死难测!“这家伙,好狠的手段。”
心中一声暗骂,丘陵刚欲沉喝出声,却是突然发现面前的空间,突然微微扭曲了起来,一道削瘦身影,若隐若现的在那一道道惊愕目光中,缓缓浮现而出,当下心中便是暗叫不妙。身影缓缓浮现,一道平淡的轻笑声,也是如同轻风般,在广场上轻拂而过。“既然阁下执意如此,若是萧炎退避的话,怕倒是为丹塔这丹会冠军的名衔抹黑了,既然这般,那这擂台。“”“我接下了。“”第三更!!求月票!!!!!!∫!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交手
望着那缓缓自丘陵面前浮现杳咄的年轻身影,易尘俊美的脸庞JL倒是并未浮现什么诧异,轻轻一笑,道:“你便是那个萧炎?”
萧炎并未答话,目光平静的望着面前这俊美的男子,后者身体上那浓郁的血腥味,倒是令得他眉头微微一动,此人显然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不知道手中究竟染了多少鲜血,方才能够培养出这等雄浑的血腥味。“萧炎,不要受他挑拨,这易尘不是善幸之辈!”在萧炎身后,丘陵连忙道。“别人都在这里摆擂了,还能拒而不战&?”萧炎微笑道。
闻言,丘陵一滞,事到如今,他也明白事情不可能再调和,萧炎虽说看上去平和,但心中傲气却是不弱,你对他和和气气倒还好,可一旦对其表现出冷嘲热讽的敌视,那所换来的态度,怕也是不会好到哪里去。“萧炎加油。”
在丘陵之后,突然传来一道令得人骨头酥麻的娇笑声,众人目光望去,却是见到那许久不见的曹颖,正亭亭玉立的站于丘陵身后,丰满而充满着黄金比例的娇躯,令得不少男人眼中都是流露出了一丝火热,这妖女的妖娆魑力,实在是惊人。“嘿嘿,今天有好戏看了,丹会冠军与天冥宗修罗之战,这可当真算得上是年轻一辈极为少见的巅峰交手了,不知道谁能够获胜。“”
“我看多半萧炎有些悬,这易尘虽说只是斗宗巅峰,但我听传言说,这家伙可是好几次从一些斗尊强者手中顺利脱身,若是没点真正本事的话,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是啊,萧炎毕竟所擅长的是炼丹,并非这种斗气之战。”
“嘁,我看倒是未必,萧炎能够在星域之内待上大半年,谁敢说他没有底牌?”
见到广场上这同样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周围人群顿时爆发出阵阵的窃窃私语,显然对于这场大战,他们很是显得期待。
对于周围的这些声响,那易尘俊美的脸庞上倒是浮现一抹带着几分森然的笑容,异常殷红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看上去如同一只即将进食的野兽般,令人有些毛骨悚粜。“辰伯,我来代替你出手,应该可行吧?”易尘偏过头,看了一眼一旁的辰天南,笑道。“只要你能杀了这小子,日后宗主奄之时,玄冥宗便站在你这边。”辰天南眼中掠过一抹狞色,阴森低声道。
闻言,易尘脸庞JL的笑容更浓,轻笑道:“如你所愿,而且对于这位丹会冠军的血肉,我也是有些感兴趣。“”话音落下,他脚步便是在那众目睽睽之下,轻踏而出,然后行入广场中央,泛着血光的目光,盯着萧炎,道:“比试之间,拳脚无眼,若是有了心理准备,便出来吧,当然,你也可以找借口躲在丹塔的庇护下,那样的话,今日我们或许也真奈何不了你。”
听得易尘这般话语,萧炎倒是一笑,道:“不用说这般激将之话,既然现了身,自然不会缩回去。”“好,不愧是丹会冠军,这般气度,倒是无人能及。”易尘大笑,只不过那笑容中,却是透着嗜血之意。
对于易尘那般如同野兽般的目光,萧炎犹若未睹,脚步轻移,然后便是行入广场中心,自从从星域出来后,萧炎便是再未曾出过手,如今有人自动逞上门来当试脚石,他自然是不会拒绝。
易修罗的名头,他也是有所耳闻,而且从此人这般年龄便是达到斗宗巅峰,他也是能够明白那般凶名,的确不是靠吹嘘而来,但这,在别人看来足以在年轻一辈中称雄,可在萧炎看来,却还并未达到那种足以横扫年轻一辈的地步。天才,这些年他见得太多。“呵呵■“”
见到萧炎走上前来,易尘脸庞上的笑容更甚,脚掌猛的一跺地面,一股奇异的劲道暴涌而出,旋即大地便是在此刻剧烈的颤抖起来,周围的人群,连忙飞速后退。而随着众人的后退,一个足有二十丈左右的石台,居然生生的从地面上抬高而起,然后在离地半丈处徐徐停下。“以此台为界,出线者,输。”易尘含笑道。“嗯。”萧炎轻轻点头。
见状,易尘眼中也是掠过一抹赤红,他所需要的,并非是将萧炎震出石台,而是要将后者彻底击杀,做这些,也无非是想令得萧炎以及丘陵等人稍稍松心而已,他与人动手,不见血,可是不会收手的「不然的话,那易修罗之名,倒也是太过儿戏了。“放心,我会眷让你忘却痛苦,你应该会感谢我的。
望着那几丈之外的萧炎,易尘脸庞上掀起一抹狞笑,旋即脚掌猛然一跺地面,只听嗤的一声,其身形居然是直接诡异消失。“好快的速度!”见到易尘消失,石台外顿时响起响起一阵格呼声。
场中,萧炎身形纹丝不动,瞬息后,眼神微寒,一记极具力道的鞭腿,便是直接撕裂空气,狠狠的对着身后某处空间飞踢而去。“嘭!”
腿影在半空中带起一道道残影,在落到那处空间时,一道身影诡异闪现而出,手臂横抬,生生的将萧炎这一腿接下,然后一声怒喝,变掌为爪,磅礴的血红斗气,在这一霎自其体内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这家伙,这才一交手,居然便是直接施展全力,看这模样,明显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将萧炎当场斩杀。
手掌抓住萧炎脚裸,易尘脸庞上顿时泛起一抹狞笑。
“让我来试试,你的血肉究先与常人有何不同!”“噬血化骨手!”
一声冷喝,易尘掌心中猛的爆发出一种极为恐怖的吸力,而在这等吸力下,萧炎体内的血液,居然都是突然变得有些紊乱起来,犹如要破体而出一般。
察觉到这一幕,萧炎眼神微寒,心中却是一声冷喝,三千莲心火在体内流转,然后顺着那股吸力,暴涌而出。“嗤嗤!”
易尘那抓着萧炎脚裸的手掌,突然在此刻爆发出阵阵白雾,而其脸色也是一阵剧变,急忙收掌而退,低头一看,掌心处居然是一片焦黑,若非有着磅礴斗气防御的话,恐怕这只手掌就废了。“这便是异火么。“”
殷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易尘心中一声冷哼,手掌隔空对着萧炎,猛的一握。“血爆!”
喝声落下,浓郁的血芒-突然自易尘掌心中暴涌而出,旋即一股奇异的波动,迅速扩散。
那奇异波动扩散速度极快,一眨眼便是将萧炎包裹,而后者也是突然察觉到,在这一霎,体内的血液,居然有种沸腾并且冲破血管的感觉。“此人一身邪功,倒也有着两把刷子。“”
感觉到体内血液的变化,萧炎肩膀猛的一震,紫褐色的火焰,迅速自其体内暴涌而出,然后将其尽数包裹,而那奇异波动,在接触到这三千莲心火时,便是自动消散。
见到萧炎居然没有半点动静,那易尘眼中也终于是掠过一抹凝重,他这一手,即便是实力达到五星斗宗的强者,若是不注意之下,体内血液都是将会被他强行扯出,但如今放在萧炎身上,居然连其身形都禾曾扯动一下。“难怪能够成为丹会的冠军,果然是有些本事。“算了,还是不要与他纠缠太久,直接解决掉吧,免得横生枝折。”
心中掠过这道念头,易尘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嗜血的诡异赤红,深吸一口气,手印猛然变幻。
而随着易尘手印的急速变幻,其身体,居然开始在众多惊愕目光中,逐渐的缩水,一股股血气,从其毛孔中喷发而出,令得他如同一个血人一般,看上去颇为可怖。
“萧炎小心,这是那天冥宗的凝血**,靠蒸发体内血液,或许短暂的力量暴涨!”石台外的曹颖,见到易尘这般模样,脸颊微微一变,娇喝道。“萧炎,到此结束了!”
伴随着体内斗气迅猛暴涨,易尘嘴角也是浮现一抹狰狞笑容,施展了凝血**的他,斗尊之下,几乎已是难觅敌手,收拾萧炎,手到擒来之事!“嘭!”
易尘脚掌一跺地面,一道道手臂粗壮的裂缝迅速蔓延而出,几个眨眼间便是将这片石台尽数笼罩,而其面前空间一阵扭曲,再度诡异消失。
易尘身形消失,萧炎眉头一挑,脚步迅速退后两步,旋即眼中掠过一抹红影,只见得前者,如同血红鬼魅般,闪掠面前,五指取成爪型,锋利的指甲犹如刀锋般,渗着森冷寒意。“将你的血肉,交给我!”
冲着近在咫尺的萧炎露出一抹嗜血的残忍之色,易尘手爪,直接对着前者心脏要害部位狠狠抓。去。“滚!”
萧炎目露寒芒的望着那满身血腥之味的易尘,一道惊雷般的炸声,在其舌尖暴喝而出,旋即,经由焚决,异火增幅的九星斗宗气息,在这一霎,终于是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出!第一更!
月票被越拉越近了,但土豆真是尽最大的力在让自己努力了。”∫!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承让
磅礴气息,在一霎,如同火山喷发般,自萧炎体内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地面之上,顿时在一片咔嚓的声响中,裂出无数道裂缝!
萧炎突如其来爆发而出的强横气息,也是令得近在咫尺的易尘一惊,然而还不待他回过神,一道被紫褐色火焰包裹的拳头,便是瞬间撕裂空间,狠狠的与其手爪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嘭!”
强悍无匹的劲风涟漪,在这一刻猛的席卷而出,坚硬的花岗岩地面,巨石直接被生告的掀飞了一层石片。
劲风携带着石灰扩散,旋即众人便是见到,场中易尘那道身影,此刻却是在剧烈一颤间,蹬蹬的连退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当下一道道惊哗声便是忍不住的爆发而起。
“宗主,似乎有些不对啊,这小子的气息比当初强横了许多「易少爷。“”人群中,那辰天南身后,一名老者,眉头橄皱,说道,看其模样,赫然便是当初跟在辰闲身后的那名斗尊强者。
闻言,辰天南眉头皱了皱,道:“应该没什么问题,那小子再强也只是九星斗宗,这些年里,死在易尘手中的九星斗宗,也并非是没有。见状,老者也只能微微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九星斗宗?”
稳住身形,易尘手掌微微抽搐,血芒涌动间,令得手掌上的灼痛之感逐渐削弱,而其双眼,却是颇为阴沉的望着对面的萧炎,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有些震动,据他所知,萧炎的实力,应该是在四五星斗宗间,但如今怎么突然间暴涨到了这个地步?
九星斗宗,这个层次,即便是与他相比,也是仅仅有着细微的差距,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虽然看上去年轻,但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的年龄,早已经超过了三十,他有着比萧炎早十年的修炼时间,但如今两者的差距,却是仅仅只有着那一星半点,这对于向来自傲的易尘来说,可是一个不轻的打击。
再者,即便是以他的天赋,能够在这种年纪达到斗宗巅峰地步,还是多亏了天冥宗那能够靠吞噬人血肉而获取斗气的邬异功法,但此法虽强,可却是难有善终,也就是说,他拼了后半辈子的生命力,方才得到如今的实力,原本以为凭借着这实力,他足以在同辜之中叱咤风云,然而,现在这突然冒出来的萧炱,却是告诉了他一个残酷的事实,他的付出,并没有获得他想要的那种实力…“我从小便是历经杀戮,手中亢不可杀乏人,拼尽余生,怎可能连这小子都是比不上?!”
易尘双眼之中,逐渐的涌上一抹令人心寒的赤红,他目光森然的盯着萧炎,眼中的杀意,几乎要化为实质一般。“此子,今日必杀!”哽噺樶赽⑻渡ロ巴
心中响起一道充满杀意的咆哮,易尘手掌猛的一握,手臂之上血气缭绕,然后飞速的在掌心中凝聚成一柄血色长枪,而其双眼,也是逐渐的转化成血红之色,见到这一幕的人都是清楚,这位天冥宗凶名赫赫的易修罗,是真正的舞始准备杀人了。
血枪凝聚,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缓缓的自易尘体内蔓延而出,远远看去,血气弥漫,宛如一尊杀神临世。“杀!”
一道充满杀意的低声咆哮,自易尘喉咙之间传出,而其身形一闪便是消失,瞬息后,萧炎身侧空间一阵波动,一柄被血气弥漫的锋利血枪,直接洞穿洞见,狠狠的对着其脑袋暴刺而去。“哼D”
察觉到易尘的攻击,萧廷却是一声冷哼,身体不偏不倚的右移一步,将那血枪闪避而去。“七杀枪!”
一击落空,易尘眼中血芒更甚,长枪猛然舞动,化为一道道血影,将萧炎周身要害尽数包裹。
面对着易尘这如同暴雨般的攻势,萧炎脚掌之上银芒闪动,一道道残影浮现而出,居然是直接将那些密密麻麻的血色枪影给避了开去。“叮!”
血枪暴刺间,突然一道清脆之声响起,舞动的长枪顿时凝固,而那易尘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只见得那长枪尽头,居然是被萧炎两根弥漫着紫褐色火焰的手指生生夹住。
萧炎这般迅猛的反应,也是令得易尘心头彻底凝重,隐隐间,他终于是察觉到前者的棘手程度,以往与他交手的那些九星斗宗,在他的攻势下,几乎连还手余地都是不曾具备,更遑论直接被人将枪尖给夹住?
心中掠过这道念头,易尘当机立断,抛弃血枪,身形一闪,便是化为血影冲进萧炎身旁,掌心之上,粘稠的血雾暴涌而出。“血煞掌!”
异常血腥的血掌,带着一股极浓的腐蚀味道,直接是对着萧炎心脏部位狠狠拍了过去。面对着易尘这等狠辣攻击,萧炎脸上也是划过一抹冷笑,心神一动,紫褐色的三千莲花心火便是猛然自胸口处喷发而出,化为一条火龙,狠狠的与前者手掌撞击在一起,当下火焰血雾一幢,便是爆发出嗤嗤的白雾,隐隐间,还有着一种腥臭味传出。
火龙略作阻拦,萧炎便是连退几步,望着易尘那阴沉愤怒的脸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