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219部分

过这道念头时,先前鹰鼻老者身形消失的地方,空间微微一颤,只见得其身影居然又是再度闪现而出,而此刻,其脸庞之上,啥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看这模样,他似乎对这竞价,极度有把握一般。
闪回身的鹰鼻老者,依然是不理会周围的目光,而是直接坐回椅子,然后闭目养神。
见到他这般悠闲举止,不少人皆是微微皱眉-"
在继这名神秘的鹰鼻老者之后,那魔炎谷的方言大长老也终于是起身,进入光柱,片刻后,便是脸庞带笑的缓步而出,看这情况,魔炎谷似也是带了一些真正宝贝而来。
淡淡的望着那回过座位的方言,萧炎眉头微皱,刚欲起身,只见得不远处的萧厉,却是率先站起,然后身形一动,闪掠进入光柱之中。
见到这一幕,萧炎顿时一愣,萧门此次的目标也是菩提化体涎?不过以萧门的底蕴,怎么可能拿得出让莫天行心动的东西?心中闪过这抹疑惑,萧炎的目光突然瞥见苏千大长老,当下略感恍然的点了点头。
萧厉进入光柱约莫三四分钟左右,便是行了出来,看其模样,虽然没有悻悻之色,但也没太多的笑容,想必他们所拿出的东西,黑皇宗并没有给予太高的评价吧。
心寸闪过这道念头,萧炎也是缓缓站起身来。
作为时刻被人关注的对象,萧炎这般举动,自然是利马将周围一
道道蕴含着各种情绪的目光拉扯了过来。
对于这些目光,萧炎并未理会,身形一动,轻飘飘的划过半空,然后便是练进了那光柱之中。
身形掠进光柱,强光让得萧炎眼眸徽眯,瞬间后警戒的睁开,却正好看见那拍卖台上,莫天行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在A-\身后,还有一名红脸老者,赫然便是那与萧炎有过一些冲突的齐山。
“呵呵,岩枭先生,老夫可算是等到你的上场了。”望着萧炎,莫夭行笑眯眯的道,他看待前者的目光,就犹如一头大肥羊一般无二。(小小屋.手.机.看.书x/x/s/w.c\c)
对于莫天行那目光,萧炎暗自冷笑了一声,旋即目光不着痕迹的转向一旁那水晶箱,望着其中那宛如具备着生命力一般的粘稠液体,他眼中也是划过一抹惊异,喃喃道:“这便是菩提化体涎么?”
“呵呵,这便是菩昔乙化体涎,这东西我黑皇宗可是不敢作假。”莫夭行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旋即含笑道:“岩枭先生,不知道此次,你是打算用什么物品,未交换这菩提化体涎?”
缓缓收回目光,萧炎在莫夭行那略显火热的视线注视下,沉吟了片刻,旋即屈指一稗,一个宛如羊脂玉般的玉瓶,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玉瓶之中,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若隐若现。
“这是六品上品丹药,破宗丹,想必莫宗主也听说过,至于它的
效用,我使不多说了。”
屈指一稗,玉瓶缓缓的飞向莫天行,萧炎淡淡的道。
“破宗丹?”
听得这名字,莫天行与其身后的齐山身体皆是一颤,旋即眼中涌现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喜。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最终胜者
破宗丹,对于这种几乎是大名鼎鼎的丹药,莫天行不陌生,其务后齐山也是丝毫不陌生,此丹-药的作用,对于他们来说,也同样是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如今的黑皇宗,只有着莫夭行一名车宗强者,而这,便是黑皇宗一直屹立在黑角域之中而不倒的最主要原因,因此,也就足以瞧出,斗宗强者在这片-地域之中,拥有着何等的震慑力。
这些年之中,黑皇宗一直都想要再培养出第二名斗宗强者,以作为莫夭行的接班人,而速之中最有可能的。自然便是那从小便是展现出过/、修炼天赋的莫崖,在这么多年中。黑皇宗在后者身上砸下了无数灵丹妙药,方才令得莫崖在三十岁之前,成为一名斗皇强者,但是,想要成功培养出一名斗宗,却并-非是光靠着死命的丹药堆积便是能够砸出来的。这一点,本身便是’身为斗宗强者的莫天行,最为清楚不过。
斗皇与斗宗,是一个相当之大的坎,想要成功持之突破,极难."说实话,即便是以莫崖的修炼天赋。可莫天行对他冲击斗宗层次,依然不抱太大的希望,斗-宗层次,若是如此便是容易晋入的话,那么这喏大的黑角域,便是不会只有这么一些凤毛麟角般的数量了。
不过虽然不抱太大的希-望,可莫天行却是从未放弃过,毕竟,黑皇宗已经在莫崖身上,砸下了太多,现在,已经不能再收手,所能微的,便是只能真正的拼一次,只要莫崖能够成为斗宗强者,那么黑皇宗的实力,持会迎来一次飞跃般的暴涨,而到时候,凭借着两名斗宗强者的实力以及黑皇-宗这么多年来的底蕴,不说一统黑角域,至少,黑皇宗佳声望与地盘,将会至少扩张三至五倍,甚至,黑皇宗也将会一跃成为黑角域之中凌驾于其他势力之上的超强存在,那般地位,远非现在可比——~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必须建立在莫崖成功突破至斗宗的前提下,但莫崖想要凭借自身之力便是突破至斗宗,明显是极难的事,所以。莫夭行必须为其寻戟一些能够提升成功率的丹药,而此刻."萧炎所拿出的这枚“破宗丹-”,却刚好是砸在了他们心头最柔软之处。
眼中的波动之色持续了片刻方才逐渐消散,莫天行小心翼翼的抓住被萧炎丢过来的羊脂玉瓶,然后递给身后的齐山,后者知其意般的迅速接过,然后轻轻的将其-中那枚龙眼大小的丹药,倾倒在手掌之上,一阵仔细观看,片刻后,轻叹了一口气的点了点头,抬起头,目光有些复杂的望着萧-炎,沉声-道:“宗主。的确是砚宗丹,而且品质还不低,药力保存得极为完好。
听得齐山的荟定接过,那莫-夭行脸庞之上笑容更甚,微笑着点了点头。冲着萧炎含笑道:“想必当日岩枭先生炼制的那枚丹药,应该便是此物吧?”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日光淡淡的在两人身上扫过,微笑道:“不知道莫宗主觉得这枚破宗丹如何?”
“不错,这破宗丹-的确-是我黑皇宗颇为需要的丹药。”莫夭行芙着点了点头,旋即似逞想起了什么,眉头做做皱了皱,抬头冲着萧炎笑道:“既然篇枭先生-已经拿出了换取之物,使先请回庳稍等一会吧。等我与宗内几位长老商谈一下9此次拍卖会,这菩提化体涎,应该便是有了归属之处。
说务话时,莫天行也是转身从齐山手中将丹药接过,然后当着萧炎的面装入玉瓶之-中,旋即迳音有些不舍的将玉瓶递于萧炎。
见状,萧炎也是点了点头,顺手结果玉瓶,旋即手掌缩进袖袍之中。一层淡淡的斗气悄然涌出,然后将玉瓶包裹,这不怪萧炎如此谨慎。毕竟他心中也明白自己身处什么地方.而面前的这些家伙又是些什么人,与他们打交道,若是不多一个心眼,恐怕怎么死的都是不知道。
将玉瓶收好,萧炎这才对着莫天行拱了拱手,然后便是转身行出光圈。
目送着萧炎离开光圈,那莫-天行脸庞上的笑容也是微微收敛,紧皱着眉头,似乎是陷入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一般。
“齐长老,如今有着-三种东西。能让我们心动,一是鹰山老人拿出耒的七品丹药“返命丹”,二是魔炎谷拿出的灵魂融合之法,三便是这岩枭的“破宗丹-”-,你觉得,哪一种更合适我们?”思索了片刻「那莫天行双手缓缓负于身后,皱眉对着齐山道。
闻言,齐山也是一怔,旋即眉头微皱,沉吟道:“返命丹是七品丹药。在等级之上,倒的确-是压另外两物一筹,这丹药,能够救人一命,有了它,只要不是被人直接砍了脑袋。震碎了心脏,那么便依然还能活命。若是宗主有了它,便相当于有了两条命,这一点至关重要,您是黑皇宗最重要的人,只要有您在,黑皇宗的地位便是能够永久保存。
“至于魔炎谷拿出的灵魂融合之法。倒的确是颇为诡异,但这种强行吞噬灵魂的功法,明显有着不小的弊端,或许短时间内会令得人实力暴涨,但事后,怕是有着绝大的后遗痖,迳东西,只能说诱惑与危机并存的东西,若是黑皇宗真遭遇那般大难,宗主使用此法,倒是能有着逆转大局之力,可放在平日,却是没有了太大的作用。”
“岩枭的那“破宗丹-”-,虽然只是六品,但却能够提升晋入斗宗的成功牟,可说句实在的,即便特此丹给予了少宗主,恐怕成功丰也将会极低,而一旦失败,那么这枚丹药便是报废,而这菩提化体涎,也只能白白送人,当然,若是成功的话,那对于我黑皇宗来说,自然是有着无尽的好处,所以说,这,其实也是一场赌博。”
听得齐山这一条条的分析,那莫天钎也是微微点了点头,半晌后,方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色挣扎了片右·!,终于是狠狠一握拳,沉声道:“既然如此,那么便选它了!
见到莫-天行已经下定注意,那齐山也就不再多言,微微点头,退后了几-步。
萧炎从光柱之中走出,因为有着黑袍的笼罩,谁也瞧不见黑视之下他的脸色如何,因此只-能干瞪着眼的望着前者缓缓回到席位,然后默默坐下。
在萧炎出来后,也还有着一些人进入光柱之中,不过大多数都是兴冲冲的进去,垂头丧气的出来,显然,黑皇宗的眼界之高,出乎了不少人的意料。
“怎么样?”
望着那些穿梭于光柱的人,小医仙安静了片刻,方才红唇微启,低声询问道。
黑袍中的萧炎,徼皱-着-眉失,却是轻叹了一口气,道:“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我还是写了一些家伙对于这菩提化体涎的垂涎程度啊。”
虽说先前在·他拿出破宗丹时,那莫夭行很是惊喜,但是在后来他逐渐恢复冷静时,萧炎却是分明的瞧见了其眼中的犹豫与挣扎,显然,在他之前,已经有着一些令得莫-夭行心动的物品出现,而且即使是在萧炎拿出了破宗丹后,他依然是有些犹豫。由此可见,先前那些令得他心动的东西,恐怕价值不会比破宗丹低。而如此一来,萧炎心中的那份信心,倒是减-弱了不少。
听得萧炎的叹毖声-,小医仙灰紫眸子轻眨了眨,纤手在萧炎手掌上安慰性的轻轻拍了拍,放某了-声音妁道:“不用太担心了,就算奠-没拍卖到那菩提化体涎,又不是便说没有了机会,其实这在场的不少人,都是打着相同的注意——,1”
闻言,萧炎倒是一愣,旋即也是一笑,漆黑眸中寒芒闪动,对于哇菩提化体涎,他是志在必得,如果用正当手段拍卖不到的话,那么也便只能使用最终-的手段了啊…".
在萧炎心中转动着些许念头时。那拍卖台处的光柱,却是突然渡缓变淡了下来,旋即里面的情形,再度出现在了众人的注视之下。
“呵呵,诸位,经过先前的一阵挑选,我黑皇宗也是有了最终的
答案。
莫:天行目光环视四周,笑格眯的道。
听得他这话,拍卖场中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是牵着一丝好奇与紧张,紧紧的锁定着莫天行。
在这全场瞩目之中,莫天行含笑道:“经过老夫与宗内长老的商讨。此次这届拍卖会的最-终胜者,是——”话到此处,他还特意顿了一下。待得不少人开始瞪眼时,方才手指募然一引,指向贵宾席某处方位。
“鹰山老人!
莫无行此话落下,拍卖场气氛顿时一滞,贵宾席上,不少人,嘴角却是绂纹-勾起一抹阴,森冷笑。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鹰山老人
“鹰山老人。“”
嘴中轻轻的说出这般低语,萧炎也是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袖袍中的拳头,却是猛然紧握了起来,没想到,即便是他拿出来破宗丹这种阶别的丹药,都是未能打动黑皇宗啊。
“看来那人拿出的东西,比你的破宗丹还要珍贵啊。”一旁的小医仙,也是略有些惊讶的低声道,没想到那不起眼的老家伙,竟然能够拿出这种级别的东西0
萧炎微微点头,黑袍下的目光,缓缓投射向那名眼中略微噙着一抹喜色的鹰鼻老者,眉头微皱,鹰山老人?这便是他在黑角域中的称号么?想必应该是一些老一辈的强者吧,不然的话,萧炎不会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大厅中的安静,在持续了片刻后,终于是轰然的波动了起来,无数道震惊目光望向那坐于角落之中的灰发鹰鼻老者,一道道惊呼声,在拍卖格中失声响起。“鹰山老人?他便是当年那黑榜前三的腐山老人?他居然还活着?”“人家本就没死,只不过是隐藏。起来闭关了而已,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够见到这位当年叱咤黑角域的老一辈强者,当真是不枉此行啊。”“当年他便是斗皇巅峰的强者,这么多年过去,定然已经突破至斗宗了吧?”
与那后方的喧哗吵闹相比,贵宾席上,气氛却是笼罩着一股异样的压抑,一道道泛着些许森然的目光,从各处射来,旋即汇聚在腐山老人身上,虽然后者在黑角域中名头不弱,但在菩提化体涎的诱惑之下,任何对手,都将会被他们直接无视。
对于周围那一道道不善的目光,鹰山老人脸色却是丝毫不变,身体轻靠着椅背,面无表情的苍老面庞,隐隐间透出一抹凶戾,在黑角域这种地方,可没有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他最快能够在当年成为那黑榜前三的巅峰强者,为此葬生于其手中的人,不知何几,当初的鹰山老人,也是这黑角域之中凶名颇为显赫之辈,虽说如今闭关隐居多年,凶性略有收敛,但谁若以为他如今便是任人捏的软柿子的话,那么恐怕将会为此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拍卖台上,莫天行依旧是满脸的笑容,他似乎也是没有感觉到贵宾席上那一种诡异的气氛一般,笑吟吟的道:“如今这菩提化体涎也是有了归属之处,我黑皇宗所举办的这场拍卖会,也算是圆满结束,在接下来的几日,黑皇宗会举办大型宴会,诸位若是有兴趣,可以留下来凑凑热闹,至于拘卖了物品的贵客,在这两日中,来我黑皇宗,我们将会在那里将拍卖品,原封不动的奉送而上。”
莫天行的话音刚刚落下,那鹰山老人便是缓缓站起身来,然后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面无表情的对着贵宾席的出口缓步行去。
随着鹰山老人的动身,那贵宾席上也是陆续有着人起身,对着拍卖场之外行去,凭借着出色的灵魂感知力,萧炎能够感应到,这贵宾席上,至少有着一半的人,身体之上,出现了些许阴冷杀意。
“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开始啊,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恐怕才是真正的腥风血雨…”萧炎低低一笑,旋即也是站起身来,径直对着出口行去,其后,小医仙与紫研紧跟而上。“呵呵,这位朋友。”就在萧炎即将出门时,一道笑声却是突然从身后响起。
脚步微顿,萧炎黑袍微微偏后,黑袍下的目光淡淡的望着那时着自己行来的魔炎谷一众人,旋即一道略有些嘶哑的声音传出:“有事?”
“呵呵,老夫魔炎谷大长老方言,不知道这位朋友名讳?”方言笑眯眯的快步上前,冲着萧炎拱了拱手,和善的道。“在下姓岩,方言大长老可是有事?”萧炎淡淡的道。
“呵呵,岩先生的炼药术,恐怕在算是这黑角域之中第一人‘巴?老夫所来不为其他,只是想问问,岩先生是否也对那菩提化体涎有兴趣?”方言笑了一声,旋即话音突然一转,眼神略显阴沉的低声问道。“怎么?”黑袍下的目光微眯,萧炎声音平静的道。
“如果岩先生对菩提化体涎有一些兴趣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一下,那鹰山老人乃是黑角域老一辈的强者,实力极强,若是单独行动的话,即便岩先生身旁有着这位小姐出手,恐怕也难以从那老家伙手中夺得菩提化体涎。”方言轻声道。
闻言,萧炎黑袍下的嘴唇挑起一抹嘲讽,旋即微微摇了摇头道:“方言大长老的提议,在下没有太大的兴趣,抱歉了。话落,萧炎也不待方言再说话,备光不着痕迹的深深扫了一眼那位于方言身后的那位神秘灰袍人,转身便是茸出了通道。见到萧炎直接一口拒绝了自己的提议,那方言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冷意。
“这家伙也太嚣张了,以为身旁有着一名斗宗强者便能独自打败鹰山老人不成?”望着萧炎的背影,几名魔炎谷长老皆是微怒的道,以魔炎谷在黑角域之中的威望,他们可是很少受到这种待遇。
方言脸色略显阴沉,旋即偏过头,望着身后的神秘灰袍人,恭声道:“先生,您看现在怎么办?”
“这种处境,都是冲着菩提化体涎而去,所以不要妄想会有人相信你然后合作,所以,能靠的,只能是自己,那鹰山老人虽然实力强横,但也不至于是拿他没办法,这两日,派人将他给我钉死,只要他一动身离开黑皇城,便准备动手!”灰袍轻轻抖动,一丝虚幻气息以及漠然声音,缓缓传出。
闻言,方言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突然望向后方的萧厉,苏千大长老一行人,低声道:“那萧门与迦南学院格人,怎么办?”“先不管他们,最重要的,是菩提化休涎。”灰袍人声音淡漠的道。“是。“”微微点了点头,方言也就不再多说,手一挥,便是带着一行人,渡步离开了这巨大的拍卖场。
随着拍卖会的完美落幕,黑皇城之内的气氛似乎也是因此而变得喜庆了许多,在黑皇宗的那大兴宴会之下,整个城市都是笼罩在一层喜庆的氛围之中,然而,一些敏锐之人,却是能够隐隐感觉到,在这股喜庆之下,涌动着一股即将来到的腥风血浪。
在拍卖会结束后,一些势力,并未就此离开,而是安静的驻足于黑皇城之中,看似是在享受着黑皇宗的宴会,可暗中,却是将目光,完全的汇聚在一个地所,那便是鹰山老人的住所处。
在这一股紧迫氛围暗中缭绕时,萧炎三人倒是显得相当平静对于那菩提化体涎,他们也是抱着必得之心,不过他们却并不担心那鹰山老人会突然消失,在这般重重监视下,即便他是一名斗宗强者,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消息。
在静等着局势的变化时,萧炎在拍卖会结束的第二日,便带着小医仙二人,赶往了那黑皇宗的所在地。
对于萧炎三人的来访,那莫天行自然是表现出了最大的热情,将三人迎进宗内,并且采用最高规格的待遇招待,那般热情,倒是让得萧炎有些感到不太自在。
在双方略作交谈后,那莫天行似也是察觉到萧炎的许些不耐,当下也就不再废话,拍了拍手,然后萧炎在拍卖会上所拍买的那些东西,包括那具魔兽干尸,全部都是一样样的给抬了出来。
“呵呵,岩枭先生,你所拍买的东西全部都是在此处,你可以亲自检验一下。”望着那占据了大厅一大半位置的魔兽干尸,莫天行笑眯眯的道。
萧炎这可没有半点的娇作,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所有拍买品都是严格的检查了一遍,特别是那具魔兽干尸,更是费了不少的时间,如此许久后,并未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萧炎方才微微点了点头,从纳戒中将金币以及丹药,缓缓取出,然后轻放与桌面之上。“莫宗主,这些东西,你也检查一下吧。”
莫天行看了一眼,旋即大手一挥,笑吟吟的道:“不用检查,老夫信得过岩枭先生。”
闻言,萧炎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先告辞了。”说完,他便是欲转身离去,而见状,那莫天行急忙上前,干笑道:“岩枭先生请稍等。”“怎么?”萧炎眉头微皱,偏头问道。
“呵呵…”莫天行讪讪一笑,旋即搓了搓手,道:“岩枭先生,不知道你手中的那枚破宗丹,能否换于老夫?”
听得这话,萧炎嘴角顿时勾起一抹冷笑,这老家伙,果然还是想打他手中破宗丹的主意。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见面
手掌轻轻的拉了拉黑色斗篷,萧炎目光轻扫向面前的那一脸干笑的莫天行,语调平缓的道:“莫宗主。您不是看不上在下的斗宗丹么?”
闻言,莫天行不由得尴尬一笑。他知道这是萧炎对他拍卖场中那事有些耿耿于怀,当下苦笑道:“岩枭先生,这事老夫也是无可奈何啊。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宗内长老商讨,他们执意觉得鹰山老人的东西更加适合我黑皇宗,那老夫也不好一意孤行啊。
对亍莫天行这番说辞,萧炎却是不置可否,以前者在这黑皇宗之合的地位,几乎是一言九鼎的地步,即便是众长老的话语权也不可能跟他相比,所以他这话,简直是没有半点可信程度。
当然,不管是否可信,萧炎也没必要在这上面纠缠,既然他对破宗丹有兴趣,这自-然是-没有问题,只要能拿出让他心动的东西来换取,他没有半点-意见。
“难道莫宗主还能拿出第二份菩提化体涎不成?”萧炎淡淡笑道。
听得这话,莫天行脸庞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旋即无奈的道:“岩枭先生说得哪里话,这菩提化体涎即便是我黑皇宗,也独有一份,而且这一份,很快也是要变成鹰山老人所有。
“在下现在只对菩提化体涎感兴趣,至于其他的东西么…”萧炎语
气平淡的摇了摇头。
“岩枭先生,事情可以好好商量嘛,要不,我黑皇宗提供药材,让先生炼制这破宗丹,不管-你能炼制成功多少,只要给予我黑皇宗一枚便好,其余的全归你,如何?”莫天行连忙道。
“算了,在下没那闲工夫留在黑皇宗专门炼丹。”听得这话,萧炎口气顿时冷了下来,也不再与这个没诚信的老家伙多谈,拱了拱手。便是直接-带着小医仙二人转身离开。
莫天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望着萧炎三人的背影,片刻后,眼神方才涌现许些阴沉,手-掌猛的砸在桌面之上,一股凶猛劲风,直接将坚固的桌面震成粉碎。
“宗主,他不答应么?”听的大厅之中的传来的巨响,两道身影连忙从厅后行出,赫然便是那齐山与莫崖,此刻的两人,皆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莫-天行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冷声道:“这家伙,也真是太嚣张了。我黑皇宗提供药材任其-炼制,而且事后只拿取一枚破宗丹,便宜都让他占去了,竟然还不满意。
“有点本事,的年轻人都这样,心气高。”齐山冷笑道。
“父亲,现在您-打算怎么办?那破宗丹难道便不要了不成?”莫崖微皱着眉头,略有些心急的道,他知道。若是有了这枚破宗丹,那么对于他来说,便是有着无尽好处,说不定日后突破斗皇,也就全指望这东西了,因此,如今一见到-谈判谈崩,顿时有些急了。
“急什么急?难道你还想直接硬抢不成?那家伙身旁那白衣女子可不是好惹的,即便是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拿下她。”莫天行喝斥道。
被莫天行一顿喝斥,那莫-崖也是不敢再说半句话,心头那份急切,却依然是没有减-弱。
“那宗主的意思?”一旁的齐山,低声道。
“先看看情况吧,他们的目标明显也是冲着菩提化体涎而来,而鹰**!老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想从他手中夺取东西,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若是到时候那白衣女子与之站得两败俱伤,我或许可以暗中出手…**-”莫天行眼瞳之中-掠过些许阴寒,缓缓的道:“既然这个小子敬酒不吃,那也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闻言,那莫崖-心中-方才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目光望着萧炎三
人消失的地方,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森然与嫉妒。
行出黑皇宗大厅,萧炎嘴角依稀校存着些许嘲讽,这个老家伙,竟
耧-想让他给他们专-门炼-制破宗丹。这想法可真是相当之美好与天真。
原本萧-炎-便是-对于这老家伙选择了鹰山老人而有些耿耿于怀,哪想到他竟然还会提出这种法子来将萧炎手中的破宗丹搞到手.**破宗丹的药材,对于萧-炎-来说,-并非是急需,所以他可没必要留下来专门给他们当苦力。
而且对于那些所谓的备材,萧炎也并不是很看重,有着紫研那对药材的特殊感应,寻找药材对于他来说,并非是极难的事。
破宗丹毕竟太过珍贵,那老家伙心中也清楚,若是要拿东西来换取的话,寻-常东击必然拿不出手。而一些太过珍贵的东西,又舍不得拿出来,所以只得-采用这般办法,或许,在他,百中,还认为你捡了不少便宜呢。”似是-感-受到萧-炎-的些许冷笑怒火,小医仙微笑道。
“亏他还是一名斗宗强者呢。既然如此吝啬。”紫研撇了撇小嘴。很是鄙视的道,药材,对于她来说,几乎是最不值钱了,
只要她往那些深山老林一钻,自然能够寻找到一些蕴含着浓郁能量的药材。而这个老家伙竟然-想用这些在她眼里看来很是低廉的东西来换取破宗丹,也难怪她会如此的不屑。
萧炎轻吐了一口气,旋即恶狠狠的咒骂道:“这个老王八蛋,将菩提化体涎换给我,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偏偏还要搞这一套。
听得萧安-这般谩骂**,小医仙有些莞尔,看来萧炎对于莫天行在拍卖场中没有,选择他的破宗丹,怨气很大啊.**不过想想也是,如今菩提化体涎已是鹰山老人之物,想要从这么一名斗宗强者手中抢夺回来,那难度,可是相当之大。
“不用太担心-了,反正打着菩提化体涎主意的人又并非我们,我们大可等别人先动手,到-时-候坐收渔翁之利便好。”小医仙轻声道:“不过今日你直接拒绝了莫天行,想必那老家伙心头也是会有些疙瘩,所以也要小心一下他们。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脚步-刚刚跨出黑皇宗大门,迎面而来的一道灰发老者身影,却是令得他眼瞳徽缩,此人,赫然便是那鹰山老人!
鹰山老人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与萧炎撞面,也只是目光随意一瞥,旋即隐隐噙着凶戾的目光在小医仙身上扫了扫,身形一动,便是化为一缕灰烟,诡异的闪进了黑皇宗之内。
随着那赝山老人的消失,萧炎这才轻轻吐了一口气,低声道:“这鹰山老人,应该是-来取菩提化体涎的吧?”
小医仙微微点头。
萧炎白皙的手-掌将黑色斗篷先前拉了拉,声音低沉的道:“看来他打算离开了啊。
“他一出黑皇城-,想必那些虎视眈眈的众多势力,便是会直接出手了.**”小医仙灰-紫双眸缓缓的在周围扫过,她知道,在这黑皇宗之外,定然有着无数道眼线盯在这里,想必没几分钟时间,鹰山老人出现在黑皇宗的事,便是会传入那些势力耳中。
萧炎轻轻点-了点头。
“现在怎么办?”小医仙低声问道。
萧炎眼眸-闪烁-,片刻后,轻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先去找二哥和苏千大长老,此次动手,若是有他们的相助,定然会容易许多。”话音落下,萧炎也就不再有丝毫迟疑。步伐一转,便是对着萧门所在的住宿之地快步行去
位于城南的一处大院客厅之中,十几道人影坐立其中,而瞧得他们容貌,赫然便是萧厉,苏千大长老一行人,如今的他们,并未再居住于!皇阁之内,而是在城-中-随意的包了个院落作为临时歇息之地。
“有魔炎谷那行人的消息么?”萧厉坐于首位之上,微皱着眉头
的对着一名-萧-门长老沉声道。
“禀门主,那魔炎-谷的人,已经出了黑皇城,不过却并未远离,而是在城外扎营,看他们的模样,明显是在等着那鹰山老人。”一名灰袍老者,恭声回道。
“嘿,这些家伙,果然还想打菩提化体涎的主意…**-”闻言,萧厉顿时冷笑了一声,刚欲询问身-旁的苏千大长老,后者脸色却是猛然一变,陡然起身,厉声喝道:“-是谁?
见到苏千-这般举动,众-人一怔。然而待得他们回过神来时,却是瞧的那门口处,三道人影,已如鬼魅般的闪现而出。
三人之中,两人包裹在-黑袍之内。唯一寐出容貌的一人,赫然便是那名白衣女子。
见到这突然出现的三人,萧厉脸色也是瞬间大变,他知道,在拍卖场中时,为了那卷地阶中级的尺法斗技,他们萧门将面前三人尽数得罪了去,此刻看这般模样,似乎是来寻麻烦了.**
大厅中的一干萧门与迦南学院的强者,同样是因为三人的出现而有些慌乱,一时间众人身形闪动,最后皆是窜在苏千身后,他们也清楚,面对着一名斗宗强者,他们上前。除了送死,可没有半点作用
“这位朋友,拍卖场内各凭本事,似乎犯不着将恩怨牵扯上吧?老夫逸南学院大长老,还请三位看在老夫薄面,将此事揭过。”苏千大与老面色也是涌上一抹凝重,抱拳沉声道,面对着一名能够炼制六品上品丹药的炼药师以及一名斗宗强者,即便是他,也是不敢轻易得罪。
听得他这话,那当下的一名黑袍人似乎愣了愣,旋即哭笑不得的叹了一声,手掌拉着斗篷,缓缓扯下。旋即,一张布满着无奈之色的熟悉面庞,便是出现在了目瞪口呆的萧厉等人面前。
“大长老-,愁:这话说得,可当真是有些严重啊…**-”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相谈
望着那张充斥着无奈之色的熟悉脸庞,大厅中的所有人都是怔了下来,旋即一道道难以置信的惊呼声从萧厉以及苏千大长老几人嘴中叫了出来。
三弟?
“萧炎?”
将头顶上的黑色斗篷尽数褪下,旋即收入纳戒中,萧炎冲着那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萧厉等人耸了耸肩,笑着迷:“怎么?不认识了?”
听得这熟悉的声音与语调,萧厉等人方才缓缓的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当下脸庞瞬间涌上狂喜之色,萧厉几大步跨上来,狠狠的拍了拍萧炎肩膀,喜形于色的大笑道:“没想到那神秘的六品炼药师居然便是你小子,可当真是让得我们好好担心了一场啊。
望着那满脸喜悦的萧厉,萧炎心头也是涌上一抹暖流,轻笑道:“黑皇城情势有些不太对,而且我也担心魔炎谷那些家伙会认出我来,所以便遮掩了身形与容貌。
“嘿嘿,这话倒是不假,你的画像早就在魔炎谷高层传了个遍,若是露出脸来,定会被第一时间认出来。”萧厉笑着道。
“这-位是?”萧厉的目光,突然转向萧炎身旁的小医仙,脸庞上的笑容微微收敛,有些客气的问道,以小医仙那斗宗阶别的实力,即便是他,说话间也是不敢太过随意。
“这是我朋友,二哥叫她小医仙便好。”萧炎微笑道。
“萧厉大哥。”一旁,小医仙那精致漂亮的脸颊上露出一抹浅笑,冲着萧厉轻声道。
“呃.**不敢当不敢当,小姐客气了。”被小医仙这一声萧厉大哥叫得浑身一个哆嗦,萧厉连忙摆着手道,当初在黑皇阁时,他可是亲身感受到了前者那股弥漫身体的森然杀意,自然是知道,别看这女子长得这般出尘动人,可下起手来,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而且,被一名斗宗强者如此客气的称呼,可还是他人生中的头一遭,因此即便是以他的心性,也是有些慌乱。
萧炎同样是因为小医仙这声称呼愣了愣,目光诧异的看了后者一眼,以她的性子,竟然会如此叫人?
对于萧炎那诧异的目光,小医仙却是宛若未睹,脸颊上挂着一丝
浅浅笑容,
看上去,就与当年青山小镇的那善良女孩一般,毫无心
机,让人心动不已。
萧厉看了两人一眼,心头一阵嘀咕,他自然是知道,面前这位发丝如雪般的女子,是看在萧炎的面上才会与他如此客气,因此心中也是一阵苦笑,他这三弟难道如此有女人缘不成?而且这身旁的女人都不是寻常之人,上次的美杜莎,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斗宗强者,而这一次,这不知从何冒出来的小医仙,居然也是一名连苏千大长老都颇为忌惮的斗宗强者。
“你这小子,竟然还知道回黑角域.**”在萧厉心中为萧炎的这般女人缘而感叹时,苏千大长老也是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上前两步,颇有些怨气的道。
闻言,萧炎也是尴尬一笑,连忙道:“大长老莫怪,我本来早该便过来一趟的,不过期间因为突破至斗皇时闭了一年的关,所以耽搁了。
“你突破到斗皇了?”听得萧炎这话,萧厉顿时一惊,旋即惊喜的道,虽然他知道当初离开时,萧炎便是斗王巅峰,但想要突破这个关卡,可是相当不易,一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是止足于斗王巅峰,而萧炎能够在短短一年多时间中突破运道关卡,这般速度,自然是算得上异常恐怖。
一旁的苏千,眼中也是略有些惊异,从萧炎能够炼制六品丹药来看,他也能猜测到萧炎或许已经突破了那个关卡,可如今听得这当事人亲口说出来,心中却依然是博-叹不已,这般修炼速度,堪称他这么多年所见中的第一人吧。
“侥幸而已。”萧炎微微一笑,在座的皆是能够信得过的人,他
自然不会故意隐瞒什么。
“哈哈,小子干得不错,父亲的眼光就是不一样,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定非池中之物。”萧厉开怀的笑道,那般模样,简直就比他自己突破了斗王更加兴奋。
听得萧厉提及父亲,萧炎眼中不可察觉的掠过一丝伤感,旋即迅速隐去,微笑道:“此次现身,主要是想来请二哥与大长老帮忙。
“哎,自家人说什么帮不帮的,你就是萧门的门主,有权利调动门内一切。”闻言,萧厉顿时撇了撇嘴,旋即转过身,对着大厅中那十几名萧门强者喝道:“这便是我三弟,
你们往日经常念叨的门主,如今见面,还不拜见?
听得萧厉喝声,那十几名实力不俗的萧门强者,利马单膝跪地,恭声道:“属下见过门主!
这一跪,这些萧门强者可是没有半点的犹豫,在先前萧炎显露出身份时,他们心中便是感到一股狂喜,萧炎的实力他们或许不太清楚,但是光凭他那六备炼药师的身份,就足以令得他们满心兴奋了。
望着那些跪伏下地的萧门强者,萧炎也是一笑,旋即袖袍轻挥,能量波动间,一道柔和劲风,直接将众人给驮负而去,笑吟吟的道:“大家都是萧门弟兄,不用如此客气,这些虚礼,不做也罢。
见到萧炎举手投足间,便是将他们轻易驮起,这些萧门络者心中也是一凛,对于前者的实力,心头也是再无了丝毫怀疑,萧门有如此一位实力强悍的门主,他们这些萧门之人,即便是行走在外,底气也是要足一些啊。
将众人扶起,萧炎信步走进大厅,然后也不客气,一屁股便是在桌旁的椅上坐下,其后,小医仙与紫研也是跟来坐下,后者一把扯下黑袍,一头如绸缎般的紫色发丝,便是倾泻而下,然后冲着那一脸愕然的苏千大长老咧嘴嘿嘿一笑。
“你这丫头.**竟然也跟来了。”见到这最后一位黑袍人竟然是紫
研,苏千也是哭笑不得,旋即无奈的道。
“梨如今也是斗皇实力,即便在这黑角域之中,除了一些斗宗强者之外,也能横行无忌了。”萧炎笑着道。
闻言,苏千也是一怔,旋即目光惊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