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7部分

多。
“嘶…”望着胸口上的血洞,柳席轻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中充斥着怨毒:“该死的女人,要不是我在出来的时候从老师那里偷来一枚“龟息丹”,今天就真的要栽到这里了。”
艰难的伸出手掌,柳席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小心翼翼的从中倒出一些白色粉末在伤口之上,然后再次掏出一枚淡青丹药,毫不迟疑的咽进肚中,做完这些轻微的动作,柳席的脸色,却是再次惨白了几分。
“这次的重伤,恐怕需要半年时间才能痊愈,明天便让加列家族送我回去,然后把老师请过来,只要有老师帮忙,萧家绝对没好日子过,到时候,我要把那女人玩死为止!”狰狞的咬着牙,柳席惨白的脸庞上,充斥着怨毒。
“抱歉,打扰一下,你或许没有回去的机会了…”就在柳席幻想着那高贵少女被自己蹂躏的惨状之时,淡淡的笑声,忽然突兀的在房间之中响起。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得柳席身体骤然一僵,脸庞急变,艰难的扭转过头。
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人影,正从阴影之中,缓缓走出。
“马虎大意的丫头,看来还是得需要我来料理一些后事啊。”黑袍之下,传出少年的笑声,手掌轻探而出,森白的诡异火焰,缓缓腾出。
“异火?”望着这团诡异的森白火焰,柳席眼瞳一缩,惊骇的失声道。
“恭喜你,答对了,有奖。”
微微一笑,黑袍人手掌一挥,森白的火焰顿时脱手而出,闪电般的将柳席覆盖其中,只是瞬息间,还未来得及大喊出声的柳席,便是被迅速煅烧成了一堆…灰烬。
从此,名为柳席的一品炼药师,便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之上。
冷漠的拍了拍手,黑袍人手掌一挥,一股劲气将地面上的灰烬扫地干干净净,这才优哉游哉的跃上窗户,然后腾空掠出。
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掠出加列家族,黑袍人脚尖在一处房顶处轻轻一点,身形刚刚飘出几十米,却是骤然凝顿,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头。
在对面不远处的一处楼阁边缘之上,身着金色裙袍的少女,随意的摇晃着一双圆润雪白的小腿,蕴含着淡淡金焰的秋水眸子,正慵懒的盯着那停顿在房顶之上的黑袍人。
“你究竟是何人?”
纤指锊过额前被夜风拂起的青丝,少女抬了抬精致的下巴,轻灵的嗓音,在这片小天地缓缓回荡。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夜中相遇
“你究竟是谁?”
听得少女淡淡的轻灵嗓音,黑袍人无奈的耸了耸肩,略微沉默之后,苍老的声音,缓缓传出:“我想你应该在萧家见过我吧?”
轻轻的晃荡着一截雪白的小腿,薰儿眼波流转,随意的轻声询问道:“你去加列家族,做什么?”
“受人之托,解决点麻烦。”
“受谁之托?”秋水眸子眯起浅浅的弧度,薰儿紧追着询问。
“呃,这可不能说。”摊了摊手,药老笑道。
“可我想知道。”精致的小脸上扬上淡淡的笑容,薰儿脚步朝前一踏,身形竟然便是悬浮在半空之上,淡金色的火焰螺旋尖刺,在纤手之上,急速凝聚。
“嘿嘿,小丫头,我知道你现在很强,不过凭此就想要拦住老头我的话,却还差了点。”药老笑道。
薰儿柳眉微蹙,却是不再言语,素手一扬,指尖之处,几根高速螺旋的金色火焰尖刺,继续浮现。
望着薰儿这不肯罢休的模样,黑袍中的两人顿时有些头疼,叹了一口气,药老无奈的道:“我可不想和你动手,万一伤到哪里了,那家伙会心痛的。”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今天有个不长眼的东西调戏了某个家伙极其重视的女孩子,而那家伙又刚好认识我,所以,我就被他叫来当苦力了,唉,也不念叨着老头这么大的年纪,大半夜的跑来跑去容易么?”
修长睫毛轻轻眨了眨,一抹晕红缓缓的浮上那逐渐解冻的精致小脸,薰儿小手一翻,手中的火焰尖刺便是缓缓消散,目光瞥向黑袍人,笑盈盈的道:“老先生果然和萧炎哥哥有关系。”
“嘿,这称呼变得还真快。”药老笑了笑,道:“你恐怕早就猜到了我与萧炎有些关系吧?”
“以前只是猜测而已,不过却并拿不准。”薰儿笑着摇了摇头,在半空中对着药老盈盈行了一礼,微笑道:“虽然并不知道老先生的来历,不过一年之前萧炎哥哥能够抛弃以往的颓废,想必与您有一些关联吧?”
药老淡淡的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美眸紧盯着黑袍人,薰儿甜甜一笑,轻声道:“不管老先生出于何种目的而接触萧炎哥哥,不过还请老先生千万不要对他隐藏着一些别的念头,不然,薰儿会仇视任何一个对萧炎哥哥产生威胁的人,或许老先生很强,可相信薰儿,我有说这种话的能量。”
“啧啧,好个强势的妮子。”听着薰儿这蕴含着淡淡威胁的话语,药老一愣,旋即笑道。
“我只是不想萧炎哥哥被人蒙骗受伤而已。”轻笑了笑,薰儿再次对着药老行了一礼,含笑道:“天色不早了,薰儿得回去了,今夜老先生的所见,还请不要和萧炎哥哥提起。”
“放心,我不会提一个字。”药老点了点头,旋即戏谑的在心中添了一句:“因为他已经自己听见了。”
见到药老答应,薰儿微微一笑,刚欲回转过身,一道绿影却是忽然破风而来,略微一愣,薰儿小手一挥,将之吸进手中。
望着手中的小玉瓶,薰儿怔了怔,将目光投向房顶上的黑袍人。
“你使用了秘法,这几天时间内,恐怕很有点虚弱,这瓶养气散,你留着吧,早点将状态回复,免得一副病怏怏的模样,某人看了会心疼。”药老淡淡的笑道。
闻言,薰儿小脸上浮现一抹绯红,握了握手中的玉瓶,冲着黑袍人感激的点了点头,脚尖在虚空轻点,身形便是急速射进黑暗之中,逐渐消失不见。
站在房顶之上,望着消失在视线尽头处的背影,药老忽然轻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当年你小子偷偷溜进人家女孩屋里,莫名其妙的搞了通毫无作用的温养脉络,竟然便是误打误撞的把人家女孩一颗心也搞了回来,唉,说起来,你还真是个好运得让人嫉妒的家伙。”
黑袍下,萧炎摸了摸鼻子,他心中也清楚,若不是小时候的那件事,恐怕长大后的薰儿,对待自己的态度,与对待萧宁等人,恐怕还真的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当然,这些假设在现实面前,都不成立,嘿嘿,谁让他在女孩心灵最柔弱的时候,悄无声息的闯了进去,并且还无意的在人家心中烙了一个属于他的印记。
略微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萧炎双手悠闲的抱着后脑勺,然后任由药老控制着身体,迅速的对着萧家方向弹射掠去。
在到达萧家之后,萧炎为了怕被薰儿察觉,所以特地小心翼翼的绕过她所住的那片院子,这才降落到自己房间之外,然后飞速的窜进了房内,轻轻的关好房门与窗户。
进入房间,萧炎飞快的除去身上的大黑斗篷,将之收进纳戒之中,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软软的倒在床榻之上,懒懒的轻声自语道:“唉,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啊。”
……
翌日,清晨,加列家族。
加列毕此时的脸色,阴沉的有些恐怖,丝丝森冷的气息从其体内散发而出,将那跪在地面上美貌侍女吓得索索发抖。
目光阴冷的在这所柳席所居住的房间中细细扫过,加列毕寒声道:“你说柳席失踪了?”
“是的,族长,昨夜婢女不知为何,忽然失去了知觉,待得天明之后方才苏醒,可一醒来,却不见了柳席大人,婢女问过外面值勤的护卫,可他们却都未见过柳席大人。”侍女战战兢兢的道。
“从他昨夜进屋之后,我便察觉到,他一直未出来,而且加列家族仅有的两处大门,都有斗师级别的强者看守,以他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出了加列家族!”加列毕阴声道。
“婢女也不知。”侍女脸色惨白,生怕加列毕会因此而怪罪于她。
眼角急促的跳了跳,心情几乎乱成了一团乱麻的加列毕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理会颤抖的侍女,缓缓的在房间各处角落渡着步子。
见到加列毕的举动,这名侍女也不敢再出声,跪下的身体,丝毫不敢动弹。
一步一步的在安静的房间之中走过,在走至一处角落之时,加列毕脚步骤然一顿,眼瞳紧缩的死盯着墙角处的一小团白色粉末。
心头狂跳的蹲下身子,加列毕用手指拈起一点粉末,放在鼻下轻嗅了嗅,顿时,阴冷的脸色,瞬间化为惊骇。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加列毕忽然的察觉到自己的脚跟有些发软,一股寒气,不可自制的从心底缓缓散发而出。
“柳席…竟然被人在我的眼皮底下给杀了?”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抢
待到萧炎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之时,天色已近大亮,温暖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射进,在地板之上留下点点光斑,同时也将房间照得颇为亮堂。
直起身来,萧炎睡眼朦胧的坐在床上愣了好半晌,方才将脑中残余的睡意驱逐,甩了甩逐渐回复清醒的脑袋,懒懒的下床,然后随意的洗漱一番。
洗漱刚刚完毕,门口处,便是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以及少女轻柔的娇声:“萧炎哥哥,还没起来吗?”
听着这声音,萧炎眉头挑了挑,快速的将脸上的水渍搽去,然后行至房门处,“嘎吱”一声,将房门缓缓拉开。
房门打开,略微刺眼的日光忽然的射进,让得萧炎习惯性的闭了闭眼,半晌后缓缓睁开,将目光转移到那正俏生生的立在门口的青衣少女身上。
今日的薰儿,依然是一身清淡的青衣,得体的服饰配合着那宛如青莲般空灵脱俗的气质,让得房中的少年忍不住的在心中赞了一声。
目光随意的在薰儿那窈窕玲珑的身姿上扫过,最后停留在那略微有些苍白的精致小脸之上,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怎么搞的?”
水灵大眼睛紧紧的注视着萧炎的表情,却发现除了责怪之外,并无其他,薰儿顿时甜甜的笑道:“身体有些不舒服,没什么大事。”
“不舒服?”眉尖挑了挑,萧炎抬脚走出房间,将房门关好之后,手掌忽然拉起薰儿的小手,一缕淡淡的温和斗气在灵魂感知的控制下,缓缓的在薰儿体内转了一圈。
片刻之后,萧炎面无表情的收回了斗气,心中却是轻叹了一声,看来薰儿昨夜所需用的秘法的确很耗精力,现在她的体内,几乎已经只有几缕微薄的斗气在流转着,显然,这是那种秘法所造成的后遗症。
此时的清晨,起来晨练的族人并不少,望着那站在门旁亲昵拉在一起的薰儿与萧炎,都不由满脸羡慕。
“萧炎哥哥。”薰儿小脸微红的挣了挣手,轻声嗔道。
“真不知道你究竟干了些什么?竟然虚弱成这模样。”放下薰儿的小手,萧炎板起脸,低声斥道。
灵动的大眼睛在萧炎板起的脸上扫了扫,依然未发现别的什么东西,薰儿悄悄松了一口气,笑道:“昨天越级修炼了一些斗技,所以才弄成这样,休养几天就好,萧炎哥哥不用担心。”
翻了翻白眼,萧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陪同着薰儿在家族中吃过早餐之后,然后便是找了个借口,悄悄溜出了家族。
……
在乌坦城内逛了逛,顺便打听了一些有关加列家族的消息,柳席的失踪,绝对能在加列家族引起一些轰动,然而出乎萧炎意料的,他却并未发现加列家族今日有何不对劲的地方,坊市照开,丹药照卖,与往日近乎没有任何区别。
“嘿,这加列毕还真不愧是一族之长,竟然能把这消息给压下来,不过,你能压一天,难道还能压一月不成?等你剩余的疗伤药销售完毕,我看你又能如何?”冷笑了一声,萧炎沉吟了一会,然后便对着城市中央的米特尔拍卖场行去。
在拍卖场外的偏僻之所,萧炎依旧是如同以往一般换上了大黑斗篷,将身形完全遮住后,这才进入人流涌动的拍卖场之中。
刚刚进入拍卖场,萧炎便是被一位俏丽的侍女恭敬的引进了候客厅,在厅内闲坐片刻之后,身姿婀娜的雅妃,便是笑吟吟的出现在了萧炎面前。
“呵呵,真是贵客,萧炎弟弟今日怎有空来拍卖场?”端起茶壶,亲自弯身替萧炎斟满一杯茶水,雅妃嫣然笑道。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身着旗袍的雅妃,在弯身斟茶之时,胸前一片诱人的雪白,总是若隐若现,让得人几乎有种移不开视线的感觉。
“咳…”目光同样是差点深陷在那宏伟的鸿沟之中,不过萧炎毕竟定力不错,干咳了一声,努力的移开目光,目不斜视的盯着略微泛绿的茶水,从怀中掏出暗红色的纳戒,然后从中取出五只小玉瓶,淡淡的道:“喏,今日是过来完成约定的。”因为雅妃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萧炎也不再让药老代替说话,所以直接回复了少年的清朗声调。
雅妃的目光,从小玉瓶出现之后,便是紧紧的盯在了上面,妩媚的俏脸之上,惊喜涌现。
在萧炎身旁的椅子上优雅的坐下,雅妃小心翼翼的捧起一只小玉瓶,细细的端量了一下,然后微微倾斜瓶口,一粒略微泛着碧绿色光泽的圆润丹药,调皮的从中滚动而出。
深嗅了一口那扑鼻而来的药香,雅妃美眸微眯,丰满的胸脯挺起一个让人为之垂涎的傲人轮廓,半晌后,方才谨慎的将丹药回放,冲着一旁的萧炎露出一个堪称妖娆的妩媚笑容:“看来萧炎弟弟似乎准备对加列家族有所行动了吧?不然又怎会提前来完成约定?”
闻言,萧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卷,上面写有几种药材,这些药材都是具有养气的功效,当然,这些自然是为了薰儿那妮子准备的,看着她那虚弱的苍白脸色,萧炎实在有些心疼。
接过萧炎的纸卷,已经有过好几次经验的雅妃也知道萧炎的意思,没有丝毫废话,直接叫来侍女,然后让其速去准备。
坐在安静的候客厅之中,萧炎略微沉默,忽然轻声询问道:“加列家族似乎在其他城市寻找到了药源?”
“嗯,加列家族现在正在与特兰城的一个药材家族合作,不过他从那里所购买的药材,要比乌坦城内贵上四层之多。”雅妃点了点头,笑道。
“还真是舍得。”戏谑的摇了摇头,萧炎微笑道:“能给我一些关于他们运输药材路线的一些情报么?”
闻言,雅妃捧着茶杯的玉手微微一颤,美眸惊异的盯着身旁的少年,呐呐道:“你又想干什么?”
“抢东西。”
苦笑了一声,雅妃叹息道:“加列家族惹到你这小煞星,还真是有够倒霉的。”
摇了摇头,雅妃略微沉默,起身进入候客厅之后,半晌后,手持一张卷轴行出,将之交给萧炎,低声道:“我接到特兰城的拍卖场的一些情报,两天之前,加列家族再次购买了一批价值四十万金币的药材,这批药材,今天下午,应该就能到达乌坦城。”
“这些药材,加列家族只预交了十万的订金,其余三十万,还是赊欠,护卫药材的队伍,是加列家族的护卫,其中斗师三名,大斗师一名,还有几十名实力在斗者级别的护卫。”
“四十万?真是大手笔。”轻声笑了笑,萧炎将卷轴收进纳戒之中,笑声缓缓变冷:“若是这批药材没了,我看他们如何向那边的药材家族交代,现在的加列家族已经濒临破产,而这三十万的赊欠,便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抬起头,望着那端着药材走进来的侍女,萧炎冲着雅妃感谢的拱了拱手,上前接过药材,然后头也不回的行出了大厅。
坐在椅上望着萧炎那走得干脆利落的背影,雅妃苦笑着摇了摇头,轻叹道:“这小家伙,行事手段与年龄简直太不相衬了,加列毕那老家伙,这次恐怕真要栽了…”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半路毁药
宽敞的大路之上,七八辆马车正在缓缓行走着,天空中,烈日高照,炎热的日光将马车周围的护卫洒得大汗淋漓,一道道烦躁的喝骂声,不断的在路道之上响起。
加列怒,加列家族的仅余的两位长老之一,如今实力已晋三星大斗师,这般实力,放眼乌坦城,那也能算是排得上号的强者,此次由他来护卫药材运输队,可见加列家族现在对这些药材有多重视,不过似乎现在的加列怒还并没有得到柳席已经失踪的消息,不然,他恐怕会利马将这些高价药材退还回去。
坐在一处马车之上,加列努盘膝而坐,任由马车如何颠簸,身形却是巍然不动,长达两天的奔波,实在是让得平日养尊处优的他有些不耐烦。
“都是那该死的萧家害的,迟早要弄跨你们。”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加列怒略微向后偏了偏头,目光透过车窗望向后面整齐堆满的各种低级药材,面无表情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无奈,虽说纳戒能够让运输变得极其方便,不过低级纳戒其中不过两三平方米的空间,想要用低级纳戒来将这些药材装下,恐怕至少需要五枚才有可能,然而纳戒造价昂贵并且稀有,即使是整个加列家族,也不过区区两枚,所以,他们只得选择笨重的车辆来运药。
疲倦的眨了眨眼,刚欲小寐一会的加列怒,却是发现前方的车辆忽然的停了下来,而且隐隐有着喝骂声传来。
眉头一皱,加列怒刚欲叫人询问情况,一名加列家族的护卫便是从前方急跑过来,急声报告道:“长老,前方有位黑袍人无故的阻了去路。”
闻言,加列怒脸色微沉,现在已经算是进入乌坦城的地界了,谁敢在这里拦截他们?
眼瞳中寒光闪过,加列怒微微点了点头,跃下马车,快速的行至车队的前方,果然是见到,在大路中央的一块大石之上,一位黑袍人正随意而坐,虽然看不见黑袍人的面目,不过加列怒却是能够发现,黑袍下的目光,似乎有些不怀好意。
“阁下是谁?为何阻我们去路?”目光在黑袍人身上扫了扫,加列怒沉声道。
“你们是加列家族的人吧?”黑袍下,苍老的声音缓缓传出。
脸皮微微一抖,加列怒阴沉着脸,手臂一挥,后面几十名护卫立刻拔出腰间武器,满脸不善的盯着那不知底细的神秘黑袍人。
“唔,看来没找错。”瞧得加列怒的反映,黑袍人淡淡一笑,从巨石上跃下,然后缓缓对着车队行来。
阴寒着脸望着走过来的黑袍人,加列怒一把从身旁的护卫手中取过巨型弓箭,手臂一拉,弓成满弦,手掌一松,箭支化为一道凶厉劲风,刁钻的射向黑袍人喉咙之处。
箭支携带着压破人心的呜啸破风声,然而当它在到达黑袍人面前一米距离时,一团森白火焰猛的凭空腾现,箭支穿进火焰中,瞬间,便是化为了漆黑粉末。
望着这一幕,加列怒脸色微变,心头泛起一股不安,看来这位黑袍人,也是一位不弱于大斗师的强者。
缓缓吐了一口气,加列毕从身后的侍从手中拿起一把深蓝色的长枪,身体之上,淡淡的蓝色斗气渗发而出,顿时,附近的空气都为之湿润了不少,显然,他的斗气功法是偏向略微阴寒的水属性。
手掌紧握着长枪,加列怒死死的盯着黑袍人,身体在略微调整之后,脚掌在地面突兀一踏,身形化为一道蓝色光线,径直冲向那越来越近的黑袍人。
人至半空,加列怒脸色肃然,手中长枪猛然扭动,其上斗气光华四射,枪身一阵,竟然响起阵阵枪吟之声.
“浪重叠!”
“浪重叠”,玄阶低级斗技,这斗技,是加列怒至今为止所能掌握的最为高级斗技,长久以来的修炼,已经让得他将这种斗技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全力使出,既然对手是一名六星大斗师,那也不敢轻易小觑。
随着加列怒喝声落下,蓝色光华浓郁的长枪之内,瞬间涌出一重能量幻化而成的蓝色巨浪,巨浪冲天而起,最后骤然砸向那立在原地动也不动的黑袍人。
车队附近,望着自家长老大发神威,一声声得意的喝彩,顿时响了起来,这一路而来,他们也曾经遇到过几波劫匪,然而这些匪徒,无一例外的,都成了加列怒的枪下亡魂,在很多人看来,现在,恐怕又得加上一条了。
蓝色巨浪,翻滚天际,巨浪之中,细微的亮点骤然大盛,一杆长枪,闪电般的对着黑袍人头顶急刺而去。
“死吧!”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目标,加列怒脸庞上闪过一抹狞然,森冷一笑,手中长枪劲气狂涌。
在长枪即将临近头顶之时,黑袍人缓缓的抬起脑袋,一道清秀的少年脸庞,在日光的照耀下,闪进了加列怒眼瞳之中。
“这…是萧家的那小崽子?”
望着这张并不陌生的脸庞,加列怒眼瞳一缩,心头间,杀意大涨,
长枪越来越近,然而就在攻击即将临体的霎那,森白火焰,猛的自黑袍人身体涌出,最后犹如燎原一般,对着半空之上的加列怒席卷而去。
森白火焰闪过天际,众人却是察觉到皮肤骤然一冷,旋即浪花,枪影,人影…皆都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路道之上,喝彩声噶然而至,加列家族的护卫犹如被砍断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张大的嘴巴,拼命的呼吸者,脸庞上的得意,逐渐的化为惊骇,再次望向黑袍人的目光,犹如恶魔一般恐惧。
淡漠的瞟了一眼这些护卫,黑袍人手掌缓缓探出,几朵森白的火焰缓缓浮现,屈指轻弹,火焰急射而出,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轻飘飘的落在了几辆马车之上。
“轰!”
一声轻轻的闷响,马车连同着里面所存放的药材,在所有人那呆滞的注视下,化成了满地的粉末。
第九十四章眼光挺差
“什么?药材全被人毁了?二长老呢?他人呢?”大厅之中,愤怒的咆哮声,几欲将屋顶掀翻。
一名护卫颤抖的跪伏在加列毕面前,满脸恐惧咽了一口唾沫,惊颤道:“二长老也被那毁药之人杀了!”
暴怒的脸庞猛然一滞,加列毕脚跟忽然一阵发软,旋即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椅上,满脸呆滞,加列怒可是加列家族仅有的三位大斗师之一,他的死亡,对于本来就处于动荡不安的加列家族来说,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望着加列毕这幅模样,那名报信的护卫也是满脸惨然,此时他的脑海中,还在回荡着先前那黑袍人的恐怖实力,难以想象,实力在三星大斗师的二长老,竟然与那神秘人仅仅一个照面,便是被焚烧得只余骨灰,那恐怖的场面,几乎让得当时在场的所有人感受到了何谓恐惧的意味。
“是什么人杀了二长老?”坐在椅上许久后,加列毕终于缓缓的回过了神来,声音中,有着几分嘶哑,显然,加列怒的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
“不知,当时那人身着一袭黑袍,无人见过他的面貌,不过他却能控制一种森白色的火焰,而二长老,便是丧命在这种火焰之中。”护卫摇了摇头,低声道。
“黑袍?控制白色火焰?”略微沉默,加列毕脸色微微一变,操控火焰伤敌,无疑是炼药师最喜欢用的方式,而有可能与加列家族有恩怨,并且还具有轻易击杀加列怒的实力的炼药师……这种种条件,都让得加列毕脑海中闪过当日那在拍卖场中偶遇的黑袍炼药师。
想到当日雅妃与谷尼对待那名黑袍炼药师的恭敬态度,加列毕忽然察觉到嘴中有些苦涩,他们似乎从一开始就错了,当时仅仅因为柳席的一番话,便认为萧家顶多只是好运请来了一位不入流的炼药师,然而现在的事实却是告诉他们,萧家的那位炼药师,比起柳席那半吊子炼药师来,不知强了多少。
缓缓的摇了摇头,加列毕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与暴怒,现在价值四十万金币的药材已经被毁,而且因为资金问题,这批药材还拖欠了特兰城的药材家族三十万金币。
对于这批药材,加列毕本来是打算将之炼制成疗伤药,待得销售完毕之后,再来付款,然而现在的变故,却是将他所有的计划全盘打破。
与加列家族合作的那药材家族,在特兰城同样拥有不小的势力,若是一旦得知药材被毁的消息,一定会派人前来要账,可此时加列家族的资金几乎已经进入枯竭的地步,怎还拿得出这笔巨款?如果拿不出,那加列家族的声誉,恐怕将会毁于一旦。
“妈的!”想到烦躁之处,加列毕一掌狠狠的砸在身旁桌上,顿时,坚硬的黑木桌蹦碎开来,木屑击打在一旁的护卫脸庞上,然而后者却是只得咬牙承受。
轻吸了一口气,加列毕强行压下心头的暴怒以及对萧家的怨毒情绪,挥了挥手,故作镇定的淡淡道:“将库房中所余的疗伤药全部分发给各处坊市,另外,今日之事,让所有知道的人都把嘴闭严实,若是传了出去,族规处置。”
“是。”护卫身体略微一颤,旋即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起身迅速的退了出去。
望着空荡荡的大厅,加列毕疲倦的靠在座椅背上,这次,就算加列家族能够熬过去,恐怕也将会势力大降,从此再难以与萧家相抗衡,想到此处,加列毕莫名的叹一口气,不知为何,他现在,对于当初主动挑衅萧家的举动,却是有些感到一丝后悔了…
然而,这后悔,却是来得有些晚了。
……
在干完某些事之后,萧炎也是回复正身,返回家族,请药老出手炼制了一点养气的丹药,然后心急火燎的将丹药给薰儿送了过去,看着那妮子捧着丹药,略微泛红的水灵眸子,萧炎只觉得那一霎那,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在萧炎毁去加列家族药材的之后几天,乌坦城虽然表面上一片平静,然而有心人却能够发现,往日那些在萧家坊市附近寻找麻烦的加列族人,却是悄悄的退了回去,平日的嚣张气焰,也是弱了下来,对于加列家族这莫名的举动,所有人都是倍感疑惑。
萧家,议事大厅。
“这加列家族最近是在搞什么?对我们示弱么?”接到近日来的种种报道,萧战眉头微皱,对着大厅中的三位长老满脸疑惑的道。
互相对视了一眼,三位长老同时的摇了摇头,略微沉吟后,大长老缓缓道:“反常即为妖,加列毕那家伙,老J巨猾,说不定又在搞什么鬼主意,还是加紧点注意为好。”
萧战点了点头,谨慎的他,自然不会因为加列家族这表面举动,便对他们放松注意。
目光转了转,萧战望着那坐在椅上几乎要打瞌睡的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家伙,似乎对家族的族事总是提不起多大的兴趣。
“炎儿,你最近与那位老先生可见了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萧战随意的问道。
听着萧战的问题,三位长老也是将目光投射到了萧炎身上,那位老先生对萧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他似乎只对萧炎这家伙青睐有加,其他的人,还从没单独见过他。
对于萧炎能够独享这种待遇,众人也只得满心羡嫉。
懒懒的抬了抬眼皮,萧炎闷声道:“嗯,见了。”略微沉默了一下,他又补充道:“他说打算收我弟子。”
听着萧炎后面这句话,萧战那端起茶杯的手掌,骤然凝固,呐呐的抬起头,脸庞极为精彩的盯着那将自己缩在椅子中的少年,咽了一口唾沫,兀自有些不信的道:“你说他要收你做弟子?”
翻起眼皮,望着一脸狂喜与激动的萧战以及一旁脸庞抽筋的三位长老,萧炎懒散的点了点头。
“好,好,好…”脸色涨红的一口将茶水饮尽,萧战激动的站起身来,在大厅中来回走动着,兴奋的搓着手:“我就知道我儿子不是常人,妈的,以后谁再敢说我儿子是废物,老子当场拍死他!”
瞧着萧战这幅激动的模样,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再过半个月,我要和老师外出修行…恐怕要一年或者更久才会回来。”
“啊?”萧战一怔,脸庞上的笑意逐渐收敛,皱起眉头,迟疑的问道:“你不打算报考迦南学院了?那可是斗气大陆闻名的高级学院啊,如果能够进去,对你很有好处的。”
“会报考,不过可能会旷课一两年。”萧炎摸了摸鼻子,淡淡的笑道:“虽然迦南学院很好,可他们却并不能让我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中,超越…纳兰嫣然。”
萧炎笑了笑,目光在这所大厅中缓缓扫过,当初,那位骄傲的女人,便是在此处,将自己心中仅余的自尊践踏得一钱不值。
听到这几乎在萧炎心中属于忌讳的名字,萧战脸皮微微一抖,沉默不语。
站起身来,萧炎懒懒的抱着后脑勺,缓缓的对着大厅之外行去,少年淡淡的笑声,在大厅内残留回荡。
“既然当年她下了约定,我自然要去应约,呵呵,也不是为了什么让她所谓的刮目相看,只是想在赴约的时候,顺便说一句,你的眼光,挺差……”
正文 第九十五章 眼光挺差
“什么?药材全被人毁了?二长老呢?他人呢?”大厅之中,愤怒的咆哮声,几欲将屋顶掀翻。\\
一名护卫颤抖的跪伏在加列毕面前,满脸恐惧咽了一口唾沫,惊颤道:“二长老也被那毁药之人杀了!”
暴怒的脸庞猛然一滞,加列毕脚跟忽然一阵发软,旋即一**坐在身后的椅上,满脸呆滞,加列怒可是加列家族仅有的三位大斗师之一,他的死亡,对于本来就处于动荡不安的加列家族来说,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望着加列毕这幅模样,那名报信的护卫也是满脸惨然,此时他的脑海中,还在回荡着先前那黑袍人的恐怖实力,难以想象,实力在三星大斗师的二长老,竟然与那神秘人仅仅一个照面,便是被焚烧得只余骨灰,那恐怖的场面,几乎让得当时在场的所有人感受到了何谓恐惧的意味。
“是什么人杀了二长老?”坐在椅上许久后,加列毕终于缓缓的回过了神来,声音中,有着几分嘶哑,显然,加列怒的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
“不知,当时那人身着一袭黑袍,无人见过他的面貌,不过他却能控制一种森白色的火焰,而二长老,便是丧命在这种火焰之中。”护卫摇了摇头,低声道。
“黑袍?控制白色火焰?”略微沉默,加列毕脸色微微一变,操控火焰伤敌,无疑是炼药师最喜欢用的方式,而有可能与加列家族有恩怨,并且还具有轻易击杀加列怒的实力的炼药师……这种种条件,都让得加列毕脑海中闪过当日那在拍卖场中偶遇的黑袍炼药师。
想到当日雅妃与谷尼对待那名黑袍炼药师的恭敬态度,加列毕忽然察觉到嘴中有些苦涩,他们似乎从一开始就错了,当时仅仅因为柳席的一番话,便认为萧家顶多只是好运请来了一位不入流的炼药师,然而现在的事实却是告诉他们,萧家的那位炼药师,比起柳席那半吊子炼药师来,不知强了多少。
缓缓的摇了摇头,加列毕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与暴怒,现在价值四十万金币的药材已经被毁,而且因为资金问题,这批药材还拖欠了特兰城的药材家族三十万金币。
对于这批药材,加列毕本来是打算将之炼制成疗伤药,待得销售完毕之后,再来付款,然而现在的变故,却是将他所有的计划全盘打破。
与加列家族合作的那药材家族,在特兰城同样拥有不小的势力,若是一旦得知药材被毁的消息,一定会派人前来要账,可此时加列家族的资金几乎已经进入枯竭的地步,怎还拿得出这笔巨款?如果拿不出,那加列家族的声誉,恐怕将会毁于一旦。
“妈的!”想到烦躁之处,加列毕一掌狠狠的砸在身旁桌上,顿时,坚硬的黑木桌蹦碎开来,木屑击打在一旁的护卫脸庞上,然而后者却是只得咬牙承受。
轻吸了一口气,加列毕强行压下心头的暴怒以及对萧家的怨毒情绪,挥了挥手,故作镇定的淡淡道:“将库房中所余的疗伤药全部分发给各处坊市,另外,今日之事,让所有知道的人都把嘴闭严实,若是传了出去,族规处置。”
“是。”护卫身体略微一颤,旋即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起身迅速的退了出去。
望着空荡荡的大厅,加列毕疲倦的靠在座椅背上,这次,就算加列家族能够熬过去,恐怕也将会势力大降,从此再难以与萧家相抗衡,想到此处,加列毕莫名的叹一口气,不知为何,他现在,对于当初主动挑衅萧家的举动,却是有些感到一丝后悔了…
然而,这后悔,却是来得有些晚了。
……
在干完某些事之后,萧炎也是回复正身,返回家族,请药老出手炼制了一点养气的丹药,然后心急火燎的将丹药给薰儿送了过去,看着那妮子捧着丹药,略微泛红的水灵眸子,萧炎只觉得那一霎那,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在萧炎毁去加列家族药材的之后几天,乌坦城虽然表面上一片平静,然而有心人却能够发现,往日那些在萧家坊市附近寻找麻烦的加列族人,却是悄悄的退了回去,平日的嚣张气焰,也是弱了下来,对于加列家族这莫名的举动,所有人都是倍感疑惑。
萧家,议事大厅。
“这加列家族最近是在搞什么?对我们示弱么?”接到近日来的种种报道,萧战眉头微皱,对着大厅中的三位长老满脸疑惑的道。
互相对视了一眼,三位长老同时的摇了摇头,略微沉吟后,大长老缓缓道:“反常即为妖,加列毕那家伙,老J巨猾,说不定又在搞什么鬼主意,还是加紧点注意为好。”
萧战点了点头,谨慎的他,自然不会因为加列家族这表面举动,便对他们放松注意。
目光转了转,萧战望着那坐在椅上几乎要打瞌睡的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家伙,似乎对家族的族事总是提不起多大的兴趣。
“炎儿,你最近与那位老先生可见了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萧战随意的问道。
听着萧战的问题,三位长老也是将目光投射到了萧炎身上,那位老先生对萧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他似乎只对萧炎这家伙青睐有加,其他的人,还从没单独见过他。
对于萧炎能够独享这种待遇,众人也只得满心羡嫉。
懒懒的抬了抬眼皮,萧炎闷声道:“嗯,见了。”略微沉默了一下,他又补充道:“他说打算收我弟子。”
听着萧炎后面这句话,萧战那端起茶杯的手掌,骤然凝固,呐呐的抬起头,脸庞极为精彩的盯着那将自己缩在椅子中的少年,咽了一口唾沫,兀自有些不信的道:“你说他要收你做弟子?”
翻起眼皮,望着一脸狂喜与激动的萧战以及一旁脸庞抽筋的三位长老,萧炎懒散的点了点头。
“好,好,好…”脸色涨红的一口将茶水饮尽,萧战激动的站起身来,在大厅中来回走动着,兴奋的搓着手:“我就知道我儿子不是常人,妈的,以后谁再敢说我儿子是废物,老子当场拍死他!”
瞧着萧战这幅激动的模样,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再过半个月,我要和老师外出修行…恐怕要一年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