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59部分

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无形火焰中。
“…小心点,别被那些火焰包围了,身为纯粹的异火,陨落心炎能够随意将自己变化成火焰中的凸簇,然后在达到你周身时再度凝聚出本体进行攻击。”药老凝重的提醒声音,及时的在潇炎心中响了起来。
闻言,滨炎心头顿时一凛,微微点头,望着那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无形火焰,背后清火双翼一振,在周围火焰还未形成真正的火网时,从一处缝隙,闪掠了出去。
箭炎身形州刚闪出火焰包围圈,便是感觉到身后一阵剧烈波动,眼角飞快的一瞟,原来一处无形火焰处突然波动了起来,火蟒那庞大的身躯,在其中若隐若现。
,叽!”
尖利的嘶鸣声突然暴吼天际,无形火蟒从一处火焰中凝现而出,望着那脱离了包围圈的萧炎,蛇瞳中顿时掠过极为人性化的怒火,狰狞巨嘴一张,旋即一股无形火焰便是对着舞炎暴喷了过去。
感受到身后突然炽热起来的温度,早有所警戒的萧炎瞬旬转过身,双掌一翻,两股澎湃的青色火焰自掌心中暴射而出,最后在无数人注视中,与那道无形火焰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嘭!”
又是一道嘹亮巨响,炽热的能量波动从碰撞之地暴涌而出,令得本就干燥的天地,更是变得炽热了起来,宛如沙漠般炙人。
依靠着青莲地心火之助,萧炎将那足以令得寻常斗王强者避之不及的火焰攻击抵挡而下,然而迹来不及稍稍高兴,便是感觉到头顶天空上突然间暴动起来的能量。
猛然抬起头来,潇炎顿时轻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得那清朗天空,已被一股股无形火焰所占据,而且,这些火焰皆是悬浮在无形火蟒周身,犹如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士兵一般二“叽!”
尖锐嘶鸣,赫然响彻,旋即,漫天火焰涌动,所有人都只能用骇然的目光望着那犹如陨石砸落而下一般的无形火焰,那种充斥天地旬的咻咻滑落声音,令得人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在如此大规模的恐怖攻势下,即使箭炎有着药老的力量支接,可依然是忍不住有种心悸的感觉,与这等凝聚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异火相比,人力,果然是显得脆弱不堪啊“这畜生能量似乎用之不竭,在这种接连不停的攻击下,迟舁会被它拖垮该死的,得想办法重创它!”拳头紧握,萧炎脸庞之上汗水犹如小渡般滚流而下,目光死死的盯着天空上的无形火蟒。
然而想法虽好,可想要重创陨落心炎又谈何容易,先前那韩拖施展那般强横的异火攻势,不仅未对它造成多大伤害,反而将之激怒,自己吃尽了苦头。
“静下心来,你现在眼中所见到的,仅仅只是陨落心炎的外形体,真正的本源陨落心炎,便是躲藏在这具庞大身体的某一处,只要你将之寻找出,并且对那本源造成伤害,那么陨落心炎,自然会被重创,如果像那家伙一般胡乱攻击,不过是白费力量罢了!”在萧炎一筹莫展时必辫魂低喝声突然在心中响起。
浑身一颤,靠炎咬着牙点了点头,缓缓吐出一口气,原本躁动的心,也是悄然变得平缓漫天火焰窜动,犹如灭世一般,恐怖的嘲,令得不少人都是脚跟发软。
“咻!咻!”
火焰如同陨石,带着不绝于耳的破空声以及炽热劲风,从那天空之上,降临而下!
天空上,苏千等人望着陨落心炎发动的那近乎大规模毁灭性攻击,脸色顿时大变,这般攻击若是落在内院中,恐怕其中所有建筑物都会在顷刹间毁灭!
火焰印照着汗水密布的脸庞,漆黑眼恼中,一道道火焰急速的接近着,在那恐怖劲风下,萧炎一身黑袍被紧紧的压在皮肤上,柔软的袍服,此刻却是犹如被抽干了其中水分一般,干巴巴的几乎一碰就要化为粉末。
在这等紧要关头,萧更精神极度凝聚,眼瞳死死的锁定着那些铺天盖地砸来的火焰陨石,突然不知何时,外界的种种嘈杂声悄悄的变得微弱了起来,在那对色彩分明的眼中,似乎仅仅只有了那些火焰砸落的轨迹以及火焰源头处的那庞然大物寻找寻找本源!
心头近乎自语般的喃喃着,一股青色火焰悄然旬弥漫那对涛黑眼幢,某一刻,萧炎眼中世界突然大变,天空上那头拥有着庞大体型的方形火蟒,巨嘴之下半尺处的一块蛇鳞,缓缓的出现了一团看似无形,可却能用感觉察觉到的火焰强光找到了!
眼中火焰急速消退,萧炎一对眸子再度恢复清明,脚掌之上,淡淡的银芒悄然变得璀璨,清脆的雷鸣声在天空缓缓滚动着,瞬间后,莆炎脚掌猛然一跨,旋即…一道残影遗留!
“嗤!嗤!”
无数道目光,望着那突然间有所动作的萧炎,瞬间后,却是逐渐目瞪口呆了起来,只见得那道黑袍身影,在每一次银芒闪烁时,身形便是会出现在那火焰陨石滑落之处,然后,残影遗留在一道道震惊日光中,天空上,一道道残影急速涌现,而那道制造残影的本体,却是宛如一抹闪电般,飞速穿梭在那弥漫天地的火焰陨石中,接近着那天空之上的庞然大物!
极致的速度,令得萧炎感觉到整个天地都是变得模糊了起来,唯有那视线尽头处,火蟒巨嘴之下的那团无形本源,璀璨清晰!
“哦过”
随着双方间的距离越加接近,萧炎喉咙间突然爆发出一道低沉如雷般的吼声,手掌一握,清色火焰犹如精灵般的沸腾而起,旋即以极快的速度,凝固成了一把清色火焰巨枪!
脚掌凌空一踏,雷鸣闪动,残影驻留,一道模糊的黑影,却是在元数道目光紧紧注视下,瞬移般的出现在了无形火蟒之前!
近距离的接触火蟒,那股庞大的体型令人忍不住的生出一道渺小的感觉,在那对巨大的蛇瞳注视下,一股畏忌之意,充斥着人心。
“畜生,死吧!”傻x,复制个毛,采集个毛。
炽热的温度使得清炎浑身灼痛,然而其手掌,却依然是紧握着火焰长枪,一道厉喝响起,旋即火焰巨枪犹如一道撕裂空间的闪电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洞穿了陨落心炎巨嘴之下的那块蛇鳞!
“愚蠢的小子,简直就是找死!”
地面上,韩枫望着那竟然敢如此接近陨落心炎的舞炎,顿时冷笑了一声,与后者正面交战的过他,非常清楚这东西拥有着何等恐怖的力量,连他先前那凝聚异火的一击都未能奏效,何况萧炎?
抱有韩枫这等想法的人,并不少,甚至连苏千都是脸色微微沉了一些,体内斗气涌动,随时准备着救援。
然而,就在众人为萧炎这般鲁莽举动冷笑与焦急间,那被萧炎刺中的无形火蟒,却是猛然间抬起巨大的头颅,尖利的音波,夹杂着难以掩饰的痛楚,凄厉的在天空响彻!
凄厉尖鸣刚刚响起,旋即,那无形火蟒的身体便是在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中,悄然变得虚幻了起来“完关的一次袭击!现在,它该现形了,…小家伙,准备夺取异火吧!”
药老的笑声,忽然的在萧炎心中响起,那笑声,夹杂着些许欣慰与激动。
VIP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本体
天际之上,那无形火蟒在无数道惊骇目光中,突然变得虚幻起来,而在其身躯虚幻间,一团看似无形,可却能够让得人清楚感觉到其存在的异样火焰光芒,诡异的在火蟒巨嘴之下某处位置,越加璀璨起来。
望着那庞大身躯越来越虚幻的无形火蟒,萧炎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抹去脸庞工如同小溪般的汗水,随着其精神的稍稍松懈,这才感觉到浑身上下充斥的那种灼痛,先前那般近距离接触陨落心炎,即使有着清莲地心火的阻绝,可依然是令得其受了不朽头。
“现出形后的陨落心炎,会有一段时间的衰弱期,那段期间,将会是你夺取的最佳良机,本来我还想等其他人将它逼到这地步,没想到最后还是靠的你。”药老的笑声,在萧炎心中响起。
微微点了点头,全神贯注的凝望着天空上越加虚幻的无形火蟒,脚底处,银色光芒,再度闪现。
“抢夺异火圈难不小,若是实在不行,便施展能在我这里借助的力量的极限吧,那会让得你在正面相碰时不弱于韩枫虽然那样或许会暴露我的存在,不过陨落心炎,你必须弄到手二,药老沉就了一会,忽然沉吟道二闻言,萧炎迟疑了一会,缓缓的点了点头,拳头紧紧握拢,在心中轻声道:“放心吧,老师,你庇护了弟子这么多年,以后也该换弟子来了”
“呵呵。”
隐藏在萧炎体内的各老灵魂,轻轻笑了笑,淡淡的暖流令得那灵魂体散发出一阵微弱的毫芒,他曾经眼瞎了一次,不过老天待他不薄,并非再让他受到同样的伤害,那种至亲之人背叛的心痛,深入骨髓。
“叽!”
凄厉尖鸣声猛然再度响彻天际,那弥漫天地的无形火焰,突兀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犹如从不存在一般。
随着漫天火焰的消失,天地间的炽热温度也是缓缓降低,然而众人对此却是未曾多加注意,此刻,他们的目光,皆是停在了天空工无形火蟒消失之地,那里一团半丈大小的奇异火焰,缓缓升腾。
这团火焰看似无形,可不管谁看见它,都是有着一种实质的奇异的感觉,火焰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动着,犹如精灵一般。
虽然从外形来看,这仅仅只是一团火焰,但却是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那便是这团火焰,似乎有着人类一般的智慧与灵动。
漫天寂静,所有人望着那团无形火焰,都是一脸惊异,这团火焰,便是那异火的真正本体么?
“萧炎,动手!”
在所有人处于短暂失神间,药老的低喝声,猛的在萧炎心中响起。
药老声音刚刚落下,萧炎背后双翼便是猛然一振,身形化为流光,径直对着那团无形火焰暴射而去。
在萧炎身体刚刚有所动作的那一霎,下方韩枫,也是满脸狂喜的暴掠而出,双掌中,深蓝火焰如海浪般急速翻滚,以他对异火的了解,自然是清楚,刚刚现出本体的那短暂时间,将会是陨落心炎最为脆弱的时刻,此时若不动手,还待何时?
“拦住韩枫!”
一直对韩枫等黑角域强者都是颇为关注的苏千,瞧得前者这般举动,脸色顿时一沉,袖袍一挥,厉声喝道。
经过先前韩接,萧炎与陨落心炎纠缠的那段时间,内院长老们倒也是趁机恢复了一**内斗气,因此,当听得苏千大喝时,一道道人影瞬间便是掠上天空,斗气双翼扑腾而出、在韩枫所过处,形成大片人墙。
“金银二老,黑角域众位朋友,助我一力!事成后,韩枫定会重谢!”瞧得那重重拦截,韩枫脸色也是微变,旋即冲着不远处的黑角域众强者大喝道。
“嘿嘿,你只管抢异火便是,这些人w`à#p.①`⑥kxs.coM,我们帮你拦住!”金银二老桀桀怪笑一声,手一挥,身后大批人影顿时闪掠而出,犹如一把尖刀般,径直**进迦南学院众长老的拦截网中,将之绞得四分五裂。
随着双方大部队的再次汇聚,天空工的混乱大战,顿时再度轰然展开!
苏千脸色阴沉的望着那被冲破的防护网,刚欲有所动作,面前两道人影闪掠而出,一金一银,赫然便是黑角域方最强的金银二老。
“嘿嘿,苏长老,不就是一团火么,用得着这么拼命么,金袍老者冲着苏千笑眯眯的道,一旁的银袍老者,也是祟崇怪笑着应和。
目光充斥着暴怒红窘面前的两人、片刻后,苏千脸庞上的怒火却是突然缓身审静T下去,双掌自袖袍中探出,语气漠然而阴冷:“看来这些年迦南学院对黑角域还是太过和善了啊,乃至现在直接骑到我们头工来了,也好距离当年的那场大战也有不少时间了,看来还需要一点具有震慑**的事件,那么便从你们两人开始吧二”
随着苏千音落,只见得其周身空间突然间泛起阵阵波动,一股磅礴气势,缓缓自前者体内涌盛而出,那股气势之庞大,场中几乎无人能及。
感受着苏千那股几乎提升到极致的恐怖气势,金银二老脸色也是微微变了变,手掌交接,两股气势汇聚在一起,这才堪堪将苏千抵御而住,虽然他们号称联手能与斗家强者匹敌,不过若是遇见比较棘手的斗家强者,吃亏的、还是他们,毕竟斗皇与斗宗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在整片天际为那两股破礴气势而震荡间,那萧炎却是因为无人阻拦,率先闪现在了那团陨落心炎本体处。
虽然这团陨落心炎本体立在天空工动也不动,不过那从其中所释放而出的恐怖温度,依然是令得周围空间不断扭曲,乃至于靠近它的萧炎也不得不施展清莲地心火迅速的在身体工凝固出一幅严实的青火盔甲。
借助着青莲地s火的隔绝,萧炎顺利的接近了陨落心炎,视线透过盔甲,望着那近在咫尺,犹如伸手即可得到的无形火焰,绕是以萧炎的定力,也是忍不住此刻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手掌之上,青色火焰急速涌动,最后凝聚成一只火焰巨手,萧炎刚欲控制着它一把抓住陨落心炎,那隐藏在盔甲之下的脸庞,却是陡然变得通红,整个人的身体,也是瞬间僵硬!
萧炎体内,心脏处,一团炽热心火诡异般的浮现,旋即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充满破坏力的高温,那势头,犹如是要将萧炎体内所有一切都是焚烧殆尽一般。
这团出现的心火,比以前萧炎经历的任何一次都要强大,不过这次的心火,却并未帮助他库炼斗气,反而充斥着一种萧炎以前未曾感受到过的破坏力…………
“该死的”透着热气的声音,自萧炎牙缝中泄出,体内青莲地心火迅速涌动,旋即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在那团心火高温彻底释放之前,将之牢牢包围!
“!了,心占,这陨落心炎最擅长的便是召唤心火,这种火焰防不胜防,若是一个不慎、就会被从里至外烧得干干净净二”药老凝重的出声提醒道。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身体丝毫不敢有所动弹,因为他能感觉到,随着自己越加接近那团陨落心炎,那在心中出现的心火,便是越加炽热与恐怖“嗤!”
就在萧炎与心火僵持间,突然一道凶悍劲风自身后暴射而来,萧炎心头一凛,顾不得再与心火僵持,脚底银芒闪过,旋即身形突兀消失,再度出现时,已出现在陨落心炎十几米之外。
退开了一段距离,心中升腾的心火这才逐渐减弱,萧炎阴冷的偏过头,刚好是看见那已经冲破了阻拦圈的韩枫,显然,先前的那道攻击,便是他所发。
望着那暴冲而工,直接奔向陨落心炎本体的韩枫,萧炎眼眸微眯,掌心中清火翻腾,一缕森寒杀意自眼中闪掠而过,这家伙如此迫不及待的冲工去,却不知道越接近那陨落心炎便越是危险,而届时,将会是出手击杀他的最好机会!
“咻!”
望着那几乎近在咫尺的陨落心炎,一抹狂喜忍不住的浮现韩接脸颊,这种时刻,他已经没有心思再理会被他逼退的萧炎,他只要抓住陨落心炎,然后便是可以——飞速离开此地,然后躲藏起来将之炼化,一旦炼制成功,别说苏千了,就算内院院长那个老家伏回来了,怕也是奈何不了自己!
“陨落心炎,是我的了!”
身形一闪,韩枫径直冲进了陨落心炎五米的范围内,而其眼中狂喜还未彻底消散,身体,便是如萧炎先前般,陡然僵硬!
“轰!”
在韩枫身体僵硬的霎那,远处萧炎身形顿时如鬼魅般消失,只有着那淡淡雷鸣声,响彻天空。
而在那雷鸣声响起之刻,浑身僵硬的韩枫脸色也是骤然一变!
VIP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章 交锋
嘿第五百八十章交锋雷声响起霎那,韩披脸色顿时大变,到得此刻,他方才想起,自己竟然在陨落心炎的诱惑下,忘记了不远处还有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大敌!
在其脸色变幻的那一刻,萧炎身影已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其身后,五指紧握,青色火焰在拳上翻腾不休,最后夹杂着炽热劲风,狠狠的对着韩枫后背砸了过去。
感受着身后那尖锐刺耳并且蕴含着杀意的劲风,韩枫有心想要躲避,可却因为体内压制心火的缘故,导致身形速度以及反应程度都是削弱了许多,因此,在躲避无效之后,他似乎已经只能静等着攻击的到来?
凌厉劲风越加接近,将韩枫衣袍都是压得紧紧的贴在后背上,然而就在萧炎以为后者已经坐以待毙时,前者眼中却是突无闪过一抹狠戾,肩膀猛然狠狠一震,一股深蓝火焰顿时自双肩处暴涌而出。
韩接在这等时候还能分心防御,倒之令得萧炎略感诧异,不过这也并未让得他有片刻的迟疑,拳头之上劲风不减反增,旋即夹杂着狂猛劲风,径直穿透那片深蓝火焰,重重的砸在前者肩膀之处。
就在萧炎击中韩枫那一霎,那弥漫在后者后背处的那片深蓝火焰犹如受到某种牵引般,猛然一缩,旋即犹如一柄重锤般,重重的轰击在潇炎胸膛处。
……嘭!”
狂猛劲道在接触点爆发而出,两道皆是有所受创的身影暴射而退,足足在虚空上倒划了将近十几米后,方才缓缓止住身形。
伸手拍了拍略有些破碎的胸前衣袍,萧炎脸色倒是未有多少变化,先前那击虽然看似凶猛,不过却只是韩机临时反击,因此仅仅是令得他胸口有些气闷而已。
与萧炎相比,那被箭炎纪结实实偷袭了一记的韩枫脸色倒是有些不太好看,虽然在最后关头避开了箭炎的要害攻击,不过其拳头上所苞含的凶悍劲风,依然是令得他半片肩膀略有些麻木。
天空上,各自被青色与蓝色火焰包裹的人影,遥遥对立,各自眼中皆是带着些许不太和善的杀气。
目光斜瞟了一眼半空中爆发的混乱大战,韩枫眉头微微皱了皱,现在时间紧迫,可不能被这个小子拖得太久,不然等迦南学院的强者腾出手来,自己想要获得陨落心炎的话”附困难度又得提升许多。
沉吟间,韩枫抬起头来,虚眯着眼睛望着远处脸噙冷笑的黑袍青年,突然一笑,冲着后者拱了拱手,笑道:“呵呵,这位小兄弟,想必你也是炼药师吧?”
冷眼望着韩枫的这般举动,舞炎却是理也不理,暗中调动着斗气,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既然小兄弟也是炼药师,想必也该知道,一人体内,只能存在一种异火,若是再容纳第二种的话,异火便是会互相排斥,居时可是有着爆体危险。”韩枫笑眯眯的道:“所以,现在的这个隅落心炎,对小,兄弟来说,可没有多大的作用啊,若是你肯卖我一个人情,我可以用六品丹药药方与你换取,如何?”
听得韩枫此话,萧炎嘴角那抹冷笑越加扩大,轻振了振背后清火双翼,冷声讥讽道:既然你也知道炼药师不能共存两种异火,那你何不将这机会让给我?”
脸色微微变了变,听得潇炎声音中的那语调,韩拖心中知道,想要劝退他的可能性,几乎可以不计,当下脸庞上的笑容缓缓收敛,手掌抬起,目光凝望着在其上调皮闪掠的深蓝色火焰,他淡
漠的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将你的异火也收下了!”
最后一个字音刚刚落下,那包裹着韩枫的深蓝火焰突然爆裂开来,一道形如鬼魅般的身影,闪电般的窜向了萧炎,凌厉的劲风与杀意,悄然弥漫天空。
,正好我也对你的异火有兴趣,谁收谁的,现在可还说不清!”
一直将注意力都是放在韩机身上的箭炎,在其身形闪掠之霎便是有所察觉,一声冷笑,脚下雷鸣声响起,身形司样是陡然消失,再度出现时,赫然已与那道鬼魅身影交接!
“狂妄的小子,我在大陆闻名时,你还不知在哪喝奶呢!”望着那竟然丝毫不避的萧炎,韩机阴冷的笑了笑,深蓝火焰自体内暴涌而出,旋即快速的在双掌处汇聚,犹如重重浪潮般,层层叠叠,仔细看去,赫然如同真实的海浪般,令人满心震撼。
,我倒是要看看,是你青莲地心火厉害,还是我这“海心焰,更胜一筹!”
厉喝一声,韩枫双掌猛然朝前一推,掌心处那极度阴蜘勾深热火焰,顿时爆发出海浪惊涛般的巨响,轰隆隆的阴曾稽簇席卷而去!
一出手便是真正杀招,看来为了节省时旬,韩枫已经顾不得什么保留实力的想法了。
“,小心,这是异火凝形,凝聚出了异火的形体,威力极其可怕!”药老凝重惊呼声,突然在箭炎心中响起,令得他脸色微微变化。
脸色凝重的望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深蓝色火焰,在这等火焰浪潮席卷下,他甚至有种独舟身处大海的感觉,深深吸了一口炽热空气,体内所有能够调动的清莲地心火,皆是在此刻尽数自萧炎体内涌出!
随着青莲地心火源源不断的涌出,那凝聚在萧炎头顶处的火焰也是越加翠绿,几个眨眼时间后,火焰突然诡异的蠕动了起来,片刻后,一朵完全由清莲地心火凝聚而成的青色莲花突然的浮现而出。
这朵青色火莲通体如荐翠般清澈,一丝丝如同清色岩浆般的东西在其中不断游动,极为的绚丽。
“凝形么可不只有你一人会!”
青色莲花徐徐旋转,萧炎猛然睁眼,望着近在咫尺的韩枫眼中那份惊愕,冷笑一声,手掌一推,青色莲花犹如瞬移般出现在掌心之前,旋即携带着无匹劲风,与那韩枫的重重叠浪狠狠的对撞在了一起。
“轰!”。
两者接触的雾那,整个空间都是为之一静,旋即,怒雷般的惊天爆炸,在天际之上,猛然响彻!
青蓝色火浪,互相掺杂,铺天盖地的对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火浪过处,甚至是连高高在上的云彩,都是被震碎成了点点白斑散落天际。
天空上突然爆发的恐师能量波动,也是令得那混乱战场略微寂静,感受着那火浪之中拖含的恐怖能量,不少人都是暗中砸舌,这就是异火碰撞所爆发的破坏力么?果然令人胆寒啊随着火浪逐渐被去,天空上,两道被强猛劲力震退了将近几十来的人影,这才缓缓出现在众人眼中,而当瞧得两人那皆是有些狼狈的身形时,众人脸色顿时各自有些变化。
萧炎剧烈的喘裂粗气,手臂上的袖袍已经被彻底震碎,掌心处有着一大片的焦黑痕迹,甚至那脸色,都是掺杂着一抹淡淡的苍白。
萧炎虽然狼狈,但那远处的韩枫司样好不到那里去,衣袍破裂不堪,披头散发,呼吸急促,不过此刹,他却是并未对自身狼狈有半分的关注,一对眼睛,充斥着震惊与不可置信的望着对面的潇炎,那雷模样,犹如见鬼了一般。
目光阴森的望着韩枫那副滑稽模样,萧炎忍不住的咧嘴一笑,白灿灿的牙齿却是令得后者浑身发冷:“发现了么?”
手指颤抖的指着萧炎,韩枫急促的喘着气,如此好半晌后,方才有着尖锐的嘶哑声音在天际响彻着“你你你修习的功是什么?!
说!给我说!否则杀了你!”
此刻天际上那混乱大战已经因为萧炎与韩板的猛烈碰撞而停滞了下来,因此现在见到那突然旬有些疯狂起来的韩披,皆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瞧得那状若疯狂的韩机,萧炎却是笑了笑,笑容虽然灿烂,可那份冷意,却是令人心寒:“你自己还不清楚?”
箭炎这句在别人耳中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语,落在韩枫耳中,却是令得他眼幢陡然缩至针孔大小,一直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不安,缓缓蔓延整个身体,经过先前的那凶悍对撞,他能够感应到,对方所修习的功法,接然是与其有着极为相像之处!甚至,若是细细感应的话,则是能够发现,萧炎的功法,比其更加纯粹与正统!
焚决!
当年为了得到这焚决”他不惜对自己老师暗下毒手,然而却并未达到目的,到头来,仅仅只得到残缺的功法,然而就是这一残卷,便是让得韩披收服了“海心焰”有了如今的身份地位与实力!
但是,先前在与潇炎对轰的那一霎,他清楚的感应到,对方的功法,比他更加纯正!
比残缺般“焚决”更加纯粹与正统的功法,天下间,唯有一种。
那便是,完整版“焚决”!
这一刹,一股对萧炎而生的疯狂杀意,自韩枫心中铺天盖地的涌出!
VIP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一章 恐惧
突然间满溢天空的阴寒杀意,也是令得不少人脸色有些变化,虽然不知道确切发生了何事,不过看韩枫这般表现,明显是真正的对萧炎产生了必杀的杀意。
苏千袖袍一挥,将如恶狼般扑来的金银二老震退,偏头望着远处天空上的黑袍青年,眼中却是掠过一抹异样意味:“这股感觉。”
“萧炎,拦他片刻,等我收拾了这两个老家伙便来助你。”眼芒闪烁了一阵便是逐渐回复,苏千大笑声在天空中响彻了起来。
“呵呵,大长老只管应付他们便好,萧炎可还没那么脆弱。”萧炎冲着苏千一拱手,朗声笑道。
“嘿嘿,有魄力,所有人都写了你啊,…小家伙。”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斗气铺天盖地的从苏千体内暴涌而出,旋即脸色冰寒的望着对面一脸凝重的金银二老,一声冷笑,身形闪动间,犹如鬼魅般的暴冲而上,而瞧得他这般凌厉攻势,那金银二老也是不敢有所怠慢,急忙联手迎敌。
视线从苏千身上收回,萧炎冷笑的望就对面一脸杀意的韩枫,屈指一弹,一缕青色火焰,犹如精灵般,在面前调皮的舞动了起来,凝视着青火,他轻笑道:“想杀我?”
脸庞微微抽摸,韩枫强行仰止住立刻冲过去让萧炎消失在这世间的冲动,声音干涩刺耳:“你从哪得到的这功法?”
萧炎笑笑,还未回答,体内那雄浑的灵魂力量,便是突然间钻进自己体内,而在灵镇力量钻进的霎那,萧炎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所能掌控的力量,又是暴涨了许多。
“老师你?”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是令得萧炎一怔,药老在此刻将所有力量灌注给自己,那不是会让对面的韩枫发现什么么?
,呵呵,他迟早会发现的,既然如此,也给他个,惊喜”吧。”药老淡淡的笑声在萧炎心中响起,只不过话语之末,却是略微显得有些冰寒。
略微迟疑,旋即点了点头,萧炎手印一动,彻底放开了对那股庞大灵瑰力量的压制,令得它融合进自己体内。
随着药老灵魂力量的尽数借于萧炎,后者体表汹涌的青色火焰也是越加活泼,急速的翻腾间,不断的发出呼呼声响。
萧炎突然暴涨的气势,也是令得韩枫脸色微微变了变,目光死死的盯着前者身体,片刻后,身体却是猛然一颤,在那升腾青火间,他似乎隐隐间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脑海中飞快的搜索了一遍,旋即终于定格在记忆深处的一道苍老人影之上!
霎时,一股惊惶的恐慌,瞬间自韩枫内心深处蔓延而出,那存在于许久之前的记忆,再度浮现眼前,令得他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充斥着杀意的脸庞,此刻被一股异样的煞白所取代,韩枫眼神惊恐的望着对面的萧炎,片刻后,他几乎使用了全身的力气,方才发出一道有着极度骇然的恐慌声音:“你你没死?!怎么可能!”
萧炎目光淡漠的瞧得那脸色突然间煞白的韩枫,道:“托你的福,让我遇见了老师,不然的话,我这修炼之路,…附会少了许多精彩。”
“老师?”韩枫眼瞳微微一缩,目光盯着萧炎眨也不眨,脸庞上刚、开始出现的煞白倒是微微消减了许多,眼芒闪烁旬,更加浓郁的杀意涌现脸庞,药老未死的消息对于他来说,几乎如惊雷般,身为药老曾经的弟子,他非常清楚药老当年在大陆上拥有何等的号召力,即使是如今,大陆上那些真正的巅峰强者,也是对当年那个叱咤大陆的“药尊者,记忆尤深,韩枫丝毫不怀疑,若是放出风说药老依然存活,将会有多少巅峰强者前来。
而且,最重要的,药老在那些巅峰强者中拥有极为不错的人缘,如那所谓的风尊者,前者对他几乎是有着再造之恩,因此即使药老已经失踪多年,但其依然不屈不饶的在寻找着他的踪迹,甚至其中有几次还调查了韩枫,但由于没有丝毫证据的缘故,他倒是对韩枫无可奈何,但是,如今药老却并未像韩枫想象中的那般随风消散,反而是存活了下来,韩枫不敢想象,若是药老将他当年暗下毒手的事传了出去,他会陷入何等困境!
届时,恐怕那所谓的风尊者,将会第一个将他录皮抽筋,斗尊阶别的传说强者,即使是现在的韩枫,也是不敢有丝毫的遭惹。
随着心中念头的转动,韩枫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到得最后,终于是定格在狰狞与阴寒之上,想要活得性命,那么便必须让得萧炎与药老永远的闲上嘴,而死人,才会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脸庞上,杀意涌动,韩枫猛然抬头,如同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般,声音嘶哑的道:“老不死的,我不管你究jing是活是死,今天,我都会让你们两人彻底的闭上嘴!”
萧炎面无表情,手掌一翻,更加凶猛的清火自体内暴涌而出,最后在头顶之上如龙卷风般的缠绕呼啸。
,就怕你没那本事。”指尖上,青火跳跃着,萧炎的声音如其表情般,古井无波。
“嘿嘿,原来你能如此之强,是因为借用了那老不死的灵境力量,只不过没想到啊,当年我苦苦哀求他都不肯传给我的焚决”竟然会给你这么一个毛头小子,难道他以为你会比我更好?”韩枫森然一笑,声音中隐隐有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嫉妒与怨恨。
萧炎嘴角掀起淡淡冷笑,却是不再与其废话,从纳戒中将所剩余的那种紫色药丸全部取出,然后一把丢进嘴中,使劲的嚼动着。
“当年他如果能将焚决传给我,我依然会对他礼敬有加,不过谁怪那老不死的眼睛不好呢,我的天赋,他还不了解么?”脸庞略有些涨红,韩枫的情绪似乎有点激动,他一直认为当年如果药老肯将焚决传给他,那么如今定然又将会是另外一个场面。
对于韩枫那嘶声力竭的吼声,萧炎如若未闻,只不过漆黑眸中闪烁的杀意,越加阴冷那在其头顶翻滚不休的青色火焰突然涌下,在萧炎右掌处凝成一个硕大的清色火球,旋即,左手缓缓摊开,最后,在韩枫噶然而止的声音以及震撼目光中,将一团森白色的火焰,召唤而出。
随着这团森白色火焰的出现,韩枫的脸庞彻底凝固了下来,片刻后,双眼通红,嘶声道“骨灵冷火那个老不死的,竟然把这都给你了?凭什么?!”
“噬师的畜生,也有资格说这话?”萧炎轻笑摇头,手中一青一白的两色异火,缓缓的接近,最后在韩枫那惊愕目光中,接触在了一起。
两色异火交织,异样温度顿时弥漫整今天地间,一丝丝火焰如司电芒般,在两团异火接触处闪烁,在两种异火的对碰间,空间都是在此刻震荡了起来。
暂时的收起心中的那份嫉妒怒火,望着萧炎那举动,绕是以韩枫的阅历,也有些感到难以理解,难道他不知道异火间的不融性么?不过心中虽然不解,不过他却并未静观其变,手掌一握,深蓝火焰急速凝聚,最后凝固成一把犹如实质的深蓝色三叉戟。
紧握着足有两父多宽的火焰三叉戟,韩枫心中底气也是再度涨了几分,目光阴冷的望着那努力控制着两种异火的萧炎:“老不死的,我知道你在他的体内,不过今天,我会让得你再无任何逃生的机会!”
随着声音落下,一股极其磅礴的清色火焰突然铺天盖地的自韩枫体内暴涌而出,旋即火焰翻腾,犹如活天巨浪般轰然砸下,最后完全灌注进了那把火焰三叉戟中。
如此破瑚的火焰灌入,使得那火焰三叉戟瞬间暴涨了几丈之长,炽热的深蓝火焰在其上翻腾不休,轰隆隆的海浪拍击声音,不绝于耳。
“…」,师弟,师兄会让你和老师,一起永埋此地的!”庞大的火焰三叉戟悬浮在韩枫手掌处,感受着其中所蕴含的破碰力量,他忍不住的动了动嘴,细微的声音夹杂着阴寒,传进了萧炎耳中。
萧炎眉头微微挑了挑,眼睛却依然是停留在手中交织的异火处,瞬间后,眼神突然一厉,双掌狠狠一拍,那迟迟不肯融合的两种异火,终于是在被其维持在了一个奇异的平衡点上,顿时,璀璨的强光从中爆发而出,犹如一轮耀日般,引人侧目。
突如其来的强光,令得不少人都是将目光投射了过来,片刻后,强光减弱,那之中的景象,终于是被清晰的收进了眼中。
天空之上,黑袍清年悬空而立,在其掌心之上,一朵两尺宽大的青白莲花,缓缓的悬浮着,这朵青白莲花并不如何的显眼,与以前萧炎所施展的那青紫火莲相比,这个火莲要显得内敛许多,丝毫未有什么能量溢出,但是,若是有眼尖之人,则是会发现,随着青白莲花的缓慢旋转,其周围处的空闻,却是诡异的扭曲了起来。
而且,寻常人虽然或许感觉不到这火莲的恐怖,但是天空某处打得如火如荼的苏千,金银二老三人,却是突然间不约而司的停下了手中战斗,豁然转头,旋即眼睛皆是投向了萧炎掌心上的那朵青白火莲,目光中,透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惊骇。
这股力量,即使是连他们,都是感到了一种恐惧!
抱歉,昨天出了点事,没法码字,后面还有更新
VIP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二章 大型佛怒火莲
青白火莲,犹如玉石铸就一般,晶莹剔透,极为的殉丽,然而就是在如此美丽的外表之下,却是隐藏着连苏千这等阶别的强者都忌惮不已的力量!
青白火莲悬浮在距萧炎手掌半寸的位置,缓缓的旋转着,后者注视着手中这朵美轮美奂,犹如工艺品般完美的火莲,脸庞上的红润,悄然的淡了许多。
大型佛怒火莲,萧炎最后的底牌,这张牌,非到生死关头,他绝不对动用,然而这一次,面对着这位曾经给予药老造成无尽伤害的“师兄”萧炎心中的杀意,接毫不比他对自己的必杀之心弱多少,一向冷静慈和的药老,每当在听见这个,名字时,都会变得极度沉就与阴寒,甚至,萧炎能够猜测到,先前在自己与韩枫对恃时,潜藏在暗中的药老,心中是何等的翻腾,以他的那冷静性子,最后竟然依然是忍耐不住,即使拼着暴露自己的存在,也是要将所有的力量全部借于萧炎,这其中的意味,后者很明白。
药老是想让自己拼尽全力的杀了这个曾经的噬师者!
这么多年过来,萧炎能走到如今的梭步,其中若是没有药老的庇护,他怕早已经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为了能够使得自己变强,后者的确是付出了全部的心血,这位曾经受到了极重心灵创伤的老人,异已经真正的将萧炎当做了弟子。
药老对萧炎的付出,也是令得他在其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所谓师如父,这用来形容萧炎对药老的情感,似乎没有丝毫不恰当的地方。
既然如此,那药老需要自己倾尽全力杀了这个噬师者,那么萧炎,也自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