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35部分

,那黑洞之中的诡异红芒越来越盛,到得最后,简直红艳得犹如鲜血一般,而这般妖异嘲,也是令得林修崖等人心中泛起一抹不安,若非是那“地心淬体||乳|”诱惑力实在太大,恐怕当惩得撤人。
站在一处树顶,韩月紧握的玉手中也是捏满了冷汗,虽然她距离战场颇远,可不知为何,她总是察觉到那泛着红芒的黑洞着有着一道充满杀意的狂暴眼睛盯着自己,或许,那个灵智不弱的畜生也是知道,若非是她偷偷发现了此处隐藏着“地心淳体||乳|”,恐怕也不会带来这些麻烦。
“轰!”
就在韩月胡思乱想间,忽然间有着一道冰屑爆裂的声音自黑洞中传出。而随着声音落下,众人心中一紧,旋即便是隐隐看到黑洞之处有着一道极其模糊的红芒闪掠而出,这般速度,恐怖得令人咋舌,而众人也是在这恐怖速度下愣了一瞬间,紧接着。便是脸色大变,不用人招呼。一个个都是犹如兔子一般,急忙撒腿逃窜。
红芒率先出现在身形暴退的林修崖身前,后者连对方确切形貌都还未曾看见,便是感觉到一股极其冰寒的劲风,自面前撕裂了空气般的狠狠砸来。
感受着劲风的凌厉,林修崖手中长剑急忙舞动,以极快的速度在面前构建出了一道风网,然而当那股冰寒劲风袭来时,风网仅仅只是坚持了一瞬,便是轰然爆裂,而那依然未被完全化解的冰寒劲风,则是狠狠的轰击在了前者身体之上,当下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林修崖的身体宛如一枚炮弹般,被重重的射进了森林之中。
仅仅一个回合,作为这里最强的林修崖,便是被一击败退,严皓等人脸色都是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
红影在击退林修崖之后,却并未追击严皓等人,一对赤红的暴躁巨眼。直接投向了远处树顶上银发飘飘的韩月,充满杀意的低吼之声,响彻着整个山林。
“韩月,快走!”瞧得红影的目标。严皓等人一怔,旋即急忙喊道。
树顶上,韩月也是发现了那急掠而来的红影,冷艳的脸颊略微有些苍白,然而她却并未失措逃窜,文心阁她清楚。以林修崖的速度以及实力都不是它的一合之将,她若是转身逃跑的话。恐怕只有当场被击杀一途,而若是放手全力一搏的话,或许还有极其渺小的求生几率。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这个聪慧的女子,并未因为慌乱而自乱阵脚,反而是在绝境中努力的寻求着那渺小的生机。
纤手一握,白色寒气在玉手中急速涌现,然而还未等其将斗气凝聚。面前红芒陡然闪掠而至,一张布满狰狞的兽脸,带着杀意,出现在了那对美丽瞳孔的反射之间。
“吼!”
充满杀意的吼声响彻天际,文比先前追杀林修崖还要更加凌厉的寒风。心狠狠的撕裂空气,阁对着一脸苍白。娇躯摇曳得犹如风中花朵一般的韩月砸了下去。
不远处,严皓等人见状,眼瞳之中皆是涌上怒火以及不忍,可惜却因为实力缘故,无可出手,竟然都是只能看着一朵美丽的冷艳雪莲,生生以最凄艳的方式而凋落。
面对着这几乎必死的一击,韩月也是放弃了无谓的希望,美眸缓缓闭上,冷艳动人的脸颊上拉起一道令人心碎的凄然。
“嗤!”
凌厉寒风没有因为这凄然动人一幕而有半点停滞,依然是狠狠的对着韩月落了下去,然而,就在劲风即将与韩月脑袋相接触时,陡然,一道黑影带着闷雷声响闪过,而黑影闪过之间,凌厉劲风,竟然便是直接扑空,那本该被一掌拍死的韩月,也是瞬间消失了踪影。
不远处,严皓等人也是因为这突兀变故而愣了下来,旋即目光急忙转移,却是见到左面百米之外的一处树顶上,一道黑影闪掠而现,而那韩月,则是正软绵绵的躺在其怀丰。似乎犹如被吓坏了一般。
树顶上,黑影低头望着怀中那张原本冷艳动人,可现在却是因为苍白而显得楚楚动人的美丽脸颊,虽然手臂挽着那柔软纤腰极其舒畅,可在不远处那几道目光的注视下。他只能将之扶直身子,轻笑着道:“韩月学姐,没事吧?”
听得声音,韩月那紧闭的修长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旋即带着一分惊颤的睁了开来,而当其目光瞧见面前出现的那张清秀年轻面庞时,却是陡然怔了下来,最后有着呐呐以及不可置信的声音从那红润汹中传了出来。
“你……你……萧炎?”
(大年过得差不多了,明天开始,应该会逐渐恢复更新,为前段时间的断更给大家说声对不起了。)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 邀请
望着那张冷艳动人的脸颊上所布满的惊愕,萧炎笑了笑,道:“没受伤吧?”
“没”摇了摇头,韩月目光奇异的望着面前的萧炎,脸颊上动人的红晕稍稍减缓,轻轻的谢谢了一声,旋即叹息道:“这才两三个月时间没见,你倒是变强了稻多,先前那般速度,内院中能超过你的人,恐怕没有多少。”
以变异之后的雪魔天猿的速度,即使是林修崖那等实力都躲避不及,而面前的萧炎却是能够在那电光石火间将她救出来,这般速度,恐怕在场的没几个人能够比上,这与几个月之前,几乎是有种脱胎换骨般的进步,也难怪韩月会有这般感叹。
萧炎再度一笑,并未对此说什么,转过头,将目光投向那闪回地面,出现在一块巨石处的红影身上,当下眼中闪过些许凝重,此时的雪魔天猿,浑身雪白毛发已经完全转变成了一种血红之色,猩红的巨眼之中,杀意与暴躁更加浓郁,一股股宛如实质烟雾般的血色雾气,不断的从其体内渗透而出,而这些血色雾气,一旦沾染到树叶等等,便是会将后者侵蚀成一片虚无,观其这等气势,实力几乎比先前暴涨了一倍之多。
“韩月学姐,这大家伙似乎越来越强了,我看还是尽早撤吧,不然的话,恐怕……”萧炎微皱着眉头提醒道,药老说过,觉醒了狂暴血脉之后,雪魔天猿能够在短时间内与五星左右的斗王强者抗衡,如今林修崖受伤而退,凭借他们这些人,无疑再不可能对它造成什么威胁,而且一个不慎的话,恐怕还会出现不小的伤亡。
“嗯。”韩月苦笑着点了点头,这雪魔天猿的突然变异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如今以他们这个队伍的实力,已经远远不足以将之击败,见识到先前后者的恐怖实力,她对获得“地心淬体||乳|”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不远处,严皓瞧着那在爆发了凶悍攻击后,此刻似乎陷入一种调息状态的雪魔天猿,赶忙一挥手,一人闪进森林之中寻找受伤的林修崖,其余几人,则是小心翼翼的闪掠到了韩月两人之旁的树顶上,旋即拿着奇异的目光打量着萧炎,先前他所展现出来的那般速度,组以让得这些在内院属于拔尖的强者收一一些小瞧之心。
“呵呵,这位朋友,难道也是内院的学生?为什么以前从未见过?”上下打量了一下萧炎,严皓不由得有些疑惑,以他这般速度,至少也是因该是“强榜”高手才对,可为什么却是这般面生?
“严皓学长,他叫萧炎几个月之前方才进入内院的新生。”韩月微笑着介绍道。
“新生?”闻言,严皓几人顿时一阵惊呼,目光略有些怪异,一个方才进入内院不到半年的新生,竟然也是有着这等实力?难道现在的外院,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不成?
几道目光在萧炎身上来回扫视,片刻后,疑惑却是更加浓郁了起来,这气息浓郁程度,后者明显也就是在大斗师阶别左右,可为何先前所爆发的速度,竟然是连他们都是有些赶之不及?
对于严皓等人疑惑目光,萧炎只是一笑,并未作什么解释,对着几人微微抱拳,颇为客气的打着招呼,不管如何说,面前几个家伙可都是内院顶尖的强者,实力远远比白程那等货色强上许多,能与他们打好点关系,他自然也是不会拒绝这等机会。
“萧炎?我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前段时间不是说新生在“火能猎捕赛”上吧老生队伍全部打败了么?好像那新生队伍的领头,便是叫做萧炎吧?我想,这应该是同一个人不假吧。”一名面色黝黑,可眼睛却异常明亮的黄衣男子,在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出声到。
听到这话,严皓等人一怔,旋即似是也记了起来,笑着道:“原来那个萧炎就是你,这名字可真是如雷贯耳啊,当年我们进入内院时,我和林修崖那家伙还败在了最后的白煞队手中,没想到后浪推前浪,这届新生更彪悍,居然直接把黑白关煞全部给干掉,果然有几分本事啊。”
瞧着几人那奇异目光,萧炎不由得苦笑哦了一声,道:“只是好运而已,当年严皓与林修崖学长可是两个人单挑的黑白关煞,我却是依靠整个新生队伍,这如何能比?”对于当年的一些事情,萧炎也是听说过的些,这严皓与林修崖都是骨子高傲之辈,那一届的其他新生难以入他们法眼,所以两人独自组了队,然后一路横冲直闯,直到最后,方才险险的败在白煞队手中,可谓是当年的一段佳话。
“管他什么手段,能赢就是好的,我们当年也是太傲了点,不然这第一次打破“火能猎捕赛”诅咒的队伍,也等不到今年才出现了。”严皓撇了撇嘴,笑道。
在萧炎几人谈话之间,两道人影也是忽然从森林之中冲出,几个闪掠便是出现在了众人身旁,原来是先前被打进森林的林修崖以及先前去寻找他的另外一人。
“这位是?”此时的林修崖,脸庞一片苍白,嘴角还隐隐有着血迹,一身青衣也是破碎了不少,然而虽然形象狼狈,可那股气质倒是未曾减弱多少,先是冲着众人苦笑了一声,然后瞧得萧炎那陌生的面孔,不由得有些愕然的道。
“你没事吧?”严皓先是询问了一句,然后便将萧炎的来历简略的说了一遍。
“原来是萧炎兄弟,呵呵,这名字倒是不陌生呐。”听完严皓所说,林修崖也是有些感到惊异,先前那妹妹魔天猿的速度是何等恐怖,他可是亲身体验过的,没想到面前这个刚进入内院不到半年的新生,竟然是能够从其掌中救人,这般本事,倒是有资格与他们平辈交谈。
“呵呵,林学长,我也是正巧在山中修炼,方才听到这边动静才赶了过来,却是见到你们正与大家伙对恃,再瞧见韩月有难,倒是不好隐匿在一旁,所以只能出手,若是有打搅的地方请见谅萧炎瞥了一眼远处那因为枕边人数众多而略微显出一丝忌讳而未曾继续进攻的雪魔天猿,对着林修崖笑着道。
“这有什么好见谅的,既然萧炎兄弟救了韩月一命,那也不用对你隐瞒什么,我们在此围剿这头雪魔天猿,也是因为想要得到其守护的一种齐物而已,所谓见者有份,若是真能将至弄到收,定然也是少不聊萧炎兄弟那一份。”林修崖不在意的笑了笑,随意的话语,确实想讲萧炎也拉进这个小团队之中。这般举动,明显是认为萧炎的实力有资格和他们分这一杯羹。但是他也并未将碎心催体||乳|详细说出来,这种东西太过宝贵,有是第一次遇见萧炎,自然不可能这般容易便将这些秘密告诉与他、
见到林修崖竟然主动邀请萧炎加入,严皓等人都是愣了一愣,对视了一眼,旋即默然,萧炎的本身实力,或许还不能让得他们如何重视,但是先前所展现出来的异状速度,却是让得他们不能小觑,再者这‘地心淬心||乳|’是韩月最先发现,而现在萧炎还救了她一命,她恐怕也不会反对林修崖的这建议,所以,他们几人心中在转了转念头后,倒也是未曾说什么反对意见。
萧炎同样也是因为林修崖的坦白而怔了一怔,这等奇宝,别人是巴不得独自占有有,这个家伙倒是能够压抑住垂涎,作出最清醒明智的建议,这份心智,可是颇深的啊,但是他的一些东西,却是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所以这邀请,恐怕只能拒绝了。
所以,在众人注视下,萧炎摇了摇头,苦笑道:“多谢林学长好意了,但是恐怕萧炎无福消受,这雪魔天猿可不是省油的灯,所说这种异兽体内流淌着一种狂暴血脉,一旦觉醒,实力将会在短时间内暴涨,我看这畜生现在的变化,恐怕正是觉醒了那狂暴血脉的缘故,此种时候,别说普通斗王,就算是实力达到五星斗王阶别的强者,也是拿其没有丝毫办法,虽然话有些打击人,可我并不觉得我们几人能够将之打败。”
“狂暴血脉?”听得这称呼,林修崖等人都是一怔,玄机有些变色,虽然他们也是认识这种异兽,可对它的了解,自然不可能有药老那般身后,因此,但是也从未听说过什么狂暴血脉,但是从先前的血魔天猿的变化来看,倒也与萧炎所说颇为吻合,因此众人脸色都是略有些难看了起来,他们自然也是清楚一个能够和五星斗王强者相互抗衡的魔兽,凭他们的实力,还是啃不动的。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要放弃吗?”严浩皱眉对着林修崖问道,地心催体||乳|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让他放弃,可是太肉痛了。
林修崖苦笑一声,沉吟了好片刻,方才咬着牙道:“算了,就先相信萧炎兄弟一次吧而且这次我受伤不轻,恐怕至少的修养半个月才能康复,所以这围剿,怕是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听的林修崖有暂时撤退之意,严浩等人都是有些不愿,不过当他们眼睛扫过远方处那散发着恐怖气势的雪魔天猿后,心中皆是一寒,只得无奈点头。
“先撤吧,等将伤养好之后,再想办法…”林修崖叹息了一声,旋即对着萧炎拱手道:“萧炎兄弟,你可是要和我们一起回内院?”
闻言,萧炎略是一沉吟,摇了摇头,道:“我来上重视修炼斗技,如今斗技未成,倒还没有回去的意思。”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行回去,有一事,还请萧炎兄弟帮忙,那边是不要将今日之事与任何人说…”林修崖深深地看了萧炎一眼,抱拳道、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会有分寸的。”萧炎笑了笑,道。
“那便多谢了,日后若是萧炎兄弟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来找我,在内院之中,买我林修崖面子的人,倒也还不少。”林修崖说道,他倒是未曾对萧火有多少怀疑,虽然后者速度很是令人惊讶,但光凭这大斗师的实力,还不可能单独闯进那被雪魔猿守护的山谷。
“走.”语罢,林修崖一挥手,便是率先转身对着深山之外急急而去,其后有些不甘的严皓等人只得紧跟而上。
“萧炎学弟,在深山中可得小心一些。”韩月对着萧炎微微一笑,关切的提醒了一声后,方才展动身形,银发飘飘的对着远处闪掠而去。
目光望着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的林修崖等人,良久之后,萧炎轻唉了一声,苦笑着低声道:“实在抱歉了,劝你们离开也的确是为了你们好,若是继续纠缠下去,一旦雪魔天猿彻底爆发,恐怕你们没人能离开这里……”经过药老的提醒,萧炎清楚的知道觉醒了血脉之后的雪魔天妖有多恐怖,别说是林修崖几个位于斗灵巅峰的人,就算是五个正式斗王强者,恐怕都不敢在这种时候与雪魔天猿纠缠。
转过头来,萧火将目光投向那随着林修崖等人的离去,而暴躁气息逐渐降低的雪魔天猿,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手堂温柔的抚摸着手臂处的衣袍下,那里,一条美丽小蛇正微微扭动着,有这个小家伙在,他到时候能够与雪魔天猿搏上一搏。
心中念头转动着,萧炎嘴角忽然一挑,紧盯着雪魔天猿,喃喃道:“你这畜生,现在猖狂,等你晚上到了衰弱期时,再来收拾你……你那‘地心淬体||乳|’,我可是要定了。”
轻轻一笑,萧炎身形一动,一抹电光在脚底迅速成形,然后微型化为一抹黑影,在低低的闷雷声响中,急速的穿梭进入茫茫森林之中,旋即迅速消失不见……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蟒猿相斗
繁星漫天,冰凉的月光从天际洒下。将整个山脉都包裹在一成淡淡的银光之中,令其显得朦胧而神秘。
深夜之间。山中除了一些晚上觅食的魔兽之外,大多数都已经归巢熟睡、整个森林都是在此刻陷入一片寂静。许久方才会有悠长的低吼声从远处缓缓传来。最后扩散消逝。
漆黑的夜空之中、一道黑影忽然悄悄飞掠而过、一对巨大的双翼微微振动、带起细微的空气流动。而其身形、这是借助着微小的空气流动。在夜空中一闪而逝、没有惊动任何东西、……
“休”
山谷之外的一处树顶之上。一道人影忽然凭空出现、目光灼灼的望着那漆黑的山谷之内、因为白日那凶悍的战队、此时的山谷口、尽是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坑洞、凌乱的散步着、
望着幽深的山谷、消炎轻笑了一声。袖袍轻挥。顿时、一道七彩的影子自袖袍中闪现而出、最后轻快地围绕着前者的身体不断地盘旋。嘶嘶的声音从其嘴中不断地传出。
“真是馋嘴的家伙”见到吞天蟒紧紧钉着自己的纳戒的蛇瞳。消炎无奈的摇了摇头。手掌一晃、一瓶伴生紫晶源出现在了手中
紫晶源刚刚出现、吞天蟒身形便是(手机阅读16kχS.còm)猛的快若闪电般的冲了上来、乘着消炎不备、修长的身型直接将手掌连同瓶子纠缠了起来、蛇信一吐、便是探进了瓶中、狠狠一吸、玉瓶的紫晶源便是足足少了三分之一
一巴掌扯着吞天蟒的脑袋、消炎极慢把玉瓶抢回、瞧得里面那只有约莫三分之二的量、不由得心疼的砸了砸嘴、这个贪吃的家伙、现在胃口越来越大了、以前几滴便可以满足、现在却要喝这么多。按这个食量吸取、那仅剩几瓶的紫晶源克不够它吃
狠狠地喝了几口紫晶源、吞天蟒倒数满意的吐了吐蛇信。游动着修长的身躯盘在消炎肩膀上、七彩的蛇鳞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绚丽的光泽。极为漂亮
将半生缘收好、消炎微微偏头、刚好与那隐隐泛着七彩颜色的蛇同对视、当下心头猛的涌上一种感觉、妖艳、和当初见到美杜莎女王时的感觉一样、
喉咙滚动着、消炎咽了一口唾沫、现在吞天忙与美杜莎的共同之处越来越多了。这、。、、、
消炎苦笑着叹了一口气、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吞天忙的小脑袋、后者十也六是开极更新快其温顺的微米着妖艳的蛇同、蛇信轻轻吐在他的手掌中、湿软的感觉。令得消炎感觉痒痒的、“小家伙。伱可得坚持住啊,不要被那女人给吞噬了灵魂、不然的话、我们两恐怕都没什么好下场、”消炎叹息着摇了摇头、只要一想起那个妖艳的与杀筏结合的美杜莎女王。他便是有种头痛的感觉、当然。任谁与这么一个实例达到斗宗级别的超级强者有这般复杂的纠葛、恐怕都不会有多开心、特别是这个超级强者还是视人命如草芥的那种、杀人对她来说几乎比杀之鸡还容易、杀人对她丝毫的负担、
而似是听懂了消炎的话语、吞天蟒也是发出一阵嘶嘶的声响、妖艳的蛇瞳中闪烁着光泽
“哎、这些都是日后的问题、现在你吃也吃饱了、可得给我干活了、若是敢偷懒的话、那么以后可别想吃到紫晶源了”拍了拍吞天蟒的脑袋、消炎心中的念头甩去、笑着道
消炎的威胁明显对吞天蟒很有压迫性、当下这个小家伙急忙点着脑袋u、尾巴一阵、身形变化为七彩光影在消炎面前闪掠了起来、这般速度。令得消炎只能看见几道光线穿梭、
甩了甩头、消炎背后的紫云翼缓缓震动、其身体、也是逐渐升空、悄然对着山谷飞掠而去、而在其周身、吞天蟒来回穿梭者、讲前者保护在其中
消炎的飞行速度放的极缓、整个山谷之口。没有半点声响、静悄悄的、安静的可怕、
然而、就在消炎距离谷口仅仅只有十几米距离时、游荡在其身旁的吞天蟒。浑身的鳞片徒然微竖、略有些尖锐的嘶嘶声、从其口中传出、急速的在谷口回荡着、
瞧得吞天忙这般举动、消炎也是一惊、急忙停下、体内斗气急速涌动、目光紧紧盯着幽深的山谷、
随着时间的推移、漆黑的山谷之中、逐渐有着对猩红光点出现、紧接着、光点逐渐变大、最后在低沉的脚步声中。一堆猩红化为一对红色巨眼、出现在了淡淡的月光照耀之下、
望着出现在月光下的雪魔天猿、消炎悄悄松了一口气、此时的前者、毛发已经再度变回了雪白之色、并且其表面所散发的气势、也是比白日减弱了许多。显然。那爆发了血脉的觉醒之后的衰弱、令得先他难以达到巅峰时期、
一对猩红的巨眼死死盯着半空中的消炎、或者说……消炎身边的吞天蟒、、同为魔兽、雪魔天猿对吞天忙的那股气息倒是不感到陌生、这股气息、令得他有些不安以及一点恐惧月关下、一蛇一猿互相对视、两股强悍雄浑的气势逐渐升腾而起、在这两股气势的压迫之下、以消炎如今的实力。竟然有些感到窒息、
一股无形的灵魂力量从手指上的漆黑戒子中升探而出、将消炎包裹而住、也是把吞天蟒与雪魔天猿的气势压迫断绝了去、。药老的声音。在消炎心中响起“让吞天蟒拦住雪魔天猿。你抓紧时间进入山谷中寻找“地心淬体||乳|””
“嗯”消炎微微点头、偏头对着一盘的吞天忙低喝道:“小家伙、拦着他”
“斯”
听见消炎的命令、吞天忙发出一阵斯鸣、淡十淡六的开七更新快彩光芒忽然从体内爆涌而出、而随着七彩强光的出现、前者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猛然膨胀着、
仅仅是眨眼时间、那原本还是迷你修真的吞天忙、便是赫然变化成了足足十来米长的庞然大物、夜空之下、吞天忙缓缓蠕动着巨大的身躯、一堆妖艳蛇同、盯着下方的雪魔天猿、蛇信吐缩之间、连空间都在略微抖动着、
"沉睡了那么久、这个小家伙的实力又张了许多。果然不愧这吞天忙之名、若是等其达到巅峰时刻、恐怕还真有毁灭天地的力量"感受着吞天忙比上次在云岚宗更加庞大的身躯、消炎不由得惊叹道。“吞天忙的确属于上古异兽、但是一般正常的情况下。想要达到这地步、至少需要百年时间、而你这头。若非是因为美杜莎灵魂不断侵蚀与同化的缘故、也不可能进化这般迅速、与其说是在它在变强、不如说是在挥霍美杜莎的力量”药老淡淡的道、
消炎默默点头。又是美杜莎、这个女人。实在太恐怖了点、、、、、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消炎停滞了约莫10几秒后。背后双翼猛然一震、身形化为黑影、对着山谷爆射而去、
消炎身形刚动、那雪魔天猿便是有所察觉、当下发出一道愤怒的吼声、脚掌一朵地面、庞大的身躯犹如一颗炮弹般、径直对着消炎拦截而去、尖锐的破风声响、刺耳的山谷之口响起、
然而雪魔天猿虽然速度极为快捷、但是吞天忙更快、前者还未达到消炎面前、便见得面前七彩光晕大盛、一道巨大的尾巴带着浓郁的七彩光芒、狠狠地从天而落、最后重重的砸在雪魔天猿的身上、庞大的力量。顿时爆发而出。将前者砸向山壁、
“吼、”
遭受这般重击、雪魔天猿也是愤怒了起来。眼睛中赤红急速增加、也不再理会心中对吞天忙的一丝畏惧、冰寒的能量涟漪在其身体表面凝聚而其、随着能量凝聚、冰寒能量、甚至是将空气都是冰冻了起来、獠牙巨口大张、寒气猛然汇聚。转眼便是凝聚了一道足有半尺巨大的冰寒漩涡球。
随着雪魔天猿手爪击打在胸口之上、蕴含的恐怖寒气漩涡球。猛然射出、其目标、直指天空中的吞天忙、沿途过去。虚无的空间之中。都是隐隐留下勒一道长长地白色痕迹、
天空上、吞天忙那妖艳的蛇同注视着爆射而来的漩涡球、片刻后。七彩强光乍然爆发、宛如夜空之中的一枚七彩耀日一般、最后与那冰寒漩涡球重重相撞、顿时间、巨大的能量爆炸声、在山谷中犹如惊雷般的响彻起来、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寻宝
借助着吞天蟒的阻拦,萧炎终于是顺利的冲进了山谷之中,而听得山谷之外响起的惊雷爆炸声,他身形也是略微顿了一顿,转头目光望向谷外,只见得半空之外,几乎被七彩光芒所笼罩,吞天蟒那庞大的身形,在光芒中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极为强横的威压之感,而在那威压之下,另外一股同样极为强横的雪白寒气也是笼罩了半壁天空,冰冷的寒流即使是身在谷中,也是令得萧炎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放心吧,虽然吞天蟒要击杀雪魔天猿或许会有点难度,但是将它拖延住,倒是没有丝毫问题,现在的你,还是眷寻找“地心淬体||乳|”吧。”似是清楚萧炎心中的担心,药老出声安抚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也是不再犹豫,转回头来,目光望向黑漆漆的谷中,眉头微皱,手指轻轻搓动,几缕青色火焰从指尖飘射而出,最后散布在其周围的半空处,犹如一个个灯笼一般,火光洒下,将山谷中的黑暗缓缓驱逐。
借助着火光,萧炎方才发一这山谷之内的面积竟然如此宽敞,谷中树木丛生,乱石林立,但是却并未有其他的活物,显然都是应该被雪魔天猿驱逐了去。“这谷中环境也颇为复杂,想要寻找到“地心淬体||乳|”怕也要费一些时间。”萧炎心中嘀咕了一声,背后紫云翼微微振动,身形再度悬空而起,而那些细小的青色火焰,也是随之而动,盘旋在其身边,犹如保镖一般。
放慢了飞行速度,萧炎逐渐的对着山谷深处掠去,沿途所过之处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响,但是借助着火光,倒是能够见到一些地面上裸露的森森白骨,这般犹如死地般的景象,令得人有些毛骨悚然。
“看来不仅人对这“地心淬体||乳|”有念想,就是连一些魔兽,同样是有着抢夺之意啊。”瞧得那些庞大的骨骼,萧炎不由得叹息了一怕,轻声道。““地心淬体||乳|”的光髓炼骨之效,对魔兽的吸引力,远远比对人类的吸引力更强,若是能够得到这东西,日后修炼人形,也是能够简单容易许多。”药老淡淡的道。
录火微微点头,忽然记起当年在加玛帝国魔兽山脉遇见的那紫晶翼狮王,当初云韵想要换取紫灵晶时,那家伙就提出来拿化形丹来换取,如今萧炎也并非当初的菜鸟,在炼药师这一道路上,已经达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自然也是更加清楚的知道那化形丹的珍贵,而同时,也是明白魔兽要脱离兽体是何等的困难。
脑中忽然闪过的那个名字,陡然令得萧炎飞行速度一顿,紧抿着嘴,一张雍容化贵的美丽的容颜自记忆深处漂浮而起,那安静如水的眸子,依旧是带着那身为加玛帝国是强宗派之主的威严。
“云岗……云韵……”轻轻呢喃了一下这两个给萧炎截然不同感受的名字,他却是自嘲一笑,使劲的甩了甩头将心中的那份情绪甩开,现在双方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几乎已经站到了对立面,她是云岗宗的宗主,应该不可能会为了他而有所改变,而他是与云岚宗之间有着不可调节的恩怨,以他的性子,同样也是不可能会因为她的身份,而有半点犹豫,所以,日后回到加玛帝国,说不得……还要兵刃相见。
使劲搓了搓脸庞,将嘴角的自嘲抹去,萧炎飞行的身形却是忽然停止了下来,原来前方不远处已经到了山谷尽头,借助火光,他倒是看见了尽头处的一个漆黑山洞。
“是这里?”自语了一声,萧炎轻振双翼,身形对着地面飞掠而下,片刻后,身形敏捷的落在了山洞之处的一处巨石之上。轻嗅了一口从山洞之内飘出的空气,隐隐有着一点野兽味道,倒是与雪魔天猿身体上的味道相差不多。
“这里应该是雪魔天猿的巢|岤吧,既然它对“地心淬体||乳|”看得那般重要,想必不会距离后者太远……“心中闪过一道念头,萧炎手一挥,那盘旋在周身的一缕青色火焰顿时飘旱灾山洞,胡乱的四处乱撞了一圈后,他这才放心的抬脚走入其中。
山洞面积颇为不小,不然也难以容纳雪魔天猿的居住,高高的同顶足有十几米,山洞中,乱石散布着,白色的毛发随处可见,萧炎脚步迅捷的对着山洞之响彻云霄去,片刻后,微皱着眉头站在了尽头的山壁之前,低声喃喃道:“难道不在此处?”
微皱着眉头,萧炎目光四处扫视着,旋即目光顿在了山壁角落处那里的地面,凹陷之地布满了白色毛发,周围的大脚印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上许多,萧炎走上前去,蹲下身细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似乎是雪魔天猿歇息的地方,那凹陷之地,貌似也是后者庞大体型压来的一般。依然并未发现有何出奇的地方,萧炎不由得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刚欲站起身来,心头却是微微一动,袖袍对着那被堆满白色毛发的地方轻轻一指,顿时一股劲风涌现,将那堆白色毛发吹了开去。
随着毛发散开,下面却是出现了一层泥沙,只不过这泥沙与其他地方的沙子相比颜色却是要深一些,那模样,就如同被翻过一般。
微眯着眸子,萧炎缓缓退后了一步,手掌曲卷,旋即猛然一握,一股强猛吸力暴涌而也,而随着吸力的暴涌,那散布的泥沙也是随之暴射而出,最后竟然是在萧炎掌心处凝聚成了一篮球大小的泥沙球。
随手将凝聚的泥沙球丢开,萧炎又是如此几次吸掠,。半响后,泥沙吸尽,一个黑幽幽的地底洞口出现在了其现实之中;
这个洞口明显还可以继续扩张,但对于萧炎的体型,却是已经足够,当下他笑眯眯的拍了拍手,手一挥,悬浮周身的青色火焰顿时飘进其中,他凑过头来一望,黑洞之中的通道宽敞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当下嘿嘿一笑,跃身跳进,然后沿着这弯弯曲曲的巨大地下通道,快速的前行着。
因为担心黑暗通道之中的一些暗藏危机,萧炎倒是极为谨慎的将青色火焰召唤到了极限,一共将近二十多朵青色火焰,散布在周围,不断的在前飞掠探路。
通道虽然极为曲折,但是萧炎依然是能够感觉到,他正在逐渐的深入地底之中。在这般安静的气氛中行走了将近十几分钟,萧炎忽然发现,远处漆黑的通道尽头处,忽然出现了一占淡白光点,当下心中一喜,速度连忙加快了许多,而随着越加的接近,白点也只逐渐的放大,到得最后,已经变化成了一个泛着白光的洞口。
站在通道之口,萧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脚踏了出去。
随着脚掌踏出黑暗的通道,萧炎猛然感觉到眼前一亮,待得微微适应了一下这光芒之后,方才转目四望,而当其瞧得周围环境之后,脸庞上不由的浮现一抹惊愕。
出现在萧炎面前的,是一片布满钟||乳|的地底世界,放眼望去,||乳|白色的钏||乳|连绵不绝的布满视线尽头,淡白色的光芒从中散发而出,将这里的黑暗尽数驱逐,钟||乳|随处而生,一些悬挂上方山顶,有的甚至长达百米,一眼望去,山穹林立的挂满庞大钟||乳|,偶尔有着一滴滴白色的||乳|液滴落而下,在地面上溅起||乳|白色的水花。“好一处地底世界……”半响之后,萧炎缓缓恢复,惊叹的咂了咂嘴,旋即苦笑道:““地心淬体||乳|”就在这里?这可要怎么寻找?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钟||乳|。”
“往最浓郁的大地这力凝聚之处。”药老的身形从漆黑戒指中飘荡荡而出,手指了指左边,道:“这边。”说完,他便是率先飘动身形,对着手指之处掠去,其后,萧炎赶忙跟上。
两人在这钟||乳|世界中穿梭行走了将近十来分钟后,药老终于是率先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出现在面前的那庞大无比的钟||乳|,绕是以他的经历也是忍不住的一阵惊叹。
出现在面前的这支钟||乳|一头连接山穹之顶,一头直接竖垂而下,庞大的体积足有百米多长,宽度也是足有两人合抱之粗,淡白光芒萦绕在其身旁,将之泻染得犹如一跟水晶柱子一般,这株钟||乳|无疑是这地底世界中最为庞大的一株,这般体型,犹如钟||乳|之中的皇者一般,接受着周围无数钟||乳|的朝拜。目光逐渐移下,在这株钟||乳|之下,是一方极为庞大的青石,青石有着一大半被掩埋在地底之中,此时,青石顶部位置,有着一个不到半尺深的凹槽,凹槽刚好正对着上方钟||乳|的尖端,而那凹槽之中,正盛着两雨深度的||乳|白色水液,||乳|液之上,飘荡着淡淡的白雾,白雾颇为奇异,不断如何飘荡,都是不曾消散,萧炎轻吸了一口,顿时有种浑身骨头都是在此刻酥麻了的奇异感觉。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凹槽之中||乳|白色液体,萧炎喉咙忍不住的滚动了一下,脸庞上涌上一抹激动,他心中清楚,那久录而不得的“地心淬体||乳|”,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真假地心||乳|
在萧炎发呆之间,巨大的钟||乳|石尖,忽然涌起淡淡的白雾,白雾之中。钟||乳|之尖光芒逐渐强盛了起来,而在光芒涌动间,一滴犹如光斑的||乳|白液体,却是徒然凝成,这滴液体在钟**端一阵摇晃,最后终于是脱离了束缚,在半空中垂直而落。最后轻轻的砸进了那青石之顶端凹槽之中。
钟||乳|的砸落,令得那仅仅只有两寸多深的||乳|白液体表面泛起一阵涟漪。不过却是未有丝毫||乳|液溅落而出。
眼睛望着那犹如一个碧绿小蛇般的凹槽中所波荡涤||乳|白液体,萧炎忽然有些感到恍然,这个青石凹槽。竟然是被那钟||乳|滴落的液体而生生凿出来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青石,感受着它的坚硬程度,萧炎再度惊叹,光光凭借滴水之力,想要在这青石上面凿出这般凹槽,那得需要多少岁月?这可当真是滴水穿石。
"如果我记得不差的话,这||乳|液怕是得要一年时间才能凝结一滴,这小小的一坑,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聚满。"一旁,药老轻叹了一声,道,以他的阅历,在此刻也是不免有些唏嘘。
闻言,萧炎顿时有些骇然,一年一滴,没想到先前那毫不起眼的一滴||乳|液,竟然是凝聚了一年多精纯能量,这大自然果然玄奇无比。
"老师,这应该便是-地心淬炼||乳|-了吧?"萧炎眼睛直直的盯着凹槽中的||乳|液,嘿嘿笑道。
"恩。"药老随意的瞥了一眼那些散发着奇异白雾的液体,微微点头。
见到连药老都是点头确认,萧炎当下不再迟疑,迅速的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瓶,就欲把"地心淬炼||乳|"灌进其中,然而一旁的药老忽然响起的声音,却是让得他有些错愕的停下来手中的动作。
“这些东西虽然也是珍贵,可却并非是主要之物,此处还有更珍稀的奇宝。”药老双手负于身后,笑着道。
“还有更珍稀的?”萧炎一愣,却是一脸茫然。
“常人若是遇见“地心淬体||乳|”,怕也是只会像你这般,以为滴落之物便已是精髓然而却是不知。将是最大的宝贝给抛弃了去。”药老戏谑道。
尴尬的笑了笑,萧炎倒是无口辩驳,他还真的以为这凹槽之中的白色||乳|液,便已经是最珍稀的东西了,可未曾想过还有其他东西比这“地心淬体||乳|”更加宝贝。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