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9部分

信服的。
  当然,学校不是一言堂,第二学期就会有竞选机制,但是第一学期只看军训表现,扎西队长令行禁止,既然决定了,又有多少他们能够反对的余地。
  林峰那天被叫上去说话的时候这样说的,“大家或许对我还有疑惑,但是我不会让大家抱持着这个疑惑太久,我在这里立下军令状,我们三中队集合了所有出色的新学员,在队长的带领下作为尖子中队的存在必定会永远的延续下去,我会追随着扎西队长会出色的完成各项任务,并带领大家遥遥领先,最终成为昆陆最出色最棒的中队!大家想不想要??”
  “想!”三海大吼回答。
  “想不想成为昆陆最出色的中队!!!”
  “想!”稀稀拉拉的声音中依旧是三海洪亮的嗓音。
  “想不想成为昆陆第一!!!”
  “想!”三中队的队员气势如虹的大吼。
  扎西队长站在林峰的身后,嘴唇勾起,浅浅的笑了出来。
  眼前的孩子们或许还小,或许还需要淬炼,但是他们此时意气风发的吼出了梦想,吼出了青春,吼出了热血,绝色的军绿在操场上靓丽如斯。
  不过中队换了后,寝室也作出了变动,甄松和寝室里的几个向来不熟络,离开的时候虽然略显悲伤,但是一转头就和未来寝室的室友打成了一片。
  很久以后,当他们都成熟的时候,林峰和甄松在喝醉酒的时候谈起了这件事情,甄松这样说的:现在想起来刚刚到军校那会儿真是年轻啊,幼稚到了极点,本来最初的时候也想着能和你们成为好兄弟好战友,但是那时候的你太高傲了,除了卞海外谁都不加理会,我不像龚均那么朴实,就算你爱理不理也还愿意搭话,对于对方的无视,我像大多数人一样选择离开,其实吧,这也不单单怪你,毕竟我的自尊心也在作祟。现在看起来,我们的这些骨气都没用对地方啊。
  林峰憨红着一张脸拍着他的肩膀,一时间双双对望释然一笑。
  龚均成绩历来不算好,不过也算是勉强过了关,没有收到那张红牌,自然是分到了二中队,再不能住在一起。
  那天龚均和三海抱着哭,哭啊哭的龚均又看上了林峰,林峰抿嘴笑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张开了怀抱,“来吧。”
  龚均对林峰最近的改变颇有几分小生怕怕的架势,只是怯怯的走上去,在林峰的胸口上搂了一下就算完事,让正努力的想要湿润眼角的林峰愣在了原地,几分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龚均是个好孩子,在离开那天他发下了毒誓,绝对会去三中队,一年不行就用两年,两年不行就用三年,早晚有一天一定要站在他们的身边。
  林峰对这小子的信念钦佩,于是又给自己揽上了一个活计,“如果真的不怕辛苦,训练结束后可以来找我们。”
  三海一听顿时头皮发麻,只想夹好尾巴寻一个地洞遁走,永远消失在这个S眼里。
 
  30、副队就是得罪人的活儿
 
  当天,寝室住进了新的队友,吉珠嘎玛没有分到这里,让林峰稍微有点儿失望,不过至少新来得室友印象都算不错。
  陈英和噗哥,都是原本一中队的人,大家三两句就熟络了。
  林峰对陈英的印象当然不是来自他在野外生存训练的出色表现,而是那一副好嗓子,再加上是个极为活泼开朗的人,这么个活宝如今和三海凑到了一起,可以想象寝室里必定是春天花儿处处开。
  至于噗哥,这位在军训第一天就出了名的人物,事实上算是个挺内向的人,本名叫麦子佳,还有一个外号叫麦兜,算是一名极好的听众,大家说什么事情的时候往往会听不到这个人开口,但是如果转头看过去,必定能够看到那张脸上很认真听着的表情。
  陈英是四川人,噗哥就是昆明人,个头都比林峰还要矮点,这四个人里要说皮肤,最白的勉强可以说是林峰,但是最黑的绝对陈英,那黝黑的一张脸直逼吉珠嘎玛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晒出来的。
  或许是因为来自学校的压力,或许是来自想要尝试融入环境的内心,林峰这次的表现堪称热情。
  于是陈英和噗哥看向林峰的眼都是万分惊讶。
  陈英看着林峰帮自己拿行李,帮忙铺床,几乎带着受宠若惊的表情嚎叫,“可以了,可以了,我自己来,您,您老别这样,我渗得慌,峰哥,峰大爷,我求求您了!”
  三海瞪眼过来,“我家疯子给你铺床你还不乐意了?爷我都没受过这个待遇,叽歪什么叽歪,自己乖乖站着。”三海骂骂咧咧的,将噗哥的数套军装从行李箱里掏了出来,一件件的挂上。
  “噗哥……”看着林峰忙碌的身影,陈英几分唏嘘的开口,“果然任何事情都要亲眼所见才真啊,瞧瞧,瞧瞧,人峰哥的热情劲,谁再说他孤僻,老子一脚踢死他!”
  “嗯。”噗哥哼了一声,抿嘴点头。
  “啧啧。”陈英感慨,“太热情了,看到我的眼睛没有?眼角湿润,热泪盈眶啊。”
  “看到一堆的眼屎!”三海停下手里的动作,竖起眉毛瞪圆了眼,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当我不存在是不是?当着我的面埋汰我家小峰,你们不想活了是不是?谁再说,老子一脚踢死他!”
  陈英一缩脖子,眼睛鼻子皱在一起怪笑,“哟!小峰啊~这是兄弟情深了是不是?就把我们俩当成外人是不是?我要去队长那里揭发你们,抱团!小集体!!坚决取缔!!!”
  正巧林峰铺完床走下来,听到这些话,咧嘴笑了起来,走到陈英身边搂上他的肩膀,“大家都是兄弟。”
  妈呀!陈英脸发梢都差点立起来,咳!当然,短寸头本身也是立的,但是架不住身上起得那一身的鸡皮疙瘩啊!!林峰什么样的性格,在座的人都是心知肚明,拿他开涮也就是乐呵乐呵,谁能想到开涮的羊肉反过来涮人,这是多么惊恐的世界啊!
  不过,林峰觉得自己还是做得不错的,毕竟自己还没放开到那个返老还童的地步,能够搭上话就行了,管他冷场不冷场的,只要自己努力了就好,慢慢来。
  于是,林峰在这之后成为了强制冷的冰箱,总是不合时宜的冒出一些降温的话,这一陋俗连扎西教官都没办法,还好,随着正式课程的开展,终于有了回暖的趋势。
  分好中队和寝室后,正式的课程终于摆上了台面,军械的学习和运用,枪械的了解和把握,车辆的驾驶,针对山区、平原、高寒地带的战术理念,从小股作战到集团作战的基础,种类繁多,再加上体能训练依旧持续,甚至在林峰暗地里吹得耳边风,三中队甚至有了提高锻炼量的趋势,一时间,所有的新学员都忙碌了起来。
  15+7。
  15天的军体课,7天的文化课,周末休息的时间偶尔也会拉出去来个紧急集合,学生生活安排的紧密饱满,甚至感觉比军训期还要劳心劳力。
  林峰作为副队长,开始安排三中队的执勤表,小值日和小执勤。
  昆陆军校沿用野战部队的管理模式,军校里日常的管理和动作也是以班为单位进行的,因为军队最强调一致性,一有任务就全班出动,所以就需要有专人来保障以班为单位的这个小群体的衣食住行,这个人就叫小值日,由班里的学员轮流担任,每人一天。
  每天早上学员正式出操前,全体学员都要在操场上进行口令训练,大家扯开嗓子拚命喊,喊完口令后,大部队就正式列队,前往训练场进行早操训练。
  而这时,小值日就要单独出列,回到宿舍里打扫包括窗台、书架、床头柜、门板、地板在内的寝室卫生,因为完成这些任务需要一定时间,所以小值日不能跟着大家到训练场出操。
  由于现在军校设施齐全,不用小值日负责班级的打饭和打水工作,所以简单了许多不说,还可以逃脱训练,最初的时候所有人都抢着担任小值日。
  但是,当林峰偶尔带着人去检查卫生才知道,小值日也是个责任重大的工作,如果哪个班的地板、窗台不能做到一尘不染,那当天的小值日就难逃其责,严重的还得罚跑圈。
  至于小执勤就更是让人蛋疼了。
  说明白点儿,就是站岗。
  一个中队,两人一岗,分一明一暗,需持枪。即执行站岗任务的两个哨兵一个站在明处,称为明哨或警戒哨,另一个站在隐蔽处观察,称为暗哨或潜伏哨,以防止敌对份子或暴徒袭击。
  由于军校人多,每个岗哨点都是由军队进来深造的生长干部和学员同时担任,一个门口基本上都要站上10来个人,夏日里喂蚊子,冬日里吹冷风,还得随时军姿笔挺的面对来自各个中队领导的突击检查,连说句话都得用着气声,嘴巴不动得嘀咕,
  最初的时候林峰后背没少挨过枪子儿,什么狗仗人势,张扬跋扈等等难听的话都盖在了林峰的脑袋上,几乎是逼到了万夫所指的境地。
  林峰表现的很淡定,淡定的让扎西队长都觉得渗得慌。
  早两年带的学员,最初的副队长几乎都要跑到他这儿来哭诉,虽然也不是说不干了怎么地,就是来抱怨抱怨,就算有些硬气的什么都不说,自己挺着,但是当他用话试探几句的之后也会面露不忿,但是林峰那是从心里表现出的坦然,就算他再用话去试探,最终也只能得出林峰是真没往心里去过。
  有时候林峰在办公室帮他写报告的时候,他就盯着林峰看,总觉得这小子简直就是个老头,稳定得性格和年龄根本不在一个程度上。
  不过这小子也有坏的时候,最喜欢做的就是质疑他的训练计划,总是旁敲侧击的要求他提高训练强度,让整个三中队的人叫苦连天。
  当然,对此,扎西教官还是厚道的抗下来了来自队员们的抱怨。
  不过这耳边风吹得,不过一个学期,三中队的训练量就比其余的中队高了三分之一,训练课程也加快了五分之一。
  扎西曾丁在无人的时候也私下里扒拉扒拉的算过,突然发现要是再这么持续下去,他们五年的军校生涯怕是三年就可以结束,然后茫然,接下来两年干什么?
  于是,扎西曾丁终于醒悟,不能再任由着林峰走,这小子就是个祸害,总以自己的要求去断定其他人的承受量,偏偏这小子就算训练再累都能够抗下来,就像卞海对他的称呼,疯子!
  这天林峰到办公室交月总结,扎西曾丁给林峰安排了一个任务,让他带着四个班长多去队员的寝室转转,谈谈心,深入了解队员们对现在军校生活的思想活动,顺便指导一下来自少数民族队员的普通话发音。
  林峰咯噔都没打一个的就应下了。
  林峰一出了办公室,就开始计划,哪些人去哪几个寝室,算到吉珠嘎玛的时候才发现,这就是机会啊,与那颗珠子套近关系的机会。
  最近虽然因为篮球的原因,三海他们几个和吉珠嘎玛那个寝室的人走近了不少,但是自己因为职位的关系,做得都是得罪人的活儿,和珠玛的关系不但没走近,甚至还有了些许的疏远。
  所以,林峰利用职权将吉珠嘎玛寝室分到了自己的任务里。吉珠嘎玛隶属的班长稍微有点儿异议,不过林峰直接把自己寝室的三个哥们儿卖了出去,交易也就算完成了。
  当天训练结束,林峰最先钻进了吉珠嘎玛的寝室,吉珠嘎玛正坐在椅子上甩袜子,窗户口吹进来的风夹着训练了一天累积的汗酸味一下子涌了过来,林峰眉头微蹙捏在本子上的手紧了几分。
  吉珠嘎玛抬眼看他,没错过林峰眼里的厌恶,于是手上用力,灰色的袜子摆动的幅度又增加了几分。
  斯朗泽仁正趴在窗户口呼吸新鲜空气,转头看到林峰站在门口,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哟,林队副。”
  林峰不为所动的浅笑,视线在寝室里转了一圈,“还有两个人呢?”
  “在楼下打篮球,有事情?要不我把他们叫上来?”
  林峰嗯了一声。
  斯朗泽仁挑眉,坏笑着走了出去,身子和林峰交错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撞了一下林峰的肩膀。
  林峰对于这种类似于挑衅的举动也就是笑了笑,回头看向吉珠嘎玛,“最近还习惯吧?”
  “还行。”吉珠嘎玛点头,态度算不上端正,有点儿吊儿郎当的味道。
  “训练量还合适不?”林峰说着,拖过一张椅子坐下,“咱们队的训练量比其他队都高了些,有什么想法不?”
  “没什么。”吉珠嘎玛挑眉,眉色中染上了不耐,“到底有什么事?”
 
  31、自我成才
  
  林峰笑道,“也没什么事,做个调查而已,以确定下个月的训练计划。对了,听说你参加了校篮球队,以你的球技确实很适合发挥。”
  似乎因为谈到了喜欢的篮球,吉珠嘎玛五官变得柔和,“篮球训练一般都在文化课的时候进行,没什么冲突。”
  “那就好,对了,你的普通话水平进步了很多,下过一番功夫吧?”
  “嗯。”
  “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吉珠嘎玛不太明白的挑眉。
  “下个学期还得提上来一批学员干部,是不是有这个准备?”
  “有。”吉珠嘎玛坦荡点头,“你问这些干什么?还能开后门?”
  林峰失笑,“当然不能,不过你的成绩在三中队都很出色,学习过军队的知识并能够熟练运用后,学员干部应该不难。”
  “副队长呢?”吉珠嘎玛看向林峰,目光里带着挑衅。
  “副队长?你有这个想法?可以啊。”林峰笑道,目光真挚。
  吉珠嘎玛沉默了两秒,“你不会这边说着好,那边笑话我吧?”
  “当然不会,而且我挺喜欢你的性格,最初没什么接触的时候觉得你太直了,想什么说什么,老是得罪人,但是现在觉得这样挺好的,坦坦荡荡,你想要争取副队长的职位是正常的,年轻人有理想就是好的。”
  “自己什么性格我知道。”吉珠嘎玛面色的不耐愈加的浓郁,实在有些受不了这个成天笑眯眯的人,给人一种不实在的感觉,假!
  林峰铺垫了这么多,正想把一直记挂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可是一看到吉珠嘎玛的眼,就突然发现自己不能这样,这小子本来自尊心就很强,更何况压根就没真正的接纳自己的,一旦将话说出口,这小子必定会反弹,恼怒。
  于是林峰心思如电,转而开口说道,“不过,你要是想要成为副队长就得先将我撵下台,不过说实在的,你当学员干部是绰绰有余了,但是想要成为下一任的副队长超过我,很难,珠玛,你确定在我们同时成长的情况下,你能够超过我吗?”
  吉珠嘎玛面色一绷,抬头望向林峰的双眼锐利,然后缓缓眯起眼,生出了一股藐视般的气势,“林峰,我不知道你在来军校之前在哪里练过,但是如果我们起点一样,谁输谁赢不好说,不要太高看了自己。”
  “当然不会。”林峰站起身,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笑道,“公平竞争。”然后转头看向门口,“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谈,不过如果你为了保护自己那可笑的自尊心而闭门造车的话,你永远追不上我,多看看,多问问,多想想。”
  吉珠嘎玛咬紧了牙根,面色阴沉,灼灼的目光瞪在林峰的后脑勺上恨不得烧出两个洞来。
  当寝室的人聚齐后,林峰简单的咨询了一下大家对最近训练的看法,以及对什么科目比较喜爱,对大家的普通话程度有了一定了解后,便出了屋。
  事实上,林峰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大家都不待见自己,但是,这有什么?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现在而已,以后,他和这些队员们呆得时间还长着,他有很多的机会改变大家对自己的想法。
  不要焦虑,不要困惑。
  就像他曾经说过的,如果他去做,他有自信能够做到最好,这份自信他从未质疑过。
  三中队早晚会在军校这个大熔炉里淬炼成一块凝集的钢铁,不弯折,不分散,而自己亦是其中的一份子,不分彼此。
  当然,人总归还是亲疏有别的,任何人都不能避免,就像扎西队长喜欢并信任着林峰一样,林峰的心里同样有着主次,要说最重要的,毋庸置疑是三海,接着便是吉珠嘎玛。
  三海先不说,吉珠嘎玛这个人纠结了他两辈子,给了他刻骨的疼痛,姑且不论喜欢与否,就像三海曾经的猜测一样,说他恨着吉珠嘎玛,林峰确认,就算是恨也是名列第一。
  林峰说服了自己忘掉一些过去的事情,努力用着平等的态度面对吉珠嘎玛,可是,那些记忆毕竟是刻在脑海里的,他做不到忘记,做不到淡定,于是他决定削掉自己的尖锐部分,用平和期盼的态度去面对吉珠嘎玛,或许还怀揣着一份内疚吧……
  希望这个人能够走得很好,走得更好,至少别让他想起那碎裂的膝盖骨和那双明润的眼中烧起的血红就耿耿于怀。
  抛开这两个人之后就是寝室里的这两个,以及喜欢蹭过来的龚均。
  林峰回去的时候就看见陈英特文艺的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他的宝贝吉他弹着小曲儿,龚均就坐在一边看着,圆溜溜的眼眨巴着,有一种想要将吉他抢过来抱住的感觉。
  三海和噗哥正拿本子上网,两个人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聚精会神的连目光都舍不得移过来,林峰凑上去看了一眼,原来是在逛昆陆的百度贴吧,林峰还记得前几天三海和自己说过,说是他们还在水生火热的军训熔炉里打造那会儿,外语学院的大学生也到了昆陆军训,军训一结束,整个贴吧就全是告白贴子,桃花漫天飞舞,乐坏了这群年轻小伙子。
  虽然吧,也不管三海他们什么事儿,但是毕竟还是扒拉上了一点儿同校的关系,然则而乐焉,吹皱了这些年轻士兵心底的春水。
  林峰问,“怎么样?有人敢回答吗?”
  “有人回了。”三海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里还有着未及消散的笑意,“不知道是不是咱们学校的人,不过电话号码漏了。”
  “真的假的?是咱们这边儿还是那边儿?”陈英抚琴的手一停,勾出一道沉闷的声响,惊讶问道。
  “不知道,乱七八糟的,谁都在回,帖子都快炸锅了,要不我拨过去看看?”三海掏出手机捏在食指和拇指中间转圈,视线扫过每个人的脸,征求意见。
  “好!”众人起哄,一下涌了过去。
  三海透过人群看向林峰,林峰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扫了大家的兴不是?军校里呆得时间长了,在这和尚庙里,关于女人的话题经久不衰,他要是摇上一下头,保管被众人群殴,于是,点头。
  三海把电话拨了过去,众人眼巴巴的等着,一双双看向三海手机的眼睛都看出了花儿来,等了一分钟那边都没人接,面对众人的歧视目光,三海咬着下唇不死心的又拨了一次,依旧如此,大家算是知道这电话要不是乱写得就是对方不想接陌生人的电话。
  于是期盼着听到娇柔女声的众人纷纷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林峰在男女这一块儿其实挺淡的,虽然上辈子也不是没有过女朋友,但是想要让自己结婚安定下来的人是一个都没有,或许就是因为在部队呆得时间长了,整日里见到的都是干脆直爽的汉子们,虽然偶尔也会玩些手段斗上一斗,但是大家都保持着不能破坏军队团结的底线点到即止,像女朋友这样的软玉温香他不是没品味过,一次两次的哄着可以,三次四次的也能忍耐下来,但是次数一旦是多了,就没了想要继续下去的念头。
  还记得那时候三海这么说他的,你要娶得老婆一定得学会自立,不能缠着你,还得顺着你,撒娇点到即止,打打闹闹小情小趣亦是可以,就是不能磨你,期盼着你顺着她得期盼做出改变。
  林峰当时喝得有点儿晕,就回了一句,那是我没碰见真爱,真爱面前老子什么条件都没有。
  不过,甭管什么真爱不真爱的,事实上被林峰记挂在心里未必是一件好事,就像林将军望子成龙一样,林峰对自己的人也是不遗余力的往泥坑里丢,被他照顾着的几个别的不说,光是格斗技能就高过了别的队员一大截,可是这身本事儿都是从哪儿来的?当然就被林峰给虐出来的。
  不过真别说,能熬过可怕的三个月军训的人都是条汉子,就算被林峰这么折腾,龚均和寝室的几个都没什么怨言,体谅着林峰的苦心,分的清楚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至于吉珠嘎玛,林峰不太好评断这个人,要是非得让他形容,就是个挺厉害的人,骨气和毅力是根本,身体素质是天资,再加上一个算得上聪明的脑瓜子,愣是死磕着自己不放,成绩还算上佳。
  这天晚上林峰半夜查岗,寻摸到左后门的时候就看到吉珠嘎玛背着枪站在明哨处,天空黑幕上的星光洒下来,明晃晃的洒落在水泥路面上宛若波澜的水面。
  时值初冬,昆明夜晚的小风刮在脸上像是刀片子一样,冷气沿着袖口领口窜进去,大多数人都收紧了脖子弯曲的站着,只有吉珠嘎玛仿佛感受不到这些冷气般站得笔直如标枪般。
  一眼望过去,这人就像是立在水面上的雕像,水光映上来,在饱满的额头、笔挺的鼻梁和嘴唇处形成了一道深刻的剪影,莫名的漂亮。
  林峰没有过去打扰他,虽然是掐着点儿过来看的,但是此时此景落在眼里,突然觉得这个人不用自己过多的去关注,他自身就有着成长成才的本领。
  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带着软弱和退缩,军校教导着大家跨过这些缺点成长成才,可是吉珠嘎玛却似乎早在很早以前就寻找到自己身上成熟的刚毅和勇敢。
  所谓因材施教,对于吉珠嘎玛而言,就是不能够让他失去这些本身自带的特质。
  林峰收回视线,搂紧身上的衣服,转身往下一个岗走去。
  副队什么的,林峰是真心不太愿意做得,费力费心还讨不了好,想想这些日子,收获的只有背后的谩骂。
  清冷的空气窜进领口,林峰缩了缩脖子,大脑又清醒了几分,失笑,怎么重生后的自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可是,既然选择站出来,就要做到最高最好不是?
 
  32、拉歌比赛(上)
  
  扎西曾丁对林峰这个副队长的能力真没什么说的,虽然林峰一再要求修改训练计划什么的墨迹让他有点儿烦,但是绝对改不了他对林峰这个人本身的喜欢,于是第二个月,在确认林峰依旧不受大家待见后,突然生出了一种自家的儿子不受媳妇儿喜欢的微妙感觉。
  既然这又当爹又当娘的习惯已经改不了了,于是扎西曾丁就寻摸着找些契机改变当前的状况。
  这天文化课的早上抽个空就找上了二大队的大队长,周明周大队。
  当天晚上林峰就接到了任务,说是为了增加凝聚力巩固感情,元旦晚会前一天,三大队要开个拉歌大赛,每个中队必须要准备三到五首歌,利用课余时间由各中队副队长牵头组织训练。
  消息来的突然,林峰扒拉着算了一下,不到10天的时间,于是急忙就去找了另外两个中队的副队长合计。
  高峰会议,三个副队聚在一起,报出了九个歌名抓阄决定,剩下的再回去和学员们商量,如果碰上了重复的先唱为准,后来的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
  林峰运气不太好,抓阄没抓到几个给力激|情的军歌,只能回去翻电脑找乐谱。
  林峰对音乐这玩意儿实在是没什么研究,其余的学员干部也是如此,完整的乐谱硬是哼不出音来,最后无奈,只能把陈英给抓来了。
  陈英一看是这么大的事情,绝对不能给自己中队丢了脸不是?当即埋头在一堆乐谱里哼哼着调子,挑来挑去,10来张军歌乐谱里就找出来1首歌,捏着这淡薄的片纸,陈英眼巴巴的问着还有没有多的乐谱,这些歌实在是不怎么给力啊。
  林峰开口,“要简单的,别找些太过文艺不好唱的歌,就几天的时间,一大帮子人,难训。”
  陈英琢磨了一下,拍着胸口保证,“交给我,今天晚上就算不睡,我也给你整出10首歌来。”
  林峰感慨,拍上他的肩膀,“好同志啊,这里就交给你了。”
  陈英身负重任,肃穆点头。
  林峰看了眼时间,带着人就出了学员干部办公室。
  当天晚上8点,林峰第一次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音。
  “二大队三中队轻装集合!”
  不到三分钟,除了另有任务的陈英和站岗的队员外,全员集合。
  林峰简单明了的说了一下这次拉歌比赛的任务,队里的人一听就鸡血盖了头,再加上林峰的言语挑拨,虽然对林峰这人不太待见,但是毕竟这段时间的工作也累积下了一些威严,集体荣誉感再在其中掺合一下,当下所有人就信誓旦旦的保证完成任务。
  接下来就是练习林峰抓到的三首歌,《革命气节歌》、《东西南北兵》、《我是一个兵》,这些歌平日里都唱着在,也不用人教,林峰起了个开头,大家都唱了起来。
  扎西队长和周大队被三中队的鬼嚎惊出了寝室,两个人相携着走到学校的操场边缘,远远的看着。
  周大队英姿飒爽,双手背在身后说,“你们队那个林峰够积极的啊,有些你当年的风范。”
  扎西笑道,“我家的嘛,不像我像谁。”
  周大队失笑,“你家?你家的那个还没影呢,怎么样,什么时候请我喝酒?”
  扎西有点不好意思的抚了下脖子,“快了,这次寒假就办。”
  “和队员们说了吗?”
  “没,寒假都放假回家了,再加上过年,说什么说啊,累了一个学期了,就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吧。”
  “我可没什么事儿,到时候可得叫上我。”
  “那是当然了,不过可说好了,您的红包不能少,就算到时候嫌地方远不想来,也得把红包邮过来。”
  “这是……在老家举办了?”周大队蹙眉,却并不显得惊讶。
  扎西苦笑耸肩,“没办法,父母都还能体谅,但是达娃的父母却希望我回去办。”
  周大队正色点头,“应该的,结了婚就把人带过来吧,住宿问题我来安排。”
  扎西曾丁一脸的感动,嗯了一声。
  这件事情告了一段落,周大队又转头看向操场上,“你队里这个林峰倒是都不错,就是少了点儿魄力。”
  扎西曾丁正色,“周大队,您可不能这么武断,不能因为别人长得斯文就说人没魄力,他有没有能力我比你清楚。”
  周大队抬手拍上他的后背,笑道,“那就歌赛上见了。”操场上激昂的歌声还在继续,周大队往回走了几步,转头指着扎西曾丁瞪眼,“知道你小子提议歌赛是什么意思,别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绝对不要插手。”
  扎西曾丁笑嘻嘻的敬礼,保证绝不插手。
  扎西队长的绝不插手,就是将程序说了一遍后就当了甩手掌柜,林峰从队长口里打探出了意思,就知道求救什么的绝对没戏,于是也只能自己琢磨。
  当然了,军队里的事情能有多少林油条不知道的?只是初来贵宝地,人脉不够,一时间有些束手束脚罢了,这么忙活了两天总算是有了头绪,发动目前能够使唤的人手,几个学员干部加上三海几个,忙得脚不沾地,工作才算是慢慢的铺开铺平。
  练歌当然是必须的,但是还有拉歌的口号也是当务之急,作为指挥者和队员的配合默契直接决定了此方的气势能不能够力压对方一筹。
  庆幸的是,大家都还算是新兵,正是热血激|情向往军中一切的时候,不需林峰苦口婆心威逼利诱的动员,大家就激|情四射的期待着赛歌的表现。
  三中队作为尖子中队自然是希望力保住优势,无论军事技能还是军歌比赛都能够独占鳌头。
  一、二中队虽然在军事技能等方面略微示弱,但是有谁想当老二?没人想!不单鼓足了气想要获得赛歌的胜利,更想在下学期的考核中力压三中队。
  一时间,二大队分属于不同中队的队员,针尖对麦芒,磨拳霍霍。
  为了守护住固有优势更上一层楼,三中队竟然前所未有的团结凝聚。
  霍政委笑得深奥,拍着扎西曾丁的手臂说,“赛歌的好啊,赛得及时啊,少年人嘛,就是要激|情嘛,放手让他们干去,集思广益协同共进才能够领会团结的意义嘛。”
  扎西队长甩袖躬身,狗腿的领了夸奖。
  当然,三中队的进展在林峰的规划下有序的开展着,每天都能够感受到新的气象,但是一二中队的副队和学员干部们毕竟是正常人,虽然略显出色,但是作为新手来说捉襟见肘是免不了了,于是打起了歪心思,派出侦察兵潜伏打探,在三海抓到敌对份子严刑逼供套取敌方目的后,众人同仇共忾一致对外,反侦查工作亦如火如荼的摆上了台面,展开了一场侦查与反侦查的斗智斗勇。
  就在这看似紧绷实际上兴致勃勃的比拼中,11月31号,正式的比赛终于开始。
  这天下午的训练放得早,二大队的人一放了回去就沐浴梳洗,虽然澡堂子人满为患,但是男人嘛,随便洗洗就好,到了吃饭那会儿一个二个臭汉子们难得的都飘出清爽干净的味道。
  吃完晚饭后二大队集合,三个小方阵的学员们都统一穿着橄榄绿的常服,头上带着军帽,帽檐压得低,盖住了眉毛,一双双锐利的眼从帽檐下突显出精气四溢的精神。
  周大队牵头,霍政委嘉宾,三个中队长带着自己的队员就奔直去了学校的大礼堂。
  其实拉歌这种东西是人越多越好,比的就是激|情,而且最好是幕天席地更是放得开,林峰在队伍里揣摩着首长们的意思,周大队和霍政委不可能不知道在操场上比赛的好处,如今却舍易就难得让队员穿上束身的常服往大礼堂带,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快到地方的时候,林峰才想到,如果说平日里的训练是考验每个学员的本事,那么这次的拉歌大赛很明显就是考验组织者的能力。
  一二中队的干部包括自己似乎都围绕着本队在忙活,连地点和怎么开始都没考虑过,尤其是……
  林峰看着空荡荡的礼堂,清冷的连个横幅都没有,很显然,这次的考验在首长们眼中,他们连第一关就没过去。
  当然,事已至此,林峰也知道没办法再挂了,于是心思如电的算计着等下怎么补救。
  林峰一进了礼堂,就离开队列去抓人,找出一二中队的副队长就直接分了位置,另外两名队副正忐忑着不知道该怎么做好,林峰一说就答应了下来。
  他们学校的大礼堂有两个,这个并不算是最大的,也就能够坐下300来人,三个中队分开五个座位坐正是刚刚好。
  全员就坐后,大礼堂里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不大,却嗡嗡的响着,与情绪亢奋的众人比起,愈加的显示出首长们的冷眼旁观和林峰的上串下跳。
  林峰抓着三海和噗哥让他们去找水倒茶,又在陈英耳朵里嘀咕了两句,陈英慌慌忙忙的跑了出去,接着就找本队的干部们合计了一会儿,见首长们果然不动声色的坐着,林峰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台,客串司仪。
  没有麦克风,没有扩音器,林峰虽然不是个大嗓门的人,但是几个月的口号喊下来也颇见成效。
  林峰当司仪这事儿本来就不在计划里,大伙看到林峰上台都有些茫然,一时忘了鼓掌,不过倒是静下来了,一双双眼睛锁在林峰脸上。
  林峰带着笑,一副情绪亢奋的模样,“同学们,后天就是元旦,一月一号,也就是我们来到这个学校6个月的时间,6个月啊,半年的时间,我们抗过了人称地狱的三个月军训,学会了自立,摸到了枪,学会了搏击,虽然有人说咱们学得是套路,是防狼术,但是回顾六个月前的自己,我们是不是成长了?我们是不是变强了?”
  “是!”众人大吼,鼓掌。
  “我们是不是该感谢昆明陆军学校对我们的培养,感谢首长们对我们的悉心栽培?”
  “是!”
  “那么在比赛前,我们有请周大队讲话好不好?”
  “好!”
  正厚黑的抱着胸口看热闹的周大队,被林峰一招祸水东引砸了个昏头昏脑,愣住。
  霍政委拿过冒着热气的茶水,惬意的抿了一口,看向一头莫名的周大队笑了。
 
  33、拉歌比赛(下)
  林峰继续吼道,“欢迎周大队上台训话!鼓掌!!”
  “啪啪啪!”掌声响起。
  周大队一看没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绷紧嘴角上了台,看着台上笑嘻嘻的林峰指了指他,气势汹汹的瞪圆了眼,两秒一过,无奈笑了。
  不过训话这事儿是难不住周大队的,坐上了这个位置的谁没有两把刷子?再说了,教官最会的是什么?就是训人!训人是绝对一套又一套的,话在脑袋里过了一下,就信手拈来。
  林峰看周大队说上了,就夹着尾巴下了台,领导训话嘛,没有个五分钟是不可能停下来的,就算真的来不及,还有霍政委、中队长,就算是坑蒙拐骗他也要想办法把时间凑够,吊起大家的积极性。
  在队里转了一圈,陈英迟迟不到,林峰双眼在队员的脸上扫了一圈,就奔直去了吉珠嘎玛那里。
  跨过两个人,俯下身子,贴着吉珠嘎玛的耳朵说道,“等下和小扎西上去吼一首。”
  “诶!?”吉珠嘎玛瞪圆了眼,溜圆的眼中全是惊讶,完全不在计划内。
  “野外生存那会儿你们唱的不错,这次正是争表现的时候,不是想当学员干部吗?”
  “不是……”吉珠嘎玛有些急,“那时候是乱吼得,你这提前也没说。”
  “下学期想不想当学员干部?”林峰瞪他。
  吉珠嘎玛看了眼周大队的位子,咬紧了牙根,点头“想!”
  “快去,三分钟的时间对好歌词。”林峰抓住吉珠嘎玛的手臂,几乎是把人给拽了出去。
  吉珠嘎玛有些慌神,也管不了这样拖着不好看,半路上叫住小扎西就跑到了一边。
  忽悠了吉珠嘎玛,林峰又急匆匆的跑去了霍政委面前,邀请他等下也上台发发言,两手准备两手抓,以防万一。
  霍政委老狐狸般的笑,摇着头,“我就是被你们周大队请来看热闹的,发言还是算了吧。”
  “别介,您老德高望重,小子们都想听听您的训话。”林峰讨好的笑。
  “是你小子吧?临时抱佛脚,我就看看你这佛脚能不能抱住咯。”
  “临时抱的也是抱啊,只有您这尊大佛出面了,小子们才会虔诚皈依啊。”
  霍政委老神在在,任由林峰说破了嘴依旧稳坐四方台,摆明了袖手旁观。
  林峰无奈,一看周大队已经说到了尾声,只能又窜回到了台上。
  周大队说完下台,掌声结束。
  林峰站在台中间说到,“大家说,周大队说的好不好?”
  能有人说周大队说的不好吗?众人只能曰,好!
  “咱们今天到这里来是干嘛的?赛歌的对不对?但是一首歌就两三分钟,就算咱们嗓子唱哑了能唱多久?所以我们的同学们也要出来秀秀,就像刚刚周大队说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咱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