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63部分

种部队干了一辈子,原来是兵,后来是长官,虽然他也没想过脱离这个圈子,但是目前的职位依旧让他觉得自己不仅仅该站在这里。
  可是这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看待事情的角度似乎真的非常片面,永远无法脱离一名士兵的思考圈子,所以,或许就是缺失的这份大局观让他无法得到重用。
  林峰找到珠子他们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树林里休息,只有果果带着简亮和幸富离开了,他们需要找到陆畅少他们,将装备和通讯器材送过去。
  如果不是珠子极力的请求,珠子现在也不该在这里。
  在一群“老虎”的包围下,林峰和珠子并肩坐在了一起,林峰没有说在那辆车上发生了什么,数种行动计划在短短的时间里不断变更,反正绕老绕去,他们还是需要等待。
  时值午时,日头正烈,他们吃了些干粮垫了肚子,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交谈,“夜老虎”的兵绝对是真资格的特战队员,他们的纪律性强得可怕,在这样的气氛里,林峰和珠子也不好过多说话,所以就这么一直等到了下午两点,收到了果果找到人的消息。然后林峰让他们轮流换班,让简亮带着幸富继续观察。
  果果作为火力支援组的一员,并不需要距离战场那么近,所以下午四点过,果果回到了队伍里。
  林峰让果果去和彭涛谈谈,这两个人还算有些共同语言,而且接下里如果真要行动,爆破和断后工作还需要他们。
  只是当他们看到林峰给的是卡马上尉府邸的地形图时,俱都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里。跑到一边嘀嘀咕咕地议论了起来。
  林峰看着俩人的背影不觉间勾起了嘴角,果果和彭涛是自己和江海杰外,两队之间唯一能够说到一起去的人,双方都太强了,都有着自己的自尊和骄傲,当势均力敌的时候,就是相互警戒。当然,如果一个荒岛上有两个势均力敌的男人时,他们或许会选择联手自救,可是有两队的时候,那么就是争夺地盘。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阮振华已经明确将指挥权交给了自己,而“夜老虎”的人脑筋又那么死,他们会是一批好助力。
  珠子将目光从果果那边收回目光,有些迟疑地问道:“为什么是卡马那边?”
  林峰想了想,他将珠子带到一边,低声说出了目前的形式。
  珠子很奇怪地问道:“为什么卡马会和英国撕破脸?”
  林峰耸肩:“不知道。”
  珠子又问:“让英国人救我们的人,你觉得合适?”
  林峰看他:“为什么不合适?你不会以为自己的兄弟自己救,那才是真英雄吧?”
  珠子龇牙,没有说话,但是表情显而易见地再说,他就是这么认为。
  林峰笑道:“合理的利用手中的资源,上兵伐谋,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珠子,想要当一名合格的长官并不简单,你不是想要带兵吗?那么凡事就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珠子没说话,他靠在树干上,头顶繁茂的枝蔓遮挡了阳光,只有斑驳的光线落了下来,将原本深刻的五官映照得更加深邃,他微微垂着头,注视着自己的脚尖,然后淡声说道:“这很难。”
  林峰笑了笑,抬手按住他的脑袋,揉了揉:“慢慢来。”
  “还有。”珠子又说,“别老气横秋的和我说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不喜欢。”
  林峰贴过去,暧昧地眨了眨眼,在他耳畔低声说道:“等任务结束,咱们回去了,还你个喜欢的林峰。”
  “切。”珠子绷着脸,一秒后,最后一勾,笑了起来。
  大半个小时后,果果捧着电脑,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蹲在林峰面前,将平板电脑献上,说:“队长,你看看,我们都做好标示了。”
  林峰接过电脑看了一圈,无话可说,在这一块上,林峰对果果的能力从不怀疑,只是问道:“这些布置,需要多少时间完成?”
  “彭涛会带人手帮忙,最多10分钟,你放心啦。”果果拍了拍胸口。
  “嗯。”林峰点头,“彭涛的能力你觉得怎么样?”
  果果想了想:“还行吧。”
  “那就是一般了。”林峰直言不讳。
  “不过挺好玩的。”果果笑开牙,“说话很逗趣。”
  “除了刚哥、我还有晓龙哥,你觉得谁说话都逗趣。”
  “……”果果沉默了一下,望着天笑,然后把自己的眼尾扯高,说道,“我看着他的眼睛就觉得好笑。”
  “……”林峰和珠子对视一眼,俱都笑了起来。彭涛那眼睛让他们想起了一个韩国的明星,演《王的男人》的那个,名字记不起来的,但是能长成那样也算是独具特色了。
  当暮色开始笼罩大地的时候,林峰他们收到了最新消息。
  今天凌晨4点,英国将会再次袭击那处军营,真正的攻击,军舰将会驶进近海,在海岸线压制Y国军队,而且会实施登陆战,同时空降,算是用武力压迫,不过在那之前,英国将会给卡马下达最后的通牒,如果不放人,林峰他们就要攻击卡马上尉府邸,真正交火。
  林峰他们开始转移,包括留在军营外面观察的简亮等人都被急招回来报到,将继续观察的任务交给了国家安全部的人。
  有时候,林峰倒也觉得人多力量大确实不假,这种联合作战虽然有很多的弊端,但是在人手调动方面确实给了他们很多空余的余地,兼顾到更多方面。
  只是,让林峰不安的依旧很多,国家安全部的人依旧没有传来和原政府联络上的消息,而英国方面采取这么强硬的态度,会不会真的激怒卡马,来个鱼死网破?真要到了那个程度怎么办?或许应该相信A队的能力,这些日子频繁的交火,应该让他们有所警觉,做出应对措施……
  一行总共15名特战队员在夜色下,携带着武器驶入了这个国家的首都,然后开始分批渗透,沿着“游隼”小队之前勘察出的路线图消无声息地埋伏在了卡马府邸的四周。
  晚上10点,国家安全部终于传来了消息,他们找到了原政府的最高领导人,但是却被拒绝了,因为昨天的袭击让他们损失惨重,短时间内都无法行动。
  林峰确认这完全就是推脱,原政府的人也不是傻子,他们也知道卡马得罪的人太多,既然中英无论如何都要出手,何不坐山观虎斗?
  11点,国家安全部派出去的人游说不行,干脆开始威胁,说是如果他们不支持这次行动,那么中方或者会选择和卡马联手,只要联手成功,那么他们想要救的人自然就会放出来。
  原政府的官员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开始挣扎迟疑,但是却又不想妥协,就这么拖了下来。
  午夜12点,英国发布了正式的战争申明,要求卡马离开释放所有人质,否则将会对这个国家进行军事打击。
  在林峰等人的注视下,卡马上尉的府邸喧闹了起来,持枪的士兵们开始频频出入,在府邸的外围甚至围绕了总共15架装甲车,而且士兵们开始疏散民众。
  林峰和珠子还有果果三人躲避在一栋民居的五楼,当疏散人群的士兵敲到这个房门的时候,他们只是安静的站在里面,然后等待这些士兵离开。
  战乱的国家,有能力的人都会选择暂时离开,没有人开门并不奇怪。
  而其余的小队似乎也都是这样的安排,俱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次危机。
  不过通过卡马新政府的一系列举措可以确认,卡马似乎在有意和英国挑衅。这让林峰不得不赞叹一声,果然是个枭雄,不畏强权,一切都以自己为中心,坚决走到黑,撞破墙的硬气。
  只是,这个男人到底把人命当成了什么?
  林峰通过望远镜看向远处的时候,似乎能够看到炸弹爆炸时候的烟火,还有那些鲜血断肢……
  凌晨两点,英国军舰进入了Y国海域,在Y国的海防外现身,意在震慑。
  这个时候的卡马府邸变得异常地安静,士兵们各就各位,持枪而立,装甲车里的驾驶员和炮手们也都安静地等待着。
  与其相反,卡马的府邸正争论得异常火热。
  一个人有野心,他的作为往往有限,除非他集结到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
  卡马今年很年轻,还没到40岁,他的夫人是前任总统的女儿,他是前任总统的女婿,他原本是个很安分的人,他的家庭在这个国家的军界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他娶到了总统的女儿,他原本可以安安分分地,只需要耗费一些时间,就可以成为这个国家手握重权的人。
  可是一切都变了,从他选择到英国进修后就变,他觉得自己国家保守得可怕,觉得自己国家弱得可悲,他看到了真正的世界,所以他渴望解放自己的国家。
  回国后,他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开始游说那些有能力的人,开始结识所有志同道合的人,然后,直到他的岳父因病去世……
  他花了五年来铺垫,如今能够站在这个人位置,并不是他的幸运,而是背后所有的心血,所以他成功了。
  如今在面对英国的武力镇压时,其实他内心很犹豫,直到站上这个位置,他才知道,一个国家的总统并不是那么好当,军力的匮乏事实上让他寸步难行。
  可是他手下的人,那些曾经被他用自由口号招揽来的人却依旧在高喊着渴望自由!渴望进步!哪怕战死,也要向西方的霸权国家宣布自己的信仰!
  卡马开始觉得屁股下的座椅藏了针,他坐得很痛苦,他不能够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他渴望有人能够提出反对意见,可是没有人,没有一个人说出不同的话,说出那些他不能够率先开口的话。
  卡马看着他的重臣们调兵遣将,他们高谈要给英国人一个厉害,看着这些为了理想几乎疯狂人,卡马隐蔽地深呼吸着,不断地安慰自己,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无退路,打就打吧,哪怕死了,也有这些志同道合的人陪着自己……
  凌晨两点半,原政府终于妥协了,他们考虑了很久很多,可是如今复杂的局势如果他们选择袖手旁观,或许结局他们真的会被“清洗”,从此再无痕迹。
  得到最新消息的林峰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林峰利用远程通讯,参与了和原政府的作战计划制定,信息共享。
  事实上很简单,原政府的人负责引起马蚤动,破坏府邸外的那些大型战争器械,而林峰他们进入卡马府邸,实施“斩首”行动,在这样的攻势下,或许卡马会选择玉石俱焚地杀死所有人质,那么林峰他们务必要快,绝对的快!
  挂掉电话,林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目光如炬地说:“行动。”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以为今天这章能把人救出来的,但是写的过程里发现有很多的地方需要交代,所以只能写到这里了。
  作为这篇文最后的一次战争,或许有些长了,但是这之后,要交代林峰和珠子的感情,那些比战争更残酷的事。
  所以,在这之前,我一直希望给他们,给游隼们一个快乐的,属于特战队员的幸福生涯。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内容一再超出预定……或许真的是因为不舍吧。
  就像小兵里珠子说的,那里很干净,很纯粹,他喜欢那里,并留恋不已。
  小妖也喜欢游隼,喜欢这些爷们儿,喜欢他们的生活,为他们快乐而快乐。
  159、Y国营救行动(十二)
  
  凌晨三点三十分。
  好梦真香的时候。
  天空星河密布,银月高悬,偶尔微风刮过,带起树影婆娑,海浪涛涛,林峰甚至闻到了从西边刮来的风中特有的海水腥咸味道。
  月亮太圆了,即便已经西斜,依旧可以清楚看到5米外的物体。他抬头眺望星空,抬手按住了耳机,确认道:“狙击手就位没有?”
  “亮子,就位,完毕!”简亮的声音第一个传来。
  “孟加拉虎,就位,完毕!”这是“夜老虎”的侯成林。
  “话痨,就位,完毕!”下一秒,陆畅少也开了口。
  “白虎,就位,完毕!”紧接着的是“夜老虎”的第二突击手黄舒亭。
  四名狙击手,各自占据了卡马上尉府邸外半径800米的制高点,黑色的枪洞直指一个方向,底伏下的头那双眼专注地看着瞄准镜里的世界,其余不相关的一切全都消失无踪。
  “突击组汇报。”
  “老实人,就位,完毕!”幸富开口说道。
  “东北虎,就位,完毕!”“夜老虎”的第一突击手郝峰开口。
  “里海虎,就位,完毕!”这个是“夜老虎”的第二突击手,吕元。
  林峰看向身边的珠子,珠子对他点了一下头。
  “爆破组汇报……”
  林峰收回目光,再次确认各个行动单位的准备情况,一次问完后,便转换频道,张口问道:“指挥中心?”
  阮振华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老王已经进场,准备完毕,三分钟后行动,保持频道清洁。”
  “老王”是原政府的外号,他们带了100多个人过来,基本已经倾巢而出,如今正散布在整个卡马府邸的外围,其中有20多人在林峰身后。
  按照行动计划,这些人的工作就是引起马蚤动,把场面搅得越乱越好,而林峰他们趁机进入府邸,执行“斩首”行动。
  双方的联手让林峰他们得到了卡马府邸详细到令人发指的地图,会议室,武器房,每个高级官员的临时卧房,甚至每个房间每个家具的摆放都清楚无遗。这些详细的地图为林峰他们的渗透提高了最大的助力。
  时间过去了一分钟。
  林峰翻腕看了一眼时间,总觉得秒针像是停滞不动了一般,时间过得格外漫长。
  时间过去了两分钟。
  林峰对珠子和罗绍,还有身后的人点了一下头,弯下腰开始往前走,离开这个阴暗的楼道,尽量接近卡马府邸。
  三分钟后。
  准时的——
  “嘭!”一声狙击枪的响声正式拉开了这场战役的序幕。
  简亮开枪了,他没杀人,他使用了12mm的穿甲弹打中了装甲车的油箱,厚厚的钢板在狙击枪强劲的弹射力和穿甲弹尖锐的弹头前,轻易的被洞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孔,汽油飞飚了出来。
  油箱是满的?
  见到没有产生预期中的爆炸,简亮瞬间反应了过来。
  “嘭!嘭!嘭!”接连三声枪响,紧随其后,三辆装甲车的油箱皆被准确破坏。
  “轰隆!”一辆装甲车大力飞起,大地猛得一震,油箱终于炸了!
  装甲车里的士兵满脸血地爬了出来,惊慌的向外面冲了出去,而左右两侧的装甲车也打燃了火,意图开得远一些,躲开可能发生的第二次爆炸。
  “嘭!”又是一声枪响。
  并且接二连三。
  现在是狙击手的舞台,他们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点,宛若在高空盘旋的猎鹰,给敌人造成了无与伦比的心里恐慌。
  每一个子弹,每一声枪响,都代表又有什么物体被破坏,可是却又没有人能够分辨,看不见的敌人让这些士兵闷头乱跑,不知道该将枪口举向哪里,现场变得一片混乱。
  “轰隆!”最早油箱爆炸装甲车的引擎终于承受不住高温的烘烤,膨胀炸裂,巨大的爆炸力掀起了外面包裹的一层厚厚的铁皮,一块一米大小的铁皮燃着火,打着旋地飞了出去,一名躲避不及的士兵被懒腰斩断,倒在了地上,而那块铁皮的去势为之一顿,飞出半米后,砸在了水泥路面。上面燃着的火点燃了满布地面的汽油,顷刻间便见火光冲天。那些火舌蜿蜒着,袭向了剩余三辆油箱受损的装甲车,从破损的洞口流淌出的汽油成了最好的引线……
  爆炸声再起!
  “轰隆隆!”
  一个漂亮的开局,在这闷头闷脑的袭击中,敌方顷刻间损失惨重。
  林峰挥手,同时通过话筒说道:“让老王行动!”
  原政府的人全部冲了出去,从各个巷道,从房屋的二楼,从角落里,从任何能够躲藏起来的地方现了身,他们拿着武器,口中怒吼着凄厉的声响,黝黑的面孔上,那一双双眼睛如染了血一般,手里的武器喷吐出火舌,收割着一条条的人命,仿佛面对的是他们的杀父仇人。
  寂静的夜晚不再安静,枪声和吼声破坏了一切,漫天的硝烟气味里夹杂着血的腥气,宛若人间的地狱。
  有人被一枪打中了脑袋,头盖骨掀飞,红的白的流淌了一地。
  有人手臂中了一枪,坚硬的人骨在面对枪械这种热武器时也不过如此,骨头断裂的地方只有一层皮和几条大筋连着,那人嚎叫着躺在了地上打滚。
  卡马府邸的大门口冲出了更多的士兵,他们躲藏在装甲车的后面,瞄准那些袭击者,收割着人命。
  一名原政府的小队长从身上拔下了一枚手雷,两步助跑,轮动手臂,手雷在夜色中划出一条抛物线,落在了装甲车的后面。
  “轰隆!”
  装甲车被掀得动荡不已,数名士兵被炸飞了出来,四肢不全。
  而那名铁塔般的小队长也在脱离队伍后成为了最好的标靶,无数发子弹洞穿了他的身体,像是一张千疮百孔的抹布一般瘫在了地上,鲜血流淌。
  这样的自杀式袭击频频发生,新政府最外围的防线虽然如铁桶般的牢固,但是依旧被前仆后继的敌人撕破,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无人区,原政府的人踩着兄弟的尸体,踩着敌人的尸体,冲了上去。
  此时,林峰等人已经悄无声息地移到了交火环节薄弱的地方,三人一组,有序地清理着前方的敌人,偶尔有些清理不急的,会被埋伏在远处的狙击手解决。
  “日——”一枚流弹从耳边划过,珠子瞬间将身体缩得更小,脚下的步子更快,不再妄图使用什么闪躲步伐,而是直来直往地冲刺。
  林峰地安排没有错,选择得路线也没有错,这条路确实是最为安全的通道。可是不远处爆发激烈交火的区域依旧时不时的有流弹飞过来,这些流弹几乎可以说是他们最无法确定的因素。
  走在战火线上,脑袋就已经别在腰上,没有所谓的万无一失,只有一份信念,几分幸运,以及足够的军事素质。
  林峰就走在珠子的身后,紧随珠子的脚步,急速前进。
  这次的行动他们大部分都要进场,除了狙击组和爆破组外,队长和突击手们全部都要进去。
  具详细情报说明,这座府邸内的驻守士兵很多,就算原政府闹得再凶,派出的士兵再多,里面的防护力量依旧不可小视,四名突击手想要破坏最后的防御线基本不可能,所以队长和火力支援组的人都必须进场。
  前后不过10秒钟的时间,但是他们却在地狱的奈何桥上走了一遭,等好不容易跑到围墙外的时候,众人都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长气。
  “安全。”适时的,简亮的声音传了过来,用着简短的两个字告诉他们周围没有敌人,当然,也包括了围墙那边。
  林峰侧身单肩抵靠在墙壁上,双腿前后分开如弓状,十指交叉在一起,然后往上一翻,手心向上,摊了出来。
  珠子一步助跑,厚厚的军靴鞋底踩在了林峰的手上,林峰气沉丹田,大吼一声,将珠子抛了上去。珠子抬手扣住三米过的高墙墙头,轻巧的一个腾跃,双脚便已经落在了墙头上。他趴伏着身体,环顾四周,然后垂下手,将林峰拉了上来。
  林峰上来后便跳进了院子里,负责警戒。而珠子继续等着,等罗绍上来。
  远处的枪声和爆炸声依旧,三个人已经安全进入了院子,他们蹲在墙角,开始观察形势。
  林峰的头上带着摄像机,他看到的一切,已经同步传递到了阮振华面前的电视屏幕上,同时,还有七个屏幕也在播放着不同的画面。
  其中一个是游隼第一突击手幸富的,另外两个分别是“夜老虎”队长江海杰和第一突击手郝峰。剩余的都是狙击手狙击枪上安放的远程观察摄像。
  这是最新的战斗配备,早前的任务他们更多是使用通讯器材汇报当前的情况,在去年年底,国家借鉴国外特种部队的作战配备,自主研发了一批战地实时摄像器材,最先配备给了有实际任务的特种小队。“游隼”和“夜老虎”当然都有。
  这样的配备让后方指挥部门和队员们能够更好的沟通,而且也多少让狙击手更加安全。毕竟,正常来说,当狙击手进入狙击状态的时候,他们本身并不安全,所以一般都会配备一名观察员,可是在这样的特殊任务中,观察员反而是个多余的存在。
  阮振华见其中四个屏幕都进入了院子,隐隐松了一口气,通过话筒说道:“全部安全,继续前进。”
  没有人说话,只是画面移动了起来。
  四个小分队并不是那么精确的从四个角进入,毕竟外围的防守薄弱处并不多,所以剩余三个小队基本都在一个方向,只有林峰的小队在另外一个角度。
  “巡逻。”简亮一直在帮助林峰他们进行远程观察,适时作出了报告。
  “四人,3……”
  “2……”
  “1……”
  在这个过程里,林峰一直在考虑,是躲避还是伏击,他来回看了一眼身边的环境,最终比了一个手势——干掉。
  这四名巡逻的士兵没有被安排到外面参与交战。
  其实他们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他们渴望用手里的武器去收割人命,渴望用行动去证明自己的实力。
  昨天原政府的袭击他们被派到了前面,在绝对武力的压制下他们获得了胜利,受到了表彰,他们还想再接再厉。
  所以,他们很不喜欢这种巡逻的防守工作。
  可是很快,当眼前黑影一闪,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打中脑门的时候,他们突然意识到,原来被人杀死是这样的感觉。
  下一秒,意识消失了……
  四个人,四枪,每枪都命中眉心,瞬间死亡。
  珠子开了两枪,使用的不是手枪,而是微冲。
  微冲的声音极小,后坐力不强,最重要的,很准。
  就像AK47,虽然同样是冲锋步枪一样,或许有着巨大的杀伤力,打起来很过瘾,可是除了第一枪,强大的后坐力会让子弹飘飞,失去准头。
  事实上,在行动中,并不需要那么强大的火力,只有可以准确命中目标的枪才是好枪。
  珠子开完枪,便冲了上去,他蹲下身摸着每个人的脉搏,确定确实死亡后这才点头站起了身,继续前进。
  卡马上尉的府邸并不算很大,唯一头疼的是有一个大院子,这个院子没有树木遮挡,是个很好的缓冲带。
  其实,这里原本应该让林峰他们头痛无比的。但是连日的袭击让府里的官员们不得不安排很多的士兵驻守在这里,既然是驻守,自然必须得有休息的地方。
  数十个大帐篷林立在这个院落里,虽然依旧显得很空旷,但是多少让林峰他们有了遮挡的地方。
  珠子拎着枪,弯腰冲到第一个帐篷处,迅速地趴在地上,挑开帐篷看了一眼,确认里面没人后,转头对林峰他们比了个手势。
  林峰和罗绍冲上去,珠子再次领路跑到另外一个帐篷边,还没站稳,一个士兵正好掀帘走出,珠子猛地跃起,手肘弯曲,尖锐的骨节准确地砸到对方的喉结处,“咔嚓”喉结碎裂的声音传出,一招毙命。
  帐篷里传出声响,珠子头皮一麻,就地一滚,“嘭嘭!”接连两声枪响,两枚子弹洞穿了帐篷结实的帆布,飞向天空。
  珠子趴在地上瞪圆了眼,涂抹了油彩的脸显得格外的狰狞。
  真该死!
  这下算是暴露了。
  等了两秒,没有动静,四周依旧很安静,只有不远处的枪声还在持续传来。
  他松了一口气,或许大部分士兵都调派出去了,或许这些人以为枪响是前方的战场传来的,毕竟,一个院墙之隔,并不能够很准确地分辨到底是哪里发出的。一声枪响而已,在这个动乱的国家,躁动的夜晚太常见了。
  安静地等待了十秒左右,帐篷帘小心地被掀起,还没等掀完,一股鲜血就喷洒到了帐篷绿色的布上。珠子看着那只手猛地抓紧帆布,然后一点点无力地滑下,垂在了地上。
  他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峰正冷漠的将枪口放下,然后对他比了一个手势。
  珠子爬过去,用步枪的枪管小心地挑开帘子,先是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然后视线落在了倒在门口的人脸上,黝黑的脸,大睁的眼,清楚表现出死前的惊恐和不可置信。
  林峰带着罗绍跑了过来,如果脸上不是画了油彩,此刻他的脸其实已经惨白一片。
  有些时候,有些时候……比如这个时候,总会让他有一种无法言述的感觉,像是一种愤怒,却又不知道向谁发作。明明知道他们中的一个人可能突然有一天就倒在战场上,可是当事实发生的时候,他依旧嘴里泛苦,心跳如雷。
  如果不是珠子反应快,现在的结果他根本不敢想。
  可该死的!他根本就没有抱怨的地方!只能压着,不停地压着!甚至淡漠地看着珠子给自己竖起了拇指,笑出了那颗小虎牙。
  “走!”林峰扭转头,开口。
  阮振华也松了一口气,视线从林峰的屏幕上暂时移开,落到了另外一个屏幕上。
  怎么回事!?
  阮振华吓得弹坐而起,脸色血色尽失。
  那是陆畅少的屏幕画面,与之前禁止不动的不同,这个画面在颠簸,在移动,然后画面一个剧烈地颤抖,天翻地覆,仿佛摄像镜头在空中飞了无数个圈,然后落在地上,画面漆黑一片。
  阮振华睁圆了眼,捏在椅背上的手指惨白,直勾勾地看着那个屏幕,眼前似乎还回放着之前的画面。
  墙体的碎裂,暴起的沙烟,还有什么?
  阮振华大吼了一声:“录像,放录像!”
  情报人员知道阮振华指的是什么,一名情报人员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击,早前的画面和陆畅少的声音同时播放了出来。
  “操!”陆畅少咒骂了一句。
  如果不是突然心绪不宁地转换了镜头,他就无法看到一名士兵扛着单兵火箭筒正对着他的方向。
  位置暴露了!
  危险!
  陆畅少转身就跑。
  下一秒,先是窗户碎裂的“哗啦”声,接着就是“轰隆”的爆炸声。
  陆畅少只觉得自己被掀飞了起来,有东西洞穿了自己的身体,他企图挣扎着稳定好自己,可是下一秒,身后一个重击,胸口像是炸了一样……
  然后眼前一片漆黑。
  “啊……”随着屏幕里传来的呻吟声,所有的通讯被切断。
  阮振华捂住了脸,眼底的水花闪烁。
  过了数十秒,他颤抖着深呼吸,手背狠狠地擦了擦眼睛,然后转目看向了其余的屏幕,黑白相间的屏幕照得他的眼睛宛如一头疯虎般的狠戾。
  剩余的三个狙击手位都很安全,而突击组俱都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建筑物下方。
  画面里时时有交火的画面传来,敌人全都被一枪毙命,悄无声息的死亡。
  可是阮振华的脑海还无法从那个画面里回复过来,他觉得心疼,难以呼吸,虽然这些人不是他的兵,可却是中国的兵,而且他拿什么和林峰和谭国华交代?
  看着移动的画面,阮振华的眼泪不觉间又滑落了下来。
  “阮队。”低沉声音传进耳畔,像是隔了一个纪元,阮振华有些昏眩地转头看向古唯。
  “我安排人去看看。”古唯请示着。
  阮振华点了下头,有气无力地说:“如果……要带回来……”
  “是。”古唯转过身,连上了另外一条线。
  到达建筑物后,林峰等人终于会和到了一起,按照事先安排的战术,再次分组,一队人沿着墙壁开始往爬,另外一队将会从正门进入。
  这个渗透的过程他们花了三分钟,外面的交火依旧热火朝天,但是可以预见的,这样的交火并不能持续很久,新政府占领了军营,有着数量庞大的热武器,原政府即便得到了来自中方的武器支援,但是在面对装甲车和机枪时,依旧有着后劲不足的弱势。原政府被打得溃逃是早晚的事。
  所以,林峰他们必须要在交火还没有结束前完成任务,否则他们绝对会陷入重围之中。
  要说起来,特种兵爬墙的功夫绝对是一流,只要有那么一点借力点,就可以攀爬到高处,就像是壁虎一样。
  其实他们有带攀爬的吸盘装备,但是显然不需要。卡马府邸的外墙很好攀爬,轻而易举,江海杰带着他的人轻易地上了二楼,打开窗户鱼贯钻了进去,预备从楼上一路“清洗”下来。
  林峰和他的人半趴在地上,身边就是一具尸体,林峰转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黝黑的面孔上大睁的眼直直地看着自己,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双眼中放大的瞳孔。林峰将头偏到了一边,开始往前匍匐前进。
  其实,如果是低强度的任务,他们只需要到达会议室的窗户下面,那些高官包括卡马都在里面,这样的围剿其实并不难,只要丢个闪光弹,然后冲进去就够了。
  可惜这是敌方的阵营中心,绝不是一次武力悬殊的反恐行动,会议室的玻璃是防弹玻璃,而且是单向的,外围还有不少巡逻,不可能给他们时间布置,对窗户爆破。
  所以他们能够做的就是绕过那里,然后从侧门进入。
  “OK!”耳机里传来江海杰的声音,宣布他们已经就位。
  林峰没有回答,他们的路线有些危险,必须安静地抵达侧门,那里的防御并不弱。
  前面的队伍停止了下来,林峰抬头看了过去,珠子和幸富都靠在墙壁上,手里比着敌人的数量,然后安排两个人的划分。
  珠子和幸富作为突击组的搭档,他们有着一些独特的交流手法,不过数秒,两个人已经分配好工作。幸富竖起拳头,一根根地伸出了手指。
  3……
  2……
  1……
  只见珠子扑了出去,就地一滚,举枪,在绝对的动态中开了一枪。然后是幸富,从墙角站出,开枪。
  林峰和罗绍在后面负责警戒,无法分辨他们的每一枪是否命中,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珠子对他们招手。
  林峰转过墙角的时候看到躺下了五个人,漂亮!
  虽然有两个没死透,但是对方却一枪没开,完美地解决了这些岗哨。
  罗绍走上前给没死的人补了一枪,然后继续走在最后,留意身后的情况。
  “OK!”站在门后,林峰给了准确的答复。
  两组人马开始同时行动了起来。
  江海杰的小队打开了门,成战斗队形向外清扫了出去,这次不再隐蔽身形,微冲的枪声即便再小,可是在房间里也不能再夹杂在外面的交火声中了,从这一刻起,一切都以快为主。
  林峰的小组站在门后,小心地推开侧门,一如地图里显示的一样,这是一条很长的走廊,走廊上有哨兵站着,还有人在行走,他们此刻已经站定了脚抬头看着天花板。
  老虎的人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这是个好机会。
  幸富举枪击碎了天花板上的灯,在那些人转过头的瞬间,往里面丢出了一枚闪光弹,眼前一闪,那些人瞬间惨叫了起来,捂住了眼睛。
  这是收割,收割生命。
  显而易见的。
  幸富和珠子进门后,一枪一个,几乎没有停顿,如行云流水般地解决了走廊上所有的人。
  那些人里有些有战斗意识,在双眼看不见的同时拔出枪扫射,可是准头偏得厉害,再加上珠子他们靠墙缩小了身体,所以这些反抗对于他们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威胁性。
  清理上了走廊的人,可是也惊扰了这里的驻军,到处都是脚步声,喧闹四起。
  合理的搭配,谨慎的战术安排,高超的战斗意识是特战小队的行动宗旨。
  阮振华已经暂时从那层悲伤的情绪中脱离了出来,他看着四个屏幕,看着从两条路线传过来实时摄像,同时一个房屋的立体图就在最大的屏幕上,房间里的两个红点在不断交汇,一点点的移动,最后分别停在了会议室的外面。
  阮振华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此刻战局的危险。
  虽然两个小队成功地将包围圈缩小,压制到了会议室的门口,可是比起前面敌人的龟缩,后面却不断涌出新的士兵。
  都很危险。
  是啊,很危险!
  林峰感觉到了压力。
  在珠子和幸富不断往前压的过程里,负责断后的他和罗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后面的人来的实在太多了,枪根本不够用,但是又不敢丢手雷,这是在建筑物里面,丢手雷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压死自己。不过幸运的是那些人也不敢丢,而且在火力压制下,都不敢冒头,只是举着枪在胡乱的射。
  一颗子弹从林峰的耳边划过,带着呼啸的声响命中了珠子,珠子的手臂霎时间飚出血雾,拿在手里的枪一个不稳,险些跌落到地上。
  林峰没办法去关注珠子的情况,珠子也不可能大呼疼痛,所有人像是都看不到自己的战友中弹了一般,依旧坚决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可是人越来越多,林峰手里的子弹不多了,不光他,他们的子弹都不多了,没有绝对的火力压制,只有死路一条。
  林峰回头看了一眼,吼了一声:“冲进会议室!”
  目前的情况看起来,除了往前走,已经没有退路。
  下一秒,从走廊的另外一边出现了一批人,他们举枪,从敌人没有估计到的角度挥舞起了死神的镰刀。
  前后不过五秒,会议室门口的岗哨被解决了,也同时将林峰他们从困境里解救了出来。
  有了这队生力军的加入,后方围过来的敌人被压制得不断后退,林峰他们只感觉到身上压力一轻,松了一口气。
  会议室的大门紧锁着,隐约可以听见里面的喧闹声,林峰怕他们打开窗户跑出去,对着门锁就开了数枪,然后一脚,巨大的木门应声而开。
  “咕噜噜……”有什么东西滚了出来。
  还没等林峰看清楚眼前的东西,身体就被大力一抓,向后飞了出去,被人紧紧抱住,压在了地上。
  “轰隆!”
  地动山摇。
  耳畔一片安静。
  林峰大口喘着气,瞳孔缩得如针尖般的大小,几乎是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他能够清楚感觉到是谁压在了自己的身上,那样的力度,带着他甩到在地上后甚至滑出了很远的一截,然后头顶撞在了墙壁上,这一系列的发生让他有些头晕,晕得甚至不敢抬手去确认珠子的无恙。
  墙壁上的灰瑟瑟落下,沾了满脸,林峰眨了眨眼,然后视线一点点的往下飘。
  “操!”珠子咒骂了一句,活力四射地跳了起来,转身拿着枪就往门口冲,显然是要堵截里面的人出来,对他们进行反扑。
  林峰只觉的那一瞬间,当珠子起身,压在身上的重量消失的那一瞬间,被牢牢困束的心脏霎时间松缓了下来,“咚咚,咚咚……”鲜活跳动。他坐起身,看着两队的队员们围在门口,看着珠子活蹦乱跳的身影,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那枚炸弹没有伤害到林峰,也没有重伤到任何一个人,或许因为对方也害怕出事,选择了爆炸量相对于小的手雷。
  不过手雷炸起的碎片毕竟是四散的,有不少队员的四肢受了伤,防弹衣和头盔救了大家的命。不过就算这样,特战小队的战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