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58部分

小心,惧怕再次走错路的谨慎,他强制自己变成那样的人,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可是雷刚的沉稳似乎从一开始就是那样,稳定的就像是一块基石,一座大山,风雨中依然巍峨不动。所以即便林峰再运筹帷幄,他也需要一个主心骨,那样能够让他找到一个立脚点。
  在林峰看来,雷刚就是他们B小队的心脏。
  林峰连夜将雷刚的床铺收拾了出来,就连常用的衣服都熨平挂在了衣柜里。
  坐在一边看着林峰忙活的吉珠嘎玛瘪着嘴,酸酸地说:“用得着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我是喜欢他。”林峰淡然回答,“但是和你不一样。”
  珠子趴在桌子上,笑问:“怎么不一样?”
  林峰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着珠子笑道:“鉴于同性相斥的原理,比我能干比我帅的只会让我排斥,漂亮的人却会让我想入非非。”
  珠子漂亮的眼眯成了一条缝,浓长的睫毛像把扇子一样抖了起来,很有些得意。
  大多数男人如果冠上了漂亮这个词,只会认为那是一种侮辱,可是珠子却喜欢听林峰说他漂亮,因为那代表这是自己吸引林峰的一个特质。珠子其实比任何人都明白,如果自己不是那么喜欢林峰乃至死缠烂打,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个长相,林峰可能最终也只是把自己当成兄弟,而不是爱人。
  我爱你,只爱你的内在美。
  按照2012年的说法,这就是吊丝心态。
  在人与人的交际中,外在依旧是不能够忽略的存在,更何况是同性之间,妄图勾引对方对自己产生欲望,尤其是一名直男,那确实需要一些独特的魅力。
  就像珠子眼里的林峰,清俊斯文,有一双漂亮的凤眼,那么聪明,就像是带着学士帽走在大学里的文化人一样,做事和说话都那么慢条斯理有理有据,就像是一旦靠近,自己也变得与他一样了一般。最重要的,动心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份特殊,属于林峰的真正温柔只对真正认可的人用,三海和自己,只有两个不同。
  那种感觉现在的自己依旧能够感受到,林峰带队,对每个队员的强制压榨,但是只要回了寝室,这个男人总会帮他活着血,说着贴心的话,手指在患处抚过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小心翼翼,那么的心疼,而且如果真的心疼狠了,自己的要求林峰总会答应。
  所以,珠子发现,有时候甚至期待更凶狠的训练,因为那之后的林峰总是乖巧的让他为所欲为。
  吉珠嘎玛将椅子挪了个方向,倒坐着,下巴搁在交叠的手臂上,专注地看着林峰。
  最近没有高强度的训练,所以身上也没什么伤,林峰脑袋里的理智貌似又回来了,唧唧歪歪地说着什么他们这个职业不允许纵欲过度,一切都要适量,而且进入之后会产生负担,还是用手比较合适。
  说实在的,做是可以做得出来,问题感觉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欠欠的,让人无法满足。
  珠子觉得就自己这身板,真要让他放开了来,“一夜七次狼”什么的……嗯……这个不现实,但是来个三次怎么都没问题!
  可是现在,这不行那不行,要不是每次死缠烂打,珠子觉得自己可能又要回到最初那段苦逼的日子。
  想了想,珠子提出了一个建议,让他万劫不复的建议……
  他说:“小峰,咱们定个规矩怎么样?”
  “什么?”林峰心不在焉地问。
  珠子看了眼门口,低声说道:“咱俩一人轮一次。”
  “嗯?”林峰诧异抬头,一时间没明白珠子怎么把话题转到这里了。
  珠子嬉皮笑脸地说:“你看,咱俩每次那个什么的时候,要不比脑袋,要不比身手,多累得慌啊?定个规矩多好?是吧?”
  “……”
  “这样比较公平。”
  林峰沉默半晌,眼一点点眯了起来,粲然一笑:“好啊,一人轮一次对吧?我答应。”
  “那我先来!”珠子急忙开口。
  “随便。”林峰不置可否,“刚哥明天回来,你看着办吧。”
  珠子瘪嘴,有些苦恼地问:“那咱们以后去哪儿?”
  “你不是说你先吗?这是你该苦恼的事儿。”林峰似笑非笑地看他。
  “就今天晚上!”珠子豁出去的敲打椅背,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熄灯。
  林峰慢条斯理地将衣服挂在衣架上,拿进了衣柜里,然后笑道:“我说过今天晚上不合适,咱们两个那个什么,明天刚哥回来住,你就不觉得别扭?”
  “那他回来咱俩就真没地儿了!”珠子妥协的很快,实际上也考虑过这个因素,对于雷刚,珠子依旧很尊重,他唯一纠结的就是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单独的空间,所以这会儿才会扭扭捏捏地纠结一晚上。
  “这事交给我。”林峰胸有成竹地说,“你安静等着就好。”
  “你打算怎么办?”
  林峰转过身,笑了笑:“我不用怎么办,刚哥他什么都知道。”
  “?”珠子眨巴着眼,蹙眉。
  把所有东西打理好,林峰走到珠子身边,快速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这几天咱俩也没少折腾,说实在的,要不是你皮肤深,谁都能看到你眼底下的黑眼圈,还是修养一阵子吧。”
  珠子抬头,咬着下唇开始笑,视线在林峰眼睛上打转,说道:“确实。”
  林峰挑眉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叹气:“所以要休息。”
  “你不爽吗?”珠子问他。
  “……”
  珠子坐直身,脸靠近林峰,笑开牙齿:“何况是黑眼圈,就算让我死在你身上我都愿意。”
  林峰抬腿踹了他一脚。
  珠子夸张地“嗷嗷”大叫,却伸手抓住了林峰的衣角,哑声又问:“你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林峰瞪着珠子,好一会儿,莞尔一笑,低头说道,“知道人和畜生的差别吗?”
  “我操!”珠子马上反应了过来,伸手去挠林峰的痒痒肉。
  林峰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就将珠子压弯了腰,吹着珠子的耳朵说道:“看来你还是明白了嘛。”
  珠子转过头在林峰唇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这才够劲儿不是?对你斯文了连个声都不发出来。”
  林峰耳朵微红,手上的劲儿有用大了几分。
  珠子吃痛,却刻意挑衅,说着下流的话:“只有撞得狠了你才会叫,你都不知道,让你发个声多不容易。”
  “靠!”林峰笑骂了一句,倒也算是默认了这句话,林峰不太喜欢发出那种莫名其妙的声音,大多数时候都会忍着,可是小狗和他不同,他会叫着自己的名字,不舒服了会说,舒服了也会说,十足地追逐本能。
  当然,他喜欢珠子的这个习惯,让他很有成就感。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眼瞅着时间差不多了,林峰将珠子给哄了出去,珠子在走廊上扫了一圈,贴回来又在林峰唇上狠狠一咬,这才满意离开。
  林峰转身关门,视线落在了雷刚的床上。
  将近半年了无音讯,那项特殊的秘密任务让林峰一直很担心,但是今天得到雷刚平安归来的消息,他想,他可以放下心了。
  第二天,A、B两个小队都没有安排训练,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等着雷刚回来。
  新招收的队员其实都不太理解老队员为什么那么兴奋,其实连老队员都说不清楚,为什么雷刚的归队会那么不一样。
  用林峰的理解,或许那可以称之为雏鸟情结。
  在他们刚刚来到游隼,在他们刚刚看到全新的世界,在他们组成有史以来最强的游隼小队配备之后,队里的八个人虽然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可是却又轻而易举地牢牢凝聚在一起,在他们心里,缺一不可。
  所以新队员不懂他们的兴奋从何而来,就连与雷刚交好的珠子都不明白为什么林峰会兴奋成这样,露出那种很难看见的,十足期待的表情。
  所以,珠子又隐隐的有点儿泛酸。
  临近午饭,宿舍楼下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筒子探头看了一眼,大吼一声:“回来了!”
  喧闹四起。
  简直比紧急集合的速度还要快,一群人哄闹着蜂拥下楼,就连地板都在隐隐颤抖。
  林峰跑在中间,从拐角的阳台看到了还坐在车里和谭头儿谈话的雷刚,看不清正脸,但是那个身形一眼就可以确认。
  林峰扭头看向和自己一起探头观望的果果,抬手扣住他的脑袋,扭了个方向,推了出去。
  自己这才三步并作两步的往下跳。
  停在路中间的车在他下去的时候已经围满了人,雷刚站在人群里笑着,一个个地搂过,当松开环住申沉肩膀的手时,雷刚黝黑的眼落在了林峰身上。
  林峰粲然一笑,张开手臂主动迎上,将人一把抱住,说道:“欢迎回来。”
  雷刚点了一下头,带着温热气息的手拍了拍林峰的肩膀:“小峰。”
  林峰看到了雷刚眼尾的湿润,那一瞬间,语气说是感动,林峰觉得那更像是一种悲伤。于是,这才注意到,刚哥瘦了好多,满脸的憔悴,有种过尽千帆的疲惫。
  “林峰。”雷刚被簇拥着上楼后,谭国华叫住了林峰,问道:“昨天和你说的事儿想好了吗?”
  林峰点头。
  这是毋庸置疑的决定,B队的队长是雷刚,绝对不会改变。
148、Y国营救任务(一)
  林峰坚信雷刚是他们B小队的队长,郑太果和简亮也是,就连吉珠嘎玛也觉得本该这样,可是除了他们四个人外,剩余的三名队员却不这么想。
  雷刚回来后很快进入了封闭政审的阶段,这个过程大概要持续一至三个月的时间,林峰在这期间依旧担任队长的职务。有那么一天,突然想起了,就将雷刚将会继续担任B小队队长的决定宣布了。
  不是他敏感,实在是罗绍、幸富和陆畅少三个人的心思都摆在了脸上,用一种很沉默的态度注视着他。
  那时候林峰视而不见,这种调任队长的事不是一两个队员不满就不干的,这是军队的调令,在他们眼里,命令就必须高于一切。
  雷刚被关在高墙大院里,珠子自然鸠占鹊巢,夜里又跑过来和林峰分享体温,鉴于他自己给自己挖出来的坑,那一人一次的规矩,珠子发现自己反而做得比以前少了。
  林峰总是喜欢抱着他,手掌在肌肤上摩挲,但是却又不做,摸着摸着就睡着了,乃至珠子的那一次遥遥无期。
  珠子勾引过林峰,很热情地深吻,同时抓握着林峰明明有了反应的地方,可是折腾得自己欲火焚身,林峰却总是能够按捺下来,陈腔滥调地说着修身养性的话。
  珠子真的恼了,就二缺的去问林峰,你到底怎么看我的?就真不想做?
  林峰怕伤感情,就亲亲摸摸哄着小狗,用行动告诉他这还要证明吗?
  当时珠子舒坦了,结果第二天开始,训练强度就增加,筋疲力尽了一天,除了睡觉就没别的想法。
  珠子不喜欢这样,他觉得林峰对自己的欲望不够强烈,按照他这个年龄段的思维,喜欢就要占有,爱了就要做,做得越多越狠就越代表我爱你。
  所以他不满。
  可是不满又能怎么样?那个玩意儿是两个人的互动,林峰不配合他也没办法,总不能再拿绳把人给绑了吧?
  好吧,绑也没用,一次两次绑着还是情趣,绑多了林峰就真跟他生气,说得他好像有什么什么虐待倾向,变态一样,害得他不敢再下手。
  所以,现在珠子觉得自己就是等待着皇上翻牌子的妃子,如果皇上不点头答应,他就得独守空闺。
  嗯……当然了,自从性生活节制后,珠子必须得承认,自己的气色好了很多。
  这天夜里熄了灯,珠子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静悄悄的又翻身下了床往林峰那里溜,轻驾就熟地开了锁,奔着床就过去了。
  林峰听到声响,连眼睛都懒得睁,等到人一上床,就把人牢牢抱住,在头顶上亲了一下。
  自从刚哥回来后,俩人没再抱在一起过过夜,基本每次珠子过来,就代表他想了,想做。所以林峰心里算了下日子,搂在后背的手掌就开始往下滑,钻进了珠子的内裤里,揉捏着浑圆的臀部。
  珠子心里一喜,林峰这动作的暗示太明显了,今天晚上有戏!
  他一边配合林峰的动作,一边吻着人,热情十足地把林峰往身上掀,心里巴拉巴拉地算着,这次林峰做了,下次就能轮到自己了,赶快的吧,三下五除二地解决。
  林峰跪在珠子身上,一边吻着珠子的嘴唇,一边扒下了两个人的内裤,将火热的地方并在一起,撸动,气息渐渐不稳了起来。
  其实林峰也不像珠子想的那么禁欲,就他现在这个身体状态,也是一天到晚地处于一种饥渴的状态。天知道,每次珠子撩拨自己的时候,自己到底在多大的煎熬里翻滚,时不时总会有些不管不顾地想法。
  可林峰一旦想起他们现在的身份,就不得不克制下来,前段时间算是运气好,天天没天没夜地折腾,没捞到什么高强度的任务,基本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也算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但是翻了年,外界的国际局势开始紧张,中东那边又开始闹腾,不说伊朗那种对西方霸权国家的坚决抵制,就连叙利亚也在内战,战火纷飞,到处都在死人。国内老百姓们看热闹,军人看得却是战场,尤其是他们游隼,指不定什么时候特殊任务就要发下来。
  一个国家的混乱战争,根本就不是平日里缉毒的任务强度可比,就算带着维和部队的肩章,一枚流弹不也照样飞过来?
  死都不知道被谁杀的。
  林峰不敢让珠子的体力流失太多,他们来日方长,等一切都安定下来,珠子愿意怎么折腾他都陪着,但是现在不行。
  嗯……当然,必要的宣泄还是可以的,那玩意儿憋得时间长了也不好,所以要有计划,有规律。
  林峰到底没真正进去,只是用手去解决,珠子发现了林峰的意图,开始不满,偏开头说他:“平时也没觉得,你做这事儿怎么这么墨迹?时间不差不多了吗?而且你这么做不也要搞出来吗?和真正做有差别?”
  林峰没回答,只是搬过珠子的脸继续亲,手上动作不停。
  珠子这次真的不爽了,抬手就将林峰给掀了下去,坐起身瞪他:“今天不做了!”
  林峰躺在床上看他,解释道:“这段时间我怕吹哨。”
  “就算吹哨怎么地?做一次老子还死了?”
  林峰闭嘴,不语。
  珠子等了一会儿见林峰没声,抓起衣服就翻身下了床,淡声开口:“真要想做了,你来找我吧。”说完,就出了门。
  珠子前脚走不久,楼下就响起了哨音,吹得是A队的哨子,林峰急忙坐起身,打开了门。
  侯晓龙那个小队的人纷纷边穿衣服边往楼下跑,见到林峰还不忘打个招呼,林峰见人下去完了,又回到寝室站在窗户边往楼下看。
  谭国华带着一名参谋在路灯下站着,见人到齐,也没宣布是什么任务,带着人就走了。
  林峰一直注视到队伍消失,这才回过头,一回头就见到珠子悄无声息地站在身后,当即被吓得“呃”了一声。
  珠子贴过来探头看,眉心微蹙,低声说道:“幸好你把我撵回去了。”
  “我没撵你。”林峰反驳。
  “今天这要是吹咱们的哨,我又在你房间里,这可就不好解决了。”
  “……”
  “好久没夜里吹哨了,你怎么看?”
  “秘密任务。”
  “往哪个方向?”
  “不知道。”林峰扭头看他,“去睡吧,这段时间咱们真要消停点儿,一切等刚哥回来再说。”
  “干吗等他回来?”珠子也收回了目光,看向林峰。
  “他回来,寝室的问题就好解决,以后也免得两边跑。”
  珠子沉默半晌,点头:“刚哥已经进去半个多月了。”
  “还早,一般没什么事最少都要两个月。没问题吧?”
  珠子笑道:“没问题。那我先回去了?”
  “嗯。”林峰扶着珠子的肩膀把人往门口送,可是没走两步,腰就被珠子搂上。
  珠子说:“小峰,你不想出事,我也不想,但是有些时候,我还是讨厌你这种想得太多的毛病。”
  林峰失笑,手上用劲,将珠子推出了门。
  游隼经常执行紧急任务,可是大部分任务都会提前通知做好准备,选择在白天出发。
  夜里吹哨,只能说是情况紧急,刻不容缓,并不是很常见。
  随着这一声哨响,留下的游隼们全部都拧紧了发条。
  四天后,林峰和简亮被叫到了谭国华的办公室开了一场紧急会议。
  谭国华的面色阴郁,语气低沉地告诉林峰他们,说:“晓龙他们被堵在Y国了。”
  “Y国?”林峰喃喃复述了一遍,脑袋里转了一圈,找到了Y国的相关资料。
  Y国是非洲的一个小国,小的比中国的一个省还小,位于西非西岸,沿海,海岸线是热带雨林气候,内陆是热带草原气候,年平均气温24~32℃。
  非洲的小国实在太多,政权更迭一年数十项变动,再加上中东、西方等国家源源不断地新闻轰炸,林峰也已经很久没留意过这个国家了,上次留意还是在1月份的时候,Y国国内的部分军人发动政变的新闻。
  没想到,他原本以为的阿拉伯国家任务没有过来,反而是这个原以为已经过去的战情让他们游隼出动。
  不过也是……以中非的友好关系,国内确实要安排人过去执行维和救援任务。
  “这是Y国的资料。”谭国华将两份资料递到了林峰和简亮面前,说道,“接下来,边看边听我说。”
  “是!”林峰和简亮翻开了资料第一页。
  “卡马是Y国前任总统孔睿的女婿,在孔睿去世后的数个小时后发动了政变,宣布组成‘过渡政府’,推迟两年新任总统大选。”
  “我想,你们应该明白,这是一个肃清过程,虽然‘过渡政府’很快掌握了政权,但是接下来的‘清洗’却要花费极长的时间,所以他们必须将自己摆在一个有力的位置上。”
  林峰点头,一心三用地想着,那么晓龙他们过去到底是干什么?总不会是去支持卡马,或者暗杀卡马吧?
  “在接到Y国内乱的第一时间,我国就派出了军情观察员和维和部队进驻,并且尝试与卡马接触,可是卡马拒绝了我国的请求,而且不是一次,是数次,有情报指出,卡马和英国有接触。”
  林峰的嘴角抿紧,他明白了谭国华话里隐蔽的意思。中国一直在大力支持非洲等国家的建设,欧美国家曾经戏称——“非洲就是中国的后花园”。“后花园”打打闹闹,怎么说也是关起门的家务事,但是如今有外人试图侵入,中国自然是绝对不会再忍。
  “所以……”谭国华继续说道,“晓龙他们护卫了以姜新乡为首的一批外交官再次进入Y国,访问原本一直进行的很顺利,但是十个小时前,所有人都断了联系。”
  “根据外围情报人员回报,曾在八个小时前见到卡马的府邸开出数辆车,离开了Y国首都科纳克里,不见踪迹。”
  林峰的手猛地攥紧了手里的资料,心底霎时间被阴霾笼罩。
  “所以,上级要求你们和广东军区特种大队的‘老虎团’、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合作,搜索和营救姜新乡一行人,当然,还有A队成员。”
  “是!”
  “你可以和队员们说明任务情况,但是除此以外,保持机密!”
  “是!”
  将所有的话说完,谭国华不再说话,而是安静地等待着林峰他们将所有资料阅览结束,这才开口道:“Y国的环境很适合你们和‘老虎团’的作战方式,彼此要好好合作,知道了吗?”
  “是!”林峰将简亮手里的资料接过,一起递到了谭国华面前。
  “一个小时后出发,回去做战前准备。”
  “是!”
  离开办公室,两个人闷头往前面跑,中间简亮很不安地看了林峰好几眼,欲言又止。
  林峰也是心急如焚,视而不见,直到到了寝室楼下才说:“不要多想,我们要相信他们很安全。”
  简亮无可奈何点头:“是的,在那种情况下,我们有很多自救的方法,没那么容易……哎!”
  林峰拍着他的肩膀,快走一步:“想好带哪些装备了吗?”
  “巷战和丛林战的配套装备,搜索的时候使用的红外线夜视仪和热能感应器,当然还有定点爆破等。”
  “写个清单交给谭头儿,还有,带上两个威力大的。”
  “什么?”
  “上次在伊朗用的那些单兵火箭和导弹,看看能不能申请出来。”
  “是!”
  林峰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次伊朗任务,或许是一种战斗直觉,直觉地认为这次的任务强度不会输于那次,说不定更有甚者。
  那里,真的很危险。
  林峰回到寝室,将所有人召集到了会议室,大概将任务背景说了一次,并将参谋部门制定的行动计划传阅了一遍。
  每当他们执行这种国际性质很敏感的任务,参谋部就会为他们制定几套路线,供他们选择,当然,有时候起到的效果并不大,瞬息万变的战场,些微的变化就会让这些计划无法继续沿用,所以这份行动计划的传阅只是给大家心里一个底,更多时候还是依靠小队队长和个人的判断力。
  当资料最后回到林峰手上的时候,林峰说道:“这次任务保密程度A+,除了参与任务的人外,任何人不准告知,不准议论,明白了吗?”
  众人点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整个游隼,他们不能说的人只有一个,就是还在政审的雷刚。
  “现在准备,10分钟后楼下操场集合!”
  “是!”所有人“唰”地站直,快步出了门。
  果果走在最后,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林峰。
  林峰宽慰一笑:“他们会没事的,我们会接他们回来。”
  果果踌躇了一下,最终点头。
  林峰回去寝室快速换上了作战服,当最后一根鞋带系好,站直的时候,林峰深呼吸了两口,稳定住剧烈跳动的心脏。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感觉不是很好,脑袋里总是想起伊朗的那次任务,那些从耳畔呼啸而过的子弹声响,远方的爆破轰鸣声,还有几乎要让他死去的伤势。
  腹部隐隐作痛。
  林峰垂下眼帘,让自己冷静下来。
  “队长!”
  林峰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珠子,浅笑:“有事儿?”
  “我请求和你一组。”珠子正色说道。
  林峰咯噔都没打一下就开口拒绝:“听指挥。”
  “我请求和你一组!”珠子再次重复,声音加大。
  “吉珠嘎玛!?”
  “我请求,必须和你一组!!”
  林峰深吸了一口气,与珠子灼灼地目光对视,鼻子倏然一酸,妥协了。
  “好……”
149、Y国营救任务(二)
  林峰明白了珠子的意思,在那双坦率的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担忧目光中,林峰读懂了。
  他觉得自己该骂上一句,骂他不听指挥,任性妄为!骂他就那么不信任自己,在战场自己不需要任何人保护!骂他今天站在这里,说这话,是不是想给自己堵枪眼儿?
  明明有千万个理由可以拒绝,但是他唯独不能拒绝的就是那颗摆在自己面前的心,那么赤裸裸,那么血淋淋,就那么双手捧在眼前。
  林峰觉得心里很堵,郁悴的说不出话来。他走到珠子面前,深深地看着他,造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强撑地笑着,咒骂道:“保护好自己。”
  珠子重重点头。
  下楼的时候简亮跑了回来,将谭头儿签过字的物资清单递到了林峰手里,说道:“谭头儿一个没划。”
  “好。”林峰没再询问,和珠子快步走下了楼梯,简亮跑回去换衣服。
  队员们早已经在楼下集合,林峰带着所有人去了仓库,等简亮下来的时候,队员们都已经将东西搬到了车上,林峰让队员们各自拿好自己随身携带的枪械物资,穿好了防弹衣。然后将装着分解后狙击枪的箱子拎向简亮,手还没抬起来,一辆车就急速开了过来,停在了身边。
  谭国华从车窗探出头,说道:“装备都卸下来,先去‘老虎’那边待命。”
  林峰手上一顿,没有问为什么,转身就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到了车后备箱。
  “林峰,你过来。”谭国华说。
  “是。”林峰脱下防弹衣和战术背心,递到了珠子手里,快走了过去。
  谭国华打开车门下车,绕到了车的另外一面,等林峰过来后低声说道:“到了‘老虎’那边别惹事,安静等着,也别急,最多24小时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我们不搜索了?”
  “刚刚得到消息,人应该都还在市里,你们不适合在城市找人,不过应该会提前把你们送到Y国临近的国家。”
  “嗯。”
  “主要安抚队员们情绪,这次我过不去,行动由‘老虎’那边的阮振华阮队长负责,多沟通。”
  “阮振华?”
  “名字你可能没印象,但是事儿你可能知道,他曾经代表中国参与了‘北约’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驻守4年,之后回国担任了‘老虎’的教官,2008年也负责过北京奥运会的一个小队的安保工作,当然了,在‘老虎’后也率领出过很多越境任务,从某方面来说,他是海陆军事行动的元老军事人才,你们过去后会对他负责。”
  林峰听得心里一凛,想起了这个人物,比起说阮振华这个名字,他对这个人的更多记忆来自一个外号——“铁人”。
  在1988年,中国广州军区打破先例,与国际接轨,组建了国内第一支快反部队,那也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特种部队,之前更多是以侦察兵的形式出现在世人眼前。阮振华就是那个时候的特种兵,也可以说是国内第一批现代特种军人。阮振华在特训期间表现良好,后来选送到位于委瑞内拉的国际特种兵训练营,在那种艰苦的训练环境里将中国的国旗留到了最后,荣誉毕业,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个在国际上亮相的特种兵。
  这是一个很传奇式的人物,传奇来自于他的一鸣惊人,也来自于他的不懂变通,他是一名好的军人,但是却无法成为一名好的军官,以他获得的荣誉和驻守伊拉克的资历,还有无数次的实际任务,如果换了稍微圆滑一些的人,时至今日,不可能还是一名特种部队的教官。
  林峰上辈子听到阮振华的传闻时,免不了颇有几分唏嘘,并且暗自警惕,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站在那个位置,切不可恃才傲物,做事高调,做人低调,才是上策。
  谭国华看懂了林峰的表情,点头:“那么我就不详细介绍了,阮振华这人有些古怪,不用试图去解读他,你只要一切公事公办就好。”
  “是。”
  “行,你去忙,我和空师那边再确认一下。”说着,谭国华挥挥手,掏出了手机走到一边。
  林峰扶着车顶棚,边走边敲,在满富韵律的节奏下思考了起来。
  阮振华是小事,反而是A队那边让他放心不下。
  严格说来,卡马上尉应该不敢动中国派过去的人,这无关乎胆子的大小与否,而是牵扯到国际问题。姜新乡一行以外交理由进入的Y国,名正言顺进行访问,卡马上尉就算再霸权再坚挺,也不可能当着世人的面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甚至可以说,只要卡马上尉敢动手,中国就能够理直气壮地派兵过去。
  那么现在让人困惑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姜新乡一行和A小队全部和国内失去了联系?是处于某种特殊的无法通讯的状态?还是被软禁了吗?他们为什么那么做?是谁给了他们的胆子?
  情报太少,林峰也是一头雾水。林峰在分析战场局势上思路清晰独到,但是在整个世界的大局势下,林峰必须得承认,自己的脑袋并不够用。
  直升飞机在20分钟后降落在了机场上,谭国华背手站在升降台边,默默地注视着队员们登上飞机。
  林峰最后一个走上去,他拉上门的时候,目光与谭国华对视在了一起,有些恍惚。
  无论何时出任务,无论何时回到基地,谭头儿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没有过多的语言,给予的只有十足的信任和祝福。如果说雷刚是他们B队的主心骨,那么谭头儿就是游隼的顶梁柱。
  林峰这辈子服的人真不多,谭头儿就是其中一个,不具有侵略性,温温润润,但是一回过头来,自己就已经言听计从。
  坐回到座椅上,机舱摇晃了起来,林峰迷迷糊糊地想,谭头儿应该也干不了多久了,就冲着这交游广阔、长袖善舞的本事,早晚得往更高的部门走,就是不知道了,以后再来的游隼负责人会是谁?
  也就一个来小时,林峰他们降落在了大山内的一处基地内。这处基地并不偏僻,基地外似乎是一个小的县城,而且基于沿海城市的人均收入,这个小县城很发达,房屋修建整齐,路上行驶的车辆大多都是高档车。大约在50公里外,就是一处海岸线,不过不对游人开放,而是广州军区在沿海设立的一个小型海军军事基地。
  广州军区特种部队的“老虎团”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海军陆战队。与成都军区的高原作战不同,他们熟悉掌握丛林作战的同时,也必须熟练掌握海上登陆和反登陆的军事技巧。
  全国七大军区,鉴于地理位置,广州军区和成都军区的作战任务一样,没有大规模的作战对手,因此都以小股战队为基准,实行网状联合作战的方式。
  所以,西南猎鹰和广州老虎,可以说是拥有中国最暴力,最强大的特种军人。
  这次的任务,两大军区联手,再配合国内最神秘的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可以说国内领导对这次行动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林峰在飞行路程上将广州军区的情况和关于阮振华的个人资料宣读了出来,让队员们有一个基本的掌握。
  当然了,他们身在这个体制内,哪个军区重火力强,哪个军区空中控制强,哪个军区陆地战力强,心里都有底,林峰更多的是介绍阮振华这个人。
  不得不说,阮振华传奇的一生让队员们赞叹不已,同时,也因为他的不得志而颇有几分微词。
  林峰不置可否。
  一个好的将领提升,考虑的因素太多,这不是什么东、西方的文化差距,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不同,而是或许他真的不适合站在更高的位置上。
  下飞机的时候,林峰见到了这名传奇人物,看起来有50来岁,很壮很魁梧,嘴角的直线和眼底的戾气都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不容易妥协的人,但是林峰也不得不承认岁月催人老,时间就是一把杀猪刀,轻易地磨掉一个人的棱棱角角,削掉了那些锐气。
  阮振华很胖,将近一米九的个头,但是看体重怎么都超过150公斤,高高鼓出的肚子证明了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日子。
  当然,用老百姓的话说,那个大肚子,就是富裕的象徵。
  林峰一眼将对方的形象收入眼底,然后排众而出,扬着笑迎了上去,伸出手自我介绍道:“阮队,您好,我是林峰。”
  阮振华握住林峰的手,不咸不淡地笑了笑,然后便松开手,简单扼要地说道:“具体情况我知道了,这边走。”
  “飞机上还有我们携带的物资。”
  “晚点我会安排人拿。”
  “我们自己来吧。”
  阮振华停下脚步看着林峰想要说什么,但是迟疑了一下,便对身边的人低声吩咐了一句,让他们开辆车过来。
  林峰没和兄弟们一起搬东西,而是选择和阮振华走到了一边,笑道:“阮队,我很高兴和您一起合作,您的事迹我听了不少,希望这次合作愉快。”
  阮振华点头,从脚到头将林峰打量了一圈,然后看到了林峰脸上很灿烂,很让人舒服的笑,于是面色松缓了几分,自谦了一句:“老了,不比你们年轻小伙子。”
  “岁月带给人的是知识,您丰富的战场经验会给我们很大的帮助。”
  林峰这句话说得阮振华又舒坦了几分,没再反驳,就这么受了。
  等待的过程,林峰和阮振华闲聊了起来,不得不说,林峰嘴上功夫了得,没有特种兵身上特有的那种锐气和傲气,轻易让阮振华换了表情。
  这是林峰的天赋,他不惧怕和任何人交往,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让任何人喜欢上自己,因为他总是能够清楚地摸到对方的性格特点。
  阮振华风光了一辈子,同时也悲剧了一辈子,他的悲剧就来自他的风光,他放不下那些挂在身上的勋章,所以他把自己摆得太高,眼高于顶的后果就是对所有他不认可的人抱有敌视态度,由而无法得到理想的升迁。
  这种人适合当刀子,但是却绝对不适合当脑袋。
  林峰在发现自己赞扬的语言让阮振华轻易转变了态度后,心里不由多了个心眼,提醒自己千万注意不要附和阮振华可能提出的任何强攻要求,那样自己和自己的队员很有可能会被安排在前面。
  他讨厌直来直往的人,尤其是战场上,那样太危险了。所以,同样的,他也不喜欢珠子的性格,不,不应该这么说,应该单独提出来解释,他是不喜欢珠子在任务期间率性而为的方式。
  将所有武器装备到车上后,队员们也全都上了车,阮振华将他们带到了基地内。
  老虎团的秘密精锐部队并不是很保密,与特种大队相邻而居,更是作为一种摆在明面上的鼓励机制来使用,明确地告诉所有特种兵,“老虎”并不是最凶猛的动物,“夜老虎”才是!你们要是有本事就冲进“夜老虎”,成为特种精英中的精英!
  与游隼一样,“夜老虎”也是两个精英小队,八个人一队,这次和林峰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是“夜老虎”的A队成员。
  阮振华为林峰他们介绍彼此的时候,林峰敏锐地发现,这些“夜老虎”们目光里都有些隐隐地挑衅。
  “夜老虎”的第一狙击手侯成林看着简亮,俩人从互相的好奇打量中慢慢转变成了一股凝重的气场,乃至最后成了只有狙击时才有的冷漠视线。
  “夜老虎”的爆破手彭涛看着果果,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然后莫名其妙地笑了,果果脸“唰”一下变得血红。
  “夜老虎”的第一突击手郝峰先是盯着幸富看,幸富傻乎乎地回了个笑,于是郝峰觉得没劲儿,将目光落在了珠子脸上,结果珠子与幸富完全不同,反将他从头打量到了脚,看了一圈,然后轻飘飘的将目光移到了一边。郝峰的脸瞬间寒了下来。
  而“夜老虎”的队长江海杰和林峰倒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友好笑一下,却彼此保持一定的距离。
  一时间,两边的兵都隐隐较起了劲。说好听点儿,这是英雄惜英雄,棋逢敌手的气氛,说难听了,就是逞凶斗狠。不光夜老虎那边这样,就连游隼里也浮现出了一种躁动的气息。
  两边的兵介绍完,阮振华安排了人带他们去整顿,林峰在路上低声和简亮说了一句:“他们要是真挑衅就动手,别怎过了就行,让兄弟们震下他们。”
  简亮低声笑了起来,扭头对果果附耳复述了一遍林峰的话,到了地方,这些话也就传了一遍,大家心里都有
第二书包网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