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49部分

没有合适的山洞,所以珠子离开的时间有些长了,所以林峰等得浑身发冷,身上的鸡皮疙瘩如雨后春笋一个个地往外冒。
  实在受不了,林峰干脆扶着礁石站起身,活动起了四肢。
  再继续那么僵坐下去,他确认珠子回来,可能会见到一个冰棍林峰。
  这次的训练预计时间是48个小时,但是如果队员们脚程快,可能两天一夜就可以完成训练。也就是说,这个时间,可能已经有部分人接近了终点。
  真是可惜啊。
  林峰叹了一口气,没有完成这次训练不说,甚至会让大家担心。他抬头看向天空,只希望这场暴风雨持续的时间别太长了,能够尽量在规定时间内赶回到驻地。
  “小峰。”一头大汗的珠子从身后出现,喊了一声后就抓住了人,“走吧,找到了。”
  “嗯。”林峰点了下头,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结果珠子嫌他慢,干脆又把人给背了起来。
  这次林峰乖乖听了话。眼瞅着雨点马上就要落下来,他知道就自己现在的状况,如果再磨叽下去,说不定好不容干了的衣服有得浇湿。
  当然,湿了是没什么,可是干干爽爽的更好不是?
  珠子背着他走了10来分钟,脚程很快,地面的那些湿滑和凸起的礁石似乎再也无法形成阻碍,背着个人就像如履平地一样。
  林峰想了想说:“怎么打了鸡血了?要不直接回去吧?”
  珠子没说话,只是从鼻孔里“唔”了一声,闷头继续走。
  “嗯?回去还是?”林峰不太明白地又问。
  这次珠子停下了脚步,一直保持平稳悠长的呼吸突然变得有些急促,他懊恼地翻了个白眼,气息不稳地开口:“这条路之前走过,速度还行,但是前面的路……”
  “呃……”林峰讪讪地笑了。
  珠子大喘了一口气:“快到了,你别和我说话!”
  “好好。”林峰急忙闭嘴。
  在接下来的路程上,林峰算了一下距离,其实从地势上可以确认他们距离驻地并不是太远,如果自己没有受伤的话,可能两个多小时就可以到。
  只是现在确实行动不便,而且马上就要下暴雨,所以暂时找个休息的地方依旧是最保险的决定。
  只是奇怪的是,他一路上看到不少避雨的地方了,珠子怎么都没停下来?
  所以,当他被珠子背到一个山洞里的时候才知道,珠子找这个山洞真是下了一番心力。
  山洞位于一个斜坡上面,地势比较高,所以下雨的时候不会出现积水汇聚在山洞里的情况。而且山洞的洞口距离地面也不高,也就一米左右,这样的高度林峰能够轻松地翻上去。山洞约五平米大小,里面很干燥,虽然昨天下了一夜的雨略微潮湿,但是相比较大部分的山洞而言,是绝对干燥的,是个很适合休息的地方。
  林峰坐在山洞里,看着珠子像摊烂泥一样靠在墙壁上喘息,他感激地笑了笑,解开膝盖上的衣服外套,为珠子拭去了肌肤上的汗珠。
  吉珠嘎玛累得连跟手指头都不想动,就眼珠子随着林峰的动作在转,看着林峰把自己胸口上的汗水擦尽,这才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喃喃地说:“躺两分钟,很快就好。”
  林峰推了他一把:“起来,到洞外站一会儿就好。”
  “我没事。”珠子一动不动。
  林峰又推了两下,见他真的一动不动,干脆放弃了,转而抓过珠子的大腿帮他放松起了腿部肌肉。
  在按摩这方面,林峰这群特种兵绝对是个中好手。训练结束后,兄弟们互相帮忙按按,教官也会教他们怎么解乏,所以林峰每个|岤位都捏的很准,力气轻重合适,很快吉珠嘎玛就感觉自己紧绷的身体又缓解了过来。
  只是身体一软了,吉珠嘎玛就更不想动,他闭着眼享受着林峰的服务,渐渐来了困意,最后挣扎着在昏睡过去前说了一句:“我休息一会。”
  林峰应了一声,手上的力度变轻,又揉了10来分钟,直到洞外响起雨声,这才将珠子的腿轻柔地放在了地上。
  他就着微弱的光亮看向珠子。珠子睡得很沉,呼吸绵长沉稳,但是面带憔悴,显然是真得累着了。
  于是,林峰起身轻轻地走到另外一边,贴着墙壁坐下,然后小心地抱起珠子的脑袋,让他枕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样的动作惊醒了珠子,睡意正浓的小伙子迷糊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勾起嘴角傻兮兮地笑,搂住他的腰又睡了过去。
  林峰的心霎时间变得柔软如棉,手指摸上男人的发梢,缓慢地摩挲着,指间掠过高挺的鼻梁和嘴唇,描绘出深俊的脸部轮廓。
  洞外很吵,风声,雨声交汇,可是洞里却很安静,林峰低垂的眼帘渐渐闭上,手指最终停在了珠子浓丽的眉梢上。
  129、山洞一夜(下)
  这一觉并不长,依靠在坚硬的洞壁上很容易失去对身体的掌控,所以林峰的身体往旁边一滑就清醒了过来。
  他看了眼洞外,又看了眼好猛正香的珠子,勾起嘴角又睡了过去。
  就这样,断断续续持续了几次,再醒过来的时候,珠子已经睁开了眼,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嗯?”林峰脑袋有些混沌。
  “躺下吧。”珠子支起身子,将身上的衣服铺在地上,对林峰示意。
  林峰点了一下头,躺在了衣服上,然后习惯性地搂住了珠子的脖子,抱在了怀里。过了两秒,林峰突然睁开眼看向珠子,见对方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那双眼黝黑如墨,格外的沉静。于是林峰笑了笑,把人再次搂紧,闭上了眼。
  这一次,两个人都是睡得有些沉,林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变黑,鼻子里可以嗅到大量咸腥的雨味。
  但是暴雨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小了啊。林峰侧耳倾听了一会,翻腕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看来,这第二场暴风雨应该只是个过路雨,如果醒来的再晚一点,可能雨已经停了。那么接下来呢?是继续走还是在这里过夜?
  林峰低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改变了睡姿,把自己腹部当成枕头的珠子。
  该不该叫醒他?
  林峰看着黝黑的洞顶,犹豫了起来。
  应该没必要吧,他想:自己现在这个情况想必珠子也不会赞成摸黑赶路。
  就这样,听着洞外稀稀拉拉的雨声,林峰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直到感觉四肢发麻,珠子才挪动了一下身体,林峰急忙抓住机会动了动肩膀和脚腕,祈祷自己最好快点睡过去,那样会好过一些。
  于是,就这样强忍着,忍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抓到睡眠的尾巴时,珠子就翻了一个身睁开了眼。
  “唔……”吉珠嘎玛坐起身,扶着后脖子转了转身体僵硬的骨节,视线落在了林峰的脸上。
  山洞里很黑,他只能隐约看到林峰的身形,自然无法分辨林峰是睡是醒,于是小声地叫了一声:“小峰?”
  “嗯。”林峰轻声应着。
  “醒了?”
  “嗯。”
  “雨停了。”珠子看向洞外,又看向林峰,问:“咱们要在这儿过夜吗?”
  “可以……”林峰说着,已经侧翻了一下身,等身上僵硬的肌肉恢复一下后,这才坐起身,揉着头发说:“不过,慢慢走也能回去。”
  已经窜到洞口看了一眼回来的珠子摇头:“算了吧,亮度不够。”
  “其实,咱们刚刚要是不躲雨,现在说不定已经躺在床上了。”
  珠子“哈哈”的笑了两嗓子:“这里环境也不错嘛,咱们要艰苦,嗯,艰苦坚持坚强。”
  “……”
  林峰沉默,不太想说话,有些难受,姑且不说粘在身上的一层汗,他是又饥又渴的,脑袋还有些晕眩。
  珠子等了一会儿,见林峰不说话,干脆醒了醒嗓子往洞外跳。
  “找水?”林峰问了句。
  “嗯。”珠子站在洞口伸懒腰,笑道,“这暴风雨来的好啊,不缺水,你等着。”
  “别。”林峰急忙起身叫住人,“一起。”
  “诶?我给你拿回来呗。”
  “用手捧着?”林峰说着,人已经到了洞口,他没急着下去,而且坐在洞口揉了揉膝盖,确认了一番后说:“感觉好多了,说不定可以直接走。”
  珠子沉默了两秒,走向林峰,双臂支在林峰的膝盖上,就着天上的星光看向眼前的男人,一点点笑意在眼底汇聚,柔声问道:“那么急干吗?”
  林峰挑眉,想了想,笑道:“怕你吃了我。”
  “呃……”珠子眼珠子转了一圈,暧昧地说道,“我现在饿的是胃,不是别的地方。”
  林峰抬手扣住珠子的脸,大力推了出去,一跃而下,吆喝了一嗓子:“先找水!”
  “是!队长!”珠子笑嘻嘻地跟了出去。
  两个在一处喝了点水润了润嗓子,这才又回到了洞里。
  一路上,俩人都没有再提起回去驻地的事,就算林峰觉得自己的腿绝对可以坚持走那么远的路程,他也保持了沉默。
  他想和珠子在一起,哪怕环境很恶劣都无所谓,他只是想要享受这种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
  那是……怎么说呢?和他们单独在寝室,或者一起休的那半个月假期不一样。在这座荒芜的大岛上,他们漫步在礁石小路上,漫天的星斗闪烁,空气里满是清冷的海风,雨过天晴的舒畅感,很让他眷恋。
  所以,他决定抛除自己的一部分理智,心甘情愿地沐浴在爱情的海洋里。
  他们并肩坐在洞口,低声说着话,互相依偎着取暖,在那微弱的星光下,低声笑着。
  他们有太多的话可以说,那么多年,那些经历,都是他们共同拥有的回忆,哪怕是仅仅对某个时间段的回溯,就足够畅谈一夜。
  结束了之前一个关于珠子糗事的话题,林峰转口问道:“其实吧,我一直挺困惑的,当初你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
  吉珠嘎玛望天想了想:“军校?才见面那会儿?”
  “对。”林峰点头。
  “……”吉珠嘎玛努力回忆了一下,欲说,自己却先笑了,“我讨厌你?呃,可能有点吧,怎么说呢?仇富心理?”
  “……不会吧?我没把钱砸到你脚背上吧?”
  珠子转头,食指伸出按住自己的眼角,然后大力往上一提,“这样看人。”
  “呃!?”林峰眨巴着眼,一脸困惑。
  珠子“噗”地笑喷,搭在肩膀上的手反扣住了林峰的下巴,大力地捏了一下:“现在乖了。”
  “……”林峰的眼浅眯了起来。
  结果珠子又说:“不对,现在应该是这样。”他把压在眼角的手指往后水平一拉,将眼睛拉得又细又长,笑嘻嘻的强调,“就是这样!”
  林峰的眼又眯了几分,然后陡然睁大。
  珠子当即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却被林峰一脚踹翻在了地上。
  再次爬起来的吉珠嘎玛很不要脸地又抱住了林峰,有力的手臂搭上林峰的后腰紧紧抱向自己,这是一种占有欲很强的姿势。他的下巴搁在林峰的肩膀上,对着林峰的耳廓吹气,带着笑意地开口:“不过没办法了,反正都是我的人了,我会努力习惯。”
  “嗯哼?”林峰没动,只是将手覆在了珠子的大腿上,轻轻拍了拍,有些感慨地说,“现在这一切,咱们两个的关系,真的,很奇怪,有些不真实,周庄梦蝶。”
  “什么?”珠子眨巴着眼思考了一下,然后得意般地“嘿嘿”笑了起来,“难道太幸福了?”
  “呃?嗯……”林峰偏着头,用脸颊蹭了蹭珠子毛茸茸的头顶,笑了。
  或许不能说是幸福吧,事实上就是古怪。
  他和珠子天生有些不对盘,这是经过两次人生后总结出来的真相。
  他们之间其实有很多完全迥异的性格和习惯。珠子性格太直,自己的性格太绕;珠子的家庭环境和自己的差距;珠子的民族文化和自己的民族文化;两个人的待人处事,甚至那些朋友圈也有显著的差距。
  可奇怪的是,人生再来一次,两个人的强烈碰撞却在不知不觉间变了模式,成了如今的相互依存。
  林峰有些感慨。如果当初没有选择就读昆陆,没有决定对珠子采用另外一种包容的心态,说不定再次碰面的他们依旧会碰撞不断。
  “我问你个事。”林峰想了想,问他,“如果咱们两个是在特种部队才见面认识,你觉得咱俩能成朋友吗?”
  “嗯?”珠子几乎没有思考地点头,“当然了。”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在部队里第一次见面,我身边的朋友都是……比如说,都是大院出来的,而你向来都喜欢直爽的,脾气相投的人相处,那样呢?会吗?”
  珠子这次想了想,“应该会吧,反正都在一个部队了不是吗?”
  “……那个,你吃东西有很多忌讳,我要是在咱们还不熟的时候,给你送了些狗肉啊,鸟肉啊,之类的食物呢?”
  “……”珠子瞪圆眼,“你没事给我这些干吗?呃,不对!你先说你知不知道藏民的习惯?”
  林峰抓了抓耳朵,蹙眉:“不知道。”
  “哦,那就是了,不知道那有什么办法?你给我送了也是好心。放心,我会和你说的。再说了,我现在到了游隼,什么不吃啊?习惯总会改的嘛。怎么?回去你要给我改善伙食?”
  “那如果我们一直有些看不顺眼,比如就像一开始咱俩在昆陆那样,我再给你送这些吃的呢?”
  “挑衅!!”珠子很肯定地开口,“绝对是挑衅!两人关系本来就不妥了,送那玩意儿一看就是故意的啊?不过我说,你问这些干吗?”
  “解谜。”林峰眺望远方,意味深长地强调,“千古之谜。”
  “……”珠子缩了下肩膀,呲牙咧嘴。
  “珠子。”林峰感慨了一下,把这些话总结了一番,转头开口,“我觉得你这人其实挺小气的。”
  “什么!?”珠子瞪圆了眼,“你莫名其妙!这他妈都没发生过的事儿,你唧唧歪歪的,我还说你娘们儿呢!”
  “……”林峰眯起眼,又贴近了珠子一点,眼对眼地看人,强调:“你真的小气,心眼儿小,脑袋小,气量小!”
  “我操!”珠子彻底怒了,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啊,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就问上几句话,就敢下这评论?
  林峰勾着嘴角笑了,有点儿小开心,姑且不论上辈子谁对谁错,反正现在可以骂上珠子两句,他觉得很满意。
  俩人瞪了一会儿,吉珠嘎玛眼眸一转,笑了起来,他压向林峰,不怀好意地说:“好,都小,但是有些地方不会小,要试试吗?”
  林峰挑眉看他,沉默。
  珠子又将脸往前压了几分,嘴唇与林峰的唇瓣几乎贴合,又问:“想试试吗?”
  林峰眼眸闪动了一下,一把抓住珠子的衣领就把人拽了起来。
  珠子诧异,琢磨着这是要干一架?怎么知道却被林峰拽着一路往洞里走,然后在光线彻底消失的地方被甩到了墙上,下一秒,嘴唇就被堵住了。
  很热情的一个吻,但是吉珠嘎玛却总觉得有些不太对。林峰身上散发着某种他不熟悉的压抑气息,就连这个吻都有些沉重,少了些甜腻的东西,虽然依旧热情如火,但是珠子却觉得自己身上的欲望在消减。
  “珠子……”林峰喃哝地叫着吉珠嘎玛的名字,吸吮着他的唇瓣,身体完全压在珠子的身体上,尤其是下半身完全贴合,挤压着,却能够明显感觉到两个人都是不很有反应。
  “你怎么了?”珠子蹙眉,迷糊地问着。
  林峰没说话,手掌在珠子的身下摸索,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接着就像是有些恼怒了一般,加大了亲吻的力度,手掌开始隔着布料去揉搓珠子的那里,直到感觉到有了些许反应,这才去拉珠子的裤子拉链。
  “唔……小峰。”珠子有些不爽,但是毕竟血气方刚,一旦被握住,就很快就进入了这样的节奏里,他反手扣住林峰的后脑勺,主动加大这个吻,甚至拧转腰部企图将林峰压到墙壁上,可是却被林峰用更大的力气阻止,来回较了一下劲儿,只能无奈放弃了。
  林峰快速地扯开他的皮带,露出血脉膨胀的部位,然后干脆利落地结束了接吻,蹲下了身。
  烫热的部位被舔湿,在黑暗中,柔软的舌尖描绘着顶端的部位。岛上的空气让身上一直都处于一种低温的状态,但是那里却很热,感觉格外的明显,所以原本仅仅是半软的程度,只被林峰舔了几下,瞬间就变得又硬又烫。
  吉珠嘎玛的双手插入林峰的发丝里,微微用力,催促他快点完全吞咽下去,最好含到根部。
  今天的林峰少了些温柔,多了些干脆利落的爽快,顺着他的力气就将眼前的物体完全吞下,而且很快地投入到吞吐的行为中。
  吉珠嘎玛喘息着靠在墙壁上,当那里被准确的含住时。他有些失神地呻吟了一声。
  不太想去细想,为什么向来小心谨慎的林峰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做出这样的行为,但是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就像自己只要和林峰单独相处就想进行深一层次的“交流”一样,他也希望林峰可以的话,如果可以,最好也能够无时无刻对自己有这种想法。
  可惜今天的林峰爽快归爽快,却有些爽快过头了,几乎是有些应付的亲吻了几下,就剥下了他的裤子。将他翻身压在了墙上。
  吉珠嘎玛扶着墙,扭头看着林峰。诧异地开口:“你要做?”
  “嗯。”
  林峰应着,黑暗里传出衣料的摩擦声和拉链被拉下的声响。直到身后的部位被抵靠上,吉珠嘎玛才有些头皮发麻地连连开口:“你等等,等等!”
  “嗯?”林峰嘴里应着,可是却一直扶住自己的部位企图强硬地挤进|岤口,可是干涩的部位让他很难完成,甚至连顶端都进不去。
  吉珠嘎玛翻过身,本来想要帮林峰把那里舔湿,可是才动到一半,就被按压了回去,接着一只沾染了液体的手指就摸索到了|岤口,探入,开拓了起来。
  “小峰?”吉珠嘎玛困惑的喊了一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想做。”林峰说,手上的动作不停。
  “……哦。”吉珠嘎玛不再说话,扶着墙壁努力放松自己的身体,以适应在体内的物体。直到手指撤去,换成更粗的物体插入的时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调整自己的位子,以便让林峰能够更好地进入。
  开拓得有些缺乏耐心,所以那里非常的紧,林峰深入的并不是很舒服,可是相比较自己而言,珠子应该是更不舒服的那个吧?
他将自己抽离一点点,再进入更多,反复而固执的深入,直到全根没入,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安抚般地亲了亲珠子的后脖子,尝到了汗水的咸涩味道。珠子的身体还是很紧,这样的情交体位当然不能很好的放松,可是显然这些对珠子并没有造成困扰,无论是这种后背站立的姿势,还是强硬挤入后造成的疼痛,都没有。
  所以珠子转过身来与他接吻,缠绵的拥吻。
  林峰很配合的压抑住自己想要动起来的冲动,吸吮着珠子的唇舌,手心在他的胸口和腰上摩挲,甚至可以感觉到腰上绞着的那块肌肉纹理,紧实而充满韧性。
  其实,林峰抚摸着珠子的时候想,其实他也不太能够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理由,只是觉得庆幸,在那一瞬间,当确认那些事己经过去的时候,确认身边的这个男人是自己密不可分的爱人时,突然觉得应该做些什么,让自己突然剧烈跳动的心脏可以舒缓的行为。
  就像是在说,看!我们不再是敌人了,不再有让彼此两败俱伤的后悔,现在的我们很完美。我们相爱,相知,患难与共,相互扶持。所以,我们是最完美的一对,无与伦比的一对。
  呐!珠子,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还这么的可爱,而我也该忘记,永远的忘记,那些已经过去的噩梦……
  夜太浓,海风阵阵,洞|岤里伸手不见五指。
  就是看不见,所以感觉变得更加的深刻。两个人的喘息声重叠在一起,身体相叠,结合的部位是那么的紧密,那么的契台,就像是他们本未就该这样,彼此相连地拥抱在—起。
  吉珠嘎玛如今已经背靠在了墙上,下半身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完全赤裸,坚硬挺翘的部位随着下身的撞击摇晃着,早前林峰留下的津液已经完全干了,只有最顶端的小眼溢出粘稠的液体,代表他现在的感觉很好。
  林峰将珠子的一条腿架在了肩膀上,而珠子的另外一条腿也几乎夹在了他的腰部,可以说珠子身体重心完全在他身上,而他还必须在这样的姿势中不断进入两人结合在一起的部位。
  有些累,却心甘情愿,因为这样可以吻上珠子的嘴唇,可以品尝他嘴里的味道,甚至可以就着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光线看到那双失神而性感的眼。
  一次重重地撞击后,他将珠子整个人弯折般地压在了墙壁上,再次咬上了他的下唇。手掌握住了矗立在冰冷的空气中很久的小东西,可怜的小东西。
  珠子感觉到身体一点点的下滑,洞壁上的碎石磨得他后背生生作痛,所以他急忙加大了腿上的力量,牢牢地夹住林峰的腰。
  好吧,珠子必须的承认,这些年的身体练得不错,这样的姿势换了个人来,想必也很难完成,当然,也亏了林峰能又做又亲还能抱着他。
  但是,就是太过怕被摔下去,所以分神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做了很久都没到达那个临界点,在身体里酝酿的情欲不够,偏偏又不算少,一直都没法射出来,让两个人都变得有些焦躁。
  “唔……”林峰蹙眉,咬住了吉珠嘎玛的嘴唇,眼底带着星亮的笑,“你别夹这么紧啊,动不了了。”
  吉珠嘎玛挑衅般地又加大了几分力气,狠狠地将林峰绞在了身体里。
  “会断的。”林峰笑道,“还是你打算永远留在里面?”
  “断了……断了,再说。”吉珠嘎玛喘息地笑,断断续续开口,威胁着,但是气势并不是很足,这样的方式让他觉得有些辛苦。
  “那就再抱紧一点。”林峰手上用力,将珠子又推上了几分,结合的部位不由得抽离了出来,所以在完全脱离之前,林峰腰部猛的一顶,狠狠地插了进去。
  “呃!”珠子呻吟了一声,大口喘息,这一下有些深,像是到达了从没有到过的深度一般。
  林峰咬住他的下巴,再次握住了暴露在空气里的挺翘部位,狠狠地撸动了起来,模糊地问他:“出得来吗?”
  “你,你先……”珠子开口,干脆抱住林峰的脖子,将自己整个人完全挂在了林峰的身上,“你先做。”
  林峰迟疑了一下,不再说话,而是双手托住珠子的臀部再次动了起未。
  林峰他们这样的姿势累归累,可是却感受度十足。珠子体内的肠道像是缩小了一倍不止,绞得他甚至有些无法挪动。
  所以当最后的高嘲来临的时候,林峰甚至觉得有些不够射一样,那里不断地吸吮着自己,将所有的东西吞咽进去,涓滴不剩。
  130、训练结束
 
  林峰喘息着,再次吻了珠子的嘴唇一下,这才抽离了自己。
  珠子双脚落地的那一瞬间,甚至有些无法站立,他靠在墙上恢复了两下,直到感觉身后又疼又麻的地方流出Jing液,这才有些僵硬地开口:“我要处理一下。”
  林峰挑眉,“你不出来了?”
  珠子苦笑:“算了吧,这样就好。”
  “……用衣服。”林峰脱下自己上衣,往珠子身后放,“对付一下,等会儿用雨水洗了就好。”
  “我要先去洗下。”
  林峰一把按住他,摇头:“那些水不干净,就这样吧,你留在这里解决,我拿你衣服去沾湿些水,擦擦外面。”
  珠子点头,见林峰正拉起裤链,急忙脱下衣服在那里胡乱地擦了几下,笑嘻嘻地问,“爽吗?”
  “不错。”林峰舔了舔唇角,贴上去又吻上了珠子的嘴唇,缠绵之后才开口继续说道,“要是真能留在里面就好了。”
  “难度有些高。”珠子耸肩,把林峰推了出去。
  现在是夜里10点,林峰他们酣战一番后开始闷头闷脑地收拾“战场”,这边的第一名已经诞生。
  这次海外荒岛求生训练,出乎意料的竟然是陆畅少这小子,不知道是好运还是什么,这一路上他拿了两个补给品,还沿着路线慢悠悠地走,竟然一个对手都没碰到,顺利地抵达了终点。
  如今正在海岛驻地的浴室里冲澡,嘴里吹着口哨,琢磨着等下个人回来了好好炫耀一番。
  接下来,即将回到驻地的是简亮,简亮这货为了坑人,昨天夜里趁着暴风雨还大的时候就出发了,如今正带着一口袋补给品往回走。
  再后面就是幸富了,幸富一路上挑翻了不少人,要说起来,他是参与训练的队员中拥有战利品最多的一个。
  那么抛开林峰和吉珠嘎玛外,岛上如今还剩下罗绍和果果,他们是最老实的两个,坚决地贯彻执行林峰多干架的原则,结果落在了最后面,如今正预备着连夜赶路。
  提到果果,不得不说果果的战略是有效的。
  在侯晓龙离开后,大白、罗绍和申沉都出现过,结果每个人看到果果丢出来的冒烟物体那一瞬间都是转身就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被果果扑倒,抢走了身上的布条。
  当这几个人回想起来的时候其实都挺无奈。
  果果的身手确实是游隼所有队员中最差的那一个,可问题人的潜意识反应非常可怕,尤其是他们这些经过特殊训练的游隼们,反射神经比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快,而且大脑指令的传达,身体快速反应都强得一塌糊涂。所以拿着冒烟物体的果果就会让他们瞬间做出联想并且自救。
  就这样,果果笑嘻嘻地笑纳了兄弟们给得布条,心满意足地踏上了归程。
  不过,说起来,距离驻地最远的还是珠峰他们。
  当两件湿衣服摊平在地上的时候,林峰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以后再也不这么折腾了。”
  “确实。”珠子也有些心有戚戚然,比起林峰跑来跑去的处理那之后的事情,其实他也不太好过,身后的感觉还是很强烈,扭转身体的时候甚至有些湿滑的液体粘在内裤上,这种别扭的感觉甚至比疼痛还难以忍受,让他有一种到海里游上一圈的冲动。
  林峰偏头靠上珠子的肩膀,闭着眼问:“能睡着吗?”
  珠子想了想,摇头,“有点儿困难。你困了?”
  “没。”林峰将珠子的手拉过来握在了手心里,“只是觉得有些乏力,不太想动。”
  珠子听得一下笑了起来,很满意地笑,显然刚刚干那事儿的时候,自己的体力比林峰要强一些。要知道他虽然没动弹,可是挂在一个人身上也没少用力。
  而且林峰应该很满足吧?
  他想,虽然自己更想和林峰换换,但是当知道林峰可以在自己身上,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满足的时候,他确认自己是开心的。
  林峰感受到珠子胸口传来的震动,他抬头困惑地看过去:“怎么?”
  “没。”珠子摇头,眼中的光亮星星点点地汇聚,笑得格外迷人。
  可惜林峰看不清。林峰抬手拍了拍珠子的大腿,煞风景地说:“要不是不困,咱们干脆回去吧?”
  “别介。”珠子急忙将人搂紧,亲吻林峰的脸颊,喃哝地说,“待一晚上吧,回去基地了,你那寝室就像菜市场一样,随时都有人,还不止一个,我到哪儿再找机会这么抱你?”
  “……好。”林峰点头,琢磨着“吃饱喝足”了就往回赶,似乎挺不仗义的,既然珠子想留下就留下吧。
  俩人就这么相互搂抱着,腻歪了许久,直到睡意降临,才昏昏沉沉地眯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左右,天还没亮,林峰和珠子就离开了山洞往回走。
  休息了一晚上的林峰,腿脚还算利索,只要左边腿别用大力气就行。
  珠子迁就林峰,走得不快,俩人那速度甚至有些像是郊游,有说有笑。路上珠子确认没人后,小声问了句:“昨天的事你就不怕被人看见了?”
  林峰失笑,摇头:“如果那都有可能被人发现,我想,我们两个应该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嗯?”
  “自己想。”
  “……说说。”
  “自己想。”
  “啧。”珠子停下脚步,斜睨林峰。
  林峰摇头:“你自己分析,别什么都交给我。”
  “……”珠子见林峰真不说,于是竟然真的思考了起来。
  其实这不难分析,甚至很简单。他们如今在前半段路上,在所有队员都在后半段路程的时候,他们被别人撞见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又是在山洞里,只有一个可视点,这是最利于防守和被动观察的地势。最后嘛,哼哼,总不会再有一个简亮带着夜视仪和红外线仪器满地图跑了吧?
  所以,就像林峰说的,要是这都被人看到了,他们两个应该去求神拜佛了。
  呃,不对!林峰说过,不要信神,要信战友,信自己。
  中午回到海岛驻地后,全部的队员都就位,就等着他们两个。
  林峰先是向教官汇报了一下自己和珠子的情况,接着又听了简亮的训练汇报,这才坐在地上任由大白帮自己看膝盖的伤势。
  大白面色不是很好,嘴里一直絮絮叨叨地骂着,林峰只能陪着笑脸一个劲儿地道歉,直到赵强过来才终于脱离苦海。
  赵强是来道谢的,说是赵回回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林峰笑容亲切地回道:“其实您也别这么说,岛上工作环境那么艰苦,如果不是你们的牺牲,驻防部队一定会大伤脑筋,这事能解决,我想不光是帮您解决了难题,更是解决了军队的难题。”
  赵强低着头,憨厚地“嘿嘿”笑了起来。
  “说真的,我佩服您,非常敬佩,至少让我几十年如一日的守在这里,我自问是做不下来的。”
  赵强被说得愈加不好意思,干脆回头喊了一嗓子:“回回过来!”
  小丫头跑到了父亲身边,被父亲询问道:“喊林叔叔了吗?”
  “林叔叔。”赵回回听话,乖巧地叫人。
  林峰揉了揉小丫头有些发黄的发丝,柔声问道:“回回,知道自己要上学了吗?”
  赵回回点头。
  “用心学啊。”
  “嗯。”
  “哪个学校?”身边的大白插嘴问道。
  “德阳,全日住宿制,谭头儿找的地方。”林峰解释。
  “寄宿?”大白看向赵回回,“这么小?”然后又像是反应了过来一样,在小丫头鼻子上点了一下,“害怕吗?”
  回回摇头说:“不怕。”
  “那想去吗?”
  “想!”小女孩粲然一笑,清脆开口,眼底是对全新生活满满地期待。
  林峰和大白的目光从小女孩的脸上移到赵强满足的笑颜中,俱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稍后,一架直升机缓缓落下,林峰在上机前将赵回回抱了起来,香香地亲了一口:“回回,加油,以后有机会,林叔叔还来看你。”
  “好。”小女孩点头。
  上了飞机,林峰看到了显得有些沉默地珠子。
  珠子安静地坐在机内一脚,眸色黝黑,黑的色调有些触目惊心的沉。然后在林峰询问的目光中,仓促地偏开了头。
  林峰诧异挑眉,不知所以然,但是珠子的情绪转眼间就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埋汰起了陆畅少的第一名,说他一个人都没挑翻过,还好意思把第一名挂在嘴边?
  陆畅少下巴一扬,用眼白看人:“不服气!?哥们儿我运气好?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诶!你们说对吧?”
  众人曰:“错!”
  畅少跳了起来,手指一划,掠过每个人的鼻梁,一脸鄙夷地开口:“你们这就是羡慕,这就是嫉妒,这就是恨!小人心态,十足小人心态!”
  “是,我羡慕嫉妒!”简亮翻了个白眼,“我要是在途中遇见你,我恨不得揍死你!”
  “操!”畅少扑上去作势要给简亮一拳,结果直升机起飞,一个摇晃,直接跪在了简亮面前。
  “别别!”简亮急忙摆手,“你别跪啊,大不了我下次遇见你不揍你了,这也太隆重了。”
  畅少脸上又青又白。
  众人笑喷。
  林峰收回视线,抓牢舱门上的扶手,向着岛上的一家三口挥了挥手。
  直升飞机平稳地飞上了天空,父女二人在视野里渐渐变小,然后是安静地矗立在海岸线上的哨所变得模糊,而最后,回型岛变成了一颗蔚蓝大海中的黑色珍珠,与四周星罗密布的小岛星罗密布般地点缀着这片海洋,安静的,恒古不变。
  再见!希望你们能够坚持下去,希望我能够再次回来。
  林峰转过身,拉上了舱门。
  回到游隼就是休整。
  众人洗澡的洗澡,进食的进食,睡觉的睡觉,只有林峰和简亮,还有侯晓龙去谭头儿那里汇报了训练情况。
  谭头儿这个领导当得是真轻松,队员们都太自觉,小队长们大小活儿都包完了,所以他只用在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报纸,等着听汇报就行。当然了,对于这样的生活谭国华还是有些不满的,要是可以不用天天开会,他这个领导就当得更惬意了。
  在汇报的途中,侯晓龙提到了果果的问题,希望能够引起林峰和谭国华的重视。
  这确实事件该特别重视的事儿。
  对于游隼的兵,或者大部分参与实战的军人而言,武器可以给人信心,也要学会去爱武器。可是爱到果果那个程度就有些夸张了。
  这个该怎么去解释呢?
  侯晓龙总结的时候说:“在那样的环境里,果果可以制出一枚可以燃烧的物体确实很让人意外,可是这不是个人能力的考核,在徒手搏击的训练里,如果他还丢不掉这些东西,只能说是个人的依赖性太重了。”
  林峰的手指在桌面轻巧,蹙眉:“龙哥,你说是不是咱们平时对果果说的话造成了他这种依赖?”
  “我看就是了!”简亮点头,“我就经常说,果果玩炸弹的功夫是一流的,难道以后这事不能再提了?”
  侯晓龙赞同点头:“是啊,这话我想咱们都没少说过,诶,对了,小亮,你能吗?如果让你丢掉狙击枪和人战斗,你会觉得自己必输吗?”
  “不会。”简亮很肯定地摇头,“虽然觉得拿着武器比较安全,可是还没到必须拿着才能够战斗的地步。”
  “谭头儿?”侯晓龙表示明白,看向谭国华。
  谭国华喝了一口茶,淡定地开口:“不急,再观察些日子,确认果果依赖心真这么重,我会安排心理辅导。”他挥了挥手,轻描淡写地说,“小事,你们别担心。”
  “好。”三个人同时点头,林峰说,“我会留心。”
  谭国华视线再次掠过众人:“那么,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了。”侯晓龙摇头,接着林峰也摇头。
  简亮却开口:“我有事。”
  “嗯?”谭国华看过去。
  “我想说下疯子的事。”
  “我!?”林峰诧异。
  “对。”简亮点头,“你也别怪我,虽然这事可以私下里说,但是我觉得没用,今天就借着谭头儿的面子说下,我觉得你该再养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