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43部分

眨了眨,想要清醒过来。
吉珠嘎玛垂下头没有说话,继续在林峰的后背亲吻着,捏着橄榄油瓶的手松开,瓶子跌在了地板上摇晃着,最终倒了下去,金色的液体汩汩的流了出来。
“等等……”在吉珠嘎玛的手探到股沟的时候,林峰一下清醒了过来,“等一下……给我点反应时间,嘶~慢点,我操,你他妈让老子跳下频可不可以?”
吉珠嘎玛咬住了林峰的肩膀,手指在林峰的|岤口里进出着,模模糊糊的说,“我会很轻的,小峰,小峰,让我抱好不好?”
林峰磨牙,将头狠狠的埋在了枕头里,真的太突然了,睡觉前还是男人的立场,再一睁眼就要变成女人被压,操!林峰杀人的心都有,他妈的不带这么玩人的。
“小峰,好不好?我想抱你。”吉珠嘎玛继续在耳边断断续续的说着,说是征求意见,手指却依旧固执的进出着,而且还加了一根进去。
林峰咬着牙坚持,自己调整心情,却被耳朵边絮絮叨叨的话屡屡打断,好几次都想把人给掀下去,可是直至身体被翻转过来,双腿被打开,坚硬的部位刺进自己的身体,动作依旧没有做出来。
脑袋里乱哄哄的,珠子的低语倾诉缠绵悱恻,像是法师的魔咒,抽去了所有的力气,只能任由对方摆布,在对方缓慢而情Se的抽锸动作中,只是无意识的握上了自己半软的部位,看着眼前舒服惬意得浅眯着眼的男人。
睫毛真的长得不像话,颤抖着,像要挣破束缚翩飞一般。
往日里亮晶晶的眸子色泽暗沉,可以看到自己的脸映在里面,有些失神散乱,偶尔闭上眼再睁开之后,像是强迫一般清醒了几分,却很快又沉醉了下去。
高挺的鼻梁,微微张开喘息的嘴唇,红润的色泽,喷洒出情动的气息。
林峰在后位情交的撞击中缓缓松下了身体,任由对方带领着,一只手撑着床头,一只手握着自己渐渐变得热硬的部位,品味这种Zuo爱的感觉。
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像他们这种男人明明后面不会有什么快感的,但是如果努力去寻找,然后看着爱人的脸去酝酿情欲,快感就慢慢的显现了出来,就像自我催眠一样。
林峰浅眯着眼,扬起了下巴,身上涌出了熔浆般的热量,流淌在四肢,五脏六腑,像是被从头到脚的浇灌了一遍,每个细胞都流淌出情动的欲望。
“啊……”在一次重重的撞击中,林峰叫出了细碎的呻吟。
吉珠嘎玛愣了一下,被身下男人的风情瞬间将情绪撩拨到了顶点。
微红的脸蛋上,那双狭长的凤眼微眯着,泛红的眼尾染着水意,晶莹流转,又像是羞怯一般,抬手遮住了额头,高高的扬起了下巴,露出线条弧度优美的脖子。
林峰动情的脸,对于他来说就是蝽药,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他难以自己。
狠狠的抽出,再贯穿,之前小心翼翼保留的力气,那些束缚彻底断裂,理智烟消云散,所有的感觉都转移到了身下。
像是疯了一般的索取。
林峰断断续续的喘息声就像是在呻吟,十足的催|情,爆发点临近,大床发出了悲鸣的叫声。
“嗯,小峰,小峰……”吉珠嘎玛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不断的呢喃着,最后狠狠的撞了进去,畅快淋漓。
林峰安抚自己的手瞬间停了下来,静静的感受吉珠嘎玛深埋体内的脉动,等待着他高嘲的过去。
然后,勾着他的下巴吻了起来,手指刁钻的在自己硬热的物体上抠弄,撸动,三两下解决了出来。
两个人相视而笑,林峰用染了自己Jing液的手抚上了吉珠嘎玛的脸颊,不轻不重的推偏了头,气息不稳的说,“下次,下次你再敢这么折腾,老子把,把你小弟弟给切了。”
吉珠嘎玛笑出了两颗小虎牙,“你舍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只要有后面就够了。”
吉珠嘎玛低头在他的鼻尖咬了一口,抽身退了出来,翻躺在了床上,哈哈的笑,“还是当男人爽啊。”然后,下一秒飞快的起身,摸上林峰的腹部,“有没有怎么样?”
林峰白了他一眼,“现在问是不是太晚了点?”
吉珠嘎玛看了看林峰的脸色,放下了心,弯腰在伤口上亲了一口,“咱们上辈子都是蟑螂转世的,没那么容易死。”
“死是没那么容易,疼啊。”
吉珠嘎玛愣了一下,垮下了脸,“小峰,对不起……”
林峰抿着嘴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不洗澡不行了,地上的东西也得收拾一下,等下交给你。”
吉珠嘎玛眨了眨眼,“没那么疼吧?”
“你折腾成这样,就不打算补偿一下我?”
吉珠嘎玛勾起了嘴角,一下扑到了林峰的身上,染了汗水的肌肤瞬间粘在了一起,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林峰的下巴,“既然没事,咱们再做一次好不好?”
林峰飞快摇头,“别闹了,晚上还回不回去了?”
“那晚上到了探亲房里继续。”
“你放风了是不是?”
“难道你不是?”
“没你这么能折腾,咱们还有一周的时间呢,你不知道这玩意儿出来多了伤身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算在你身上马上风,我也认了。”
林峰抬腿将这个腻歪的小子给掀了下去,揉着后脖子坐了起来,淡声开口,“精尽而亡不是我的死法,啧,还是恒远流长一点儿比较好。”
吉珠嘎玛又蹭了回来,想要从后面抱住林峰的腰,却被林峰给抽了回去,吉珠嘎玛揉着手背不满的叫了声,“小峰……”
林峰扭头看他,抬手揉了揉他的头顶,“乖了,先洗澡,看到没?”林峰指着肚皮上晕染开的液体,“很难受。”
“后面呢?”吉珠嘎玛不怀好意的问,视线在林峰赤裸的背上扫着。
“你呢?感觉怎么样?”林峰瞬间就呛了回去。
吉珠嘎玛摩挲着下巴想了想,“有点点火辣辣的疼,还好吧。”
“嗯。”林峰笑眯眯的点头,“我很好,一点儿不疼。”
“操!”吉珠嘎玛当即就毛了,这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啊,尺寸差不多的好不好?
林峰起身得瑟一笑,走进了浴室,吉珠嘎玛从另外一头下床,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去,将林峰扑进了浴室里。
林峰从来没有过过这么矛盾的一天。
慢到了极致,每个对话,每个眼神,每个拥抱,每个缠绵,像淅淅沥沥的小雨缓慢的落下,润湿了大地一般,让胸口跳动的那个物体充实无比,泛出一种莫名的光辉,眼中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粉色,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又鲜活而深刻。
快到了极致,当这样的悱恻缠绵,情话细语,像是要延续到天长地久的时候,日光已经西斜,向着一天的尽头奔驰而去,再一转眼,已经起床穿起了衣服。
林峰的衣裤都被打湿,只能再穿上了军队的常服,当最后一颗风纪扣系上的时候,吉珠嘎玛灼灼的目光注视了过来。
林峰谨慎的挺直了后背,今天两个人玩的过火了点,虽然之后没有做过,但是通过KJ的方式又各自射了一次,现在林峰还觉得双脚发软。
“小峰,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喜欢军人,但是现在看到你又穿上军装,啧啧,这种感觉真有点儿想动手把这身衣服给拔下来,就像是……嗯……在纪律的上面加以破坏。”吉珠嘎玛抱着胸口色迷迷的打量。
林峰吞了口口水,逃避的弯腰将湿衣服装进了塑料袋里,却被吉珠嘎玛从身后抱住,下半身紧紧的贴靠在一起,摩挲着。
“时间不够了。”林峰无奈的说。
“嗯……”吉珠嘎玛的手灵活的钻进常服外套,挑开衬衣胸口上的扣子,摸到了带着微微汗湿的肌肤,8月份正是热的时候,穿着军装确实是个折腾人的事情,“我什么都不做。”吉珠嘎玛在他的耳后亲了亲,“就是再抱一会儿,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林峰扭头看他,歪着头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一吻,“会有的,而且很多。”
吉珠嘎玛嘟起了嘴,挑眉,“回去我要和你住一个寝室。”
林峰眨巴着眼想了想,“我会想办法的。”
“说定了。”
林峰转过了身,搂住他的腰,点头,“放心。”
吉珠嘎玛这才满意的系上了林峰的衣扣,整理了一下他的仪容,“那走吧。”
“我先走,在车站等你,你去结账。”
吉珠嘎玛点头,穿着军装确实有很多不方便做的事情,这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身份,就是因为过于珍惜,才会一路走过来这般的小心翼翼。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半月假期(六)
再见到三海,感觉还是高高壮壮的一小伙子,和当初分开时候的变化并不大,当然,硬要说的话,就是又添加了一分彪悍的气息,分开的这一年应该也有些磨砺,眼神压过来的时候带上了几分军威,虎背熊腰。
所谓发小,无论隔了多久,再见也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亲昵了起来。
临到昆陆前,林峰给三海打的电话,三海直接冲到了昆陆的大门接人,一句话没说,搂着林峰的腰就把人给抱起来了,林峰双脚发软,连挣扎都来不及,就被抱着飞了一圈,只能连连开口,“腿,腿,我腿断的。”
“诶!?”三海瞪着虎眼看他,哦了一声,轻轻的把人给放了下来,“可想死我了。诶,珠子,快来,咱们抱抱。”三海搂着林峰的肩膀对吉珠嘎玛招手。
吉珠嘎玛笑了起来,抱住了三海,在他的后背狠狠的拍了拍,“最近混得不错啊?又胖了。”
“谁说的?”三海瞪圆了眼,“我这叫壮了。”
“真的?”林峰搓了搓他的肚子,“都有软肉了,最后这一年可都是文化课啊,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耍舒服了吧你?”
三海摸着肚子傻笑,一手勾一个,“走走,先回学校去,吃饭了没?咋这点才到?”
“等急了?怎么没打电话过来?”林峰看了眼时间,六点过一点儿。
“你们那破地方手机根本打不进去,我怎么知道什么情况?我这肚子哟,都饿的望眼欲穿了。”
林峰说,“那就先吃呗,万一我们在外面解决了呢?”
“吃饱了也得吃!队长可都准备好酒席了,就等着和你们喝上一杯呢。”
林峰和吉珠嘎玛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三海嘴里的队长是扎西曾丁,在游隼呆了那么长时间,队长的意义已经变了。
昆陆的景色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军营的标准建设,绿化做得特好,到处都是绿色的植物。
半路上有两个纠察走过来,三海松开了搭着他们的手,摸了摸风纪扣,一扭头就看到林峰和吉珠嘎玛都在做同样的动作,把解开的风纪扣系上了,三个人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
绕过主楼,可以听到远处操场上传来打球的声音,与在游隼时不同,很热闹,不过路上看到的人大多数都是陌生的脸,新的人来,旧的人走,这就是学校,如今回首,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路上撞见几个熟人,停下来寒暄了两句,三海急着带他们去食堂,打了个招呼扯着人就走。
到了食堂一看,这可够狠的了,三中队的队员全部就位,一码的熟脸,林峰还从里面看到龚均。
记得当初龚均没分到三中队,搬离寝室得时候这么说过——绝对会去三中队,一年不行就用两年,两年不行就用三年,早晚有一天一定要站在他们的身边。
如今,看这样子,这小子真的进来了。
林峰和吉珠嘎玛先去了扎西队长面前,端正的敬礼。
扎西队长回了个礼,欣慰点头,不得不说,林峰和吉珠嘎玛确实是给他长了脸,两个人在校时候成绩好不说,屡屡得到表彰,甚至还没毕业能就进了特种部队,回来可直接授得上尉军衔。
并不是说进特种部队就有多威风,但是那毕竟代表的是单兵的一个顶端,门槛高到不得了,只要能够进去,就证明他的这两名学生已经是全中国军人里的佼佼者。
这是一份身为师长与有荣焉的骄傲。
扎西队长拍着他们的肩膀,感慨道,“离开学校两年,你们真的变了不少啊。”
林峰笑了,“怎么变了?不还是您的学生吗?”
“那是那是。”扎西队长点头,视线移到了吉珠嘎玛脸上,比起林峰的正常,真正变得最多的是吉珠嘎玛,这小子虽然在笑,但是那眼神像是淬炼过一般,刀片子一般的锋芒显露,不知何故,扎西曾丁确认,这两个人必定是经历过战火洗礼的。
圆滑清淡的更加韬光隐晦,锋芒四射的也更加锐利张扬。
军队中的两年,是真正锻炼人的。
“队长,我们回来晚了,让你们等这么久,咱们桌上说?”林峰笑嘻嘻的开口。
“饿一会都不行?可都是马上要成军官的人了,这点儿忍耐力都没有?”扎西曾丁瞪了一圈,然后灿然一笑,手臂一挥,“开饭开饭,我饿了。”
众人大笑,纷纷过来和林峰、吉珠嘎玛这两个老队长打了招呼,这才坐下。
吉珠嘎玛听着大家叫林峰队长,叫他副队,才突然反应过来,林峰一直以来都在自己前面走着,无论是在军校还是在游隼,这个男人永远都走在前面。
看着眼前笑盈盈的男人,吉珠嘎玛确认这没什么,只要是这个男人,无论站在哪里,他都会用崇拜的眼神去看,那是他感情的基础之一。
这顿饭确实吃的欢快,而且俨然是林峰和吉珠嘎玛的主角,一杯杯的酒往这边招呼,林峰没几杯下去就知道不能这样了,急忙招呼吉珠嘎玛,三海,陈英,龚均他们过来帮忙。
可惜除了吉珠嘎玛外,全部都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捅一刀,林峰最后是直接被灌趴在了桌子上。
吉珠嘎玛眼里也染了醉意,日头折腾的太狠,又没吃午饭,这一圈酒下来,也东倒西歪的晃悠。
斯朗泽仁一直坐在吉珠嘎玛身边,直说他退步了,还是不是咱们少数民族的人啊?可劲的埋汰。
吉珠嘎玛犯了酒脾气,开了一瓶52°的白酒,气派十足的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大着舌头吼,“我可告诉你们啊?不他妈带车轮战的,这瓶酒我给他干了,谁他妈都不准再来了。”
林峰狡猾的给自己留了个底,看着差不多就装着倒下了,一听吉珠嘎玛这么冒脾气,差点儿就跳起来,只能摇摇缓缓的站起来,把吉珠嘎玛喝得只剩半瓶子的酒给抢了过来,“账不能这么算不是?还有我呢?剩下这半瓶我敬我的同学们,兄弟们。”
林峰正要仰头开喝,腰就被吉珠嘎玛给搂住了,带着几分亲昵的喊,“小峰……”林峰一个激灵炸直了头发,还好下一秒吉珠嘎玛开口继续道,“这个是我的酒,要喝自己开去。”
陈英立马就递了一瓶过来,这麻利的。
林峰苦着张脸笑,“我的酒量大家是知道,真要把我灌躺下?”
“两年没见了,今儿个要是你们两个不躺下,就对不起这两年的分开。”陈英倒是没喝高,不过情绪正好调动了起来,摆明了划出了一条道。
众人纷纷起哄。
林峰想了想,“一瓶子酒喝下去我可就马上走了啊?我可还有很多话想和你们谈谈呢。你们选,是让我躺了明天睡一天,还是咱们慢慢来?细水长流?”
“喝!”三海和陈英异口同声。
林峰威胁的指了指他们两个,接过了陈英手里的白酒,和吉珠嘎玛手里的酒瓶子撞了一下,仰头开喝。
“好!”众人鼓掌,笑得幸灾乐祸。
可惜林峰到底不是喝酒的料,豪爽归豪爽,之前喝的那些酒还在胃里呢,没喝到一半就喷了出来,弯着腰大喘气。
吉珠嘎玛喝完半瓶,直接从林峰手里把酒瓶给抽走,仰头一口气给喝干了。
林峰看着吉珠嘎玛无奈的笑。
吉珠嘎玛将酒瓶倒了过来,里面涓滴不剩,环顾四周,“要喝找我,小峰今天已经够意思了,他不能再喝酒了。”
林峰推了他一下,根本不想把腹部受伤的事情说出来。
还好大家也没往那方面想,见林峰确实不行了,也就不再起哄敬酒,没过十分钟,林峰这次就真的趴在了桌子上。
第二天三海和陈英他们都哭着张脸道歉。
原来夜里照顾林峰的时候才看到林峰身上的伤口,前面还好,尤其是后背那12厘米长的伤口,直接搓在了他们的胸口上。
林峰带着酒气拍他们,“我真的高兴,是我自己喝的,没多大的事儿,这不都好了吗?”然后环顾四周,房间里的布置不像是探亲房,更不是学校的宿舍了,倒是像宾馆的标间,吉珠嘎玛就躺在另外一张床上昏睡,连衣服都没脱。
三海解释道,“你还算好的了,珠子折腾人啊,死活不住探亲房,到了这里还非得往你床上扑,拽都拽不回来,结果等他睡了,才把你给搬过来的。”
林峰嗯了一声,酒又醒了几分,也不知道昨天喝醉的俩人说了什么没有?隐蔽的打量了三海和陈英的表情,很自然,应该什么都没说。
也是,他们这些游隼们的入门课就是学习如何在各种环境下守住秘密,酒醉确实不算什么。
林峰抹了把脸,坐起了身,三海和陈英像是怕他碎了一样,急忙凑上来照顾。
林峰摆了摆手,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浴室,口干舌燥,太阳|岤抽疼,比他妈的挨枪子儿都难受。
梳洗了一番,清醒了不少,出去的时候房间里又多了几个人,斯朗泽仁和噗哥都来了,桌子上摆着稀饭。
林峰揉着太阳|岤打了声招呼,又看了眼吉珠嘎玛,这么吵还在睡呢,于是端起稀饭慢悠悠的喝着,和他们谈了起来。
游隼是秘密,他自然不会说,只是大略的讲了一下普通特种部队公开的事,回答伤口提问的时候也不过轻描淡写的说了下。
大家都知道军队的规矩,也没继续追问,各自说了下这两年的情况,还有平日里的一些趣事。
不过让林峰最蛋疼的是,他们离开后还有个藏族姑娘来找吉珠嘎玛,斯朗泽仁显然是对那姑娘兴趣比较大,还查了访客资料,叫白玛格莱。也不知道那姑娘是不死心啊?还是顺便过来看看人的?想必珠子回家后应该逃不掉面对面的解释。
当然,这正值热恋的当口,林峰是绝对信任珠子的忠贞度的,往远了说,就依照珠子表现出来的专一程度,也绝不可能背着他做出点什么来,于是关于白玛的问题当即就被林峰给抛到了脑后。
怎么知道就这么一次疏忽,让林峰千里单骑冲到美丽的青藏高原抢新郎去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半月假期(七)
  
  这次吉珠嘎玛确实醉的厉害,林峰不清楚他的酒量到底有多少,毕竟印象里的珠子从来都是拿瓶子喝白酒的,可是能醉到胡言乱语,一睡一天却是第一次。
  林峰怕吵醒他,吃完稀饭后就把人都给吆了出去,出去了才知道,这里也不是什么宾馆,是学校专门负责招待的招待所,就是当初第一来昆陆面试的时候住的那家,林峰想起当时好像还和吉珠嘎玛抽了一只烟样,那时候的珠子穿着不太合身的西装,留着带有细微小卷的长发,像是才从山林里跑出来的猛兽,凶神恶煞之中又透漏出一股淳朴的气息。
  林峰往花坛那边看眼,又有些不太确定当时抽没抽。
  和同学们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三海指着远处问林峰还记得那里不。
  三海手指的方向是训练场,当然是记得,没少在那里折腾过。
  三海拍着斯朗泽仁的肩膀说,“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差点打一架,你说吧,你们折腾什么呢?又不是属狗的,见人就咬。”
  斯朗泽仁抬腿就踹,三海一下蹦的老远,“难道不是?还是疯字辈的。”
  斯朗泽仁骂了起来,“那是我疯啊?你怎么不去问问趴床上那个?他先开骂的不是?我不挺兄弟挺谁?”
  “你有没有动手?有没有开骂?”三海瞪眼。
  “怎么的?要秋后算账?你就有本事了你?在洗漱间里阴人!?”斯朗泽仁追了出去,和三海扭斗在了一起。
  林峰看着他们的打闹笑了起来,想起了遗忘很久的事情,为什么吉珠嘎玛一开始会这么不待见自己?不是才见面吗?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就阴阳怪气的嘲讽人。
  “诶!”林峰拉住斯朗泽仁,“别闹了,这还在大马路上呢,临毕业前记过可就麻烦了。”
  斯朗泽仁笑他,“你当我们这几年都是瞎混的?这地界儿谁不给我们点儿面子?部队里呆傻了把你?”
  林峰想想也是,军校虽然是沿袭部队里的军事化管理,但是纪律管理方面确实差了不少,更何况是比起特种部队这种实战单位,是自己小题大做了。
  之后林峰又去了扎西队长那里吃了顿午饭,逗了逗小侄子,下午回去吉珠嘎玛还在睡。
  林峰只能把人给推醒了。
  吉珠嘎玛眼睛都还没睁开,就伸手抱住了他,手往衣服里面钻。
  林峰失笑,拍着他的脸,“醒了喂,都下午了,够了啊。”
  吉珠嘎玛不太情愿的摇头,喃哝沙哑的开口,“头疼。”
  “冲个澡就好了。”
  吉珠嘎玛继续摇头,抓着林峰的手腕放在额头上,“揉揉。”
  林峰捏了捏他的鼻梁,低头抵着他的额头,“起来吧,我给你倒水。”
  吉珠嘎玛缓缓的张开眼,像是很痛苦一样蹙紧了眉心,睫毛瑟瑟的抖着,格外脆弱的感觉,然后缓慢的看了眼四周,开口道,“他们呢?”
  “学校里呢,要是在这里,能让你抱吗?”林峰的手从鼻梁上往下滑,捏住他的鼻翼,晃了晃,除了酒气太重,这小样的,太可爱了。
  “哦……”吉珠嘎玛嘟起了嘴,脸颊在林峰的手臂上蹭了蹭,“小峰,好难受。”
  “我抱你洗澡?”林峰说着,一下来了兴致,说起来还真没抱过珠子。
  吉珠嘎玛急忙摆好了姿势,厚脸皮的伸直了手,等着抱。
  把人给抱起来的时候林峰暗地里琢磨着还真有点儿重,毕竟是1.82的男人,这一身的肉又紧实。
  吉珠嘎玛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问,“我重不?”
  “还好。”林峰摇头,“能力范围内。”说着,林峰走进了浴室把人给放在了洗漱池上面。
  吉珠嘎玛慵懒的撑了个懒腰,然后抱住了正拿着毛巾冲水的林峰,在他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喃哝开口,“早。”
  “下午了,还早?”林峰斜睨了他一眼,走出去打开了洗澡水,这家招待所用的是太阳能,洗澡前还得放好一会儿的水,转身回来,吉珠嘎玛已经站在了地上,脱起了衣裤,于是林峰说道,“你自己洗,我出去给你倒水。”
  “不陪我洗鸳鸯浴?”吉珠嘎玛失望的垮下了脸。
  林峰失笑,在他胸口拍了拍,“等你酒醒了再说。”
  吉珠嘎玛洗完澡出来,就在腰部松松垮垮的围了个浴巾,拎着裤子皱眉,“常服我就带了一套回来,还等着授衔的时候穿呢,怎么一晚上就揉成了这个德行?”
  “晚点丢给三海他们拿去洗,明天晾一天就干了,后天正好用,”林峰翻腕看了眼手表,“现在3点过,我陪你出去买两套衣服,马上要回家了,穿得端正点儿。”
  吉珠嘎玛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我穿什么都比不过穿军装回去,我家那边风气不一样。”
  “那衣服总要买吧?火车上答应你的。”
  吉珠嘎玛端正敬礼,“遵命,队长老婆,您老说什么我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这称呼叫的……林峰抽了下嘴角,“三分钟紧急集合。”
  “是!”吉珠嘎玛抬头挺胸,双脚一并,飞身开始找衣服。
  林峰就坐在床边看吉珠嘎玛忙活,笑眯了眼。
  下午买完衣服回来又是喝酒吃饭,是他们几个玩得特别好的兄弟们聚会,这次没人灌林峰,林峰就浅酌了半杯应了下景。
  而来者不拒的吉珠嘎玛这次竟然诡异的学会了躲酒,连一斤白酒都没喝到。
  三海他们纷纷说吉珠嘎玛不够意思。
  吉珠嘎玛摇头浅笑,一派的高深莫测。
  到了晚上林峰才知道为什么吉珠嘎玛不喝酒,原来是在床上堵着呢。
  两个人都不想太伤身体,用爱抚的方式解决出来就完事了。
  事后两个人相互拥抱着说了会儿话,期待着后天军衔上肩的仪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又是吃饭喝酒,像是有忙不完的应酬,两个人身上的酒气就没散过。
  不过晚上大家都很节制,都想要用饱满精神的状态登上主席台。
  回到了招待所,吉珠嘎玛就像发情了一样,非得揪着林峰闹,直接把人给压在了床上,又是啃又是咬,带着点儿暴力的感觉扒他的裤子,林峰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会儿,等着俩人衣服全部脱完,突然暴起发难,翻身把吉珠嘎玛给反压了回去,一招擒拿把人给锁死。
  吉珠嘎玛拍着床大骂林峰卑鄙下流,结果还是被林峰给吃干抹净,事后还像个小姑娘一样可怜兮兮的蜷着身子看人。
  林峰一朝被蛇咬,就怕他半夜又起来折腾人,从背后把人给牢牢抱住,威胁他要是今天敢压回来,下次就继续靠身手决定上下。
  吉珠嘎玛当即就想动手挣扎,比身手谁怕谁啊!?结果林峰立马软了语气撒娇,说肚子疼,膝盖疼,就连肩膀都疼,吉珠嘎玛一下就软了下来,直骂林峰卑鄙,等伤好了再慢慢摆谈,一边却吻着人,抓着林峰的手往自己身下放。
  等到吉珠射出来,两个人才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三海来敲门送衣服。
  两个人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吉珠嘎玛飞快的跑到另外一张床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林峰手忙脚乱的找内裤,先抓到的是吉珠嘎玛的,急忙甩了过去,吉珠嘎玛接住在被子里鼓动了一下,穿在了身上,接着林峰又甩了双鞋过去,这才穿着短裤去开了门。
  三海把两套常服递给林峰走进了屋子里,嗅了嗅,蹙眉,“你们屋里这味怎么这么怪?不会昨天夜里打手枪了吧?”
  吉珠嘎玛掀开被子坐起了身,指了指自己的腹部,“我倒是想呢。”
  林峰走去拉开了窗帘,吸了一鼻子的新鲜空气,再一转头,果然房间里有些味道。
  这两天折腾的人实在太累了,而且一和珠子抱在一起他就什么都懒得想,这些小细节以后还是得注意。
  三海不是个马虎的人,但是正常人根本不会往同性恋方面想,更何况他和林峰从小一起长大的,性取向还能不明白?说了也就是开个玩笑,转口就说起了别的。
  吉珠嘎玛看向林峰的目光中加了几分警醒。
  无论他们再相爱,和正常人总归是不一样的,这个社会没有留给他们率性妄为的空间。
  装上军装,戴上军帽,三人精神抖擞的下了楼,一路往大礼堂走去。
  授衔仪式是在军校的大礼堂召开的,全校师生到齐,主席台上除了学校的首长外,还有军部派来的人,党徽高高的挂在主席台的正中间,在红旗的衬托下,场面肃穆庄严。
  毕业生被一个个的点名,依次健步的走上台,从薛校长的手中接过鲜红的命令状,然后由自己的队长佩戴上一杠两星的军衔,敬礼。
  军校每年都能为军队输送不少基层军官,并不是每个都能够进到后勤或者研究部门,更不是你想去基层带兵就能带的,全部都是军部发放统一军衔,统一调配,分到偏远驻地的也大有人在。
  当然,有门路的还是要特殊点。
  但是林峰和吉珠嘎玛他们绝对是整场仪式上最亮眼的两个人。
  一路喊下来,直到叫到林峰的时候,军部特派员的话明显的变动了许多,声音也洪亮几分。
  “二大队三中队学员林峰同志,在校期间表现优异出色,熟悉各种军械技能,连续五届获得优秀个人奖,优秀组织奖,实习期间,积极参与演习,表现突出,特授予上尉军衔,年底颁发一级优胜奖章一枚。毕业去向:成都军区特种大队。”
  “二大队三中队学员吉珠嘎玛同志,在军表现极其优秀,上交计划积极,演习战果突出,特授予上尉军衔,年底颁发一级优胜奖章一枚。毕业去向:成都军区特种大队。” 
  林峰和吉珠嘎玛一前一后走了上去,可以听到台下嗡声不断。
  军校毕业就获得上尉军衔不是说不可能,只要是硕士毕业就可以,但是昆陆一直以来都没有研究院,这里的主旨就是培养基层指挥军官,所以在校期间就算表现的再出色,最高的只有中尉军衔和优胜奖章一枚。
  可想而知,在他们离开军校的这两年,为国家到底做出了多少的贡献,才会让军队破例颁发这样的军衔。
  而且,毕业去向,成都军区特种大队。
  那是在全球都叫得出名号的部队,“西南猎鹰”。
  林峰敬礼接过薛校长颁发的命令状,握手的时候薛将军欣慰的点头,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好样的,我为你骄傲!”
  林峰抿紧了嘴唇,将身体绷得笔直,在老将军的目光里红了眼眶,这一刻,心中突然激荡了起来。
  那些残酷的训练,危机四伏的战场,那些个过去的日日夜夜,身上不断添加的伤痕,辗转反侧的夜晚也在让他质疑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想要得到些什么?
  他从来不是一个傻瓜,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有更好的路可以走,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站在那里。
  那是一个执念,失败了,再在原地站起来的执念,让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执念。
  面对那些伤痛,那些危险,面对队友的不解,父亲的苛责,他固执的只知道往前走,走得更远,更稳。
  这是一个寻找自己的旅程,漫长的看不到尽头,可是,至少今天,他终于找回了曾经遗失的那个自己。
  或许,这不过是他漫长人生的一个车站,但是他终于成功的踏出来一步。
  如今,站在这里,他真的确定自己做到了,真正的再次掌控了自己的命运,真正的成为了那个傲骨铮铮的林峰!
  一杠三星的肩章带上,这一刻,林峰卸下了一分释然,以及更多的责任。
  看着眼前的队长,看着观众席下的官兵,林峰突然觉得自己无所畏惧,头顶天脚踏地,这样的豪情壮志,仿佛能够扛起更多的东西。
  关于自己的,关于吉珠嘎玛的,关于军队的,关于这个国家的。
  这些未来的人生,那些构想,他想,只有一步一步的走上去,脚踏实地的,站在的尽量高的地方,才能够肩负起更多的责任。
  而昆明陆军指挥学院,游隼特别突击队,都将永久的成为他的养分,肥沃的土地必将成长出一棵茁壮的大树,撑起一片天空!
  他的战友,他的爱人,还有他自己。
  属于他们这一代的军队将要来临。
  保卫人民!
  守护国门!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半月假期(八)
  
  在战友们欣喜的看着彼此肩膀上的肩章时,林峰和吉珠嘎玛互看了一眼,眸色暗沉,透露出一分了悟,和三分坚毅。
  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名军人需要做些什么,承担什么。
  他们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一名军人需要付出什么,换回什么。
  中国230万名现役军人,未必都有这样的觉悟,但是只要在自己的岗位上付出一点点,就可以滴水成海,化成一片绿色的汪洋。
  更早的了解一名军人的价值,让他们都笑不出来,因为加在肩膀上的不是荣耀,而是责任。
  授衔仪式结束后,大家就收拾行囊准备去所属部队报到,三海被分到了成都军区总参谋部任职,这是份清闲的工作,在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报纸,写下报告,开开会就够了,只有军演的时候要忙上一点,就是林峰上辈子做的那些工作,也算是遂了三海的心愿。
  林峰不予置否,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无论是安于现状还是搏命冲刺都是自己的选择,毕竟这样的职位也有它必须存在的理由。
  就像他们这些特种兵们出任务的时候,情报部门提供的情报,参谋部门制定的计划,后勤部门给予的武器枪械,一环扣一环,缺一不可,只有协同合作,冲在一线的士兵们才能完美的完成任务。
  三海资历还浅,职位必定不重,再加上卞大校也不想搞特殊化,就没安排车子来接,所以战友们再次确认了联系方式,三海就跟着林峰他们去了火车站。
  临别依依,三个人都是红着眼上的车,这一分开,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聚了,不过同窗情谊必定永世难忘。
  坐了一夜火车,回到成都,林峰和三海把吉珠嘎玛送上进藏的火车才离开。
  最初制定路线的时候就没打算让吉珠嘎玛先去他家,先各自回家住上一周,然后吉珠嘎玛再到他家里去接人,这样他们就还有2~3天的时间聚聚。
  林峰回了军区大院,果然已经搬了家,上辈子的时候林将军升上中校第二年就搬进了新建的干部小楼里,这辈子搬家是在他进了游隼之后。
  三海领着他一路过去,看着家里的小楼让林峰着实愣住了,地点变了,一路走进去,林峰有点儿不安的琢磨自己的重生到底还会改变些什么?
  房内摆设和记忆里差距不大,就是没看到人。
  三海拍着他的肩膀叹气,“兄弟,谁叫你摊着一热血老爸和工作狂老妈呢?等着吧,我先回去了。”
  林峰无奈的笑,等人一走就开始探索自己的新家,然后洗了个澡,在床上睡了一觉。
  一睁眼,老妈就推门走了进来,“醒了?吃饭了。”
  林峰从床上坐起来笑,母亲走过来抱住他亲了亲额头,“笑什么呢笑?怎么在部队里越呆越傻了?见到人都不知道叫一声。”
  林峰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反手抱住母亲的腰,轻轻的叫了声,“妈。”
  母亲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林峰紧紧搂着母亲,感慨万千,最终却只化成了四个字,“我好想你……”
  母亲吸了下鼻子,拍着他的后背笑,“别逗你妈哭,等下让你爸看笑话。”
  “都那么久没见了,还不准哭一下啊?”林峰笑了,拭去了母亲眼角的泪,“咱们先哭,等下我再和爸抱头痛哭给你看。”
  “臭小子!”母亲拍着林峰的手臂,“壮了不少啊。”
  “必须的,你儿子多有本事啊。”林峰笑开了牙,双方都在努力调节气氛,都不想让分别重聚后的场面眼泪汪汪,所以林峰就顺势插科打诨的开起了玩笑。
  下了楼没坐一会,林峰正在吃西瓜,林云海就推门走了进来,身后的勤务兵也换了。
  郭湘云去张罗饭菜,林峰和父亲就坐在那里聊天,林云海是知道游隼特殊性的,压着声问了下情况,林峰轻描淡写的说了些日常的生活训练,却绝口不提去L国的任务。
  林云海指着林峰的肩章问他怎么高了一级?
  林峰得瑟的笑,你儿子出色呗。
  林云海拍着他的肩膀欣慰的笑,手心按着肩章转移了话题。
  在家里呆了三天,林峰充分的享受了家庭的温暖和大都市的生活,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