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40部分

腿男人。
  “叩叩!叩叩!叩叩叩!!”两短一长的敲门声响起。
  穆萨拉什扭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手上的工作,手上的工作还没结束,再放人进来也不过是放在那里摆着。
  穆萨拉什有些无奈的琢磨着还是该请个助手比较好。
  “叩叩!叩叩!叩叩叩!!”又是两短一长的敲门声。
  两秒后,“嘭!”一声巨大的踢门声。
  穆萨拉什蹙了蹙眉,果然都是一群暴徒。
  “医生,您在里面吗?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如果不在的话我们可能会采取暴力进门的方式了。”
  门外传来带着异国腔调的波斯语。
  是个外国人!?
  穆萨拉什想了想,直起身走了过去。
  能够知道这里的外国人可都是得罪不起的,不光是背景不得了,这些国外的人都是疯子,要是救不了人,整个房子被轰了都有可能。
  门被打开,昏黄的小道里站着三个人,怀里还抱着一个,脸上都涂抹着油彩,带着杀戮的硝烟气息倾轧而来。
  几乎一眼,穆萨拉什就确认这群人是佣兵,是一群刚刚离开铁火战场的佣兵,当然了,绝不可能是军人,真正的军人是不会到自己这里来求助的。
  穆萨拉什的眼从昏迷过去的男人身上移开,寻找开口说话的。
  老鼠急忙道,“医生,先让我们进去。”
  穆萨拉什点头侧让开了身子,往屋里快步走去,“关门,你来说情况。”
  老鼠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腹部洞穿伤,子弹从腹部穿透,路上做过急救处理,但是必须要动手术。”
  穆萨拉什点头,走进了最里面的屋子。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约有100平左右,角落里堆放了很多看不出用处的物体,杂乱无比,整个空间用布帘隔开了四个小间,房间里气味浑浊,消毒水的味道很浓,还夹着血腥气味,灯光昏暗,环境真的很糟糕。
  抱着林峰的珠子甚至用质疑的目光看向穆萨拉什,那件医生长袍上还有新鲜的血液。
  这里……能够救人吗?
  将林峰放到手术台上后,珠子几乎是用瞪的在看人。
  穆萨拉什很淡定的回视了珠子一眼,不慌不忙的撑开林峰的眼皮照了照,接着又撕开林峰腹部的伤口看了一眼,这才将个类检测仪器贴在了林峰身上,最后转身就要离开。
  “干什么?!”珠子一把抓住了他。
  穆萨拉什说了一长串的波斯语,老鼠解释道,“这位患者的急救措施做得很好,还可以坚持一会,我需要把那边的手术先完成。”
  话音还没落,珠子就拔出了枪,抵在他的脑袋上,双目赤红的指着林峰,威胁道,“现在,马上!”
  穆萨拉什抿紧嘴不说话。
  珠子又将枪推前了一点,瞪圆的眼珠子里清晰可见密布的血丝,像是一头嗜血的猛兽一般。
  气氛瞬间紧绷了起来。
  “珠子……”林峰叫了一声,紧张的抬手想要拉住他,却被果果一把给按住了。
  果果左右看了一眼,抬手压下了珠子的枪,安抚般的说道,“这里有我。”
  珠子脸上的肌肉抽搐着,用了很大的力气压下心里暴虐的情绪,缓缓的放下了枪。
  穆萨拉什淡定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这里没有血液库存,你们自己做术前准备。”说完便转身离开。
  老鼠咬了咬牙,想要骂人,最终无奈的一声叹息,跟着医生走了出去。
  在手术台上,医生能够操纵任何人的生死,只要他敢,连一国首相都不能在手术台下醒过来,谁都知道手术前不能得罪医生,啧!这彪子!
  “我帮你。”沉默了半响,珠子扭头看向果果,咬牙挤出了话,那双眼甚至不敢往林峰的脸上看,就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哭了出来。
  他握住林峰冰冷的指尖,那种触目惊心的凉,刺激的瞬间眼眶里就凝聚了一层水雾。
  果果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林峰腹部上经过紧急处理的绷带抽离,然后又将林峰轻轻的翻了个身,当伤口展露在了珠子的眼前时,珠子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心脏几乎停顿了下来。
  后背的枪眼还在涌出粘稠的血液,边缘的肉翻卷着,随着他们的动作而颤抖。
  珠子甚至无法想象在这之前林峰是怎么熬过来的。
  路上果果为林峰输了不少血,脸色不是很好,现在看了眼血压确认还得继续输血,转身又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未开封的输血管。
  “我是O型血,可以的。”珠子开口,卷起了衣袖。
  果果摇了下头,“尽量不要跨血型了,他现在的抵抗力很弱,而且需要大量的血液,还是我来。”说着,便将针头再次扎进了林峰的血管。
  “但是你接下来不是要处理……?”
  果果一边把另一头的针头往自己手臂上扎,一边说道,“我说你做,肠道手术还是要等医生过来。”
  珠子点了下头,开口,“你自己不要硬挺。”
  “一点血而已。”果果笑了笑,说完低头看向林峰,“我要开始注射麻醉剂了。”
  “嗯……”林峰点头。
  麻醉针和气体麻醉同时注射进林峰的身体。
  珠子看着林峰的眼睛渐渐失焦,然后又挣扎着大睁了起来,下一秒就飞快的阖上。
  他们这些经过麻醉训练的人,如果只是单单一针麻醉剂效果实在是有限,所以想要将一个人彻底迷晕,需要远超过正常人的用量。
  珠子找了两床被子盖住了林峰的下半身,然后手伸进被窝里为他搓脚,提高温度促进血液循环,揉到膝盖位置的时候突然想了起来,如果没有记错,林峰那时候奔跑的姿势应该腿上也有伤。
  他将被子掀开,顺着裤管剪开裤子,果然左边的膝盖红肿的,涨粗了一圈。
  “这个伤交给你了。”果果说。
  珠子点了下头,撩开帘子走了出去,接着就传来物体被破坏的声音,还有穆萨拉什大叫的声音,不过很快的安静了下来,珠子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四块木板和一团纱布,另外一只手提着两瓶点滴药水。
  将药瓶挂上,持着尖锐的针头扎进林峰手背的血管里,然后转身处理骨折伤。
  无论是注射,打针,处理骨伤都是特种兵最基本的掌握,当初在选训的时候他们就被迫在身体极致的压迫下学习截肢手术的操作,为膝盖上夹板对于珠子来言很轻松。
  果果大约输了五分钟的血,又拨开林峰的眼皮看了一眼,这才将针管从手臂上拔了下来,起身专注的看向林峰的伤口,想了想,还是从背囊掏出了各种手术的简易器械。
  这样的等待让每个人都焦急不已,他们都知道,不快点处理好内部的伤口,输再多的血都没有用。
  果果咬着嘴唇,很紧张,理论上学过,但是从来没有亲手操作过,单单是想到用手里的手术刀隔开人类肉体就让他的胃部抽搐。
  “他说了,按照平时学的做。”珠子看着果果,语带安抚,“需要我做什么?”
  果果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摇了摇头,“你帮我把流出来的血擦干净就可以。”然后,果果弯下了腰,将剪刀移向了林峰的腹部。
  “NO!”正掀帘子进来的穆萨拉什大叫了一声,一把将果果手里的手术刀抢了过来,年近50岁的男人目光犀利,狠狠的瞪着两个人,然后一挥手指向身后,“出去!”
  跟在身后的老鼠也对珠子勾了勾手,让他出来。
  珠子迟疑了半秒,点头。
  果果却说,“我可以帮忙,让我留下。”
  穆萨拉什想了想,点头。
  珠子一离开小隔间,就被老鼠拽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珠子不明的看着他。
  “放心!”老鼠说,“穆萨拉什医生是一名非常好的外科医生,他既然敢选择先为别人治疗,也就说明他有把握救你们队长。”
  珠子嘴唇动了动,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垂下的眼帘掩藏了所有的情绪。
  “我想,你该冷静一下。”老鼠深深的看着他,掏出一包烟抽出了一根,然后将整包烟丢给了他。
  珠子盘膝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划燃了火柴。
  真的很久没有抽烟了,除了上次的印度任务,确实已经戒了四年,这种辛辣的味道充斥在身体里,像是能够熏出泪来一般。
  他抬手在自己的眼眶蹭了蹭,手背染上了温热的液体。
  口腔里的味道很苦,和偶尔从林峰嘴里尝到的味道一样,曾经有一度他不明白为什么林峰会学会抽烟,一个这么有自制力的人竟会吸食这种慢性自杀的食品。
  现在,终于明白了。
  当烟雾从嘴里吐出的时候,看着那袅袅上升的气体,像是能够带走身体里的烦闷,虽然只有一点,就够了。
  再这么憋下去,他觉得自己会爆炸,炸得粉碎,连着身边所有的人。
  一支烟抽到一半,吉珠嘎玛再也坐不住,掐了烟又走回去了。
  老鼠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珠子靠在墙壁上,看着灰色的布帘,隐约能够看到开了强光的里面倒映出的影子,那些搅动纠缠的倒影在布帘上映照着,感觉上就像是一朵莲花,一点点的绽放出莫名的光彩,让花蕊里的人重获新生。
  手术持续了40分钟,整个过程都很安静,只有果果偶尔会出来拿取物品。
  每当视线交错的时候,珠子总想从果果的眼里看出些情况,而果果总会给予他一个希望的笑容。
  一点点的,珠子觉得自己安静了下来,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能够做得实在是不多,除了期待的守候外……
  最后一次果果出来的时候说道,“手术完成了,他暂时还需要静养几个小时,我们早上就要离开这里。”
  珠子没有开口问他,林峰怎么样了,果果的表情是最好的回答,虽然面色发青,但是那张脸上的笑却带着浓厚的喜悦,“我出去找车。”珠子点头,虽然这种时刻,他更想做的是呆在林峰身边。
  “我去。”老鼠拦住了他,“这里我比较熟悉。”他翻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临近12点钟,“再晚一点。”
  “嗯。”珠子轻轻点头,走了进去。
  穆萨拉什正在进行最后的伤口缝合,弯曲的针头扎进肉里从另外一个块肉里刺出,黑色的线将分开的肉拉在了一起,初步判断出缝合的伤口约有12厘米长,狰狞的横在后腰上。
  珠子迫不及待的将目光移动了林峰的脸上,那张侧躺着的脸面色惨白,双目紧闭着,似乎在昏迷中也很痛苦,眉头紧紧的蹙着,随着轻微的鼻翼翕动,可以看到氧气罩上汇聚的雾气。
  这样的林峰……
  珠子的嘴唇抿得死紧。
  就像是一捧就碎了似的。
  轻得不能再轻的将手指落在了脖子上,指尖的触感温热了许多,直到这一刻屏住的呼吸才流畅了起来,珠子几乎脱力的大口喘息着。
  穆萨拉什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英文。
  珠子半天才反应过来,说是麻醉药10分钟内就会失效。
  也就是说,林峰马上就会醒。
  缝合好最后一针,穆萨拉什收起所有医疗器械,将林峰小心的放平,推着小车走了出去。
  果果这才开口解释,“子弹破坏了两节肠道,缝合的手术很顺利,不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应该消化都不是很好。”
  珠子感激的看向果果,“人还活着就好。”说着,有些迟疑的握住了林峰的手,布满血迹和油渍的手,清楚的刻画出战场的危险,珠子很努力的克制自己想要在手背上亲吻的冲动。
  果果点了点头,“我需要休息一下,这里就交给你了,醒过来不要打扰他,他还需一些睡眠调整身体机能。”
  “嗯。”珠子点头,他懂,接下来还要进行遥遥无期的逃窜,在回国前再也不会有这么安全安静的环境了。
  果果出去后,吉珠嘎玛抬眼四顾,脏而乱的环境,但是目前来说真的是最好的。
  想到之前,想到明天之后,吉珠嘎玛就觉得心脏阵阵的抽搐,疼痛。
  原先就知道特种部队的任务很危险,知道受伤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如今亲眼看到,看到林峰徘徊在生死线上,这种更直观的震撼,就像是自己掉进了海里,一路往下沉,海水挤压着身体,束缚着,想要高喊出一句话,却只能无意义的吐出一连串的气泡。
  就连眼泪都是奢侈的。
  双手紧紧的握住林峰的手,抵在了额头,却哭不出来,眼中甚至连湿意都没有,但是心脏被自己的呼吸缠绕,一层又一层,紧紧的。
  那种无望和压抑,让吉珠嘎玛几近崩溃。
  握在手心里的手指动了一下,吉珠嘎玛急忙抬头看了过去,入眼的就是一双黝黑到了极致,里面闪烁着淡淡的光亮,失焦的双眼。
  “小峰……”吉珠嘎玛凑过去,轻轻叫了一声,抬手在他的脸上温柔的抚摸。
  林峰眨了眨眼,失焦的双眼慢慢凝聚,汇聚在了他的脸上。
  “没事了。”吉珠嘎玛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没事了。”
  林峰的嘴唇开合了两下,吉珠嘎玛俯下了身倾听,断断续续的气声,“任……务……”
  吉珠嘎玛忍了很久的泪差点落下来。
  这个男人,都到这个时候了,醒来后第一句话怎么还是任务?
  不过……这不就是林峰吗?自己一直爱着的男人。
  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够清楚自己的立场,为了军人的身份而活着。
  吉珠嘎玛抚摸着他的头顶,盈了泪的眼闪烁着细碎的光泽,然后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一抹浅笑,点头。
  在林峰的耳畔轻声说道,“第二次他们只拦下了一枚,另外一枚命中目标了,放心,任务顺利完成,大家也都顺利分散隐蔽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会合。”
  “珠……子……”林峰轻浅的声音传进耳畔。
  “嗯,我在。”吉珠嘎玛轻声应着,退后了一点,再才看到了林峰的眼,锁在自己的脸上,默默的看着,吉珠嘎玛无法分清这是茫然还是专注。
  “珠子……”这次的声音清晰了很多,穿过氧气罩清楚的落在耳膜上。
  吉珠嘎玛的目光柔软到不能再柔,“我在的,在这里。”
  “我……做了个……梦……。”
  “嗯。”
  “有你……”
  “嗯。”
  “如果……我会去……找你……在一起。”
  “嗯。”吉珠嘎玛眉心一蹙,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第一百零九章 L--离开
  如果什么?
  吉珠嘎玛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却听懂了后面的话,找你,在一起……
  胸口很热,像是化了一般,软软的蔓延到了全身,细胞被滋润着,散发出一种活力,却又软的不得了。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只能握着他的手,紧紧的握着,然后缓慢的移动,十指相扣。
  林峰眨着眼,期待的看着他。
  吉珠嘎玛的嘴角勾起,露出灿烂的笑,点着头,“我会等你,一直等着你,如果你找不到,我会去接你。”
  林峰轻微的摇着头,“会……迷路,我,等我……”
  “嗯。”吉珠嘎玛重重点头,“等你,一直等你。”
  林峰的脸放松了下来,睫毛颤动着,眼睛弯了下来,目光柔和温柔,然后缓缓的闭上了。
  第二天一早,林峰几乎是一被人碰到身体就睁开眼了,吉珠嘎玛正准备将他身上的各类仪器拔掉。
  “要……走了?”声音嘶哑的厉害,说完话才发现喉咙干渴的像是要着火了一般,视线移开,想要寻找水杯。
  “嗯。”吉珠嘎玛轻轻应了一声,“要先喝点水吗?”
  “好。”林峰点头。
  吉珠嘎玛出去后再进来时,手里捏着块湿毛巾。
  林峰没看到希望中的水壶有些失望,不过也知道自己现在还不太合适喝水,也就默默的任由吉珠嘎玛润湿着自己的嘴唇,但是此刻身体的饥渴而言,这样的方式实在是杯水车薪,于是嘴唇张开直接吮上了毛巾。
  吉珠嘎玛笑了笑,看着林峰隔着湿毛巾裹上自己的手指,然后拇指移动勾起毛巾的一角,又在林峰的嘴角擦了擦。
  林峰吮了两秒,眨了眨眼,然后缓缓松开了唇,很淡定的开口,“我很渴。”
  “嗯。”吉珠嘎玛点头,“等到中午吧,中午就可以喝少量水了,虽然咱们没一般人那么娇贵,可以的情况下还是注意一点。”
  林峰点头,“忍得了。”然后视线转了一圈,“他们呢?”
  “老鼠在车上等我们,果果在外面补充医疗物资,我把你身上的东西卸了,咱们就出去。”说着,吉珠嘎玛把湿毛巾丢在了床头,快速的扯下了林峰身上粘贴的物体。
  林峰默默的看着吉珠嘎玛的动作,本以为自己会在对方的动作里疼得不得了,但是很显然这样轻微的拉扯,对于腹部和后腰像火烧一样疼痛而言简直是猫抓一样,但是,接下来林峰很快就尝到了苦头。
  当身体被打横抱起的时候,身体像是被断裂成了两截的感觉让他终于忍不住轻哼出声。
  “忍忍。”吉珠嘎玛说着,只能又放缓了几分力气。
  林峰伤的真不轻,除了腹部中枪,左边膝盖骨也有裂缝,肩膀还被流弹刮掉了一大块肉,简直是从上到下都是伤。
  也亏得身体素质好,对疼痛的忍耐远超普通军人,这才能够受伤后不到8个小时就调整的了过来。
  说实在的,疼痛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只是旁边看着的人会心疼不已,而已。
  吉珠嘎玛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用劲,林峰的身体还没完全离开床呢,肌肉就开始抽搐,肉眼可见的额头瞬间密布了薄薄的汗水。
  林峰的视线有些散乱,咬着牙开口,“死不了,你快点。”声音非常的急促,像是怕说上几句话就卸掉了鼓足的那些气一样。
  吉珠嘎玛回头看了眼布帘,弯腰在林峰的唇上亲了一下,“忍忍,上车就好了。”说完,手上一用力,就把人给抱了起来。
  那一瞬间,吉珠嘎玛可以确认林峰几乎是弹了一下,但是却半句呻吟都没有。
  哎……吉珠嘎玛又心疼又无奈,偶尔弱一下就不行吗?非得等到发烧?
  吉珠嘎玛稳稳的将人抱着,站在原地等他适应一下,然后才往门口走。
  走过类似于会客室的房间时,果果正低头将很多药物塞进背包里,一边和穆萨拉什用英语交谈。
  吉珠嘎玛没有说话,几个快步就走了出去。
  五点钟,外面天还是黑的,小巷子里没有车,林峰还没来得及问,吉珠嘎玛就回答道,“车进不来,停在外面的,老鼠搞了辆卡车,擎天柱那种的。”
  林峰抖了抖嘴唇,有些无奈,“真嚣张。”
  “随他们家老大。”
  “四少!?”林峰想了想,“那边情况……?”
  “计划还在进行中,别担心一直在联系。”
  “小亮和幸富他们……?”
  吉珠嘎玛无奈的抿紧了嘴角,“我说,你不疼了吗?等下说不行?”
  “我分分神……”
  “都很顺利,简亮、畅少和光头一直在一起,幸富那边一个小时前传来消息已经到达姆斯兰德镇。”
  “罗绍?”
  “暂时还没有消息……”这话一说出来,吉珠嘎玛敏锐的就感觉到林峰的气势沉了下来,急忙补充解释,“要相信自己的队友,虽然我们是第一次出任务,但是大家都是老兵,在原先的部队里也出过不少任务,或许达不到这个程度,但是我们没你想的那么弱。”
  林峰轻轻的’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吉珠嘎玛知道林峰是绝对放心不下的,但是已经能够看到车,也就没有继续开口。
  老鼠正站在后车门抽烟,见他们出来也不说话,直接将后面的集装箱拉开,跳了上去,拉出了个铁梯子架在了集装箱的边缘。
  虽然准备的挺齐全的,但是到底双手抱着人不好往上面上,吉珠嘎玛低头看向林峰。
  林峰点头,“我自己上去。”
  “瞎说什么呢?”吉珠嘎玛当即蹙眉,“我背你。”说完,吉珠嘎玛的视线意有所指的在林峰绑着板的腿上看了一眼,“全身上下全是伤,怎么还不消停?”这话说的稍微暧昧自然了点,说完吉珠嘎玛才想起身边有外人,于是不再吱声,弯腰将林峰轻轻放下,然后背对着林峰半跪在了地上。
  老鼠将人给拉上来后,转身便往漆黑的集装箱里走,没过两秒,灯一下就亮了。
  看清楚里面的摆设,吉珠嘎玛和林峰全部愣住。
  这……他妈的!真的是情报局的人啊!!
  宽大的车厢里摆了四台电脑,里面的架子上还挂着各类武器,手枪,火箭筒,步枪等等,林峰甚至看到了一挺22M的大狙,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黝黑枪身吞吐着毫光般,粗狂豪放,漂亮得不得了。
  林峰甚至可以想到小亮要是看到这把枪,怕是连路都不会走了。
  老鼠将一台电脑打开,解释道,“本来是想搞一辆大车的,但是这附近没有合适的,我就让人把车开过来了。”
  “你们还有别的人?”吉珠嘎玛蹙眉。
  “前面活动的只有我们三个,隐蔽起来的很多,大多数都是从伊拉克撤到这边的,美国意图太明显,现在很显然想要和L国搞出点事情来,我们需要很详细的情报。”
  林峰蹙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光中国,怕是全世界的高级特工都聚集到这里了。
  “算了。”老鼠耸肩,“部门不一样,和你们说的太多也不好,你们只要明白在这里不是孤军奋斗就好。”说着,老鼠起身走到了里面,“这里有沙发,我看你脸色真的很糟糕,还是先躺着吧。”说完,老鼠又想了想,“在你的计划里,我们已经全部是死人了,所以这辆车很适合你们全部队员隐藏,姆斯兰德镇最近有不少陌生人出没,你们在那里集合总归是不太安全。”
  此刻,林峰已经躺在了沙发上,抚着腹部的伤口沉思,半响,有些迟疑的开口,“那么我们这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老鼠坐在焊接在集装箱的椅子上,转身看他,“情况已经汇报上去了,你知道的,我们是协助,你们是执行,但是发布命令的却是上面的人,算不算完成,我们谁都说不准。”
  吉珠嘎玛把林峰最想问的问题提了出来,“研究基地的人转移了吗?”
  老鼠摇头,“暂时还没有新消息,但是通过侦察,你们的行动是有效的,导弹毁坏了研究中心的主楼,二、三层楼基本完全损坏,破坏的有点狠,伤没伤到自己人不说,主要还是有些担心那架飞机有没有事。”
  林峰挪了挪身体,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勾起了一边嘴角,“没什么好担心的,怕是飞机早就被‘肢解’了,核心数据都在更安全的地方放着,就算毁坏也是些没用的外壳。”
  老鼠耸肩,不置可否,转身在已经开启的电脑上输出了一连串的命令,说道,“这四台电脑的权限都很高,可以进入你们军部的资料库,当然,也包括你们猎鹰的,有什么需要查阅的,可以使用这台电脑,我知道你是学电子这一块的,但是别的东西别乱碰,有记录的。”噼里啪啦说完一大串,老鼠站起身,“你们那战友动作太慢了点,我出去等他。”
  老鼠一离开,门一关上,车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吉珠嘎玛看了林峰几秒,起身走向枪械架上摸了起来,虽然,他更想摸人,可是明显林峰现在的兴趣都在那台电脑上。
  “珠子……”
  果然!吉珠嘎玛无奈瘪嘴,要请示能不能碰电脑了吧?
  “你说,我这次的行动会不会伤了自己人?”
  林峰话的跳跃度太大,吉珠嘎玛愣了一秒才接上,急忙转身道,“消息不是发过去了吗?你怕他们没收到?”
  “那边信息是流通的,一定可以收到,我是怕队长他们为了配合这次的行动,减少被怀疑的几率,而刻意制造伤亡的假象。”
  “别想那么多,比起他们那边,我们才是最危险的,咱们的战斗画面一定全被拍了下来,就咱们这脸部轮廓,一被电脑进行面部处理就摊开了,你不怕他们根本不会怀疑到美国人身上?”
  林峰仰头,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偏偏唇色浅淡,眼尾又疼得发红,这一眼的妩媚风情远胜于蕴含的杀伤力,吉珠嘎玛当即就闭了嘴,就怕口水露出来,其实林峰自己是不知道了,但是吉珠嘎玛看得清清楚楚,每当情动的时候,那双狭长的凤眼就迷茫着,眼尾发红,直勾得人抓心挠肺的想要把这双眼抠下来,走哪儿带哪儿。
  林峰眨了眨眼,被吉珠嘎玛露骨的眼神看得别扭,只能移开了视线,开口道,“美军就非得用自己的特种部队吗?就不用雇佣兵吗?亚裔的雇佣兵多了去了,为哪个国家组织效命的都有,谁敢说一定是中国人?况且,这次的中俄L三方是合作关系,中方破坏这次行动能有什么好处!?反过来想,想要破坏这次合作的国家却有很多。咱们把局面搅得这么乱,他们爱猜谁猜谁去,不过美方绝对占得最大头。而且这种怀疑也不过是这次行动的附属产品,真正的原因还是逼迫L方提供更安全的研究场所。”
  林峰一口气说完这一长串话显然有些累,缓了几秒才开口,“真正扣美方屎盆子的还是在刚哥那边,也不知道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一直都没有……”
  吉珠嘎玛拿着一把突击步枪走了回来,一脸感慨,“车上竟然连这种枪都有,情报部门简直无敌了,啧啧,拥有“狙击型态”和“近战型态”的FN SCAR突击枪,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实物,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吉珠嘎玛喋喋不休,林峰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抿嘴着嘴不再说话了。
  吉珠嘎玛用手掌开始丈量这把枪的各项数据,然后报了出来,听着听着,林峰有些明白吉珠嘎玛的意思了,于是扭头笑道,“既然想让我别再想任务的事情,你就直说。”
  吉珠嘎玛手上动作不停,斜睨了他一眼,“和你直说有意义吗?你这人不用更暴力的手段不屈服的。”
  林峰眨巴这眼,一脸天真,“是吗?我这人不是最好说话的吗?对人又那么温柔,斯文有礼,否则也不会捡到一颗珠子。”
  “珠子!?咳!”吉珠嘎玛醒了醒嗓子,“捡到得?品质怎么样?”
  “还行吧。”林峰咧嘴笑,刚一抽气就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当即就蹙紧了眉,“别逗我笑,疼着呢。”
  “还没说呢,品质怎么样?”吉珠嘎玛不依不饶,反正笑也笑不死人。
  林峰看吉珠嘎玛真的很想得到答案,于是看着车顶棚认真的想了想,“晶莹透亮吧,虽然初见时沾染了尘泥,却瑕不掩瑜,璀璨夺目。”
  吉珠嘎玛的嘴角无法控制的几乎要咧到耳朵边,笑着笑着又有些尴尬,于是扭开了头,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既然……咳!既然拣到了,就带好吧。”
  “正准备买条白金链子拴上,一直戴在脖子上。”
  “嗯……别丢了……”
  “不会,带一辈子。”林峰的嘴角带笑,深深的看着低头玩枪,耳廓却通红的男人,“你相信福不单行这句话吗?”
  吉珠嘎玛扭头看他,“不是祸不单行吗?”
  “我这人运气好。”林峰笑开了牙,“第一次得了那么大的幸运,本以为就这些了,结果又让我得到一个同等的幸运。”
  吉珠嘎玛不明白,“两次幸运都是什么?”
  “不能说,说了没准第三次就错过了。”
  “别太贪心了。”
  “也是……”林峰想了想,点头,“别太贪心了,牢牢抓住这两次就够了。”
  看着笑得像个孩子的男人,吉珠嘎玛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晃了晃,“说那么多话不口渴吗?”
  林峰愣了一下,有些懊恼,“好不容易忘记的。”这声线瞬间就哑了下去。
  吉珠嘎玛嘿嘿的笑,“我给你找点水润润嘴唇。”
  “顺便去看看果果。”
  “好。”
  吉珠嘎玛下去的时候,正好见到老鼠和果果一起走出来,问了才知道,果果从穆萨拉什医生那里拿了不少医疗物资,结账的时候一下就蒙了,穆萨拉什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了4万美金,郑太果一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默默一算接近三十万人民币,当即共和国的小民意识就爆了出来,转身就把东西往外面掏。
  可这价也怪不了人医生,L国可是个石油大国,随便有个职业的往发展中国家一站都是富翁级别,而且人赚的就是黑钱,这钱真不算多。
  一个砍价一个坚决不让,扯了很久,还是老鼠过来直接丢了一口袋现金完事,那挥金如土的豪气看得果果心里发呕。
  上了车就迫不及待的和林峰抱怨,不就是有个军火贩子的头儿吗?钱就不当钱了?
  虽然事实证明,跟对了组织才会活得潇洒,但是林峰也只能顺毛安抚,无论说什么就嗯嗯嗯的点头,时不时的跟着说上两句。
  吉珠嘎玛抱着膀子在旁边笑,就觉得像是一只小猫在找狐狸撒娇,狐狸伸出舌头舔着舔着,就把小猫安抚下来了,小猫还满意的蹭着取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储粮。
  看着断了一条腿的狐狸,吉珠嘎玛想了想,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忘记给狐狸喂水了。
  第一百一十章 L--回国
  集装箱没有窗户,也不知道开到了哪里,林峰躺在沙发上晃晃悠悠的,视线好几次都往电脑那边飘。
  之前林峰让果果去接收资料,可惜权限不够,只能查到最后一名队友罗绍在20分钟前和情报部门联系上了,目前正在往姆斯兰德镇赶,林峰让果果把最新消息发了出去,将集合地点改在了姆斯兰德镇西北方8公里的位置,但是要是再想调出更高级的资料,查询这次任务的后续情况,就必须林峰亲自操作。
  虽然从老鼠那里得到了最新消息,林峰终归还是不放心的,他这种人就这毛病,要是东西不抓在手里就不放心,天生劳碌的命。不像吉珠嘎玛,直接躺在地板上就睡了。
  这么忍了一会儿,林峰觉得越来越不舒服,身体疼不说,还不能来回动弹,背后躺得都发麻。
  人呐,一无聊起来事儿就多,这儿不爽那不爽的,最后还想上厕所。
  像他这种手术,通常都要插导尿管的,然后安安稳稳的在床上躺个48小时,才准少量活动。
  可是手术一结束,果果就给拔了,知道林峰一恢复意识就不会要那玩意儿,心是好的,可是毕竟林峰一直在挂药水,几大瓶子的水流进身体里,这种涨涨的感觉在现在这种情况就突显了出来。
  后来实在没办法,让果果拿了个缸子给解决了。
  一回头就看到吉珠嘎玛支起了上半身看他,那眼神……
  林峰呲牙,你丫的不会想要帮我把尿吧??
  吉珠嘎玛眨巴着眼,莫名的深思半响,又躺了回去。
  林峰的思路开始扩散,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三个人在这个大箱子里憋着,开始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上两句话,后来大家都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睡过去。
  林峰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梦是接着昨天夜里的,结果他还真跑去找珠子了,没进屋,就在院子外面看了一眼,看到现在这个模样的男人在小楼下面逗着一条黑色的大藏獒,从二楼的窗户那里出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藏族女人,软软的喊了一句话,珠子扭头回了一嗓子,然后林峰就听到了铃声,学校上下课的那种铃声,一个10来岁的小男孩远远的跑了过来,鲜艳的红领巾系在脖子上飘啊飘的,像只猴子一样冲进了院子里,喊了一句,阿爸。
  林峰一下就醒了,心脏砰砰的跳着,头晕脑胀。
  他翻腕看了眼手表,还没睡到10分钟。
  有些东西不是没去想过,只是后来刻意的淡忘了。
  林峰艰难的挪着身体,把自己调整到可以看到吉珠嘎玛的位置,疼了一头大汗,却是有些失望,原来珠子是背着自己睡的。
  看着那个背影,林峰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具体追根求底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最终也只能确认自己想多了,无论上辈子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这辈子吉珠嘎玛是属于自己的,这就够了。
  夜里睡多了,一时也睡不过去,林峰就左看看右看看,视线最后还是落在了吉珠嘎玛的背影上。
  珠子睡的很沉,头枕在手上,可以看到手心向上微微的弯曲着,手指的骨节很粗,算不上非常的修长,色泽深暗,是一双很有力量感的手,偶尔指头会轻轻动一下,林峰也觉得自己的心脏跟着大跳了一下,身体里满满涨涨,像是某种物质在发酵,不间断的酝酿,充实而静谧。
  林峰很享受这样的气氛,仿佛只要这个男人出现在视野里,心就会很安定。
  不知道过了多久,吉珠嘎玛翻了个身,面朝上,露出了一个侧脸,林峰眼睛一亮,开始一寸寸的打量。
  吉珠嘎玛长得漂亮是毋庸置疑的,那张侧脸在节能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高鼻深目,浓丽的睫毛下,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睫毛浓而长,侧着看的时候更是觉得长,还微微有点点的弯翘,偶尔的翕动让林峰想起了蝴蝶,蹁跹的飞,华丽蛊惑,让他的指尖痒痒的,想要摸上一模。
  嘴唇丰厚,唇形很漂亮,就是辛苦了几天,上面有些细小的伤痕,嘴角处还有一块翘起的薄皮,让林峰想把那碍眼的东西给扯下来,用咬的。
  林峰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无聊疯了,身上还疼得要命,脑袋里却不断的发出一个声音,走过去,把人给压住,用舌尖把那块薄皮给舔软,然后慢慢的咬下来,再用舌尖给送进原主人的嘴里,顺便品尝口腔里那种柔软温润的感觉。
  “哎~”林峰低叹了一口气,转开了头。
  就自己现在这副半身不遂的德行,能干什么?
  可是这念头一旦起了,就压不下,身上火烧火燎的疼,再加上想法不能成真,心里就鼓出了某种莫名其妙的怒气,总觉得莫名的委屈,老子疼成这样,你丫的还呼呼大睡!?老子还是不是你男人了?伤成这样还睡得着?
  好忍坏忍的忍了半个小时,林峰一抬手就把身上盖的一件衣服给甩了出去,衣袖直接刮到了吉珠嘎玛的脸上,顿时就睁开了眼,露出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顷刻间便绽放出光亮,望了过来。
  林峰那一下动作大,扯到了伤口,脸都变了形,呲牙咧嘴,落在吉珠嘎玛眼睛里顿时睡意全无。
  “怎么了?”吉珠嘎玛问。
  林峰呲牙不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珠子一醒他就后悔了,只希望时间能往回跳上几秒。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闹这种脾气,自己受伤,珠子肯定更不好过。把人叫醒了想要干什么?抱怨两句?说说这儿疼那儿疼的?然后再往对方胸口捅刀?啧!真是越活越回去!
  “想喝水?”吉珠嘎玛看了眼手表,“时间还没到呢。”说着,人却已经站了起来,往背包那边挪,嘴里低声说着,“不过要是真受不了,还是喝点吧,润下嗓子的量。”
  “嗯。”林峰应了一声,视线追着吉珠嘎玛走,所有的烦躁就像漏了气的气球,就这么消失了。
  喝了水,吉珠嘎玛就靠在他的沙发边上昏昏欲睡,林峰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缓缓抬起手覆在了他的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