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37部分

油了你!”
  “……”珠子开始磨牙,下一秒,突然笑了起来,“反正都找到阿吉了,就算傻臭了也无所谓。”
  林峰眨巴着眼,突然也挺赞同他这句话的,反正自家的再怎么埋汰也喜欢的不得了。
  这就是恋爱的人啊~~~
  
  俩人一路笑闹着回了寝室,一看,果然申沉没在,珠子故技重施,又想把人拉进厕所里,结果遭到了林峰的强烈反抗,斗得狠了,珠子差点一弯腰把人给扛进去。
  林峰在发现他这个意图前,终于开口说了话,“别闹,真的,我跟你说个正经事,我们有机会,机会多的很!!”
  “嗯!?”珠子挑眉。
  林峰拍着他的手臂,边安抚边压着声解释,“申沉和二毛都是一个小队的,他们出任务的时候我们通常都会留下来,嗯哼!?明了!?”
  “啊……”珠子张嘴啊了半天,嘴角的笑还没提到极致,马上就垮了下来,“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这点耐心都没有。”林峰鄙夷的横了他一眼,“还想当狙击手呢?”
  珠子哼哼了两声,翻了个白眼,“我本来就不想当狙击手,老子练这一身的肌肉出来又不是为了专门蹲坑的。”
  
  林峰脸上的笑突然一僵,然后尴尬的笑了声,“就这么喜欢突击手的位置?”
  珠子抠了抠后脑勺,蹙眉,“也不能说喜欢得不得,但是狙击手这种远程兵种更不适合我,而且这些年都在往这一块练,军事技能掌握了很多,所以突击手的位置更适合我发挥出来,当了这么多年兵,练了这么久,总是希望能够学以致用,能够有那么一个位置把自己的才华全部发挥出来。”
  “那倒是。”林峰笑得言不由衷,但是到底没劝出一句来。
  
  事实上,游隼的任务确实不多,他们又不像普通特种兵一样需要参加军演,各国的军事竞赛,从组建之初就是往实战方面走,尤其是有两个小队的情况下,任务更是减了一半。
  没过两天是出了个任务,但是简单的不得了,又是边境打击毒贩,蹲点守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把人给击杀在国境线内,然后交给森林武警收拾现场后,就上了直升机往回飞。
  简亮坐在机场里抱着枪一脸感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呐,就我手底下都倒下那么多人,这些人怎么就不带怕的?”
  “利欲熏心。”畅少说。
  简亮长叹一声,“成功一次,就可以逍遥数年,中国境内还有那么多毒品在流行,说明我们的情报部门还是差了一些力度啊。”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屡禁不止。”畅少耸肩,也是无奈。
  
  雷刚和林峰坐在一旁默默的观察B队队员的情况,或许是中距离击杀的原因,大家表现的都很轻松,没有意料中情绪崩溃的情况发生。
  这是个好事。
  他们也为这次上面发下来的任务很满意,一步一步的来,总归是好的。
  
  可是这世界就有那么一种东西偏偏叫人不好过,那就是突发情况。
  只能说,计划是好的,却赶不上变化快。
  
  回了队里,八人方才下飞机,就见到谭国华负手站在机场外的不远处。
  林峰和雷刚几步快跑跑了过去,人都还没喊上一声,谭国华就正容招了招手,“跟我来。”转身走了出去。
  看来发生了什么事,事情不小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雷刚转身对身后的队员比划了一下,让大家先回去休息后,就又追了上去。
  一路快走进了办公室,谭国华连屁股都没沾到椅子上就开口说道,“有特别任务交给你们。”
  “我们A队?”林峰挑眉。
  “不。”谭国华摇头,“是你们现在这个小队。”
  雷刚默不作声的将帽子摘了下来,拖着凳子坐下,林峰也急忙跟上。
  
  谭国华将一份资料丢给了他们,“边看边说。”
  林峰和雷刚都被谭国华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惊出了头上的冷汗,这是第一次谭国华的脸上出现这么急迫的表情,当即就一心二用,边看资料边听谭国华简略介绍任务内情。
  “昨天下午在你们离开后不久,就接到了军部通知,需要我们提供一队特种兵进行护卫工作,任务地点是在L国,所以晓龙他们马上就带队出发了。”
  “嗯。”林峰点头,看的一目十行,很快就抓住了要点,“护卫以章世备为首的十一名军事器械科学人员。”
  谭国华说,“章世备和他的学生主要研究方向都是无人隐形战斗机,这次L国打下了美国一架几乎是完整的无人战斗机,通过各方面证实,与我国三日前在西南边境侦察到的那一架战斗机有百分之80的可能性是同一架,里面到底有多少关于我国军事秘密的图片不好说,但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要销毁。”
  “明白!”林峰和雷刚同时点头。
  谭国华说,“错了,你们的任务不是摧毁,而是护卫,除了拿回我国可能的秘密资料外,最主要的是保护章世备少将在L国的研究工作可以顺利开展。所以游隼的队员将要分成两队,晓龙带领的一队以护卫的形式近身保护,而你们以佣兵的身份构成最外围的保护圈,一前一后进入L国。”
  “是!”
  “今早接到最新消息,护卫者携带的大型武器被L国拦了下来,所以你们将携带大型武器以与巴基斯坦联合军演为理由出发,然后秘密渗透进L国。”
  “是!”
  “还有,这次的资源分享俄国也有参与,到了地方会有情报部门给予你们接洽的暗号,小心点,别破坏了这次的联合行动。”
  “是!”
  “资料后面附带有你们将要携带的武器,回去整顿,两个小时后出发。”
  “是!”
  “还有……小心点,任务很艰巨。”谭国华的目光容易柔和了下来。
  “嗯。”林峰和雷刚勾着嘴角点了下头,雷刚说,“保证完成任务。”
  谭国华挥了挥手,“去吧。”
  
  小队的队员刚刚卸下戎装,就用更快速的速度在楼下集合,雷刚将任务简单的说了一遍,以借口军演为由,实为运送武器和布置外围警戒线为实,却决口不提这次任务的背景。
  半个小时后,两辆吉普车运来了满满一车的东西,雷刚开始分发各种军备物资。
  接到手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全部都是国际通用款式的武器,手枪是美军制式的M9,也就是伯莱塔92F式9mm手枪,步枪是最容易通过黑市获取的AK47,包括手雷,榴弹发射器等等全部都是抹去了任何可能暴露中国军人的痕迹。
  唯一幸运的只有简亮,他的狙击枪全部改装过,况且狙击手对枪械的要求太高,为了控制精准度,除非必要没人会动他的东西。
  
  “这么严重?”畅少拿着武器瞪圆了眼,把手里的弹夹翻来覆去的看,抹去中国军人的痕迹就代表从出发那一刻起,国家就不再承认他们的存在,典型的死了都刻不上烈士碑。
  雷刚翻腕看了一下手表,“还有43分钟,你们扯下自己的肩章和臂章,以及袖口的徽章,然后熟悉自己的武器。”
  “是!”众人立正敬礼。
  “林峰,跟我来。”
  “嗯。”林峰跟上去的时候看了眼正低头摸枪的珠子,蹙紧了眉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要上到这么危险的战场,明明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教会他的。
  是和美国特种兵对着干啊……
  他不怕死,也确认珠子不怕死,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怕死,只是……明明还不是一个默契度十足的团队,还在成长中却要提前面临这种危险。
  
  林峰和雷刚一前一后走到远处,然后雷刚站定后蹙眉说道,“我们两个再把这个任务背景详细分析一遍。”
  “好。”林峰点头。
  雷刚开口道,“首先我们是以联合军演的理由进入巴基斯坦。”
  “对,但是我们不会正常参加军演,做戏给各国探子看的应该是另外的部队。”
  “下飞机后,就是一路渗透进入L国,坐标位置你确认过了吗?”
  林峰点头,“L国的繁华区在西部,与巴基斯坦接临的东部区域都是荒芜的盆地和盐田,地形不够复杂反而有利于防守,选在东部区域设立军事基地进行秘密研究是必然的,通过巴基斯坦渗透到目的地应该很简单,而且我们的渗透路线很好的绕过了L国的边防军队,这一点不用担心,只是……”林峰顿了一下,蹙眉,“让我担心的是聚集在那里的反动组织,都是一些暴民,不按牌理出牌,尤其最近L国大肆报道打下了美军的无人隐形战斗机,这已经让美国和L国之间的‘战争发条’又拧了几圈,那些反动组织一定会趁机大肆宣扬政府的无能,让L人民进入可能的战争海洋里。”
  雷刚了然,“继续说。”
  “让我想不到的是L国竟然会愿意与中俄三方进行技术分享,刚哥,你怎么认为?”
  雷刚淡然道,“这是政治交涉问题,我们不用了解的太深,至少现在L国和我国以及俄国已经初步沟通好,三方资源共享。”
  “不一样,”林峰摇头,“俄国一定会派军队过去,而且很大可能和我们一样都是特种兵,所以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个定位,什么时候是友军,什么时候是敌人,嗯……这么说吧,三方资源共享必定存在不公平性,如果出现裂痕了,我们是不是要先发制人,获得主控权。”
  雷刚点头,“这件事情我会和晓龙他们进行沟通。”
  “嗯。”林峰拍了拍脑门,一脸的苦恼,“这次的任务简直就是一个乱摊子,鸡鸭鹅兔的全在里面,不到那一步,谁都不知道哪一方才是伪装后的大灰狼。”
  “当然是我们。”雷刚笃定开口。
  “不!”林峰摇头,虽然士气是必须要的,但是他必须要和雷刚这个队长说清楚,“我们和俄国是真正的口中餐,L国作为东道主他占有绝对的优势,其中也包括那些反对组织,而且还有一个危险人物的存在,就是美国。”
  雷刚点头,虽然谭国华没有说,但是资料里写的很清楚,他们这次的任务假想敌就是美国特工和特种部队,因为美国摧毁那架飞机制止高科技军事机密泄露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林峰继续说道,“美国先在伊拉克战争中陷入了泥潭,国内民众的反对呼声很高,所以未必敢采用高空导弹的形式堂而皇之的去摧毁目标,因为这样完全会另外开启战争,美国绝对伤不起,所以利用特种兵或者特工伪装渗透进行破坏的可能性很高,只要别落下把柄,美国还有自己的立场。”
  “我们都是特种兵,完全知道特种兵的机动能力和破坏能力,要在那么大的区域里拦截他们难度真的很高,一旦让他们进入射程范围,晓龙他们……”
  “放心。”雷刚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会有另外安排的。”
  林峰摇头,“这不是我们派多少人过去的问题,给我些时间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刚蹙眉,“马上就要出发。”
  “没问题,只要我们还在巴基斯坦境内,都不晚,对了,给我和珠子一点单独空间。”
  “诶!?”雷刚蹙眉。
  林峰有些惭愧的笑,“那小子像只大型犬,搂着的时候我比较心安,或许能够想到办法。”
  “……”雷刚这次沉默了很久,然后利落开口,“等下你带着珠子和我上一架飞机。”
  “是!”林峰笑嘻嘻的敬礼。
  第一百零三章 L--路途上
  飞机降落前,全员整装待发,即便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依旧神采奕奕,气势如虹。
  雷刚站在队伍的前面说道,“等下,无法随身携带的军备物质全部搬运到1号机,吉珠嘎玛、林峰和我搭乘1号机,全程保持通话。”
  “是!”
  他们这次乘坐的是运输直升机,内部空间很大,推填了三箱物资后依旧可以装下四个人。
  上了直升机后,林峰很安稳的坐在吉珠嘎玛的对面,直到飞了半个小时,林峰才取下了通讯器,看向雷刚。
  雷刚蹙眉,略微有些尴尬的站起身,走到了物资箱的另外一面,席地而坐,连个发顶都露不出来。
  林峰对正在疑惑的珠子打了个手势,让他把通讯器关了,然后便粘了上去,从身后将人给抱住了。
  珠子傻傻的看着林峰的动作,不知道自己问现在是什么情况会不会很傻。
  林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在耳廓边轻声喊道,“珠子……”声音软弱,却穿透了螺旋桨带动起的气流声,钻进了珠子的耳膜。
  “嗯?”珠子只觉得头皮发麻,神经绷得格外的紧,目光不自觉的又扫向了物资箱后面的雷刚,腹诽道,这真他妈的是个什么情况?
  林峰低头在他的衣服上闻了闻,用四川话笑道,“这衣服好像是新的也。”
  “嗯……”珠子二丈和尚摸不着头,只能附和着掐出了一个无意义的鼻音。
  “我开会那会儿洗过澡了?味道很好闻。”
  珠子又“嗯。”了一声,跟着用四川话回道,“没想到会有新任务,本来都打算睡了。”
  “我都没洗成,这趟任务回来都不知道要攒好多甲甲,到时候帮我搓哦?”
  “嗯,要得。”珠子点头,然后呲了呲牙,实在是别扭到了,直来直往的开口,“有啥子事情你就直接问。”
  林峰醒了醒嗓子,用普通话问道,“你对俄国是什么想法?”
  “俄罗斯!?”珠子瞪圆了眼看他,“你搞这么个情况就是为了问这个??”
  “闲聊嘛~”林峰笑眯眯的说,把人给楼的更紧,还随着机箱的晃动慢悠悠的摇着,“说说,你怎么看俄国的?还有那些俄特和我们比较起来如何?”
  “直说?”
  “嗯,直说。”
  珠子想了想,“俄国不好说,和我国的关系挺复杂的,而且政治问题太多,我很少去关注,至于俄罗斯的特种部队……我想现在差不多都世界大同了吧,人体的提升有个界限,再往上面涨很困难,说是特种兵身手间的较量不如说是装备的高科技较量,哪一边的后勤支援最给力,装备物资最强,最能够熟练运用,就最能够获得一定的优势。”
  “那么美军呢?三角洲部队和海豹突击队?”
  “没碰过,不好说,之前有看过不少国际军演和竞赛的资料,其实我国的特种兵表现的都很出色,大败美军特种部队经常有,但是咱们都知道,那些只是表现出来的一部分,就像咱们游隼这种秘密武器的存在,美军必定也是有的,既然没有正面交锋过,没有人知道谁强谁弱。”
  “要是你的话,能赢吗?”
  “必须的!?”珠子挑眉看他,“你怕啊?”
  “不。”林峰摇头。
  “那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在想怎么把一池子水给搅浑了。”林峰眯起了眼,里面闪过算计般的锐光。
  吉珠嘎玛垂下眼,覆上林峰的手背,安抚的拍着,“遇到难题了?”
  林峰勾着嘴角点头,“嗯。”
  “那就继续说吧,还想问我什么?”
  “你说,国与国的战争里,最强大的是什么?”
  “军队?武器?导弹?”
  林峰听一个,摇一下头,“都差了一点。”
  珠子想了想,“还有就是人吧,那种凝聚成一条麻绳的精神。”
  林峰点头,“有点那个意思了,所以在武力对抗无法平等的情况下,游击战就出来了。”
  “特种兵的前身,侦察兵就是从游击战里衍生出来的,小组部队的渗透转移设伏,屡屡得到奇效。”
  “我想起八年抗战了。”
  “我也想起了,要是我生在那个年代,说不定能混个将军当当。”
  “嗯……我信,不过现在也行。”
  “差距大了,乱世出英雄,乱世出枭雄,和平年代,要走到那一步,你比我容易多了。”
  “瞎说,我就算前面的路稍微好走点,还不是要靠自己努力,而且将军有那么好当吗?”
  “起点比别人高终归是好的,这是你的优势。”
  “怎么?我给你那么大压力?”
  “这也不是压力,其实我还挺自豪的,咱俩能有一个爬到那位置就够了。”
  “从游隼退了,我们一起出国吧……”
  “?”吉珠嘎玛终于转过了身,困惑的眼里带着几分异彩。
  “想什么呢?”林峰失笑,“让你和我一起去进修,知识多了防身,再说,档案袋里的学历还是挺重要的。”
  吉珠嘎玛的眼瞬间暗了一点,“再说吧,走后勤这一块未必适合我。”
  林峰反手握住珠子的手,十指相扣,将无名指移到唇边吻了一下,轻轻的,“是不是还认为我和你不会过一辈子?”
  珠子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林峰用脸颊蹭了蹭他,“其实我挺担心你的。”
  “为什么?”
  “太年轻了,才24岁,又一直在军营里憋着,一旦把你给放出去,不得到处跑马蚤啊?”
  珠子猛地一转头,瞪他,“你说什么呢你?你就大了?七老八十了?”
  “你不知道想得多的人都老得快吗?你仔细瞅瞅我脑袋,说不定还能找到白头发。”林峰笑眯眯的说,手上用力,又把人给扳了回去,腿也压着他,力气用到十足,吉珠嘎玛挣了两下都没挣开,果断放弃了。
  吉珠嘎玛放弃挣扎的瞬间,林峰的眼瞬间垂了下来,带着几分落寞。
  一不小心,把实话都给说出来了。
  说实在的,其实他很难想象珠子会和自己在一起一辈子,毕竟不是个天生的同性恋,军营里管制的严,兄弟间又是亲密无比,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思也是很正常的,林峰也听过一些传闻,军队里那些爱的要生要死的男人,一旦离开了部队,就很快的融入了社会,结婚生子,只当那时候就是一段荒唐的日子。
  就像珠子对自己的猜疑一样,其实自己同样对珠子有着一份谨慎,太年轻了,这个年纪热血冲头什么都干得出来,但是想法也变得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变了,自己要是把什么都给押下去,怕是到时候抽身都难。
  可是感情这种事情确实是最难控制的,自从这个男人当着自己的面说,我会跟你一辈子的时候,自从自己当着雷刚的面搂着这个男人的时候,就知道,其实什么都没了,对这个人的感情早就浓到了极致,克制不了自己嘴的说出了那些试探的话。
  而答案,真的很不理想。
  “哎~~~”林峰长叹了一口气,在珠子的脖子上亲了一口,闭上了眼。
  搂着个人的感觉,热乎乎的,软软的,就算是在盛夏搂得汗流浃背也不想分开,只觉得心里有丝安稳,又带着几分忐忑,害怕失去这种温度,只想牢牢的抱着,再也不松手。
  “珠子……我和你说过,我爱你吗?”
  吉珠嘎玛的瞳孔缩到了极致,机舱轻微的晃动着,耳畔是螺旋桨卷起的风声。
  心跳在这一刻停止,失去了呼吸的能力,头晕目眩脚下发软。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螺旋桨的声音那么大,盖过一个人的声音太正常了,或者是听错了一个字,漏掉了一个字?
  把你爱我吗,听成了我爱你吗?
  把我抱着你,听成了我爱你?
  ……
  喉咙开始颤抖,视线失去的焦距,用着比机舱晃动的频率更快的游移。
  古怪的声音从喉咙里发了出来,只是无意义的单音节字母。
  “亲爱的……在怀疑吗?”林峰的声音夹着热气,在耳畔响起,吉珠嘎玛几乎是瞬间整个人瞬间抖了起来。
  珠子飞快的转过头,几乎是用质疑的目光瞪人,语气尖锐,“这次的任务我们是去送死的?”
  “诶!?”林峰眨了眨眼。
  “是不是情况很不乐观?我们的生存率很低?”
  “诶!?”林峰蹙眉。
  珠子抿紧了嘴唇,与林峰互瞪,然后飞快的在林峰的唇上落下一吻,“我也爱你,放心,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看着眼前认真到无敌的脸,林峰突然觉得在这个时候表白挺傻的,还不如边Zuo爱的时候边说,说不定他还信一点。
  于是林峰叹了口气,“想多了,我们这一组的危险度远低于另外一组,我只是比较为他们担心罢了。”
  珠子吞了口口水,答非所问,“再说一遍,我就听清楚了。”
  林峰反应很快,顿时就笑眯了眼,“任务回来我再和你说。”
  “……”
  林峰抬手捏住他下巴晃了晃,“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了,这时间地点也不太合适,再说下去可就不是好兆头了,像交代遗言似的。”
  珠子抽了下嘴角,打掉了林峰的手,“那你告诉我,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真!”林峰挑眉,“真金都没这么真!!”说完,林峰开始笑,突然发现这谈话歪的,怎么歪到这个地方来了?难怪说谈恋爱的人都会大脑萎缩。
  珠子撇了撇嘴角,还是有些不甘,但是到底忍住了,只是反手又抱住林峰。
  林峰任他抱着,很放松的靠在他怀里,听着耳畔的螺旋桨声,轻轻勾着嘴角闭上了眼。
  两个人都在默默享受这种相互依存的感觉,会让心很平静,思路扩散无限的分叉,构筑成一张虚无的网,里面包含了这一生的东西,那些记忆和对未来的期盼,都有着对方的身影。
  不知不觉,林峰小眯了一觉,再醒过来看了眼时间,不过才五分钟,却是进入深层睡眠的五分钟,身体的各项机能都调整到了最好。
  “睡着了?”身后传来珠子的声音。
  “嗯。”林峰点头,在他的手臂上拍了拍,珠子了然的松开了手,林峰转身轻轻搂了他一下,点了下头,珠子便坐回到了对面。
  “刚哥。”林峰大声喊道。
  雷刚从物资箱那边冒出了头,看了一眼情况,这才走了进来,一手撑着机舱顶,俯下身看林峰,“怎么说?”
  林峰耸肩摇头,却一脸的轻松,“没问题的,有些眉目了,我现在在考虑比较麻烦的事情,如果按照最初的路线走,我们这三箱东西不好运呐,死沉死沉的。”
  “从巴基斯坦搞两辆车,尽量接近边境吧。”雷刚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很快做了回答。
  林峰点了下头,这算是目前唯一能用的办法,“这次的任务太急,很多地方的准备工作都没做足,兄弟们都是正规军人出生,伪装成佣兵那种肆意妄为的角色露馅的可能性太大了,我们甚至连个名号都没有。”
  雷刚想了一下,“就锋刚吧。”
  林峰挑眉,“你这也太不负责了。”
  “挺好啊。”吉珠嘎玛插了句嘴。
  林峰琢磨了一下也就点头了,名字确实是小事,虽然是想起个霸道点的名字的,但是特殊情况也别再计较了,“那么我们现在开始进行突击训练吧?”说着,林峰把通讯器带在了头上,“刚哥,你来?”
  雷刚点头,坐了下去,打开了对话功能。
  总的来说,现代佣兵的特点就是自由两个字,所谓的自由并不是他们可以任意脱离某个团队,而是思想上的一种解放,他们是在过自己的人生,付出自己的身体和大脑去获得金钱的回报。
  大部分出色的佣兵都是从部队退下来的士兵,不满意政府对他的安置,铤而走险利用军队学来的知识为一些非法组织效力,持续游走在血与火的战场上。
  但是,就是因为首先背叛了自己的信仰,所以那些佣兵们堕落的也很快,会很快的忘记军队给予他们的一切,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就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且格外的狠。
  事实上,大部分的国家政府也很喜欢雇佣这一批亡命之徒,在某些无法顾全的战场,或许一些不方便国家驻军出面的场合,只要开出合适的价钱就能够得到一群人的效命。
  在伊拉克战争之初,美国雇佣兵公司就集合了全世界的大部分佣兵送了过去,价钱以知名度和能力为准,平均雇员的人均日工资为1000美元左右。
  据调查,佣兵在执行任务期间,佣兵的那些头甚至会为他的队员们提供大麻、Se情交易等等服务,但是不得不说,人类的劣行根子是喜欢这些东西的,游散粗俗的另外一个极端表现就是勇猛无匹,肆意狂妄,只要机枪在手利益足够,敢独自单挑一个恐怖组织的据点,而成功的几率也诡异的很高。
  当然,佣兵也有自己心里的一杆称,绝不会去挑衅一个国家的威信,和军事驻地,毕竟那是十死无生。
  雷刚并没有细说关于金钱方面的背景,只是不断要求他们可以再粗坯嚣张一些,甚至同意他们在机舱内抽烟,进行角色拿捏。
  林峰听到耳机里不断传来大家的讨论声,简亮的声音是最多的,而教训的人基本都是果果,无外乎你能不能再放开一些?你敢不敢用挑衅的目光看我?等等。
  林峰有扶额的冲动,怎么想都想不出果果做出那么老成世故的表情,只能醒了醒喉咙说道,“小亮,别逼果果了,佣兵不一定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斯文的、淡漠的、可爱的很多,就饶了他吧。”说完,林峰顿了一下,“果果,只给你一个任务,没事就赖在小亮身边,最好是亲密无间的那种。”
  话音未落,频道瞬间安静了下来,然后哄声大笑,然后林峰接收到了雷刚和珠子四道利剑般的目光,接着畅少就叫了起来,“快快,果子搂回去啊!!”
  林峰很囧,囧到了极致,这些男人不他妈的搞点基情四射的东西就不消停是吧?
  醒了醒嗓子,林峰很无奈的开口,“果果,听好你的背景,小亮是你哥,带着你入行的,你的能力在锋刚佣兵团是最弱的,是你哥在一直扶着你,所以你很崇拜和依赖你哥,别的队员偶尔会对你表示歧视,小看你,所以偶尔受了委屈你就离开驻地,实际是对四周的区域进行侦察,明白吗?你的任务很重。”
  “嗯!明白!”果果认真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峰的声音也软了下来,“果果,可能之后兄弟们会说些不好听的话,别往心里去啊?”
  “嗯~不会。”果果轻轻应了一声。
  林峰听着有一种想摸头的冲动,想着日后这小子被自己拐弯抹角说得红了眼眶,转身开跑的画面就心疼死了。
  雷刚勾着嘴角,轻笑了一声,大手扣上林峰的后脑勺,晃了晃,“这个安排很好。”
  吉珠嘎玛翘着二郎腿抬着头想了想,“一个人在外面是不是太少了?”
  “小亮会以找果子的名义出去的。”林峰说。
  话筒里传来简亮的声音,“找弟弟,没问题,勘察地形我的本命,嗯,倒是有件事我得问问,称呼是用外号还是什么?”
  游隼A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外号,都是以禽类命名的,但是这种指向性太强了,林峰当即否决,“不,称呼最后一个字就行了,大家尽量用英语交谈。”
  结果众人又是一番哀嚎。
  特种兵必须熟练掌握国际通用语,英语,同时还要具备法语、俄罗斯语、德语等军事强国的基本沟通能力,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母语,大家都训练的差强人意,比起说英语,他们情愿当哑巴。
  
 
  第一百零四章 L--章四少
  从游隼基地飞往巴基斯坦,直到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降落,然后等待半个小时,改乘一架小型客运机飞往巴基斯坦的最西面,降落在距离边境线最近的城市里,最后再次转乘直升机进入巴基斯坦某边境驻军基地。
  整个过程巴基斯坦的官员极度配合,林峰他们也一路客气非常,充分表现出了中巴友好的气氛。
  到了驻军基地后,基地的最高官员接待了他们,吃了一顿安稳的晚饭,雷刚就约束队员不要离开居住区域,安稳睡觉,第二天一早出发。
  然后和林峰两个人又商量了一遍这次的任务细节、战略部署,这才各自睡下。
  第二天一早,雷刚向巴军借了两辆没有军牌的车,和一名非常熟悉地形的士兵,出发前往L国。
  雷刚和林峰分别坐在了两辆车的副驾上,雷刚那边是畅少在开车,林峰这边是珠子在开车,而为他们领路的士兵坐在雷刚那辆车的后座。
  因为有外人,林峰和雷刚不方便继续讨论,于是林峰看了眼时间,正好7点,就打开了微型电脑下载最新的数据包,这些都是通过卫星传送来的单向数据,一份资料对一台电脑,如果不知道解压的方式,电脑会瞬间瘫痪。
  而那复杂的开启方式就连林峰都咋舌,太他妈无敌了,每次开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就怕手一抖按错了什么,虽然电脑有急救方案,但是当日的消息就没了,在这种特殊时刻,林峰是一个字都不敢落下。
  果然,打开数据包,里面有目前前方最新的消息,以及数张研究基地50公里内的地形图,一些特殊的区域还用红笔特别圈了下来。
  至于侯晓龙那边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章世备少将等研究人员在昨天夜里已经正式进入了研究室,经过侯晓龙他们的试探,证实出俄罗斯方面以保镖身份进入的确实是特种兵,至于是哪个部队还不清楚,双方气氛还算融洽,各司其责,经过一晚上的部署,初步的防线已经构成,而L国军方也在外围构建了相对安全的区域。
  林峰想了想,这算是个好消息,也不算是,毕竟自己这边带了那么多东西进去,很难做到悄无声息,不过L方的重视也很好的保障了他们这次护卫目标的安全性。
  一路翻阅下来,林峰的视线一定,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珠子转头问他。
  “这次遇见个流氓。”
  “什么?”
  “没什么。”林峰笑呵呵的摆手,“以后你就知道了。”
  巴基斯坦和L国的边境线有93公里长,最初路途地势平坦开阔,很是荒芜,高原海拔约1300米,在习惯穿梭于西藏的游隼们而言,伊朗高原这样的海拔确实仿若无物。
  93公里的边境线是巴基斯坦和L国的缓冲地带,同时也因为地壳变动,地势变化极大,前一刻还是平坦的开阔地,下一刻可能就是高峰山林,巍峨的大山让两国都有一个很好的屏障。
  前方的车开上山路,林峰单手架在门框上若有所思,美国特种兵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并不是因为惧怕他们,而是美国的高科技产品确实是我国暂时无法比肩的,如果不慎让那些美国兵进入攻击区域,只需要数枚便携式导弹就可以解决,而他真的不是很有信心L方能够拦截下来,甚至包括自己这边这次携带的物资里,反导弹侦测雷达都未必能够察觉。
  只要数秒钟的时间,这次的任务不单失败,更甚者,可能连兄弟们都回不来。
  林峰只觉得肩膀上的压力沉甸甸的,几乎难以呼吸。
  汽车一路盘山而上,开到了山顶,再转向下坡,前车的刹车灯亮了起来,然后猛地停住。
  几乎是瞬间,林峰和珠子都将手移到了裤腰上的手枪。
  林峰看到前面的路被堵死了,一辆车横在路中间,从这里的位置可以看到车上没人。
  “全员警戒。”雷刚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过来。
  这是瞬间反应,珠子和幸富瞬间打开车门,往路边的树林里冲,隐蔽了起来。
  剩余的人也开始分散,预防手雷等高爆武器照成大面积伤亡,稳而不乱,移动的同时掌握了所有的方向。
  负责指路的巴基斯坦士兵也掏出了枪,但是刚刚离开车里,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雷刚瞬间转身,将枪口对准了一个方向,树林深处。
  果果蹲在地上查看那名士兵的伤口,尖锐的小针扎在脖子上,针体四周的皮肤有轻微的红肿,“是麻醉针。”果果说。
  下一秒,林子里就传出了男人的声音,“嗨,嗨,自己人哦,可别手抖开枪了。”声音有些清亮,语气略显轻佻。
  林峰想了想,吼出了一句话,“曲径通幽处。”
  男人懒洋洋的回道,“禅房花木深。”
  妈的,流氓!林峰暗骂了一句,再说,“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男人的尾音千回百转,轻佻到了极致,然后从丛林深处的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所有人凝目看去。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迷彩服,短袖上衣,衣扣没有系上,露出里面紧身的白色背心,可以看出胸部的肌肉练得很合适,恰到好处的绷紧背心,胸口挂着一个银白色的项链,吊坠上的古铜色子弹随着走动轻微摇晃,树叶间隙透出的光线落在上面露出慑人的光亮,再往上面看,脸上带着一个墨镜,遮挡住了眼睛,露出的部分只觉得嘴唇很薄。
  “自己人。”林峰说了一句,放下了枪。
  雷刚迎了上去,走到男人的面前说道,“为什么把人给整晕了?”
  男人的眉毛一挑,笑了,“你不知道情报部门的人都是蟑螂吗?无孔不入,却人人喊打,我这条命可金贵着呢。”
  雷刚不再说话,将枪收起来,转身要走。
  “嗨!帅哥!”男人两个跨步挡在了雷刚的面前,“怎么称呼?”
  “刚。”雷刚简短开口,“小队队长。”
  “哦哦哦~~”男人用押对宝了的表情点头,然后抬手一挥,“哥儿几个叫我四少就好。”
  没人理会他,转身各做各的,只有林峰走了过去。
  “就你一个人?”林峰蹙眉问道。
  “不止,这么大单的生意我怎么敢自己过来?”四少说完,扭头环顾四周,“光头,老鼠,出来吧。”
  话音一落,从路边一棵大树上就跳下来一个人,竟然能够做到悄无声息,近在咫尺都没人发现,那人也是个男人,身穿黑衣,身材纤细矮小墨止水购买,脸看着很年轻,加上一副没发育完全的身体,就像是13~4岁的男孩,不过那双眼却少了那个年纪的男孩该有的清亮,黑沉沉的感觉。
  ‘老鼠’开口说道,“有个兵往光头那边摸过去了。”
  四少哦了一声,又是习惯性的拉长了尾音,让人听着有给他一拳的冲动。
  林峰在话筒上叩了一下,“自己人。”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疑惑开口,“珠子?”
  “妈的!就来!”耳机里传来珠子的声音,呼吸急促,话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林峰的睫毛抖了抖,看向四少便不再说话了。
  四少抱着膀子挑衅般的笑,视线飘啊飘的,又飘到了雷刚那边。
  众人回到车上待命,只有雷刚和林峰还站在外面,就这么沉默的等了三分钟左右,右侧的树林传来了声响。
  珠子拍着胸口的灰走了出来,步履稳健,锐利的眼中还有未散去的杀气,就像是一头从丛林深处走出的黑豹,状似惬意悠闲,实则谨慎隐忍。
  紧接着他的身后走出了一个穿着灰色t恤的高壮男人,个头比珠子高了一个头,算起来接近两米,手臂上的纠结隆起,极度的强壮,国字脸,光头,长相高鼻深目,眉目还算柔和,就是合着这一身的肌肉给人一种震慑的感觉,壮的像只熊。
  光头呲牙揉着自己的脖子,怒瞪珠子的背影,那双浅棕色的眼球仿佛要鼓出来一般。
  不言而喻,珠子绝对胜出一筹。
  珠子走到面前,嚣张的拨了拨脑门上的发丝,勾起了嘴角。
  小样的,等着领赏呢吧?
  林峰挑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