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36部分

着珠子不放了,你情我愿的事情。”
  “那不一样!”简亮冷哼了一声,“你是你,他是他,和你好好谈是因为情分在这里,想到他我拳头还痒着呢。”
  “哦。”林峰拉长了尾音,“那下手轻点儿。”
  简亮挑眉,“还真不阻止我?”
  “有什么好阻止的?格斗训练你一拳我一拳的,咱们谁还怕打啊?你火气要是散不掉,我脸给你,任打,绝不还手。”
  “以退为进是吧?就算准了我听你这么一说就没兴趣了是不?”
  “咱们队的狙击手嘛,这点耐心还是有的,又不是筒子那火爆脾气,先揍了人再说,你既然当时没动手,之后也就不会动手了,说实在的,我还挺感谢发现这事的人是你和刚哥,都是好脾气的人啊。”林峰说着说着开开始套惊呼。
  简亮哼哼的冷笑,却不再说话了,他必须承认,林峰这话确实说到了点子上,当时最初发现这事,自己在那么震惊的时候都忍住了,何况是现在。
  感情这种东西,越搅合越乱!
  沉默了一会,简亮忍不住又开了口,“我还真该感谢你这么看好我了,现在想起来,我倒是情愿当时什么都不知道。”
  “放心,我也不会让你们帮我做什么,你就当不知道就行了。”
  “不可能,除非你或者珠子离开一个。”
  “那更不可能了,我们谁都不会离开。”
  “那就自己再注意一点,你也说了,不是谁都有能这么开通。”
  “知道了!”林峰笑眯了眼,习惯性的勾上了简亮的脖子。
  简亮开始没反应过来,过来两秒才发现有些不对,很古怪的感觉。
  “看吧,还说不介意,肌肉都绷紧了。”林峰讪讪的收回了手,“其实我是真不怕你们发现这事,我怕的就是我的存在会让你觉得别扭,战场上的事情,一秒的迟疑可能就是一条命,我赌不起。”
  简亮抿紧了嘴角,被林峰的话臊到了,一扭身就搂上了林峰的腰,像是证明一样,另外一只手也环了上去,压着怒气说,“出趟国都要倒时差呢,何况是这事,你别抓着大做文章啊!不就是肢体接触吗?昨天夜里老子还抱过你呢!”
  林峰想了想,拖出一个很长的尾音“啊……是我想多了。”
  简亮笑着松开了手,在林峰的后脑勺上大力按了一下,“一天到晚方方面面的想那么多,也不嫌累得慌!?放心,你又不是找我,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林峰抬手推了简亮一把,笑开了嘴,“你想找我,我还不干呢?就我们家珠子那张脸,那身材,我到哪儿挑去?全军能找出几个来?”
  “这话你都说得出来你?就不害臊??”简亮支起身子,揣着了林峰一脚。
  林峰小题大做的“哎呦”了一声,笑得更欢,“又不是女人,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既然你都知道了,我还指望着你们帮我掩护呢。”
  “前一秒不是才说了不求人的吗?”
  “那也要真没看见啊,现在这么一说你还真能忘了怎么的?我们这段时间够苦逼的了,总该有个地方喘口气了吧?”
  “没门!”简亮瞪圆了眼,“守门这种缺德事,老子绝对不会干!!”
  “谁知道呢?”林峰吊儿郎当的一耸肩,笑眯了眼。
  第一百章 A队和B队
  
  守门也就是说说,林峰还不至于脸皮厚到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们这种男人,其实不用说什么大道理,大家都是懂的,只要表示出自己的决心就够。
  在处理简亮这件事情上,其实林峰觉得自己没有珠子处理的好,珠子没有什么长篇大论,只说了一句立场坚定的话就将事情给解决了。
  但是那毕竟是珠子的处事方法,他林峰永远都学不来,像是有强迫症一样,喜欢通过一长篇的话让对方认同自己的观点。
  林峰往回走的时候就琢磨着,自己来当兵是不是太可惜了?往政坛方面发展发展,用大道理砸人,先把人给砸晕了自己也就赢了。
  当然,这也就是自己想想,政坛那块的水可比部队浑多了,干吗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和简亮分开后,林峰到底没去雷刚那里,一来是当务之急的事情已经解决没必要再去吵人清梦,二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处理方式,雷刚既然说了不管就真的不会管,一句话一个坑,打死都不会反悔。
  回去又睡了一觉,下午三点过雷刚就过来叫人,说是谭国华喊去开会。
  也是,这次行动就回来了四个人,那边还有五名队员处于危险中,谭指导员怕是这两天连觉也没睡好吧?
  林峰整理着装的时候,对雷刚问了句,“之前和指导员谈过没?”
  “昨天夜里一回来就谈了半个小时。”
  “哦,有新消息吗?”林峰指的是队长那边的。
  “暂时动不了,筒子的伤口没办法长时间运动,目前还算安全,所以就让他们再继续隐蔽。”
  林峰点了点头,三两下穿好了衣服就要走。
  “病好没?”走到门口的时候,雷刚问了一句。
  “没问题。”林峰扭头笑了笑,“谢谢了。”
  雷刚知道林峰指的是什么,于是点了下头,不再说话。
  开任务报告会是个很繁复枯燥的过程,参加会议的不单有参战队员,还必须有指导员和队长,以及一名负责做会议记录的勤务兵。
  因为游隼的保密性质和特殊情况,他们少了中队长和勤务兵,平日里开会都有由谭指导员主持,申沉负责记录,整理好了之后再报上去。
  现在申沉不在,这工作就落在了雷刚头上,一路简明扼要的将字打上去,一路参与会议讨论。
  说明白点,就是谭指导员在详细获取他们每个人在任务中的经历想法,然后再分析总结其中的缺失。
  林峰为任务结束分散后,为什么会选择在小屋里停留一晚做出了完美的解释。
  “最近的隐蔽屋位置我留给队长他们了,带着受伤的筒子,越早转移到安全地方越好,我们总不能扎堆了往里面跑不是?情报部门在加尔各答的暗棋本来也不多,我还得临时去查,而且这次尾巴没扫干净,我的脸暴露的最多,往外面走不方便,所以这事儿就交给珠子了,毕竟是新人,有些地方没老队员利索,所以第二天才有信儿。”
  雷刚和简亮一脸淡定,谭国华不置可否,吉珠嘎玛心肝颤颤的,顺着林峰的话接了下去,将自己怎么找到隐蔽屋的过程给说了出来。
  说完,谭国华高深莫测的喝了口茶,轻轻颔首,“刚子那边呢?”
  大家都知道,这一关也就算过了。
  晚上吉珠嘎玛又跑到林峰寝室,趁着申沉还没回来,又耳鬓厮磨了一阵。
  林峰一直觉得在印度那晚上自己确实也做的不妥,就一路顺着他,差点就走了火。
  结果想不到的,这次竟是吉珠嘎玛喊停的。
  林峰看着他拉上裤链,疑惑的问他干什么。
  珠子脸蛋红彤彤的说,“就是想找个更合适的机会,很安全的环境,再往后面走,继续这么担惊受怕的做下去,我怕自己早晚得阳痿。”
  “什么地方安全?”林峰转过身看他,背靠着墙壁,裤链都还没拉上,一副发马蚤的模样睨他。
  “不知道。”珠子耸肩,伸手将他的裤子给整理好,“我突然发现这世界就没安全的地方,那山沟子里都会有人看见。”那眼神,显然是真的有些怕了。
  林峰抬手在他脸上拍了拍,然后移到了脖子上,伤口早就结疤,手感尖锐,像是扎在了胸口一样,嘴里却不留情面的说,“我要是还清醒着,就没这事,稍微想下就知道,队友会出现在那里的可能性大过不出现,况且就算可能性小,只要有这个想法就一定要坚决杜绝所有可能暴露的危险。”
  “是!”珠子磨牙,压着他又在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全天下的人都没你聪明!可以不??”
  林峰笑开了嘴角,接吻的空隙模模糊糊的说,“知道吗?现在整个基地就只有三种人会进这个屋。谭指导员来拎我问话,二毛他们来找你,以及知道了所有一切的雷刚和小亮。珠子……你觉得哪个面儿大?”
  “都有可能……”贴近的下半身又开始蹭,好不容易冷下的火苗再次染了起来,对于林峰,吉珠嘎玛确认自己的自制力薄弱的只要一根指头就能给戳破,而且是溃不成军的那种。
  裤链又再次拉开,坚硬的部位又再次并在了一起,吉珠嘎玛热情如火,林峰甘愿沉沦,双双的很快就解放了出来。
  林峰身体还没好利索,一射完腿就软了下来,靠在墙壁上大喘气,珠子也只能一手扶着人一手收拾战场,这种偷摸的事情做得多了,也是得心应手早有准备,身后就放着抽纸。
  不过就算射完了,吉珠嘎玛心情也不算好,在外面绕了一圈,该干的都干完了,回来又是厕所。
  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三天后珠子就开始跟着B队继续训练,自始至终都没人来问他干什么去了,珠子和A队的队员突然消失,然后又回来,很显然是出了秘密任务。
  A队回来的三个人处于半训练状态,早晚出下操保持体能,闲余的时候就聚在一起聊天,不过没有任何人把林峰和珠子的事情摆上台面谈,林峰更是不可能,每逢这种时候珠子就会自动避开,免得大家都尴尬。
  又等了四天,直到林峰他们回基地后的第八天中午午休的时候,申沉才带着一身的风霜回到了寝室。
  林峰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帮着他脱衣服,又拧干了一条热毛巾递给他,就奔着筒子的寝室跑了过去。
  一进寝室才看见,简亮也早早的过来了,大白也在,自然不用说原本就是一个寝室的雷刚。
  筒子一看这么多人来看自己,顿时脸上就笑开了花,嘴巴还耐烦的抱怨,“都来干吗?老子又没死,怎么不拿三根香过来?”
  “伤口怎么样?”雷刚看向大白问道。
  “怎么?质疑我的医术呐?好的不能再好,你瞧瞧他这张脸,哪里像个病人了?”说完,大白捏着筒子的下巴晃了晃,筒子抬手去拍,却拍了个空。
  “走那么远的路,线没崩开吧?”雷刚不理大白的胡侃,继续看着筒子追问。
  “能走多远的路啊?下了车就上飞机。”大白继续接话,话说完,就见着几个人面露疑问,于是‘啊!’了一声,恍然大悟,“我们三个是走正常途径回来的,情报部门做了些手脚,我和申沉带着人倒了三趟飞机才飞回国内。”
  林峰反应最快,惊讶道,“队长和果子呢?”
  “别担心,分批走的,他们两个最后。”身后传来声音,林峰转过头去,就看到虽然一脸疲惫却笑得格外开朗的申沉。
  申沉晃了晃手里的毛巾,又在脖子上抹了一把,“不会以为我们是从山上走的吧?你看我这身上的衣服也不对啊,多干净。”
  林峰这才注意到,三个人都穿得很端正,衬衣西裤,脚下还穿着曾亮的皮鞋,就像是外面办公室里的那些精英们。
  自己也是乍一看见人晕了头,心里又惦念着筒子的伤势,这才没留意。
  申沉双手搭上林峰的肩膀,手里捏着毛巾甩啊甩的,甜腻腻的叫了句,“小峰啊,你还真爱我们呐,连鞋都没穿就跑出来了,乖,哥领你回去穿鞋啊,顺便帮哥搓个背。”
  “……”雷刚。
  “……”简亮
  林峰一看那俩人的表情,于是也沉默了。
  就说吧,这事情一旦露馅了,大家就算再怎么不介意,心里也不舒坦。
  搓背多他妈正常的事情啊!?你们干嘛不约而同的用这种目光看我??
  林峰呲牙,一转身拖着身后的申沉就往寝室走,申沉干脆下半身完全不用力,一路就这么挂着回去。
  申沉洗澡的时候开着门,林峰就靠在门边,谈着这次的任务细节。
  其实他们那边确实算得上是危险,除了筒子这个伤员外,还带了一名俘虏堆龙?多吉丹巴,队长和一直跟着他们的情报人员将车开出了相当的区域后就暂时停下了车,让大白尽快处理筒子的枪伤,中途接到通知只能急急忙忙的往另外安全的地点转移,结果路上还遇见交警拦路查走私车,幸好交警和警察是两个部门,消息还没发出去,看到车里两个倒着睡觉三个醒着的中国人就要了他们的护照,查完就放人了,之后在隐蔽屋一藏就藏了三天,直到筒子的伤势稳定后,才再次出发的。
  林峰一路听下来都捏了一把冷汗,何况是现场经历的人。
  “等队长和果果回来,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林峰说。
  “那是,尤其是筒子受得那一枪,简直就是神迹,AK47的子弹打哪儿爆哪儿,竟然只中了一枚手枪子弹,我知道的时候差点都跪下感谢满天神佛了。”申沉笑嘻嘻的说着,将身上的肥皂沫子洗干净,关水走了出来,将毛巾甩给林峰,支着墙壁说,“来吧。”
  林峰将毛巾又拧了拧,走了进去,“队长他们应该没问题吧?”
  申沉扭头看他,“能有什么问题?最难转移的现在都出现在你面前了,他们百分百安全回国。”
  “哦。”林峰点头,加重了手里的力气。
  “小峰!”外面传来珠子的叫声。
  林峰正搓着背的手顿时定住,心里突然出现了一种搞外遇被抓包的尴尬感,慢了一秒才回答,“我在厕所呢,申沉回来了。”
  “我就是看见才……过来……的……”珠子出现在了门口,显然是被里面的画面刺激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都僵了。
  申沉扭头对他摆了摆手,吊儿郎当的“HI~”了一声。
  珠子眨了一下眼,不太自然的笑了出来,“都还好吧?”
  “还行。”申沉耸肩,“我不想说二遍了,真想知道就问林峰吧,当然,你等着开报告会也可以。”
  珠子点头,看向林峰,林峰急忙说道,“等我几秒,出去再和你说。”
  “可不准偷懒啊!”申沉抱怨了一声。
  “行,保证给你搓干净,行吧?”林峰笑呵呵的回着。
  “对了,”申沉又歪着脑袋往珠子那边看,“我还真想起个事,自打珠子来了之后,好像你就没叫我帮忙搓过背了吧?俩人成天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连出个任务也一起玩消失,搞基呢?”
  “……”
  “……”
  这是不是就是歪打正着了?
  吉珠嘎玛顿时僵了笑脸。
  林峰迟了半秒,开始笑,“是啊,要加入不?”
  “好啊,谁大谁小?”申沉笑呵呵的说。
  “这又不是古代娶姨太太,有什么大小的,放心,你要是来了,我一视同仁,不分上下。”
  吉珠嘎玛也缓过劲来了,跟着一起笑,“这话是不是该我来说?爆菊的高难度工作就交给我吧,有经验。”
  呸!林峰真想踹他一脚。
  申沉放声哈哈大笑,“来吧,有经验好,只要给我未来的老婆守住前面的贞操就好了。”说完,还故意扭了一下屁股。
  林峰把毛巾往他脸上一甩,“每次一放松下来就他妈这幅德行,自己搞完了出来。”
  “别介……”申沉笑呵呵的将毛巾扯了一下,还想继续开玩笑,结果就看到两个背影从眼前消失,于是勾着嘴角开始自己解决问题去了。
  一离开厕所门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
  其实平日里大家开玩笑从来没什么忌讳,虽然不说同性恋世界大同了,但是网络横行的现在,男人们也都喜欢开这种带着嘲讽意味的玩笑,只是这次确实是第一次把林峰和珠子扯到一起,直把俩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虽然知道申沉没什么多余的想法,但是架不住心虚啊。
  申沉洗完澡出来果然情绪稳定下来很多,和他们说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始撵人,准备补觉。
  林峰就跟着珠子一起出去了,再次去看筒子,结果筒子也睡下了,俩人一时间没地方去,又不想分开,就开始溜达,一直溜达到B队的上课时间。
  教官一看林峰无所事事的往回走,就把人给叫住了,说是让他讲讲任务心得。
  这种东西林峰信手拈来,一个人在前面噼里啪啦的说了大半个小时,然后才谦虚的说就这么多了,想要离开,结果教官也不放人,又让他说说有几次由他担任通讯员的时候,电子战的那些情况。
  林峰古怪的看了教官一眼,组织了一下语言,“说起来大部分时间通讯兵都是最安全的,战斗位置都在后勤,比较远离战场,但是三到四人的战斗小组不一样,通讯兵同时要兼任医护兵和副队长的职责,一旦突击手出了问题,通讯兵还要承担起救援的责任,其实现在我军的卫星通讯能力不断在提高,只要在卫星信号覆盖区域下,所谓老红军的那种跳频对战的方式已经不存在了,毕竟远在总部就可以完成这些对抗,所以在现在特种兵的新战斗方式里,通讯兵其实应该改变称呼叫高科技电子兵,主要的工作不是维持通信,而是破译对方的高尖端设备,进行电子渗透,盗取电子资料,电子锁的破译等等,说明白点,就像是黑客一样。”
  “当然,这也是相对的情况下,一旦有出现卫星讯号无法覆盖的情况,比如地势问题,和敌方的信号干扰,通讯兵依旧要在第一时间构建好小队的通讯网络,虽然这很少见。我们出任务都是按照快、准、狠三个要点在走,雷霆般的出击,又快速撤离,所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对方要是想要发现我们的信号并加以干扰,很困难。”
  教官拍了两下手掌,“很好,林峰思想领先于大部分军人,并加入了特种兵的特殊因素。”
  “这也是我想说了,在特种兵的小队序列里,其实通讯兵和医护兵他们的价值是有限的,比起占据了这两个名额降低了小队的战斗力,其实不如让你们去学习最基本的操作技能,所谓的战地急救和通讯网络的部署是个很简单的学习科目,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完全掌握,所以,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我将会邀请专家对你们进行这方面的强制性学习。”
  “当然,老规矩,学不好的我就剖开你们的脑袋往里面灌,要记住,你们的脑袋里没有‘不行!’这两个字!”
  “全部都有!起立!立正!”
  “目的地,教室,左后转弯,起步跑!”
  林峰看着慢慢走出去的教官,急忙两步追了上去,“教官!”急促的问道,“你们现在的训练方式是反向训练吗?”
  教官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为什么做出这种大胆的尝试?兵种的不齐全配备,很有可能让战场上的他们减少活下去的可能性,医护兵可以最好的处理伤员的伤势,通讯兵也是必不可少的,就算现在都是卫星通讯,但是在特殊的战场上,他有必须存在的理由。”
  “林峰。”教官停下了脚步,“其实你们这一队才是反向训练,收集各方面的人才,然后集中进行体能训练,但是这样的成本太高,并不是每个人才都像你们一样愿意到特种部队来,这一批队员只是走回了老路而已。”
  林峰愣住,眼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一组其实失败了??”
  “当然不是!”教官蹙眉,“你们完成了很多原先对于游隼很困难的任务,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死亡率,我们确实承认这样的搭配是最合理的。但是……你们的队伍缺一不可,构架太过完美,很难加以复制。”
  “所以这么着急的组建B队,就是怕我们小队死人,然后马上散掉??”
  “对!你们每个人的位置都过于重要,我们甚至担心,一旦一到两个人在战场上突然无法参与战斗,剩余的人就会被牵连。”
  “不可能!”林峰笃定开口,“我可以兼任通讯兵,雷刚可以兼任爆破手,队长可以兼任狙击手,果果也可以兼任医疗兵,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走到任何的位置。”
  “那么,如果你和申沉同时阵亡了呢?在通讯阻断的情况下,剩余的人怎么办?一旦雷刚和果果无法设伏布雷,剩余的人有把握做得那么棒吗?说实在的,你们的专业性太强了,真正的特种兵并不需要完全具备这些东西,真正的特种兵,只要会打仗就够了。”
  林峰沉默了很久,就在教官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林峰想通一般的开口,“所以今天你是故意让我听到这些的?”
  教官连目光都没有递过来,迈出步子就走。
  林峰看着教官的背影,咬紧了牙。
  本来以为这个谜题会持续很久,但是第二天队长和果果一回来,林峰就得到了准确的答案。
  从谭国华嘴里得到的。
 
  第一百零一章 拆解再组合
  队长他们带着一身风霜回来,屁股还没坐稳,迫不及待的谭国华就召集他们开小组会议,林峰他们也只能挨个给队长一个熊抱,给果果一个香吻,便急匆匆的去了。
  到了地方,林峰才发现,这次的会议只有A队的人,也就说珠子没被叫过来。
  谭国华的脸色不是很好,面前茶杯的水像是已经凉了,色泽极度暗沉,也不知道泡了多久,从他们进来开始,谭国华的眉头就夹得很紧,虽然见到侯晓龙和果果平安归来欣慰的笑了笑,可是一转头,手指就在桌子上‘哒哒’的敲了起来,节奏虽然很稳定,却比平日里快了不少。
  A队的人左右看了一眼,就乖乖的坐下了。
  场面瞬间安静,这一安静就安静了将近五分钟。
  “咳!”谭国华轻咳一声,环顾四周,习惯性的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脸瞬间就皱了起来。
  最会来事的申沉急忙起身将茶杯接过来,走到一边倒掉,又冲上了一杯。
  “叫你们来是有些事情想要宣布一下。”谭国华等待的时间里开口说道,却不说宣布什么,显然是在等申沉到位。
  接过茶杯,谭国华吹了吹水面上飘起的沫子,抿了一小口,这才说,“B队的训练已经接近后期了,所以需要开始接触实战,昨天早上开会决定,你们将会分成两组去带他们,侯晓龙、申沉、筒子、大白一组,晓龙队长,申沉副队长,剩下的人是第二小分队,由雷刚担任队长,林峰担任副队长。”
  林峰的脸马上就变了,这个分法难道是要把A队给拆散了不成??为了杜绝他们这个小队可能性的无法再战,所以就将风险分摊了??
  林峰环顾四周,大家都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当初他们也是由老游隼的队员带出来的,如今看来确实是理所当然。
  但是,林峰是知道内情的,这样的内情让他忐忑不安,A队仿若完美咬合在一起的精密齿轮,拆了,还是A队吗?
  谭国华接下来继续说道,“B队的性质和你们不一样,他们基本都是全攻击型队员,你们除了指导他们如何更正确的参与实战外,还需要对他们进行战地急救,设伏布雷,通讯网络架设的现场指导。”
  “当然,不需要像带学生一样,视现场情况而定,对他们略微指点就够了,他们自己会消化掉。”
  “这段时间你们也和B队的人在一起训练,吃住,应该对他们也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就队长挑人吧,雷刚你先来。”说完,谭国华指了指雷刚。
  雷刚点头,在本子上把分过来的成员名字写了下来。
  队长(突击手)雷刚。
  副队长(通讯员)林峰。
  爆破手(医护兵)果果。
  狙击手简亮。
  这是老的组合,一旦需要进行3~4人的小分队任务时,他们四个基本都会分在一起。
  严格说起来,这样配置的小分队已经可以完成很多的任务,并不需要往里面添人,但是毕竟是有命令在身,他也只能将B队的人名过了一遍,点起了将。
  辛富身手很棒,可以担任小队的第一突击手。
  刘畅少,因为自己成为队长后,不能兼任突击手,所以被选为第二突击手。
  曾彬瑞,火力支援组,以及观察员和第二狙击手。
  将三个人名写下来,雷刚开始迟疑了。
  心中还有个人选就是吉珠嘎玛,吉珠嘎玛算是个全能型的士兵,绝对可以担任第一突击手,同时又具备中距离狙击的能力,枪法神准,体能超棒,这名队员他很想要。
  但是……林峰……和吉珠嘎玛分在一起……
  雷刚握在手里的钢笔笔尖抵在纸面上停顿了很久,蓝色的墨汁在白色的纸面上晕出了一个圆点,却迟迟拿不定主意。
  “珠子吧……”坐在身边的简亮轻声说了一句。
  雷刚抬头看他。
  简亮笑了笑,带着几分无奈的诡异神情。
  雷刚暗地里叹了口气,扫了眼坐在对面的林峰,林峰的面色不太好,神情似乎有些恍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竟然透漏出一分落寞。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
  这句话一下砸进了脑袋里。
  而且,雷刚觉得应该相信他们,有时候爱情的1+1是大于二的。
  况且,有林峰带着,珠子应该能够更快的成长起来,而珠子站在林峰身边,或许能够爆发出更多的能量。
  雷刚手腕用力,笔触声唰唰,四个字落了下去,吉珠嘎玛。
  写完,雷刚并没有第一时间递给谭国华,而是对侯晓龙交代了这四个人名,看看有没有什么起冲突的地方。
  林峰听到雷刚嘴里说出吉珠嘎玛的名字时,终于回了神,目带疑惑的看了过去。
  雷刚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这边,侯晓龙想了想,说道,“我们这个小分队一直都存在远程攻击不足的弱点,曾彬瑞和珠子间均我一个吧,你们那边带着简亮,还要三个狙击手的名额不合适。”
  简亮急忙抢道,“曾彬瑞给你,B队的第一神射手,珠子我们这边要了,毕竟筒子也在你们那边,我们突击组略显薄弱,珠子可以适应战场的变化,随时改变位置。”
  侯晓龙点头,算是同意了。
  谭国华对他们的选择表示充分信任,直接就定了下来,然后话题一转,又开始讨论起了这次的印度任务。
  珠子在这次任务里的表现确实有待加强,但是因为是第一次,谭国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让选择了珠子的雷刚好好教导这小子。
  简亮笑嘻嘻说,谁没有第一次呢?咱们不怕犯错,怕的就是永远都在那里跌倒的人,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果果一眼。
  果果当即就鼓起了腮帮子,瞪了回去。
  果果算是个奇葩,布的那些雷精密隐蔽,牵一而发,好几次负责断后的时候,那些追兵一炸就死好几个,他屁事没有,照样笑呵呵的过日子。
  但是一旦让他开枪近距离杀人就开始发木,平日里练的那些东西都喂到了狗肚子里,10米的手枪点射都能打不到人,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差点就被对方给反杀了。
  虽然之后好了一点,但是每次一旦杀了人,晚上就开始做恶梦,呜呜的哭,要两三天才能缓过劲来。
  简直就是屡教不改,愁坏了兄弟们和谭国华,但是又不能把人给退回去,毕竟人果果的技术性强得有目共睹。
  还好人总有习惯的时候,任务出的多了,果果的噩梦也渐渐少了,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在依靠麻木性强迫自己成长独立起来,不是件好事。
  最后大家于心不忍的,大部分任务都让他处理战场,或者参与远程轰炸,这才真正的缓了过来。
  最近果果的情况有所改善,杀戮果决了不少,可是兄弟们心疼啊,难得的一只小白兔就这么变灰了,就像是军营里最后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改建成了厕所一样,膈应人啊。
  于是果果的任务安排里依旧只是布雷和收拾战场,只期盼着这只灰兔子别变黑了就好。
  会议结束后,又是一个会,A队分出来的两个小分队领着自己选的B队成员的自我介绍会。
  无聊呆板的将自己的特长和一些任务经验说出来。
  吉珠嘎玛垂着头默默的听,总觉得自己要是表现的太兴奋,或者多看上林峰两眼都那么天理不容一样,尤其还有俩知道自己和林峰关系的人存在,别扭尴尬到死。
  其实和林峰一个小队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非常好的事情,离得太近,又在战场那种危险的环境下,一时的真情流露,或者强制按捺下自己的情绪,终归是不稳定的,要是让俩人选,都不会选在一个队里。
  当然,这也就是预想,真正合并到了一起之后,吉珠嘎玛才突然发现,这才是林峰,真正的林峰,冷静睿智,全力配合雷刚对小队进行整合,战前部署的时候雷刚指定大方向,林峰负责小细则,那种谨慎细密的思路简直让人有一种发指的感觉。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两队整合后,就开始展开磨合性训练,让每个人不断加深自己的兵种岗位任务。
  有一天闲余了下来,林峰又跑去和雷刚讨论这些日子磨合训练的缺失。
  俩人说了一会儿,林峰突然问了一句,“你究竟打算让珠子在什么位子?远程狙击的精准射击也在训练,近战的突进强攻也在训练,这样继续游移下去,他会很困扰。”
  “找你抱怨了?”雷刚低着头在写报告,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了下去。
  林峰撇了撇嘴,“没,但是我看出来了。”
  “当初就说了,可以让他在任何位置,哪里需要去哪里。”
  “突击组出问题了你和我都可以补上,简亮那边却一直缺个观察员和第二狙击手,要不就让他去那里吧。”
  雷刚‘啪!’的一声将钢笔砸在了桌子上,仿佛洞穿一切般的看着林峰,“筒子连续受伤把你吓着了是不是?”
  林峰顿时就没声了。
  “你的立场本来就不允许带私人感情,况且珠子未必愿意到远程那个位置,他的能力就算担任第一突击手都没问题,你却让他担任观察员,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在雷刚几乎是逼视的目光下,林峰咬住了下唇,有些恼怒的开口,“所以说为什么选上他到我们队来?远了我没办法管,但是现在就在我手里,一句话的事情,我他妈提个建议还不行?”
  “建议不通过。”雷刚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半点火星,“简亮那边完全可以把果子分给他,实在不行你上都可以,但是吉珠嘎玛一定会分进突击组去,这些日子的观察,这小子在耐心方面还是差了一点,不是很合适远程狙击的位置。”
  “不是没第二狙击手吗?”林峰咬着牙反问。
  “B队全是战斗型士兵,他们都具备中距离射击的能力,畅少可以和珠子对换。”
  林峰听完,‘唰!’的一声,直接站了起来,椅子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双手支着桌面往雷刚那边压,危险的眯起了眼,“刚哥,你非得让我不好过是不是?”声音低到不能再低。
  雷刚和他对视,没有说话。
  林峰继续说道,“单单是珠子位置的问题就让我焦躁了几天,你明明知道的,还非得让他进来这个组,一旦出现危险性大的任务,你让我亲口说出来,执行任务的突击手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让我亲手送自己的爱人去冒险?”
  “所以……”雷刚瞳孔的色泽彻底暗了下来,“在你心里,同样站在那个位置的兄弟就被比下去了吗?你情愿让自己的兄弟去送死??”
  “这不一样!”林峰咬紧了牙,“根本就不一样,在爱情维系的感情下,我一旦说出来,对于珠子来说,这相当于是一种背叛!”
  “你小看他了。”雷刚笃定的开口,“也小看了你自己,如果一个任务只有30%的存活率,那么你就努力的把它提高到50%,70%,甚至是100%,你是小队的大脑,如何让整个团队如臂使指,是你的本职工作。”
  “……”林峰沉默,又坐了回去,却不再说话,雷刚说的很对,敌情预设是他的工作,降低风险提高生存率也是他的工作。
  雷刚说的他都懂,但是这简直就是神话,就算自己想得再深谋远虑,处心积虑,也不可能把一个任务的过程把握得那么好,况且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千里堤坝毁于蚁|岤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他也知道这次的讨论既然无果,以后这样的对话也不可能再有,无论是雷刚的坚决,还是珠子对自己兵种的确认和喜欢,自己都不可能再改变确定下来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林峰也对自己有些发寒,让幸富去担任第一突击手就没有多余的想法,一旦让珠子去担任就完全无法承担下来随之而来可能产生的任何负面情况,虽然他对雷刚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能够把握好爱情和友情的分寸,能够站在更客观的立场,但是,实际上自己是知道的,天平早就倾斜了。
  从那次印度之行,珠子的第一次任务开始,从筒子不断的受伤倒在自己面前开始,自己就已经在后悔让珠子成为一名突击手了……
  第一百零二章 新任务
  
  “小峰……”
  林峰刚刚从雷刚那里出来,心情正沉重的不得了的时候,珠子又甜腻腻的凑了过来。
  “干吗?”林峰带着一脸轻松的笑转过了头,看着凑上来摇尾巴的大型犬,抬手在他脑袋上揉了揉,语气柔到不能再柔,“又怎么了?”
  “没什么~”珠子歪着头躲开头顶上的手,将下巴搁在了林峰的肩膀上,压着声说,“想你了呗。”
  “不才下了训练吗?而且……”林峰看了眼从一个寝室穿到另外一个寝室的二毛,连目光都懒得递过来的神色匆匆,突然确认就算是在走廊上又有什么,反正这种亲密的举止在军队里太常见了。
  “小峰……想你了……”珠子压着声,又腻歪了一句。
  林峰顿时明白了珠子话里的意思,翻着白眼算了算,好像是有一周没解决过了,不过……“人全都回来了,你不能自己解决吗?”
  珠子开始摇头,尖锐的下巴抵得肩膀深深作痛,“解决不出来……”语气极度的无奈和饥渴。
  “……”林峰失笑,“早几年怎么过的?”
  “想着你呗。”珠子咧开嘴,笑出了牙齿。
  “那就行了呗。”
  “怎么行了?和搂着真人是两个感觉好不好?”珠子不爽的站直了身,用哀怨的目光看林峰。
  林峰抬高了手臂,抬起了下巴,“来,抱吧,抱完了就赶快回去。”
  珠子抬手覆上他脑门,手腕用力,将林峰给推出去,磨牙,“又是这套。”
  
  这德行!?
  林峰鄙夷的递了个白眼,转身往寝室走。
  珠子紧忙巴拉巴拉的跟了上来,压着声说,“申沉不在寝室里,和你一样,去找队长开会去了。”
  “哦~~~”林峰拉了很长的一个音,意有所指。
  “怎么样?”珠子快走了几步冲到了前头,倒退着询问。
  “可以啊。”
  “真的?”
  “骗你的。”林峰开始笑。
  珠子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显然被伤到了。
  林峰抬手搭上他的肩膀,微微用力将人给板正了,搭着他的肩膀将人给勾到了自己身边,长叹了一口气,“我怎么就找这么一傻子了呢?”
  珠子瞬间鼓起了腮帮子,炸了毛,“我怎么了我?我怎么就傻了??不带这么埋汰人啊!?你这是人身攻击!!!”
  林峰抬手掐住他的后脖子,晃了晃,“傻得都冒油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