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35部分

色的小点,仪器一路穿透树木,显示出了40米开外的任何热能图像。
  相互拥抱的两个人,明亮的几乎有些刺眼,尤其是相互贴合的嘴唇,亮度达到了最高,几近于白色。
  因为便携式的红外线探测仪只有望远镜般的大小,功能算不上齐全,画面也略显得模糊,简亮诧异于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又往前摸了一小段,将参数再次调整了一下,红外线探测仪里的两个人的轮廓顿时清晰了起来,就连相处肌肤的热度,探出嘴唇的舌头舔抵的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
  简亮吞了吞口水,一再的怀疑自己看错了,几乎是有些慌乱的将夜视瞄准镜拿了出来,用出摸哨的标准军事动作,潜了过去。
  雷刚不知所以,只能跟着小心谨慎,压下了脚步声弯腰跟了上去。
  “是林峰他们。”用夜视瞄准镜获取到画面,简亮气息不稳的说了一句。
  雷刚绷紧的身体一松,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抬步就要向前,却被简亮一把抓住了手臂。
  “等下过去。”简亮压着声说了句,撞见了这种事,他觉得尴尬无比,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先把人拖住,回头等那边分开了再说。
  “怎么?”雷刚蹙眉,一把抢过了捏在简亮手里的夜视瞄准镜,抬眼就要看。
  简亮焦急的按住了他,嘴唇抿得死紧,在雷刚疑惑的目光中,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无奈开了口,“做好心理准备,林峰和珠子在一起。”
  雷刚莫名的看了他一眼,抬起了夜视瞄准镜……
  简亮专注的看着雷刚的面部表情,直到对方面色骤变后,才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他妈的算是怎么回事?
  雷刚看了一眼就不再看,利落的放下眼镜,瞪着简亮,“你知道他们在一起了?”
  简亮摇头,谨慎的将雷刚拉远了一点,这才开口道,“不,才知道,我的震撼不比你小,现在怎么办?”
  雷刚将夜视瞄准镜递回给简亮,望着林峰他们的方向沉默了一会,才淡淡的说了句,“等下再出去。”
  “这事就当没看见?”简亮眨眼,一脸惊讶。
  “对,这种事情我们管不了。”
  简亮动了动嘴唇,到底还是没忍住,“我们还是该问问他们吧?到底是怎么想的。毕竟这事……”简亮缩着肩膀抖了抖,“我想起就起鸡皮疙瘩。”
  雷刚的眉心蹙得更紧,却缓慢的摇了摇头,“林峰应该比我们想的清楚。”
  “不是这么回事儿!”简亮有些怒了,“这两个在搞同性恋,你他妈让我当没看见?”
  “那你想怎么样?揍他们一顿??”雷刚语气里也压着火星,事实上连让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出去一定是最不合适。
  简亮哼了一声,拳头发痒。
  这是真别扭!
  他确实不歧视同性恋,但是平日里赤身捰体抱在一起,都能谈笑风生的兄弟成了同性恋,这感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
  只要想起平日里和林峰勾肩搭背,肌肤相贴的那些地方就起了层鸡皮疙瘩。
  “我恶心这玩意儿!”简亮阴沉的说了句。
  “恶心这事儿还是恶心林峰他们?”
  “都恶心!”
  雷刚不再说话了,像他这种不喜多言的人,在人与人的沟通上是存在缺陷的,他觉得应该不是简亮说的那样,但到底是什么却说不出来。
  简亮抿着唇蹲下了身,打开枪械箱,将红外线探测仪和夜视瞄准镜放了进去,转手又掏出了军用的聚光手电筒丢给雷刚。
  “喏,先用这个提醒提醒他们。”
  雷刚低着头将手电筒在手里捏了一圈,沉声开口,“我不恶心他们,林峰和珠子都是我兄弟。”
  “谁说他们不是兄弟了?”简亮声音一下提了起来,怒了。
  雷刚继续不骄不躁的开口,“所以找机会我会和他们谈谈。”
  “咳!”简亮醒了下嗓子,有些尴尬,“身为队副,你是该抓抓这种作风问题,要是当兵的因为看不到女人,都他妈的找男人去了,这事可就闹大了!”
  “问题没那么严重,你稳着点,等我谈完了再说。”说完,雷刚按亮了手电筒的光束,往前面走了出去。
  简亮看着前面的视野有规律的明灭,低声问了句,“和谁谈?”
  “林峰。”雷刚简略的开口。
  简亮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有了事前的提醒,他们眼前的林峰和珠子确实是正常的,甚至珠子连衣服都穿上了,不过,平日看着再正常不过的抓手腕动作,落在了两人眼中也添加了几分有色的色彩。
  那边林峰追着雷刚问情况,简亮有气无力的走到了树干边靠着,一双眼不由自主的打量两个人。
  真的很难想象,这两个人会在一起,做出亲密如爱人才能做出的亲密拥抱接吻的动作,一直以为真正的同性恋多少能够看出些端倪的,或者比较娘,或者看男人的目光不对,但是这俩人表现出来的绝对是个真正的汉子,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打死都不相信这俩人会搞到一起。
  太他妈匪夷所思了!!
  “刚哥,你们身上有药吗?退烧的。”吉珠嘎玛问了句。
  “有!”雷刚说着对简亮招手,正忙着瞪人的简亮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掏出药的时候,白色的小药丸险些被自己颤抖的手给捏得粉碎,克制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一拳呼在吉珠嘎玛那娘们兮兮的脸上。
  才他妈的发现!!原来吉珠嘎玛他妈的长了张女人的脸,漂亮成这样不会就是为了勾男人吧?
  “是我病了,珠子刚刚一直搂着我取暖来着。”林峰半路把药个接了过去,一仰头就把药给吞进了嘴里。
  简亮看着林峰的动作,回味刚刚林峰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下就软了下来。
  生病了呀?生病的时候总会比较脆弱不是??
  一旦遇到了事儿,人总是亲疏有别的,和林峰出生入死了一年多,那份感情比和珠子的厚重了许多。
  当即,简亮就把矛头对向了吉珠嘎玛,甭管合理不合理,这一肚子的气,总归要有个发泄的地方。
  林峰吃了药,就靠在旁边的树干上搂着自己,简亮离得近,清晰得能够看见那双失了色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就连颤抖的频率都仿佛隔着空气传递了过来。
  简亮很想过去将人给搂住,这样的互相扶持在他们的游隼生涯里处处可见,连子弹都可以为对方挡,何况是提供自己的体温。
  可是,那双脚就是迈不出去。
  实在是别扭,脑袋里俩人搂抱在一起亲吻的画面几乎像是刻上去的一般,死死的压住他的脚步,寸步不能移。
  这样的迟疑持续了很久,直到吉珠嘎玛朝着林峰的方向迈动了步子,简亮几乎是火烧屁股一样的跳了一起,对着林峰就冲了过去。
  最初还有些迟疑的只敢从背后抱人,但是怀里这热的烫肉,抖得像是秋天落叶的身体当即就打消了所有多余的想法。
  病得是真的不轻啊,都打冷战了……怎么照顾自己的?
  简亮琢磨着飞机到底什么时候来,林峰这烧怕是一两颗药顶不过去了,一抬眼,就见到隔了五步远的吉珠嘎玛在瞪自己,那目光像是要杀人一样。
  简亮当即就垂下了眼脸,心里的怒气又涨了起来。
  这他妈的眼神算是怎么回事??吃老子的醋!!??他妈的完蛋去吧你!!!
  压着声,挑衅般的说了句,“要是嫌我衣服冷就说一声,我给脱了。”
  林峰嗯了一嗓子,转身抱了过来。
  简亮心疼的将人紧紧的搂着,掌心在林峰的后背撮了起来,皮肤烫成这样,也不知道冷成啥样了?
  是真心疼。
  这个队里,最小的就是林峰,虽然平日里都看不出来,也不是需要照顾的人,但是毕竟年龄摆在这里,总归是最小的一个。
  而且,想起来,有那么好的路不走,偏偏跑到这炮灰的地儿来糟蹋自己,就是让他自己来选,要是有林峰那背景,他打死都不会往特种部队走,这不没更好的路吗?
  他妈的,现在连命都是吊着的,还被个男人给看上了,不管怎么看,都是吉珠嘎玛来勾搭的人,成天往林峰寝室里跑,黏黏腻腻的套近乎。
  吉珠嘎玛没进游隼前,林峰根本就屁事没有!
  简亮瞪圆的眼恨不得在吉珠嘎玛的后背烧出两个窟窿来,要不是怀里还抱着个人,他恨不得把这小子给打死!
  转头一看,雷刚跟着去了。
  当下,简亮就乐呵了起来,雷刚那拳头除了筒子能抗下外,整个游隼还有谁吃的消?
  简亮很想在雷刚的背后嚎上一嗓子――哥,放开了打!别给我面子!!
  雷刚是个稳得住的人。
  他没有林峰那么活的脑袋,也不像大部分兄弟那么暴躁,他会等,会忍,会多获取一些情报再决定怎么处理。
  从在夜视瞄准镜里看到林峰俯下身子去亲吉珠嘎玛的胸口时,他就确定这事绝对是两情相悦。
  认识林峰和吉珠嘎玛的日子不算短,在军校进修的那两年身边就一直有他们跟着,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他清清楚楚,那时候绝对是正常的,就算是今天以前,他也从来不觉得林峰和珠子走得近有什么内情。
  会发展到这一步,不可能是谁强迫了谁,谁诱惑了谁,就算林峰在发烧也是一样的。
  他们这种人的意志力比普通人强了许多,就算是生病,只要是不愿意的事儿,就算是拼了命也会反抗。
  林峰是喜欢吉珠嘎玛的,从那个俯身亲吻的动作就看的出来,是真的喜欢。
  至于珠子,他不清楚,不过至少没有挣扎的任由林峰亲吻自己,必然也是自愿的。
  那么,既然是两情相悦,雷刚是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谈的。
  都是成年人了,林峰又是个设想全面的主儿,方方面面,他能拿什么话去开导他们??
  所以,雷刚跟着吉珠嘎玛走出去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就是想开门见山的问问他,他们俩是不是在一起了?以后打算怎么办?是玩玩?还是……?
  走出了数十米远的距离,吉珠嘎玛停住了脚步,转身看他,“说吧,什么事儿?”吉珠嘎玛早在他们出现前就听到声了,简亮叫的那一嗓子虽然隔得远模模糊糊的说了什么也听不清,但是有人是必然的。
  他们看自己那疏离挑衅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当初斯朗泽仁提到同性恋时候的目光,就是那样的,极度的不屑,鄙夷得像是看到病毒一样。
  他们没当场爆发,没有逮着林峰问,简亮还当林峰是兄弟,他谢谢他们。
  他最不希望的就是林峰必须在兄弟情和爱情中间选一个,因为那会伤了自己和林峰。
  一直被林峰领着,照顾着,也该自己踏出来,站在前面了。
  看着走进的雷刚,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暴揍一顿的准备。
  雷刚将手抬了起来,手上握着小型聚光手电筒,在末尾按了一下,光束射了出来,落在了吉珠嘎玛的脸上。
  吉珠嘎玛蹙眉眯起了眼,将头偏到了一边。
  雷刚默不作声的将光束往下移,落在了被林峰吮出吻痕的脖子,喉结的位子清晰的露出暗沉的痕迹,雷刚抬起了手,往吉珠嘎玛的脖子处伸。
  随着那只手的靠近,吉珠嘎玛瞬间绷紧了身体,却到底按捺住了还击的想法。
  雷刚的拇指在喉结上摸了一下,眉头蹙得更紧,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吉珠嘎玛抿紧了嘴角,抬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摸了一下,记得雷刚摸的位置之前林峰咬过,难道真的留下东西了?
  “说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办?”雷刚开门见山。
  “诶!?”吉珠嘎玛愣了一下,扶在脖子的手顿时僵住,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意料外的情况。
  雷刚太沉稳了,就像是早就知道,如今还替自己和林峰担心一样。
  诡异的违和感让他说不出话。
  “想我揍你一顿?”雷刚挑眉,将手电筒的光束关掉,“揍完了,这事儿就算解决了?没那么简单。”雷刚说着声音沉了下去,“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但是在游隼里面搞这种东西我必须得管,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办?”
  “在一起!一辈子!”吉珠嘎玛一个咯噔都没打的就回了出来,真心实意的话,在肚子里已经憋了很久了!
  “林峰呢?也这么想?他家怎么办?”雷刚继续问。
  吉珠嘎玛咬住了下唇,挺想说是的,但是林峰确实一直没给过他安全感,他不知道这话由自己帮着说合不合适。
  “他想跟你过一辈子吗?”雷刚加重语气,再次追问。
  “我不知道,但是他只要不甩了我,我就跟他一辈子。”
  雷刚确实愣住了。
  看着眼前瞪圆了眼的男人,莹亮的眼中那份固执,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竟然是珠子追着林峰不放的?
  虽然珠子看着脸精致漂亮略显得有些女气,但是为人处世绝对是特爷们儿的那种人,反倒是林峰,脑袋太好使了,见人三分笑,做起事情来不是很干净利落,性格略显拖沓,虽然在游隼呆了一年好了很多,但是在雷刚看来,更像是林峰主动的那个。
  毕竟带着吻痕的是珠子,脑袋里的那个画面也是林峰主动。
  雷刚一时半刻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沉默了下来。
  “刚哥,我希望我和林峰的事情你们别插手。”吉珠嘎玛沉声说着,直来直往。“只要还包得住的情况下,你们就当不知道这么一回事。”
  雷刚挺想笑,想要反问他,什么叫做别插手,什么叫做还包得住?就凭着自己还是林峰的副队长,就凭着吉珠嘎玛叫自己一声刚哥,一旦知道了,这摊浑水就趟定了。
  “小亮呢?小亮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雷刚反问他。
  “我等下叫他单独过来谈。”吉珠嘎玛显得格外的固执,显然想要把这件事一肩扛下来。
  “身上的痕迹呢?回去队里做身体检查,你打算怎么说?我的任务报告怎么写?”
  吉珠嘎玛想了下,胸口还留有被啃咬的痕迹,“简亮要是揍我,痕迹就挡住了。”
  雷刚突然觉得这小子有些傻,在专业医生眼里,会分不清亲出的痕迹还是揍出来的痕迹?况且拳头打在上面最多淤青一块,除非用能破了皮的武器,“脖子呢?你打算让简亮一脚踢碎你的喉结?”
  吉珠嘎玛愣了半秒,抬手就朝自己的脖子上狠狠的抓了过去,直接抠进肉里,往旁边一拉。
  吉珠嘎玛下手太快太狠,雷刚都来不及阻止,等他将人的手给捏住的时候,那双绷紧的手里,指甲上已经填满了肉。
  雷刚急忙将手电筒打开,果然喉结的位子横了三条血淋淋的口子,尤其是喉结的部位下手太狠,都掉了一块肉。
  当下,雷刚就怒了,抬手就给了吉珠嘎玛一拳,“你神经病啊!?”
  这一拳不算重,雷刚下手的时候收了力道,也就把吉珠嘎玛揍歪的脑袋。
  吉珠嘎玛歪着头开始笑,下巴抬高了几分,看向雷刚,“遮住没?”
  “……”看着眼前笑得仿佛做出了多不得了事情的男人,雷刚真的难以想象,不过是谈个恋爱,怎么就像是洗了脑一样,竟然能让人做出这种事情?
  “刚哥……”吉珠嘎玛笑眯眯的说,“手电筒借我用下。”说完,也不拿过来,直接抓着雷刚握着手电筒的手往自己胸口照,另外一只手撩开了衣服。
  雷刚猜出他要看什么了,这事情终归是不自在,将手腕挣开,反手将手电筒丢给了吉珠嘎玛,话也不说,转身就走。
  吉珠嘎玛手忙脚乱的将手电筒抓住,看着雷刚的背影,落在地上的光束细微的摇晃着,那只手已经难以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紧张,害怕,担心,爽快,种种情绪纷沓而至,像是洪水猛兽般席卷了身体,却最终揉捏成了释然一叹,勾起了嘴角。
  吉珠嘎玛虚脱般的在原地站了很久,才撩开了衣服看自己的胸口,或许因为胸口这一块平日里练得勤,皮子比较硬,意料外的没什么伤痕。
  能躲过一顿打终归是好的。
  不过……
  吉珠嘎玛抬眼看向前方,简亮那眼神……这顿揍怕还是躲不掉吧?
  他不能祈求每个人都像雷刚这么稳得住不是?
  毕竟,像他们这样的男人,更喜欢用肢体语言去宣泄情绪。
  吉珠嘎玛在原地等着简亮过来,边甩着林峰的衣服希望快点干,一边琢磨着人怎么还不过来?
  想了一会儿,突然色变,想到简亮可能会直接找上林峰。
  林峰如今正病着,要是被揍了,不得直接晕过去??
  于是,急急忙忙的又冲了回去。
  转过一棵树,开了手电筒就往那边打,瞬间的光亮收集了所有的画面。
  情况很好!
  好得甚至有些匪夷所思。
  简亮和雷刚并排靠坐在树下,雷刚抱着林峰,林峰身上披着简亮的衣服,睡了过去。
  一副温馨和谐的画面。
  吉珠嘎玛有些忐忑的走向前,醒着的俩人抬头瞅了他一眼,都没说话,于是吉珠嘎玛只能走到了旁边的树下坐下了。
  湿润的土地瞬间浸湿了裤子,随着简亮意味十足的警告眼神,一股寒战从屁股底下冒了起来。
  吉珠嘎玛瞬间皱起了脸,这拖着也不舒坦啊,就像是判了死缓一样,还不如把话说开了。
  “那个……”吉珠嘎玛动了动嘴唇,想把简亮单独叫出去。
  结果一开口,四道目光就齐刷刷的瞪了过来,吉珠嘎玛只觉得身上像是瞬间射了四个窟窿眼儿一样,顿时掐了声。
  雷刚压着声说了句,“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吉珠嘎玛垂着眼,同意了。
  就这样枯燥的等了一个小时,直升飞机的声响才远远的传了过来,吉珠嘎玛用手里的手电筒打出暗号,直升飞机压下了高度,一根绳索丢了下来。
  林峰被雷刚推醒,低声问他,“自己能上不?”
  林峰晕晕乎乎的点头,站起了身才发现身上像是注射了肌肉松弛剂一样,十分力气留的不到一层,连站直都困难。
  雷刚抓着绳索想了想,对着吉珠嘎玛说,“林峰交给你。”说完,顺着绳索就爬了上去。
  吉珠嘎玛看了眼简亮,走到了林峰身边,凑到耳边说,“小峰,扛着可能不太舒服,忍着点。”
  林峰气虚的笑了笑,“背着吧,掉不下来。”
  吉珠嘎玛沉默了一秒,然后点头,用肩膀上的衣服将自己和林峰捆在了一起,还怕不安全一样,又用绳子捆了两圈,这才大力的拉动了绳索。
  上面的雷刚抓紧绳索,将两个人一同拉了上去。
  进到飞机机舱的那一刻。
  绷紧到极致的神经瞬间松懈了下来。
  两个人都知道。
  安全了。
  真正的安全了。
  不再有危险,不再永远的躲避,不再用绷紧了神经提防任何一个陌生的人。
  只要回到基地,回到游隼,他们终于可以平平稳稳的睡上一觉。
  安全、踏实的感觉。
  而林峰这一觉,直接从飞机上睡到寝室里再睡到第二天的早上。
  清晨的朝阳从窗棂照进来,将所有的一切包裹上了一层毛边,金色的光亮充斥在视野里。
  而目光的终点是一个趴在桌子上睡得流出口水的大男孩。
  他的面前摆放着一碗清粥,一叠小菜。
  饭菜的味道。
  和他的爱人。
  第九十九章 处理简亮
  
  “珠子?”林峰沙哑的开口,动了动身子,手背传来异样的感觉,这才发现自己还在吊点滴。
  吉珠嘎玛睡得正熟,林峰的声音又像是猫叫一样,唤了两声也没把人给叫醒,只能自己慢慢的撑起了身。
  这一觉,是被尿涨醒的,也不知道吊了几瓶消炎药和葡萄糖。
  林峰一路蹭下床,拎着药瓶往厕所走,走到半路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接着药瓶就被接了过去。
  “醒了?好点儿没?”吉珠嘎玛在身后低声询问,鼻音很重,是大梦初醒后的喃哝之声。
  林峰扭头看了一眼,刚想笑笑点头,视线就落在了吉珠嘎玛的脖子上,三条狰狞的血口子横在上面,已经结疤了,涂了层药,淡黄|色的,“脖子怎么了?”
  吉珠嘎玛抬手在自己脖子上轻轻摸了下,笑了笑,没说话。
  “什么东西抓的?那山里有熊?”林峰挪不动脚步,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没熊,这里痒痒,下手太狠,就成这样了。”
  “这是自己挠能挠出来的吗?”林峰瞪了他一眼,面色沉了下来,“刚哥和你说什么了?”
  自己和雷刚前后进了林子是林峰亲眼看到的,会往这一块想无可厚非,吉珠嘎玛沉默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话给说了。
  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自己贸然解决总归是不好的,而且雷刚他们说不定会找到林峰问,先通了气比较好。
  于是,吉珠嘎玛开口,“你先把事情解决了,回头我和你说。”
  林峰点头,心里隐隐约约有了想法。
  那时候自己虽然是病着,但是还是能看见东西的,再加上吉珠嘎玛这吞吞吐吐的模样,让他不得不往露馅这方面想。
  想想昨天夜里不光是发了烧,自己更发了马蚤,在林子里做的那些事情,雷刚他们未必没看见。
  走了两步,刚刚进了厕所,林峰还是没忍住,问道,“刚哥他们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吉珠嘎玛沉默了两秒,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林峰不再说话,走了进去。
  他确定自己该冷静的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其实也算不上多惊讶,毕竟珠子进来游隼的那一刻,自己就做好了这段感情暴露的可能性。
  游隼的生活太干净简单了,三点一线,寝室、训练场、食堂,一共就那么十来个人,活动范围又不大,只要一个疏忽就什么都暴露了出来。
  只是没想到自己在基地里想方设法的将事情给包住,回过身就在外面漏了陷,而且还是自己出的问题。
  这种憋屈的感觉真不爽。
  “脖子上的伤是他们打的?”林峰解决完问题,在冲水声中问了句。
  “不是……”吉珠嘎玛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自己抠的……”
  “你干吗……?”林峰惊讶的转头,下一秒就反应了过来,眯起了眼,视线在吉珠嘎玛的伤口上一寸寸的移,想起昨天夜里自己情欲高涨的时候确实在脖子上留下了痕迹,脸上顿时烧了起来,心痛里揉捏着尴尬开口,“疼吗?”
  吉珠嘎玛抿嘴笑,在林峰的脸上亲了一口,“多小的伤啊,用得着这样?”
  林峰将额头抵上吉珠嘎玛的脑门,蹭了蹭,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回了屋里,珠子说让林峰先把早饭吃了再上床。
  林峰也趁着这个机会把前因后果给问了出来,一点细节都不放过,让珠子复述了一遍又一遍。
  “你一点声都没听到?”林峰疑惑的开口。
  “有听到人声,所以我就让你起来了,我估摸着在那之前他们就到了。”
  林峰点了下头,“应该是,简亮身上有带夜战的仪器,用红外线找人最方便。”
  吉珠嘎玛也跟着点头,这情况他早就想过,红外线的显示是根据探测到的热能来的,皮肤表层是橙黄|色的,嘴唇和鼻孔呼出热气的地方就偏向亮黄|色,那时候两个人搂在一起,又是亲又是咬,温度直线上升,再加上林峰在发烧,也不知道贴合在一起的嘴唇成了什么颜色,怕是都白亮的刺眼了。
  然后再拿夜视镜一看,清清楚楚。
  “刚哥算是过了明路了,小亮那边你暂时先躲着,我来解决。”林峰又舀了一勺稀饭咽进嘴里,含着嘴里的榨菜吞了下去。
  “我来吧……”吉珠嘎玛摇头,“你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游隼就这么大,我就算躲又能躲到哪里去?简亮要是有心堵我太简单了。”
  “不一样,情分差别太大了,这事要是我出面很好解决。”
  “大不了让他打几拳头消消气呗,还能怎么着?”
  “打几拳就完事儿?”林峰笑了,“没想过他们会往上面捅?”
  “不可能!”吉珠嘎玛笃定开口,“就像你说的,情分不一样,他们不会害自己兄弟,这点我还是猜得到。”
  林峰眼睛又笑眯了几分,吉珠嘎玛说的没错,兄弟就是这时候用的,可以生气可以打骂,但是绝对会把事情给埋下来,所以自从知道这事露馅后他就没怎么担心过,又不是文革那会儿,抓个小辫子就把人往死里怎,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了,大家心里都有杆秤,孰轻孰重都看的明白。
  当然了,要是不露馅更好,毕竟,也不是多光荣的事情,那种有色的眼光看过来,还是挺伤人的。
  “珠子,还记得当初在军校那会儿,你怀疑我和三海搞在一起吗?”林峰开口问了句。
  吉珠嘎玛一听,顿时就尴尬了起来,那乌龙闹的,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太他妈丢脸。
  “那时候你把我当兄弟,就把我单独拉出来谈,所以小亮那边交给我就好,正好病着,他再恼也不会动手,当然,我要是像现在这样吊着个瓶子更好。”说完,林峰笑得像个狐狸,还眨了眨眼。
  “现在?”吉珠嘎玛挑眉。
  “最好是现在,打铁趁热,回头我病好了,他怕是再没什么顾忌了。”
  吉珠嘎玛想了想,也必须承认这样是最好的办法,林峰出面总归是比自己更合适的,论说服人,自己绝对是望尘莫及。“他现在应该在睡觉,是你过去?还是我把人给叫过来?”
  “这事儿照我看你最好别在旁边,一对一解决更好,对了,回来之后你还没睡呢吧?”
  林峰这句话很明显是在撵人了,吉珠嘎玛点头站起了身,竖着耳朵听了听,一弯腰就在林峰的唇上亲了一口,这才把吊瓶递到了林峰的手里。
  “等等。”林峰叫住吉珠嘎玛,“那天晚上对不起。”
  “什么?”吉珠嘎玛一脸莫名。
  “可能我这人在感情方面处理的不太好,会给你一些不安定的想法,但是……我真的有想过和你一直走下去。”
  林峰这段话说得并不是很认真,依旧是淡淡的味道,但是吉珠嘎玛的脸当即就热了起来,低低的嗯了一声,转头就走,到了走廊才反应过来,这种时候自己是不是该把人给搂过来热吻一遍,然后回上一句,我也是?
  算了……
  吉珠嘎玛垂着头笑开了嘴角,继续迈出了脚步。
  这就是林峰不是吗?在感情这一块慢慢悠悠的,戳一下跳一下,或许热情度不够,但是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喜欢着自己的。
  人生总不可能永远那么万事如意,有一点瑕疵也是无法避免的。
  不过……生病的林峰真的比平日里的这个男人好多了,他想起了昨天夜里那个热情如火的林峰,又想起了当初进藏的时候,那个软成一团被自己搂在怀里的林峰。
  难道自己真的要三不五时的给林峰搞伤了才好??
  吉珠嘎玛打了个寒战,这想法太邪恶了。
  吉珠嘎玛前脚一走,林峰马上就陷入了深思,脑袋里开始组织语言,怎么说服简亮。
  简亮毕竟不同雷刚,雷刚是个沉稳的人,而且认识了很多年,就算自己和珠子的事情让他再诧异,思考的落脚点也不是厌恶。简亮认识了不过才一年多,虽然这一年的情分比外面的朋友认识了五年还要深厚,但是毕竟还是普通兵一枚,正常男人一个,遇见了这种事情,就像当初的珠子一样,第一个想法就是恶心疏离,第二个想法是劝分。
  不管怎么和珠子信誓旦旦的保证没问题,其实林峰自己知道,同性恋这事根本就很难和正常的男人沟通,就算是被说服了,中间的裂痕必定已经存在了,修补再难。
  林峰将最后一点稀饭解决,这才发现配着的小菜是涪陵榨菜,清淡口味的那种,成片的,咬起来清脆鲜甜。
  这小子,对自己是真上了心,偶尔撒娇的一句话也记得那么牢。
  将最后一片榨菜塞进了嘴里,咀嚼着,嘴角的笑容是怎么也收不拢。
  心里涨涨的,很暖和。
  简亮是被林峰吓醒的。
  林峰拎着个瓶子就站在床边,淡淡的看着自己,面无表情。
  “小亮,我想和你谈谈。”
  简亮几乎是咯噔都没打一下就被耳朵边的声音给惊醒了,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神经还习惯性的绷紧着,直接就从躺着的姿势弯了个九十度角,坐了起来,扭头呆呆的看向林峰。
  “我想和你谈谈。”林峰又重复了一遍。
  “谈,谈什么?”简亮脑袋里迷迷糊糊的,随口接了一句。
  “我和珠子为什么在一起,你想不想知道?”
  简亮愣了一下,大脑这才开始导入昨天夜里的数据,瞬间清醒了过来,急忙压下身,在林峰耳朵边低吼了一句,“你神经病啊你?你现在跑过来和我谈这个?你不嫌臊得慌?”
  “这事我必须得解决,不然我根本睡不着。”林峰抿紧了嘴唇,固执看他。
  “没空!”简亮翻了个白眼,翻身就睡。
  林峰也不扳他,看着简亮的背影继续开口,“我和珠子读大学就认识的,那时候我们都有女朋友,说明白点,我们都很正常,对男人的身体没任何想法。”
  “那时候军校洗澡是在大澡堂子里,赤身果体的在里面开玩笑打水仗,也没说我们俩有占过哪个男人的便宜,而且就像现在一样,平日里聚在一起就开着一些关于女人黄段子,该博起就博起,该有反应就有反应。”
  “所以,你也不用想那些有的没的,我和珠子不像你想的那么不堪,对自己的兄弟有些什么想法,包括你,你那身材,还值得我有什么动心的。”
  简亮‘唰’一下翻了过来,瞪着林峰,“我说我怎么地你们了吗?还是珠子说的?老子不打掉他的牙!!”
  来自简亮义愤填膺的挑衅,林峰直接就避了过去,自己说自己的,“我和珠子的感情比你想的干净的多,虽然说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但是确实对方在自己的心里都很重要,而且都能很明确的分出来,这种感情和兄弟间的不一样。”
  简亮抽了抽嘴角,冷笑,“两个男人搂在一起做那种事情还叫很干净?”
  “这很正常,既然有爱情存在,亲亲抱抱的,最后发展到上床太正常了。”
  “上床!?”简亮瞪圆了眼,再也压不住声了,“你他妈和老子说这些干吗?你想让我摆个什么样的脸给你??认同还是厌恶??老实告诉你,这事我根本就没想过多管!老子他妈的又不是穿过来的!不知道国外都他妈的承认同性恋婚姻了吗?我他妈是震撼!懂不懂什么叫做震撼!?”吼完,简亮也承认自己情绪失控了,瘪了瘪嘴,压下了声,“我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兄弟里也有这种人罢了。”
  林峰咬住了下唇,“我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别用一些古怪的眼光看我们,就算我们天生是GAY,也不是谁都会去搞,GAY都有自己的事业人生,我们也有,活得更是小心谨慎的只想要守住手里的东西,所以我只是不希望这件事让你觉得我们没办法再信任,处处提防我们,你知道的,今后我们还要在一个小队很久。”
  简亮勾起嘴角,其实是无语的不知道怎么回应,干脆做起了身,低头看向林峰,“你要是不烧了,就把针给拔掉,我们好好谈谈,又不是果子,摆这么一个可怜兮兮的样子给谁看呢?”说完,将点滴瓶从林峰高举的手里给接了过来,另外一只手覆上林峰的头顶揉了揉,长叹了一口气,“哥绝不是恶心你,排斥你,只是一下子接受不了而已,说实在的,那时候我更气的是吉珠嘎玛。”
  “嗯。”林峰垂着头应了一声,将针给抽了出来,“我知道,情分总归不一样嘛,我这次来也不是为自己,就是为珠子过来的。”
  “让他自己过来!”简亮将管子收成一团,随手把瓶子丢到了床铺上,眉头又夹了起来,“是不是男人?这种事情都逃避??”
  “他其实做的挺好了,刚哥那边就是他解决的。”林峰沉默两秒,转口说道,“我们出去谈吧,到操场上。”
  简亮下了床铺想了想,打开衣柜掏出了一包烟丢给林峰,“等下给我发烟。”
  “带着的。”林峰反手又丢了回去,“一顿饭也跑不了。”
  “不吃。”简亮竖起了眉毛,“这顿饭我吃着一定别扭,你还想在饭桌上宣布什么?”
  “其实一直这么藏着,对珠子的心态成长也不好,我们因为这事儿闹了好几次别扭,珠子的情绪一直波动的太大了。”
  “别恶心人了,你把这种秘密摊在我们肩上扛着,你这小子也太损了点。”简亮瞪了他一眼,一想到高高壮壮的吉珠嘎玛像个女人一样闹别扭,他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兄弟就是这时候用的嘛。”林峰呵呵的笑,转身出了门。
  操场是个很适合谈秘密的地方,视野开阔,就算用正常的语量交谈,都可以不用顾忌。
  俩人坐在操场的正中间,手里掐着根点燃的烟,一时间都没有开口。
  烟烧到一半的时候,简亮低低喊了一句,“疯子……”
  “嗯!?”
  “你和他是认真的吗?毕竟中国的国情在这里摆着,不是谁都能接受的。”
  “至少现在是,而且活了这么久,他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可以一直走下去的人。”林峰笑了一下,“爱得要生要死的,结了婚都会离婚呢,何况是我们这种,谁敢打那个包票?”
  “你才活了多久?”
  “足够了。”
  “是打算一直瞒着呗?有两个兄弟知道就行了?”
  林峰吸了口烟,眯起了眼睛,看着白色的烟雾从口腔里吐出,袅袅升起,“不好说,没准一抽风就出柜了。”
  “不管家里人了?”简亮斜睨着他。
  “反正我这人不孝惯了,总喜欢和家里对着干,我爸连我可能随时死在这里都接受了,何况是跟个男人。”
  “这不一样。”简亮摇头,“死在这里是荣誉,你爸能接受,两件事根本就没办法摆在一起。”
  林峰勾着嘴角开笑,“我不还有个妈嘛,比起让儿子不明不白的死,她老人家肯定更情愿我跟个男人。”
  “你不会打算把这这里的情况给说出去吧?那得上军事法庭。”
  “没那么严重,军人世家,我家本来也位属于保密单位了,就我爸那身份,关于军队里一些机密我妈也是猜的出来的,到时候又不明说是在什么单位,只要把一些任务改动改动说出来,亮出一些伤口,她就差不多明白了。”
  “我发觉你这人真的太狠了点。”
  “我就这么一说,到时候会有别的办法的。我说这些,也就是让你明白,也别想着干些坏人的角色想着拆散我们,没用的,感情这种东西越是阻止越是无畏,况且,不站出来,未必就不是兄弟。”
  简亮长长的叹了口气,“兄弟不兄弟的……我也就是觉得,要是没有吉珠嘎玛,你的路会平坦很多。”
  “平坦!?”林峰挑眉看了过去,“我要是求安稳就不在这里呆着了。”
  简亮想想,点头,“倒也是。”
  “所以原先咋样现在就咋样吧,我和珠子的事情你就当我找了个女朋友在谈恋爱就行了,也别抓着珠子不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