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管理学基础1-第19部分

接严衷谥皇O7个了……林峰想着,揉了揉他的后脑勺,生硬的发丝扎在手心,带来深刻的触感,21岁,还是个孩子啊~“没事的,放心,我们两个谁都不会走。”说完,林峰话锋一转,笑道,“啧,累傻了吧?要我给你按按不?”
  “要!”吉珠嘎玛头一抬,清脆的应着,特别配合的扫走了身上的郁气,“脖子,先按脖子,然后敲背,还有腿,对了手臂也要,妈的,一说起来,浑身都不舒服。”
  林峰笑着,将手滑到他的脖子上,捏了捏。
  吉珠嘎玛呲牙,“嘶~轻点儿,再轻点儿,嘶~你杀人呢你?诶!?对对,就这劲儿,保持,保持,嗯嗯~”
  林峰贴过去,“等下得换我。”
  “再说,把爷按舒坦了再说,诶诶,打什么打啊?”
  “给你点儿阳光你还灿烂了是不?和谁说爷呢?”
  “别介,再按按,峰哥,峰哥!可以不?”
  “……”
  “呃,对对对,就这里,使劲儿帮我锤两下。”
  “……”
  “啊~~舒坦啊~~还有下面点,左边点,再左边点……”
  “……”
  “手臂,对,手臂也捏捏……”
  “……”
  第六十一章 协同作战--分组
  第二天,在跑完例行的20公里武装越野后,所有人都被命令着装整齐的去毅教官的办公帐篷报道。
  林峰走进临时办公室,看着里面端坐着的两个人,主教官毅然,副教官陈浩然,脸上虽然都没带着笑,总体来说气氛还算轻松。
  两个人手里捏着他的档案夹,毅然问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林峰跨立站着,目视前方,“想找到真正的自己。”
  毅然的眉头微蹙,“为什么不等从军校毕业了再过来?”
  “因为只有这里才能够真正的找到自己。”林峰再次强调。
  “找到了吗?”
  “还没有,差一点,只有进了‘猎鹰’才行。”
  “然后呢?找到自己以后呢?”
  “继续下去,用真的自己活着。”
  “我知道了,出去吧。”毅然合上了文件夹,不再说话。
  林峰敬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脚步声消失,毅然将文件夹递给了陈浩然,说道,“这小子……后劲儿不足。”
  “那……还要吗?”
  “再看看。”说着,毅然打开了下一份文件夹,吉珠嘎玛。
  “为什么要来这里?”看着眼前站着的藏族小伙儿,毅然重复问道。
  “我喜欢军人,特种兵是单兵的最高点。”吉珠嘎玛跨立着,沉声回到。
  “特种兵并不是军人的最高点。”毅然尖锐的陈述。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的目标是能够成为一名特种兵。”
  “你的理想就这么一点?”
  “现阶段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
  “以后如果你能做到更高的呢?”
  “当然会继续努力,教官,我知道您想听什么,但是我不想说,因为人生本来就是在不断的前进,每走一步都能够拼尽自己的全力就够了,只想做到人生但求无悔。”
  “知道了,出去吧。”文件夹再次被合上,毅然目视吉珠嘎玛离开。
  “这小子后劲儿是不是太足了?”陈浩然问道,“你不是不喜欢这种没有归属感的人?”
  “不,他有。”毅然说,“如果像他说的每一步都用尽全力的话,那么他有,这样的兵我喜欢。”
  陈浩然看着毅然笑开的眉眼,知道他是真的喜欢,其实自己也喜欢这样的兵,敢拼敢搏,而且他喜欢那小子的眼神,像狼崽子一样,野心勃勃。
  陈浩然说,“他和林峰走得很近。”
  “一起出来的,不奇怪。”
  “到底是背景不同啊。”陈浩然感慨了一句,“有退路和没退路的人,光从眼就能看出来。”
  “林峰不差,我的队伍需要这样的人。”毅然说着,目光变得悠远。
  陈浩然挑眉,一脸不明。
  “我在军校了解过他。”
  “啊!?你是说昆陆驻兵的时候?”那时候陈浩然还没调到这个部队,错过了不少热闹。
  毅然点头,“正好下一步训练计划要开始了,好好调教,他会学到一些东西的。”
  中午,再次集合,毅然站在烈日下望着眼前的选训队员,陈浩然拿着单子点名,被点名的出列,很快,41名选训队员被分成了四组。
  “接下来,进行小组协同作战的考核,你们有一个月的时间磨合,协同作战训练期间将进行小组积分制,最后,我会从四个小队中挑出最少一组淘汰,都明白了吗?”
  “明白!”所有人回道。
  陈浩然大声念道,“点到名的将成为小队的队长,副队长由小队长点名担任,刘肖。”
  “到!”
  “出列。”
  “是!”
  “张朝阳。”
  “到!”
  “陈俊霖。”
  “到!”
  “林峰。”
  “到!”
  “带着你们的队员回去开会,半个小时后把队员的岗位制定交给我。”
  “是!”四个人抬头挺胸,转身将人给带进了帐篷。
  林峰转身的瞬间,已经将所有人的肩章收入眼底,毫无意外的,全是兵,六名士官,一名三等列兵,最高的是一名少尉,还有吉珠嘎玛这个红牌子。
  通常来说,红牌子一般代表的都是尉官级别,不过前提是要毕业,想他们这种半路就跑出来的其实在部队很少见,想必所有人也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这样的安排,很明显,教官们也下了心思,最起码能够让他镇住场面。
  带着队员,进去新分配的帐篷后,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低落,让所有人坐定,林峰笑道,“在自我介绍前,我先说两句。”等到有人的目光注视过来之后,林峰继续说,“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们是注定被淘汰的队伍?”
  没人说话,但是表情明显,只有吉珠嘎玛亮晶晶的眼望过来,带着无限的信心。
  “在别的组,没有兵,兵都在我们的队,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们没有信心?”
  “当然,确实,军衔确实能够代表很多东西。”
  “不过,我不这样认为,看到你们,我却很有信心。”
  “列兵代表什么?代表我们都还很年轻,我们有充沛的体能,我们还像一颗嫩竹一样不断的往上面攀升,我们有足够的成长性,有无限的可能性。”
  “再说一遍,军衔不代表一切!”
  “站在这里,我们都在一个起点上,一个平台上,出发点已经变得一样,难道你们就没有足够的自信能够跑在最前面吗?”
  “有没有?”林峰吼道!
  “有!”众人抬头挺胸,众志成城。
  “好,相信我,相信你们的队友,你们将会是最棒的,现在自我介绍,林峰,来自陆军32师89261侦察营,番号,夜豹侦察营。”林峰扭头,看向了左手边的第一个人。
  “程明梁,来自陆军41师66625侦察营装甲兵,也就是第46集团军。”程明粱唯一的一名少尉说道。
  “郑太果,同样来自第46集团军,装甲兵主炮手。”
  “江央亘群,来自52集团军,步兵。”
  “吉珠嘎玛,夜豹侦察营。”
  “杨轩,来自……”
  “汪日豪……”
  “永丁诺悟……”
  “袁进……”
  “叶子亨……”
  林峰仔细的听完所有的人介绍,再结合平日里训练时对这些人的记忆和了解,心里暗暗有了决定,嘴上却说,“大家把自己擅长的项目说说吧,还有希望在这次的协同作战里担任什么样的岗位。”
  “副队长。”话音一落,吉珠嘎玛率先举了手。
  林峰笑了笑,不回答,目光扫了一圈,等待接下来的人开口。
  吉珠嘎玛一看林峰这样就知道没戏,咬紧牙根面带愠色。
  程明梁笃定的说道,“副队长,我有这个能力。”
  “爆破手吧,我在这一块有过深入的研究。”郑太果有些局促的开口。
  永丁诺悟说道,“我希望能够成为突击手,站在最前面。”
  袁进说道,“狙击手。”
  叶子亨,“精准射手。”
  江央亘群,“如果没有问题,我可以负责通讯掩护排爆甚至医疗。”
  “哟,倒是个全能。”杨轩笑嘻嘻的说,“既然大家都挑的差不多了,我就担任突击手吧。”
  “突击手?你有那本事吗?”江央亘群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爽。
  杨轩道,“有本事你来?尽会偷J耍滑的选些后勤工作,怎么不站到最前线?”
  江央亘群一脸不爽,“我是看没人选才选的,牺牲自己服务大众,我这叫伟大好不好?”
  杨轩冷笑,“伟大?伟大是靠堵枪眼儿托炸药出来的,你敢吗你?”
  “咳!”林峰醒了一嗓子,看向了汪日豪,“你呢?有什么想法?”
  汪日豪回道,“随便。”
  杨轩乐呵着说,“看到没有?人这才叫做自信,自信到哪儿都能干。”
  “杨轩同志。”林峰暗地里叹了口气,面色却深沉着开口,“我知道你们关系好,但是注意场合,这是在开会。”
  杨轩抬手在自己嘴上做了个拉链动作,掐了声。
  江央亘群得瑟得挑了他一眼,挤眉弄眼。
  林峰视若无睹的继续说,“我大概了解了情况,小组配置等下给你们传阅,现在我再提醒一句,要相信我,相信战友,令行禁止务必要做到,我们现在已经被捆绑在了一起,一荣共荣,一人犯错所有人受到牵连,这个担子一定要扛好了,扛稳了,到死都不能卸掉。”
  “是。”没有人有异议,这就是军队,没有英雄,没有个人主义,每一个人的背后都代表着一个集体。
  一荣共荣,一损俱损,无时无刻都必须谨记的一点。
  “好,会议到这里结束,你们打理内务,副队长,程明粱和我出去。”林峰唰的站起了身。
  程明粱眼中一喜。
  吉珠嘎玛眼里一暗,看着林峰带着人走出去,拳头在不觉间已经握紧。
  坐在身边的永丁诺悟转头看他,用藏语问了一句,“家是哪里的?”
  “甘孜的。”吉珠嘎玛回到。
  “哦,我是昌都的,最近有回家吗?”
  “过年回去过一次。”
  “哦,不错,下次一起回去。”
  “嗯。”
  “要相信队长。”
  “我知道。”
  “咱们藏族的男人适合站在最前面冲锋陷阵,费脑袋的玩意儿交给别人。”
  江央亘群冷凌凌的目光扫了过来。
  永丁诺悟哈哈的笑着,一派的豪爽,特意用汉语解释道,“当然,民族不能决定一切,最适合自己的位置才是最好的,我们的后背以后交给你了。”
  江央亘群的脸色松缓,抿嘴笑了起来。
  吉珠嘎玛暗地里叹了一口气,自从在军校的时候林峰为自己做了兵种选择后,似乎关于自己突击手的身份在林峰的心里已经毋庸置疑了,当然,也不是说自己不喜欢站在前面,或者说他其实是喜欢那种惊险直接的与对方面对面对敌的帅气,只不过,他仅仅是渴望着站在林峰身边而已。
  
 
  第六十二章 协同作战--武装泅渡
  林峰把和程明梁商量好的小队配置递了上去,毅然拿到了什么都没说,只是扫了两眼就放到了一边,叫他把人给拉出来集合,自己就奔着吉普车走了过去。
  到这里这些日子也知道了,一旦要动到车的地方就是长途拉练,必须负重的那种,林峰冲回去就让大家把刚刚拿出来的行囊又给裹回去,全员早就被训得手脚麻利,不到三分钟,就在外面的大操场上集合完毕。
  四个小队分了四个方阵,目前所有人的神态都还算平和,没有什么好较劲的地方,不过林峰知道,这也是早晚的事情,甚至到了最后,只要给他们机会,这些热血的小伙子们大打出手都有可能。
  这不就是特种部队选训最爱干得事情?
  林峰暗地里唾了一口,当初就是分组对抗,对到最后直接和珠子两败俱伤,双双开除。
  四辆吉普车停在门口,命令一组跟着一辆车跑,分开训练。
  让林峰没有想到的是,负责他们那一组的竟然就有主教官毅然,还有打手雷刚,再加上另外两名打手,四个人,像个铁塔一样站在车上。
  一队人跟着车后面跑,看着前面站在车上的雷刚背影,林峰不由得有些唏嘘,和雷刚分开还不到一年,如今这小子在特种部队已经成了主力战将了,这一年,应该也出过一些任务了吧?还是老样子,冷倒是冷,身上却感觉不到血腥的煞气,好像还是当初的那个人。
  吉普车带着他们在山路上绕,开得不快,但是一口气跑上两个小时也够折腾人的了,一个二个像是狗喘了一样在后面跟着,明明也没骨头,还得没命的跑,比他妈忠犬还忠犬。
  想到犬类,林峰扭头看了眼一直跟在身边的吉珠嘎玛,应该还在气头上,一直都没说话,不过现在很明显不是解释的时间,连吞口水让都嫌费力气。
  林峰是不知道他们跑到了哪里,绕到了哪里,但是最后车停下来的时候,看着眼前一眼看不到边的大水库才知道,原来是来训练武装泅渡的。
  毅然装逼的踩在游艇上,气定神闲的看着这些狗喘的队员,开口,“10000米武装泅渡,游完得回去吃饭,游不完得扣分,一个五分。”
  林峰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队伍里有没有旱鸭子?
  视线扫过一圈,没有人站出说不能游,看起来还是自己小看了,基本都是侦察兵出身,合格的侦察兵不能说十项全能,但是上天入地各方各面都必须要涉猎的,侦察部队作为特种部队的前身,他们也有着自己的一套训练方案。
  毅然开着游艇在前面气势十足的轰轰开道,将平静无波的水面剪出了两道白痕,后面跟着十个悲催的小子抱着背包狗刨,庆幸着这不是在冬天,水温尚可。
  不过一万米啊……
  林峰确认,雷刚跟着过来不是考核的,而是随时准备救人。
  太阳在头顶上照着,晒得脸皮火辣辣的烫,身子却泡在水里,森森发冷,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实在是……爽,蓝天白云,艳阳高照的,带着背包戏水,这日子太他妈舒坦了。
  林峰游了多久也不知道,就知道前面那架游艇一会儿停一会儿走,毅然还拿着个钓鱼竿在垂钓,这是钓鱼?是钩鱼呢吧?
  “诶,快点儿,你们还吃不吃晚饭呢?我可饿了啊!要是连我都吃不了晚饭,所有人扣5分!”毅然拿着个喇叭开吼。
  “我操你奶奶的!”
  “你大爷!”
  “奶奶个熊!”
  ……
  所有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将毅然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加快了速度。
  这一加快,体力差距开始变得明显,会游的不怎么会游的,还能蹦跶和不能蹦跶的顿时拉开了一条很长的战线。
  林峰这些年练得狠,体能绝对不差,尤其能坚持到现在的有谁弱了?但是军校比起部队确实有些差距,尤其是到了选训后期,留下来的都是尖子中的尖子,他的劣势也就渐渐浮现出来了,一路往后面掉,虽然不说是最末尾的一个,但也跑到了第二集团。
  “你可是队长。”一直陪在身边的吉珠嘎玛开口说道。
  “知道。”队长负责统筹安排支援划分,必须得是个全面手,但是不代表一定要样样拔尖是吧?这小子。林峰想着,笑了,“不生气了?”
  “没生。”吉珠嘎玛哑着声回了一句。
  “瞧你这熊样儿,还说没生?”
  吉珠嘎玛瘪嘴,“别人比我更适合的话无所谓,但是你不能一早就把我定了性。”
  “定什么?”
  “突击手,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得站在前面冲?”
  林峰沉默了一会儿,水流穿透身体,“那么,我问你,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解决?”
  吉珠嘎玛停下游泳的动作,前后看了一眼,最前面的只剩下一个小点儿,最后面的距离自己也差不多有200米远,整个战线差不多被拉开了接近千米,“回去接人?”他迟疑的回着。
  林峰笑了笑,踩着假水,扯着嗓子吼了起来,“诶——太果,能不能行?”
  “能!”最最后面的郑太果摇了摇手,回喊。
  “那我们到前面等你啊,你小子游快点儿,五分呢!”
  “好!放心!”
  远远的,吉珠嘎玛看到郑太果脸上的笑,虽然很疲惫,但是笑得很开朗。
  “珠子,不要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拖累,要充分的相信自己的队友,相信他们能行的,要把训练和战斗划分开,就算真的扣了分又怎么样?要相信我们的战友能够把分找回来,所以,你别陪着我了,能冲就冲到前面去,让狗日的教官知道我们这个队也不是吃素的。”林峰磨着牙,笑了。
  吉珠嘎玛看着眼前的男人,疲惫的脸颊上带着水珠,闪着细碎的光泽,映衬得那双眼格外的莹亮,闪得他心里一阵阵的发颤。
  最终,他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游了出去。
  看着吉珠嘎玛的背影,林峰叹了口气,这小子的目光……
  还是先想想一万米武装泅渡的事情吧,游泳……果然不太擅长啊。
  林峰望着前方,无限唏嘘。
  “诶,菜鸟们,还行不行啊?不行说一声,说自己不能游了,就上船。”毅然拿着喇叭扯着嗓子吼,扩大的电子声模模糊糊的响着,林峰早没了骂人的力气,心里腹诽着谁信啊,先不说丢不丢得起那人,上去了怕是直接100分就给扣完了。
  一路咬着牙坚持,一路听着毅然在耳朵边忽悠,众人硬是哽着一口气儿坚持了下来。
  林峰是后面几个到岸的,脚刚刚可以踩到底,先到的一群人就拥上来连拖带拽的把他给拉离了水面,离开飘飘荡荡的水,踩在实地上,林峰只觉得脚软头晕站都站不直,直接瘫在地上就开始喘气,一根手指头都不想抬起来。
  吉珠嘎玛用已经暖和的手帮他把脸上的水给抹了,然后拍了拍,莹亮的眼中带着浓郁的担忧,“没事吧?”
  “没?”林峰摇头,哑着声开口,“让我休息下,你去接后面的。”
  “那里有别人。”
  “珠子。”林峰的眼微眯,色泽深了几分。
  吉珠嘎玛瘪了瘪嘴,讪讪的站起了身。
  当然,最后全员到齐了,看时间还能够赶上个晚饭,没有扣到分毅然觉得很不爽,撵猪一样把所有人幺上了车,也亏得是没有顶棚的军用大马力吉普车,负重够,经操,14个人挤在上面,硬是颤颤巍巍的开走了。
  不过……挤得当然非常难受,不过这时候大家一致的想法是,只要别再让老子动上一根手指头,就算他妈的挤成罐头也愿意。
  吉珠嘎玛站在林峰的身边,将所有人挡在后背,状似无意的默默承受着为林峰隔开了一个小小的空间。
  车辆每次拐弯,或者颠簸的时候,林峰都会扭头盯着吉珠嘎玛的脸看上几秒,嘴唇的颜色早就从长期泡在水里的惨白变成了血红,脖子上的血管都突出来了,一旦和林峰的视线对上,偏偏还状似轻松的笑。
  林峰捏在扶手上的手越来越紧,然后拼命的把自己的身体往车外面挪,腾出更多的空间给吉珠嘎玛活动。
  到了营地,集合,报告,解散,一群吃货就拥进了饭厅,一阵风卷残云。
  快吃完的时候,林峰想起了当初刚刚进军校,跑上一点儿步就累到吃不下饭的自己,果然那时候还太小啊,现在只要能安安稳稳的吃上一顿饭,就痛哭流涕了。
  不过,嚼着嘴里的牛肉,林峰不得不感慨一句,特种兵的伙食就是不一般,就连他们这些选训队员都能够达到空军的饮食标准,绝对的没得说。
  当然,高标准的后勤配备也代表更高的要求,仅仅是这些天射出去的子弹就比他三年军校加大半年的侦察营打出去的还要多,都说特种兵的枪法是靠子弹喂出来的,这话真的不假,相信再过不久,所有人,包括自己在内,射击不会再靠眼睛,而是感觉。
  那时候,就真正的是一名特种兵了。
  第二天,开始进行分组配合,队形演练,也就是说协同作战的训练正式拉开帷幕,负责教导的当然不会是林峰,也不是毅教官,而是一名在战术指挥方面资格雄厚的老教官,术业有专攻,特种部队不缺资格教官,缺的只是值得教的,真正的人才。
  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队友,将队友当成自己的左右手般信任,必须学会各种复杂环境的作战。
  而林峰,在里面的责任是最重大的,他不单要记住自己的位置,同时要记住所有队友的位置,灵活的运用穿插,让他们随时随地,在任何的地形下,包括山地,丛林,巷子,房屋,平原等等能够出现在最合适的位置,并且保证无论进攻还是撤退都必须保持有序性。
  体能训练,军事技能,然后战术演练,小组配置各个单位的加强训练。
  不断的穿插着,从陌生到熟悉,小队的配合越来越默契。
  林峰的指挥也从最初的生涩过度到张口即来,当机立断,如海绵一样不断的汲取着各方面的知识,膨胀着……
 
  第六十三章  协同作战--分组对抗
  协同作战的训练进行的很顺利,为了让他们的战术配合能够练到最好,在这一个月的时间毅然基本没有怎么过来马蚤扰他们,当然,也可以是当成由于集训队伍分成了四个,让他分身乏术,没有办法盯着收拾。
  不过,虽然协同作战的科目练起来了,但是个人的训练科目也要两手同时抓住,每天早上500个俯卧撑,20公里武装山地越野是,攀爬挂勾梯上下300回,穿越 30米铁丝网来回300次,他们会在吃过午饭后开始训练抗暴晒训练,平举着95主动步枪,枪口用绳子吊着一块砖头,一动不动晒2个小时,美其名曰消食。
  人的适应力是可怕的,基本上全员都练出了睁着眼睛睡午觉的本领。
  无论是协同作战还是个人训练科目林峰都做得很好,但是只有一项科目出乎林峰意料的难以接受。
  他怕高。
  他竟然发现自己怕高?
  真的是很诡异的弱点……连林峰自己都不相信。
  无论是这些年还是上辈子,他都觉得自己是无惧的,没有不能吃的苦,只有吃不下来的苦。
  但是前些日子训练高空降落科目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不敢往下跳。
  特种部队的空降科目是循序渐进的,从10米的高的崖壁往气垫上跳开始,到100米的高空蹦极,然后再到武直的伞降,让他们熟悉那种失重的感觉。
  10米姿势训练开始的时候,林峰确实没有什么感觉,看着脚下松软的大气垫,咯噔都没打一个就姿势标准成大字的跳了下去。
  但是当高度拔高,当他站在铁桥上,当他看到脚下幽暗深绿的峡谷的时候,这种身上只有一根绳索的保护措施,很明显的痿了。
  仅仅是想象着跳下去,他就觉得双脚发软呼吸困难,头顶上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峡谷的冷风刮过,从心脏的位置窜出冷气往四肢灌,几乎是举步艰难。
  作为队长,他是必须起到带头表率的示范作用。
  教官在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就站在铁桥的边缘怎么都挪不动脚。
  “跳!”他听到教官在身后吼出来的声音。
  对于命令早已经形成反射动作的身体第一次违背了长久养成的习惯,脚扎在地上生了根,动不了。
  “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跳!”
  林峰颤巍巍的回头看了一眼,笑得比哭还难看,其实他也想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都不顾的就往下跳的,可是他妈的脚动不了啊。
  “行不行?不行换人!”教官寒着张脸问。
  “行!”林峰回了一声,扭头看向脚下,不断的鼓励自己跳下去,死不了,脚上不是还绑了根绳子吗?
  “磨磨唧唧的。”他听到了教官的声音,然后就被人一脚给踹了下去,事实上,他连啊都没叫出来就直接晕了。
  失神很快,当他被人拖上去,腿部感觉到手掌碰触的一瞬间就醒了过来,身体被翻过来,拍打着脸庞。
  “诶,还醒着吗?”一名士兵问。
  林峰点了点头,没说话,他怕一开口就把嘴巴里的东西给喷出来,模模糊糊的听到教官喊下一个,心里知道这一关算是糊弄过去了。
  那之后,林峰一直在想自己怎么会恐高?就算在侦察营那会儿没赶上高空训练项目,他也不应该怕高的,因为他上辈子练过啊,1500米的高空往下跳,开伞降落在指定地点的训练,完成的绝对漂亮,没道理这个100米就把自己给怎晕了?
  不过,现在他是没什么心思去想这么多,队员一个一个的往下跳,有自己跳的,有被一脚踹下去的,有上来活蹦乱跳的,也有像自己一样拖上来的,表现各异的队员们,让他的表现也不过就是比较大众化了而已。
  可是林峰知道自己接受不了现在这个状况,他本来应该是表现的最出色的那个人,怎么会落到个晕过去的地步?这要是换成了正式的伞降训练,不得直接砸在地上摔死?
  全员跳完,教官不管不顾的让他们背着行军包跟在车后面跑回去。
  那天林峰脑袋里一直很迷糊,事后回想,只记得自己跑在半路上吐了一次,然后是吉珠嘎玛来扛自己,结果被教官喝止,他几乎是爬回去的,最后一名,第一次最后一名。
  而事情还没有完,一回去,营地就没了,真的没了,十来顶大帐篷人去楼空,空旷的空地上一阵风吹过来都能看到尘土飞扬,格外的荒芜。
  毅然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笑眯眯的说,“两个小时前,敌方的侦察兵侦察到你们的营地,营地在一个小时前被敌方袭击,所有军备物资都被洗劫一空。”
  如果那时候林峰是清醒的一定能够猜出来毅然的意思,考核开始了。
  可是他迷糊了,只能傻乎乎的看着,和所有的队员大眼瞪小眼。
  然后从毅然身后的吉普车以及附近的沙丘后面跑出了一群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将他们团团包围。
  “你们被伏击了,放下武器,双手抱头!”
  在黑洞洞的枪口下,10名队员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毅然背负着手绕着他们的转圈,也不知道走了一圈,军靴踩在沙地上的沙沙声传进耳朵压在心上,沉甸甸的。
  毅然最后停在了林峰的面前,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林峰直接趴在了地上。
  “瞧你这熊样!”毅然鄙夷的说着,然后淡淡的说道,“队长扣30,副队长10分,其余队员5分。”
  林峰狠狠的咬着下嘴唇,牙齿刺进了肉里,口腔传来铁锈的腥味。
  真他妈的!操!
  握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林峰整个几乎是用跳得,站了起来。
  “战况!”灼灼的目光瞪着毅然,几乎要将对方给吞了。
  毅然愣了一秒,没想到林峰这么快的恢复过来。
  “歼灭伏击者后,菜鸟营分成数股撤退,大功率通讯器材遗失,导致C小队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最后确定在西北方五公里处待命。”
  说完,毅然将握在手里的一堆物体甩在了地上。
  林峰捡起来,是一堆臂章,上面的幼稚的图案也不知道是谁画得,让他想起了星爷版的唐伯虎点秋香里,祝枝山画的那副小鸡啄米图。
  “另外三个小队呢?”林峰问。
  “无法联系,再说一遍,无法联系,注意确认臂章。”
  林峰很快的明白了过来,也就是说,或许,其余三个小队都是自己的敌人,分组对抗开始了。
  将吉普车上堆放的,据说是敌方没来得及带走的剩余物资背上,林峰领着C小队往着西北方跑着,隐蔽进了丛林里。
  事后林峰才知道,四个小队,只有一个小队做出了有效的反抗,训练组这一手玩得太狠,基本都是在高强度的训练后暴起发难,毫无预警性的。
  战备状态,选址扎营设立岗哨,一个小时后,傍晚,C小队隐蔽在了大山之中。
  敌袭来得突然,其实很多人都是迷迷糊糊的跟着林峰走,林峰脑袋里也是迷糊的,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刻自己绝对不能晕,将选址隐蔽的任务交给程明梁副队长后,林峰脑袋里就开始分析所有的事情,他相信,考核绝对不止这么简单。
  看着眼前的丛林,林峰拿着军刀在地上刻刻画画,然后抬头看向江央亘群,“你把物资清点一下,尤其找找看有没有红外线探测仪。”
  “有。”江央亘群很快的翻找了出来,“没有食物和水,只有1000克的食盐,通讯器材,两捆50米长得绳索,子弹只有200枚,地图和罗盘。”
  “那么不要点火。”
  “是。”
  “你,你自己找地方隐蔽。”林峰看向袁进说道,“12个小时后叶子替换你。”
  “你们两个去寻找食物和水源,不要留下痕迹。”林峰看向杨轩和太果。
  “日豪和明梁你们去设警戒线,我和珠子等下我们会去摸哨,4个小时后回来接替你们,如果没有按时回来,明梁负责指挥。”
  接到命令,所有人瞬间散开,消失在丛林里。
  “那么我呢?”唯一没安排到任务的江央亘群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抱好你的通讯器等待下一步指示,还有,为我们设立通讯网络,寻找我方发出的讯号以及敌方的信号位置。”
  江央亘群比了个OK,抱着通讯器鼓捣去了,看着江央亘群的身影,林峰有点儿小小的担心,这小子是半路出家的,要说对信号的追踪和屏蔽绝对没有自己专业,毕竟,上辈子在国防大学学的就是电子科技,正经的科班出身。
  不过现在自己身为队长,需要做的事情更多,没有心力投注在上面,只能先试试看。
  最后,林峰将目光锁在吉珠嘎玛的脸上,笑道,“用你的鼻子闻闻,敌人能在哪个方向。”
  吉珠嘎玛翻了个白眼,“找他们干吗?我们不是要隐蔽吗?”
  “灵活一点,想想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推理一下教官下一步的行动,这样才能把主动权抓在手里,200枚的子弹,这次的任务主要还是渗透和潜伏,用脑的。”
  吉珠嘎玛不傻,林峰一提点就明白了过来,面色慎重的点了下头,问道,“不过……你没事吧?”
  “诶?我有什么事?”林峰一脸不明。
  吉珠嘎玛和叶子亨对视了一眼,掐声。
  在树下休息了5分钟,江央亘群扭头比了个OK的手势,“小队的通讯网已经架设好了,试试。”
  林峰抬手按住耳机,开口,“全员报告方位和进度。”
  “东南方700米断崖上,隐蔽,完毕。”袁进的声音。
  “警戒线布置中,完成度10%,完毕。”
  “食物和水源正在寻找,完毕。”
  “每隔半个小时汇报一次。”林峰命令。
  “收到,完毕。”
  林峰看向江央亘群,“5分钟跳频一次,珠子,我们出发。”说完,林峰站起了身,视线一阵颠簸,身体突然晃了一下,回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吉珠嘎玛扶住了腰。
  面对对方关心的目光,林峰笑了笑,“没事,走吧。”
  “嗯。”吉珠嘎玛点头,收回了手。
  离开营地,林峰看了眼地图,锁定了一个方向。
  吉珠嘎玛远远的跟在林峰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蹙紧的眉头。
  因为战略阵型的原因,两个人在丛林行动必须要保持20~40米的距离,可是天知道,他只想跑到林峰的身边以便能够随时接住那个可能会倒下的身影。
  林峰自己看不到,但是他之外所有人都发现了,林峰的状况很糟糕,眼睛布满血丝,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而嘴唇却是惨白的,很显然,是在发烧,可是没有人敢说,很明显现在林峰的意志力压倒了身体的所有不适,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一旦知道,很可能就倒下去了。
  这个时候,林峰绝对不能倒。
  就算自己有多心疼,也不能让他停止思考昏睡过去,因为,小队的大脑必需时刻起到作用。
  从没有一刻,吉珠嘎玛痛恨自己的脑袋不够用,让林峰即便是这个时刻还要坚持下去。
  从没有一刻,吉珠嘎玛痛恨自己和林峰都是一名军人,让自己不无法上前安慰,让林峰还在丛林里奔袭。
  不过,人的意志力真的强大,林峰在丛林里跑了两个小时都没有停下来,最后吉珠嘎玛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林峰喊住,“两个小时了,我们必须回去。”
  “快到了,我确认一下就回去。”林峰停下脚步,扭头看他。
  吉珠嘎玛跑上前,蹙眉,“你到底要去哪里。”
  “这里。”林峰拿出地图指了一下。
  吉珠嘎玛探头看。
  “附近的山脉我们最近一直在钻,你应该有印象,哪里需要用到带绳索发射器的地方。”
  “你是说,有个小队会隐蔽在那个孤峰上?”
  “对。”林峰点头,手在地图上比划着,“教官绝对不可能把我们4个小队分在一起,那么以我们在西北方为例,4个小队很有可能占据了四个方位,那么西南方最容易防守的地方在哪里?如果我是西北小队的队长的话,我就会选择这里,孤峰,易守难攻。”
  吉珠嘎玛点头,完全信了林峰的推理,“好,那我去摸下,你在这里等我。”
  “等你?一起啊。”
  “不行,只能我去,如果被对方察觉,对于小队来说,失去一个我也比失去你用处要小得多,你要记住,你是我们的”吉珠嘎玛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头,“这个,而且,你还得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林峰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那么交给你了,还有,注意一点。”林峰忍不住提醒道,“如果被俘虏不要拉光荣弹,我们会去营救,审讯没有什么,活下去才有未来。”
  “嗯。”吉珠嘎玛重重点头,“我的命可是很重要的。”
  星光下,看着眼前模糊的轮廓,那双担忧的眼印在心底,吉珠嘎玛突然有了一种在真实战场上的紧张感,想回来,必须活着回来,让这个人安心,让自己可以一辈子陪在这个人的身边,并肩作战。
  晚风吹过,吉珠嘎玛的思绪突然崩断,抬手一把扣住林峰的后脑勺,倾注所有心力的吻了上去,轻浅的一吻,沾之即分,“我会平安的回来。”
  林峰站在原地,默默的注视着吉珠嘎玛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然后抬手,手背从嘴唇上拭过,手套的粗糙感很清晰的反应出之前碰触嘴唇的是什么。
  他抬头,透过树枝的间隙看了眼天空,银河星斗。
  幽幽的叹了口气。
 
  第六十四章  协同作战--渗透、伏击
  这狗崽子真不会挑时间啊……
  林峰垂下头,抚上自己的额头,无奈笑了。
  咚咚!咚咚!咚咚!
  心跳如雷。
  吉珠嘎玛急速奔跑的身影缓缓停了下来,迟疑的抚上自己的胸口,隔着衣服,心脏传出来宛若铁质的大锤击打在地面的撞击声音,咚咚的巨大声响响彻耳畔。
  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他回想着,努力的回想,无论怎么想,脑袋里的画面都无法改变半分。
  不断靠近的脸庞,放大惊讶的双眼,占据了整个视线。
  嘴唇……
  颤抖着手摸上去。
  粗糙干涩,冰冰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