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87部分

出这便是当年那受尽嘲讽的萧家废物。
“你,便是萧家萧炎?”位于中心位置的白袍老者,抬眼瞄着萧炎,半晌后,缓缓的开口道。
视线在白袍老者身上扫过,萧炎发现,他应该在云岚宗地位不低,因为自从他开口后,周围那些身穿同样袍服的老者,都是保持下了沉默。
“我是云岚宗的大长老,云棱。”萧炎还未接口,老者又是自顾自的道:“今日宗主尚未回来,因此这次的三年之约,便是由老夫主持,此次比试,意在切磋,点到
“生死,各安天命。”轻轻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云棱的话语。
场内目光,顺着声音移动,最后停留在了那一直安静的黑袍青年身上,各自神情略有不同,很多人都没想到,萧炎会说出这般话来,要知道,他的对手,可是云岚宗重点培养的宗主接班人啊。
“呵呵,有魄力的小子树之上,一些脾性古怪的老家伙,却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更有甚者,还对着萧炎竖起大拇指。
纳兰嫣然眼眸轻抬,凝视着黑袍青年,那对漆黑的眸子中,似乎跳动着许些难以掩饰的波动,是怨恨么
半晌后,她微微点了点头,声音清冷:“随你。”
听得纳兰嫣然的回话,云棱眉头微微皱了皱,萧炎的忽然打断,让得这位在云岚宗身份不低的大长老有些感到不愉,他也知道萧炎早已脱去了废物之名,可纳兰嫣然的天赋同样不低,并且加上云岚宗的培养,其实力进展,简直堪称神速,可真要对战起来,云棱并不看好萧炎。
“年轻人,凡事留一线,不过既然你要这般要求,那也就随你吧,生死,各安天命。”挥了挥手,云棱淡淡的道。
嘴角掀起一抹弧度,萧炎心中忍不住的有些想要冷笑,凡事留一线,当年,纳兰嫣然做得那般绝,可有人让她留一线么?
手掌缓缓握住尺柄,猛然一抽,玄重尺带起一股压迫风声,斜指地面,尺身劲风,将地面上的灰尘吹拂而起,淡淡的青色斗气缭绕在身体表面,萧炎盯着纳兰嫣然:“三年之约,我如约而至,今日,解决掉以往的恩怨吧,当年你给我萧家的耻辱,今天还回来
玉手伸出,玉指之上的一枚翡翠色纳戒光芒闪动,一把修长的淡青色长剑,闪现而出,剑刃倾斜,阳光洒下,反射出一片森冷。
纳兰嫣然美眸与那对漆黑眸子对视着,略微有些惋惜的叹息了一声,淡淡的道:“我自己的婚事,自己会做主,即使如今已过三年,可我却并不认为当年我做错了,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命运,或许在选择之时,因为一些举止不当,但若时间返回,我想,我依然还是会这样。”
“举止不当炎轻笑了一声,一句轻飘飘的举止不当,便是想要将自己的蛮横之举推卸而去吗?这似乎太简单了点吧?
表情逐渐回复淡漠,萧炎握着尺柄的手掌越来越紧,片刻后,脚掌猛然前踏一步,落脚之处,坚硬的青石板,居然至脚心处蔓延出几道裂缝,汹涌澎湃的青色斗气,夹杂着许些青色火苗,自萧炎身体表面暴涌而起。
“开始吧”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纳兰嫣然,败?
感受着萧炎身体上所升腾而起的强悍斗气,纳兰嫣然眸中闪过一缕诧异,这个当年那在萧家受尽白眼与嘲讽的少年,如今还真的完全不同了啊。/首/发
玉手紧握着淡青长剑,淡淡青色小风卷在剑身之上翻滚飘荡,风卷之中,凌厉的风刃伸缩吐现,偶尔暴射而出,在坚硬的青石板上,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划痕,剑身逐渐上移,遥遥指向萧炎,锋利的剑锋在阳光反射下,森光凛然。
随着两人身体之上斗气的升腾,巨大广场之上的气氛,霎时间变得凝结了起来,周围再次变得安静,所有的目光,都是投注在两人身上,很多人都很想知道,经过三年修炼,当年的那个废物少年,究竟能够走到何种地步?
场地中,萧炎缓缓闭目,旋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眸乍然睁开,漆黑眸子中,青色焰火闪逝而过,其身体之上的斗气,也是在此刻再度变得深邃了许多。
手掌紧握尺柄,受着那不断传来的沉重之感,萧炎抬目,凝视着对面那身姿如柳叶的女子,半空中,两目对视,两人目光皆是有些复杂。
“三年之约已,你们以前恩怨,今日会彻底结清,希望今日之后,一切纠葛能台之上,云棱望着已成针锋对麦芒之势的两人,轻咳了一声,然而的他:语还未说话,便是脸色再度有些难看的住了嘴,因为此时那场中的萧炎,已经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无视他的话语,率先打破气势僵持,重尺挥动,身体猛然化为一道黑影,狠狠地对着纳兰嫣然冲撞而去。
“战吧!纳兰嫣!三年了!”黑影冲撞间,压抑了三年的低吼声,忍不住的自喉咙间,传了出来。
黑影在广场所有人的目光之下,犹如一头愤怒的魔兽一般,轻贴地面的玄重尺,沿途直接在青石之上,带出一条长长地火花以及深深痕迹。
纳兰嫣然面目平静的着那直冲而来的黑影,她的功法是属于风属性,因此速度与轻灵的身法,是她最擅长的东西,在萧炎即将紧接其周身十米范围之时,纳兰嫣然终于是有所动作,脚尖轻点地面,身体犹如狂风中的落叶一般,飘荡闪烁着,瞬息间,便是与那暴冲而来的黑色人影交错而过。
交霎那。纳兰嫣然手中长剑极其自然地横削而出。借助着身法冲击之助。几道细小地风刃。已经率先离剑而出。对着萧炎脖子切割而去。
快速冲击地骤然停顿。巨大黑尺微微提起。随着叮当声响以及一些细小地火花。那几道风刃。竟是连萧炎半点攻势都未曾阻拦。便是完全消散。
而将风刃抵御之后。萧炎微微抬目。淡漠地眸子斜瞥了一眼身而过地曼妙身姿。手臂挥动。玄重尺带起一股凶悍劲气。对着身后横砸而去。劲气地压迫。将纳兰嫣然身体上地裙袍。压得紧紧贴在皮肤之上。勾勒出那纤细地柳腰。
感受到身后呼呼作响地压迫劲气。纳兰嫣然黛眉轻挑。似是有些意外对方感知地敏锐。手中长剑暴刺而出。淡青长剑在虚无地空气中留下一道青色弧影。锋利地剑尖。似乎是穿透了空气阻碍。随着“叮”地一道清脆声响。剑尖直直点在横砸而来地重尺之上。两者相触。巨尺其上所蕴含地强猛劲力。使得那修长地长剑。竟然是被压成了一个极为惊心动魄地弧度。那副即将折断地惊险模样。让得周围那些云岚宗弟子。脸庞上浮现许些惊异。经过灌注斗气地剑身。足以承受极为庞大地重力。而这尚还初一接触。长剑。便是被压弯。由此可见那黑色大尺上究竟蕴着多么恐怖地劲气。
然而长剑虽然弯曲成了这般惊险弧度。可却始终并未就此断裂。在剑尖即将贴到纳兰嫣然玉臂之时。后者脚掌轻跺地面。长剑之上青芒暴涨。突然暴涨地力量。轰地一声便将那重尺弹了开去。而借助着两者地弹力。纳兰嫣然腾身掠上半空。俏脸凝重。手长剑忽然急速颤抖。旋即缓缓移动着。而每当长剑移动一分。便是将会留下一个犹如实质般地剑形残影。
“风灵分形剑!?”
“没想到纳兰师姐竟然连风灵分形剑这种位于玄阶中级的斗技都已经修炼成功,真是让人佩服啊。”
“听说这风灵分形剑纳兰师姐仅仅一年时间便是修炼到能够分出五道剑形的地步,唉,我修炼了将近两年,也不过才四道啊
“这才刚刚开始,纳兰师姐便是用处这种等级的斗技,恐怕是想要速战速?那萧家的小子,可是倒霉了。”
在纳兰嫣然施展出那奇异的斗技之时,下方的那些云岚弟子,便是不由得惊异的窃窃私语了起来,看他么的模样,想必他们是认出了前者展斗技的底细,而且这斗技恐怕在云岚宗还颇为难以精通,以至于不止那些弟子,就是连石台上那十几位白袍老者,其中有几位,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重尺插地,萧炎抬头微眯着眸子望着那随着纳兰嫣然长剑的移动,而缓缓出现的几道能量残影,依靠着出色感应力,他能够察觉到那几道残影之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不愧是云岚宗少宗主,这般强力斗技,说用就用手掌紧握着玄重尺尺柄,萧炎脚掌缓缓在地面上旋了半圈,旋即重重踏下,能量炸响声,在脚掌之处,暴响而起,拉扯过满场视线。
随着炸响声,萧炎借助着能量爆炸的反弹之力,身体猛然对着半空上的纳兰嫣然暴冲而去,玄重尺之上,青色斗气汹涌而出,丝丝火苗诡异地缠绕在尺身上,不过在青色斗气的遮掩下,若不仔细察看还难以发觉。
瞥着自下方暴射而来的萧炎,纳兰嫣然黛眉微皱,手中长剑的移动却并未因此而停止,脚掌轻跺虚空,淡青色斗气自脚掌处喷涌而出,
|便是形成一大片锋利的风刃,狠狠地对着萧炎切割
感受着头顶上方传来的风刃破空声响,萧炎手掌举起,略微沉寂,铺天盖地的推力自掌心中暴涌而出,而那一大片风刃,将还未接近萧炎,便是~这股推力,吹得轰然消散。
因为推力缘故,萧炎那暴冲的身形也是略微缓了缓,待得萧炎再次在半空借了一记巧力准备阻拦纳兰嫣然斗技凝成之时,头顶上空不远处,清冷的喝声,却是猛然响起。
“风灵分形剑!”
喝声落下,纳兰嫣然手中长剑豁然指向下方萧炎,脚尖轻点虚空,一股淡淡的微风出现在脚下,借助着这股微风,纳兰嫣然急速后退闪掠,而那半空中所遗留下地五道虚幻的能量残剑,却是略微一颤抖,旋即对着下方萧炎,首尾相接的暴射而去。
能量残剑划破空,宛如撕破了空间一般,淡青色能量圆弧自剑尖处分流而开,五道剑形首尾相接,宛如一道从天而降的流星一般。
眉头微皱,萧炎手掌随意下一股劲气,借助着劲气的推力,身体暴退,而那五道能量残剑刚好贴着身体表面,削了过去,那股尖锐劲风,让得萧炎皮肤有些刺痛。
娇躯在半空:转半圈,旋即犹如一朵白色莲花般,轻灵的落回地面,纳兰嫣然玉手横挥而出,而随着她手掌的挥动,那本已攻击落空的五道能量残剑,竟然是转了头,再度对着身处半空中无处着力的萧炎暴刺而去。
望着次来的能量残剑,萧炎略微一怔,旋即眉头轻皱,眼角瞟了瞟,身处半空,除非使用出紫云翼,否则还真难以躲开这次能量残剑地迅猛攻击。
“既然不能躲,那便硬接随着心中念头落下,萧炎手中重尺青色斗气猛然暴涨,那股乍然而放的庞大能量,让得下方无数人满脸惊诧。
青_火苗闪腾而出,重尺挥动,携带着雄浑劲气,在下方那些惊诧的目光中,狠狠的砸在了能量残剑之上。
“嘭!”
两者接触,凶的能量爆炸声在虚空之上响起,大盛的青光,使得一些人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纳兰嫣然静站原地,抬头望着天空,那刺眼的青光似乎对她并未造成什么阻碍,明亮的眸子,盯着那爆炸之处,风灵分形剑的威力如何,她最是清楚不过,先前地那一击,即使是七星级别的斗师想要抵御都颇为困难,而这一击,若是萧炎能够撑过,那么纳兰嫣然也就能够大致的分析出这三年时间,他究竟是到了何种地步。
天空之上,青光逐渐消减,一道黑色影子,猛然对着那站在地面的纳兰嫣然暴射而去,强烈的压迫风声,让得人耳膜生疼。
黑色影子暴袭而来地速度,让得纳兰嫣然俏脸微变,脚尖一点地面,身体犹如滑行一般,瞬间后退了将近十米。
“轰!”黑色影子狠狠落地,重重的砸在先前纳兰嫣然落脚地地方,顿时,一道剧烈声响,在广场之上响了起来,碎石飞射间,一道道裂缝,从那弥漫灰尘中蔓延而出。
纳兰嫣然滑退的身形缓缓止住,淡淡地望着那灰尘弥漫的地方,这般攻击速度,对于修炼风属性功法地她来说,想要造成太大的威胁,还是不太可能的。
宽大的袖袍轻挥,一股劲风凭空浮现,吹拂过广场,将那灰尘掀了开去,灰尘掀开的前一霎那,纳兰嫣然眼瞳微缩,浑身斗气猛然暴涨,身体急速后退的同时,手长剑不断挥动,一道道锋利的剑刃,出现在她退后了的道路之上。
“嗤就在纳兰嫣然退后的那一刻,灰尘之中,黑影猛然再度暴射而出,这一次,他的速度较之先前,几乎是在瞬间便是增加了将近几倍之多,恐怖的速度让得黑影犹如是在闪烁一般,几个虚幻影子浮现,便是迅速接近了纳兰嫣然,而她所布置的风刃封锁,却是被前者用最蛮横的方式,全部撞得粉碎。
“挺不错的速度,可怎会忽然间增加了这么多?”俏脸之上,浮现一抹凝重以及许些疑惑,纳兰嫣然心中暗自喃喃道,目光瞥向那一路势如破竹冲击而来的黑影,刚想采取攻势,一股寒意,却是骤然涌出皮肤,豁然偏头,一道黑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背后。
黑影抬头,露出萧炎那淡漠的脸庞,此时的他,双手紧握成拳,而那巨大的黑色玄重尺此时已经失去了踪迹,拳头借助着身体半旋的力量,夹杂着一股恐怖的劲风,狠狠砸向了纳兰嫣然后背,拳头过处,居然是产生了刺耳的音爆之声,这一记攻击,居然强悍如斯。
“八极崩!”
心中低吼响起,拳头之上所蕴含的劲气再度飙涨,最后在周围那些云岚宗弟子惊骇的目光中,结实实的砸在了纳兰嫣然后背之上。
恐怖的劲风,直接是让得纳兰嫣然犹如那断了线~风筝,娇躯抛上半空,犹如那被狂风刮走的脆弱花朵一般。
缓缓吐了一口气,萧炎拳头逐渐摊开,手掌一招,刚才那道对着纳兰嫣然飞射而去的黑影便是射了过来,旋即重重插在身前的青石板之上,宽大的影子,原来先前吸引着纳兰嫣然注意力的东西,竟是那把玄重尺。
“纳兰师姐败了?”
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犹如失去了蝴蝶一般从半空坠落而下的纳兰嫣然,皆是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云岚宗的少宗主,便是这般轻易的败了?
石台上,云棱等一干长老,却只是平静的望着那缓缓坠落而下的纳兰嫣然,若是她真的这么容易便是败了,那也未免太写云岚宗的培养了吧?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双方的真实实力
广场之上,所有的目光都停留在那缓缓坠落而下的纳兰媽然身上,彼此各自表情各不相同。
“这个小家伙似乎挺不错的啊一”巨树之上,加刑天笑眯眯的瞥着萧炎,旋即摇了摇头,道:“不过可惜,这次攻击虽然看似凶猛,可却并未给纳兰媽然造成多大的伤害,云岚宗的飞絮身法斗技,果然名不虚传。”
“嗯。”一旁的法犸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盯着坠落中的纳兰媽然,轻笑道:“纳兰家的那个丫头也不弱啊,看来这三年时间,云韵对她的培养尽力啊。”
海波东眉头皱了皱,盯着纳兰媽然,片刻后,眉头忽然一挑:“她体内的能量正在急速增加着,而且竟然隐隐有着突破斗师的界限一喷啧,好高深的隐藏实力方式,竟然连我都没怎么发现,云岚宗的秘术,果然不凡。”
加刑天与法犸人笑了笑,不管如何说,作为下一任云岚宗宗主的接班人,纳兰嫣然所接受的培养,自然是普通云岚弟子难以比喻的,况且云岚宗还有丹王古河相助,再加上本身底蕴的雄厚,所以即使以这般年纪便到了大斗师级别,倒也不算有多离谱。
“看来这次的斗,将会有些激烈啊,那个萧家的小家伙,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而且他手中的那把大黑尺,似乎也有些怪异。”法犸盯着萧炎手中的玄重尺,道。
“看他脚落地时所造成的空气流动那,好像是有些份量啊不知你们发现没有在尺子离手之后,他不仅速度,甚至连斗气地喷发以及浓度,都是瞬间变得强了许多。”加刑天不愧是连海波东都极为忌惮的强者,即使是萧炎落地时地细微动静居然都被他观察得仔仔细细。
“嗯。”听得加刑天此话,法犸微点了点头,想必他也是觉察到了这些变化。
“现在看来,这一比试,可是一场恶战啊,不过让我挺好奇地是,这个小家伙究竟是凭借着什么,居然能够在三年时间内脱去废物名头,并且还这般快速的追赶上接受着云岚宗重点培养的纳兰媽然的进度。”加刑天有些疑惑的低声道。
“不知我们炼药师公会与素不相识所以从未调查过他。”法犸摇了摇头,目光瞥向场中,忽然道:“纳兰家地那丫头,要动用真实实力了。”
场中,缓缓坠落而下的纳兰嫣,在距离地面尚还有半米距离时,却是诡异的悬浮了起来玉手轻挥身体凌空一翻,然后轻灵的落在了坚硬的青石板之上。
望着那落下地后竟然毫发无损的纳兰媽然广场上,不由得响起一阵松气的声音。
美眸着一抹凝重,纳兰媽然望着对面表情依然平静的萧炎,轻声道:“你真的让我意外,不管如何,我至少相信,你已经不再是当年地那个萧家废物少爷。”
对于纳兰嫣然这番有些感叹地话语,萧炎并未有什么回答,只是抬眼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感受着自其体内缓缓升腾而起的淡青色能量,心中一声轻喃:“终于开始展现真实实力了吗?”
“当年的事事非非,我也不想再说什么。”纳兰媽然手臂缓缓抬起,修长的淡青色长剑之上,青光越发浓郁,目光盯着萧炎:“不过,现在的我,是代表着云岚宗,为了它的名声,所以,我不会留手一”
随着纳兰媽然声音缓缓落下,其身体之上地袍服以及满头青丝,猛然间无风自动而起,雄浑地气势,逐渐自其体内升腾而起,那股气势的强悍程度,让得周围那些云岚宗弟子,惊讶地张起了嘴,一道道低声惊呼,忍不住的响了起来:“这股气势一纳兰师姐竟然晋入大斗师了?”
看周围那些云岚宗弟子的表情,似乎连他们都不清楚纳兰媽然的真实实力。
“没想到纳兰侄女年纪轻轻便是到了大斗师级别,真是让人佩服啊。”木辰望着场中那散发出强大气势的纳兰嫣然,偏头对着纳兰桀笑道,笑声中有着几分羡慕,虽然木战如今也是九星斗师,看似与大斗师仅仅相差半步之遥,可他却是知道,这半步,若是机缘不够的话,想跨过去,可是极为困难的。
“木战侄子也不弱啊。”纳兰桀笑着客气了一句,纳兰嫣然这忽然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让得他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说,纳兰媽然总是他纳兰家的人,若是在今日这比试上输了,那不仅云岚宗面子不好看,就是连他纳兰家也会有些觉得脸上无光,更何况,当初在下约定之时,纳兰嫣然还冲动的说了句若是输了,为奴为婢的话,只要一想到堂堂纳兰家族大小姐,未来云岚宗宗主接班人,成了别人的婢女,纳兰桀老脸便是有些难看的象。
“这丫头一”缓缓吐了一口气,纳兰望着场中静望着纳兰媽然的萧炎,低声道:“唉,萧侄子,实在是对不住了,媽然这次的比试牵扯太多,恐怕只能委屈你了,日后我会吩咐纳兰家给一些补偿的。”
听他这番自言自语,似乎对萧炎取得这次比试的胜利,并不如何看好,不过也难怪,萧炎如今的年纪,尚还未过二十,不管其天赋再如何杰出,可想要在这种年纪便是达到大斗师级别,其难度,可是极为困难的,毕竟,在他的身,又没有云岚宗这等庞大势力的支持。
当然,若是正常情况,也的确如此,若非是因为三纹青灵丹的缘故,萧炎还真的只有在大斗师之下徘徊着,可惜一萧炎的这种情况,并算不得正常所以,纳兰地这番念头是注定要失望的了。
炽日高悬光从遥遥天空之上倾洒而下,将缭绕在广场上空地淡淡薄雾马区散而开,照耀在了所有人身体之上,让得人皮肤略感温暖。
成半圆形围绕着广场席地而坐地近千名云岚宗弟子,如同木桩般的坐在石板之上天空上洒下的光,并未让得他们的身体有着丝毫移动,对于这些人的耐性,即使萧炎对云岚宗颇不感冒,也不得不叹服一声,能够将这些从各地搜罗而来地优秀人物调教成这般,这云岚宗能够屹立在加ma帝国这么多年,倒也不仅仅是靠的虚名。
在广场中央石后的石台上,那十几位身着白袍的老者正虚眯着老眼注视着场中的两人,偶尔互相间交头接耳一番,低声的说着什么。
“大长老,比试才刚开始没多久,媽然便是被逼得用出了真实实力,而反观那个萧家小子,似乎还一直极为平静啊。”一名白袍老者转头凑在云棱身旁低声道,声音中略微有些担忧。
“心态还的确不错。”云棱手指缓缓拂去袖袍上的一些本不存在的灰尘轻描淡写地道:“不过这种比试,可不仅仅是靠地心态,嫣然这些年的进步,即使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感到惊,更何况,宗主似乎还交给了她一些宗门秘法,不管萧家那小子天赋再如何出众,可至少,现在想要追赶上媽然,还是有些不可能的,你们不用太过担心。”
“既然媽然已经展出真实力,那么想必这场比试,也该快要结束了,将那萧家小子打发走了,也省得我去操心。”云棱淡淡的道。
听得云棱这般,那名白袍老者也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将头转了过去,目光在下方石台上瞟了瞟,忽然出声道:“葛叶,你怎么了?”
听得他的问话,那处于第位置台阶的一名月袍老者回过头来,看其面貌,赫然便是当年那与纳兰媽然那一起去萧家退婚的葛叶,此时地他,脸色略微有些怪异,而他脸色怪异地源头,似乎正是场中的萧炎。
先前自从第一眼见到那出现视线中地萧炎之后,葛叶的脸色便是变成了这般,因为他发现,面前的青年,竟然隐隐和当初在盐城墨家之中所见到的那神秘黑袍人有些相像。
“不可能的一那个神秘人可是斗皇强者,以萧炎的年龄,就算是有着天纵之才,也绝对x对不可能达到那一地步!”根根的甩了甩头,葛叶想要将脑海中那荒唐的念头甩出去,可那两张面孔,却是不断的缓缓融合着,当某一刻,两张面孔完全重合之时,葛叶浑身一颤,喘着粗气回过了神来,骇然发现,浑身衣袍,居然已被冷汗所打湿。
“你怎么了?”石台上的十几位云岚宗长老,有些异的望着满头冷汗的葛叶,皱着眉头再度询问道。
“没一.没什么。”咽了一口唾沫,侵润着干涩的喉咙,葛叶迟疑了一会,却是摇了摇头,并未将他心中所想给说出来,即使那两张面孔极为的相似,可他却依然不相信,那个神秘黑袍人便是萧炎,如果他真的有那种实力,还需要这般辛苦的来和媽然苦战么?
“一定是幻觉4他的模样,顶多是在斗师级别,无论如何,也绝对不可能是那个神秘黑袍人!”咬了咬牙,葛叶这才缓缓抬起头,继续将目光投注到广场之中。
广场上,自纳兰嫣然体内升腾而起的气势达到大斗师级别之时,终于是缓缓停止了涨动,手中修长长剑一摆,清脆的剑鸣声,轻盈的在广场之上响了起来。
剑尖之处,青色剑罡微微吐缩着,遥遥指向萧炎,霎时间,一阵狂风凭空而现。
望着对面那气势停止涨动的纳兰媽然,萧炎微抿着嘴,低声喃喃道:“果然,二星大斗师左右一”
“开始准备”
扭了扭脖子,萧炎轻吐了一口气,手掌握着面前的玄重尺柄,旋即用力的插在地板之上,身体之上,青色斗气犹如火焰一般,猛然暴涌而出,半晌之后,斗气消散,青色的斗气铠甲,出现在了满场视野之中。
“斗气铠甲…….这家伙居然也是大斗”
望着那套犹如实质一般的铠甲,之上,响起了连片的抽冷气之声。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白热化的战斗!
“这次好玩了感受着忽然间安静下来的广场,加刑天望着萧炎身体之上那副微微释放着青色光芒的斗气铠甲,脸庞上有着许些惊叹与愕然,虽然这幅铠甲仅仅只是初具雏形,可不管如何说,能够将它给召唤出来,那么便是象征着进入了大斗师的行列!
从这点来看,似乎萧炎与纳兰嫣然间的实力差距,并不是很大,而让得加刑天愕然的,便正是为什么这个没多大背景的萧家小子,居然能够在短短三年之内,这般快速的追赶上纳兰嫣然的脚步,要知道,纳兰然背后可是有着云岚宗这个庞然大物的培养与支持啊。首发首发
“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啊”加刑天与法犸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这抹情绪。
“”
另外一边,本来庞刚刚放松没多久的纳兰桀,却又是紧绷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盯着萧炎身体上的斗气铠甲,半晌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睛缓缓闭上,脸庞上的表情略微有些苦涩。
这一次,纳兰桀是真真切的感到了一种后悔,他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拦着纳兰嫣然,如果纳兰嫣然没有搞出退婚之事,那么这个凭借一己之力,在短短三年时间,从一个废物蜕变成大斗师强者的青年,就该是纳兰家族最为满意的女婿
以前纳兰桀纳兰嫣然退婚的举动感到愤怒,那是因为他为人好面子,当年与萧炎爷爷下的约定,他拉不下脸去撕毁,若非是因为这个缘故,谁会愿意自家出色的孙女,去嫁给当时还仅仅是一个废物的萧家少爷?
然而现在,面前那锋芒毕露的青,却是让得纳兰桀清楚的从后者身上看到了其所隐含的恐怖潜力,这种潜力所能带来的日后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纳兰桀所能预料地底线,他清楚,萧炎的背后,并没有云岚宗这般庞大的势力支持,可即使失去了这种后援支持,但他却依然能够在三年时间中,这般快速的赶上纳兰嫣然的进度,这般修炼天赋,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恐怖!
因此,到得现在,纳兰桀才真正地感受到,纳兰嫣然当年的那股冲动之举,使得纳兰家族承受了多大的损失,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大斗师,谁能保证,再过一些年头,他会成长到何种地步?
一个斗王强者。便是能够撑起整个纳兰家族。若是日后萧炎到达了这个级别。谁能肯定。萧家地实力不会猛然上涨?甚至达到威胁三大家族地步?
:_起那极其严重地后果。纳兰桀脸庞之上地苦涩之意便是越加浓郁。半晌后。睁开眸子。再度叹了一口气。看上去似乎忽然间苍老了许多。
“萧林啊。你有个好孙子啊
一旁。木辰等其他几个势力首脑望着那脸色苦涩地纳兰桀。虽然都是明智地没有去碰触对方地伤口。然而在心中。却皆是忍不住地有些幸灾乐祸。纳兰家族因为纳兰嫣然地因故。与云岚宗地关系越发密切。这已经让得帝都很多势力起了忌惮之心。能够看着它吃鳖。倒是很多人乐意见到地。
广场地石台上。那十几位身着白袍地老者。也是被萧炎忽然召唤出来地斗气铠甲惊得愣了一愣。好半后。方才逐渐回过神来。面面相觑了一眼。脸庞上。首次出现了凝重地神情。从现在地状况来看。他们似乎远远写了那个萧家曾经地废物。
“大长老。这”一名白袍老者。皱眉低声道。
“先看看吧。”云棱脸色倒是并未有太大的变化,轻挥了挥手,将其他几位长老地担忧压了下去,目光凝视着场中背影单薄的青年,缓缓地道:“虽然他的实力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与嫣然相比,还是有着一些差距,而且嫣然所修习的斗技,都是我云岚宗高深之法,在这一点之上,量他一个无名小子,也是比上。”
“安静的看吧”视线停留在场中,云棱脸庞平静,然而那缩在袖袍中的手掌,却是紧紧的握了起来,他,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某些不安。
场中,纳兰嫣然目光自萧炎身体之上扫过,俏脸之上的淡然,在这一次,却是终于被难以掩饰的错愕给遮掩了过去,她虽然并未写过萧炎的修炼天赋,可却从未想到过,在这不到三年之间中,萧炎居然能够从一个连斗者都未达到的级别,直接蹦上大斗师!这种修炼速度,就算是纳兰嫣然有着云岚宗以及丹王古河的帮助,那也是不得不为之感到咋舌。
缓缓的吸了一口略微有些冰冷的口气,纳兰嫣然脸颊上的淡然逐渐褪去,凝重攀爬而上,看来,现在的她,是真正的开始正视萧炎了。
玉手紧握着修长的长剑,这一次,纳兰嫣然并未再说任何废话,面前的这位曾经被她视为废物的青年,已经必须让得她倾尽全力,方才有可能保障比试的胜利。
长剑震动,清脆的剑鸣声响彻而起,而随着剑鸣的响起,纳兰嫣然身体之上淡青色的斗气也是猛然暴涨,瞬间之后,斗气消退,一副纤细的淡青色斗气铠甲,覆盖在了那玲珑有致的娇躯之上。
纳兰嫣然所召唤出现的斗气铠甲,与萧炎那古朴大气的铠甲相比,无疑是要显得纤细与优雅许多,凹凸有致的身材被紧身铠甲包裹着,透着一股英气之美,让得本来便是全场焦点的她,更是吸引了众多目光的关注。
两人的斗气铠甲,虽然颜色有些相同,不过从外形来看,纳兰嫣然的斗气铠甲明显是要精致许多,而萧炎的,则是要显得粗糙一些,由此也可以瞧出,两者虽然同为大斗师,可在实力上,却是依然有着一些差距。
雄浑的斗气在经脉之中犹如河流一般奔腾着,纳兰嫣然美眸轻抬,身体略微停滞,旋即脚尖猛然轻点地面,身体化为一道光影,在众目睽下,率先对着萧炎展开!
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过十几米而已,这对于纳兰嫣然的速度来说,不过是几秒时间而已,身形一闪一现间,便是进入了攻击范围,剑身一摆,犹如那出洞的毒蛇一般,带着一股尖锐破风剑罡,刁钻狠辣的刺向萧炎胸膛。
淡漠的望着那在瞳孔中不断放大地剑尖,萧炎手掌完全脱离了玄重尺柄,而因为脱离了玄重尺,其体内翻腾的斗气,也是在此刻咆哮着在经脉中翻腾了来,充盈的力量之感,萦绕在萧炎身体之内。
在那被淡青色的实质小风卷所包裹的剑身即将到达胸膛前方半尺之时,萧炎终于是有所动作,一脚狠踢在身旁插在地面地玄重尺上,身体豁然左移了半米,轻巧的躲开了纳兰嫣然那凌厉的攻击。
“千风!”
被萧炎躲开攻,纳兰嫣然并未有着丝毫意外,玉掌快速旋动,五偻由风属性斗气所凝聚而成的螺旋剑罡,在指尖眨眼便是成形,一声轻喝,五道凌厉的剑罡脱指而出,彼此缠绕着,化为一道细小青线,带起尖锐破风声响,对着萧炎闪电般的暴射而
五道尖锐的螺旋剑罡穿了空气地阻碍,几乎是一闪间,便是出现在了萧炎面前,青色光线猛然一颤,旋即五道螺旋剑罡自中心处分离而开,然后对着萧炎身体之上的五个要害部位,暴射而去,飞射间所带起的那股凶悍劲风,让得萧炎眼眸微眯了起来。
“好快的速度旋剑罡地攻击速度,即使萧炎也为之感到惊诧,这般近的距离,想要完全躲避,明显是不可能的,因此在那仅有的许些时间中,萧炎指尖处,迅速弹出了三缕青色火焰,这些细小的火焰,分开而射,刚好是将三道螺旋剑罡给挡了下来,并且如愿的将之焚毁。
然而虽然抵挡了三道螺旋剑罡,却依然有着两道狠狠地射中了萧炎的左右臂膀,剑罡刺中斗气铠甲,两者接触间,发出一阵火花以及刺耳地摩擦声,片刻之后,因为能量的殆尽,剑罡缓缓消散,而萧炎地斗气铠甲上,也是出现了两个不小的孔洞,虽然孔洞正在逐渐地被斗气所修复着,可那孔洞中,却依然能够模糊看见许些血迹,看来,这一次的攻击,萧炎也是略微受了一点皮外伤。
当然,对于萧炎来说,这皮外伤,自然不会影响到他的战斗力,因此,在将对方的这轮凌厉攻势抵抗而下之后,左脚猛然重重轰地,随着一道炸响之声,身体化作一道黑色影线,几乎是贴着地面,闪烁般的接近了纳兰嫣然,双掌撑地,双脚蕴含着凶猛劲气,狠狠的对着她脖子之上抡砸了过去,听空气中传来的呼呼作响声,想必萧炎所使用的劲力,并未有着什么留情。
感受到那竟然这般快速是接近了自己的萧炎,纳兰嫣然黛眉微皱,旋即腰肢一扭,顿时身体便是犹如那狂风中的飞絮一般,虽然只是退后了半尺距离,可却是刚好退出了萧炎的攻击范围,没有任何的迟疑,躲避了对方攻击之后,纳兰嫣然长剑振动,化为一道青影,闪电般的削向了萧炎双腿。
觉到贴近腿部的森冷剑气,萧炎右手猛然对着前方张开,凶悍的无形劲气暴涌而出,重重的轰击在了纳兰嫣然胸膛之上。
突如其来的气劲攻击,直接是将措手不及的纳兰嫣然推后了好几步,不过~|方有着斗气铠甲的保护,因此萧炎的这次进攻,除了破解了对方的攻势之外,倒也并未有太大的建树。
对于这点,萧炎心中也极为清楚,他本就没指望这一击能对纳兰嫣然造成多大伤害,因此,在她退后之时,手掌猛的一拍地面,凶悍的劲气导致直接坚硬的青石板蔓延出了几道裂缝,身体一跃而起,犹如鬼魅一般欺近纳兰嫣然身体,旋即,犹如火山喷发一般,开始爆发了自出场以来,最为猛烈~击。
萧炎所擅长的,是近身战斗,因此,在这一刻,手,臂,肘,腿,头等等身体之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成为了极为恐怖的杀人利器,肘臂挥舞间,恐怖的力量,导致周围的虚空中响起了接连不断的音爆之声,每一次气劲的落空,都将会在青石之上,留下一个不浅的坑痕。
面对着萧炎这凶悍无匹的攻击,纳兰嫣然也是没有丝毫示弱,虽然已被近身,可仗着身法斗技的奇异,却是屡屡能够躲避开萧炎的攻击,长剑挥动,剑气凛然,剑光闪烁,将地面上留下无数道切痕。
广场之上,随着两人战斗逐渐进入白热化,强大的斗气,几乎是以一种喷涌的速度,自两人体内澎湃而出,在斗气的撞击间,强烈的能量炸响不断的在广场中响起。
场地中,青光闪烁,炽热的斗气以及凌厉的剑罡,不断的从那青芒笼罩处射将而出,两道影子飞快的在场中不断闪烁移动着,清脆的剑鸣以及钢铁相交的声响,也不断从两人对轰处传出,而且两人的攻击之势,也是随着战斗的加剧,越来越疯狂,越来越让人感到咋舌。
望着场中那两道不断闪烁而动的模糊身影,周围的云岚宗弟子脸色都是略微有些呆滞,在先前的僵持战斗中,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纳兰嫣然至少施展出了三种玄阶左右的斗技,然而这些足以使得纳兰嫣然轻易打败实力高上她一些强者的斗技,却全部被那实力明显稍逊一筹的萧炎化解而去,到得现在,这些云岚宗弟子方才明白,那平日里师兄弟口中萧家萧炎如何废物与不自量力的话语,是一种多么愚蠢的谣言!
能够与云岚宗年轻一辈最杰出的纳兰嫣然对战这么久,却依然未现半点败象,用屁股想,他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0.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