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82部分

翼的将桌面上的药材收进纳戒之中,待得将东西完全收好之后,方才轻松了一口气。
“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明天便要看你的了。”拍了拍萧炎的肩膀,法犸微笑道。
萧炎笑了笑,重重的点着头,对着法犸重复着道:“放心,我会全力以赴!”
“那便希望你能取得好成绩吧,另外如果日后有机会,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貌。”法犸轻笑道。
笑容微僵,萧炎微微点头:“会有机会的。”
“好了,时间不早了,法老,我先告辞了,明日,大会上见!”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萧炎对着法犸拱了拱手,便是转身对着大门之外缓缓走去。
望着萧炎那逐渐消失的背影,法犸轻叹了一声,低声道:“小家伙,希望你能胜利吧,不然的话,我可就是要亏血本了啊”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最后一轮:开始!
翌日。当天色刚刚有些蒙蒙亮时。这座繁华的城。★更新迅速,小说齐全★便是开始犹如一台开启了发条的庞大机器。有-不紊的运作了起来。而那些穿梭在城市之中街道上的人流。则是为这台的庞大机器。入了动力。
城市之中。今日最拥挤与热闹的场所。无须而问。自然便是那巨大的皇家广场。昨天的比赛。在经过观众席上的人们互相传播之后。已经有着越来越多的人被那惊心动魄的炼丹较量吸引了心神。因此。虽然现在天色还尚早。可那皇家广场之外。却早已是人山人。黑压压的人头。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边一缕晨辉。突破云层的束缚。照耀在了巨大的城市之中。当太阳升起之时。那紧闭的皇家广场。也是缓缓打开了大门。顿时。外面那压压的人群。犹如潮水一般。涌了进去
当萧炎与海波东来到广场之外时。望着那门口处长长的人龙。皆是一愣。旋即无奈摇头。想到今天的观众。比昨天还要更疯狂。
“跟我来吧。”海波东目光扫视了一圈。对着萧炎说了一声。然后便是掉头对着广场的另外一旁行去。跟在海波东身后走了一段距离。喧闹的声音。也是逐渐的消减了许多。转过一个弯。萧炎这才发现。原来在广场的后面。也还着一个偏门。只不过在这偏门之外。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将大门堵死死的
没有理会这些士兵。波东领着萧炎。旁若无人的从大门走了进去而那些士兵似乎也楚他们两人的身份。因为倒也无人出来阻拦。
行进大门。前走了一段距离。视线忽然开阔了起来。萧炎抬眼望了望。却是发现那柳翎以及小公主等人。竟然早已来到此时在他们身旁。还有着不少通过了昨天两轮考核的参赛者此时。这群年轻人。正互相间笑谈着。
当萧炎两人进来之后。正在低声谈论着什么的众人声调不由的降低了许多。虽然现在萧依然是穿着一套二品炼药的袍服。可在场的人。已经再没有任何一蠢到还以为这便是他的真实实力。昨天那唱心动魄的比赛。萧炎所展现而出的实力*\\让的所有人都是满心惊异现在的他。在这群参赛者之中。无疑是处于领先者的的位这种领位置。即使是柳翎以及小公主。也难以比喻。毕竟。昨天炎利的那番嘲讽。几乎是对于每名加帝国的参赛者进行了打击而萧炎却是一一个将他的嘲讽用实力反弹了回去。
不管在哪。有本事有实力的人永远都能轻易获的人们的敬畏。这即使是放在炼药界。同样是没有丝毫改变。
“呵呵。岩枭先生。的挺早啊。”望着萧炎。小公主转身迎了上来。笑吟吟的道。
“小公主也不晚啊”虽然对小公主初见面时的态度并不太感冒。可她毕竟是那连海波东都忌惮的老妖怪的后辈。因此萧炎倒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冷漠。点了点头。随口说着毫无营养的招呼话。
“今天的考核。可最后一轮了。岩枭先生。我们可不能输给那个家伙哦。”并未在意萧炎那敷衍性的回答。小公主轻笑道。
“尽力而为吧。那家伙也不简单。”萧炎点了点头。道。
“岩枭先生。在这关头。你可能出什么差*。我可还等着与你一较高低呢。”柳翎走过来。淡的笑道。昨天的两轮考核。他虽然也是坚持了过来。可比较起来的话。明显是萧炎更胜一筹。这对于向来性子高傲的柳翎来说。实在是有些受打击。
随意的点了点头。萧炎忽然抬起头。在二楼之上。法犸等一干公会高层。正缓缓行出。瞧的萧炎望来。法犸对着他和善的笑了笑。然后带着身后一众人。行了下来。与萧炎等人打着招呼。
当他们行下楼梯后。萧炎这才发现。那加老竟然是慢吞吞的跟在后面。此时他正与身边的几位公会长老淡淡的笑谈着。
与法。加老微笑着聊了几句。萧炎突然有所感的回转过头。只见先前进来之处。一身灰袍的少年。正缓缓行进。
随着灰袍少年的进入。原本热闹的大厅。顿时变的安静了一些。一道道充斥着各种神色的目光。停留在前者身上。
“这家伙昨夜所说然不假。今日又是回复了那种容貌”望着那与昨天如出一的容貌。炎微微摇了摇头。那所谓的“复容丹”真的有这般神奇效果么?竟连斗皇强者都是分不出其真假。
冷眼望着进来的灰少年。法与加老两人对视了一眼。淡淡一笑。笑容中却皆是蕴含着许些冰冷杀意。身为加玛帝国的巅峰强者。炎利这种
面前耀武扬威的举动。无疑是有些嫌的命长了。如种场合实在不能动手以及忌公会声望的缘故。恐怕三位斗皇强者。当惩将会让他瞬间毙命
灰袍少年。哦。应是称之为炎利。他此时那稚嫩的脸庞上。正噙着许些笑意。目光毫不在乎的在法犸三人脸上扫过。最后大摇大摆的对着大厅通往广场的门口去。在路过萧炎之时。脚步方才顿了顿。笑道:“你们三人中。也你还有点本。不过。你的运。今天也该到此为止了。这最后一轮。我可不会再有丝毫留手。哈哈!”
望着那大笑而出的炎利。萧炎倒只是平静的耸了耸肩。小公主俏脸略微有些阴沉。而柳翎。则是一脸铁青。身为丹王的弟子。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看扁。
“算了。也别怒了。考场上一较高低吧。”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粗略的算了一下时间。然后也是转身对着广场中行去。其后。小公主无奈的跟了上去。柳翎倒是在原的狠狠咬牙切齿的诅了炎利一番后。方才离开大厅。
望着那三三两两行大厅的参赛者。加老眉头微微皱了皱。望向法。低声道:“看来你应该是把希放在了岩枭身上吧?不过他能胜过炎利那家伙么?”
“唉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所能做的。经全部做了。接下来。便只能全部看岩枭自己的了”法摇了摇头。叹道。说实在的。他也并没有太大的底。虽然岩枭天赋不弱。可毕竟吃亏在年轻啊。
闻言。加老也只的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并未询问法犸究竟给了萧炎何种所助。这毕竟是人家公会内部的事情。
缓缓走出一条走廊。刺眼的阳光然倾洒而进。眼前视线骤然开阔。惊天动的的欢喝声。也是犹如潮水一般。一**的对着耳朵侵袭而来。
手掌遮在眼睛处。将阳光遮挡。炎抬头望着那耸观众席之上的人山人海。不由暗暗有些咂舌。偏头与那站在身旁的小公主微微笑了笑。便是对着广场中央处自己的位置行去。
观众席上。当一些眼尖之人瞧的萧炎出场之后。顿时喧闹了起来。无数人彼此间窃窃私语着。
“嘿。看那那就是昨天成绩最佳者。也很年轻呢”
“听说他的名字是叫做岩枭吧?看他的模样。也不过二十出头吧?真是让人羡慕啊。”
“这一次的考核。似乎就他能和|出云帝国的灰袍少年抗衡了呢。昨天若非是他出手。那成绩最佳者。恐怕就要落到那出云帝国的人身上去了。”
“今天才是最关键的比试。希望他能打败那个出云帝国的家伙吧。不然的话。炼药师公会这次可就是有些丢脸了啊”
“是啊”
无视了那从观众席上传下来的谈话。萧炎安静的来到自己昨天的位置。然后盘坐在石台后的大石座之上。看似是闭目养神。实则是在不断来回翻看着脑海中“三纹青灵丹”的各种炼制手法以及特别需要注意的的方。
随着时间的缓缓度。越来越多的参赛者涌进了广场。凡是进入广场的参赛者。都是如同萧炎一般。盘坐着调整着自己的状态。能够坚持到这里的。大多实力与定力都不弱。谁也不想在这最后一轮考核中。因为一点小失误而黯然离场。
当炽日缓缓攀上天空时。广场之上的两边席位。早已经被黑压压的人群所占据。
“咚!”某一刻。脆的钟吟声。悠长嘹亮的在场上空。回荡而起。
在钟声响起的霎那。紧闭双眸的萧炎。缓缓睁开双眼。轻吐了一口盘旋在胸口的浊气。站起身来。抬起头。望向贵宾席前台法犸所在的位置。
“咳”
高台之上。法轻咳嗽了一声。然的目光视着全场。半晌后。场中喧闹的声音缓缓安静。苍老而平缓的语调。响彻在了每一个人耳边:“各位。今天的考核。将会是大会最关键的轮。最后的胜者。便是这一届大会的冠军。所以。为了你们的努力。今日。全力以赴吧!”
“吼吼吼!”法的话音刚落。观众席之上。无数早已等待许久的人群。顿时激动的齐声高吼。震耳欲聋的吼声。直冲云霄。
揉了揉被那吼声震的有些发麻的耳朵。萧炎偏过头。望向不远处那嘴角着许些冷笑的炎利。轻声喃喃道:“终于要开始了啊。接下来。准备着拼命吧”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各显神通
目光缓缓扫过全场,法犸虚压着双手,震耳欲聋的喧哗声,随之逐渐降低,雄浑的朗声,在广场上空,久经不息。
“这第三轮考核,公会不会再给予任何参赛所助,一切,都需要全部依靠自己,包括药方,药材等等,也就是说,在规定的时间之内,你们必须成功的炼制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一种丹药,而最后的胜利,自然是要看他所炼制出来的丹药的等级以及实用价值!”
听得那响彻在耳边的朗声,广场之中的参赛,大多都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考核题目震得愣了下来,在半晌后,先便是有着一些参赛脸色惨白了起来,很明显,这些人,并没有准备着合适的药方或足够的药材,在这种考题下,没有这两种条件,那么结果很明显,落败的几率,将会变得极大
虽然早就提前知道考核的题目,不过萧炎却依然是佯装着脸色变了变,毕竟在这种极其出人意料的考题下依然保持着安然神色,难免会让人有所怀疑。
在控制着自己神色变化之时,萧炎目光也是四处飞快的扫了扫,他现,虽然小公主以及柳翎在初始听见这考题后有些愣神之外,不过紧接着,却是快速的回过了神,脸庞上的表情,并算不得太难看。
“果然底蕴丰厚啊,看他们的脸色,这种考题对他们虽然有些意外,可似乎却并不妨碍挥啊”
心中轻声喃喃着,萧炎再度将目光扫向不远处的炎利。
此时的后,也是紧皱着眉头,片刻后,冷笑了一声,低声道:“不管你们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考题,这次的冠军,非我莫属!”
“既然大家都已经熟悉了考核规矩,那么”高台上,法犸手掌缓缓举起,然后悄然挥下,淡淡的声音,响彻广场:“第三轮考核,现在,开始!”
随着法犸的音落,原本有些窃窃私语的广场,瞬间便是安静了下来,观众席之上,无数道目光,紧紧的盯着下方巨大广场之上的百多位参赛,等待着他们今日的精彩表扬。
广场上。在法犸音落之后。所有地参赛都并未有所动作。反而是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各自皱眉沉吟着。思考着应付这次考核地方法。
当沉默持续了将近十分钟之后。小公主与柳翎。率先将之打破。两人缓步走近石台。手掌一招。两座略显古朴。可却蕴含着淡淡深沉气势地青红鼎炉。出现在了石台之上。
听得鼎炉落在石台上地声音。萧炎偏头望了望。眉头微皱。这两人所使用地鼎炉。明显已经不再是昨天那地那座。看鼎炉所散出来地那股深沉气势。品质远远超出了萧炎所使用地那座暗红鼎炉。
“啧啧。加老头。你们皇室果然大手笔啊。竟然把青炎鼎都能拿出来。这可是五阶药鼎哦。我记得当年可是有着好几位四品炼药师为了它大打出手呢。没想到最后落在了你们手中。”望着小公主所召出来地青色鼎炉。法犸有些诧异地笑道。
“呵呵。我也不太清楚。多半是那妮子找她父皇软磨硬泡方才拿出来地吧。”加老摇了摇头。淡笑道:“古河出手也不凡啊。柳翎那座红色药鼎。似乎便是当年古河仗于成名地宝贝。“火山焰炉”吧?也是一个五阶药鼎哦。”
在炼药界。一个好地药鼎对炼药师有着极大地帮助。在炼制丹药时。也能显著提升成功率。而且一些品质低地药鼎。承受热度地能力也不会很高。而这。则会导致在炼丹之时。说不定会忽然间爆炉因此。药鼎也有着颇为精细地等级之分。一阶到八阶。由低到高。而八阶之上。便是当初药老所说过地“天鼎榜”。这种等级地药鼎。存于在世地。似乎也才仅仅十三座。由此可知。其价值究竟有多珍贵。而萧炎经常所使用地那暗红鼎炉。撑破了天。也不过才刚刚达到二阶而已。基本没多少效果。
当然,药鼎再有帮助,也只是外物辅助,最重要的,还是本身实力,故而即使以前药老虽然粗略提过一下“天鼎榜”,可却并未太过详细的告诉萧炎药鼎间的等级。
真正的炼药师大师,可掌心成鼎,炼丹间随心所欲,没有任何的限制,那股风采,方才真正显得大师风范。
“嗯,的确是那“火山焰鼎””法犸点了点头,笑道:“当年古河便是使用它一举夺得了那届大会的冠军,他能把这药鼎给柳翎来参加大会,看来对后还真是有着不小的期盼啊。”
“不过可惜,如果这一届没有那个家伙或岩枭的话,柳翎取得冠军倒也不是没可能,可现在的话却是难度不小啊。”海波东摇了摇头,略微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
法犸笑了笑,没有答话,将目光投向广场中。
广场上,萧炎虽然对柳翎两人那明
不低的药鼎有些诧异,不过却并无羡慕表情,接受了T|他,始终认为,那只不过是外物而已,所以当下收回目光,手掌一扬,那和柳翎两人的五阶药鼎相比有些寒碜的暗红鼎炉,便是被他给随意的召了出来。
暗红鼎炉一出来,便是惹来周围那有些愕然的目光,很多人都以为萧炎也是和小公主等人一般,将好东西留在最后,可却没想到,到得现在,他依然是仅仅将这破东西给拿了出来。
并未太过理会周围的目光,萧炎闭目沉思了一会,屈指轻弹,一份炼制“三纹青灵丹”的材料,便是出现在了石台之上,林林总总看上去恐怕有着二十多种,炼制这么多材料所构成的丹药,还是萧炎学会炼药术这么多年来的次。
“唉,四品丹药啊困难度不小呢。”低声叹了一口气,萧炎抬头四处扫了扫,现不少参赛,现在都已经开始生火,准备着提炼药材。
“这三纹青灵丹,虽然也是名列四品丹药,可若是想要艺压群雄,我想,至少也要形成两圈丹纹方才有可能吧,若只是普通的一纹青灵丹,取得冠军,应该还是有些困难啊”萧炎微皱着眉头,心中低声喃喃道。
“哗,竟然是蓝色火焰?”就在萧炎即将开始生火之时,观众席上,却是忽然升腾起一阵惊异的喧哗声。
有些疑惑的抬起头,萧炎转过头,顿时一愣,只见那一旁的小公主,此时纤手之上,正升腾着一阵蔚蓝的火焰,升腾火焰周围,竟然奇异的泛起阵阵宛如水浪一般的涟漪,看上去极为神奇。
“这是什么火焰?”愕然的望着那蔚蓝火焰,萧炎有些茫然。
“不过似乎看起来挺眼熟?”微皱着眉头,萧炎抿着嘴沉思了一会,眉尖猛的一挑,终于想了起来:“这蔚蓝火焰,好像当日在她所乘坐的马车上的那皇室图案,曾经出现过”
皇室的徽章,是一头仰头长啸的庞大异兽,而那异兽身体之上,便是缭绕着这种同样能够使得火焰周围泛起波浪的奇异火焰。
据民间传说,在加玛帝国开国之初,加玛皇室拥有着一头实力极为强大的神兽,它曾几次挽救于加玛皇室,不过民间小道消息,很多都是以讹传讹,当不得真,因此也没有太多人过于相信这回事,当然,除了某些知道内幕之人
“咦?这火焰难道是惊涛龙兽的乾蓝水炎?”高台上,望着小公主召唤而出的蓝色火焰,法犸与海波东皆是一愣,半晌后,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惊诧的道。
“呵呵。”加老笑了笑,可却并未开口说任何关于两人口中那惊涛龙兽的消息。
“真是个好运的丫头,不过没想到,那头不知道睡了多少年的家伙,竟然还活着”望着加老的模样,法犸与海波东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视了一眼,皆是瞧出了对方眼中的所含的意思,那乾蓝水炎虽然比不上异火那种天地奇物,可在那些所谓的“兽火”之中,却是绝对能够名列前茅,而且这种火焰,偏向阴柔,若是以处*女之身来使用它炼丹,火焰的厉害程度,又将会提升不少。
在小公主召唤出乾蓝火焰不久之后,观众席上又是接连出两波惊叹之声,原来那柳翎,居然也是在此时出人意料的召唤出了一种淡褐色火焰,而另外一道惊叹,则是因为炎利所,因此他召唤出来的火焰,颜色也并非是正常的黄|色,而是一种颜色漆黑的火焰
望着广场之上那五颜六色的火焰,观众席上,众人情绪皆是有些激动,看这模样,明显很多人都是在昨天的考核中,留了一手,这无疑将会使得今日的考核,变得更加具有可看性。
“果然都是有着留手啊”望着那些颜色不同的火焰,萧炎忽然轻笑了一声,手掌缓缓竖起,屈指轻弹,飘逸的青色火焰,猛然暴闪而起,瞬间,广场之上的温度,骤然提升,而此时,小公主等人手中那原本欢呼跳跃的各种火焰,却是不知为何,悄悄的萎靡了许多
广场之上,一阵微风忽然刮过,那些颜色稀奇古怪的火焰,忽然略微有些斜摆,而更让得人惊奇的,这些火焰斜摆的位置,竟然全部指向了位于场中心的萧炎呃,准确的说,应该是他手掌之上飘逸出尘的青色火焰
这奇异的景观,犹如那朝拜君王的臣子一般
“异火现,万火臣服,此话当真不假啊”望着场中的奇景,高台上,法犸轻叹了一声,这种壮观的嘲,在年轻之时,他也曾经见过一次,没想到,在这种时刻,居然还能再见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失败
广场之上忽然出现的这奇异一幕,也是大出了萧炎的意外,望着那一道道对着自己射来的愕然目光,萧炎也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手掌一晃,青色火焰便是被丢进了药鼎之中,至此,那些参赛者手上的火焰,方才回复了正常。
“这家伙低声嘟囓了一声,小公主有些郁闷,她并未亲眼见识过异火的强横,所以一直以为自己的“乾蓝水炎”并不会比之弱上多少,可先前自己火焰的那番灵异表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远远比不上异火,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这种臣服形的模样。
相较于小公主的郁闷,柳翎脸色则是略微有些难看,这褐色火焰,是他的老师请了不少强者,方才从一头堪比人类斗王级别强者的五阶魔兽体内所取得,没想到今天刚刚施展出来,还未大露什么风头,便是对着别人的火焰拜了过去,这实在是让得他无语。
“哼,光火焰好又有何用?若不能操纵它,最终只得落个玩火**的下场。”将手中的黑色火焰灌进药鼎之中,炎利低声冷笑道。
广场上,随着奇异嘲的消失,众位参赛者也是逐渐将心神拉回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考题之上,手中火焰,灌进药鼎之中,然后从各自纳戒中取出药材,开始了炼制丹药的第一步:提炼!
萧炎目光紧紧的盯在药鼎之中,偶尔手掌挥动,将石台之上的一两株药材丢进药鼎之中,然后控制着火焰的温度,按照药方上所记载的资料,缓缓的提炼着炼制丹药时所需要的那一份精华。
虽然脑子里有着极为精细的药方,可萧炎却是丝毫不敢马虎大意,此次所备的材料只有三份,不管因为失误而少了那一份药材,那都会严重提高炼制地失败率,这对于萧炎来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即使以他操控青莲地心火时的能力,却依然不敢一窝蜂的将药材全部投下去,而是选择每次提炼两株药材的这种保险方式。
与萧炎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少,包括着小公主,柳翎,甚至是那一直嚣张狂妄的炎利,在此刻也是脸色凝重的小心翼翼控制着火候,谨慎地提炼这每一株药材,所有人都清楚,在这种时刻,损失一株药材,将会有多么的让人心疼。
巨大地广场之上。所有参赛者都是保持着寂静。唯有火焰提炼着药材时发出地噼里啪啦轻声。在广场中回荡着。
在这种安静氛围地感染下。原本显得有些喧闹地两边席位上。也是逐渐地小声了下来。所有目光。都是徘徊在下方广场中地炼药师们身上。
“果然都是留着一手啊。现在这些年轻人”贵宾席之上。纳兰桀望着下方广场之上升腾而起地火焰。忍不住笑着道:“不过看刚才那种奇异嘲。还是岩枭小友地异火更甚一筹啊。”
“异火可是连古长老都从未拥有过地奇物。能量自然是远非小公主她们那种从魔兽身上取得地火焰可以相比。”一旁地纳兰嫣然微笑道。
“呵呵。是啊。”点了点头。纳兰桀忽然转向纳兰嫣然。皱眉道:“今天上午那从云岚宗来地人。是催你回去了么?”
“嗯。”纳兰嫣然微微点头。
“唉叹了一口气,纳兰桀声音有些低沉:“是因为三年之约到了吧?”
闻言,纳兰嫣然那刚欲开额前青丝的素手微微一僵,抿着红唇,轻声道:“应该是有些这缘故吧
“萧炎已经消失了将近两年时间,我也与你说过,在他离开乌坦城地时候,便已经凝聚了气旋,成为了一名斗者,而这只是一年不到的时间,你也应该清楚,斗者之前地那段期间,斗之气的提升是何种地艰难,而他却是在不到一年时间便是闪电般的再度崛起,这也就是说,当年他诡异消失地修炼天赋,已经回复纳兰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沉声道:“这两年时间,没有他的任何情报,不过我想,按照他的修炼天赋,恐怕至少也在斗师级别了
纳兰嫣然点了点头。
“唉,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说了你也不会听,不过我希望,不管这次三年之约你们谁胜谁输,你能开口对他道个歉。”纳兰桀揉着额头,有些疲倦的道。
“道歉?”闻言,纳兰嫣然黛眉微蹙,旋即有些倔强的盯着纳兰桀:“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你明明可以私下前去萧家,好声与萧战说能否退掉婚约,或许也不会搞出这些事来,可你却偏偏要借助着云岚宗的势,去强行压迫萧家退婚,你其实也清楚,这对萧家的名声,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只是这些年,因为你身份越加显得显赫,所以不愿,也不想开口道歉纳兰桀淡淡的望着自己的孙女,道:“可你知道,这样持续下去,只会加深萧炎与你之间的间隙。”
“就算间隙再深,我与他,也不可能在一起,既然不可能,那间隙再深也无所谓。”纳兰嫣然微蹙着眉,挥手将纳兰桀阻拦了下来,轻声道:“爷爷,我的事,您就别管了,反正等这次三年之约之后,我与他就永远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你孙女又不是没人要,何必总是念着他?好了,您也别说了,安心看比赛吧”
说完,纳兰嫣然便是转头将目光投向广场之上,淡淡的斗气覆于双耳,明显是不想再听纳兰桀唠叨。
瞧得她这模样,纳兰桀虽然有些怒意,可却无可奈何,加上此地是公众地区,所以他也只能狠狠瞪了她一眼,便是无奈的望向了广场中。
此时,距离考核开始,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广场上,一些提炼材料较少的炼药师,已经将药材提炼完毕,并且开始着手准备着下一步了。
没有理会那些提炼完毕的参赛者们,萧炎目不转睛的望着药鼎,左手偶尔投入一株药材,右手却是赶紧将药鼎中那一份提炼好的材料,吸取而出,然后装进玉瓶之中。
随着这般忙碌,萧炎额头之上也是逐渐出
些汗水,顾不得抹去,将石台上最后一株药材,也是鼎之中,十来分钟后,小心翼翼的将最后一份提炼出来的材料吸取而出,装进玉瓶。
瞧得提炼过程这般顺利,萧炎终于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转头望了望,有些错愕地发现,小公主,柳翎以及那炎利三人,竟然是还未能提炼完毕。
“啧啧,看来他们这次想要炼制的丹药品阶也不低啊,虽说提炼药材的数量并不能代表丹药的品阶,可一般来说,需要提炼材料越多越复杂的,品阶应该都不会低。”微微摇了摇头,萧炎略微歇息了一会,便是脸色凝重的开始下一步的融丹步骤。
青色火焰缓缓的药鼎中升腾着,萧炎眸子紧紧地盯着蹿腾的火苗,片刻后,双手猛然舞动了起来,一瓶瓶先前提炼好地精华材料,被他有条不紊的倾倒进入药鼎之中,火苗顿时扑涌而上,将那些材料瞬间包裹
眼眸微闭,汹涌的灵魂力量从萧炎眉心处扩散而出,此刻,灵魂力量几乎是倾巢而出,药鼎之中每一处材料融合的细微反应,都会在瞬间返送到脑海之中,然后用之快速的与药方上所叙说地反映相比较,以此来判断,炼丹的走向,是否正确。
在萧炎开始融丹之时,小公主以及柳翎,炎利三人,也是先后地结束了材料的提炼,没有任何的歇息以及废话,他们紧接着便又是将提炼好的材料放进药鼎之中,然后同样开始了融丹的步骤。
巨大的广场之上,时不时地有着轻微的闷声响起,这些声音,炼药师很熟悉,因为每一次炼制丹药失败时,便是这种让人极为恼怒地声音而随着这些声音的响起,时不时地有着脸色颓丧的参赛者黯然地离开场地,而因此,广场的那百多名参赛者,正在逐步的减少着
这大会,就犹如有着不小漏缝的筛子一般,将那些体积小,实力弱的选手,淘汰而出,能够有资格经历几轮筛选而遗留下来的人,自然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时间缓缓度过,广场之上,一些脸色本来平静的参赛者们,也是开始略微有些气喘,这般高负荷的消耗,实在是极其让人产生疲惫。
“能看出他们炼制的丹药,谁品阶更高一些么?”海波东缓步走到法犸身后,望着广场中,低声问道。
“现在还不行了摇头,法犸沉吟道:“不过在丹即将成行之前,倒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四品的丹药,在成形之前,将会产生一种各不相同的丹香,丹香气味越浓者,则说明他所炼制的丹药,品阶更高,而五品丹药,在成形时,则会因为蕴含能量过大,而凭空产生实质的能量涟漪
海波东微微点了点头,不再问话,双手负于身后,安静的等待着比赛的结束。
当时间再度在无数人期盼之上,走过半小时之时,高台上的法犸神色忽然一动,苍老的脸庞上浮现一抹欣喜,目光望向萧炎所在的方向,那里,暗红色的鼎炉中,一股淡淡的丹香,正缓缓弥漫而出。
“这小家伙,这么快便要成丹了?异火果然非同凡响啊
萧炎药鼎中所渗透而出的淡淡药香,同样是被他身边不远处的小公主,柳翎以及炎利所察觉,前面两人倒是略感惊异,可炎利在嗅了几口丹香之后,却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按照这种丹香浓度,根本还比不上他这次所炼制的丹药,如果这就是那家伙底线的话,那么这一次的冠军,就该非他炎利莫属了。
目光死死的盯着药鼎中那翻滚不休的青色丹药,萧炎也是嗅了一口飘溢而出的丹香,微微摇了摇头,这普通的三纹青灵丹,想要获胜,挺难
“只能拼了啊”低低叹息了一声,萧炎忽然深吸了一口带着许些丹香的空气,右手快速从纳戒中取出一枚淡紫丹丸,然后塞进嘴中,微微嚼动着,与此同时,那操纵着青色火焰的灵魂力量猛然回缩,随着灵魂力量的缩回,那原本汹涌的青色火焰,也是“噗”的一声,悄然变小,而就在青色火焰即将消失的霎那,萧炎嘴巴一张,一团紫色火焰,飞射而出,最后涌进了药鼎之中。
“这小家伙竟然是想炼制二纹么?”望着萧炎的举动,刚松了一口气的法犸心脏又是紧捏了起来,他也知道,萧炎如果想要取胜,光凭普通的三纹青灵丹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可炼制三纹青灵丹,每一次火焰转换的时候,将会是最难以把握,要知道,即使是当初他炼制之时,也曾经失败了两三次,方才成功,而萧炎,却才仅仅拿到药方一个晚上,还有很多关键之处,根本没有摸探透彻,毕竟即使他再有天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将四品药方,研习至透啊
“小家伙己注意啊会不多啊。”
低声呢喃着,在某一刻,法犸脸色猛然一变,他忽然察觉到,萧炎药鼎之中,原本平和的火焰,忽然紊乱了起来,这是火焰转换间,最容易出现也是最难以避免的失误。
目光紧紧的盯着广场中央,那里,药鼎之色的紫色火焰,几乎要冲出顶盖的束缚,石台周围的空气,都是被熏烤得有些虚幻了起来。
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观众席上立刻有着无数道目光射了过来,当他们瞧得萧炎那大汗淋漓有些通红的脸庞后,都是低声惊叫了起来。
“唉败了”感受着那越加狂暴的波动,半晌后,法犸轻叹了一口气,苍老的面庞上,略微有些苦涩。
在法犸声音落下之后不久,一道闷响,猛然刺耳的从萧炎面前的药鼎之中传出,紫色火焰,悄然湮灭,淡淡的黑色灰烬,从药鼎内,倾洒了出来
“唉听得那道闷响,观众席两旁,皆是响起了连片惋惜的叹息之声。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冠军,我要了!
听得那道刺耳的闷响,那一直沉侵在融丹步骤中的小公主,柳翎以及炎利三人,也是略微一愣,旋即偏过头将目光投向了萧炎所在的方向,望着那从药鼎中洒落而出的黑色灰烬,脸庞上的表情,也各自有些不同。
“唉小公主低低叹息了一声,萧炎本来是这次大会中与那出云帝国的灰袍少年最有力的争夺,可看如今这出人意料的状况,似乎
“既然你退了么接下来,还是看我的吧,我会代表着加玛帝国炼药界赢了那家伙的,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没有你,那家伙也拿不走冠军的位置!”柳翎紧紧的抿着嘴,拳头紧握着,心中虽然有些遗憾,可更多的却是窃喜,自从萧炎上台之后,他与那神秘灰袍少年,无疑便是成为了此次大会最受瞩目的参赛,这对于向来性子高傲的柳翎来说,的确是有些感到忿忿不平。
“嘿,虎头蛇尾的小子,既然你已败,那这大会,再无人能阻我!这冠军,归我了!”嘴角挑起一抹得意冷笑,炎利手掌一挥,药鼎之中的黑色火焰再度汹涌而上,各种材料,在火焰熏烤中,逐渐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失败了?”高台之上,海波东脸色也是微微变了变,转头望着法犸,低声道。
“嗯。”点了点头,法犸轻叹了一口气,旋即又是强作振作的笑道:“不过没关系,他还有着机会”
虽然口上这般说着,可法犸心情却是一片低沉与苦涩,身为经验极其丰富地炼药大师,他非常地明白,在这种嘲下,萧炎如果想要再取胜,将会有着多大的难度,从他先前转换火焰的手法来看,明显还对两种火焰的转换使用,感到极为陌生,如果这便是他的极限,那么后面仅剩的两次机会,恐怕结果也并不会好到哪里去
再,因为只有三次的机会,所以萧炎所承受的压力本来就已经不小了,而且如今再加上这一次的失败,他背上的压力,无疑将会倍增在这种高强度地压力压迫之下,就算是一些拥有着丰富炼药经验的高级炼药师,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回复自己的状态
然而。这是比赛。并非是寻常炼药。此时地时间。极为宝贵。根本难以容下任何地奢侈浪费。所以。若是萧炎沉侵在这个失败之内太久。那么也代表着。时间不够地他。将会失去那对冠军角逐地权利
因此。现在地法犸。也只能在心中祈祷着。这个一直表现得不错地青年。能够有着让人刮目相看地抗打击能力。自然他能够快速地从失败中拉回自己地巅峰状态。那么。他地机会。也不会完全丧失。至少。如果上天保佑地话。说不定有着一些奇迹生。虽然这个几率小得几乎能够让人无语。可至少能够犹如黑夜中地一缕微弱火光一般。给人一种期盼与希望。
“唉。小家伙。现在。可真地是要全部靠你自己了啊。而且。这也是你在炼丹之路上地一次壁障。突破它。对你日后地好处。难以估量。若是如破不了。以后地岁月。说不定。将会永远止步于现在地境界望着场中央那低头着头。目光涣散地盯着石台上地漆黑灰烬地青年。法犸低声喃喃道。
“是突破脱变。还是沉沦深渊。天堂地狱。全在你一念之间啊”
全场地目光。都是在此刻。望向了场中那不再有所动作地青年。许久后。却是现他依然没有丝毫动静。似乎。这位在众人心中。最有希望与出云帝国地神秘炼药师相抗衡地人。此刻。陷入了自己失败地牛角尖中。而因此。观众席之上。不由得响起了连片地遗憾叹息声。
“看来这次的失败对他打击不轻啊,唉,不过也难怪,年轻人嘛”听得周围响起的嘘声,纳兰桀摇了摇头,低声叹道。
纳兰嫣然微蹙着柳眉,片刻后,轻声道:“从他平日表现来看,不像是心浮气躁之人,他或许是有着别的什么打算吧?”纳兰嫣然这话,明显连她自己都是有些不太确定,因此几番停顿,连个肯定词都不敢用上。
“如果是真的,我倒也希望纳兰桀轻抚着胡须,苦笑了一声,却是没有将话说完。
萧炎身体僵硬的站在石台面前,漆黑的眸子,盯着那倾洒而出的黑色灰烬,原本灵动平静的眼中,此时也是略微噙着许些茫然,自从失去了药老以后,这是他次遇见让得他措手不及的难题,他没想到,原来火焰转换间的那种平衡度,居然是这般难以掌握,以前,他太有些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这次的麻烦了老师现在,我该怎么做?”嘴唇颤抖了一下,低
声音,带着茫然,从萧炎嘴中低低响起。
可惜,此时的药老,正在陷入沉睡,萧炎所遇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