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78部分

逊的公会长老利马缩了回去,按照法犸所说,这位陌生的老头,居然也是一个牛逼哄哄的人物啊。
站在奥托身后,琳菲与雪魅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随意的与法犸打屁聊天的海波东,到得现在,她们也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位看上去极为平凡的老头,竟然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强者…
“这个家伙,怎么结交的人,都是这种变态级别的人物啊?”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将那奇异的目光投向一旁正无奈摇头的萧炎身上。
海波东与法犸的熟络,明显也是让得奥托与弗兰克怔了怔,片刻后,回过神的奥托脸色忽然微变,低声喃喃道:“海波东?海波东?当年十大强者中的冰皇…似乎正是这个名字吧?”
心中这般想着,奥托偏头与弗兰克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瞧出一抹惊骇,没想到这种古董级别的人物,也还活着,而且,看他与萧炎间的关系,似乎还很不一般啊…
“这个小家伙,隐藏得够深啊…”与雪魅琳菲两女相同的,奥托两人也是目光泛着奇异的盯着萧炎,心中疑惑着为什么一个尚还只是踏入炼药界不久的青年,竟然能够与这种强者相结识。
萧炎站在原地,无奈的承受着那一道道奇异的目光,过得片刻,忽然发现正与海波东说着什么的法犸将目光
注在了他的身上,此时的法犸,正微皱着眉头,目光)E炎身上扫视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瞧得法犸这般模样,海波东不由得诧异的问道,他只不过说了一下萧炎天赋极为不错而已,却没想到对方会有这般反应。
“呵呵,不知为何,我似乎在岩枭小朋友身上察觉到一点点似曾相识的气息…”法犸咳嗽了一声,有些疑惑的道。
“似曾相识?”萧炎眨了眨眼睛,心中却是有些变色的喃喃道:“难道他察觉到了美杜莎女王的存在?”
“呵呵,或许是感觉错了吧,人老了,幻觉也多了起来…”再次感应了一下,却并未有先前的那般感觉,法犸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依靠在椅子之上,略微有些失神,记忆恍惚…
当年法犸尚还年轻之时,游历大陆间,曾经偶然遇见了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老人,在机缘驱使下,因为一些缘故,老人与法犸相处了三天时间,在那三天,老人随兴所至而所传授的一些东西,却是让得法犸获益匪浅,而也正是借助着老人的所授,在回到加玛帝国之后,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法犸,方才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而也正是走到了这一步,法犸才会越加的感觉到,当年的那位神秘老人,实力究竟是何等恐怖…
而先前在萧炎身上所感应的那股模糊气息,则是颇像当年老人身上所具备的…故而,法犸才会忽然间有些失态。
因为心中有鬼,所以萧炎也不敢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然而刚想转移话题,一道苍老的笑声,却是从座椅中间的通道内传了出来:“呵呵,海老头,岩枭小朋友,你们来得倒是挺早啊。”
听得笑声,众人回头一望,当瞧得那身穿朴素麻袍的白发老人之后,皆是有些惊讶失色,心中暗道今日究竟吹的什么风,竟然连这个老妖怪都会大白天的跑了出来…
来人,自然是昨夜方才见过面的加老,而在他的身后,小公主也是紧跟而上,今日的她,穿着一套明显是特别制作的淡青炼药师袍服,宽松的袖口处,用锦丝牵绕成莲花之状,看上去凭空多出一分清雅,然而清楚她性子的萧炎却是知道,这表面看上去颇为文静的少女,却是个古灵精怪的主。
目光瞟过小公主,萧炎这才发现,在她的身旁,竟然还有着一名身着奢华锦袍,身材高挑的女子,这名女子脸颊与小公主有着几分神似,不过却是有种与雪魅相差不多的冷艳,并且,这份冷艳之下,居然还有着几分被皇室熏陶出来的威严气质。
与身躯娇猩爱的小公主比较起来,这位女子,浑身上下却是透着一股冷艳的成熟风情,美目顾盼间,诱惑天成。
目光扫过两女,最后回到加老身上,萧炎弯身行礼,微笑道:“加老也不晚啊。”
笑着走上前来,加老望向海波东以及法犸两人,大笑道:“没想到我们三人竟然还能有机会聚在一起,当真是缘分啊。”
“的确挺有缘…”法犸轻笑了笑,道:“老妖怪,没想到你今日竟然会来观看大会,我记得你似乎并不喜欢这种比赛的。”
“缩了几十年来,偶尔出来看看也好啊…”加老笑了笑,转头望向萧炎,然后指着身后那成熟冷艳的女子笑道:“小家伙,月儿想必你已经认识了,这是月儿的姐姐,夭夜,这次大会的安全秩序,里里外外五万军队,可全是她一手在操控哦。”
闻言,萧炎心中一惊,没想到面前这冷艳女人居然还有这般本事,五万军队,若是让他来的话,恐怕会搞得一塌糊涂,而看先前大门处那些军队井然有序的模样,显然是这女人指挥起来很是得心应手啊。
“夭夜,这便是我与你所说的岩枭小友,实力可极为不凡啊,这次大会的冠军,恐怕他是最有力的争夺者。”加老又指着萧炎,对着身后的冷艳女人笑道。
听得加老的评价,一旁的小公主嘟了嘟嘴,悄悄的嘀咕着什么,想必是并不服气加老的这番话。
“你好,岩枭先生。”
冷艳女人美目盯着萧炎,落落大方的对着他伸出玉手,微微一笑,霎那间的笑容,让得贵宾席周围的一些贵族子弟大为失神,他们平日里,可难有眼福瞧得一向冷艳的大公主会这般对人啊。
“你好,夭夜公主…”对方的态度,让得萧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微笑着伸出手来,轻握着那柔若无骨的玉手,在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声,表面上却是一沾既放,没有让得对方感到任何不妥。
“希望岩枭先生这次能够取得满意的成绩,到时候夭夜亲自为先生摆酒庆贺,只要先生不会拒绝便好。”夭夜收回手来,微笑道。
“这女人…拉拢人的手段简直挺犀利啊…日后貌似有些不得了…”面上含笑着点了点头,萧炎心中略微有些惊异,即使是定力如他,在初步的接触这点时间内,竟然便是在夭夜的几句话中,对她消除了许多戒备。
见到萧炎点头,夭夜这才满意的退身站在加老身后,以她的脾性,若非是因为这次太爷爷对这个年轻人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她也不会这般放下姿态的来与之结交。
“不过若他真的有太爷爷所说的那般潜力的话,倒也不亏我这般委身相交…”美眸扫过萧炎那始终没有出现过太大慌乱的脸庞,夭夜对他的定力,还是挺满意的,能够在这么多帝国顶层人物以及巅峰强者面前保持这般沉静,倒还颇为难得,至少,比如后面那些贵族子弟,则是因为她的身份,畏缩得不敢靠过来。
与萧炎聊了几句后,夭夜便是对着法犸以及海波东几人躬身行礼,完美的礼节,让得人难以挑剔,以致连海波
淡漠人,脸庞上的冷意都是减少了一些。
众人在互相打过招呼之后,便是在贵宾席前排坐了下来,而不知是有意无意,那夭夜公主,却正好是坐在萧炎身旁,淡淡的女人体香,从一旁飘洒而来,让得人有些心猿意马。
身体端正的坐着,萧炎目光目不斜视的盯在下方庞大得有些恐怖的广场之上,此时由于时间的推移,已经开始有着越来越多的炼药师进入其中,而且对面的观众席之上,黑压压的人头,已经连接成了一大片,无数活泼少女,在上面发出一阵阵让人发笑的崇拜尖叫声。
在这般气氛的感染之下,萧炎心头也是悄悄的泛起一丝热络,想起待会千火齐升的壮观景象,忍不住的有些迫不及待。
随着天空上炽日的移动,贵宾席上的人数也是越来越多,这些人大多都是帝都中颇有势力的人或者家属,而那对面的观众席,更是早已经变成了人山人海,呐喊声汇聚成洪流,直冲天际。
安静的坐在席位之上,萧炎微微闭目,半晌之后,忽然感受到周围席位有些马蚤动,这才微皱着眉头转过头来,望向那马蚤动的源头处。
此次进入贵宾席的,阵容可颇为不小,帝国三大家族齐出,这般阵容,恐怕加玛帝国没有任何势力可以轻易小觑,而造成这般马蚤动的,更大的原因,还是那走在中间的纳兰嫣然以及雅妃两女,两女气质各不相同,却又是同样貌美如花,两女走在一起,自然是极容易吸引眼球,难怪后面的那些贵族子弟会这般激动。
一行人顺着走廊,一直来到最前排的位置,与熟人笑着打招呼。
而借助着他们打招呼之际,萧炎目光扫了一位与纳兰桀,米特尔腾山走一起的陌生老者,在这位老者的身后,木战紧紧的跟随着,听着他们互相间的招呼声,萧炎也搞清楚了这个老者的身份,木家木辰,又是一名斗王强者…
雅妃在与长辈们打过招呼之后,便是悄悄溜到了萧炎一旁坐下,笑颜如花的娇笑道:“岩枭弟弟,这次可一定要拿个好成绩哦,无数人看着呢…”
“以岩枭先生的实力,这次成绩自然不会弱,取得前三甲,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吧
坐在萧炎身旁的夭夜,瞧得雅妃与纳兰嫣然这两个美貌丝毫不逊色自己的美人竟然都是凑到了萧炎这边,她自然是极为清楚两女的身份,美眸中闪过一抹诧异,心中暗自道:“这岩枭长相虽然平凡,可没想到却这般招女孩子喜欢…看来太爷爷所说不假啊,这个岩枭,是块潜力不菲的香馍馍,不然以雅妃的精明和纳兰嫣然的清高,是断然不会与他这般说笑的。”
三个大美人,全部拥在萧炎这边,这无疑是让得贵宾席上的某些目光火热了起来,一些对三女抱有某些幻想的年轻人,皆是咬牙切齿的死盯着萧炎,那副模样,犹如与他有着杀父大仇一般。
叹息着揉了揉额头,缭绕在鼻尖的阵阵香风,让得萧炎有些想要苦笑,背后一道道炽热的目光,也是让得他如芒刺背,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三个女人会拥在他身旁,难道又是那个无聊的女人攀比心理?
心中苦笑了一声,萧炎如老僧入定一般,极为端正的坐在位置上,安静的等待着大会时间的到来,某一刻,他忽然皱着眉头转过头去,却刚好是见到坐在后一排的柳翎,正冰冷的盯着自己,那模样,恍若一条欲噬人的毒蛇。
瞧得萧炎发现了自己的目光,或许是由于大会即将开始的缘故,柳翎此次倒也未加掩饰,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手掌微竖,中指朝下,嘴唇蠕动着:“我要让你在嫣然面前输得一败涂地!”
轻轻笑了笑,萧炎嘴唇微动,旋即便是笑着转过了头去。
阴冷的望着萧炎的背影,柳翎缓缓吸了一口气,他清楚先前萧炎的唇语。
“我等着…”
……
随着时间的逐渐走动,大会开始的时间,也终于是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而至…
当一道清脆的钟鸣声在广场之上响起之时,冲天而起的喧闹声,悄然寂静…
听着那在耳边徘徊的钟鸣声,法犸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然后缓步来到贵宾席最前面,目光扫过下方坐在青石台之后的上千炼药师们,此时,多达两千多名的炼药师,也抬起头,将敬畏的目光,投向这位在加玛帝国炼药界拥有着绝高声望的老人。
“以加玛帝国炼药师公会会长名义宣布,第七届炼药师大会,开始!”
“轰!”
满场,欢喝声,荡动九天!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第一轮,开始!
站在贵宾席前台。法犸望着那的广场。半晌后。轻笑道:“现在。请所有的参赛者。入自己的席位吧。”
虽然此刻的广场沸的连钟鸣声都难以听见。不过法犸那轻笑的声音。却依然是在每一个人耳边响彻了起来。由此可见。这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实力也极为不凡。
的法犸的话。贵宾席之上。顿时站起了不少炼药师。这些炼药师。大多都是一些实力不错的势力所培养或者拉拢过去的。因为有着背后势力的支持。这些炼药师的等级。总体来说。要比那些自由炼药师要高上一点。
高台距离下方广场足有几十米高。这般高度。这些实力尚还只是斗师甚至斗者的年轻人。然是不敢直|跳下去。所以在贵宾席的走廊两旁。有着专门通向下方广场的楼梯。此时。他们也正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依次的缓缓行下。
“呵呵。柳翎。小月儿。岩枭。你们也回各自的位置吧…由于你们在内部测试成绩杰出的因故。所以。那里的位置。属于你们。它们会让你们。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法手指指向广场中央位置。那里。有十来个硕大的青石台。这些青石台不仅面积比其他的宽敞。而且连的基。似乎也要比其他的高上一些。而如此鹤立鸡群的特殊位置。自然是能够的站在上面的人。成为全场的焦点。
顺着法犸的所指投去目光。三人瞧的那特殊的位置。表情却皆是有些不同。柳翎在诧异之有点兴奋。小公主则是好奇与跃跃欲试。而萧炎。则是愣了一下旋即微微蹙起了眉头。以他的子并不是喜欢这种大出风头的特殊位置。
法目光缓缓瞟过三人的脸庞。后停留在萧炎身上。似是瞧出了他心中所想。温和的笑道:“年轻人。懂的低调自然是好事。不过有些事。注定低调不起来。你既然来参加了大会那么便是想取的好成绩。而想要取的好成绩。从这两千多人中脱颖而出。那便少不了成为瞩目的焦点。既然迟早都会暴露。那晚与早。又有何区别?”
“年轻的时候不干点狂妄桀骜的事日后则是没了回忆的趣味啊…”法犸笑着道。
“法犸会长说的是。”苦笑着点点头。萧炎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呵呵。好了。几位。下去吧…”法犸笑了笑。道。
“两位。我先行一了。”
柳翎率先应了一声。对着萧炎两人大笑道旋即轻点的面。身体冲上高台的边缘。望了一眼下方庞大的广场。身躯一跃便是在贵宾席上无数惊讶的嘘声中。径跳了下去。
身体急速的下落着。即将着的之前。柳翎脚跟之处猛然喷出两股肉眼可见的斗气柱。借着斗气柱的卸力。他倒是毫发无损的落下的面。然后在那漫场火热目光中微着迅速行上了场中央的位置。
“这家伙还真爱炫。不过还以为就你会跳啊。”望着那径跳跃而下而受到满瞩目的柳翎。|公主撇了撇嘴。娇躯一跃。竟然也是直接闪出了高台。体犹如一条落叶一般。轻飘飘的优雅滑落而下。那美丽的姿态。宛天女一般。
“吼。吼…”小公主的这漂亮的一手。无疑是比柳翎先前更加引动人心。而且也因为她那娇俏的可爱模。这次不仅贵宾席上响起一片狼嚎。就连对面的观众席。也是传出耳欲聋的吼声。
“呵呵。加老头。没想到你竟然连自己的“飞絮”都教给了这个小妮子啊。我以前就说过。你那身法斗技。还是更适合女人啊。”望着小公主那完全无视重力而飘落的身形。犸不由的转头对着加老笑道。
“这身法斗技她还只是学着点皮毛呢。一味的追求美观。若是对敌之时。可就直接成*人的靶子了。”加老笑着摇了摇头。而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不过看其脸上的笑意。显还是对小公主露出的这手较为满意的。
“嘿。小家伙。你也直接跳下去吧。这入场式。可不能输给他们啊…”瞧的加老那副略微的意的面孔。海波东不由的翻了翻白眼。对着萧炎催促道。
“…我还是走下去吧。”感受着那数道目光汇聚自己身上。萧炎摇了摇头。转身就从走廊下去。然而那海波东却是猛的一挥手。一股无形劲气拂动而出。将措不及防的萧炎扇了出去。
“哈哈。你别给我丢人了。下去吧你…”
“我靠。你个老混蛋…”直接被了出去。萧炎手掌急速的舞了舞。刚刚骂了一句。身体便是在漫场目光的注视下。猛的坠落而下。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急速的响起。由于海波东的强行推出。导致他现在居然还是头朝下的掉落姿势。听着耳边那剧烈的风声。萧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双手动也不动。就这般任由自己做着直线掉落。
广场之上。无数道|光愣然的望着那距离的面越来越近。可却依然没有丝毫反应的萧炎。一胆小的少女。已经赶忙捂上了双眼。生怕见到那极为血腥的一幕。
就在无数人瞪大着眼睛。想着这看上去似乎有本事的家伙。会不会在出场时便化为一堆肉泥时。一直静立不动的萧炎。终于是移动着手掌。将之对准了的。瞬间之后。一凶悍无匹的无形劲气暴涌而出。狠狠的砸在坚硬的青石的板之上。顿时。一道裂缝。从的板上蔓延了开去。
借助着劲气的反推力。萧炎骤然下降的身体缓慢了许多。身体在半空犹如螺旋球一般。开始了快速移动。在每一次劲力即将消逝之时。萧炎手都会随意拍下。借助着劲气所造出的上升气流以及身体下坠力量的抵消而造成的完美平衡。萧炎的身体便是在满唱异目光的注视下。象螺旋一般旋转着对着广场中移动而去。
“啧啧。好精妙的流掌控。如此年纪。居然便可不使用双翼而在空中移动。这可是一些斗王强者。都办不到的事情啊。”望着那飞速旋着移过广场的人影。老与法犸脸庞上不由的浮现许些惊讶。赞叹道。
“嘿这家伙还|是让人意外。我原本以为他会使用他那飞行斗技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手…”海波东同样是满脸惊讶。虽然他知道萧炎的这种办法并不实用于真正的飞行。可在现在的
合下。无疑是能让的很多人大吃一惊。
身体在下方几千名参赛者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迅速旋至中央位置身体旋转逐渐减弱。脚尖轻点虚空。身体凌空翻滚。然后便是犹如葫芦一般的翻滚而下。半晌,。身体微曲。单手撑的的安稳落下。轻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尘炎缓缓站起身来。起头。望着观众席上那望不见尽头的黑压压人头…
“啪啪…”
“太帅了!”
“吼。好样的!”
略微有些安静的观席在瞬间后。震耳欲聋的巴掌声。尖声。轰然间响彻了整个广场。这大会还未正式开始。这个年轻人。便是为他们来了一个大开眼界的入场式。
光是这个完美的入场式便是不知道在场多少少为那个一身黑色炼药师袍服的青年着了迷。
贵宾席之上|妃玉手托着香腮。眸直直的盯着那站在广场中最显眼角落上接受着万众瞩目的青年。媚动人的脸颊上。略微失神。眸子间。异彩闪烁。这个小家伙。似乎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稚嫩少年了呢…
“还真是的有着一些本事呢。难怪太爷爷会如此推崇他…”望着场中安静承受着无数喝彩的青年。夭夜低声喃喃道。
身体慵懒的坐在舒适的软椅上。纳兰嫣然那在宽松月白裙袍的包裹下所勾勒出的优美线条。让的后面不少目光。偷偷摸摸的扫过来。此时的她。也同样是将视线留在下方广场上的萧炎身上。望着后者那在无数喝彩声中。恍若未闻的淡然模样。俏脸忍不住的柔和了许多。或许是因为与自己心中视若神明的老师待的久了。所以纳兰嫣然对这种与老师有些相仿的气质。很是具有几分好感。
木辰微眯着眸子。盯着场中的萧炎。半晌后。偏头对着身后的木战道:“他便是你所说的|个小子?”
“嗯。这家伙。竟然敢和雅妃的那般近。昨天若非是纳兰嫣然阻拦。定要他好看!”木恶狠狠的道。
手指轻轻的敲打在干枯的手背上。木辰微微摇了摇头。缓缓的道:“以后。不要去招惹他。若你实在喜欢雅妃那妮子。可以用正常手段去追求。可这个叫做岩的小子。你最后不要再去挑衅了…说不定。真要动起手来。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可…”闻言。木战一急。刚欲话。却瞧的木辰沉下来的脸庞。脑袋一缩。只的无奈的应是。
……
安静的站在光洁的青石台之前。萧炎目光扫过台上。发现在石台之上。整齐的叠放着一份药材。在药材之前。一张薄纸安静的躺着。另外。青石台之前。还镶嵌着一个玉镜。微弱的青红光芒闪烁着。
顺手拿过薄纸。萧目光扫了扫。有些愕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张二品丹药的药方。最的萧炎无语的是。这张药方。明显只是这般随意的将药材份量等等一些东西抄上去。规格模式。完全不符合正统的药方制作。
前面便说过。正统的药方。需要使用灵魂力量阅读。这样方才能够使阅读之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握这种丹药炼间所需要注意的任何问题。而这种薄|所记载的东西。则是只告诉了你大致的炼制方法。其他的细节等等居然完全需要自己去把握。这无疑是让的炼制丹药的失败率。提高到了一个恐怖的的步。
最最让的萧炎彻底无语的。还是石台上所摆放的药材。这分明只是炼制两份丹药的份量啊。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只有两次的失败率。如果在将药材完全消耗后。然没有炼制出成品的丹药。那么很明显。你失败了…而失败的结局。便是退场。
“果然不愧是八年一届的大会啊。这种难度…很大啊。”握着薄纸。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转头四望。发现很多炼药师脸庞上都是有些苦意。偏头望着左右两边的小公主以及柳翎。他们两人倒是平静许多。现在正微皱着眉头细细阅读着薄纸上所记载的一些屈指可数的炼制问题。
轻叹了一口气。萧炎只的也将目光投注到薄纸上去。这种奇怪的考核。是他从未试过的。因此。心中还真是有着一些忐忑。
在萧炎收回目光时。那柳翎却也是将目光送了过来。瞧的前者脸庞上还未消散的苦笑。不的低低冷笑了一声。轻声道:“哼。提炼药材出色又能怎样?我早就过。大会的考核。可不是光光比试那东西。接下来。便让我看你如何在嫣然面前出丑吧…乡巴佬…”
接受过古河极为正统的传授。柳翎对于这次的大会。有着极足的信心。因此。他要取大会的冠军。然,。他便有资格。追求心中的女神。纳兰嫣然…
巨大的广场之上。所有参赛者都是捧着薄纸。面露各种表情的细细阅读着。一时间。整个广场。鸦雀无声…
安静的氛围。持续将近五分钟。一道清脆的钟鸣声。悄然的在广场之中响彻了起来。
的钟鸣声。所有参赛者。都是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物品。手掌一招。霎时间。上千座颜色形状各不相同的鼎炉。突兀的出现在了青石台之上。
随着钟鸣声响起。微闭着眸子的法犸也是睁开了眼来。目光扫过下方。平缓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想必你们也看明白了一些东西。这第一轮的考核。是需要你们依照着这不怎么完整的药方。炼制出成品的丹药。你们每人有着两次会。两次之后。丹药还未炼制成功。那么青石台之上的玉镜。便会自动亮起红光。红光闪动。人则退场…”
“在对面的墙壁上。有着一个巨大的沙漏。那是比赛时间。在沙漏倾洒完毕之前。依然没有炼制出丹药者。同样失败。”
“你们。清楚了?”法犸微笑道。
“是!”下方广场。上前道声音。犹如闷雷般。轰鸣而上。
“既然如此。那么…第一轮考核。现在。开始!”
缓缓举起手掌。法犸微笑着。猛然划下。这一刻。巨大的广场之上。上千朵火焰。犹如焰火一般。突兀而现。壮观的场面。让人热血!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惊心动魄
安静的站在青石台之前,萧炎将面前的那尊赤红鼎炉稍稍推开了一点,现在的他,并没有和其他炼药师一样立刻将火焰召唤出来进行炼制,而是安静的捧着那张薄纸,微皱着眉头,仔细的研读着上面那些寥寥可数的资料。
磨刀不费砍柴功,这点道理,萧炎还是清楚的明白,机会只有两次,任何一点疏忽,都将会造成失败。
这次考核所需要炼制的丹药是一种名为“生骨丹”的二品丹药,顾名思义,这是一种用来治疗那些伤势颇重的丹药,这种疗伤性的丹药,一般来说,都并不算得太过珍贵,这种“生骨丹”,放在市面上,恐怕也就几百或者上千金币的价值而已,这与那些能够提升斗气以及其他作用的丹药来说,这个价值,显得有些寒碜。
炼制“生骨丹”,总共需要六种药材,在所有二品丹药中,倒也不是算极其的繁复,不过这种“生骨丹”,明显是公会特意配置出来的新型疗伤药,所以即使萧炎见识过不少疗伤药,可却依然对这“生骨丹”有些感到陌生。
但是虽然疗伤丹药五花八门,稀奇古怪,不过所谓殊途同归,这些疗伤药炼制的大致脉络,倒是相差不多,只是复杂程度不同而已,况且这种丹药也不是极其的繁琐,只要炼药术的实际操作不弱,还是能够顺藤摸瓜的摸索出“生骨丹”的炼制方法。
所以,即使药方只是给了炼药时大致所需要注意的东西,可只要顺着感觉来的话,想必应该还是能够成功的…
将薄纸上的所有资料全部详细的记在脑中,萧炎缓缓闭目,片刻后,方才逐渐睁开,轻吐了一口气,将薄纸放在台上,转头望了望,发现小公主与那柳翎,竟然已经是在催动着火焰,开始着手炼制了。
两人药鼎中所催动的火焰,都是相同的深黄|色,这是完全用斗气所催化出来的火焰,不过萧炎却是相信,这应该并非是两人的底线,或许,他们都有着隐藏的底牌,以他们的身份,拥有底牌,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这两人,不管脾气性子如何,可实际操作的确很强啊…”心中轻叹了一口气,自打开始接触炼药术以来,萧炎满打满算,也不过方才学习了三年时间,而对于小公主,柳翎这种或许从型在他们老师身边接受培养的人来说,某些方面,萧炎自然是有些追赶不及,毕竟就算他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在这般短的时间内,追赶上别人十几年的成就。
而也正是因此,所以即使是小公主这般年纪便是达到了三品等级,可萧炎却依然没有丝毫受到打击的感觉,对方天赋本就不弱,加之接触炼药术多年,有如此成就,倒也并不是太过出人意料。
此时。距离考核开始。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时间。而在这短短地十几分钟间。巨大地广场上。便是时不时地有着红光闪烁。而红光闪烁地石台后。那些失败地炼药师们。则只能面红耳赤地选择颓丧退出。对于某些喜欢中规中矩炼制丹药地炼药师们来说。这种剑走偏锋地考核。几乎是要了他们地命…
淡淡地瞟了一眼从前方耷着脑袋。满脸哭意地对着场外行去地一名炼药师。萧炎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将自己地心神。完全地投入到了即将开始地炼制中。
将暗红地鼎炉端正地摆放在自己地面前。萧炎搓了搓手。手指一翻。一枚紫色地药丸。便是出现在了双指之间。
屈指轻弹。紫色药丸径直弹射进萧炎嘴中。缓缓嚼动着。片刻后。嘴巴猛地一张。一团紫色地火焰。喷吐而出。旋即被萧炎握在了掌心之上。
“哇?紫色地火焰?”因为身处全场最受瞩目地位置。再加上先前那拉风地出场。因此不论贵宾席以及观众席上。都有着无数人在时时刻刻在关注着萧炎地一举一动。瞧得他忽然搞鼓出了艳丽地紫色火焰。当下响起一阵阵惊呼声。
虽然庞大地广场上。并不乏一些颜色稀奇古怪地火焰。可萧炎那用嘴巴吐出来地奇异方式。却依然是将很多目光扯了过来。
“紫色火焰?”望着萧炎手掌上的那团紫色火焰,法犸微微愣了愣,旋即轻笑道:“这小家伙果然是有些底子啊。”
闻言,一旁的海波东撇了撇嘴,与萧炎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他最是清楚不过这个家伙的底细了,这种紫色的火焰,仅仅只是他所掌控火焰之中最弱的一种罢了,另外那种阴冷的白色火焰以及轻灵的青色火焰,可是连海波东都有所忌惮的恐怖异火啊。
紫色火焰,在萧炎手掌之上犹如精灵一般的灵活跳跃,片刻之后,萧炎手掌轻挥,紫色火焰直接被抛射进了火口之内,顿时,汹涌的紫火,便是在药鼎之内升腾着燃烧了起来,冰凉的鼎炉,迅速的升温着…
当鼎内的温度升高到某一个界限之时,萧炎手掌贴在了火口处,缓缓闭目,灵魂力量探升而出,逐渐的控制着紫火的升腾。
由于对紫火的控制力,远远没有对青莲地心火精细,所以此时的萧炎,也只能用手接触着药鼎,方才能够精确的控制着紫火,若是在此刻也学着青火那般离手操控,恐怕本来就已经很高的炼制失败率,将会再次暴涨…对于这只有两次机会的考核上,萧炎实在是不敢冒那种险。
紫色火焰,在萧炎灵魂力量的控制下,极为顺从的压制着自己的温度,没有丝毫的反抗,这般过得片刻之后,萧炎手掌一招,石台上的一株药材,便是被吸进手中,轻轻捏了捏,然后将之抛进药鼎之内,顿时,紫火翻涌而上,将之迅速包裹…
闭着眼睛,萧炎微皱着眉头,利用着灵魂感知力,缓缓的提炼着药材,炼制丹药,药材的提炼,必须达到一个度,有时候纯度高了一点,或者低了一点,都将会导致炼制的失败,而也正是因为此,所以正统的药方,方才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大多的正统药方,上面都是详细的记载着,药材的那个提炼纯度的界限。
可惜,现在的萧炎,并没有那般精准的药方,所以,这一切,都得靠他自己使用感知力来慢慢的试探着。
……
一株低级的药材,足足消耗了萧炎十来多分钟时间,方才逐渐的达到他自认为可以的地步,而此时,他方才小心翼翼的将第二种药材,投入药鼎。
借着投入药材的空闲瞬间,萧炎瞟了瞟两边,发现小公主以及柳翎虽然同样是满脸凝重,不过手脚间却没有丝毫慌乱,脸上,也并没有任何失措的情绪,想来炼制的过程,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之中吧。
“嘭!”
就在萧炎收回目光之时,前面不远处的一处石台上,烈焰熊熊的鼎炉,却是抵御不住那越加炽热的高温,猛然间爆炸开来,而随着鼎炉的爆炸,其中正在炼制的丹药,也是宣告破碎,于是,无情的红灯,刺眼的亮了起来。
头发被炸得焦黑,脸庞也是面目全非,那名炼药师傻傻的望着那闪烁的红灯,半晌后,方才骂骂咧咧的下台,咬牙切齿的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对着广场之外走去,在路过萧炎前方之时,后者有些讶然的发现,这个失败者,竟然是一名别国的三品炼药师…
“可怜的家伙…”心中略微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萧炎便是将这个小小的插曲抛了开去,继续将药材,一株一株的谨慎投入药鼎,然后耐心的试探着提炼的最佳纯度,而有了先前那个失败者的前车之鉴,现在的萧炎,无疑是显得更加小心。
……
随着时间的缓缓度过,巨大的广场之上,不断的有着红光闪烁,一个个脸色或铁青,或赤红的炼药师,皆是无奈的离台,然后在看台上无数道惋惜的目光注视下,悻悻的离开了这个让得他们伤心并且愤怒的场所。
不过虽然这次的考核颇具难度,可不得不说前来参加大会的,也是有着很多具有料子的人,除开那些因为种种缘故而失败的参赛者之外,现在至少还有着将近大半的炼药师,正和萧炎一般,安静仔细的试探着药材的提炼纯度。
当墙壁之上巨大的沙漏,滑落了将近一半之后,萧炎的对材料纯度的试探,也终于是完全完成,除了在提炼间,失手烧毁了两株药材之后,萧炎的成果,还是算得上蛮丰富的。
而接下来,则是需要开始融合各种提炼的药材,使之形成真正的“生骨丹”。
这一步骤,将会比先前的提炼,更加繁琐,在这期间,若是稍稍有些分神,恐怕便将会导致药材完全覆灭,而如果药材被消耗完毕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考核,萧炎也就可以直接被剔除了。
清楚这一步骤的关键性,所以,萧炎早有预备的将斗气化为薄膜,遮掩在耳朵之处,将外界的一些喧闹声,都是屏蔽了去。
随着外界喧闹的淡去,萧炎心神逐渐寂静,吐了一口浊气,双眸再度闭上,手掌快速的拿起石台上的一个玉瓶,这里面盛装了先前萧炎从一株药材中所提炼出来的精华部分,握着玉瓶,萧炎略一停滞,便是将之倾倒进了药鼎之中,旋即紧接着,又是迅速的将两瓶提炼出来的材料,投进药鼎之中…
灵魂力量谨慎的控制着紫火,缓缓的熏烤着那些互不买账的药材粉末,它们在细微融合间所反映出来的特效,都将会通过紫火中的灵魂力量,快速的回馈到萧炎的脑海之中,然后他便能够借助着这些信息,来分辨融合的方向,是否正确。
这种反馈分析,是一种极其消耗精神的分析工作,不过也好在萧炎现在所需要分析的,也就仅仅是二品药方而已,若是换上三品,甚至四品的话,恐怕别说是他一个三品左右的炼药师,就是换成四品,五品的炼药师,也基本不可能将之分析而出,毕竟若是分析药方真的是这般简单的事情的话,那么药方,也就不怎么值钱了…
“嘭…”
微皱着眉头,小心的感应着药材间的融合,某一
炎脸色忽然微变,药鼎之内,紫火猛的一阵翻腾,低T]声,从药鼎内传出,那三种融合了将近大半的药材,顷刻间,便是化为了漆黑的灰烬,而在材料化为灰烬之后,药鼎内升腾的紫火,也是悄然的湮灭…
微眯着眸子望着那化为灰烬的药材,萧炎微张着嘴,懊恼的拍了拍头,由于精神过度集中,他竟然都是忘记了这紫火并没有后援支持,因此燃烧的时间,顶多只有一个小时而已。
鼎炉内的闷响,并不算太小,因此,在声音响起后不久,那距离萧炎不远的小公主与柳翎便是将目光投了过来,当瞧得萧炎那没有火焰的药鼎时,皆是一愣,前者倒还要好些,只是对着萧炎露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而后者,嘴角扬起的幸灾乐祸,却是有种欠扁的感觉。
高台上,望着那火焰忽然熄灭的萧炎,法犸等人一愣,不过却并未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等待着,虽然火焰熄灭,并且考核时间也快要到达,可萧炎台面上的药材,应该还能剩下一份,因此,他还有着机会,当然…这前提是,他必须抓紧时间了,因为,对面的巨大沙漏,已经仅仅只有三分之一了。
……
轻吸了一口有些炽热的空气,萧炎凝望着药鼎中的那些漆黑灰烬,微闭着眸子,片刻之后,缓缓睁开,忽然淡淡的笑了笑,虽然这次失了手,可这“生骨丹”的炼制方法,倒却已经被他摸索了一个大概,接下来,便应该是那行云流水一般的炼制了…
从纳戒中再次掏出一枚紫色药丸,萧炎将之放进嘴中,缓缓的嚼动着,趁着这个短暂的时间,他目光扫了扫周围,发现小公主以及柳翎面前的药鼎内,一枚丹丸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0.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