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75部分

选手成为冠军,说句不客气的,这些都不关他屁事。
站在高台上,切米尔缓缓的扫视着下面那些热情高涨的选手,当他的目光移到那脸色平静的萧炎身上后,微微愣了愣,旋即眼眸虚眯,心中对他的重视,越的浓郁了许多。
“这个小家伙,很不简单啊…”
若说是一个年纪大一些人,能够有着这般镇定的模样,切米尔倒没有什么感到不妥,不过一个年龄在二十左右,最该是处于狂傲不桀的年龄阶段的青年,却是有着犹如久经世事的老人一般的定力,这可是让人不得不小心对待啊。
在切米尔看来,萧炎实力已经具备,并且心性也极为过关,这两种成为强的最重要条件,他都已经具备,位及人上,只是时间问题。
“等回去后,定要好好的让老奥交代一下这岩枭的底子,这小家伙,若是弄得好,说不定又将会是一个丹王古河,甚至…恐怕还能将之超越。”切米尔在心中低声的喃喃着。
“如果他真的有这潜力的话,那么这一次,则一定不能再让这种人才,落到云岚宗那些势力手中了啊…”
心中这般想着,切米尔也不再拖延,挥了挥手,对着众人笑道:“呵呵,好了,测验已经完毕,各位便先行回去吧,记得明日大会的开赛时间,可千万不要因故而迟!”
闻言,大厅内的众人,对着高台上的一干公会元老行礼之后,便是各自散去。
“呵呵,岩枭先生,没想到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柳翎佩服。”萧炎刚想跟着人群离开大厅,一道笑声,让得他微皱着眉头停下了脚步,偏过头望着那微笑的柳翎,淡淡的道:“运气好罢了,没什么深藏不露的。”
“岩枭先生还是这般低调,呵呵,我想,你在测验中,应该是动用了异火吧?”柳翎含笑道,事到如今,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可他依然是有些不太相信萧炎完全是凭借自身实力取得这般成绩,回想起当初异火的事情,他倒是释然了许多,在他看来,这一次的测验,萧炎应该是使用了异火的因故,方才能够取得这般优秀的成绩,如果要这样算的话,他如果将底牌动用上,也不会差萧炎多少。
一个一直被称为天才的人,在某天忽然遇见一个竟然能够远远超过他的同龄人,在这种两重天的极地处境之下,他总是会找出很多的借口,来表明,自己并不比对方差。
萧炎斜瞥了这位生得一副好皮囊的青年俊杰,他自然是清楚对方话中隐含的意思,当下略微有些讥讽意味的笑了笑,轻笑道:“柳翎阁下,你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吧,我并没有任何的意见…”
萧炎并没有与柳翎争辩的任何意思,因为他觉得那样很无聊,既然对方愿意相信他自己的虚幻构思,那么,便由得他吧,最后的事实,会狠狠的抽他几个耳挂,现在与他说任何话,想必他也只会当做是你在掩饰,既然这样,那萧炎还能说什么?
说完,萧炎嘴角噙着许些戏谑笑意,在柳翎那微冷的目光注视下,径直行出了大门,然后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目光泛着冷意的盯着萧炎消失的背影,柳翎嘴唇抿成一条薄线,手掌微微紧握,低声冷笑道:“有什么好嚣张的,大会的比赛,可不仅仅是考究对材料的提炼,等在大会上,我会让得你知道,你除了异火之外,其他的,基本是一无是处!”
正文 第两百九十六章 黑马
章节顺序写错,但内容是衔接的。
行出考核的大厅,后面奥托追了上来,与萧炎平排着行走着,偶尔偏头望向这位一脸平静微笑的青年,目光有些奇异。
“一直盯着我干嘛?”走过一段距离,萧炎实在无法忍受奥托的目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呵呵,我是在看,你这小家伙究竟还隐藏了多少东西,竟然能够让人如此意外…”奥托笑道。
闻言,萧炎只得无奈耸肩。
“不过你这次表现得如此引人注目,我想,恐怕不久后切米尔那老家伙就会找我来打听你的身份了,虽然他不知道你的确切实力,可年仅二十左右,便能将铁木灵叶提炼至八次,这可是自公会建立以来,屈指可数的几次啊。”奥托道。
“我知道…”萧炎缓缓的行走着,点了点头,在提炼铁木灵叶的时候,他便是想到了这些,不过大会即将开始,暴露实力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他也没必要在这个关头故意表现得极差,虽然低调挺好,不过低调过头了,那些不屑嘲讽的目光,倒还是蛮让人纠结与无奈的。
“关于我身份的事,就得麻烦奥托大师帮我隐瞒了。”萧炎微抿着嘴唇,轻声道:“因为一些缘故,暴露了身份的话,恐怕我就不会再参加这次的大会了,所以,大师可得尽量帮忙啊。”
听得萧炎所说的这严重后果,奥托一愣,旋即紧皱着眉头,如果萧炎退出了比赛,那么此次黑岩城炼药师公会岂不是失去了一个取得好成绩的机会?这对于上位以来,从未有过太大建树的奥托实在是一个很有份量的威胁。
皱着眉头沉吟了好片刻,奥托方才点了点头,苦笑道:“好吧,我尽量帮你隐瞒,好在这批的会员资料还未上传,我还能修改一下。”
“呵呵,那便多谢奥托大师了。”闻言,萧炎微微松了一口气,笑道。
“没办法。我可不想我好不容易找到地这般优秀地选手给跑了。”奥托无奈地道。
萧炎笑了笑。刚欲说话。弗兰克地朗笑声。忽然在前面响起:“嘿。老奥。怎么样?测验结束了么?这小家伙怎么样?”
此时萧炎两人已经走出了走廊。由于是交叉路口。此处地人流颇为不少。而听得弗兰克地笑声。顿时便是有着不少好奇地人士放缓了脚步。将目光投向那与奥托行走在一起地萧炎。因为先前地测验是内部测试。所以这些炼药师。并不知道里面地确切比赛结果。不过他们倒也知道。能够参加那种内部测试地人。大多都是属于此次大会地种子选手。实力极为不凡。
听得笑声。萧炎抬起头来。望着那笑着大步走过来地弗兰克。在他地身边。一身银色裙袍。显得极为冷艳地雪魅与那琳菲也是跟随着。此时她们那有些好奇地目光。同样是投射在萧炎身上。显然。她们也很好奇萧炎能够在这种等级地测试中取得何种成绩。
“还凑合吧。算是通过了…”看着来到面前地三人。萧炎微笑道。
闻言。一旁地奥托翻了翻白眼。这般成绩如果还算凑合地话。那其他地人。岂不是都不合格了?
“呵呵,通过了?那就好啊,原本我还有点担忧来着呢,毕竟那些参加内部测试的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弗兰克笑道。
“喂,你这家伙,这次可是代表着我们黑岩城呢,虽然不指望你超过柳翎那种级别的天才,可这种内部测试,至少也要拿个前十,才有可能在大会上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吧?光是凑合可不行呢…”琳菲嘟囓道,显然,她似乎认为萧炎所说的凑合,应该便是那种勉强过关的分数。
“柳翎虽然天才,可他毕竟是丹王的弟子,而且他年龄可比萧…岩大一些,能有这般成绩,已经算很不错了,至少我们连取得这种成绩的资格都没有。”似乎是出于上次因为桃花火,萧炎帮着说了一点好话的缘故,雪魅瞥了琳菲一眼,淡淡的道:“我知道你崇拜那柳翎,不过岩可是我们这一边的人,他若输了,我们黑岩城面上可都不好看。”
“我只是站在他是我们黑岩城代表的位置上,才这么说的…又没说他什么…这关柳翎什么事嘛。”琳菲悻悻的道。
“唉,好了,你们两个给我安静点吧。”瞧得这一对冤家,奥托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佛克兰笑道:“这一次,你恐怕会惊讶得下巴掉下来。”
“哦?怎么了?”弗兰克一愣,疑惑的道。
奥托嘿嘿一笑,刚欲开口,身后走廊中却是一阵马蚤动,几人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些参加测验的选手陆续走了出来,而在最前面的两人,正好便是小公主以及那脸色有些阴沉的柳翎。
“那就是柳翎么?丹王古河大师的弟子?气势果然是不凡啊。”
“如此年轻便是三品
,唉,真是让人…”
“想必这次测验的成绩,最佳者非他莫属了吧。”
“谁让人家有个好老师呢…这可羡慕不来啊。”望着那从走廊中走出来的一行人,周围的人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萧炎微偏过头,望着那缓缓走过来的柳翎,笑了笑。
脸色阴沉的行出走廊,柳翎一眼便是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旋即深吸了一口气,顿时,脸庞上的隐藏,迅速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那阴柔的笑容。
“岩枭先生,恭喜了啊。”走上前来,柳翎先是对着奥托弗兰克两人弯身行礼,然后转头对着萧炎笑道。
萧炎笑着摇了摇头:“侥幸。”
“在下还有事,便不多聊了,岩枭先生,明日我们大会见吧。”柳翎此时明显并没有聊天的心思,在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是举步闪开了萧炎等人,然后穿开人群,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岩枭先生。”跟着柳翎上前了几步,小公主忽然止住了脚步,迟疑了一下,转过身对着萧炎微笑道:“晚上有个聚会,很多大会的炼药师都会参加,你…”
“呵呵,抱歉了,晚上在下还有事情,恐怕没时间…”对于小公主这忽然投出来的橄榄枝,萧炎微微一愣,旋即释然,摇了摇头,笑着道。
萧炎的拒绝,并未出乎小公主的意料,她嘴唇微微动了动,盯了萧炎一会后,方才笑吟吟的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勉强了,日后岩先生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来找我,告辞。”
望着那缓缓消失在视线尽头的小公主,萧炎微抿着嘴,想起在测验结果出来之前她对自己的态度,再看看现在,心中不由得苦笑着道:“不愧是从皇室出来的人啊,有用之人与无用之人,在她眼中,差别待遇竟然如此之大。”
眸子中带着小星星的看着柳翎消失,琳菲这才转过头,望向萧炎,疑惑的道:“对了,他恭喜你干什么啊?”
“没什么。”
萧炎笑了笑,他并不认为赢了柳翎就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固然他是古河的弟子,可这点虚名,对于曾经敢把古河与美杜莎女王当做鱼蚌,而自己当了一回渔夫的萧炎来说,几乎没半点震慑力。
“各位,我也有些事情,先行告辞了,明日大会见。”不给琳菲继续追问的机会,萧炎笑着对着奥托几人拱了拱手,然后便是快步对着公会之外行去。
“刚才的内部测试,是提炼铁木灵叶。”望着萧炎匆匆走出的背影,奥托抚摸着花白的胡须,片刻后,忽然道。
“提炼铁木灵叶?挺困难的啊,那东西,几乎是中等材料中,最难以提炼的材料了,以我现在的实力,也不过只能提炼**次而已吧。”闻言,弗兰克一惊,转头道。
“呵呵,是啊。”奥托笑着点了点头,对着柳翎消失的地方扬了扬下巴:“那小家伙,提炼了六次。”
“六次?”听得奥托此话,弗兰克脸庞上顿时布满惊讶,啧啧赞道:“了不起啊,如此年纪,竟然便是能够达到这一地步,不愧是古河的弟子。”
“那东西…我似乎只能提炼两次,琳菲也和我差不多,那柳翎的炼药天赋,果然非同一般。”一旁的雪魅轻叹了一口气,道。
“嘿嘿,那是自然,加玛帝国年轻一辈的炼药师中的翘楚,非他莫属。”琳菲笑道,看她的模样,还真是对柳翎很是崇拜。
“呵呵,那可不一定。”
奥托大笑着摇了摇头,瞧得琳菲怒目瞪来,笑道:“虽然柳翎极为优秀,可岩枭,却丝毫不比他弱,刚才的测试,柳翎提炼了六次,而岩,却是八次!”
奥托这话,无疑宛如惊雷一般,让得佛克兰三人脸庞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下来,八次?这可是足足需要四品炼药师才能达到的地步啊,而萧炎一个二品炼药师,居然也能做到?这如何可能?
“老…老师,您…您开玩笑的吧?”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琳菲讪讪的道,她极难相信,萧炎竟然会比柳翎还要牛逼。
一旁,雪魅也是微张着红唇,冷艳的表情此时有些愣然,她虽然并未看低过萧炎,可却从未想到过,他能够取得这般耀眼的成绩。
“老奥,你说的是真的?”弗兰克紧紧的盯着奥托,面露狂喜,萧炎的表现越出色,对于黑岩城分会好处越大。
“这小家伙,隐藏得很深啊,我现在忽然很期待这一次的大会了。”笑着望着萧炎消失的地方,奥托笑吟吟的道:“这一次的大会,岩恐怕将会是一匹最大的黑马!”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聚会,木战
从炼药师公会出来之后,萧炎便是直接回到了居住的旅馆之中,在其中调息了几个小时,直到状态回复到巅峰后,这才再度出了旅馆,然后一路对着纳兰家族行去,开始今天的驱毒疗程。
虽然明知道每替纳兰桀驱一次毒,自己体内的烙毒便是变得越加浓郁,可为了那烙毒中所蕴含的雄浑能量以及七幻青灵涎,萧炎也只得继续这般下去,不过不管烙毒如何变态,他倒还不是极为的担心,毕竟有着青莲地心火的护体,就算到时候烙毒爆发了,萧炎也有信心与之抗衡。
经过这几天每次出门纳兰桀与纳兰肃的亲自送行,现在整个纳兰家族的人都认识了萧炎这个有着冷漠表情的青年,所以瞧得他的身影,不仅没有任何人出身阻拦,而且在与其肩而过时,还会恭敬的弯身行礼。
此时的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不过纳兰家族中,却依然是通明,来往的族人在路上穿梭着,宛若集市一般。
轻车熟路的走过几条小道,纳兰家族那宽敞的大厅又是出现在了视线之内,萧炎慢吞吞的走近,一阵阵的喧哗笑声夹杂着许些音律,从大厅中传了出来,这让得喜静的萧炎,眉头微微皱了皱。
缓缓行近大厅,萧炎抬眼瞟了瞟,却是瞧见宽敞的大厅中有着不少人坐立其中,互相笑谈间,俨然一副欢乐聚会的排场。
站在门边,萧炎目光在大厅中扫过,有些惊讶的发现,不仅柳翎以及那小公主在这里,就是连雅妃,也是在其中,此刻的她,身着一套红色紧身旗袍,一条雪白的狐裘披肩,为她平添了几分雍容华贵,优美迷人的曲线,让得大厅中不少男人的视线偷偷投射了过来。
“看来似乎来得不是时候…”
望着这热闹的大厅,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欲转身回去,女子柔和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了出来:“岩枭先生,既然来了,便请进去歇息一下吧。”
听得声音,萧炎偏过头去,望着那微笑着站在柱子旁的娇贵美人,淡漠的脸庞不由自主的略微缓了一点,不过紧接着,脸庞便是再度回复冷漠,道:“不用了,纳兰小姐,我这人喜静,不太喜欢这般场合。”
出现在柱子旁地美人。自然便是纳兰家族地掌上明珠纳兰嫣然。她此时俏立在柱子旁边。精致绝伦地俏脸上噙着许些柔和笑意。身体上那套云岚宗弟子方才能够穿戴地宽袖月白色裙袍。在偶尔间。凸显出其下地曼妙曲线。在身材地比较间。她似乎丝毫不比雅妃逊色。只不过两人地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瞧着如今地纳兰嫣然。萧炎不得不承认。这三年来。她地确是从当初那娇蛮地少女。蜕变成了一个拥有着脱俗气质地成熟女人。这样地女人。若说她能够让得万千男人为之追逐。也并不奇怪。
不过不管纳兰嫣然再如何变化。可那犹如烙印一般印在萧炎记忆中地。始终是当初那个在萧家强行逼迫退婚。并且让得他地父亲极为难堪地蛮横少女。所以。萧炎对她。一直是难以现出什么好脸色来。
“岩枭先生。听说这次地炼药师公会内部测试。你地成绩很不错啊。”这几日地见面。一直见到萧炎那张冷冰冰地脸庞。所以纳兰嫣然倒是并未因为他现在地脸色而后退。缓缓走上前来。笑吟吟地道:“恭喜了。”
嗅着那缭绕在身旁地香风。萧炎脚步不可察觉地对着另外一旁移了移。对于纳兰嫣然为何能够知道炼药师公会内部测试地结果。他并未感到如何诧异。以纳兰家族在加玛圣城地势力。想得到这点情报。倒还不是很困难。况且。那柳翎为了讨好她。什么东西不会说…
“侥幸。”淡淡地摇了摇头。萧炎惜字如金地吐出两字后。便是再度保持了沉默。说话间。他连眼光都并未瞟向纳兰嫣然。
萧炎的这幅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让得纳兰嫣然有些头疼,这么多年来,面前的青年,还是第一个对她如此冷淡的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想继说话,然而刚想退回去时,一道酥麻得让男人腿软的轻笑声,忽然在两人后面响了起来。
“呵呵,纳兰小姐,里面的好多人可在等着你呢,你却是在这里悠闲的陪人聊天。”
听得这道熟悉的笑声,萧炎这才转过头来,望着那正端着一杯红酒,慵懒的斜靠着大门的妩媚女人,冷淡的脸庞,略微解冻。
“嗨,岩枭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哦。”笑吟吟的走上来,雅妃冲着萧炎扬了扬玉手中的透明酒杯,狭长的美眸,透着犹如狐狸精一般的狡黠。
“怎么?岩枭先生和雅妃小姐很熟?”听得雅妃的招呼声,纳兰嫣然眉梢不着痕迹的扬了扬,微笑着问道。
“我与岩枭认识了好几年,关系挺不错的。”雅妃嫣然笑道,眼波流转间,扫向萧炎,含笑道:“你说是吧?岩枭先生?”
耸了耸肩,萧炎顺手取过雅妃手中的酒杯,然后在后者那略微泛着许些绯红的俏脸下,将之一饮而尽,笑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一把从萧炎手中夺过酒杯,雅妃俏脸微红的嗔道:“你这人,太没礼貌了…”
萧炎笑眯眯的望着雅妃那红润的脸颊,后者那迷人的风情,实在是让人心动,难怪当初在乌坦城,无
为了一窥雅妃的容颜,挤破了头的往拍卖场跑。
“父亲当初似乎也有点这苗头啊,老牛吃嫩草,可不是什么好行为…”手掌缓缓磨挲着下巴,萧炎忽然在心中恶作剧的想道。
纳兰嫣然站在一旁,望着有些打情骂俏意味的两人,精致的脸颊上略微有些不太自然,她原本以为萧炎的冷漠是性格使然,可如今瞧得他与雅妃谈笑间的那股温和,全然没有对待自己时的那股冷漠。
“岩枭先生,雅妃小姐,你们聊吧,我先进去了,抱歉。”对着两人微微欠身,纳兰嫣然便是转身对着大厅内行去,留下两人一个动人的背影。
望着纳兰嫣然离去的背影,萧炎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抿着嘴,感受着嘴中残留的红酒的余味。
“小家伙,胆子不小,竟然敢吃姐姐的豆腐啊…”纳兰嫣然一走,雅妃便是微竖着柳眉,对着萧炎嗔怪道。
目光在雅妃脸颊上扫过,最后停在那诱人的红唇之上,想起先前两人同饮一杯酒的那般旖旎,萧炎嘴角流露着许些笑意。
被萧炎一直盯着自己的嘴,雅妃哪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当下俏脸飞上一抹羞红,跺着脚嗔道:“你再作怪,那可就别怪姐姐喊你真名了啊。”
瞧得她那羞恼的表情,萧炎笑了笑,适宜的收回了目光:“你来这做什么?”
“纳兰老爷子逐渐康复,这可是纳兰家族的大事,作为纳兰家族的合作伙伴,我们米特尔家族,自然是受邀在列。”雅妃对着大厅内扬了扬雪白的下巴,笑道:“当然,除了我们米特尔家族,里面来的人,大多都是加玛圣城中颇有名气的势力。”
“,烙毒还未完全驱除呢,便开始庆贺了么?这未免早了点吧?”闻言,萧炎不由得摇了摇头,撇嘴道。
“咯咯,这也是纳兰老爷子相信你的本事啊,不过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的能够将烙毒从纳兰老爷子体内驱逐,要知道,那可是连丹王古河都头疼不已的剧毒呢,现在在帝都的很多势力间,都流传着你的消息呢。”雅妃眸子盯着萧炎,有些诧异的道,当初介绍他来纳兰家族时,她也只是打着试试的念头,可却从未想到过萧炎居然真的能够将纳兰老爷子治愈。
“若非是因为那七幻青灵涎,我不会来这里…”萧炎目光扫进大门内,淡淡的道。
“你也见到纳兰嫣然了,不过你比我想象中要镇定许多啊。”雅妃微笑道。
“见到她的,是岩枭,并非是萧炎…”萧炎十指交叉,目光盯着那一进入大厅,便是成为了焦点的娇贵女人,漆黑的眸子间,泛着冷意。
叹息着摇了摇头,雅妃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询问,笑着道:“走吧,进去看看?我们族长对你可是很想见见你这个居然能够让得海老都忌惮不已的青年俊杰哦。”
“没兴趣…”
“拜托了,小家伙,姐姐帮了你那么多忙,你不能让姐姐掉面子啊…”瞧得萧炎竟然打算离开,雅妃纤手合十,不住的摇动着。
“唉,你这是在勾人犯罪啊…”明明生就一副妩媚气质,再做得这般小女生的模样,这种视觉冲击,顿时让得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挥了挥手,无奈的道:“好吧,去见见。”
瞧得萧炎答应,雅妃俏脸上顿时浮现欣喜,脸颊上的小女生模样瞬间消失,然后转身,仪态优雅的在前带路,而望着她这般快速的变化,萧炎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只得跟上。
走进大门,里面的喧闹声,再度让得萧炎眉头微皱,而雅妃也知道他喜静,连忙伸出纤手拉住他,快速的穿梭在人群中。
以雅妃的容貌,自然是极为容易惹人注目,当下一道道目光射了过来,当这些目光瞧得雅妃与萧炎那拉在一起的手时,皆是一愣,旋即目光泛着奇异的盯着长相普通的萧炎,现在的雅妃,在加玛圣城也能算是名人,以如此年纪,便掌管着庞大的米特尔总部拍卖场,这可是米特尔家族首次发生的事情,而她将拍卖场管理得井井有条,也是让得很多暗地将之斥为花瓶的人住上了嘴。
不过虽然雅妃表面热情,看上去极容易熟络,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位妩媚的尤物,对于男人,却是有着一定的抗拒性,做个普通朋友容易,可想要进一步发展,却是困难重重,所以,当他们瞧得雅妃现在居然和一位其貌不扬的男人手牵着手,目光自然是有些奇异。
当然,以雅妃的容貌以及气质,大厅中也不乏一些她的爱慕者,而这些人,看向萧炎的目光,则是充满了酸意与愤怒。
周围的各色视线,并未让得萧炎的脸庞有何变色,任由雅妃拉着,脸色平静的抵抗着那些灼热的目光。
穿过人群,雅妃的脚步忽然停止了下来,萧炎目光跳过她,望着角落处的安静席位,那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与旁人说笑着什么,略微有些严肃的苍老脸庞,隐隐透着许些威严。
“他便是我们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雅妃小声的介绍道,然后似是察觉到什么,赶忙放下萧炎的手,纤指开额前的青丝,站在后面,萧炎能够发现,她那娇嫩的耳尖,红了许多。
“哦。”随意的点了点头,萧炎跟着雅妃,缓步走上台阶,然后停下脚步,而雅妃则是快步上前,俯
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半晌后,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抬头望着萧炎,站起身来,笑吟吟的道:“岩枭小友,早有耳闻啊,很高兴见到你,我是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
“无名小子,哪值得腾山族长惦记。”萧炎轻笑道。
“能够让得海老如此对待的人,这加玛帝国可没多少,小友还能称作是无名么?”米特尔腾山笑道。
萧炎笑而不语,心中却是暗地嘀咕:“看来海波东和米特尔家族间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啊,难道那老家伙,也是米特尔家族的人?”
“呵呵,岩枭小友,请坐吧。”笑着将一旁的位置让了出来,米特尔腾山退后了一些,瞧得萧炎坐下后,笑道:“岩枭小友,这次炼药师公会的测试,成绩很不错啊,恭喜了。”
“唉,这炼药师公会不知是故意泄露出来的消息,还是保密措施真的很烂,怎么所有人都知道…”听得米特尔腾山的话,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再度虚伪的客气了一番。
“岩枭小友这段时间在加玛圣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直接去找雅妃,反正你与她也是旧识。”米特尔腾山笑眯眯的道,言语间,倒是把萧炎与雅妃间的关系说得颇为暧昧。
闻言,萧炎偏过头来,瞧着那端着红酒优雅浅尝的雅妃,她或许也是听出了米特尔腾山话中的意思,那张妩媚的俏脸,在红酒的反射间,越加红润诱人。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只得笑着附和了两声。
经过上次海波东的提醒,米特尔腾山现在是想尽了办法和萧炎拉着关系,平日严厉的神色已经被他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极为温和的笑容,那般温和模样,让得附近与米特尔腾山熟识的人大感诧异,皆是在心中暗中猜测这萧炎的身份。
作为一族之长,米特尔腾山自然颇为健谈,而且席间还有着雅妃偶尔微笑着插话,这里的气氛,看上去似乎极为的融洽。
……
大厅的另外一处角落,纳兰桀与来往庆喜的客人互相笑谈着,偶然间瞟动的目光,忽然停在了萧炎三人所在的方向,瞧得三人那谈笑风生的热络模样,眉头微微一皱,笑着将面前的客人打发了走,然后退后了几步,来到纳兰肃与纳兰嫣然身旁。
“嫣然,岩枭小友和米特尔腾山很熟?”纳兰桀低声询问道。
纳兰嫣然明眸流转,瞥了一眼萧炎所在的角落,轻抿了一口手中的红酒,摇了摇头,道:“我想应该不是和米特尔腾山熟,而是和雅妃熟吧,您难道忘记了,当初岩枭可正好是雅妃介绍过来的呢。”
“呃…”眉头微皱,纳兰桀低声骂道:“腾山那老家伙竟然使用美人计?真无耻…”
“唉,以岩枭的潜力,日后前途难以限量啊,这种人才若是被米特尔家族给拉走了,那可才真的让人心痛啊。”
“呵呵,他们使用美人计,我们这里不也有个大美人么…”纳兰肃玩笑道。
“父亲,您胡说些什么呢!”狠狠的剐了纳兰肃一眼,纳兰嫣然嗔道。
“嘁,这丫头?还是算了吧,这几天见面,人家岩枭根本就没给她过半点好脸色,让她去?岂不是把人给撵得更快?”纳兰桀撇了撇嘴,哼道。
“你…你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我不客气了!”纳兰桀这话,立刻让得一直矜持含笑的纳兰嫣然恼羞成怒的将柳眉倒竖了起来,玉手扬了扬,似乎很想把他那长长的胡子给拔下来。
“咳…”一旁,纳兰肃咳嗽了几声,提醒着这对爷俩注意场合,待得两人安静下来后,他忽然道:“不过雅妃那小妮子这些年倒也是越来越水灵了,交际手段连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叹服啊,这点,嫣然可是不及她啊。”
“她们家族是以商业起家,自然是擅长交际,你让我如何和她去比这个?况且就算你愿意,老师她还不答应呢。”眸子扫向那处角落,望着萧炎与雅妃笑谈的模样,纳兰嫣然有些无奈,她自信容貌气质不会逊色于雅妃,可岩枭却始终不曾给过她好脸色,虽然以她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去特意讨好岩枭,不过内心颇为高傲的纳兰嫣然,却并不愿意看到那对自己不辞颜色的男子,反而在另外一个女人面前,微笑而谈,这或许便是每个女人心中的一种攀比情绪吧。
“唉,尽量想点法子,别让岩枭真跑去了米特尔家族,想想丹王古河这么多年来,给云岚宗带来了多少好处吧,我相信以岩枭的潜力,日后的成就,并不会比古河低。”纳兰桀叹道。
“嗯。”纳兰肃微微点头。
“还有,嫣然,注意一下柳翎,他似乎因为你的缘故,对岩枭抱着一些敌意,这小子,天赋虽然也不错,可心胸却是窄了点,他如果抛开背后势力与岩枭为敌,我并不看好他。”纳兰桀瞥了一眼大厅中那围在一起的一个小,中央,便是柳翎与小公主。
“嗯,我尽量吧。”纳兰嫣然微蹙着柳眉,点了点头,她和柳翎相处了好几年时间,自然是清楚他的性子,这人,占有欲太强。
“对了,为何木家的人还没来?我记得让人邀请了他们吧?”视线在大厅中扫视了一圈,纳兰桀皱眉道。
木家,加
三大帝国之一,家族之中,大多都是战争狂人,在加)]T军方中很有势力。
“今天我听说木家的木战从西北边境回来了。”纳兰嫣然忽然道。
“木战?那个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并且将帝都那些公子哥教训得服服帖帖,俨然成了太子党党魁的家伙?”闻言,纳兰桀一愣,道。
“嗯,就是那个让很多人头疼的蛮汉…”
“呃…我记得…那家伙似乎对米特尔家族的雅妃很有点那意思吧?当初在离开加玛圣城的时候,还大放阙词的吼着谁敢碰雅妃,就宰了谁吧?”想起当初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的事,纳兰肃哭笑不得的道。
“嗯,不知道那蛮汉在帝国边境历练了两年时间,如今变得如何了,应该不会再像两年前那般蛮不讲理了吧?”纳兰嫣然笑道。
“呃…我觉得今天晚上似乎有点事情要发生啊。”纳兰桀摸着花白的胡子,目光望向雅妃三人的所在,摇着头道。
纳兰嫣然笑眯着美眸,轻笑道:“看样子…应该是这样。”
“希望别闹大了,岩枭可不是当初那被木战打得残废的贵族少爷,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不过想必这个小家伙发起飙来,也是很可怕的。”纳兰桀沉吟道:“而且能够教导出这种弟子,岩枭的老师,应该也不是常人,在一名或许堪比古河的高级炼药师面前,木家,也不敢太过嚣张啊。”
“嗯。”纳兰嫣然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在云岚宗这么多年,她最是清楚不过古河这种级别的炼药师拥有何种能量了。
“呵呵,我会让人注意的。”纳兰肃笑了笑,然后与一名凑上前来的客人碰杯饮了一口,然后互相笑谈了起来。
……
“柳翎大哥,那就是赢了你们的家伙?看上去很普通嘛。”在大厅中的一个中,一名身着华服的青年,瞟了一眼萧炎所在的地方,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呵呵,技不如人啊,没办法。”柳翎端着酒杯,笑着道。
“嘿,说不定是那家伙是用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办法做了弊吧,柳翎大哥可是古河大师的弟子,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无名之人。”另外一名青年,附和着大笑道。
柳翎含笑不语,并未出口替萧炎开脱着什么。
“不过那家伙艳福不浅啊,竟然能够和米特尔家族的雅妃小姐走得那般近。”一名曾经想要打雅妃主意的男子,瞧得两人间谈笑的模样,不由得满嘴酸气的道。
公主浅浅的抿了一口红酒,纤指轻弹在玻璃杯表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慵懒的瞥了一眼萧炎,轻笑道:“今天晚上或许会发生点什么有趣的事…”
“什么意思?”闻言,柳翎一愣。
“看着吧…”小公主神秘一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
随着聚会时间的缓缓渡过,纳兰家族的大门处,通明的街道之上,一匹血红大马忽然从街道另外一旁蛮横的冲过,沿途两旁,路人皆是赶忙惊慌的闪避。
暴掠而过的血红大马在即将到达纳兰家族大门之时,猛然静止而下,一道青色人影,从马背之上矫健的闪跃而下,抬头望了望大门,在灯光的照射下,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以及那眸子间,跳动得犹如猛虎一般的凶戾。
这位年纪在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并未看向大门旁的守卫,随手丢出一个牌子,然后便是大踏着步伐,撞进了纳兰家。
……
热闹非凡的大厅中,身着青衣的青年,从敞开的大门走进,双臂抱着膀子,撇着嘴望着里面的这些人,嘴巴嘟囓了几声,若是凑得近了,则是能够听见他说:“一群白痴……”
在青年进入大厅的时候,有几道目光,悄悄的亮了起来…
视线在大厅内急切的扫过,青年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片刻之后,视线凝固,嘴角一裂,脸庞上,顿时杀气盎然。
……
安静的席位上,萧炎与雅妃笑着谈论,片刻后,端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微笑的脸庞忽然僵硬,安静的眼瞳,骤然紧缩。
没有任何预兆,青色斗气,猛然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手中酒杯,“嘭”的一声,轰然爆裂,身体强行扭转,掌心微旋,便是紧握成拳,然后带起那尖锐的破风之声,狠狠的对着身后出现的劲气狠狠砸了过去。
“轰!”
一声闷响,强猛的能量劲气自萧炎拳头处四下暴射而出,周围的桌椅,转瞬间,便是在这股劲风之下,咔嚓爆裂。
拳头处传来的凶悍劲气,让得萧炎退后了好几步,方才将之化解,微笑的脸庞,逐渐阴沉,抬起头来,望着那正甩着手掌,满脸凶戾的狠狠瞪着自己的青年,漆黑眸子中,阴冷杀意,翻涌而出。
正文 第两百九十八章 短暂的对决
大厅中忽然爆而起的凶猛劲气迅速的将周围的视线吸引了过来。的这些目光瞧着那满脸凶戾的青年后。皆是一愣。旋即将幸灾乐祸的视线。投向那正与青年对恃的萧炎身上。显然。他们都是认出了这位在帝都拥有着极大名声的年轻人。
“终于打起来了么…”大厅中。小公主含笑着摇晃着透明酒杯中的红酒。轻声笑道。
“呃…那是…木战?”围在小公主周围的人中。大多都是贵族子弟。因此一眼便是认出了那满脸凶戾的青年。当下脸色微变的失声道。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当年都吃过这个家伙的亏。
“难怪你说今晚会生点有趣的事。原来是说的这家伙…”望着那一身青衣的木战。柳翎也是愣了愣。旋即恍然的低笑道。
“帝都很多人都知道。木战对米特尔家族的雅妃很有几分爱慕。当初在离开的时候。还嚣张的表示谁敢碰雅妃便宰了谁…”小公主脸颊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目光瞥向那因为措手不及的偷袭而脸色阴沉的萧炎。道:“他挺倒霉的。与正好撞见木战回来的时候与雅妃这般亲热…”
“以木战的性子。今天晚上。岩枭十有都不会太过好受。当初木战在离开帝都之时。便已经是三星斗师。再经过这两年在帝国边境军营中的历练。恐怕实力已达斗师巅峰了…”
“不好受便不好受吧。招惹别人的女人。自然是需要付出点什么。免总是一副乡巴佬进城。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柳翎冷笑道。他现在可是巴不的有人出来挫挫萧炎的锐气呢。
“不过这里是纳兰家族。纳兰老爷子可不会让的木战太过放肆的。所以。木战若是想要教训岩枭。则是要选择最快的速度。不然。等纳兰老爷子或刚刚出去的米特尔腾山回来。他就没机会了。”小公主微笑道今天下午萧炎拒绝了她的邀请。明显也是让的这位的位不凡的少女有些不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0.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