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69部分

了点头,认真的道。
“三年前,你可不是这样哦,难道萧炎弟弟忘记了?在我当初认出你的身份的时候,你可是很粗暴的哦。”雅妃桃花美眸中掠过许些笑意的道。
望着那一笑一颦间释放着妖娆诱惑的雅妃,萧炎有些无奈,经过三年的岁月沉淀,这成熟的女人,似乎也是越来越迷人,或许是因为现在身份的不同,与自己说话间,也全然没有了当年的那股谨慎,反而倒是因为故友相见,关系变得亲热了许些。
“你这次来加玛圣城…是因为当初的那个约定吧?”脸颊上的笑意缓缓收敛,雅妃盯着面前的萧炎,轻声问道。
萧炎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道:“谁让我当初脑子充血,许了那个约定呢,这三年,为了那个约定,我可吃了不少苦。”
望着那较之三年前少了几分青涩稚嫩,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的脸庞,雅妃轻叹了一口气,虽然萧炎没有细说三年的经历,不过她心中也清楚,这性子倔强执着的小家伙,定然是受了别人难以想象的苦。
“萧炎弟弟,经过三年历练,恐怕你也应该清楚云岚宗在加玛帝国中的能量了吧?”雅妃黛眉微皱。低声道。
“清楚,那是一个大家伙嘛。一个手指就能摁死我们萧家。”萧炎平静地笑道。
“唉。”望着他那平静无波的脸色,雅妃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三年了,还是这副倔强性子,不过你倒放心,以云岚宗的地位身份,就算与你瓜葛颇深。那也不会动萧家,云岚宗那些高傲地老家伙,可丢不下这个脸。”
“如果他们敢动…我便敢失踪十年,然后,出来把云岚宗所有的人都杀了。”萧炎微笑道,笑容颇显森冷。
被萧炎眸间忽然涌上来的阴冷杀意刺激得身体有些发寒。雅妃双手不由自主的互相环在胸前,偶然的举止,却是让得周围地牲口。有种将她搂进怀中爱抚一般的冲动。
“抱歉。忘记你不太喜欢修炼了。”回过神来。萧炎望着雅妃那弱不禁风地模样。微微一愣。歉然地道。
“谁说我不喜欢修炼了?我也是一名斗者好不好?只是你这家伙。经过三年历练。杀伐气息倒是越来越重了。简直都能比得上我们家族里那位从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地某人相比了。”听着这话。雅妃顿时白了萧炎一眼。不满地道。
“咦?你这衣服。你竟然成二品炼药师了?”移动地目光忽然停在萧炎炼药师长袍地胸口处。望着那里地职业等级徽章。雅妃不由得惊讶地失声道。
“呵呵。侥幸而已。”萧炎随意地笑道。
“侥幸?唉。平常人想要从初试者成为一名二品炼药师。没有五六年地时间。似乎是不可能地事情。而你三年便到了这一步。恐怕可不仅仅是侥幸地缘故。”望着这似乎无时无刻在展现着让人震惊地少年。雅妃无奈地叹息道。
笑着摇了摇头。萧炎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视线在大厅扫过。发现自己两人这里似乎已经变成了焦点。当下低声道:“你现在。掌管着这座拍卖场?”
“你这话可真是够打击我的…”闻言,雅妃有些郁闷的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这座拍卖场总部的权利,全部在家族中那些老家伙手中,这可是他们的命根子,怎么可能交给我来打理,现在的我,只是作为这里的监察代长老而紧接着微笑道:“虽然这里不是由我掌管,不过至少也拥有着部分的权利,你这次来这里,想必也不会是来看我的吧?需要什么东西?”
“能不能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说话?”萧炎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竖着耳朵偷听的人群,无奈的道。
“当然,跟我来。”笑吟吟的点了点头,雅妃刚欲转身,目光忽然瞟见萧炎身后那趴在水晶柜台上无聊看着物品的海波东,迟疑了一下,道:“这位老先生,和你一起的?”
“怎么?谈话还想单独聊?想把我这老头撇开?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雅妃的声音虽然极低,不过却依然被海波东收进了耳中,转过身来,嘿嘿笑道。
被海波东这番取笑,雅妃精致的脸颊上涌上淡淡的绯红,不过好在其在处理人事关系的事上,极为的拿手,当下甜甜一笑,微笑道:“老先生哪儿的话,我们拍卖唱门做生意,哪有撇开人的道不过我可不是那些成天脑子里想着女人的蠢货,我穷,拿不出钱,买不起这里的东西。”海波东嘿嘿笑道。
闻言,雅妃眼中闪过一抹错愕,不过脸颊上的表情,却依然保持着微笑,虽然她实力不太行,不过并不代表着眼力不行,她的确是看不透海波东的底细,可能够模糊的知道,面前的老人不是寻找老者,那便是足够了。
“一路上赶了许久的路,他挺无聊,别理他就是。”萧炎冲着雅妃笑道。
雅妃笑了笑,转身对着大厅的一处楼梯口缓缓行去,脚跟踏在光洁的青石地面上,发出提嗒提嗒的清脆声响,优雅的步伐。让得人忍不住地有些迷恋。
目光在那迷人的背影上扫了扫,萧炎在大厅中一道道炽热地目光注视下。快步跟了上去。
“那位老先生,不会便是当年的那位神秘老人吧?”正视着前方。雅妃脸带微笑地与过往向她打招呼的人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低声问道。
“不是。”萧炎笑着摇了摇头。
“哦。”闻言,雅妃略微点了点头,旋即不再说话,带着两人缓缓的来到一处门口有着几名守卫的楼梯处。
望着那跟在雅妃身后地萧炎与海波东。几名守卫面面相觑了一眼,按照规矩,不是家族人员,一般是不准进入其中的,可雅妃如今身为代监察长老一职,权利可是不小。当下几人都是不敢出面阻拦,待得三人即将进入之时,一名守卫。不得不硬着头皮前走了一步,然而他还未开口。雅妃淡淡的一瞥,便是让得他将喉咙处的话语吞了下去。苦笑着退了回去。
“他们是我朋友,有事我会承担。”淡淡的说了一句。雅妃便欲带着两人行上楼梯,然而那忽然在楼梯之上响起的蛮横脚步声,却是让得她黛眉不经意间微微皱了皱。
随着脚步声地轰轰落下,楼梯转角处,几道身影缓缓的现了出来,为首一位男子,年纪与雅妃相差不过,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明显是纵欲过多,虽然此人体型不是如何壮硕,可从其身体中隐隐散发地气息来看,却竟然是一名初入斗师级别不久的强者。
脸色苍白地青年,目光泛着几分垂涎与渴望的瞟过楼梯下方处地雅妃,在这般居高临下的观测下,后者地曲线,刚好是被完美的凸显了出来,当下,青年呼吸竟然是微微有些急促了起来。
察觉到上方青年的变化,雅妃俏脸略微有些难看,抬起头,冷冷的瞥着青年,那双本来一直泛着笑意的春水眸子,此刻却是有着毫不掩饰的厌
“嘿嘿,雅妃,这里可是我们家族的办公事的地点,外人可不能进入,你身为代监察长老,难道连这都不知道?”将雅妃的那抹厌恶收入眼中,青年脸庞顿时阴沉了许多,以他的修炼天赋,在整个米特尔家族都算是不错,可这些能够让得别的女人对他倾慕不已的条件,却仅仅只能招来雅妃的更多厌恶,这让得骄傲的他,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
“我说过,有事,我会负责,请你让开!”雅妃冷声道,没有给对方半点的好脸色,说着,一把拉住萧炎的手,便是对着楼梯之上行去。
当着手下的面,被如此无视,脸色苍白的青年嘴角微微抽搐,特别是当雅妃一把抓住萧炎的手掌时,一股莫名的嫉妒火焰,瞬间腾上了眼睛,虽然平日雅妃笑容满面,似乎很容易接触,不过他却是知道,这个女人在心中对男人有着一定排斥,主动的去拉一名男子,这还是极为少见的事情。
“嘿,我说怎么平日对我冷冰冰的,原来你竟然是喜欢这种青涩少年啊,当真是好口味,不过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满足你?”瞥着萧炎那张平静的脸庞,青年忍不住的讥笑道。
雅妃面无表情的行上楼梯,似乎是未曾听见青年的滛秽话语一般,不过被她紧握着手掌的萧炎却是能够感觉到,她那指甲,已经狠狠的抓进了自己手掌中。
惨遭池鱼的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瞥了一眼那脸色苍白的青年,眼神淡漠得没有丝毫情绪。
“小子,你找死?”瞧得萧炎那让他极其不爽的眼神,青年顿时陡然大怒,声音阴冷的道。
闻言,萧炎脚步微顿,手臂却是被一扯,前方的雅妃微微摇着头,示意他不要理会。
见状,萧炎叹息着摇了摇头,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嘁,软货…雅妃,你眼光越来越差了,若真是少男人,也不必找这种吧?”雅妃的忍让,倒是让得青年越加兴奋了起来,咧嘴恶毒的笑道。
行走的脚步再次顿下,萧炎手臂微震,那被雅妃拉着的手掌便是震落了下来,望着后者那曲线动人的背影,耸了耸肩,淡淡的道:“这你都能忍?”
雅妃身体僵硬,并未答话,娇弱的背影,看上去有些疲倦。
“抱歉,我不能…”萧炎摊了摊手,豁然转身,阴森森的盯着那大笑的青年。
“小心,他是一星斗师……”
似是察觉到萧炎的举动,雅妃急忙回转过身,然而喊声还未完全落下,楼梯间轰然响起的炸响,却是让得她俏脸上布满了错愕。
“我去你妈的杂种,你吃屎长大啊?”随着能量的炸响,萧炎那同样阴冷且恶毒的骂声,也是狠狠的响了起来。
正文 第两百七十六章 寻药
略微有些宽敞的楼道之上,萧炎几乎是瞬间便是欺身进入那青年身侧,拳头猛然紧握,携带着一股破风劲气,狠狠对着青年脸庞上砸了过去。
脸庞苍白的青年,虽然体形并不彪悍,不过实力倒也不弱,在萧炎猛然动身的霎那,他便是有所察觉,当下脸庞涌上一股阴寒,双臂交叉在身前,体内凶猛的斗气暴涌而出,转瞬间,便是在身体表面形成斗气纱衣。
虽然吃亏在措不及防,不过青年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而且面前的萧炎,也的确是太过年轻,因此,他相信凭借对方的攻击力,应该极击破除自己的防御。
“小杂种,今天就算是雅妃护着你,你别想安稳的走出拍卖场。”抵挡的霎那,青年心中闪过一道森然的念头,然而心中念头还未落下,那蕴含着压迫劲气的拳头,便是结结实实的接触到了前者的手臂之上,顿时,随着一道轻微的咔嚓声响,青年脸色狂变,一口鲜血从喉咙处忍将不住的喷了出来,身形也是被那股强猛的劲气所造成的推力,狠狠的弹射在了墙壁之上,当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双脚跪地,身体痛苦的蜷缩了起来。
在青年吐血的那一刻,楼梯上的雅妃方才回转过身,那一声小心的喊话刚刚脱口,便是见到了那犹如死狗一般蜷缩,精致的脸颊上,顿时被错愕与难以置信覆盖。
到得此时,那青年身旁的几名手下,方才从这电光火石间回过神来,望着自家主子那凄惨的模样,脸庞先是一惊,旋即大怒着对着萧炎围拢而去。
“给我退下!”望着那几位护卫的举止,楼梯上的雅妃,终于是忍无可忍的爆发了出来。杏眼怒瞪,喝叱道。
听得雅妃的喝声,那几名护卫明显是迟疑了一下,他们的主子有胆得罪雅妃,可却不代表他们同样有着这胆子。
“你们再敢前进一步,从此以后,滚出米特尔拍卖场,虽然你们不是我地属下,不过我想。凭我代监察长老的身份,剔除你们几个人渣,应该不是太过困难的事。”雅妃冰冷的时候,倒别有一番威严。
望着那俏脸含煞的雅妃,那几位护卫脸庞上终于是闪过一抹畏忌,面面相觑了一眼,不甘的退了下去。
“带着你们的主子,滚回去。”纤手指向楼梯口处,雅妃冷喝道。
“好。雅妃。你有种。竟然帮着外人。你给我等着!”被手下扶起来。青年脚步有些踉跄。抹去嘴角地血迹。怒视着雅妃。旋即眼瞳泛着阴冷与森然。死死地转向一旁地萧炎。呼吸急促地阴声道:“好。好。小杂种。够胆给我等着吧!”
摞下狠话之后。青年狠狠一巴掌甩在身旁地那名护卫脸庞上。怒道:“蠢货。走!”
站在楼梯处。萧炎微眯着眼眸望着那在几名护卫地扶持下。缓缓走出地青年。垂在袖袍中地拳头。微微摊开。几率青色火焰。在指尖升腾着。
“对于这种人。你竟然还会留手?直接宰了不就得了?免得以后还被惦记。”斜靠着楼梯。海波东淡笑道。
“这里毕竟是别人地地盘。”萧炎笑了笑。抬头望着雅妃。耸了耸肩。道:“抱歉。冲动了点。不过那家伙地嘴。真地很臭。”
摇了摇头。雅妃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觉得我们或许改天再谈事情好些。那家伙回去后。肯定会向他爷爷哭诉。到时候。那极为护犊子地老家伙。肯定会来找你地麻烦。”
“没关系。”萧炎摇了摇头,微笑道:“我们很需要一些东西,现在就谈吧,那些麻烦,我们自己会处理…”
“唉,你这倔强的家伙…算了,到时候我尽量保下你吧,不过那老家伙一向目中无人,恐怕连我都会被他训斥一顿。”闻言,雅妃也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楼上行去,在转角处,留给萧炎一个曲线动人的背影。面的海波东对视了两眼,然后跟了上去。
一路跟着雅妃上了几楼,最后在一处大门前停了下来,看她那轻车熟路的模样,显然这里是她常来的地方。
在大门门口,还站有几名守卫,虽然他们目光疑惑的在萧炎两人身上扫了扫,不过却识相地并未开口阻拦,安静的站在一旁,犹如木桩。
推开房门,露出宽敞的房间,房间内整齐着竖立着书架,书架上,摆满着各种各样的厚厚书籍,雅妃穿过书架,最后来到一处办事桌前,转过身来,笑吟吟的望着萧炎两人,指着一旁的座椅,微笑道:“坐吧,现在能说说,究竟有什么事情了吧?”
笑着点了点头,萧炎随手抽过椅子,坐了下去,略微沉吟了一下,盯着雅妃道:“先前是不是给你弄出了些麻烦?抱歉…”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出手的,不用道歉。”摆了摆手,雅妃绕到桌后坐了下来,红唇微抿,微笑道:“那家伙名叫雷勒,也是我们米特尔家族中的一员,后台颇有些强硬,平常我也不想得罪他,因此只能选择无视。”
“不过那家伙似乎对我有着一些恶心的念头,我这般无视他,反而是让得他恼羞成怒的成天给我捣乱,他爷爷在家族地元老阁中,有些话语权,所以,对于这个脸皮厚到极点很是无奈。”雅妃锊过额前的青丝,有些疲倦地道,看来那叫做雷剌的青年,还真是给她造成了很大地麻烦。
“你知道,对于这种人,你越是这般,他越是窜得凶。”萧炎摇了摇头,道。
“呵呵,我自然是知道,不过你也太高看我的心胸了,我一个小女子。怎能达到那种圣人般地高度…我现在的确是不想遭惹他,可日后,一旦我有机会掌权,这个家伙,会是第一批被我驱逐地垃圾,到时候,我报复起来,会让他感觉到恐惧…你可要知道,女人。永远都是最记仇的生物,不然有怎会有最毒妇人心的说法?”雅妃淡淡地笑道,现在的她,似乎才是不经意间的显露出了她的野心与强势。
听得雅妃这番话,萧炎与海波东脸庞上皆是闪过一抹诧异,他们没想到这看似极为柔和的女子,竟然有着这般隐忍力。
“好了,别再说他了,挺扫兴的。”摇了摇头。雅妃精致的脸颊上再度浮现犹如春水般的柔和微笑,盯着萧炎,柔声道:“你们需要什么东西?说给我听听吧,我帮你们查查。”
萧炎笑着点了点头,从纳戒中取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着炼制复紫灵丹的药材,然后当着海波东地面,将它递给了雅妃,笑道:“帮我看看。你够凑集上面的药材?”
望着萧炎的举动,海波东苍老脸庞上的笑意浓郁了许多,在前者拿出白纸之时,他便是凭借着尖锐的目光迅速的扫描了一次,那些与上次萧炎所说的药材同样的名字,让得他觉得,萧炎的确是一直将他地事情记在心上。
“我就知道,没事的话,你是绝对不可能来拍卖场这种地方…”接过白纸,雅妃摇了摇头。旋即低头大略的扫了一眼上面的药材名称,俏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惊愕。抬头望着萧炎道:“这些药材,可都不是普通物啊。其中有一些,就是连我。也仅仅只是听过名字而已。”
“嗯。”萧炎微微点着头,轻声道:“这里能找齐这些药材么?”
闻言。一旁的海波东也是眼巴巴的盯着沉思中的雅妃,这可是能够关系到他是否能够回复巅峰实力的重大事情
玉手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雅妃摇了摇头,歉然道:“抱歉,想要凑齐,恐怕极为困难,毕竟这些药材,实在是太过珍惜,放在市面上,几乎每一种,至少都得拍卖出二十万的高价,而且这还是有价无市…”
雅妃这话出口,海波东顿时焉了下来,而一旁萧炎表面上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是窃喜了起来,若是能够在这不是要悲惨起来了。
“凑齐的确有些难度,不过我想,弄齐这上面一半的药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雅妃沉吟道。
“一半也好,总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强。”萧炎点了点头,叹道。
闻言,雅妃俏脸上忽然浮现许些俏皮的笑容,笑吟吟的道:“按照我的记忆,我们米特尔拍卖场,应该能够拿出这上面的四种药材,其中每一份的价格,都在二十五万以上,这四种药材所需要的总数目,恐怕就得在一百万金币左右,萧炎弟弟…这些钱,你可能拿出?”
“呃…”眨了眨眼睛,萧炎摇着头:“似乎不能。”
萧炎这话一出,雅妃俏脸上地笑意更是甚了几分,修长的玉葱指交叉着,似是有些惋惜的道:“萧炎弟弟,现在可不再是乌坦城,在这里,姐姐就算是有心帮你,可也没有那权力,更何况,这般庞大地数目,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掌管的权限。”
萧炎磨挲着侧脸,道:“那该怎么办?”
“嗯,一百万金币虽然不是小数目,不过姐姐对你可是很有信心地哦,正好我们米特尔家族最近正在收揽炼药师,若是萧炎弟弟有兴趣,可以以此来还账哦,一枚二品丹药,便是能够卖出不菲的价钱,我想,以萧炎弟弟地本事,只要将这些账务还完了。”雅妃桃花美眸笑弯起浅浅的弧度,犹如狐狸精一般诱人。
正文 第两百七十七章 阻拦
“呃…卖身?”
闻言,萧炎一愣,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过头来,望着海波东,摊手道:“你自己搞定吧,我只负责炼丹,药材的事情,可应该是你自己去操心。”
见状,海波东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从纳戒中掏出一张极为精致的紫金卡片,随意的抛在桌上,道:“小女娃子,赶紧去把药材给我弄过来吧,你这一百来万,就想把萧炎留在这里,那可是太看不起他的身价了。”
愕然的望着桌面上的那张表面绘有七条银色波纹的紫金卡片,雅妃脸颊上闪过一抹震惊,经常与无数强者打交道的她,自然是极为清楚,这种紫金卡,至少是必须具备斗王级别实力,方才有资格使用,难道,这看似不起眼的老者,竟然会是一名斗王强者?
俏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雅妃眼神复杂的看了那坐在椅子上无聊剔着指甲的萧炎,这个小家伙,这三年似乎混得不错啊,竟然是能够和这种强者有着交集,要知道,斗王级别的强者,即使是到了米特尔家族,那也绝对是无人敢怠慢的座上宾啊。
小心的握着紫金卡,雅妃玉手在上面缓缓抚摸而过,特殊的质感,让得她迅速的辨清了真伪,当下手掌轻拍,一名模样娇俏的侍女便是赶紧从门外走了进来。,妥善装好,然后拿过来,快一点。”将纸片递给这名侍女,雅妃凝重的吩咐道。
“是。”侍女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快步的退了出去。
“老先生,请您稍等片刻,药材马上就取过来。”望着那退出去的侍女,雅妃对着海波东恭声道。
微微点了点头。海波东便是坐回了椅子,端着茶杯,也不说话,就这般静静的等待着。
忽然发现这位不起眼的老人竟然会有如此牛逼的身份,雅妃也不再敢随意的调笑那似乎与前者关系不浅地萧炎,安静的坐在椅上,不再随意发言,偶尔略微有些奇异的目光,会瞟过那无聊中的少年。
随着三人的沉默。这房间中的气氛,便是逐渐的沉闷了起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萧炎终于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刚欲开口说话,门口处那有些慌张匆匆走进的侍女,却是率先将沉闷地气氛打破了去。
“药材呢?”听得匆匆脚步声。雅妃抬起头。望着那双手空空如也地侍女。黛眉微皱。沉声道。
“雅妃小姐。药材…药材被雷欧长老强行截走了。他说。这些药材早就被人预定好了。不能再转让给别人。”那名侍女脸颊上带着许些惊慌。胆怯地道。
“啪!”脸骤然阴沉而下。玉手重重地砸在桌面之上。咬着银牙道:“这老家伙。这些药材放在库仓中都有几个月有余了。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早就被人预定好了?”
“怎么回事?”望着这突然地变故。萧炎眉头微皱。轻声问道。
缓缓地吸了一口气。丰满圆润地胸脯微微起伏着。雅妃玉手揉着太阳|岤。苦笑道:“那叫雷欧地老家伙。就是被你先前揍得吐血地雷勒地爷爷。也是米特尔家族地一位长老。权利不小”
“公报私仇?”萧炎眼眸微眯。淡淡地笑道。
一旁,缓缓抿着茶水的海波东。花白的眉头微微挑动,没有说话。只不过,那捧在双手间茶杯中的茶水。却是在转瞬间,被凝固成了寒气缭绕的结冰。
“唉。那老家伙,这次的确是有些过分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站起身来,雅妃俏脸略微有些阴沉,对着侍女道:“带路,我去亲自找他理论。”
闻言,那名侍女唯唯若若的点了点头,刚刚转过身,一道苍老地冷哼声,便是从门外传了进来:“找我理论?哼,好啊,我也正好想要看看,是何人,竟然敢在这里打伤我孙
听得这冷哼声,雅妃俏脸上的冰寒越来越浓郁,双手撑着桌面,冷冷的望着那从门口人,领头的,是一位面容略微有些阴鹫的华袍老者,在他身后,还跟着那脸色苍白的青年以及几名护卫,此时,那位青年,正拿怨毒的目光,狠狠的剐着坐在椅上的萧炎。
“雷欧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你是家族的长老,可你什么时候有资格插手拍卖场地事情?更何况,你竟然还敢拦截下客人所订购的药材,你这是想让我们米特尔拍卖场名誉扫地啊?”俏脸充斥着寒意,雅妃怒视着老者,一顶大帽子,狠狠的扣了下来。
在这顶厚重得有些让人难以呼吸地大帽子下,名为雷欧的老者,脸庞也不由得微微变了变,不过旋即,他便是冷笑道:“嘿,好大地官威,雅妃,你莫还真以为你如今也是一名真正的长老了,什么时候等你将那代监察长老地那个代字去掉,再来和我如此说话
“不过我想,你或许没有那种机会了,你身为米特尔拍卖场的监察长老,可却私自带外人进入家族重地,并且还擅自打伤族人,这几种违规过错,下一次元老院会议开启时,我会郑重地向其他长老提出罢免你职位的要求!”
进入门后,雷欧阴狠的目光在萧炎与海波东身上扫过,年纪轻轻的萧炎,倒并未让他太过关注,只是那胸口上的二品炼药师徽章,让得他心中惊他的身份,所接触的二品炼药师,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他的大部分视线,还是停留在那面无表情的海波东身体上,不过他的眼力,自然是不可能瞧出海波东的深浅,,当下心中的无知,便是变成了无畏,反而是少了几分忌惮。
若说对方是斗灵或者斗王级别,那么他应该能够察觉到一些能量波动,而现在,在雷欧的感知中,海波东周身却是没有半点能量流转的痕迹,有着这般现象,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对方是一名超越斗王的斗皇强者,二便是对方实力低微得让人难以感应其体内斗气的存在。
加玛帝国明面上的斗皇强者,雷欧虽然没有资格与他们结识,不过倒也还见过面,可惜,那几位斗皇强者,都不是面前的海波东,那么,剩下的,便只有最后一个原因
“雷欧长老,你或许是忘记了拍卖场的一些潜在规矩,某些大客户,是有资格进入这里,而至于雷勒的事情,那纯粹是他自找,怪不得别人会出手教训。”雅妃冷声道。
“牙尖嘴利的丫头,大客户?嘿,好,你来与我说说,这两人是何身份?好让我判断一下,他们究竟有多大?是否达到了条件所说的资格。”雷欧撇了撇嘴,阴声道,他的人脉,在加玛圣城,倒也是颇为不错,一些稍大点的势力,,至于加玛圣城之外一些雄霸省份城市的土霸主势力,他同样是认识不少,可却从来没见过萧炎两人。
听得雷欧这话,雅妃微滞,他只知道萧炎的身份,不过一个萧家,还远远不可能让得这在家族中出了名嚣张跋扈的雷欧有所忌惮,而另外的海波东,她却是丝毫不知道其底细。
望着那没有了话语的雅妃,雷欧脸庞上浮现一抹得意,阴测测的道:“看来侄女也是不清楚人家的身份啊,可这样就敢把陌生人带到家族重地来,看来你的确是不适合做这项职务。”
被雷欧这番抢白,雅妃俏脸顿时略微有些铁青了起来,咬着银牙道:“我不与你争辩这些,那些药材,是他们先预购,如今钱都已经给了,你却半路给截了,这事传了出去,损害了米特尔拍卖场的名声,我看你如何向大长老他们交代!”
大长老三字入耳,雷欧脸色明显的变了变,显然这个名字对他是极具震慑力,不过当他偏头望着自己宝贝孙子那苍白的脸色后,一股怒气涌上,冷笑道:“那些药材,早就被人预定了,我只不过是不想日后人家来索要,你却拿不出东西交代而已。”
“你…你放屁!”俏脸铁青,被他这番强词夺理,雅妃手掌重砸在桌面之上,竟然是被气得直接爆了句粗口。有人预定这么大的单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雷欧长老,你这般做事,实在是有些掉你这长老的身份!”雅妃愤怒的道:“这事我一定要向大长老亲自禀报!”
说着,雅妃便是愤怒的站起身来,望着她这般举止,那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萧炎,终于是缓缓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来到桌旁,拉着雅妃,然后把她摁在椅上,拍了拍她的脑袋,微笑道:“这些事,明显说理是说不通的,还是让我来吧……”
“你别乱来了,那老家伙可是斗灵强者,你再如何变态,也绝对打不过他的。”萧炎那亲昵的举动,让得雅妃俏脸略微红了红,微微挣扎了一下,可却没有丝毫反应,盯着那微笑的清秀面庞,她略微有些焦急的道。
“我的确不会出手…”萧炎笑了笑,转过身来,望着椅上的海波东,淡淡的道:“海老,雅姐是为你的事方才弄成这样,你也别呆着看戏了,该怎么办,就怎办吧…”
正文 第两百七十八章 贱骨头
听得萧炎这话,其身后的雅妃也是停止了挣扎,目光盯着那一直在把玩着茶杯的老人,想起先前那张紫金卡,她也是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对面,在萧炎这话出口后,雷欧也是将目光投向了海波东,望着他那副淡漠的表情,眼瞳微缩,心中略微有些不安,低沉的道:“阁下
缓缓的摇了摇头,海波东抬起头来,目光淡漠得犹如一块万年寒冰,随意的瞟过雷欧,旋即低头凝望着结冰的茶杯,沉默了片刻后,道:“米特尔.藤山,那废材现在还活着吧?”
平平淡淡的声音,无疑是一声惊雷,狠狠的在房间内除去萧炎两人之外的耳边猛的响了起来,将他们震得犹如木桩一般呆滞了起来。
“天啊,他…他竟然这么说大长老?大长老可是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啊,萧炎弟弟,这位老先生,究竟是什么身份啊?”微张着红润的小嘴,雅妃傻傻的盯着那坐在椅上的海波东,家族中被识若神明的大长老,到了他口中,竟然是直接成了废材……这话如果传到米特尔家族中,恐怕会直接引起暴怒吧?
对面的雷欧以及其身旁的雷勒,同样是在海波东这句话语中目瞪口呆了下来,嘴角微微抽搐着,显然,这句话给他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咕…”呆滞了许久之欧方才缓缓回过神来,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目光泛着一分惊疑的盯着海波东,说话间明显客气了许多:“阁下…”
“你没资格这般称呼我。”轻轻的对着结冰的茶杯吹了一口气,海波东眼睛抬都不抬,淡淡的道。
这番颇为刻薄的话,让得雷欧一愣,旋即老脸泛起一阵铁青。自从成为长老后的这么多年来,可还从未有人这么对他说话。
“十分钟内,先前那女娃子所吩咐的那些药材,必须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不介意让米特尔家族少一个长老。”海波东没有理会那脸色铁青地雷欧,语气依然淡漠如初,同时,没有给对方留丝毫的脸面。
“你…你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你知道我爷爷是谁么?”
瞧得雷欧被如此喝斥。一旁地那从未见过有人敢这般对自己爷爷如此说话地雷勒。苍白地脸庞上涌上一抹怒气。并且怒气压过先前海波东那话所造成地震撼。忍不住地出声冷笑道。
雷勒地话刚落。萧炎脸庞上便是浮现一抹冷笑。低声道:“不知死活…”
手中微微摆动地茶杯缓缓停滞。海波东抬头。冰寒地目光。刺得雷勒脸色猛地一片惨白。在众人地注视下。他刚想硬着脖子再度说话。却是忽然发现。海波东地身体。微微“小心!”
在海波东身体颤动地霎那。雷欧眼瞳骤然一缩。一声厉喝。身体横侧。迅速地挡在了雷勒面前。然后体内斗气疯狂涌动。澎湃地斗气。破体而出。将其身体笼罩其中。
在雷欧斗气刚刚召唤出来之时。一道白影犹如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其面前。那股恐怖地速度。让得前者眼瞳微缩。
人影站立。轻飘飘地手掌。蕴含着冰冷刺骨地劲气。随意地拍在了雷欧那斗气涌动地胸膛之上。
“噗嗤!”
看似随意的拍动,却是让得雷欧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旋即在半空中,便是被凝聚成了一窜血红结冰。清脆落地。
凶猛的劲力,让得雷欧身体倒射而出。顿时,他与雷勒两人。便是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之上,当下,两人都是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
那几位跟在雷欧身后的护卫,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仅仅是一招,便是重伤倒地地雷欧,握着武器的手掌恐惧的颤抖着,竟然是忘记了他们护主的职责。
“爷爷!你没事吧?”由于有着雷欧当防护,所以雷勒受伤并不算很严重,艰难的爬起身来,瞧得脸色竟然比他还惨白的雷欧,当下慌忙的叫道。
“斗…斗皇强者?”体内气,让得雷欧头发竟然都是结出了许些薄冰,嘴唇哆嗦着,骇然的望着那立在身前的海波东,惊颤地道,能够让得自己练人影都未看见,便是重伤的强者,雷欧心中清楚,只有那斗皇强者,才有可能办到。
听着这几个字,那雷勒浑身猛的一阵剧颤,面露恐惧地望着海波东,他没想到,这不起眼的老人,竟然会是一名斗皇强者。
“十分钟,已经开始了计时,我说过地话,绝对不会收回,十分钟后,药材未出现在我面前,就算是米特尔.腾山来了,今日,你也必须死!”淡漠的瞥着两人,海波东缓缓地道。
“快,快,快去把药材让人送上来!”闻言,雷欧面庞闪过一抹恐惧,急忙对着身边的雷勒怒吼道。
“是,是…”同样是被吓破了胆,雷勒急忙站起身来,然后连滚带爬地窜出了屋子。
望着那转瞬间便是变得极为顺从的雷欧,雅妃苦笑着摇了摇头,这老家伙,还真是个…贱骨头…
“唉,斗皇强者…天呢,萧炎这家伙,竟然认识这种超级强者,难怪有胆子来帝都…”心中叹了一口气,雅妃望着身前那健硕的背影,越发的觉得,这家伙实在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从座椅上站起,雅妃恭敬的望着海波东,怯生生的道:老认识?”
“那废物,他还没死?”海波东慢悠悠的坐回椅子,又是飙出一句让得那躺在地上的雷欧身体一阵抽搐彪悍话语。
海波东这彪悍的话,同样是让得雅妃有些尴尬,低声道:“大长老一切安好,不知老先生名讳?”
“见到那废物,和他说一声吧,就说我海波东还没死,他自然会知道。”海波东淡淡的道。
“是。”闻言,雅妃只得恭敬的应着,双手绞动着,有些显得不知所措,眼角忽然瞟着桌面上紫金卡,急忙将之拿起,想要送还过去,按照拍卖场的规矩,斗皇强者,几乎能够享受到一种极为宽绰的待拿回去的。”望着雅妃的举动,萧炎微笑着将目光转向海波东,道:“是吧,海老?”
“你这家伙,这小女娃子又不是你情人,连这点钱都要替她省了?”撇了撇嘴,海波东无奈的道。
海波东这话出口,雅妃俏脸微微红润了一点,握着紫金卡,迟疑了一下,只得唤来一位侍女,吩咐她去将卡片上的钱划出来,只不过,临走时,特地嘱咐着,将价格,生生的降了一半。
“嘿,小女娃子,倒还挺会做人的…”虽然雅妃的声音非常轻微,不过依然被海波东收进了耳中,当下笑着点了点,显然对她这举止颇有些好感。
萧炎笑了笑,转头盯着那拥有着精致俏脸的雅妃,忽然问道:“对了,你能不能帮我查查,在这拍卖场中,是否有着什么东西,能够回复灵魂力量?”
“回复灵魂力量?”闻言,雅妃微愣,旋即皱着黛眉道:“那东西,可是绝对的奇物啊…我查查。”说着,她转身闪进一处书架后,然后寻找了片刻,最后抱着一本厚实的书籍行了出来,仔细的翻查了一阵,摇了摇头,遗憾的道:“抱歉,能够恢复灵魂力量的东西,实在是太过罕见了,我查过我们拍卖场这一年的库存,并没有收集到那种宝
脸庞上闪过一抹失望,萧炎苦笑着点了点头,神情有些萎靡的坐回了椅子。
瞧得萧炎那失望的模样,雅妃无奈的摇了摇头,可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随着时间的缓缓过去,在十分钟即将过去之时,门口处,雷勒那仓皇的影子,方才冲了进来,连滚带爬的将怀中的几个玉盒小心翼翼的放在桌面上,颤抖着道:“大人,您所需要的药材,都在这里了,并没有半点的损伤…”
望着这些玉盒,海波东脸庞上掠过一抹喜意,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笑眯眯的递给萧炎,急切的道:“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那些药材?”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