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59部分

宗为敌,只是若到时候他们真地以多欺少,以强凌弱地话,海老先生露个面就好。”
“以强凌弱?你还真是幽默,以你地实力,那云岚宗除了他们地宗主之外,谁还能与你抗衡?”
“因为一些缘故,所以我并不想将实力暴露出去,到时,我只会使用表面上地这些实力。”萧炎摊了摊手,笑道。
“呃?真是莫名其妙地决定。”闻言,海波东一愣,沉吟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无奈地道:“好吧,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呢,那我便陪你去云岚宗走上一遭吧,虽然如今不敢说把云岚宗弄得鸡飞狗跳,可若是要护卫你地安全,那倒也没什么困难。”
见到海波东点头,萧炎轻笑了笑,有着一名斗皇强者做保镖,想必那云岚宗地一些顽固迂腐之辈,应该会懂得收敛许多吧.
正文 第两百四十二章 石漠城的变故
由于并不想继续留在漠城做那出售地图的商贩,所以在商讨完毕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海波东便是跟着萧炎离开了这座城市。
那曾经呆了几十年的小商铺之内的东西,海波东并没有带走任何一样,按照他所说,或许以后的某一天,疲倦了纷争的他,或许会再度回到这里,彻彻底底的安心度过余下的日子。
站在一处高耸的沙丘之上,海波东最后一次眺望了一眼那坐落在沙漠与陆地交接边缘处的巨大城市,轻叹了一口气,神情略微有些落寞,几十年的隐居生活,也让得性子淡漠的他,对这个地方,生出了许些感情。
缓缓转过身来,海波东望向一旁的黑衫少年,问道:“接下来去哪?”
“我想先去一趟石漠城,我的两位兄长在那便。”萧炎将目光投向西北方向,那里是石漠城的所在,微笑道:“上次走得匆忙,有些事情未曾办好,现在还有两个多月的空闲时间,想过去把事情弄妥当,你呢?”
“随你吧,我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便先跟着你转悠一下吧。”海波东皱眉沉吟了一会,旋即笑道。
“呵呵,那自然好。”闻言,萧炎笑着点了点头,有着一个免费的斗皇级别打手在身边,他当然不会拒绝。
“那走吧,以我们的速度,想必一天时间,应该便能赶到石漠城。”海波东笑了笑,淡淡的寒雾从体内散发而出,最后在背后凝结成一对晶莹剔透的寒冰双翼。
“嗯。”萧炎微微点头,背间轻抖,那贴在背上犹如一团漆黑纹身的紫云翼。缓缓的舒展开来,片刻后,便是化为了一对面积比海波东的寒冰双翼还要大上几分地翅膀。
目光泛着许些奇异的扫过萧炎背后的紫云翼,即使海波东以前已经见识过了一次,可当下依然是有些忍不住的啧啧赞道:“飞行斗技,这种东西,老夫也不过只是听说过。却从未见识过,你这家伙还真是好运,竟然能把它弄到手。”
“呵呵,这比起老先生的寒冰双翼,速度可是要差上一筹,有何好羡慕的?”萧炎笑着摇了摇头,手掌轻拍了拍背后的巨大玄重尺,双翼猛地一振,身形顿时拔升半空。
“走吧。动身了!”轻喝了一声。萧炎双翼急速地振动着。借助着这股浮力。脚掌在虚空一踏。身形化为一道流光。对着远处天际暴射而去。
望着前方那飞掠地萧炎。海波东笑了笑。也是振动着斗气之翼。快速地追赶了上去。
萧炎两人飞行地速度。自然远非走路或者其他骑乘可以相比。当初在修行时。萧炎曾经走了将近十来天地路程。在两人近乎毫不停滞地赶路之下。却是仅仅一天时间。便是逐渐地到达了目地地。
当天空之上地炽日逐渐西落之时。一座比起漠城要小上几号地城市轮廓。终于是缓缓地出现在了视线地尽头。
远远地望着那矗立在风沙中地黄土城市。萧炎微微松了一口气。对着身后地海波东打了个手势。两人地速度。猛地暴涨。
两道流光。犹如暗空中地两颗流星。直接从那石漠城地上空飞掠了进去。
石漠城之内,一处高耸的建筑物上,两道人影突兀的闪现而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座富有沙漠韵味的城市。
站在一处墙墩之上,萧炎轻拍了拍衣衫上的黄尘,虽然一路风尘仆仆。可他的脸庞上。却是略微噙着一抹淡淡的欣喜,经过这般长时间地赶路。萧炎终于是确切的感受到了功法进化后所带来的好处,这若是放在以前。他想要从漠城飞掠到石漠城,途中不仅要经常歇息,而且还必须偶尔服下回气丹,方才有可能顺利到达石漠城…
然而现在,焚决进化之后,他这一路飞掠而来,除了呼吸急促之外,体内的斗气,却依然没有出现匮乏的感觉,这种充盈有余的状态,实在是让得萧炎心中窃喜不已。
“玄阶功法与黄阶功法,果然是两个阶别的东西啊…”萧炎在心中感叹着这两种功法间的差距,同时心中对那更高阶的功法,再度升起了许些期盼之心,玄阶功法便是这般强横,那地阶呢?天阶呢?到时候,恐怕真是具有毁天灭地之能吧?
“呵呵,走吧,海老先生。”在心中感叹了一番后,萧炎对着身后的海波东笑了笑,背负着巨大地玄重尺,径直跳跃下了这处高耸地建筑物。领着海波东穿过几道街道,然后对着那位于城角位置地漠铁佣兵团缓缓行去。
行走在城市之中,萧炎目光在这道本来应该是佣兵汇聚的街道中扫了扫,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如今地街道,似乎变得冷清了许多…
原本那些来来往往的佣兵不仅少了许多,而且很多佣兵的胸口上,竟然都是佩戴的同一种徽章,曾经在石漠城呆了一段时间的萧炎自然是知道,这徽章,是属于沙之佣兵团特有的。
“有点不对劲啊…这沙之佣兵团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了?”轻轻喃喃了一声,萧炎微眯着眼眸,缓缓的穿过这条街道,下巴微抬,凝视着那在街道尽头处的一座庞大院落,这里,便是漠铁佣兵团的总部,以前,此处人声鼎沸,极为热闹,而现在,街道之上,一片凌乱,周围的商铺似乎也是早早的关了门,一阵微风吹来,带着点点荒凉的感觉。
“出事了?”
手掌轻轻的磨挲着侧脸,萧炎忽然低声笑了笑,笑声之中所蕴含的冰冷杀意,让得身后地海波东略微有些侧目。这是他在认识萧炎以来,头一次瞧着这位当初即使是被自己耍了几把依然能够保持淡然的少年露出这般态势,看来,他那所谓的兄长,在他心中的地位有些不低啊。
手掌轻轻抚摸着背后的重尺,萧炎面无表情的缓缓对着街道尽头走去,半晌之后。来到那漠铁佣兵团大门之外,微微偏头,在那大门外,以前那杆高高飘扬的佣兵旗帜,已经无力地跌倒在地,在那旗帜之上,无数显然的脚印,刺得萧炎眼睛略微有些发疼。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忽然偏过头来,快步走向大门。手掌将大门缓缓推开,随着喀嚓声响逐渐响起,门缝也是扩大了起来,而当大门开启到将近一半之时,一杆沾染着许些鲜血的长枪,忽然猛的自门后暴射而出,狠狠的刺向萧炎的喉咙。
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没有让得萧炎脸色又任何变化。目光冰冷的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枪尖,身体动也不动。
锋利长枪,在到达萧炎身体仅仅半尺之时,却是从那枪尖部位,诡异的开始了融化,眨眼时间,那长枪,便是变成了一堆炽热地铁浆。
阴沉着脸色,萧炎右拳之上。青色火焰瞬间涌现而出,狠狠的对着厚实的大门之上砸去,顿时,随着一道轻微的闷响,一个人头大小的空洞,便是迅速扩散而出,而萧炎的拳头,则是从中探了进去,拳头摊开,闪电般的一抓。顿时。一条人影,被狠狠的扯了过来。那张沾满着鲜血地脑袋,刚好装满着先前萧炎所制造出来的空洞中。
“萧炎少爷?”被抓出来的人影。满脸的怨毒凶光,不过当他的目光扫过萧炎那淡漠的脸色后,却是骤然一愣,旋即失声狂喜的叫道。
人影的叫声,让得萧炎那刚想将他脑袋蹦碎着碎片的举动阻拦了下来,眼瞳中地寒光逐渐消退,低头望着这满脸被鲜血布满的人,皱眉道:“你是漠铁佣兵团的人?”
“咳,咳,萧炎少爷,我是漠铁佣兵团八分队的队长非利,上次团长还吩咐我们替您查探沙漠的地下洞|岤呢…”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鲜血从男子嘴中流淌而出,他咧开嘴,露出那沾染着鲜血的白色牙齿,憨笑道。
眼光逐渐的柔和,萧炎将男子小心翼翼的从孔洞中取了出来,快速的塞进一枚疗伤丹药在其嘴中,眼睛扫了扫他那满身地伤痕,刚欲替他上药,却被他拦了下来。
“萧炎少爷,您赶紧去训练场吧,我怕团长他们快要支撑不住了,沙之佣兵团这次来地人,实在是太多了。”服下了疗伤药,非利脸色略微好了许多,他指着团内训练场的方向,声音嘶哑地道。
“沙之佣兵团?罗布那杂种好胆啊!”闻言,手中握着的疗伤药玉瓶,猛然被愤怒地萧炎捏成一片粉末,森然的声音中,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杀意。
“前段时间不知为何,沙之佣兵团忽然开始清理石漠城的其他佣兵团,罗布仗着他大斗师的实力,很快便是将一些小型佣兵团收拢了去,本来以我们漠铁佣兵团的实力也并不会惧他们,毕竟我们虽然没有大斗师,可斗师的数量,却是比沙之佣兵团多了许多…”非利似是担心时间不够,所以语调快速而急促:“可在前几天,沙之佣兵团之中的斗师,忽然多了将近七八位,而且,还又多出了一名大斗师!实力暴涨到这个地步,石漠城中的其他中型佣兵团,几乎是在短短几天时间内,便是被清理了干净,而今天,则正好是他们给予我们漠铁佣兵团最后通牒的时候。”
“多了七八位斗师,一名大斗师?”闻言,萧炎略感愕然,皱眉道:“沙之佣兵团不可能拥有这般强大的实力啊!”
“青鳞呢?她不是拥有一头斗灵级别的战斗宠物么?”忽然想起那位拥有着碧蛇三花瞳的小女孩,萧炎急忙问道
“前段时间,在沙之佣兵团清理之前,青鳞在一次外出后,便是再没有回来过,团长派人去查探过。从一些痕迹来看,青鳞似乎被人抓走了…”非利苦笑着道。
眼角急速的抽搐着,萧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他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两三个月的时间,这里便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拍了拍非利地肩膀,萧炎轻声道:“好了,接下来。便交给我吧,有我在,漠铁佣兵团不会有事…”
非利重重的点了点头,受两位团长的影响,他对这位一直颇为神秘的少年,也是有着一抹不知从何而来的信心。
缓缓站起身子,萧炎抿了抿嘴,脸庞之上,一抹狰狞,闪掠而过……
宽敞的训练场之上。黑压压的人头分两边簇拥着,彼此对射地目光中,充斥着毫不遮掩的杀意。
在那场中,两道人影正在进行着殊死搏斗,两人的攻势,都是极为凌厉,任何一点疏忽,都会遭受到知名的攻击。
场中。一道人影全身被雷电所包裹着,丝丝银蛇在身上跳闪着,手中长枪抡刺之时,滚滚雷鸣声,不断的响彻着,不过虽然他的攻击极为凶猛,可这对于他的对手来说,似乎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阻碍,每一次在攻击临体时。他都能轻易的躲避开那银色长枪的扫刺。
从这人轻松闪避地模样来看,两人的等级明显不在一个层次之上,可那黄|色人影,却并没有选择快速的结束战斗,这般戏谑的模样,便是犹如那猫戏老鼠一般。
广场的一旁,大群的漠铁佣兵团团员,双目冒火的望着场中的战斗,他们也清楚那道黄|色影子如此举止代表着何种嘲讽与戏弄。
在这些人首位,萧鼎面无表情地站立着。只不过那一对眸子之中。正缭绕着一股疯狂的怒意。
“团长,后门也被包围了。我们无路可走了。”一名有些狼狈的佣兵从后面挤了进来,声音低沉的道。
“果然啊…做得真绝!”拳头紧紧的握着。萧鼎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努力让得理智不被怒火所吞噬,淡淡的道:“既然不能逃,那便拼死一战吧,想要将我漠铁佣兵团清除掉,不付出让得他们血一般的代价,那怎么行?”
阴冷的笑了笑,萧鼎忽然偏头道:“对了,我让你暗藏地东西,弄好了么?”
“嗯,好了!”
“那就好,就算我漠铁佣兵团今日会被灭了,可只要日后小炎子来到这里,他自然会找到那些东西,然后,他会为我们展开疯狂的报复的,呵呵…”萧鼎轻轻笑了笑,笑容中,有着一抹经常出现在萧炎脸庞上的阴狠。
“二弟要败了啊,虽然雷属性斗气攻击力强横,可对方毕竟是大斗师啊…”抬头望着场中接近尾声的战斗,萧鼎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心中的愤怒,正在逐渐的侵蚀着他的理智。
“雷弧三段舞!”
场中,银色人影猛的发出一声低喝,手中长枪诡异地跳跃起重重电弧,然后疯狂地对着黄|色人影暴刺而去。
“哈哈,垃圾就是垃圾,狗屁的三段舞,在绝对实力面前,管你是不是号称攻击力最强悍地雷属性斗气,都给我去死吧!”面对着暴射而来的电弧,黄|色人影不屑地狂笑了一声,硕大的拳头猛然紧握,其上黄|色斗气疯狂凝聚,瞬间后,竟然是凝化成了一道能量化的拳套。
紧握着拳头,猛然爆轰而出,剧烈的风声夹杂着凶猛的劲气,直直的与那电弧撞击在了一起。
两者相撞,黄|色人影的拳头几乎是犹如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毁了三道电弧,在摧毁之后,去势依然不减,重重的砸在了萧厉的胸膛之上。
“噗嗤。”
遭受到重击,萧厉脸色猛的一白,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身体猛的插着地面,划出了十多后,方才重重的撞在训练场边缘的一块巨石之上。
“哈哈,这点狗屁实力,也配与我嚣张?”浑身上下被缭绕着黄|色斗气的中年人冷笑了一声,脚掌一踏地面,身体犹如一俩横冲直撞的坦克一般,猛的暴冲向了那失去战斗力的萧厉,拳头之上,凶悍无匹的劲气,再度急速凝聚,看他的这幅架势,显然是没有留活口的打算。
“哈哈,死吧!”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萧厉,中年人脸庞之上浮现一抹残忍,拳头狠狠的砸了过去。
“铛!”
就在那双硕大拳头距离萧厉仅仅不足一米距离时,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出现在萧厉身前,手中巨大的黑尺插进地面,而那双暴击而来的拳头,则是重重的轰击在了黑尺之上,顿时,一道清脆的声响,便是在场地中响彻了起来。
脚掌插着地面,巨大的劲气使得中年人脚步急速后退了几步,阴沉着脸望着那巨大的黑尺,冷喝道:“谁?”
黑尺微微颤动,旋即被抬了起来,黑衫少年那单薄的身躯,出现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将黑尺抗在肩膀之上,萧炎微微抬头,淡漠的望着对面的中年人,手中黑尺豁然指向他,冰冷彻骨的森然声音,在广场之中,响彻不歇。
“你的命,今天我收了……”
正文 第两百四十三章 击杀大斗师!
宽敞的场地之上,少年冰冷的平淡声音,缓缓的回荡着,让得无数人侧目。
“小炎子?”望着那忽然出现的黑衫少年,广场的另一旁,萧鼎微微一愣,旋即那略微有些阴狠的脸庞上,狂喜瞬间涌现而出,手掌重重的拍在一起:“这家伙,简直来得太及时了!”
“呵呵,看来我们漠铁佣兵团还不该绝啊。”紧握的拳头缓缓的舒展了开来,萧鼎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狂喜缓缓压下,偏头对着身后的团员们微笑道,虽然萧炎年龄颇小,不过对于这个一直有些神秘的弟弟,萧鼎对他抱有颇大的信心,而上次萧炎单身只影将沙之佣兵团恐吓得连城都不敢出一事,也是让得萧鼎的这份信心,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望着萧鼎那满脸的笑容,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很多人都并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能够让得两位团长如此有信心,而且当初萧炎与萧厉的切磋,他们也都是见到过,可现在,连萧厉都不是那位大斗师的对手,萧炎或许……
漠铁团员心中存有几分忐忑,不过他们也跟随了萧鼎这么多年,至少能够明白,这位做事一直以冷静自居的团长,绝不会在这种场合胡乱夸口便是。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眼中露出一抹劫后余生的笑意以及期盼,希望这位萧炎少爷,真的能够替漠铁佣兵团解去今日的这场毁灭危机吧-中,杀意更是难以遏制的浮现了出来,从纳戒中取出一瓶疗伤丹,将之投向萧厉怀中,轻声问道。
“咳,咳…”剧烈的咳嗽出许些血迹,萧厉随意的将嘴角血迹抹去,然后服下丹药。抬起头来,望着那矗立在身前的身姿欣长挺拔的少年,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一抹红润,裂了裂嘴。紧绷的身体,也是悄悄的放松了下来。
靠在身后地巨石之上,萧厉声音略微有些嘶哑的笑道:“小家伙,你终于回来了。再来晚点,以后恐怕就得来坟墓来找二哥聊天了。”
“抱歉,我来晚了。”萧炎低声道。忽地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一抹犹如饿狼般的狰狞与阴狠,与萧厉对视了一眼,柔和的微笑中透着森然:“二哥放心,那家伙地命,我替你收。”
“咳,那家伙名叫墨冉,一星大斗师,功法是土属性。这种属性。特点便是悠长浑厚,很适合长时间的战斗。并且,我的雷斗气所携带的麻痹效果。对他也是没有多大地用处,不然的话,我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的…不过可惜,我与他之间等级差距实在太大,所以这段战斗时间,他未曾施展斗技,因此我也不清楚他拥有何种级别地斗技,与他战斗时,你小心点。”笑着点了点头,萧厉再次咳出一口鲜血,喘着气,缓缓的道。
“一星大斗师么?”森然的笑了笑,萧炎冲着萧厉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缓缓转过身来,那略带着许些笑容的清秀脸庞,骤然间变得狰狞如修罗一般,阴冷的如九幽寒冰的目光,让得对面那位黄衣中年人,头皮略微有些发麻。
“你是谁?”黄衣中年人甩了甩先前那因为劲气的反弹,而有些麻木的手臂,阴沉着脸,对着萧炎冷喝道。
没有理会他的喝声,萧炎眼眸微闭,一缕缕青色斗气从气旋之中流淌而出,然后迅速的在体内涌动着,顿时,淡淡地青色斗气火焰纱衣,便是缓缓地自萧炎身体表面升腾了起来。
望着萧炎身体之上那略微有些奇异的斗气纱衣,黄衣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冒出实质火焰地斗气,当下脸庞上微显凝重,厉声喝道:“小子,奉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引火烧身!”
“你要清楚,凭这漠铁佣兵团,还根本不足以与我们为敌。”墨冉手指向广场另外一旁簇拥的大群人影,冷笑道:“所以,你也别做这些无用之功了!”“你废话太多了…”眼眸睁开,萧炎淡淡地摇了摇头,手掌猛然紧握玄重尺,脚掌狠狠一踏地面,随着一道能量爆炸声响,脚掌离地之处,一个坑洞,便是出现在了坚硬的石面之上。
爆炸声刚响,萧炎的身体,几乎便是化为了一条黑线暴冲向名位墨冉的中年人,这般速度,让得周围的人群中发出许些惊呼声。
望着萧炎那迅猛的速度,墨冉脸色越加显得阴沉,冷笑了一声,手指在纳戒之上刨了刨,一对通体黝黑,布满锋利尖刺的拳套,闪现而出。
快速的将拳套带好,一股凶悍的劲风,便是猛的自面前涌现而出,并且还夹杂着刺耳的破风之声,狠狠的对着脑袋抡砸而来。
拳头紧握,黄|色的斗气光芒在拳套之上急速凝聚着,雄浑的能量,释放着淡淡的涟漪波动。
面对着萧炎的重尺攻势,中年人也并未退缩,他所擅长的,似乎也是硬碰硬的战斗,所以当下并未闪避,前跨了一步,锋利的黑铁拳套,携带着雄浑的劲气,狠狠的对着那带起一片漆黑阴影砸来的黑色重尺迎去。
“铛!”
清脆的金铁相交声,从两人交手处,荡漾着传了出来,而随着音波的传出,一圈凶猛的能量劲气,也是自黑尺与拳套间暴涌了出来,顿时,萧炎以及中年人两人脚下的地面,都是悄悄被震开了一道裂缝。
紧握着重尺,在这凶悍的对轰之间,萧炎脚步急退了几步。而反观那墨冉,却是仅仅退后了半步,便是将身体稳固了下来。
“嘁,原来你也不过只是比刚才那家伙实力强上一点而已,竟然还有胆子在我面前装横。”踏回步子,墨冉望着那退后了几步的萧炎,经过先前地这番接触,他也算是勉强的摸到了萧炎的实力,当下撇了撇嘴,不屑的笑道。
没有理会他的话语。萧炎退后的脚步猛然一踏,身体再度犹如利箭一般暴射而出,手中漆黑的巨大黑尺,抡扇之间。带动着一阵阵极具压迫的风声。
身体在即将进入到墨冉攻击范围之时,萧炎脚掌猛的一蹬地面,身体竟然是诡异的横移到了其左边位置,手掌一紧。黑尺对着其脑袋抡砸而下。
经过先前地接触,萧炎同样是模糊的探清了对方的底子,虽然土属性斗气极其适合长时间战斗。不过犹如那厚实的斗气,所以他地速度,并不是显得如何快捷,所以,萧炎能够凭借自身迅捷的速度,对他展开狂猛的攻击。
而对于自己的缺点,墨冉同样是非常清楚,因此他也并未去做那些无用地闪避之功,手中黑铁拳头舞得密不透风,而凡是那接触到身体表面之前的攻击。都会被他以更加强猛的攻势。给狠狠地弹射回去。
“铛,铛。铛…”
随着两人这般眼花缭乱的攻击与防御,宽敞的广场之上。金铁相交的清脆响声,几乎是响成了一片,金铁之声,在广场上空盘旋着,久久不散。
随着场地之中两人的战斗越加火暴,那本来还因为萧炎实力仅仅只是斗师级别而略微有些不屑的墨冉,却是略微有些吃惊了起来,他最引以为豪的,便是自己在战斗之上的持久力,然而面前的这位少年,却是从一开始,便是选择的和他硬碰硬,一名斗师和一名大斗师硬碰?并且还似乎毫发无损地一直坚持了下来?
“这家伙,想必修炼地功法级别应该不低,不然绝不可能与我对拼挥霍斗气!”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在周身急速闪掠进攻地黑衫少年,墨冉心中沉声道。
“速战速决吧,被一名斗师拖了这么久,若是被家族的其他家伙知道,恐怕又会成为他们地笑料。”心中飞快的闪过一道念头,中年人的脸色,也是逐渐的变得凶狠了起来。
“铛!”拳头再次将重尺砸开,拳套之上那尖锐的利刺,此时已经变钝了许多。
“小子,结束了!”
抵挡下萧炎的这一击,中年人忽然猛的侧踏了一步,刚好将萧炎的闪避路线阻拦而下,森然沉喝:“地爆星罡!”
随着中年人沉喝声的落下,其拳头之上,凶猛的黄|色斗气疯狂的凝聚着,片刻之后,犹如是在拳头之上形成了一个黄沙漩涡,漩涡中心位置,是一个黝黑的空洞,凶悍的劲气,正在其中急速凝聚着。
“死吧!小子!”咧嘴一笑,中年人脸庞上浮现一抹狰狞,手臂猛然重轰而出,而随着其手臂的挥出,一圈深黄|色的凶猛能量涟漪,顺着手臂,暴涌而出。
拳头之上的黄沙漩涡,在此刻骤然一顿,漆黑的孔洞中,一股几乎犹如实质一般的黄|色能量团,携带着凶悍的劲风,狠狠的砸在了萧炎黑尺之上,接触之时,黄|色能量团一阵波荡,旋即犹如一枚炸弹一般,狠狠的爆炸了开来。
“嘭,铛!”
这一道突如其来的金铁交响,几乎是犹如雷霆一般,猛的在广场之上炸响了起来,剧烈的声波,让得周围围观的众人,不由自主的捂上了耳朵,满脸惊愕的望着场中。
黑尺被那股凶猛的能量团击中,萧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脚步急退,每一步的落下,都会在坚硬的石面上留下一道嵌入石面的脚印。
接连退后了将近十几步,萧炎手中重尺忽然猛的一颤,竟然是强行脱离了萧炎的手掌,斜斜的飞落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嘘…”在萧炎重尺离手之时,那些沙之佣兵团的团员,顿时发出不屑的嘘声。嘲讽地大笑声,在广场上回荡着。
另外一旁,漠铁佣兵团的团员,瞧得这一幕,只得黯然的叹息了一声,脸庞上闪过一抹失望。
“呵呵,有什么好唉声叹气的,忘记上次小炎子和二团长较量时的事情了么?”萧鼎双手彼此插在袖间,目光凝望着场中的萧炎,微笑着喃喃道:“脱离了那把古怪黑尺的小炎子。才是最强的状态!”
依靠着巨石,萧厉的呼吸已经平稳了许多,抬头瞧得场中的那被击飞了武器地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这家伙,现在总应该动真格的了吧?”
急速后退的脚步缓缓顿住,萧炎站稳了身子,眼角瞟了瞟不远处地那玄重尺。轻轻甩了甩近乎麻木的手掌,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将胸口那股因为对方的攻击。而产生地沉闷之感吐了出去。
“咳…”轻咳了一声,萧炎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胸口,心中缓缓盘算着双方的实力差距。
他地真实实力,虽然药老说是四星斗师,不过这段时间以来,或许是由于青莲地心火的缘故,所以萧炎的能够察觉到,自身的确切等级,应该是在五星斗师左右!
至于功法,焚决在吞噬异火后。进化成了玄阶中级。可凭着它那与众不同的特效,其真实能力。就算是比起玄阶高级功法,那也是不会逊色…
因此。换算起来,修炼了相当于玄阶高级功法的萧炎的战斗力,应该能够抵过一名普通的七星斗师…再加上萧炎所修炼的八极崩以及那被青莲地心火煅烧强化之后的坚韧肉体,他自信即使是遇上一名九星斗师,也能与之相抗衡。
当然,一名九星斗师,对于一位一星大斗师来说,其中地差距自然也是极大,不过,这对于拥有着青莲地心火以及地阶斗技:焰分噬浪尺这两大杀招地萧炎来说,这种差距,并不是不可弥补!
因此,虽然第一次真正依靠自己面对着一名大斗师,萧炎却并未有着丝毫的怯意,反而是满腔炽热地战意…
“小子,现在知道多管闲事的后果了吧?嘿嘿,不过你已经失去了离开地最好机会,所以,乖乖的给我把小命留下来吧!”扭了扭脖子,墨冉身体之上汹涌的黄|色斗气,更是浓郁了许多,抬头望着对面那失去武器的萧炎,狞笑道。
萧炎抬了抬眼,依然是没有理会这恬噪的家伙,身体微颤,略微沉寂了瞬间之后,体外那斗气纱衣,猛然腾升了将近半米之多,青色的斗气,犹如一团翻腾的青色火焰,将萧炎整个人完全的包裹其中,丝丝热气,缭绕在周身,立脚之处,一道道细小的裂缝,从脚掌之处,缓缓的蔓延着。
汹涌的斗气,节节攀升着,一股强横的气息,也是在此刻自萧炎体内暴涌了出来,在这股气息之下,周围那些出声嘲讽的沙之佣兵团团员,声音逐渐的小了下来,片刻后,终于是完全的消失。
望着那浑身气息不断攀升的萧炎,墨冉眉头微微一皱,眼瞳中掠过一抹错愕,看这股堪与七八星斗师相提并论的气息,难道这家伙先前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哼,小子,管你今日如何挣扎,那也唯有丧命一途!”心中忽然的升腾起一缕怒火,墨冉森然道。
场地之中,当萧炎的气息攀登到一个层次之时,终于是缓缓的停止了下来,青色斗气之下,那对漆黑的眸子中,也是有着淡淡的青色火焰缭绕着。
“嘭!”
缓缓的抬起脚掌,然后猛然踏下,随着一道剧烈的能量爆炸声响,萧炎的身形,骤然间化为一道细小的光线,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便是接近了中年人。
望着那速度在顷刻间成倍翻长的萧炎,中年人脸色猛的一变,眼瞳微缩,死死的盯着那在瞳孔中逐渐放大的一抹黑色光线。
在某一刻,一股比萧炎还要凶猛上几分的气息,乍然自墨冉体内暴涌而出,那对布满锋利尖刺的黑铁拳套,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狠狠地对着那条光线砸了过去。
似是察觉到迎面而来的凶悍劲气。那犹如一道闪电的光影,骤然一顿,身体瞬间横移而出,然后便是诡异的在中年人背后现出了身形,身体微旋,拳头紧握间,劲气缭绕,拳头重挥而出,在此刻,空气之中。竟然是传出了许些音爆之声。
“嘭!”
随着一道低沉的闷响,萧炎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中年人后背心之处,沉闷的声响。让得周围的人群,心神也是随之一颤。
“咔嚓!”萧炎立脚之处,几道裂缝急速蔓延而出,由此可知。这一击的力量,究竟是如何强横。
“好快地速度!不过小子,你真以为大斗师的防御。是这般容易击破的么?”被萧炎击中,墨冉的身体一阵剧烈颤抖,略微沉寂之后,左脚猛然狠狠对着后面暴踢而出,同时嘴中发出阴沉地笑声。
在萧炎的拳头击中目标之时,他的眉头便是微微皱了起来,在他的感觉之中,他击中地不像是人体,反而更象是一层坚硬的盔甲。
身体犹如泥鳅一般,诡异扭动。而墨冉那带着凶狠劲气的脚掌。便是贴着他地腰杆飞掠了出去,尖锐的劲风。即使是有着斗气纱衣的阻拦,可依然是让得萧炎皮肤上泛起了一些细小的疙瘩。
闪避开墨冉的攻击。萧炎猛的欺身而上,借助着那犹如泥鳅一般的闪避能力与快捷的速度,犹如一只跳蚤一般,不断的在前者周身闪掠着,每一次的出现,那蕴含着凶猛劲气地拳头,都是会狠狠地印在对方的身体之上。
在萧炎这般近乎毫不停歇地进攻之下,场中,一道道“嘭嘭”的沉闷声响,便是从未间断过。
“小子,哈哈,我说过,凭你地实力,还不可能击破大斗师的防御!”墨冉狂笑道,身体站立不动,任由萧炎的疯狂攻击,只是偶尔攻向要害部位的攻击,他才会出手抵挡,其他的,都是任由它们落在身体之上。
“嘭!”
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墨冉那接受了萧炎几十次攻击的衣衫,终于是轰然爆裂了开来,衣衫爆裂,萧炎眼瞳却是骤然一缩,只见,在那墨冉的衣衫之下,一层泛着淡淡光芒的土黄|色胸铠,正将他的上半身包裹其中,在那些胸铠之上,还能偶尔见到许些拳印,显然,它们便是先前萧炎所留下的痕迹。
“嘿,小子,这便是大斗师强者方才能凝聚的斗气铠甲,它是斗师的斗气纱衣的进化产物,可惜我才进入这个级别没多久,不然便是能够遮掩全身了…不过即使是这样,凭你的攻击力,依然不可能将它击破!”低头瞟了一眼那散发着浓郁光芒的黄|色胸铠,墨冉先是惋惜的叹了一声,旋即斜瞥着萧炎,大笑道。
“斗气铠甲么…难怪…”望着那泛着浓郁黄光,犹如实质一般的胸铠,萧炎眉头微皱,冷笑道:“我就不信,你这乌龟壳还真的打不烂!”
脚掌再次猛踏地面,萧炎直直的对着墨冉暴冲了过去,身体诡异旋转间,将那一双尖锐的拳套躲避了开去,脚下一崴,便是欺进了其怀中,身体强行扭曲成一个古怪的弧度,肘尖猛然对着那胸铠之上重砸了下去。
“八极崩!”心头间的一道低喝落下,萧炎浑身气势骤然变得犹如那出鞘的宝剑一般凌厉,肘尖之处,凶悍无匹的劲气,竟然是造出了一道道尖利之极的音爆之声。
察觉到萧炎肘尖之处那忽然间变得极其恐怖的劲气,墨冉狂笑的脸庞,微微一变,他没想到,萧炎竟然能够发挥出这种等级的强悍攻击,当下体内斗气急速流淌,胸膛之处的铠甲,其上的光芒,顿时更加亮堂了。
“嘭!”
肘尖结结实实的印在了胸铠之上,一圈无形劲气自接触间暴涌而出,顿时,周围的石面之上,裂缝咔嚓咔嚓的遍布了其上。“好小子,没想到竟然还懂得这般高深的斗技,当真是小瞧你了!”脸色阴沉的望着那因为萧炎此次的攻击,而裂缝四布的斗气铠甲,墨冉眼瞳之中。充斥着暴怒,拳头猛然紧握,刚欲给萧炎送去狠狠地一击,两道沉闷的暴响声,忽然在其体内响起。
在体内闷声响起之时,墨冉身体猛的一阵剧烈颤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丝血迹,从嘴角溢流而下。
“暗劲?”搽去嘴角的血迹,墨冉暴怒的脸庞。犹如那噬人的老虎一般,极为可怖,他没想到,自己仅仅是稍稍疏忽了一点。便是被面前的萧炎趁机搞得这般狼狈。
紧握着因为愤怒而不断颤抖的拳头,墨冉猛的仰头发出一道咆哮之声,咆哮声被斗气所携带着,将整座广场之上的所有声音。都是给压了下去。
“小杂种,今天,你必须死!”
满脸狰狞地发出一声怒嚎。墨冉左手猛然探出,死死的抓住了萧炎那尚还来不及撤退的手腕,右拳之上,黄|色斗气急速凝聚着,瞬间后,酝酿一股让得萧炎脸色大变的恐怖劲气,狠狠地对着萧炎胸口抡砸了过去,看这势头,若是被击中,即使不死。恐怕也得当初重伤。失去战斗力。
剧烈的压迫风声,使得萧炎呼吸略微有些困难。紧紧咬着牙齿,手臂使劲的抽*动着。可对方似乎是打定主意要一次将他解决,所以任由他如何扯动,可那只大手,却依然是犹如爪子一般,将他牢牢的抓住。
再次挣扎了一番,依然未果后,萧炎心头终于也是涌上一抹暴怒,脸庞之上,阴狠闪过,右手微颤,青色斗气萦绕其上,然后再度狠狠地对着先前八极崩所造出来的铠甲裂缝处砸了过去。
两只大小比例略微有些不同的手臂,在两人之间搽肩而过,其上所蕴含地劲气,都是让得对方心中有些凛然。
萧炎并未阻拦对方的攻击,显然是一副以命搏命的狠毒态势。
冷冷的望着萧炎那副狠命姿态,中年人脸庞上掠过一抹狰狞的残忍笑容,与一名大斗师比拼抗打能力,这家伙脑袋被打傻了么?
广场周围,望着那几乎已经进入了赤胳膊血战的两人,都是忍不住再度发出许些嘘声,萧炎这幅与一名大斗师硬碰硬的姿态,同样是让得很多人都认为,他或许已经进入了失去理智的阶段。
在那众目睽睽之下,萧炎与墨冉的拳头,终于是携带着尖锐得刺破耳膜的破风声,即将接触到了对方地身体。
在这一霎,周围地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场中两人,所有人都有着一种预感,在这次的对轰之中,绝对有着一人将会失败出局……
或许会是那位强横地大斗师,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那位身材单薄的黑衫少年……
因为,众人实在是难以相信,在那具单薄的躯体之内,能够隐藏着能够与大斗师强者相抗衡的力量。
在萧炎的拳头,在即将接触到墨冉身体的那一霎,忽然诡异的颤抖了几下,而随着其拳头的颤抖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0.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