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264部分

尊者淡淡的道,声音中那份决然,即便是萧炎,都为之一震。
雷尊者眉头紧锁,扶椅上的手掌也是缓缓紧握,他没想到,这一向洒脱的风尊者,今日会有着如此凌厉的一面,四阁之中,风尊者成名最久,真要说起来,实力也应该是四大尊者中捷尖之人,对寸他,即便是雷尊者也是有着一些忌惮,两阁开战,这之中的牵连,太过庞大,甚至是以雷尊者的魄力都是不敢轻易说出,然而。”
“此人究竟与风尊者有着什么关系?怎么可能会令得他如此竭力力保?”雷尊者眼神略显阴沉,然而他这疑问,也是在场的人都想知道的事。
缓缓吸了一口气,雷尊者那低沉的声音,犹如带着一丝雷音般,在这片天际轰然响彻:“风尊者,萧炎偷学我风雷阁三千雷动,更是夺取了三千雷幻身的修炼之法,此事若是因你一言便接过,你说,你要让我风雷阁日后还如何行事?”
风尊者面色如古井般,不起丝毫波澜,莫说是因此,即便萧炎真是那种十恶不赦之辈,但今日,他也是不会让他受到半点伤害,不为其他,只因为他是那个老家伙的弟子。”
“雷尊者此言倒走过于武断了,三千雷动,只是小子在中州之外一处拍卖会中所拍卖到手之物,来的光明正大,何来偷学之有?若是如此的话,岂不是那些流传出去的斗技,凡是有人修炼的话,便全是自寻死路?至于三千雷幻身,这早便被北阁主收回,这一点,想必他应该知道。”萧炎沉声道。
费天脸色微微一沉,目光狠狠的盯了萧炎一眼,但此次却是不敢再随意出手,风尊者便是在后者旁边,他若是再敢出手的话,恐怕后果不妙,对于风尊者这等强者,费天心中还是相当惧怕的。
对于萧炎的话,雷尊者却是不置可否,现在最令得他棘手的,是风尊者,只要他要保萧炎,今日这事,恐怕将会闹得相当之僵,这并非他乐意见到的事情,两阁若是相战,不管胜利的是哪一方,都必将元气大伤,到时候,可就只能让别人坐收渔人之利了。
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扶椅,半晌后,雷尊者终于是叹了一口气「淡淡的道:“此事说到底,是萧炎与风雷北阁先起,这样,看在风尊者的面上,此事交予费天,他们二人,无论谁胜谁负,此事都作罢,但你我二人,皆不插手,如何?”
闻言,风尊者眼睛一低,看了下方的费天一眼,旋即摇头,淡笑道:“费天与萧炎之间的辈分可是相差了太多,倚强凌弱,以老欺少,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被风尊者驳回,雷尊者面色也是一沉,道:“那风尊者究竟是想要如何?要我风雷阁什么都不做,就这般放过萧炎,此事,绝对办不到!”
“呵呵,大家有事好好齑量吧,这样吧,费天的辈分,的确远比萧炎高,让他出手是有些不太好,何不如便直接让年轻一辈出手?”见到场中气氛不对,剑尊者笑了笑,道。“剑尊者的意思是,让清儿与萧炎?”雷尊者眼睛微眯,目光却是转向了场中的凤清儿。
剑尊者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大有深意的看了凤清儿一眼,道:“这个小丫头,也不是寻常之人啊,雷尊者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雷尊者眉头微皱,略作沉吟,旋即点了点头,目光直视风尊者,沉道:“既然风尊者觉得费天辈分高了,那么便让清儿出手吧,若是萧炎败的话,承喏以后不再使用三千雷动,若是清儿败的话,那萧炎与风雷阁之间的恩怨,便一笔勾销,怎样?当然,这场交手的前提,是禁止使用其他人的灵魂力量!”
话到最后,雷尊者瞥了萧炎一眼,想来他也是知道萧炎身体上有着一个实力格外强横的灵魂体存在。
闻言,风尊者也是迟疑了一下,他同样是能够知道,那凤清儿非常人,在场的同辈之中。恐怕就算是青鸾,都是比不上此女,但这种局面,已是风雷阁多番相让的结果,若是再不行的话,恐怕今日也就真的没什么好谈的了。”
在风尊者迟疑间,广场边缘处的凤清儿,却是莲步轻移,进入广场,旋即美目移向萧炎,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高傲,缓缓响起。“风雷阁凤清儿,不知你可取应战?”
目光顿在凤清儿那凹凸有致的丰满娇躯上,萧炎也是一笑,一股豪气,自心中喷薄而出,他自然也是知道风尊者的一些难处,而且他怎么说也是药老之徒,再怎样,也不能在老师这位生死好友面前,落了他老人家的名声吧。“奉陪便是!”一声清朗大笑,豪气干云-!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八章 年轻一辈的巅峰一战
见到萧炎居然丝毫未露怯,风尊者也是微微一怔,旋即眼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赞许之色,他并不知道前者为何能够被眼光极高的药尊者收为弟子,但至少,光是如今的这股胆气,便足以令人侧目。
以风尊者那老辣的眼力,自然是能够知道那凤清儿寞力极强,虽说萧炎同样也突破到了斗宗,但此战,谁胜谁负,依旧是未可预料之事。
对于萧炎的一些事迹,风尊者也是略有所耳闻,但据他听说,这是因为前者体内有着一个强大灵魂体的缘故,而如今,在这场比试中,却是被雷尊者率先禁止使用,如此一来,却是令得萧炎战斗力大为削弱。
目光在萧炎身上扫了扫,雷尊者能够隐隐察觉到一个强大灵魂体的存在,但令得他有些失望的是,这种灵魂波动,并非是药老所有。
“小心一些,此女实力非同凡响,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在经过天山血潭的侵泡后,她也是真正的晋入了斗宗层次,而且再加上她的身份,战斗力更是远超寻常斗宗。"”风尊者偏头轻声嘱咐道。
“若真是不敌,也不用与其硬抗,凤清儿的夭赋,的确是我这些年所见的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即便是青鸾,与之也是有些差距,输给她,其实也并不算丢脸。”
闻言,萧炎一怔,旋即微笑着点了点头,那王尘能够借助天山血潭达到半只脚踏入斗宗的层次,以这凤清儿那更加恐怖的天赋,一举突破至斗宗,也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不过风尊者嘴中所说的那身份,倒是有些令他感到诧异,"
当然,面上点着头,萧炎那身板,却是悄悄的挺直了许些,凤清儿有着她的高傲,而他萧炎也同样有着属于自己的傲骨,如今初见风尊者,虽说对方的确是在竭力保着自己,但自己也得有着一些值得人重视的表现,这种表现,并非是萧炎想要炫耀计么,他所想的,只是想让别人认可老师铬眼光而已,"特别是在风尊者面前,"
轻吸了一口气,萧炎手掌一握,巨大的漆黑玄重尺顿时闪掠而出,既然如此身份已经暴露,这玄重尺倒也是能够随意施展。
脚掌踏着虚空,在周围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缓步而下,然后脚步轻轻的落在广场之上,微微抬眼,望着对面那一身彩衣的高傲女子,捱着尺柄的手掌,也是缓缓用力。
随着萧炎脚掌落在广场之上,广场周围的气氛,顿时逐渐的变得紧绷起来,任谁都能感受到场中那股剑拔弩张的对恃。
凤清儿的名头,在这些年中,几乎达到了这一代中州北域年轻一辈的顶峰,即便是四阁之中,也是无人能与其相比,据说,此女曾经与风雷阁一名实力达到了二星斗宗的长老交过手,虽然最后未胜,但同样的,也并未败,而那时候的她,可还未曾突破斗皇,这等战绩,可是相当骄人,更何况,如今的她,也是正式的踏入了这个层次,其战斗力,自然是更加强悍!
当然,凤清儿名头虽强,但萧炎其实也不弱,虽说是最近才飞速拔升而起,但那所做的事,却皆是令人感到极为的震撼,从初到天北城,击败洪家天才洪辰,击杀沈云,洪天啸两名货真价实的斗宗强者,以及强行破掉风雷北阁三大长老率众所布下的九天雷狱阵,再到后来从北阁主费天手中顺利逃生,这种种之事,在常人看来,几乎唯有用叹为观止四字来形容,虽说经过如今的传言,很多人都知道那是因为萧炎身旁有着一个强大灵魂体暗中相助的缘故,但这,也并不能完全抹杀萧炎的能力。"
如今这两位在北域皆是拥有着不小名声的年轻一辈翘楚,却是在这雷山之上相遇,那股针锋相对的气氛,即便是旁人,也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而自然,这场交锋,无疑将会成为这届四方阁大会开始以来,最为吸引人的一场大战,在场的,恐怕没有谁不想知道,这两位几乎达到了北域年轻一辈巅峰的两者若是交手,那最后的胜利者,将会是谁?
一想到此处,不少人便是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萧炎与凤清儿,蔡许将会代表着北域年轻一辈的巅峰一战。
场中,费天在听得雷尊者的话后,虽然颇为不甘,但也只能狠狠的盯了萧炎一眼,然后身形一动,掠上席位之上,带着许些怒气的坐回椅子。
对于满腔怒气的费天,雷尊者却是未曾理会,目光淡淡的在萧炎身上扫了一眼,旋即瞥了一眼风尊者,眉头忍不住的皱了皱,他到现在都还想不明白,为何风尊者会突然出面力挺萧炎,而且在其生命安全的这一项上,还是格外的决然,几乎没有半点的谈判余地。
“这小子,究竟是风尊者什么人?”
心中茫然的喃喃了一声,雷尊者偏头看了一旁的费天一眼,淡淡的道:“有什么好怒的,清儿代你出手,还免去了你落个不好的名声。”
“那小子可恶得紧,连沈云长老都是丧命在其手中,难怪这种事,也这么罢休不成?”费天沉声道。
“若是你觉得和星陨阁开战,对我们好处大的话,那不罢休也成-”雷尊者冷声斥道。
闻言,费天一滞,旋即只得不甘的咬了咬牙,风尊者的出面,算是彻底绝了风雷阁对萧炎赶尽杀绝的念头,"
“不过如今的交手,刀剑无眼,战斗中有所损伤是难免的事,即便是风尊者,也是无话可说。”雷尊者眼中掠过一抹阴沉,瞥了场中与凤清儿对恃的萧炎一眼,声音低沉的道。
“阁主的意思是?”费天怔了怔,旋即双眼微
眯。
“我已嘱咐过清儿,若是有机会,下些重手也无所谓,虽说那小子也晋入了斗宗,但不能使用那神秘灵魂体力量相助,想必他也不可能是清儿的对手,"而在战斗中出现伤亡,可是极为正常之事。”雷尊者缓缓的道。
费天微微点头,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阴沉笑容,萧炎让得他面子大损,若是让其安然无事的便是将之揭过,那还让他将脸往哪放?
剑拔弩张的广场之上,凤清儿美目轻挑,看了面前的萧炎一眼,对方的气息,比起当日在天目山脉的确是变强了许多,难怪有着一些底气敢来这雷山之上。
“虽然不知道为何你能够让风尊者站在你身后,但若是以为凭此便是能够让你肆无忌惮的在雷山撒野的话,那怕会是有些太过天真了点。”凤清儿的声音,依旧是那般的清脆悦耳,宛如凤鸣般,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尊贵与高傲。
对于她的话语,萧炎犹若未闻,目光平淡的盯着前者,体内磅礴斗气,如从冬眠中苏醒的蟒蛇般,缓缓运转而起,而随着体内斗气的涌动,一股强悍气息,悄然涌出,旋即直冲云霄。
“你在我的认知中,似乎便是只能不断的借用外力来给自己制造声势,那灵魂体也是,如今的风尊者也是,换句话来说,这,或许便叫做狐假虎威,但今日,这虚假的虎威,却是没有了作用。"”萧炎那副平淡从容的模样,令得凤清儿黛眉微蹙,冷笑道,她并不喜欢一个与她年龄相差不多的同辈之人,在她铬面前露出这般讨人厌的模样。
萧炎抬眼瞥了凤清儿一眼,突然咧嘴一笑,道:“没想到你也是会这种恬噪的女人,既然如此,那我也与你说句实话,若是没有风雷阁或者其他的背景,以你的容貌,成为男人的禁脔,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绝美的俏脸,缓缓的涌上一抹寒意,凤清儿美眸冰冷的盯着萧炎,一股丝毫不逊色后者的磅礴气息,也是如被引爆的火山般,带起那轰隆隆的风雷之声,呼啸而起!
美目冰寒的盯着萧炎,半晌后,凤清儿脸颊上却是牵起一抹冰冷弧度:“相信我,你会为这番话后悔的。”
萧炎微微一笑,轻声之中,同样蕴含着一股没
有丝毫退让的针锋相对。
“我等着。”
随着萧炎此话落下,那凤清儿脸颊之上的冰冷更浓,而其美眸,也是缓缓闭上。在其双眸闭上的瞬间,场中的气氛,陡然紧绷,一股令人心寒的凌厉杀意,席卷半空!
唰!"
闭眼瞬息,凤清儿双眸陡然睁开,此刻,其双瞳,赫然转变成了诡异的青银之色!
那股凌厉森冷的杀意,陡至顶峰!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风杀指
随着凤清儿双瞳转化成青银色,一股深青色的斗气风暴,也是瞬间以其为中心点,猛然爆发而起,而在那巨大的风暴之内,隐隐间还有着银色雷电闪烁,轰隆隆的巨响,令得人心神剧颢。
巨大的斗气风暴,足有将近十几丈庞大,那股从中弥漫而出的能量威压,看得广场周围无数人一脸呆滞,如此壮观的一幕,居然是凤清儿完全依靠体内斗气制造而出,其体内斗气,当真是浩瀚磅礴啊。
一股狂猛的吸力从其斗气风暴之内散发而出,那坚硬的银木广场,在那风暴疯狂的撕扯力下,犹如地震一般,不断的蔓延出一道道手臂粗壮的裂缝,甚至,整个广场都是在此刻变得颢抖了起来。
萧炎身体犹如粘在广场之上一般,任由那风暴如何吸扯,其身休也是纹丝不动,目光紧紧格锁定着风暴,隐隐间,能够从那风暴中,看见一道模糊的倩影。“风雷斗气。“”
望着那风暴之内闪烁的雷芒以及浓郁的风属性斗气,萧炎眼眸不由得微微一眯,能够将两种属性不同的斗气融合得如此完美,这凤清儿的修炼天赋可当真是有些可怕。
风的敏锐,雷的狂暴,两种属性完美融合,那最后爆发而出的威力,自然远非寻常斗气可比,难怪这凤清儿有着越阶挑战的特殊能力,这就如同萧炎那掺杂有异火存在的斗气一般,威力也是极强,同样的,这也是萧炎屡次能与实力超过他的对手相战的底牌之一。
如今的焚决,在地阶低级的层次,不过依靠着焚决的玄妙,却是能够与地阶中级的功法相媲美,而在功沽这一项上,萧炎却是并不比凤清儿占什么便宜,毕竟后者有着风雷阁的支持,再加上其天赋异禀,所修习的功法,也是极为高阶,比起寻常斗宗来说,可是好上了太多。
至于斗技,双方皆是各有杀招,若是不正面交手,怕是谁也难以预料最后的成败。“嗤!”
在萧炎心中为彼此实力衡量时,那旋转的巨大风暴之内,一道彩色绸缎,猛然如箭矢般的暴射而出,在穿过风暴时,一股璀璨的雷芒也是粘附其上,旋即直接穿透空间,狠狠的对着萧炎所在的方位射来。
携带着雷芒的彩色绸缎,速度极为恐怖,仅仅一闪间,便走出现在了萧炎面前!
面对着那蕴含着雄浑雷芒的彩色绸缎,萧炎手印一变,面前的空间,陡然扭曲!
彩色绸缎狠狠的穿透那片扭曲的空间,然而,却是偏离了一些原来的方位,刚好是险险的搽着萧炎肩膀掠飞而出,在交错的那一霎,其上的雷芒,也是令得萧炎肩膀处的寒毛竖立了起来。“哼!”
彩色绸缎被萧炎拴易避开,风暴之内也是传出一道冷哼声,旋即绸缎一抖,顿时如具备着灵性的彩蛇一般,迅速掉头,笔直射向萧炎后背
感受到身后的破风声,萧炎脚尖一动,而其身形,却是直接出现在左右十几米之外。“嗤!”彩色绸缎一抖,再度闪掠而出,如跗骨之蛆般的直射萧炎!
彩色绸缎,虽然看似是寻常布料,但在划破空间时,却是隐隐间连着一种森冷,倒不像是布料,更像是某种奇异的金属,再加上其上所附带的雄浑斗气,即便是开山裂石,也是易如反掌,寻昝斗皇强者若是沾上,怕是必见血。
身形刚稳,破风声又是传来,萧炎眉头徽皱,浓郁的碧绿火焰,迅速白手臂之上浮现,旋即陡然对着后方狠狠一抓!“嘭!”
手掌准确的一把抓住暴射而来的彩色绸缎,其上所蕴含的强猛力道,令得萧炎身体微微一抖,但有着火焰的包裹,那股强悍的斗气,倒是被琉璃莲心火迅速的炙烤成虚无。
一把抓住彩色绸缎,萧炎一声冷笑,体内斗气暴涌,扯住彩色锢缎,便是狠狠一扯!“铛!”
绸缎被扯得笔直,隐隐间有着一道清脆金铁声音响起,而绸缎的另外消失在风暴之内的一头,却是使劲的抖了抖,那巨大的斗气风暴,似乎都是在这一刻移动了一些距离。
绸缎笔直,在两股可怕的力道下,变得嘎吱作响,萧炎手臂之上青筋耸动,体内斗气不断的催动着,而反观那斗气风暴,也是迅猛的旋转而起,那从其内释放而出的撕扯力,更是猛然剁增!“锵!”
彩色绸缎虽然不是寻常之物,但在两名斗宗强者的对扯之下「自然也是抵御不住,因此并未持续得多长时间,一道道细小的裂缝便走出现在绸缎的中央处,然后一道清脆声响,绸缎直接从中断裂而开,而萧炎二人,却是脚步蹬蹬的急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彩凤朝元!
彩色绸缎刚刚断裂西开,一道清冷喝声便是陡然响起,旋即只听得咻咻声不断,一道道彩色绸缎源源不断的自风暴之内暴射而出,然后铺天盖地的对着萧炎席卷而去。
望着那成遮天之势的彩幕,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凝重,手中重尺迅速划起一道道轨迹,尺影飞速浮现。“六合游■身尺!当当当当当当!
铺天盖地的彩色绸缎如雨幕般的倾泻而下,旋即尽数击打在那丈许多宽的尺影之上,清脆的声音,几乎响成了一片。
彩色绸缎之上,蕴含着极为强横的力量,虽说每一次都是会被那密密麻麻的尺影防御抵御而下,但那股强力,依旧是将萧炎所处的银木地面,震出一道道裂缝,而萧炎的双脚,也是不断的被震得深陷银木之内。吱吱!
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广场上华丽钧一幕,彩色的绸缎如暴雨般的从天际倾泻而下,旋即尽数降落在那成圆形的尺影防御之上,在带起一道道清脆声响时,也是令得那片银木广场,被摧残得越来越凄惨。』。
又是一道彩色绸缫狠狠的击打在尺影防御之上,其上的巨力,直接是将那尺影圆球防御连带着萧炎重重的轰进了地面之下,从外面看来,则是只能看见一个丈许大小的坑洞。
虽说将萧炎震进了地下,但凤清儿却并未因此而停手,她清楚的知道,先前的攻击看似如狂风骤雨,但却并未对萧炎造成什么伤害,那连绵无尽的尺影防御,将绸缎的力量,卸掉了大半。
“唳!”
风暴之电,一道磅礴的斗气波动散发而出,旋即那弥漫天际的无数彩色绸缎,突然互相纠缠而起,仅仅一瞬间,便是在无数人目光注视下,缠绕成了一只足有十来丈庞大的彩凤!
彩凤完全由绸缎所融合,但在成形的那一霎,那巨大的斗气风暴却是突然崩溃瓦解,旋即化为一道足有丈许庞大的斗气光柱,直接投射进入了那巨大的彩凤体内。“风雷祭!”
斗气风暴的瓦针-,也是瘩出了其中的凤清儿,其玉指遥遥一点彩凤,一滴鲜血自修长之间飞出,最后落在彩凤身体之上。
随着这滴鲜血落在彩凤身体之上,一股生机,却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从由绸缎构成的彩凤体内散发而出,而其内所蕴含的磅礴能量,也是越发的狂暴起来。“风杀指!”
凤清儿身体悬浮天际,彩裙飘飘,犹如女神一般,尊贵而高傲,其玉手点向下方的那丈许坑洞,一声冷喝!
喝声落下,那彩凤顿时发出一道嘹亮的鹤唳之声,一股磅礴可怕的青银色光柱,迅速在彩凤嘴中成形,瞬息之后,迅速缩小,化为一道仅有手掌大小格光束,咻的一声,暴射而出!“萧炎,一指,取你命!”
望着那暴射而出的光束,风清儿那冰冷彻骨的声音,也是在天际响彻而起,令得一些人略微色变。“风杀指,风雷阁杀伤力最强的斗技之一“』”
在凤清儿声音落下时,广场周围,顿时响起一道道抽冷气的声音,显然对于这华丽的一指,并不陌生。
早已回到席位上的风尊者,也是在此刻微微眯起了双眼,身体前倾,袖中的手指处,深青色的风旋犹如精灵舫的来回旋转,而在风尊者体内斗气略微有所波动间,一旁的雷尊者,手掌上,也是雷光隐隐闪烁,显然,若是此刻风尊者出手的话,恐怕他也是会立刻出手将之阻拦。”
光束的速度极为可怕,几乎宛如穿透了空间一般,一闪间,便是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出现在了那坑洞的上空,下一瞬,那连绵无尽的尺影防御,直接是瞬间崩溃!见到那尺影防御崩溃,场地周围,顿时响起一道道遗憾的叹息之声。
然而,就在他们叹息声刚刚响起之霎,一朵碧绿色的精美火莲,却是悄然从尺影之下浮现,旋即花瓣徐徐张开,绚丽奔常……
正文 第一千章 妖凰圣像
碧绿色的火连徐徐张开,宛如一座精巧的莲座般,荧光缠绕,美得动人心魄,然而,就是在这股惊人的绚丽下,却是隐藏着一股可怖的毁灭般的狂暴力量。
在火莲舒展而开的那一霎,光束也是狠狠的暴射而来,旋即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狠狠的撞击在了火莲正中心!
两种皆是蕴含着可怕能量的攻击,在此刻,犹如陨石般,狠狠碰撞!
碰撞,出人意料的,并未带起丝毫巨响,强烈的光束与碧绿光芒死死纠缠在一起,不断的互相侵蚀,在光芒交错的地方,甚至是连那虚无的空间,都是蔓延出了一道道细小的漆黑裂缝。
满场寂静无声,所有目光皆是死死的盯着火莲与那道光束,虽然并未有着意料中的巨响,但一些感觉敏锐者,也是能够隐隐间的感受到那两股恐怖能量的威力。
火遂徐徐旋转,碧绿的光芒将其衬托得犹如绿色水晶般,火焰缭绕在其上,任由那光束如何强横,也是难以突破那层火焰防御,反而在这种互相间的侵蚀间,光束的光芒,逐渐的变得黯淡——随着对恃的持续,那空间波荡也是越来越厉害,最后一股狂猛吸力从中爆发而出,将地面之上的一些碎石碎木吸得飞进那光圉之内,旋即直接被震碎成湮粉。
这种波动,持续了将近两分钟左右,终于是伴随着光束光芒的微弱逐渐的变得黯淡,直至最后的尽数消数。
在光束消散之后,碧绿色的火莲,却依旧在不急不缓的旋转着,但其上的那种碧绿之色,也同样是变得黯淡了许多,显然在先前的那般互相侵蚀中,也是消耗了火莲不小的能量。
两种恐怖斗技的交锋,最后却是以那陌生的火莲取胜,这一刻,广场之上顿时传出道道惊哗之声,对于风雷阁风杀指的威力,在座的人,可是如雷贯耳一般,然而没想到,以凤清儿的实力施展而出,最后居然依旧是被萧炎那陌生的火连抵御而下。”
席位之上,凤尊者紧绷的身体微微松懈,手掌之上的风旋也是缓缓消散,目光盯着那徐徐旋转的火莲,眼中掠过一抹惊诧,那火莲之内的所蕴含的狂暴能量,即便是他都是忍不住的有些感到侧目
“那老家伙可不会这一手,难道是萧炎从别处学来的这等斗技&?
但为何具备如此威力的斗技,我居然是没有半点耳闻?”风尊者略有疑惑,旋即偏过头,看了一眼那面沉如水的雷尊者,脸庞上不由得划过一抹淡淡笑意。
“难怪能被那眼高于顶的老顽固看中,这萧炎的天赋,崦起当年的韩枫,都是要强上许多。“”
“这家伙居然接下了凤清儿的风杀指…”广场边缘,唐鹰与慕青鸾望着那在交锋中消散的光束,眼中皆是有着一抹震惊之色,对于风杀指的威力,他们曾经正面面对过,自然是清楚这等斗技的威力,然而如今这一幕,却是令得他们不得不在心中叹息一声,这突然冒出来的萧炎,恐怕比他们都是要强上不少。”
凤清儿虚立天空,曼妙的娇躯在那彩衣的包裹下,勾勒出动人的曲线,她美目冰冷的望着下方那消散的光束,内心虽然同样有些震动,但面上却是未曾露出丝毫。
在光束消散间,那悬浮在坑洞上方的碧绿火莲,旋转速度却是突然加快,旋即咻的一声,带起一道漂亮的绿色火尾,迅速的射向天空上硌凤清儿。
望着那暴掠而来的火莲,凤清儿黛眉微蹙,玉手一动,那巨大的彩凤便是一声凤鸣,旋耻闪电般的出现在前者头顶上空,一圉七彩光罩从其体内扩散而出,将凤清,LJ包裹而进。
“嘭!”
光罩刚刚成形,火莲也是期然而至,旋即犹如_枚炸弹般,庞大的火浪,在那光罩之上,爆炸开来。
巨大的爆炸,宛如绚丽的烟花般,在天空上飞射而开,备在那狂暴的能量冲击下,看似坚固的七彩光罩之上,迅速弥漫起一囡囡涟漪!
涟漪的扩散速度越来越快,到得片刻后,光罩终于是承认不住那等可怕的爆炸力,一道巨响中,居然是砰然爆裂而开。
光罩爆裂,残存的火焰冲击,也是毫不客气的撞击在了那巨大的彩凤之上,庞大的力道,在一道凄厉的尖鸣声中,直接是将后者震飞而出,一些彩色绸缎也是在此刻断裂而去,从彩凤身体上飘然落下。
彩凤震飞,也是露出了其内的凤清儿,不过她倒是要略好一些,身体颤动间,便是在天际留下几道残影,而其身形,也是顺利的将那残留的火浪给躲避而去不过虽说躲过了火浪,但这一次的交锋,明显是凤清儿显得狼狈一些,而远也导致其脸颊上的冰冷之色,更加浓郁。
玉脚一点吞空,凤清儿娇躯飘飞而退,旋即落在那便得残破许多的彩凤身体上,贝齿一咬玉指,旋即猛然按在彩凤背部之上。
“血脉吞灵!”
随着冷喝落下,一股浓郁的红芒陡然自其掌心爆发而出,旋即迅速将彩凤包裹而进,而在这诡异红芒内,彩凤的身体则是快速缩小,最后直接是化为一道浓郁红芒,被凤清儿吸进小嘴之中。
红芒入体,凤清儿娇躯一震,旋即一对彩色凤翼,从其后背舒展而开,与此同时,其气息,也是瞬间暴涨!
气息暴涨并未持续多久便是停止,但此刻的凤清儿,却是瞬间从一星斗宗的实力,飙升至三星斗宗层次,这等狂猛飙升,可是看得人有些目瞪口呆。
在凤清儿气息暴涨间,广场上萧炎的身影也是山路而现,微皱着眉头望向前者,旋即冷笑一声,手印也是迅速变动。
“天火三玄变!”
心中一声冷喝,火焰暴涌,旋即飞速回缩,而其气息,也是与那凤清儿相同,迅猛飙涨,不过就在其勉强达到三星斗宗层次时,便是停止而下。
感觉到这一次全力施展天火三玄变,居然只能够勉强的提升二星实力,萧炎心中也是颇感惊愕,他在斗皇层次施展时,提升三星都不是什么难事,而如今,居然差一点都抵达不了二星的层次,这之间的差距,可是相当之大啊。
心中对此略作沉吟,瞬间后萧炎也是明白了一些,斗宗之间「每一星的差距远比斗皇之间的差距更大,再施展同样的秘法,自然是难以达到跟以往相同的效果。
“不过那凤清儿居然能够提升两星之多的实力,看来她所施展的秘法等级必然不低,应该是要比我这残缺的天火三玄变要强一些。”萧炎在心中喃喃道,看来等有时间,他是得需要想办法将天火三玄变给凑齐了,不然的话,日后与一些同样拥有秘法的强者相战,可是有些吃亏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自然是不能再拖了,眷分出身负方才是正理。“”
萧炎望着天空上那振动着一对七彩风翼的凤清儿,片刻后,眉头突然一皱,目光有些疑惑的望着其身后的那时凤翼,不知为何,他居然是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就在萧炎为此而感到疑惑间,天空上的凤清儿,那青银色双眸,却是陡然变得冰冷起来,磅礴的斗气自其体由-暴涌而出,旋即居然是在其身后的空中,幻化成一个巨大凤凰虚像。
此凤通体呈漆黑之色,给人一种妖异之感,那堆凤瞳遥遥的盯着萧炎,一股奇异的威压之感,从天而降!
在这股威压之下,似乎连这片天地间的能量都是变得有些紊乱起来,广场之外,也是传出一道道惊骇的声音。”
萧炎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巨大的黑色凤凰的虚像,浑身突然有种发凉的感觉,现在他也是能够明白,这凤清儿,似乎也是与那慕青鸾一般,并非是真正的人类,而是魔兽本体,只不过,具备着如此威压的魔兽本体,可当真是萧炎这些年中首次所遇。”
凤清儿美目不含丝毫情感的盯着萧炎,片刻后,玉臂轻抬,玉指,遥遥指向萧炎,冰冷彻骨的声音,带着一种异常强烈的威压与霸气!“妖凰圣像,吞天纳地!”
冷喝落下,只见得凤清儿身后那虚幻黑凰,犹如复活一般,仰天发出一道尖利凤鸣,旋即巨大的双翼一振,一道足有十丈庞大的乌黑光芒,带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如陨石般,狠狠的对着萧炎降临而去。
目光死死的望着那笼罩天地般的诡异乌黑光芒,萧炎眉心一动,骨灵冷火迅速掠齿-,而就在其即将有所动作时,却是突然感觉到纳戒之内传来一阵波动,当下一惊,心神一动,便是察觉到纳戒之内波动的来源。
那是一个玉瓶,玉瓶之内,有着几滴蕴含着恐怖能量的青红血液。”
望着这几滴当初从那神秘干尸中提炼而出的青红血液,萧炎愣了愣,旋即似是陡然想到了什么,眼瞳猛然紧缩,目光望着天空上的凤清儿,一道震惊念头,从心中。弥漫惹出。
她——她是天妖凰族的人?”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圣像之力
席位之上,当风尊者看见凤清儿身后那庞大的漆黑凤凰虚像时,脸色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变,日光转向一旁的雷尊者,声音低沉的道:“没想到,她居然会是天妖夙族的人,难怪你要亲自出手为其掩盖真实气息。
雷尊者笑了笑,笑容中有着一分掩饰的得意,瞥了一眼场中的萧炎,道:“能够将清儿逼到施展本族秘技,这萧炎,倒真的不是寻常之辈啊。”风尊者双眼微眯,眼幸硝「过一抹寒意。
“呵呵,风尊者可不要莽撞,你或许不惧我风雷阁,但清儿可是天妖凰族的人,她若走出了什么状况,恐怕天妖凰族并不会善罢甘休,那一个种族是如何的霸道,想必你应该心中有数,可不要为星陨阁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雷尊者淡淡的道。“你是在威胁我?”风尊者突然一笑,道。
望着风尊者脸庞上的笑容,雷尊者心中却是升起一些戒备,在场的四大尊者之中,当属风尊者成名最久,而且交历也是最老,当年这雷尊者尚还是一名斗宗时,风尊者便已在中州之上拥有了不弱名声,虽说如今两者身份地位皆是持平,但对于前者,雷尊者依旧是抱着最大的忌惮。
“这可谈不上威胁,是否属实,你我心中皆明白。”
风尊者瞥了雷尊者一眼,旋即望向场中,淡笑道:“以老欺小的事,我可不会干,而且这场交手,究竟谁胜谁负,现在都还是未知之数r“”
闻言,雷尊者眉头也是挑了挑,唇角掀起一抹冷笑:“莫非你还真以为那萧炎会是清儿的对手?施展了本族秘技的清儿,即便是风雷阁的一些实力强横的长老也是奈何她不得,更何况这方才突破斗皇没多久时间的萧炎?”风尊者笑笑,不置可否的道:“那便看最后的结局吧…”
见状,雷尊者也是大笑一声,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便让我们来看看,这场交锋,谁能笑到最后。”
在席位之上这两位一方巨擘交谈间,场中的萧炎,心境也是极其的不平静,在隐隐间猜测到凤清儿的身份后,他也是略微感到了一些忧然,难怪先前在看见凤清儿那对彩色凤翼时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如果将其上的彩色羽毛以及皮肉割除的话,那不就是与自己那骨翼完全一模一样的么。
“该死的…这女人怎么会是天妖凰族的人?”
感受着纳戒之内那玉瓶中不眸-波动的青红血液,萧炎不由得在心中暗骂了一声,没想到在遇见天妖夙族的人后,连这提炼而出的血液都是会出现这般异变,这天妖夙族,果然诡异,难怪能够成为魔兽界中三大顶尖势力之一。
灵魂力量不断的侵入纳戒之中,将那青红血液的波动遮掩而下,若是让得这凤清儿知道自己手中有着天妖民族血液的话,恐怕会遭来无尽麻烦,毕竟那天妖凰族的实力,比起风雷阁这等势力来说,可是强横了大多。
分出心神压制下青红血液的波动,萧炎心头突然泛起一股危机感,璀璨雷光自体内暴涌而出,而其身形则是瞬间消失在原地。“轰!”
在萧炎身体刚刚消失的那一霎,诡异的乌黑光芒猛然从天而降,旋即重重的落在那片坚硬的银木广场之上,顿时,在一片异样的嗤嗤声响中,广场之上,直接出现了一个将近十丈庞大的深深坑洞,在那坑洞丹围,还有着一丝丝漆黑的火焰燃烧。
半空中,萧炎露出身形,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丝丝极淡的漆黑火焰,犹如自地狱深处弥漫而出,带着一股森然阴冷,而这种诡异的火焰,似乎便是萧炎心中那种危机感的来源。
“这是什么火焰?应该不是异火,不然的话我体内的异火待会有着感应,但此火的威力,却是为何丝毫不比异火弱?”萧炎心中掠过一抹震惊之色,如今的他,对于异火榜上的异火皆是极为熟悉,但想来想去,却是没有找到一种与此火有着相同模样的火焰。,“!”
乌黑光芒扑了个空,天空上的凤清儿却是一声冷笑,纤指一引,乌黑光芒顿时如黑色巨蟒般,快若闪电般的自那巨大的坑洞中暴露而出,沿途带起一阵阵低沉的音爆之声,噼里啪啦的在整今天际响彻。
望着那继续扑来的诡异鸟光,萧炎眉头一皱,他能够感受到这鸟光之内所蕴含的恐怖能量,若是被它正面击中的话,恐怕即便是以他如今的实力,至少也是得落个重伤结局。脚掌之上雷芒闪烁,其身形急速闪退,一道道残影不断的在天空中浮现。“萧炎,圣像之力,无可躲迪,未取你命,它便跟你一辈寺!”凤清儿望着那不断闪避的萧炎,俏脸上浮现一抹嘲弄,冷笑道,在她身后,那巨大的黑凰虚像,比先前淡了许多,显然类似这种恐怖的鸟光攻击,以凤清儿现在的实力,并不能菇展多次。
对于凤清儿的冷笑声,萧炎犹若未闻,将三千雷动施展至极致,一道道残影不断闪现天空,不过这种残影刚刚出现,便是会在下一霎被紧随而来的诡异乌光震成一片湮灭。唰!唰!
手中重尺挥动,几道巨大的碧绿尺芒暴射而出,狠狠的撞击在乌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