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260部分

量彻底操控之后,一切自然是变回原样,现在-的他,所需要做的,便是彻底稳固心神,然后感受着体内那越加强-横的-实力便可。”
暗红的血潭中,时间如流水般的度过,一眨眼,便是将近十天时间过去,这十天之内,萧-炙-身体依旧未曾有过丝毫动静,一头血色红发也是越来越浓郁,但值得一提的时,如今萧炎的气息,也是逐斯的增涨到了一个可怕地步,虽说依旧未曾突破斗皇,但比起十日之前,至少是强横了两三倍不止。
气息的蜕变,但世,并,未-带动萧炎顺利突破斗皇,由此可见,这斗宗层次,是何等的难以达到,若非是因为这天山血潭的涑故,即便是以萧炎的速度,要达到这般地步-,怕也是至少需要将近半年的时间吧。
一股股粘稠的血色能量源源不断的钻进萧炎体内,某一刻,其脸庞却是突然一动,眼皮抖了抖,居然是缓缓睁导-开来。
睁开双眼的萧-炎-,眼中-有着许些惊愕,将他突然从修炼状态中惊醒出来的缘故,-并非是外界原因,而是因为他发现,随着在此处修炼的加剧。其眉-心处的那枚“三千雷幻身”的灵魂分身,居然也是在逐渐的吸收着那种血色能量,-但-或许是图为有着他压制的缘故,因此那分身所吸收到的能量并不多,所以到得现在,他才突然察觉到分身似乎在逐渐的变强。”
“这里的能量-,居然对灵魂的增涨还有效果?”萧炎疑惑的喃喃了一声,旋即略作迟疑,屈指一弹。一道无形光芒便是自眉心处!掠而出。最后落在身旁。
分身一出现,其体内便是自动弥漫而出一股吸力,周围的那些粘稠血色能量,也-是犹如-受到,牵引般,分出一股,对着其体内也是灌注而去。而当这些-血色-粘稠-能-量;&接触到分身身体表面的陨落心炎时,顿时爆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那是能量中的火毒被排除出现的情况。
“还好有着陨落心炎保护分身,不然的话,这分身刚刚一出现,便是得被火毒侵蚀将消散而去,见到这一幕。萧炎也是松了口气。在心中道。
随着那一股磅礴的血色粘稠之力进入分身体内,只见得一股浓郁的暗红之色,顿时-9-其体内暴涌而出。一时间,本是透明虚幻的分身,立刻变成了血红之-色。
不过虽然颜色变化了,但与之有着荚魂连接的萧炎却是惊喜的察觉到。分身的实-力,居然是-在-一种令人极为惊骇的速度,迅猛提升!
“按照这种速度,再配合着陨落心炎的锤炼,恐怕要不了多久时间便是能够达到登堂境界,这里的能量,居然还有着淬炼灵魂分身的效果?”萧炎也是为这速度震惊了一下。旋即惊喜的自语道。
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便是将三千雷幻身修炼至登堂境界,此事若是传到风雷阁耳-中-,恐怕那些修炼这斗技的人,当场便是得吐血三升吧,特别-是那费天,要知道,那老家伙为了将分身锤炼到登堂境界。可是消耗了将近五年时间,而这五年时间,萧炎却是将之缩短了数倍乃至十敏倍,这之间的差距,宛如云泥之别。
这里的血色能量-这般奇效,恐怕即便是连那金石都是不知道「毕竟他可没有异火护体,可不敢将灵魂释放而出,毕竟一旦灵魂沾染上火毒。那可就真正的是无药可治,等于必死之局了。
心中为这等发-现雀-跃了一下。萧炎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分身的变化。如此许久之后,在并未见到有什么其他状况出现后,他方才彻底的放下心-j$,将分身放于一旁,任他吸收着能量,反正这血潭之底能量极为磅礴,足够-他们的挥霍。
将心神从分身之上转移-而开后。萧炎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脸庞上的喜意更浓,低声喃喃道:“斗皇巅峰。“那金石的确没说谎,这里恐怕还真是能够让我成功突破斗皇,晋升斗宗,不过这时间,或许得消耗不少“■”
微微抬起头,望了一眼上风,粘稠的血红色能量并未让得他的视线射到太远,那一片千篇一律的暗红之色。令码人颇感压抑,但为了能够成功突破斗皇,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去了。
“若是能够-成功突破至斗宗,若是再遇见费天那老不死,我也能与周旋一二,若-是昝借助曜-老先生的力量,或许能与其正面抗衡。”
斗宗与斗皇-,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等级,若是能够成功达到,那他与费天之间的距离,也不再是那么遥不可及,借助着一些外物,也并非是不可能与其一战。
而且达到了斗宗层次,他炼制七品丹药的成功率也是能够提升不少。也不用再-靠运气,有了这等实力,即便是参加丹塔举办的丹会,莽炎也是有着不弱-的信心能够进入前十!
想到那达到-斗宗的种种好处,萧炎心头也是越加炽热,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身旁不远处正不断吸收能量的灵魂分身,手掌也是再度结出修炼手印,眼眸也是逐渐葆卜上,这一次,他是彻底的打定了主意,若是不突破斗宗,那么便绝不离开这血潭之底!
随着萧炎再度进入修炼状态,血潭之底,再度变得寂寥无声了起来。不过唯一有所不同的,便是此刻的暗红世界中,又是多了一道犹如无底洞般,源源不断吸收着能量的身影。”
时间在这里过得极快,完全进入修炼状态中的萧炎,也是彻底遗忘了时间的流逝,他犹如进入了一个遗忘般的状态,而开启这个状态的唯一办法,便是等到突破格那一天!
为了突破,萧炎是真正的下了狠心,从来到中州的这段时间「他清楚的感觉到斗皇-实力,已经不足以再令得他得到足够的安全感,在这片强者云集的大陆-上,唯-有不断的提升实力,方才能够令得自己的生命得到足够的保障!
在这般遗忘般的状态之中,时间如指间沙般,悄然流逝,未曾带起丝毫波澜。
十天,二十天,一个丹\,一个半月,两个月…”-当时间的指针,走到第-七十八天的时候,寂寥无声的血潭之内,终于是有了一丝动静!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三章 突破!斗宗!
火山口之外,狂风肆虐,呜呜的刮个不停,在山口不远处的那石亭中,有着两道苍老身影负手而立。
“已经两个半月时间了-』”金石眉头紧皱的望着那火山口之中,那里的天山血潭,已经从当初的满溢状态,降到了一个极浅的位置「而且那红色的液体颜色也是变得淡化了许多,看上去就与寻常湖水没什么不同,其中的能量,也是淡到了一个无法吸收的程度。
一旁的金谷闻言,也是苦笑了一声,旋即迟疑的道:“难道出什么问题了?那下面硌天山火毒实在是太过浓郁,即便是连我都不敢深汽“』”
“应该不会的,天山火毒虽然凶悍,但对异火却没太大的威胁
金石摇了摇头,沉声道,但不知为何,其话语中倒并非是显得那般自信,萧炎进入天山血潭已经两个半月的时间,这时间,实在是有些太长了,血潭之底的火毒极浓,即便是他都不敢停留这么长的时间,虽说萧炎拥有着异火,但毕竟他的实力,还只是一名九星斗皇…
望着金石那般模样,金谷也是无奈一叹,这两个半月中,天日山脉的能量潮汐也是逐渐的平息了下去,凤清儿等人在血潭中待了将近五天时间后,也是陆续的离潭而出,在略作告别后,便是迅速的离开了去,看那般模样,似乎这次的血潭侵泡,他们得到的好处,极为不小,说不定待得回去之后,便是能够顺利突破斗皇也不一定。
而至于纳兰嫣然,在血潭内仅仅只待了三天时间,便是因为体内能量达到饱和而不得不出潭,然后在天日山寺了萧炎将近两个月,终于是不得不离去,也就是说,如今的天目山,恐怕也就只有萧炎一人还没有半点消息。“若是今天之内依旧还没有消息,我便进入血潭之底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沉吟许久,金石终于是一咬牙,他体内的火毒还需要萧炎出手,因此即便是明知道那血潭之底不能随便进入,也只能去查看一番了。闻言,金谷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般了。”轰!”
就在金谷刚刚点头的那一霎,火山口周围的天地,突然凭空爆发出一阵能量轰鸣声,旋即这片天地间的能量,居然是剧烈的波荡了起来。
而随着这道轰鸣声响起,只见得周围天地间的能量就犹如受到了一种牵引般,居然开始疯狂的对着火山口之内凝聚而去,金石二人定睛一看,发现这些能量所凝聚的地方,赫然便是那天山血潭所在处!“怎-么回事?”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金谷一怔,旋即急忙道。
金石也是眉头紧皱,目光死死的盯着血滓之内,那里的水面上,此刻出现了将近十几丈庞大的水漩,在水旋中心位置,有着一个漆黑的空洞,而那些周围天地间的能量,则是尽数顺着这里,狂涌而进。“血潭内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疯狂的吸收能量,如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萧炎搞出来格。”金石缓缓的道。
“以他斗皇的实力,怎么可能引动天地能量的震荡?”金谷惊诧的道,旋即似是猛的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瞪,震惊的望向金石:“这家伙。“不会是要突破到斗宗了吧?”
金石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奇异神采,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道:“恐怕是这样,这家伙。』居然还真的做到了,虽说天山血潭的确有着一些助人突破瓶颊的效果,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在血潭之内成功突破的人。“此事若是传出去了,天山血潭的吸引力还会暴增。”
“难怪居然在血潭之底待了这么久的时间,原来是想一鼓作气突破至斗宗,不过这办法怕也就唯有拥有异火的人方才能够使用,那下面的天山火毒实在是太过恐怖了点。”
“不过这家伙突破时闹的动静可还真不小,这边的天地震荡成这般模样,恐怕方圆千里之内的一些斗宗强者,皆是会有所感应-”金谷咂了咂嘴1道。
金石点了点头,目光紧紧的望着血潭,心中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只要萧炎没事,那他体内的火毒应该也是没问题了。
在二人谈话间,这片天地间的震荡也是越来越剧烈,一股股浓郁的能量不断从天地间渗透而出,然后源源不断的对着血潭内的那个漩涡之内涌去,远远看去,几乎整今天目山都是包裹在了有些斑斓的狂暴能量之中,极为壮观。
这般变故,自然也是引起了天目山整个o$f金鼠族的注意,无数道惊愕的目光投射而上,望着天空上那宛如实质般的狂暴能量,那胶隐隐间所弥漫而出的能量威压,令得不少实力稍\}!的噬-金鼠有种心惊胆颢艇的感觉。
天地间的变化,随着时间的持续,不仅未曾减弱,反而是越来越浓郁,到得后来,看上去几乎就犹如无数道彩色的匹练不断从天空掠下一般。”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能量涌进血潭之内,一股磅礴气息,也是犹如苏醒的巨龙般,缓缓的白血滓之底弥漫而出,那股气息之强,即便是金石金谷二人,也是微微有些动容。“这股气息。』可不像是刚刚晋入斗宗的程度啊。”金谷有些疑惑的喃喃道。
“嗯,光是这股气息,便是丝毫不比寻常的一星斗宗强者弱,不过这也不排除在突破之际气息达到晷峰的缘故,或许待得突破完成,便是会逐渐降下吧。”金石点了点头,道。
气息的弥漫,迅速的扩散,短短时间之内,便是将整座天目山笼罩而进,在如此磅礴的气息之下,除了金石等少数一些实力极强的人之外,其余者,皆是由心蔓延而出一股恐惧之感,不少未曾化形的噬金鼠,慌乱的吱吱乱叫。
伴随着天目山上的动静越来越大,以及那股自血潭之底传出的气息越来越强,一时间,天目山脉周围千里之内,不少强者都是有所感应,一时间,一道道目光皆是投向了天目山脉所在的范围。“这股气息。』又有人要突破到斗宗了么?看这方位,似乎是在天目山脉?难道又是噬金鼠族的人?”“这些家伙,倒还真是好运,这样一来,噬金鼠族的实力又是要增强了啊。”天山血潭还真是好东西啊,看来下一次或许也该让宗内的弟子也去试试运气了。”
天日山填,能量呼啸天际,血潭之上的璇涡,旋转速度也是越来越疯狂,浪花狠狠的轰击在周围的石壁之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之声。
而或许是因为天地能量的波动,也是导致山顶上空凝聚了不少鸟云,一时间,原本艳阳高照的天气,居然便是直接变得乌云密布了起来。
对于天空上的变化,金石金谷二人倒是未曾在意,他们的目光,一直死死的锁定在血潭之中,在他们的感应中,那血潭之底似乎的吸收,似乎也是达到了一个顶点。”“要出来了。“”金石盯着旋转速度越来越恐怖的水面漩涡,突然沉声道。”嘭!”
其声音刚刚落下,只见得那水面之上,猛的犹如被投入了无数炸弹般,轰然暴射而出无数直冲云霄的水柱,水柱爆裂西开,犹如在天Q山下起了倾盆暴雨般。
血潭水柱在铺天盖地的喷射而出,瞬间后,一道犹如鹤唳般的清啸,陡然自血潭之底,携带着磅礴斗气,冲破水面,直射云霄!嘭嘭嘭嘭嘭嘭!
一声清啸,犹如引动了天地震荡般,水柱暴射,空间扭曲,甚至连整座天日山,都是在此刻颢抖了起来,火山口周围,一道道裂缝犹如蜘蛛网的急速蔓延,震耳欲聋的巨声,连绵不断的响彻。嗥!
山峰的震动,刚刚停歇,一道几乎弥漫了整个血潭的庞大水柱「犹如火山喷发般,狠狠的自血潭之内喷射而出,直接是将那水面上的漩涡,强行冲散!
水柱几乎有着几十丈高大,而就在其达到顶点的那一刻,轰然暴碎,巨大的水团落下天际,宛如在天地间形成了一道连绵不绝的雨幕一般。
雨幕狠狠的拍打在石亭之上,带起清脆的滴答声响,整今天日山脉的目光,皆是紧紧的注视着天空。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那遍布天际的雨幕,却是犹如被无形的打手拨开般,自动的分裂出一道通天坦途!
而在那天际分裂西开的雨幕间,一道削瘦身影,缓缓浮现,脚掌轻踏虚空,身体如枪般笔直,那从其体内弥漫而出的磅礴气势,犹如一柄开天利剑般,刺穿头顶那无尽苍穹「“斗宗…”
感受着这股气势的强悍,整座天目山脉,皆是响起了一道道带着敬畏与艳羡的低低喃喃声音。
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再见药老!
削瘦身影笔直般的矗立天际,身形未动,但那股弥漫而出的磅礴气势,却是令得这片天地为之震荡。
斗宗,大陆强者真正的分水岭,若有成功踏入这个层次,方才具备着在中州混迹得风生水起的基本条件,而如今的萧炎,却是在以这般年龄抵达这一步,这般成就,已然极为不弱。
雨幕从天际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将整个天目山都是笼罩在其内,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个不停。
身影遥遥的踏立虚空,背后并没有斗气双翼或者骨翼的出现,踏空而行,这是斗宗强者独有的标志。
无数道目光透过雨幕,望着天空之上那道一动不动的身影,一时间,整个天目山脉皆是寂寥无声,唯有着那雨滴声音落在树叶之上的声音,清脆响彻。
天空之上,身影纹丝不动,雨幕在抵达其周身半丈时,便是会自动消散而开,那般模样,就犹如萧炎周身有着一个无形屏障存在般。
此刻的萧炎,眼眸紧闭,磅礴气息荡漾在周身,看上去,如同化成了雕塑一般。
“他怎么了?”见到萧廷一直纹丝不动,金谷眼中也是闪过一抹诧异,道,现在的萧炎基本上已经晋阶成功,可为何还是这般?“似乎是进入了一个奇妙状态…”金石迟疑了一下,方才道。
闻言,金谷也是一愣,即便他实力比萧灸强,但也是看不遁现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等吧,应该很快便会好的。
嗯.
在两人谈话间,天空上紧闭双眸的萧炎,眉头却是微微紧皱了起来,其眉心处那许久未曾有过动静的火印,此刻居然散发出了许些火芒。
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事,萧炎初始也并不太之情,他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在成功突破至斗宗的那一刻,似乎体内的灵魂力量变得极为的敏感了起来,而与此同时,也是再度察觉到了眉心处那火印之内所遵留而下的淡淡灵魂残印。
这火印是药老当初被抓捕之时所留,而这种状态,也并非是第一次出现,当初在突破至斗皇时,萧炎便是顺着迳火印残留的印记穿越了时空,窥探了那座捕获了药老的神秘大殿,但由于当初的灵魂力量并不算强,因此所看见的情形,也是极为模糊。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告再度感应到火印的变化时,萧炎也是明白了什么,当下体内灵魂力尽数凝聚在一起,然后一头便是钻进了火印之内。
随着灵魂力量钻进火印,萧炎眼前迅速一花,一条漆黑的通道诡异浮现,而其也并未有多少迟疑,灵魂力量闪电般的暴掠而进。
漆黑的通道似乎极为的漫长,但有过上次经验的萧炎却并未显得急躁,小心翼翼的凝聚着灵魂力量,飞速的穿梭而过。
这般穿梭,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漆黑通道尽头处,终于是隐隐间传来了一种压抑,阴森的波动。
感受到这种波动,萧炎的灵魂力量也是逐渐减缓下速度,片刻后,小心翼翼的自通道尽头飞掠而出。
灵魂力量刚刚冲出通道,便是感觉到一股阴凉的温度缭绕而来,印入眼帘的,依旧是那漆黑色的庞大巨殿,巨殿大得可怕,通体呈黑灰色,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在大殿之中,有着不少足有十几丈庞大的黑石柱,石柱之上,绘满着众多诡异行文,隐隐间闪烁着许些毫芒,一闪一闪间,犹如无数只眼睛般,阴森而冷肃。
萧炎的视线飞快的扫过这庞大得不知道面积几何的大殿,然后日光便是陡然转向另外一个方向,在那里,闪烁着无数个光团,细细看去,只见得那些光团之内,赫然便是有着一道紧闭双目的灵魂体!虽说在上一次,萧炎便是见过,但当时太过匆忙,而且灵魂力量也不强,因此带回的视角并不太清晰,但这一次,却是看得极为清楚,在那些包裹着灵魂体的光团之外,有着一道黑色锁链。
这条黑色所炼缠绕着那些灵魂体的脖子,隐隐间,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从灵魂体体内,顺着锁链传出。,目光顺着锁链转动,只见得这些锁链硌尽头,赫然便是那些庞大得犹如擎天之柱般的黑色诡异石柱!这些石柱,似乎是在吸收着那些灵魂体体内的什么东西,这一幕,看得萧炎有种毛骨悚然般的感觉,魂殿,似乎是在用这些灵魂当做一种什么东西养分?
虽然现在萧炎仅仅只是一股无形的灵魂之力,但一股震惊情绪,依旧是涌现而出。
这股震惊持续了一瞬,萧炎便是连忙感应着火印之内存在的那一股极淡的痕迹,而其灵魂力量,也是小心翼翼的对着大殿之内游荡而去。
不知为何,在这大殿之内,并没有见到半个魂殿的护卫,迳-里有的,仅仅是那种千篇一律般的阴森与近乎死亡般的寂寥。
诡异,阴森,死亡之地,这便是萧炎对这里的感受与评价。
心中念头闪动间,萧炎的搜索却是并未间断,目光不断的在大殿之内那密密麻麻的光团之内扫过,片刻后,灵魂力量突然徼做一颤,萧炎心头顿时一喜,那丝细微的波动,变得略微明了了一些。
心神一动,萧炎速度悄然加快,但却依旧并不敢放得太快,他清楚的知道,在这大殿中,定然有着一名魂殿尊老把守,虽说如今是今非昔比,但萧炎依旧没有狂妄到能与一名斗尊强者战斗的地步。
前行并未持续多久,萧廷的灵魂力量便是陡然停顿,目光怔怔的望着前方,在那里,一个并不显眼的光团,漂浮在一处石台之上,光团之内,一个身体略有些虚幻的老者,正紧闭双日,那张熟悉得印入灵魂般的苍老面孔,赫然便是药老!在药老的脖子处,也是有着一条黑色锁链,而且这道黑色锁链比其他的更加庞大,其上的那种诡异符文也是更加繁多。
灵魂力量剧烈的颤抖着,显示出萧炎此刻那激动得难以言语的心情。
望着那张比以前显得更加苍老的面庞,至药老被捕到今日,怕也是有着将近三四年时间,一想到这些年他所受到的苦楚,萧炎便是有种揪心般的触痛以及滔天杀意,他有今日成就,药老居功至伟,而所谓师如父,萧炎也是真正的将之当做父亲般,眼见得他受这般折磨,心中自然也是极为痛苦。
灵魂力量轻飘飘的悬浮在石台上方,由于谨慎缘故,萧炎并未降落身形,而是目光就这般怔怔的望着闭目中的药老,他能感应到药老的生机,虽说有着萎靡,不过还好,并没有太过严重的事情。
在萧炎注视着药老间,沉睡中的后者似乎也是略有感应,眼皮微微抖了抖,在挣扎了片刻后,居然是逐渐的睁了开来。
略显得;$浊的双眼徐徐睁开,西药老的身体也是在一霎陡然凝固了下来,日光呆呆的望着面前的虚空,身体忍不住的有些颢抖了起来。
见到药老这般模样,萧廷也终于是忍不住,灵魂力量一阵扭曲,化为虚幻的身影,凭空对着药老跪立而下,隔空磕头,声音之中,透着一分嘶哑:“老师,弟子不孝!”
药老望着面前悬空跪立的青年,双眼也是变得湿润了起来,细微的声音,透过光团,缓缓传出。
“小家伙,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能收你为弟子,是我这老骨头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
虽说如今被围,但药老的眼力却是依旧尚在,一眼便是能够瞧出如今的萧炎只是一缕灵魂力量,但管中窥豹,光是一缕灵魂力量便是能做到凝化人形的地步,自然能够精出,现在的萧炎,怕已成功晋升至斗宗。
萧炎眼囹泛红,低声道:“老师,您放心,我会眷来救你!”
“或许你没有那种资格”
萧炎话音刚刚落下,一道苍老的淡漠声音,却是缓缓的在大殿之内响彻而起。
随着这道苍老声音响起,一股浩瀚的戌压,陡然降临,而萧炎却是神色不变,站起身来,转过头来,目光阴森的望着那后方波动的空间,那里,一名身着紫衣的老者,正诡异的浮现而出。
现身的紫衣老者,目光瞥了萧炎一眼,旋即眉头微皱,后者的灵魂力量,隐隐间给他一种有些熟患的感觉,略微思索了一下,不由得有些惊讶的道:“你是当年的那道灵魂之力?”
萧炎目光森然的盯着这位紫衣老者,幕未答话。
“没想到当年连本尊一道灵魂波动都是接不住的人,如今居然是能够再次来到这里,看来你比当年,强了不少啊。”紫衣老者瞥一眼光团中的药老,淡淡一笑,举起手掌,遥遥对着萧炎:“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下次来时,我会将老师这些年所受的苦,尽数奉还!”萧炎的目光,犹如一头野兽般,隐隐间带着一丝令人心悸的疯狂。
“希望吧…”
紫衣老者眉毛一抬,手掌陡然握下,萧炎周身空间,顿时崩裂,而萧炎的那道灵魂之力,也是在这般恐怖攻击下,化为湮灭。
望着萧炎消散的身影,光团之内的药老,苍老的脸庞上,却是浮现一抹欣慰之意,萧炎面对斗各强者居然能够怡然不惧,看来这些年,他真的成长了不少,他隐隐间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子,下次再出现时,应该便不再是灵魂之力,而是真正的本尊!见到药老脸庞上的那抹欣慰,紫衣老者却是眉头一皱,不知为何,他心头感觉到了一丝不知多少年未曾出现的不安…虽然并不强烈,但却有着深入灵魂的冰凉之感。
“萧炎是吧…”
安静的大殿中,有着一道蕴含着冰冷之意的声音,缓缓响起。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一星斗宗
漆黑而阴冷的大殿之中,光团内的药老看了一眼眉头微皱的紫衣老者一眼,不由得一笑,道:“吞灭,是否感到不安了?”
听得药老的话语,紫衣老者面色微冷,淡淡的道:“药尘,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若非是殿主看中你的炼药水平,你岂能活到如今?”
药老脑袋微微动了动,带动着锁链发出一阵哗哗声响,眼帘缓缓垂下,冷笑道:“老夫可不是你这等软骨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无谓顽抗,方才是最为愚蠢之举,你的炼药术,这斗气大陆上,能与你媲美的或许也就丹塔的那几个老不死的,你若是能够加入魂殿,地位必然比我更高,何必在这里受这苦?”紫衣老者语气略缓,道。
药老脸庞浮现一抹讥讽,却是懒得回答理会。
“魂殿的实力如何,想必你最为清楚,不然以你的傲气,也不会躲这么多年,虽说这里只是魂殿的一处分殿,但莫非你还真以为你那弟子,能够闯到这里来不成?”紫衣老者嗤笑了一声,道。
“现在说什么都是逞口舌之利,一切,等到时候自然便有结果。”闻言,药老却是徽缏一笑,原本;$浊的目光,却是变得格外的明亮了起来。
见状,紫衣老者脸色也是微微一沉,旋即冷笑道:“你那弟子叫做萧炎是吧?若我所料不差的话,恐怕他也是在这中州了,好,本尊就等着他的到来,不过在这之前,希望他能在魂殿的追捕中活下命来!”
话音一落,紫衣老者一甩衣袖,身旁空间泛起一阵扭曲,而其身形,却是缓缓诡异的消失在那扭曲的空间之内。
望着紫衣老者消失的地方,药老拳头也是微微紧握,旋即也是一声低低冷笑,双眼逐渐闭上…
随着两人的交谈结束,这座庞大无比的漆黑大殿,也是再度变得死寂."…
夭日山顶,倾盆的雨幕已是逐渐的停歇,温暖的阳光也是再度从天空倾洒而下,将整个山脉都是照耀而进,那股雨后环境,显得格外的清新。
天空之上人影,在保持了许久的纹丝不动之后,终于是突然轻轻一颤,而其紧闭的双眸,也是缓缓睁开,漆黑双眸中,杀意暴涌。
“老师,等着我。”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翻腾的杀意,萧炎紧握的拳头也是徐徐摊开。
这次所见的紫衣老者,应该是萧炎有史以来见到的第一位真正的斗尊强者,那股浩瀚威压,的确是极为恐怖,但还好如今的萧炎也并非是当年那个刚刚晋入斗皇的小子,在那股威压之下,也是能够保持着妊定,这与上次那种连面都未曾见到,便是被威压震碎相比,已经是好上了无数倍。
这一次进入那所漆黑大殿,收获也不小,当然,最令得萧炎安心的,还是药老依旧安全,虽说看上去情况不是很好,但至少并未出现性命垂危般的状况,不过即便如此,萧炎也知道,自己得尽量加快一些行程了,药老能够坚持这么多年,已是殊为不易,若是再拖几年时间的话,就真的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等将这里的事情完毕,便去那风雷阁,不管如何,一定要寻到风尊者,必须要有他的帮忙,方才能眷的将药老解救出来。”
心中打定了主意,萧炎也是轻松了一口气,心神沉入体内,细细的感应了一番,如今其体内,几乎是出现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那一条条经脉不仅比以前扩宽了十几倍不止,而且在经脉甚至骨骼之外,还有着一层淡淡的斗气晶层,并且不断的散发着微弱的毫芒。
拳头微微握了握,旋即毫无花俏的一拳轰出,只见得拳头周围的空间顿时扭曲-,低沉而刺耳的音爆之乒-,犹如闷雷般的在天际响起,这简简单单,朴实无奇的一拳,其强悍程度,居然比当初萧炎全力施展八极崩还要更强!斗宗与斗皇,果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如今实力应该是穑定在了一星斗宗的地步,倒是省去了不少的磨合时间,想必应该是天山血潭之功吧。”萧炎轻声自语道,大部分人晋入斗宗,会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磨合期,方才能够真正的到达一星斗宗,而如今的萧炎却是跳过了这一步,成功的到达了一星层次。
虽说这一星看起来似乎不值一提,但斗宗之间,每一星之间都是有着颇大的差距,大多数斗宗,依靠正常修炼,想要提升一星实力,也是需要数年甚至十来年的时间,这种事情并算不得什么稀罕。
心中在为自己的好运感叹了一番,萧炎日光转向火山口周围的那座石亭,一眼便是瞧见了金石二人,当下脚掌一动,踏着虚空缓步而下,旋即一步步的从天空走下来,落在石亭之中。
“呵呵,恭喜萧炎小友成功晋入斗宗了。”
见到萧炎落进石亭,那金谷也是一笑,称呼也是在不经意改变了去,如今的前者也算是与他们处于同一阶剔,而且他也清楚萧炎拥有不少底牌,恐怕现在即便是他,真要战起来都不会是萧炎对手。
不管在何处,实力决定待遇,虽说萧炎以前有着匹敌斗宗强者的实力,但不管如何都只是一名斗皇,在很多斗宗眼中,始终难以将他们视为同层次对待,而如今萧炎成功晋升斗宗,这金谷二人自然不会再用以前的方式来对待前者,因此说话间也是多了一些客气。
“好运罢了,若非是金谷前辈提供的修炼之地,萧炎想要突破恐怕也是极难之事。”萧炎对着两人抱拳笑道,这话倒也不假,若非是没有天山血潭,他想要一举突破斗皇,没有个将近一年时间恐怕是不可能的事。
闻言,金石也是笑了笑,道:“各持所需而已,老夫可担不起这般谢语,不过你能在血潭之底待两个多月时间,倒是出乎了老夫的预料,那里面,即便是我也不敢待这般久。”
“在里面修炼了两个多月么."”萧炎也是一怔,目光扫过周围,却是并未见到纳兰嫣然等人。
“凤清儿他们早就离开了,如今这天日山,也就你还停留在这里了,对了,你那位朋友,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后,也是离开了去,看她临走时那有些急切模样,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金谷笑道。
“纳兰嫣然也是了?”听得这话,萧炎倒是有些诧异,旋即微微点了点头,还好如今已经知道云韵的去处,待得他有时间了,便去花宗看看她过得如何。
“萧炎小友,如今你也算是成功突破了斗皇,不知…”金石迟疑了一下,突然道。
见到他这副欲言欲止的模样,萧炎自然是知道他想说什么,当下一笑,道:“金石前辈请放心,萧炎可不是拿了好处不做事的人,你身上的天山火毒,交给我便好。”
闻言,金石与金谷皆是松了一口气,金石算是噬金鼠族的最强者,他们一族能够占据这天目山,也是靠的他们二人震慑,若是金石因此而陨落的话,对于噬金鼠族,也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损失。
“这里是驱除天山火毒所需要的一些药材,我这里并没有准备,所以怕是便只能麻烦两位了。”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张白纸,然后在其上写了一些药材,交予金石二人。
一旁金谷连忙接过白纸,日光扫了扫,旋即笑着道:“没问题,这天目山脉本就盛产药材,我噬金鼠族这么多年储存也颇丰,这些药材虽然稀少,但下午之时,便是能交到萧炎小友手中。
对于炼药师的一些惯例,金谷二人自然是知道,想要他们出手炼制丹药等等,药材皆是要自己配备,而这些炼药师,则是只需要动手炼制便可。
接过白纸之后,金谷也是迅速离开石亭,然后对着山腰处掠去,他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格这些药材配备齐全。
望着金谷消失的身影,萧炎也是微微一笑。
“萧炎小友,若是你能将我体内火毒驱除,噬金鼠族,将会视你为一辈子的朋友,虽说我噬金鼠族比不上那些远古家族,但在魔兽界中,也算是薄有名声,而且因为我们的成员多,因此,对于各种情报,也是知晓颇多,算起来,也算是魔兽界中的百晚生。”金石目光缓缓从金谷身影上转回,望着萧炎,轻笑道。
闻言,萧炎心中却是一动,迟疑了一下,突然道:“那不知道能否向金石前辈打听一件事?”
“尽管说”金石笑道。
“不知金石前辈,可曾听说过古族?”萧炎舔了舔嘴唇,缓瑷的道。
“古族?”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令得金石瞬间动容。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 古界
见到金石那动容的脸庞,萧炎心头也是一紧,看来他似乎是知道一些与古族有关的消息。
“萧炎小友怎会突然提起古族?你莫不是与他们有什么矛盾吧?”片刻后,金石也是逐渐回过神来,有些担忧的道,这古族可不是风雷阁,得罪了风雷阁,萧炎或许还能活得依旧快活,但这个神秘的古族,若是与他们交恶,那后果。”
萧炎摇了摇头,笑道:“我也并未见过这个古族,何来矛盾之有,我只是想知道一些卓这古族有关的消息而已,不知道金石前辈可否告知?”
金石轻松了一口气,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若是这样那倒还好,放眼整个中州,即便是人类的魂殿,丹塔或者魔兽界的三大远古家族,对于这古族,恐怕也是要保持着相当大的忌惮。”
闻言,萧炎也是略感惊愕,虽然能够猜到薰儿的背景不会弱「但依旧是没想到,那所谓的古族,居然强横到了这般地步。“那为何未曾听说过这古族?而且这族也并未出现在人类与魔兽界的势力之中,难道他们不属于这两者?”萧炎疑惑的道。“这古族,严格说起来,也算是人类,不过。“他们是从远古遗传而下,据传拥有着斗帝血脉。”金石缓缓的道。“斗帝血脉?”萧炎一愣。
“传说一个人若是能够达到斗帝阶别,血脉将会有所改变,而其后人,也是会因此而得益,在远古时代,有着不少的斗帝种族,他们虽然也是人类,但在修炼上,却是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甚至,一些好运者,还能由血脉之中继承到一些斗帝的能力,但这种情况极少出现,完全看个人机缘。”金石点了点头,在提及斗帝二字时,其话语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敬畏,这是一种对这片天地的至强者的一种尊崇。
“这种拥有着远古斗帝血脉的种族,对于外人排斥性颇强,因为他们要保证血脉的纯正,所以即便与寻常人类结合,那也必须选择其中出类拔萃者。”
“远古时候这类拥有斗帝血脉的种族倒是不少,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能够保存下来的,似乎只有着一个,那便是这个神秘莫测的古族。
“古族并不在意大体上的势力排名,但其实力,却是毋庸置疑,族内强者如云,真要说起来,能与其抗衡的势力,即便是放眼斗气大陆,也是寥寥可数。”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难怪薰儿说他至少要达到斗宗实力方才能够去寻她,原来那所谓的古族,居然恐怖如斯,想想那魂殿的势力,而这古族,却是能够让那嚣张跋扈的魂殿都如此忌惮,其实力,那该是何等变态?
“那金石前辈可知道古族总部在何处?”萧炎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