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246部分

是有着难以掩饰的敬畏。
萧炎无奈,屈指轻俾,一枚丹药不着痕迹的落在韩冲手中,低声随意的道工“将丹药收好,它能助你多及一些成功率突破至斗王。”
闻言,韩冲身体猛的一颢,眼中浮现一抹激动之色,他停留在斗灵巅峰已经多年,然而却迟迟未曾突破,他知道一些高阶丹药有着助人突破的奇效,但那种丹药皆是价格无比高昂之物,以他的财力,怎么可能买得起。“萧。萧炎兄弟,这份札,太重了…”因为激动,韩冲眼睛有些涨红,颢声道。“有我的命重?”萧炎一笑,戏谑道。“萧炎兄弟,你…你可是要离开了?”将丹药谨慎的收好,韩冲突然道。萧炎沉就了一下,有些不知如何作答。
“呵呵,萧炎兄弟,没什么不好说的,你与韩家并没有什么交情,但这一路上,却是救了我们两次,就算是想要还人情,也是早就足够了,洪家势大,你若是牵扯进来的话,的却不太好…”见状,韩冲却是笑了笑,道。萧炎默然。哒!哒!
在萧炎与韩冲谈话间,远处的城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响,旋即迅速对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奔掠而来。
见到这动静,早已经是惊弓之鸟的韩冲等人,急忙握紧手中武器,然而片刻后,却是突然有人眼尖,惊喜道:“是我们的人。”
马蹄声在车队之前迅速顿住,旋即一道身影从马上跃下,此人年龄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一身劲装,看上去倒是精神抖擞,脸庞也是有着几分英俊,欣长的身子,看上去颇为气宇轩昂,不过当韩冲等人在见到他之后,眉头皆是微微皱了皱。
在马蹄声响起时,韩雪也是从车厢内行出,美眸首先便是顿在萧炎身上,西后者,却是恍若未觉一般,只顾着与韩冲聊天,见状,她也只能不甘的咬了咬银牙,偏头看向那从马上下来的男子,柳眉微蹙。“雪妹,你没事吧?”当那名男子见到韩雪时,眼中顿时涌现惊喜,快步走上,颇为关切的道。“我没事。”韩雪随意的回了一句,眼角突然瞥到正缓缓后退的萧炎,当下急忙转身,大声道:“站住!”见到韩雪望过来,萧炎只得停下身子,对着韩冲无奈的摊了摊手。
韩雪美目盯着萧炎,片剁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微一黯,轻声道:“是我任性了,萧炎先生若是要是的话,便请吧,这一路,多谢照顾了,希望日后有缘能够再见。”
被她这么一说,萧炎顿时苦笑出声,这话都出来了,若是再转身就走的话,恐怕就真得被人鄙夷了。“唉,我留下来看看,不过别对我报太大的期望…”萧炎叹了一声,道。“真的?”
闻言,韩雪那黯淡得令人心碎的眸子之中,顿时迸发出一股动人的诊采,惊喜道。
见到那张因为欣喜而显得有些妩媚的俏脸,萧炎只得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再次发出一声苦笑,人情这东西——重如山啊…
“雪妹,这一位是谁?似乎面生得紧啊?也是我们韩家的护卫?”一旁的那位俊朗男子,在见到平日正是冷漠处人的韩雪,居然在那位看上去颅为普通的青年面前如此女儿态,心中自然是涌出一抹嫉妒,当下似是随意的笑问道,那话f6中,透着对所谓的护卫这种奴才身份,分外的不屑。
“韩临,对我的客人放尊重一些,他并非是护卫,而是我为韩家邀请而来的供奉,下次若是再胡乱说话,休怪我翻脸!”韩雪陡然转身,俏脸如同变脸一般,化为冷漠,冷声斥道。
被韩雪如此冷斥,那韩临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旋即也是有些忍不住的冷笑道,“供奉?雪妹你怕是槁错了吧?按照族中规矩,我韩家供奉的第一个条件,便是需要斗皇实力,虽说你是家主之女,但也不能这样视族规于无物吧?”
闻言,韩雪原本冷漠的脸颊,却是突然露出一抹动人笑容,玉手一挥,顿时有着护卫将两人从车辆上压了下来,旋即丢在韩临面前。“他能将洪木洪烈两位洪家长老生擒,你说,他够资格么?”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 熟人
望着那躺在地上的两名脸色苍白,生死不知的老者,那韩临也是愣了下来,待得他认出这两人之后,脸庞上顿时闪过一抹震惊之色「失声道:“洪烈?洪木?他们怎么会落在你手中?”“想要前来阻拦,将我擒住。”韩雪淡淡的道。
这。这是他干的?”韩临脸庞哆嗦了一下,难以置信的望向萧炎,极度怀疑的道,身为韩家之人,对于这洪烈与洪木,他们自然是极为的熟悉,因此也是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年皇强者,两人联手下,战斗力足以和六星斗皇匹敌,难道他们两人,都是栽在了这个看上去比他还要年轻一点的青年手中?“那你以为我们这一行人,有其他人能做到这点?”韩雪似乎对这韩临有些不太感冒,因此说话间也并没有什么客气。
被韩雪噎了一道,那韩临脸色在青白不定的变幻了一会后,只得强行压下心中的那丝嫉妒之意,若是被家族长辈知道他如此对待一名族中供奉的话,必然会给予他惩罚。
“呵呵,先前倒是我鲁莽了。“”韩临冲着萧炎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便是迅速将目光转向韩雪,道:“雪妹,走吧,先回家族,家主他们可是担心你得紧啊。”
韩雪微微点头,吩咐人将昏迷的洪木二人丢回马车,然后偏头对着萧炎轻声道:“萧炎先生,走吧,我为你介绍一下族中之人。”
闻言,萧炎眉头微微皱了皱,他并不想太过于掺和其家族之内的事情,不过在瞧得韩雪眼中的那一丝恳求之后,只得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道:“带路吧。”
见到萧炎点头,韩雪俏驶上不由得再度浮现一抹嫣然微笑,她的冷漠,似乎在前者面前尽数瓦解了一般,看得那一旁的韩临妒火中烧,这么多年,他可从未见过这位以冷漠著名的堂妹如此对待一位男子,而且,最令得他警惕的,还是这位男子的年龄与她也是相差不多。
不过在得知了萧炎的实力之后,他也是不敢将这些心情表露在脸上,因此只能在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然后转身,带着一肚子的怨气在前方引路。
在这天北城中,韩家的确是拥有着不弱的实力与声望,这从在进城时,居然连搜查那一关都是能够省去便是能够看出一些。
车队徐徐的进入城市之内,那喧哗的沸腾声浪,顿时迎面扑来,令得在大漠待了好几日时间的萧炎,一时间居然是有些难以适应。
天北城的规模,不比萧史以前所见过的任何一座城市小,而且或许是规划得当的缘故,整个城市,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宽敞的街道之上,人流不息,透露着这座城市那不菲的人气。
韩家,坐落在天北城洛南方,而与之相对的,则是占据北方的洪家,这两个家族,就犹如这座城市的两个主宰,双方将这座城市,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半…
当然,在城市中也是还有着其他的一些小势力,不过这与韩洪两家相比,却是有些微不足道,只能处于夹缝之中生存,如同浮游一般,仰望着这座城市中的两个庞然大物。
在城市之内那四通八道的街道中转了将i&半个小时,萧炎一行人,方才在一座占地极为辽阔的庄园之外,徐徐停下。
在车队抵达庄园门口之时,正好瞧得在这里停留了不少马车,而这些马车上,皆是有着一个红色的相同徽章,见到这一幕,韩雪与韩临脸色都是橄做一变,后者更是脸色阴沉的道:“洪家岭人?他们居然敢来我韩家撒野?”“进去!”
韩雪俏脸也是恢复冰冷,先是吩咐韩冲等人将车队货物卸下「然后便是跃下马背,快步对着庄内之内行去,其后,萧炎在迟疑了一下后,也是跟了上去。
跟着韩雪一路进入庄园,沿途她在遇见一些侍女,询问了一下后,方才知晓所发生之事,原来就在韩临走后不久,那洪家便是带人闯进了韩家,如今双方正在议事厅纠缠不休。
知晓了地点,韩雪也是赶忙加快速度,领着萧炎与韩临二人,在穿过重重小道之后,一座极为大气的客厅,便走出现在了萧炎视线之中,而隔着老远,萧炎便是能够隐约瞧得议事厅之外所聚集的众多身影。
随着接近,韩雪轻轻的摆了摆手,旋即带着萧炎在一个刚好能够看见议事厅之内的角落处停下,美目紧紧的望着大厅之内。
萧炎目光也是顺着望了过去,视线在大厅内扫视了一囹,旋即猛然顿在一道银色璀璨的倩影之上,当下一张脸庞,顿时变得目瞪口呆了起来。“韩月?怎么会是她?她就是这韩家之人?难怪当初会觉得韩雪有着一分眼熟,原来是姐妹*……”
对于这位当初内院时的学姐,萧炎也算是印象颇深,对于当初暗中将她辛苦所寻到的地心淬体||乳|给弄是,他一直都是有着一些歉意,不过当他在天焚炼气塔地底待了三年之后出来,韩月却已经是毕业离开,这倒是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些遗憾,没想到,如今初到中州,第一个所接触到的势力,居然便会是她的家族。“缘分二字,当真是令人难以捉摸。议事厅之内,气氛颇为的紧张,众多洪家强者双臂抱胸;冷笑的看着韩家众人,在他们首位,是一名身着青色衣衫的男子,男子年龄约莫在二十六七,面容说不上英俊,但也有着一番魑力,眉宇佴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张扬气息,而他,也的确是拥有眷这个跋扈的资本。
“洪辰,你今日带人闯进我韩家,未免也太过分了点吧?不要以为你是风雷阁的弟子,便能肆无忌惮,我韩家能在天北城屹立这么多年,可不是被人踩出来的!”大厅之中,一名身着锦袍的中年人,缓缓的道,其声调并不大,但却是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韩伯父不用威胁于小侄,我今日前来,只是想问一下,我洪家前些日,所提的条件,是否有了回答?”被称为洪辰的青衣男子,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旋即目光陡然转向一旁俏脸没有丝毫波动的银发女子,咧嘴笑道。
“我韩家,没有两女共伺一夫的惯例,而且我也不会允许这。种事的发生,你洪家的邵要求,我韩家,绝不会答应!”中年男子斩钉截铁的道。“嘿嘿,既然如此,那也休怪我洪家不讲情面了!”闻言,那洪辰脸色也是略显阴沉,冷笑道。“即便我韩家比不过你洪家,但想要吃下我洪家,我敢说,你洪家,必将伤筋断骨!”中年男子目光阴森的盯着洪辰,缓缓的道。洪辰再度冷笑,站起身来,似是随意的道:“或许韩伯父还不知道,小侄前些日,正式成为了风雷北阁的内阁弟子。”
洪辰此话,犹如是在大厅中投下一枚重磅炸弹般,不仅众人脸色大变,就连那一直不喜形于色的韩月,修长的睫毛也是一阵细微抖动。
中年男子眼神越发的阴沉,在这阴沉下,也是有着一分苦涩,他倒是没料到,这洪辰居然能够成为风雷北阁的内阁弟子,如此的话,那他在风雷北阁之内的话语权,也是加重了不少,这样一来,洪家影响力,又是要大涨了——
“念在韩家曾经与洪家有过一些交情的份上,我可以给韩家一条路,三日之后,城中天石台之上,只要你韩家能够在同辈之中寻出打败我的人,而且不论那出手者是否是你韩家之人,那我洪家,十年之内,必不会再寻你们麻烦,当然,若是失败的话,韩雪韩月,就是我的人!如何?”见到脸色大变的韩家众人,那洪辰也是大笑一声,旋即道。
闻言,中年男子以及一些韩家长老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这洪辰虽说性子张狂,但修炼天赋却是极强,不然的话,也不会被风雷阁看中,并且收入内阁,他如今的实力,怕应该是在七星乃至八星斗皇层次,在同辈之中,整今天北城,都是难有与其匹敌者,这般比试,简直就是欺负人啊。“但,若是不比的话,恐怕洪家真的就该动用最后的武力手段了,到时候再来个风雷北阁插手,韩家。“真的是会在劫难逃…”-沉就,在大厅之中持续了许久,终于是被一道清冷声音打破而去。“好,我韩家接下了,不过若是输了,我嫁于你,但我妹妹却是不行!”
洪辰猛然抬头,目光炽-热的望着那一头长长银发的韩月,片刻后,大笑道:“好,依你,先娶姐姐也行!既然如此,那今日洪辰便告辞了,三日之后,咱们天石台上见!”
话语落下,洪辰手一挥,便是带着一大群,大笑着蜂拥而出,最后迅速的消失在院落之外。
望着离开的洪辰等人,大厅中气氛依旧是那般的沉就,片刻后,那中年人方才轻叹一声,道:“月儿,你有把握?”
“没有…”韩月玉手微紧,轻吸了一口气,道:“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办法么?在这天北城内,同辈之中能够晋入斗皇层次的寥寥无几,能够与洪辰抗衡的,几乎没有,他们,是在将我韩家往死路上退,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喘息时机。“”“谁说的,我有更好的人选!”
韩月的话语刚刚落下,一道清澈动人的声音,便是从大厅之外传出,众人抬头,见到那跑进来的韩雪,皆是一喜。
“你这丫头,总算是回来了…不过这里的事不需要你胡乱掺和。”中年男子望着韩雪,先是宠溺一笑,然后挥了挥手,道,洪辰能说这话,自然是有着不少的底气,在这天北城的同辈之中,他几乎便是难寻敌手,在这韩家内,怎会还有比韩月更合适的人选。对于中年男子的话,韩雪也不过多解释,偏头对着外面道:“进来呀。见到她的举动,大厅内的众人也是不由得讶异的抬头,目光投向大厅之内,心中也是一阵嘀咕,这丫头难道还真是有更好的人选?
在一众目光注视下,片刻后,一道身着麻布衣衫的青年,脸带无奈之色,缓步而进,旋即目光顿在那在见到他之后,豁然站起身来的韩月身上,干笑一声,道:“韩月学姐,几年未年,别来无恙啊。“”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 试探!
望着那一身普通的麻布衣衫,年轻的清秀脸庞上有着一抹讪笑的青年,绕是以韩月的性子,此刻那樱桃小嘴也是忍不住的微微张了开来,好半晌之后,方才惊愕失声道:“萧炎?你怎么会在这里?”萧炎摊了摊手,这话说起来可就是有些长了。”
“呃?姐,你认识萧炎先生?”在韩月一口叫出萧炎名字之时,韩雪同棒是愣了下来,这世间的事,没这么凑巧吧?
韩月美目直直的盯着萧炎,片刻后,却是嫣然一笑,如昙花般绽放的美丽笑容,令得大厅内的那股紧绷气氛都是为之一缓,她美眸在萧炎身上转了一圉,戏谑的道:“自然是认识,说起来,我还算是他的学姐呢。
“呵呵,这位小兄弟难道也是迦南学院内院的学生?据说内院收取学员颇为严格,能够进入其中,想必这位小兄弟也是人中龙凤吧。”一旁的那名锦袍中车人,此刻也是笑道,说这话倒不是空|岤来风,在萧炎出现时,他便是仔仔细细的将之打量了一遍,然后便是有些惊讶的发现,即便是凭他这半只脚踏入斗宗层次的人,都是有些看不清面前这位青年的底细。”“这是我父亲,韩家的家主,韩池。”韩雪在萧炎身旁低声介绍道。
“何止人中龙凤,大斗师实力便是敢与‘!皇强者相战,进入内院不到一年时间,便是直接成为强榜前三的存在,这种胆识与天赋,在内院之中,可无人能及。”韩月掩嘴轻笑道,风采动人。
而听得她这话,大厅中那些韩家的人脸色皆是有些变化,对于迦南学院他们也是颇为清楚,自然是知道那里的学员大多天赋都是不弱,而能够成为那里的佼佼者,无不是那种有着惊才绝艳之辈,没想到「面前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青年,居然还有这般来历。
那韩雪也同样是因为韩月的话,而有些愕然的偏头望着萧炎,美目之中的异彩,更是显得浓郁,对于迦南学院那所谓的强榜,她也是听韩月提及过,即便是以后者的天赋,尚还只能排在十名之后,而那些前十的人,都是一些天才之辈,至于前三,或许就得用怪物来称呼了。”“韩月学姐廖赞了,那只是好运罢了。”见到韩月将自己捧得这么高,萧炎顿时苦笑了一声,摇头道。
韩月微微一笑,见到萧炎不想在这上面过多纠缠,于是话音一转,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会与雪儿在一起?”
闻言,一旁的韩雪倒是急忙接过话头,将在大漠中以及这一路所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这倒是要多些莽炎小兄弟了,若非你出手,恐怕小女以及韩家车队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听得韩雪说起一路的变故,那锦袍男子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旋即起身对着萧炎抱拳沉声道。“韩族长客气了,受人相救,自然是要还点人情。”萧炎笑道。
“呵呵,既然你与月儿有旧,又是雪儿的救命恩人,若是不嫌弃,叫一声韩伯父便好,韩族长这名字,太生疏了。”韩池摆了摆手,爽朗的笑道。闻言,萧炎也是不好拒绝,只得点导点头。
“父亲,那洪家又来闹事了?”见到双方初步认识,韩雪柳眉忽然一簇,道。
“唉,那洪家一直想要独霸天北城,对我韩家总是百般不顺眼,以往因为实力相差不多,倒也没什么,但最近洪辰从风雷北阁归来,据说此次他已经成为了北阁内阁弟子,那地位与以前相比,已是大不一样,而借此,洪家声望也是大为涨动,如今天北城内众多中立势力,都是因此而投到了洪家一边。”韩池叹了一口气,道。“风雷北阁?不是风雷阄&?”闻言,萧炎有些疑惑的低声对着韩雪问道。
“风雷阁分为东西南北四分阁,分别坐落在中州北域四角,而那风雷北阁,则正是在天北城千里之外的栖凤山上,洪辰,则是风雷北阁的内阁弟子。”韩雪解释道。
萧炎这才略微恍然,旋即再度惊讶那风雷阁的势力之强,光是一个分阁,便是令得韩家如此忌惮。
“那洪辰提出要求,要你与你姐姐同时嫁于他,虽说这之中不乏看中你姐妹的缘故,但更多的,或许还是想要借此逐渐侵蚀我韩家。“这种要求与诡计,我自然是不会答应,洪家虽然势大,但真要对我韩家动手,他们也必然会有不小的损失。”韩池缓缓道。
韩雪玉手微紧,冷声道:“所以那家伙方才提出这种要求,让寻出一同辈之人与其杷战?”
“嗯。“同辈之中,韩家最为出色的便是你姐姐,但如今的她也不过方才刚刚晋入斗皇层次而已,而且之中还是有着一番奇遇的缘故,而那洪辰,少说应该也是七星斗皇层次,再加上风雷阁的众多高阶斗技,月儿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韩池苦笑了一声,道:“而且别说是韩家,就算是放眼天北城,同辈之中,都是难以寻出自《和那洪辰相抗衡的人,洪辰敢提出这种条件,自然是有着极大的把握。“所以说,这一次,韩家是有些麻烦了。“”麻烦是有些麻烦,不过也并非是不能解决,当然,这前提是某人答应出手相助”韩月微微一笑,却是突款说道。
听得她的话,大厅中一道道目光顿时心领袖会般的投向了萧炎,那韩雪也是在一旁连连点头工“是的,萧炎先生很强的,若是他能出手的话,一定能打败洪辰!”
被众人注视着,萧炎不由得有些无奈,这两姐妹外表看起来都是有些拒人千里的冷漠,但那冷漠之下,似乎却都是隐藏着一些狡黠。
见到萧炎那无奈神色,韩月轻咬银牙,旋即莲步移上,靠近前者,用仅有两人听见的声音道工“萧炎,这一次对我韩家颇为重要,希望你能看在以往的一些交情上,助上一力,大不了,你偷偷将我所寻到的地心淬体||乳|取走的事,我不计较便是。”
闻言,萧炎脸色顿时变得尴尬了起来,讪讪嬉道,“韩月学姐,你。』。你怎么知道的?”“你倒是忘记了守护地心淬体||乳|的那头大猩猩会说人话么?”韩月轻笑道。萧炎苦笑,原来是那头畜生,岬“怎么样?”韩月视线销定着萧炎,漂亮的眸子之中,有着许些恳求闪过。萧炎沉吟。
见到萧炎不说话,纬月不由得有些失望,贝齿轻咬,旋即如同鼓足勇气般,道工“只要你能帮我韩家度过这次的难关,我…我-”“你难道也想来句成为我的侍妾?”萧炎嘴角哆嗦了一下,接过了她的话头。闻言,韩月俏脸顿时涌上一片红霞,连那娇嫩的耳尖,都是变得火烫了起来。“唉,别来这个了,我真是怕了,“”萧炎苦笑了一声,果然不愧是姐妹,难道真的是心有灵犀一般?知道他最怕什么。”
“我不敢跟你们保证什么,只能说,我会尽力。“”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心中对当初偷偷将韩月辛苦所寻的地心淬体||乳|取是而有着一丝歉意的缘故,萧炎在沉吟片刻后,缓缓的点了点头,道。
见到萧炎点头,韩月美眸中顿时涌现惊喜,美目灼灼的盯着前者工“真的?”在那时灼热的目光注视下,萧炎只得再度点头。
“父亲,既然那洪辰也玫言说,只要是同辈之中,不管是否我韩家之人,也能作数,那么,萧炎先生,绝对会是最好的人选。”韩月冲着萧炎嫣然一笑,然后转身,对着韩池道。
“呵呵,你的眼光,为父自然是相信,不过此事牵扯大大,虽说萧炎小兄弟能够生擒洪烈洪木二人,但这一点,那洪辰也能做到「他身为风雷阁北阁弟子,懂得不少威力极强的高阶斗技,莫说是同等级,就算是比其高上一两星实力,恐怕都是难以彻底战胜他…这话恐怕会有些让萧炎小兄弟心中有疙瘩,但这种比试,刀剑无眼,若是让你因此出现了什么意外,我韩家也走过意不去啊…”韩池迟疑了一下,却是苦笑道。
“父亲,你不相信萧炎先生能够打败洪辰?”韩雪玉脚一跺,她费沮舌才将这尊大神请来,若是因为韩池的这番话持人给得罪了,那她到哪里哭去?
被两个女儿这般质疑,那韩池也只得一脸苦笑,不是他不相信萧炎,而是那洪辰的确太强,这次的比试,若是输了的话,那可是韩月的一辈子啊,莫说是他,恐怕整个韩家的人,除了这两个丫头外,都是不敢这么随便吧。”
“雪儿,月儿,你们也不用逼大哥了,这样,既然你们对这位萧炎小兄弟很有信心,那能否让禁惩前来试试?毕竟此事,关系到韩家的存亡,可不能有半点疏忽啊。”“_名看上去年龄约莫在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锾■渡站起身来,冲着韩雪二人笑道。“只要这位萧炎小兄弟能在我的攻击下支撑十回合不败,那么此次比试,便请他出手,如何?”
闻言,韩雪与韩月迟疑了一下,对视一眼,然后偏头望向萧炎,有些忐忑的低声道:“这是我二禁韩田,实力在八星斗皇左右,你。“有没把握?”
萧炎同样是知道与那洪辰的比试,对韩家以及韩月是何等的重要性,因此对于韩雪二人的那股信任,倒也是略有些感动,她们是将一辈子的命运,压在了他的身上。
轻轻笑了笑,萧炎缓步上前,冲着韩田拱了拱手,轻笑道工“十回合内,若在下被击中一次,便不提此事!”此话一落,大厅顿时一片哗然!(还有一更~
继续恳求月票,月票距离第一还有217票,第一,这个荣耀,在七月的时候,经过血拼,斗破失败了,原本土豆以为日后也是再无希望。”
然而这一个月,在大家的支持下,我们居然又是看见了一些希望,斗破写了十五个月,没有获得过一次第一,这一次,最后的七天时间,弟兄们,我们舱上么?斗破能够有着属于它的一次第一么?
诸位弟兄,请您们将手中的一张月票投给斗破,真心感谢!)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九转风游步
听得萧炎此话,大厅之内,即便是韩雪与韩月,也是当场愣了下来,十回合内沾其身便退出?虽说对于萧炎她们皆是有着不弱的信心,但不管如何,韩田也是货真价实的八星斗皇,即便萧炎真正的实力与其相仿,但说这话,也是真正的有些张狂了。”
“呵呵,看来萧炎小兄弟对自己真的很有信心啊。”在愣了片刻后,韩池率先回过神来,笑道,能进入内院的人,大多都是天赋惊人之辈,面前的萧炎既然敢开口说这般话,如果不是故意想着借此脱手的话,那么便是真的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这种情况,他倒是很希望是后者。“萧炎。“你。“行么?二舅可是修炼的风属性功法,身法本就是他的长项,你这样的话。“”韩月也是迟疑了一下,偏头对着萧炎轻声道。
“既然你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我推上了天,若是表现得普通了,倒是我的不是号。“”萧炎笑了笑,目光停在韩田身上,道:“韩田先生,请出手吧。”
“哈哈,好小子,这份狂傲,简直都能跟洪辰那家伙相比了,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便来试试,看你在十回合之内,如何令我不沾你丝毫!”韩田也是一声大笑,脚步朝前一踏,雄浑的斗气便是如潮水般的自体内暴涌而出,旋即一道道风旋在其周身成形,呼啸而出的狂风,将大厅中地面上的灰尘尽数刮走。小新……见到韩田催动斗气,韩月与韩雪也是急忙后退,有些担心的提醒了一句○
萧炎微微点头,身体未曾有着半丝移动,衣衫在迎面而来的狂风中呼呼飘动,然而那对漆黑双眸,此刻却是变得异常明亮了起来。
“萧炎小兄弟,你可得小-,了了,我这九转风游步,可是我的成名之技,今日施展出来,可别怪我以大欺小了。”浓郁的风旋在韩田双腿之上凝聚,他轻喝了一声,旋即脚掌猛然一跺!“嗤!”脚步跺下,狂风骤起,而那韩田的身形,却是瞬间消失在风啸之中。
萧炎眼芒微闪,下一瞬,身体突然毫无预兆的对着左面横移一步,而随着其身体的刚刚移动,一只被浓郁斗气所包裹的手掌,便是搽飞而过。“好敏锐的感知力!”“游风二转!”
一字落空,那韩田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讶异,旋即脚步迅速踏出两个玄异弧度,而其身体则是如同化为一道风旋般,再度扑向萧炎。
面对着紧跟而之的韩田,萧炎却是一笑,脚掌落地,一道爆炸声响在脚底响起,一股冲击力,直接是将萧炎的身体推射而出。
爆步,萧炎的第一种身法斗技,在拥有了三千雷动之后,他已经是许多年未曾施展,如今再次施展而出,凭借着他那入微的控制,效果与当年相比,自然是不言而喻。
“三转!”
萧炎身形刚刚稳下,身后便是陡然传来一声厉喝,一道狂风,暴涌而来。
面色,不变,萧炎右脚轻轻一点地面,脚尖便是贴着地板,迅速斜滑而出,险险的将那从身后攻来的一道攻击躲避而去。
在这个大厅之内,几乎尽数被他的灵魂力量弥漫,只要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便是会被萧炎所察觉,虽说韩田的那所谓九转风游步能够掀起狂风隐蔽身形,但这在灵魂感知力的窥探下,却是毫无效果,也就是说,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清楚的投射在萧炎脑海之中,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击中萧炎,谈何容易,况且,论起身法的精妙,他跟萧炎比起来,还是有着一些差距的。”“好小子,果然有几分能耐!四转!”
三次攻击都是被萧炎以差之毫厘的优势避过,韩田脸色也是逐渐凝重,一声沉喝,浓郁的青色斗气呼啸在其身体表面旋转,一股吸力从中弥漫而出,令得大厅中人急忙后退。
吸力暴涌,而韩田的速度却是暴涨许多,咻的一声,化为一道青芒,笔直射向萧炎,然而后者却是以一个常人难以预料的诡异弧度,再度将之避去。“五转!“六转!
大厅之内,交锋越来越火热,韩田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恐怖,到得最后,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几乎无人能够看见其身形,所能够感觉到的,就只是那风旋之中不断弥漫而出的吸力,然而,即便是如此,那身着麻布衣衫的青年,脸色依旧是那般平淡,脚步偶尔前踏,后移,或者斜侧,每一次的细微移动,却刚好是能够将韩田的攻击闪避而去。”“好厉害“”韩雪俏脸欣喜的望着那一脸从容的萧廷,忍不住的低呼道。
“果然很恐怖,看来这些年,他也是变强了许多啊…”韩月也是微徽点了点头,以前的萧炎虽说能够与斗皇强者相战,但却远没有现在这般闲庭信步般的从容。“此子,很强!”
望着场中那眼花缭乱的交锋,韩池脸色也是逐渐凝重,片刻后,沉声道。
“若是他与二哥生死相战的话,恐怕连二哥也不是他的对手,照我所料,此人怕还真是能与洪辰抗衡。”一名容貌与韩池有着几分相似的男子,缓缓的道。“呵呵,再看看,看他能否真的将二弟的九转风游步尽数闪避。”韩池笑目光注视着场中,道。“九转!”
韩田的脸庞,此刻也是变成了青色,一道颜色极深的青色风旋,在其双脚处疯狂旋转,坚硬的地板,都是沿途破裂而开,露出其下的泥土。“咻!”青芒闪电般的划过大厅,但最后,却依旧是贴着萧炎的袖袍,飞射而出。“十转,九步风!”
攻击再次落空,韩田陡然一声厉喝,身形一转,身形化为一道旋风,在萧炎周身丈许处闪电般的成圆形姣的跨出九步,而随着九步的跨出,九道深青色风旋顿时涌现而出,旋即将萧炎所有退路,尽数封死!“合!”
韩田手印一动,九道风旋顿时爆发出呜呜风声,旋即疯狂旋转,对着中心处的萧炎撕扯而去。“这一次,看你如何躲!”望着那被封锁的萧炎,韩田大笑道。“凝!”
韩田笑声刚刚落下,一道轻喝便是从那九道风旋之中传出,旋即空间徼微波动,九道风旋的旋转,居然便走出现了一霎那的停滞!
而就在风旋停滞的那一霎,一道银芒如鬼魅般的闪掠而出,旋即化为一道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韩田先生,承让了!”萧炎对存脸庞上笑容直接凝固的韩田拱了拱手,笑道。”空间之力?你是斗宗强者?”
呆滞持续了片刻,韩田脸庞陡然涌上一抹惊骇,失声道,先前萧炎令得风旋停滞的空间扭曲能力,明显便是斗宗强者方才能够施展的空间之力。
不仅韩田脸色惊骇,大厅中的所有人,即便是那韩池,此刻也是一脸的日瞪口呆,作为半只脚踏入斗宗的强者,他对于空间之力更是敏感,先前的那一刻,他敢肯定,萧炎的的确确是施展出了斗宗强者方才能够办到的空间扭曲。
“呵呵,韩田先生误会了,我可并未达到那个层次,这空间之力,也是因为一些机缘,方才能够勉强使用,不过倒是只能做一些无关紧要的的小筚翩lo”萧炎摇了摇头,笑道。
闻言,众人脸庞上的惊骇方才减缓,二十岁左右的斗皇,已是他们所承受的极限,若是斗宗的话,恐怕谁见了都会说一声妖怪…
“萧炎小兄弟倒是谦虚了,空间之力是斗宗强者的标志,你凭借斗皇实力,便是能够将之操控,已是足够令人震惊了,这一次的比试,倒是我输了,呵呵,当真是后浪推前浪,以你的天赋与能力,即便是这中州,也足可闯出一番名声来-』”韩田轻吐了一口气,目光突然扫了一眼韩雪与韩月,笑道,“这两丫头的眼光,的确不错…”
这番意有所指的话语,直接是令得两女略有几分相似的俏脸,瞬间变得火红了起来。
韩池也是笑了笑,目光毁纹的在萧炎身上扫过,虽然一身普通的麻布衣衫,但或许是因为刚刚与人动手的缘故,这位先前看起来还平平淡淡的青年,此刻却是犹如一柄无锋钝剑般,弥漫着一股令人难以轻视的厚重压迫之感。
站起身来,韩池对着萧炎郑重的一拖拳,沉声道工“萧炎兄弟,若是此次我韩家能够度过这次危机,你的恩情,韩家没齿难忘!”在韩池身后,众多韩家之人,也是齐齐起身,对着萧炎脸色郑重的抱拳行礼!一旁的韩雪与韩月,对视了一眼,也是退后一步,对着萧炎微微欠身。
这般大礼,也是令得萧炱苦笑了一声,看来这事,对于韩家果然极其的重要,当下也是一叹,抱拳沉声道。“萧炎必会尽力而备!”(太感动了,眼泪哗哗的,距第一只有几十票的距离,弟兄们实在是太给力了!
弟兄们,再有一点点,我们七月失败的位置,便是能够再次抵达,请大家,助斗破!)
正文 第九百三十章 诸乾
听得萧炎此话,韩池脸庞上的笑容更甚,拱手道:“如此的话,便多谢萧炎小兄弟出手了,若是有需要韩家需要做的,尽管开口便是。”
虽说以韩家的实力,要找出能够打败洪辰的人,并非是没有,但皆是一些族中长辈,可若是他们出手的话,那洪家的那些老家伙怕也是不会袖手旁观,这次的事件,被限制在了小辈之中,而真要说起来,韩家年轻一辈中,还的确是真没有人能够打败那洪辰,如今萧炎的突然出现,倒的确是能够算做解了韩家的一次困局。
萧炎略微沉吟,旋即道:“我需要一些药材,我体内伤势尚未完全痊愈,需要在这三日之内,能够将自己重新恢复到巅峰状态。”
“哦?萧炎兄弟体内居然还有伤?”闻言,韩池等人更是一惊,心中对萧炎的看重又是提升了不少,能够在身怀伤势的情况下,便是如此轻易的避开韩田的攻势,看来他们对其暗中的评估,依旧是低了一些啊。
“呵呵,这个不碍事,这位是我韩家首席炼药大师,诸乾老先生,他可是五品炼药师,让他老人家为你看看,应该能够对你的伤势有所帮助。”韩池目光转向其身旁的一名脸色淡漠的老者,此人须发皆白,身上穿着一件炼药师袍服,在其胸口处,有着一个药鼎徽章药鼎上,有着五道金灿灿的波纹,极为的耀眼。
这位老者,萧炎在刚才进屋时便是瞧见过,不过对方明显是有些倨傲,一直以来都是微闭着眼睛,当然,这并非是说这老头为人傲气,而是在这中州大陆,所有的高阶炼药师,大多都是如此,而且炼药师这个身份,也的确够这个资格。这诸乾的实力真要说起来,也不过刚刚达到斗皇层次,这般实力,对于韩家来说,算不得什么,但他那另外一个五品炼药师的身份,却是令得他在韩家的地位极高,由此可见,炼药师,在这中州,是何等的炙手可热。
不过虽说隐约知道这老头的优越感从何而来,但以萧炎的性子,自然是不会自动的去凑什么关系,一名五品炼药师而已,“在韩家看来是个宝,但在他眼中,却只是稀松平常而已。
如今这位所谓的诸乾老先生,听得韩池的话,方才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在萧炎身上看了一眼,旋即淡淡的道:“你且过来,让老夫察看一番。”
闻言,萧炎脸庞上不由得划过一抹古怪之色,以他如今的炼药术水平,若是真要评估的,绝对是在六品中上等层次,对面这老头,满打满算也才一位五品炼药师而已,居然还能对他这般说话。
炼药师之间,每一品之间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