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81部分

似乎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所以只能含糊的道。
“呵呵,原来是彩鳞小姐。
闻言,雅妃黛眉微微一挑,上前两步,桃花眸子注视着美杜莎那张精致完美得连她都是有种惊叹的脸颊,微笑道:“彩鳞小姐果然漂亮,难怪会在萧炎弟弟身边。”
一旁,听得雅妃这话,萧炎顿时愕然,这话说得,好像自己是贪图别人美貌一般,这雅妃姐今日怎和昨天有点不太一样啊?
萧炎身为男人或许难以察觉女人的一些小心思,不过美杜莎却是感觉到了面前这个同样拥有着极为不俗的容貌与气质的女人话语中的一丝细微敌意与警惕,修长睫毛轻轻眨动,慵懒的目光在萧炎与雅妃身上扫了扫,她能模糊察觉到,似乎面前这美丽女人,对萧炎有着一些特别的情感。
想到这里,不知怎的,美杜莎却是忍不住蹙了蹙柳眉,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这股情绪令得她略有种烦躁,因此俏脸转向萧炎,声音也是变得冷了许多:“正事不办,在这里有什么好I!唆的。”
见到突然脸颊变冷的美杜莎,萧炎也是一怔,旋即目光在她与雅妃两人脸上扫了扫,心中一阵纳闷,这两女人今天怎么都不太对劲?
“咳。“”一旁的海波东,倒是人老成精,一眼便是看出了雅妃与美杜莎之间略有些不太友好的气氛,当下连忙一阵干咳,赶紧把雅妃拉在身后,万一那条凶残的美女蛇陡然出手,以雅妃的实力恐怕连一招都撑不下来。
“雅妃,今天家族所有拘卖场都要再度开启,这些事也麻烦,你还
是赶紧去指挥办理吧,我与萧炎等人还要赶去炼药师公会。\\“”
听得海波东的吩咐,雅妃虽然有些不愿,可也只能点了点头,不过在临走前,她却是缓步来到萧炎面前,瞧得后者衣袍略有些凌乱,便是身处手帮他抚平,轻声道,小家伙,这次商谈,可别意气用事,能拉拢一个帮手是一个,就算到时候让他们当炮灰,也算好的,如今你身上,可不仅仅挂着萧家的命运…”\&而且,你可还欠我一个承喏,可别耍赖哦。”
嗅着那从面前传来的淡淡香味,再感受着雅妃那双雪白纤手拂过身体时带来的那种柔软舒适感,萧炎心中略有些触动,露出一口白灿灿的牙齿,笑道:“当然不会忘,当年在离开时,我便说过,就算雅妃姐日后想当女王陛下,那我也竭尽全力帮你。”
雅妃莞尔,掩嘴娇笑道:“我可对当女王没兴趣。“”
见到打情骂俏的两人,海波东却是一阵干笑,他能够察觉到,萧炎背后的美杜莎,此刻脸色正越来越冰冷。
“好了,我先走了,你们也赶去炼药师公会吧,我的情报网最近一直在关注着云岚宗,十有消息,我便会通知你。”轻拘了拍萧炎的脑袋,雅妃也不再停留,在转身的同时,目光若有若无的瞥向了美杜莎,红润嘴角微微一翘,有种小小的雀跃。
望着那摇曳着诱人身姿缓缓消失在视野叶的倩影,萧炎这才转过头,对着美杜莎芙道:“走吧。”
“没看够的话,j!跟上去看看吧。“”美杜莎斜瞟了萧炎一眼,却是
冷笑了一声,旋即转身便是对着庄园外走去。
“这女人。“今天怎么阴阳怪气的?”瞧得美杜莎转身离去的背影,
萧炎摇了摇头,有些愕然的道。
“吃醋呗,女人不都喜欢这样么。_”一旁的海波东嘿嘿笑道,旋即冲着萧炎竖起大拇指:“小子,你行啊,竟然能把这条当年令得加玛帝国闻风丧胆的美女蛇给驯服,一个字,强!”
“吃醋?”闻言,萧炎却是哑然失笑,旋即摇了摇头,他可从来不认为美杜莎会有着这般情绪,而且驯服。“算了吧,指不定等那一年约定到期,她就立刻翻脸把自己给干掉了。
“呵呵,这个小女孩。“似乎也有点不——样啊?”海波东的目光突然停在那牵着萧炎络手,身着白衣的小女孩,惊诧的道,他发现,以他的实力,竟然对这个小女孩有种难以看透的感觉。
“老头,不要乱看,否则我让彩鳞姐姐打扁你!”被海波东的目
光扫来扫去,紫研顿时有些不乐意了,一撇小喵,道。
萧炎笑着拘了拍紫研的脑袋,冲着海波东笑道:“可不要写紫研,斗王阶别中,应该很少有人会是她的对手,甚至是一些斗皇,挨上她的拳头都不会好受。“”
听得这话,海波东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讶异,这小女孩竟然拥有着如此惫怖的实力?
对于海波东脸庞上的惊讶,萧炎也只是一笑,并未细说紫研的来历,他清楚,紫研的潜力极为不俗,日后一旦自己将化形丹炼制出来,恐怕她的实力不会逊色于美杜莎。“而且,她的那种恐怖怪力,即便是萧炎,也都是颇为忌惮。
可以预料,日后,小紫研将会是萧炎不可缺少的一大助力,虽然这一天或许有点遥远。”
“走吧,去炼药师公会。“”伸了一个懒腰,萧炎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目光转向炼药师公会所在的方位,淡笑道:“走吧,去见见那些老熟人,不知道三年之后,是否会有着一些物是人非的感觉?”
“当年一个小小大斗师,如今却已经是能够轻易击杀斗皇强者的超级存在,这还不叫物是人非么?就如那加刑天老家伙,三年时间,依然是在斗皇巅峰阶别徘徊,可你。“却已经是大变了模样。”海波东笑道。
“所以,这次见面,你看那些家伙的脸色,绝对会比三年前精彩
许多的。
听得海波东话语中的幸灾乐祸,萧炎也是微微一笑,拉着紫研转身行出米特尔家族,对着那炼药师公会所在的方位缓缓行去。
“皇室,炼药师公会,木家。“还有纳兰家,当真是久别了啊,不知道这三年,你们可还记得萧炎这个名字?”穿过条条纵横街道,半个小时后,萧炎一行人出现在了炼药师公会大门处,望着这熟悉的公会大门,萧炎却是缓缓吐了一口气,在心中轻声喃喃道。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雪魅
与海波东缓缓走进这所占地庞大的炼药师公会,身后的喧哗声也是逐渐被抛去,一股淡淡的药香味道从中飘散而出,令人闻者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如今的炼药师公会,随着三年中不断有着炼药师加入,不论实力还是人数方面,比起三年前都是要更加强盛许多,至少,当年的公会中,自然是很少拥有着这般庞大的人流量。
进入公会,海波东由于需要去提前做一些准备,所以在将地点告诉萧炎之后,便是先单独离去。
对于这阔别了三年时间的炼药师公会,萧炎也略有些感触,当年,在这里,他经历了一场对他来说极为不容易的炼药大赛,不过当年他参加大赛时顶多只能算做一名能够炼制四品丹药的三品炼药师,而如今,却是一名能与丹王古河相媲美的六品炼药师!这之间的进步,可不是一星半点…
目光四处的望了望,萧炎便是拉着也是一脸好奇的小紫研对着记忆中的交易区缓步行去,在这种地方,只要你有着慧眼以及运气不错的话,说不定便是能找到一些不错的东西,而萧炎的那“天火三玄变”,便是在此处侥幸所获得。
与紫研走进交易区,那几乎一眼望不见尽头的摊贩以及黑压压的人流,令得萧炎也是有些惊叹,这三年时间,随着炼药师公会的越加强大,没想到连这里的交易区规模也是扩大了不少。
刚刚进入交易区,萧炎那扫动的目光便是突然一顿,有些愕然的望着不远处一道白如雪般的倩影。
倩影一身白色衣裙,一头长发也是如雪丝般透着冰凉,这隐隐有些熟悉的背影,令得萧炎想起了三年之前在帝国中历练时,在黑岩城所遇见的佛克兰分会长的弟子,雪魅。
当年的佛克兰,萧炎也是有些不错的好感,那个老头帮了自己不少忙,虽说是想哐自己去参加炼药师大会,可对自己倒的确没什么坏心,而且对于这个性格清冷如雪般的女子,他也是有着不错的印象。
“不知道这三年他们过得如何?”心中闪过运道念头,不过萧炎倒并未主动过去搭讪,在隔着一段距离看了一会后,便是将日光从那道白雪般的倩影上收回,拉着紫研在这人流汹涌的交易区缓步行走。
在萧炎汇入人流之后不久,那正俯身看着一株药材的雪魅,却是若有感应般的转过头,那张略带着些许疑惑,如雪山般空灵的精致脸颊,令得周围一些来往的人流都是忍不住的停缓了一些脚步,视线略有些贪婪的注视着后者。
对于周围的目光,雪魅黛眉微微皱了皱,旋即也是毁纹涌进人海,最后消失不见。
拉着紫研行走在布满摊贩的小道中,萧炎日光不断的在周围那些摊贩之上扫过,或许是如今眼界提高的缘故,因此花费了将近十几分钟时间,却并未找到丝毫能让他动心的东西。
“全是一些破烂货。“”紫研撇了撇嘴,嘟囔道,平日她所吃的药丸皆是那些在常人眼中极为稀罕的药材所炼制,寻常药材,就算在市面上有些稀有,可在她眼中,却是和垃圾没什么两样。
而对此萧炎也是无奈,看来想要在这里捞到一点和“天火三玄变”一般的宝贝,果然是得看运气。
既然毫无收获,萧炎再次逛了一会后,终于是放弃了那种奢望,冲着紫研无奈的摇了摇头,然而就在他要转身离开时,前方不远处,却是传来一阵马蚤动,偶尔还有着一道道阴阳怪气的嬉笑起哄声。
对于这种围观,萧炎素来不感兴趣,因此仅仅是瞥了一眼,他便是要转身离开,不过就在其转身时,那从人群中传来的一道清脆愤怒声音,却是令得他停下了脚。
目光透过人逢,隐隐看见一道雪白身影,萧炎冲着紫研摊了摊手,道:“看来就这样走似乎有点不太行……”
语罢,他便是拉着紫研快步对着那马蚤动区走去,片刻后,挤进人群,目光扫向里面。
此刻的人群中,雪魅正俏然而立,只不过那张平日白皙得有些过分的精致脸颊,却是充斥着一种愤怒,而在她面前不远处,几位身着炼药师袍服的男子笑嘻嘻的望着那气得俏脸通红的雪魅,不断的爆发出阵阵哄笑。
“奥巴,你不要太过分了!不要以为你的老师是公会长老,便可如此嚣张!”纤指指着对面的领头的一名男子,雪魅怒声叱道。
“嘿嘿,雪魅,这交易区本来就是价高者得,我能出比你更高的价哉,那么这东西自然便是我的,这事情就算你闹到会长那里去,也拿我没办法啊。
嘿嘿笑道,说完,他扭头对着那摊贩的主人喝道:“这枚“冰火蛇綮果”,我出五万金币,你卖不卖?”
听得奥巴的喝声,那摊贩主人一怔,旋即心中大喜,这“冰火蛇鲼果”虽然有些珍稀,可顶多也就价值两万金币而已,没想到这败家仔竟然用双倍的价谶购买,他自然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俏脸铁青的望着那将“冰火蛇鳞果”握在手中上下抛动,一脸得意的奥巴,雪魅咬了咬银牙,却是没有丝毫办法,她最近闭关了一段时间,今日才刚刚出关,正好看见这枚自己炼制丹药所需要的一株药材,没想到这才刚刚和摊主谈好价格,这个令人厌恶的家伙便是如幽灵般的冒了出来。
这个奥巴,当初也因为雪魅的美貌而追求过她,不过后者如今已是一名三品炼药师,因此他的追求自然是以失败而告终,可失败就失败吧,这个死缠烂打的家伙在被雪魅当众拒绝了好几次后,终于是极端的不爽了起来,总是变着法子的来找雪魅麻烦,合得她烦不胜烦,而其老师虽然是近年内才加入公会,可由于炼药术不错,因此早就晋升长老席位,平日在公会内地位也是极其不低,拉擘结派,整个公会除了会长与副会长之外,便权势便得属奥巴老师最高,因此,虽然雪魅极其烦躁,可却并不敢直接出手伤这个家伙。
不过对于这个牛皮糖的厌恶性,雪魅明显是低估了,她的忍让反而令得奥巴得寸进尺,每每有机会便是要来找茬,今日这种情况,其实并非是第一次出现。
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奥巴那越发厌恶与得意的脸瘿r,雪魅咬着银牙,这种情况,她也只能放弃这枚“冰火蛇鳞果”了。
目光冰寒的盯了奥巴一眼,雪魅便欲转身离去,而就在其转身时,一道笑声突然从人群中传出:“十万金币购买这枚“冰火蛇鞯果”0笑声传出,围观众人也是一怔,旋即连忙转动目光,瞧见了一名身着黑袍并且拉着一名紫发小女孩的青年,当下一些人忍不住对他投去怜悯目光,这家伙难道是新来的?竟然敢去拆奥巴的台?
这道笑声也是令得雪魅转过头来望着那黑袍青年,那张略有些眼熟的脸庞使得她一怔,片刻后,终于是记起了这个给她留下了不小印象的青年。
“你。“你不是被。“”愕然的咎着黑袍青年,雪魅惊呼了声,可到嘴的话语看了一眼周围的围观者,赶忙吞了下去。
微笑着行出人群,萧炎上下打量了一下雪魅,笑道:“佛克兰大师还好吧?”
“老师还好…”雪魅点了点头,旋即拉着萧炎的袖桅,低声道:“你不是离开加玛帝国了么?快走吧,不要得罪这家伙。“”由于闭关的缘故,因此对于这两日已经成为加玛帝国最大新闻的事,雪魅却丝毫不知情,她只知道,萧炎是云岚宗的通缉目标,一旦被云岚宗的人发现,定然会凶多吉少。
“哟呵,怎么?想要英雄救美了?”在萧炎在说出第一句话时,那奥巴脸色便是逐渐的阴沉了下来,怪笑了一声,旋即紧握着手中的“冰火蛇鳞果”,冷笑道:“这东西本少爷已经买下来了,你该滚哪去边滚哪去吧,奉劝你不要多管闲夸,否则你进得了帝都,可就出不了“”
瞧得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庞,萧炎淡淡一笑,也是懒得说废话,举起手掌遥对着奥巴,旋即一股吸力猛然暴涌,将其手中的“冰火蛇绩果”强行吸掠而来。
“王八蛋,找死!”
见到萧炎突然出手,那奥巴脸色顿时挂不住了,一声怒喝,手掌一挥,其身旁的十几名男子便是如饿虎般的对着萧炎扑来。
嘭!
淡淡的望着扑来的十几名男子,萧炎袖袍随意一挥,一股劲风便是暴涌而出,旋即狠狠的砸在十几人胸膛之上,强猛的劲力,直接是将他们砸得倒飞而出,最后重重的砸落在人群之外,带起一阵哀嚎与混乱。
瞧得十几名手下一眨眼就被摞到,那奥巴也是一惊,刚欲喝骂,面前突然人影一闪,一道黑袍便是诡异浮现身前,一只修长手掌轻覆在其胸膛上,淡漠声音缓缓在其耳边响起,令得其浑身冷汗直流。
“如今的炼药师公会虽然人越来越多,可渣滓也是越来越多,今日,便让我替法犸清洗一下吧。“”
话音落下,那贴在奥巴胸膛的手掌,一股强猛劲力,猛然爆发!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傅岩
“噗嗤!”
在交易区中一道道惊愕目光,那奥巴如遭重击般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忍将不住的喷出,最后在地面之上搽出十几米后方才逐渐停下。
见到萧炎随意一宇便是将奥巴击溃,周围一些人心中也是闪过一道惊讶,这奥巴虽然品性极差,可再如何说也是一名即将进入大斗师的强者,没想到竟然在这个黑袍青年手中,连一回合都是走不出。
不过在惊讶过后,众人却是对着萧炎投去一道道同情目光,这家伙这一掌打得的确是爽了,可他难道不知道,傅岩那个老家伙最为护短么?在这炼药师公会,除了少数几人他不敢惹之外,大多数人都是对那个性子乖僻护短的老家伙有着几分忌惮。
“你。唉,你闯祸了,快,跟我离开这里!”雪魅也是为萧炎的突然出手惊了一下,望着远处那躺在地上不断翻滚哀嚎的奥巴,她赶忙对着萧炎低声焦急的道,说完,她便是拉着后者离转身便是。
对于雪魅的拉扯,萧炎倒没怎么抗拒,斜瞥了一眼不远处不断嚎叫的奥巴,拉着紫研跟着雪魅离开了这吵杂场所。
三人一路挤出人流拥挤的交易区,雪魅却依然未停下脚步,拉着萧炎就往炼药师公会外跑,而见此,萧炎只得无奈的挣脱了手,冲着她笑道:“一个废物二世祖而已,需要这样么?”
“那家伙的确是个废物,不过他的老师是公会的长老,权势不低,在这帝都之中面子极广,而且还极其护短,若是等到那家伙跑去告状,那老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你。”对于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萧炎,雪魅只得急声道。
“佛克兰大师似乎也是公会长老吧?你怎么还怕他?”萧炎皱了皱眉,道。
“老师如今只是四品炼药师,而邳傅岩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五品炼药师,秣药术水平即便是与副会长相比也不遑多让,地位自然是远比老师高。”雪魅叹了一口气,道。
闻言,萧炎也是恍然,这加玛帝国四品炼药师仔细算起来,虽然稀少可至少也有着十来名,西五品炼药师,则是唯有那么寥寥数人,而且着炼药师之间的阶别颅难晋升,甚至一些人说不定一辈子都待会在某个境界所停留,类似萧炎这种仗着异火与药老丰厚经验的怪胎,怕整个大陆都唯有他一人而已。
而四品与五品之间的差距,就如同斗灵与斗王之间的般,是一个颇大的坎,因此之间的差距自然极大,两者地位,也是难以相比。
“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刚才也只是忍不住出面帮了你一下而已,呵呵,没事,“”望着雪魅俏脸之上的担忧与焦急,萧炎也是无奈,他倒是没想到出面帮忙之后反而令得她更加的焦虑,当下也只得芙了笑,出言安慰道。
“嘿嘿,没事?小子真是好大的口气啊,在这帝都之中伤了我学生可以说没事的人,恐怕还没多少个!”就在萧炎话语刚刚落下时,突然一道冷笑在庞大的公会大厅中响起,旋即一行人气势汹汹的从一处快速行来,在那人群之首,赫然是一名身着炼药师袍服的老者,那袍服胸口处,有着一枚绘着药鼎的徽章,药鼎之上,闪烁着五道银光闪闪的波纹,袍服抖动间,光芒四射,颇为刺眼。
五品炼药师!望着那代表着一种尊荣的徽章,大厅中来往的人流顿时停下了脚步,满脸敬畏与艳羡。
望着那名老者,雪魅俏脸顿时微微一变,旋即心中叫苦不迭,这个老不死的怎么速庋这么快?
“他便是那个傅岩?”无视于周围那些看好戏的日光,萧炎转头对着雪魅笑道。
“嗯。”望着那噙着一脸冷笑与些许怒火快步行来的老者,雪魅心中叹了一声,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旋即低声道:“待会你尽量少说话,这老头在这大庭广众下应该也不至于太过为难我们这些小辈。”
闻言,萧炎却是不置可否,这三年没回来,没想到这炼药师公会却是越来越有些不堪,真不知道法犸那老家伙是如何在管理。
在雪魅与萧炎低声说话间,那傅岩便已带着一大群人气势汹汹的来至他们面前,老头斜瞥了一眼雪魅,旋即虚眯着老眼望着萧炎,偏头对着身旁那脸色苍白的奥巴道:“是这家伙下的手?”
“是的,老师,我本来在与雪魅正当竞争购买一株药材,准备在老师大寿时炼制一枚丹药当做寿礼,可没想到这家伙一出面便直啊!”听得傅岩问话,那奥巴顿时连忙哭丧着脸道,当然,这种时刻自然是要给舍己找一个极其冠冕堂皇的理由。
“傅岩长老,这事。“”听得奥巴信口雌黄,雪魅俏脸顿时一变,连忙出声道。
然而雪魅声音还禾落下,那傅岩便是挥了挥手,淡淡的道:“雪魅,这事与你无关,你便不要掺和了,不然免得到时候还要去找弗兰克那老家伙瞎扯。”
“刚才便是你出手的吧?没想到年纪轻轻下手如此之重,你的老师是何人?”目光一转,傅岩便是将目光移向萧炎,老气横秋的冷声道。
瞧得傅岩这般模样,萧炎却是一笑,道:“没想到如今炼药师公会的长老素质越来越低,仗势欺人,倚老卖老…””
听得萧炎这般带着些许嘲讽的话语,大厅中顿时安静了许多,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竟然敢当着傅岩的面如此嘲讽于他。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不出众人所料,那傅岩脸色迅速便是阴沉了下来,怒极反笑的道:“今日你若能安稳的走出炼药师公会,我傅岩还有何脸备在帝都立足?”
“这老头真烦!”听得傅岩唧唧歪歪,梨顿时有些不耐烦了,捂着耳朵撇嘴道。
围观众人瞧得那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都是有些莞尔,不过当瞧得傅岩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时,皆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瞧得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萧炎也是逐渐有些不耐,也懒得再跟这老头废话,拉着紫研与雪魅,转身便走。
见到萧炎这般举动,那傅岩脸色顿时铁青,这些年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嚣张的年轻人,当下怒火窜涌,一声怒喝,一股雄浑炽热的斗气便是自其体内暴涌而出!那股霎那间爆发而出的雄浑斗气,立刻令得周围众人赶忙退后了几步,生怕惨遭池鱼。
“小子,今日我便代你老师教导你一下,什么叫做尊师重道!”干枯手掌之上,火红的斗气袅袅升腾,犹如烈火一般,傅岩一声厉喝,身形便是闪掠而出,旋即化为一道火影,对着萧炎背影暴射而去。
大厅中,见到傅岩竟然不顾身份便是对一名小萋出手,不少人都是爆发出一声惊呼,傅岩可是货真价实的斗王强者,即便是这帝都之内,也少有人能与之抗衡,而且看他那含怒出手的声势,若是那黑袍青年被击中的话,恐怕至少也是重伤下场。
就在众人心中闪过念头时,那傅岩便已闪电般的贴近萧炎,然而其手掌刚刚想要抓住后者衣袍,萧炎便是猛的手臂一摆,袖袍便是划破空气,在斗气的灌注下,袖袍已如精铁般坚硬。
“嘭!”
袖袍与傅岩拳头相碰,一股劲风从接触处暴涌而出,旋即,众人便是一脸惊骇的瞧见,那傅岩的身体,突然间倒飞而出,最后狼狈的砸落下地。
在这有些诡异一幕下,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似乎连那傅岩也是对这一幕感到难以置信一般,一张脸庞,尽是惊骇与呆滞,他明明感觉到面前妁,青年实力平平,怎么。”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身来,傅岩的脸庞一片涨红,大庭广众下被一个小辈弄得如此狼狈不堪,这令得好面子的他几欲疯狂。
“混蛋小子。”
咬牙切齿的一声怒骂,傅岩刚欲再度动手,突然有着细微雷鸣声响起,旋即便是突然感觉到眼前一花,那面无表情的黑袍青年,便是如鬼魅般出现在了身前。
突然出现的黑袍青年,令得傅岩浑身寒毛陡然竖起,刚欲出手攻击,一只修长温凉的手掌,便是不知何时的出现在了其脖子之处,而那道冰冷声音,也是令得其浑身僵硬了起来。
道。
“我的老师,你可还没那资格来代他教导…”萧炎冷笑落下,突然微微偏头,目光扫向大厅一处角落,淡淡的“法犸会长,你若是再躲在一旁看戏,我不介意让你们炼药师公会少一名五品炼药师…”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见面
那宽敞的大厅,当众人听得萧炎这话后,皆是一愣,旋即转头将目光投向了某一处。
而在大厅这么多人的注视下,那阴影处,也是响起一阵无奈的笑声,旋即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渡出,最后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看其容貌,赫然便是炼药师公会的会长,法犸!在法犸身旁,那副会长米切尔也是紧紧跟随,而在米切尔旁边,还有着一名身着青色炼药师袍服的女孩,女孩容貌清丽动人,微抿的红唇连着一抹高傲,皮肤如雪般白皙,一对灵动大眼睛在转动间透着丝丝狡黠,显示出此女必然是一位精灵古怪的主,而此刻,这位女孩,一对眼眸正闪烁着些许异芒的望着那大厅伞,随手将傅岩制住的黑袍青年。
“哈哈,三年不见,不知萧炎小兄弟可还好?”在众人日光注视下,这位掌管着加玛帝国炼药师公会的老表,却是露出一脸笑容,冲着萧炎颇为和善的笑道,而至于那被萧炎捏住喉咙而脸色涨青的傅岩,他却是犹如未曾看见一般。
法犸的这般态度,自然是令得大厅中众人有些惊愕,然而当那道如今在帝都之中传得沸沸扬扬的名字从其嘴中传出来后,众人再度一愣,旋即恍然,那再次望向黑袍青年时的目光,顿时变得极为的精彩了起来,难怪这家伏敢如此嚣张,原来便是那个令得云岚宗吃了大亏的萧炎…那被萧炎制住的傅岩,在听得法犸对面前青年的称呼后,脸色也是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了许多,眼中的气焰顿时消散,当日连云岚宗的斗皇强者都是在其手中身亡陨落,他丝毫不怀疑,他要扭断自己的脑袋,仅仅只是需要微微一催劲力便能办到,而且以前者的实力,恐怕就算真的把他给杀了,想必炼药师公会也不会采取什么报复的措施,迳一点,从法犸出场时对待萧炎的那态度中,便是能够清楚可见。
嘴唇哆嗦了一下,傅岩只得将络怒目光转向一旁那早已经索索发斡起来的奥巴,若不是这个混蛋不开眼的遭惹到这号人,他又怎会陷入这般尴尬境地?“呵呵,法犸会长,三年不见,这炼药师公会倒是令得我有些失望啊。“与这样的势力合作,恐怕。“”萧炎轻笑了一声,(8头对着缓缓行过来的法犸笑道。
闻言,法犸苦笑了一声,道:“萧炎小兄弟,这事,我们公会的确有着一些责任,傅岩得了你,你要如何处置都随你。
法犸这话虽然有些软,可却是给了萧炎极大的面子,而且他也知道,如今的萧炎,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给个药方奖励便是能让他努力抢大会冠军的少年,以后者现在的势力与实力,有着!$格享受这般待遇,因为现在的他,即便是在法犸心中,也是当得上真正的强者二字!“呵呵,萧炎小兄弟,傅岩性子本就莽撞火暴,并非有意冲撞你…而且说起来,萧炎小兄弟也算是我们炼药师公会的荣誉长老呢,大家都是自己人-,”米切尔笑了笑,也是出面打着圆场。
瞧得这炼药师公会两大巨头出面,而且那极为客气的话yu也是给足了萧炎面子,这般待遇,直看得一旁的雪魅一脸惊愕,目光不断的在萧炎身上瞟来瞟去,她知道当年的萧炎取得了炼药师大会的冠军,不过光凭这个,便想要法犸与米切尔这等炼药大师如此客气相待明显,并且说话间似乎宁愿折损一名五品炼药师也不愿与萧炎起冲突的意思,更是让得她目瞪口呆,面前这个当年被云岚宗追杀出了加玛帝国的青年,竟然还有着这种能耐?
米切尔身旁,那俏丽女孩目光闪烁的望着那在公会两大巨头出面下依然一脸平静的黑袍青年,红唇徼抿,心中也是好一阵的恍惚,当年的那个少年,虽然杰出,可却不过只是一个有着一些潜力的小辈而已,然而如今短短三年时间过去,却已经成长成为一名连法犸会长都是必须得客气对待的强者,这般成长速度,当真是令人暗自骇然。
“难怪当年连太爷爷都说这家伙日后成就必然不凡一”女孩突然想起当年加刑天时其所说的一句话,当初她还尚有些不太服气,然而如今,即便高傲如她,也是不得不说一声服字,与当年那些同辈的青年相比,如今的萧炎,无疑已经是是到了一种相当靠前的地步。
淡淡的瞥了法犸两人一眼,萧炎再看了看脸色苍白,身体练动都不敢动弹一下的傅岩,笑了笑,缓缓收回手掌,轻声道:“既然两位会长出面,萧炎自然我也没什么办法。”
听得萧炎这句话,那傅岩顿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呵呵,多谢萧炎小兄弟饶过傅岩一命,今日之事,老夫会私下处理,然后给你一个交代。”见到萧炎并未真的对傅岩出手,法犸也是松了一口气,连忙逛。
萧炎摆了摆手,瞥了一眼奥巴,这家伙想必也知道这事处理起来最倒霉的肯定是他,因此一张脸庞犹如涂了白粉的煞白,他也没想到,今日竟然会踢到这么硬的一块铁板。
“人都到齐了吧?”目光转向法犸,萧炎也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道。
“呵呵,到齐了,就等你。”法犸笑着点了点头。
“那走吧。_”闻言,萧炎也不拖沓,偏头对着雪魅微笑道:“我现在有事,便先走开了,见到佛克兰大师的时候,帮我问声好。”说完,他也不待雪魅回话,拉着紫研,对眷大厅之内行去。
待得萧炎转身离开时,雪魅方才回过神来,贝齿轻咬着红唇望着那道削瘦的修长背影,眸中有着些许异彩涌动…”-当年,她第一次看见萧炎时,后者还在为那二品炼药师奋斗着,可如今时间悄然流逝,不知不觉间,竟然便已成为了能与帝国之中这些顶尖人物相媲美的强者,这种变幻,不可谓不大,想必若是佛克兰与奥托知晓时,也会大为感叹吧…”-一路跟着法犸等人转过几条道,然后沿着楼梯,缓缓的对着公会之土行去。
在行走间,一直与法犸米切尔微笑着谈话的萧炎突然目光转向一旁那位略有几分面熟的清丽女孩,微笑道:“三年不见,小公主倒是越来越来漂亮了。”
瞧得萧炎突然注视到自己,清女孩顿时一怔,旋即狡黠的笑道:“没想到你这大高手还能记得我啊,真是荣幸。“”
望着这依然古灵精怪的女孩,萧炎一笑,感受着她那股活泼气息,他那平淡的面容也是浮现一抹笑容,这些年的闯荡,历练虽然丰富了,可也搞得他和一个小老头一般,谁能想到,其实他的年龄也不比小公主大上多少,遥想当年,一群小辈还在为了那炼药师大会冠军而你争我夺,而如今,却是物是人非。
行走亍前面的法犸与米-切尔,瞥了一眼与小公主相谈甚欢的萧炎,微微一怔,旋即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闪过一抹异样的笑意。
“小公主的年龄。“似乎也该找个归宿了,而这妮子心高气傲,眼界极高,以萧炎的本事,与她倒是极配…”-”行走间,突然一道念头从两老头心中冒出,对视一眼,嘴角扯起一道老狐狸般的笑容。
对于前面两人所想,萧炎自然是不清楚,嗅着那从身旁女孩身上散发而出的青春气息,他倒是颇为乐意自己在此刻也变得年轻许多,不过在当法犸,米切尔脚步在一处大门前停下来时,他也是缓缓停下了谈话,整了整衣袍,面色再度变得古井不波,他知道,里面的那些家伙,都是加玛帝国最为顶尖的强者,当年的他只能仰视他们,而现在,却是有着资格对他们平视甚至俯视…”-法犸笑着说了一声,然后与米切尔对视一眼,轻轻的推开大门,身体微侧,将道钤让了开来。
宽敞而明亮的大厅中,一股异样的气氛笼罩着,几道人影坐于其中,偶尔间会笑着谈几句,不过即便是谈话,可一些人目光依然会不自觉的移向大门处,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而且虽然在座的皆是在加玛帝国拥有着不弱势力的主,不过却都是有些坐立不安…
嘎吱
紧闭的房门突然缓缓打开,清脆的开门声响,在大厅中悄然回荡。
而随着房门的开启,大厅内众人腰杆不由自主的挺直了一些,目光也是瞬间移动,然后停留在大门处。
在众人注视下,紧闭的房门终于彻底打开,旋即,片刻后,一袭阔别三年时间的黑袍身影,引入眼帘。”
“诸位,三年不见,可都还好?”
黑袍浮现,一道比起三年前,少了一份青涩与稚嫩的笑声,轻轻的在大厅中,回荡而起。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现身
笑声在大厅中回荡着,也是令得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了大门处,那里,一袭黑袍的青年正微笑而立,阳光从窗户倾洒而进,刚好将之笼罩而进,在阳光的照耀下,那张依稀有些熟忌的脸庞,比起三年前,多了一分成熟与内敛,少了一分稚嫩与锐气。
望着那站于大门处的黑袍青年,大厅内众人皆是隐隐有着恍惚的盛觉,三年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得太长,然而,这短短三年,当年的少年却是犹如完成了一番由里到外的蜕变。
“呵呵,萧炎小兄弟,没想到三年不见,你竟然便是到了这般地步,真是令老夫有些汗颜啊。”大厅中,加刑夭首先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来,朗乒芙道。
在加刑天身旁,还优雅坐立着一位身着华贵锦袍的女子,看那张美丽容貌,自然便是当萧炎曾经见过的夭夜,只不过此刻的后者,已经褪下了凤冠,整个人看起来少了一丝威严,多了一分女人味。
而此时的夭夜,也是在那黑袍青年出现时,便是将视线投注了过去,唇角噙着些许动人微笑。
萧炎8光瞥了一眼这位一身麻袍的老者,微微一笑,缓步走进大厅,道:“加老也是风采依旧啊。”在说话的同时,萧炎的目光也是缓缓扫过这明亮大厅,除了加刑天之外,皆是一些熟面孔,木家的木辰,还有脸色正有些不太自然的纳兰家族的纳兰桀与纳兰肃。”
“萧炎小兄弟,请上座吧,可就等你了哦。”木家家主木辰望着那身躯欣长,显得格外不凡的黑袍青年,再瞥了一眼身旁那如今已是木家年轻一辈中最为杰出的木战,心中一声轻叹,三年之前,本来他们两人还是处于同一条平衡线,然而现在,这距离一。坐于木辰身旁的木战,也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当下翻了翻白眼,望着那和自己差不多年轻的萧炎,心中也是一阵元语,这三年他在修炼上已径是颇为勤奋了,然而到如今,方才不过七星斗灵的实力,这般成就若是放在木家或者其他家族中,倒的确能够算做不错,可这与面前的萧炎比起来的话,无疑是有着天壤之别。
“这家伙一不知道是怎么修炼的,实力提升得如此之快?”木战在心中嘀咕了一声,想当年在那驰会上,他也算是与萧炎交过手的人,当时两人尚还是半斤八两,可现在,这差距却是拉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地步。
瞧得一脸笑容的木辰,萧炎也是徽做一笑,虽然木家当年并未如米特尔家族那般竭力助他,可却因为木铁之事,也令得萧炎对他们有些一些好感。
缓步走进大厅,萧炎与在座的一些人皆是笑着打了声招呼,然而不知是有意还是疏忽的缘故,却唯独是特纳兰桀与纳兰莽二人凉在了一边。
望着那在与众人打完招呼便是在靠着海波东身旁找了一处椅子坐下的萧炎,纳兰桀与纳兰肃脸上的笑容皆是有些勉强,萧炎此举之意,明显便是表明着对他们纳兰家族耿耿于怀,然而以他们家族以往对萧炎的所作所为,会有这般待遇倒是没有丝毫不对的地方,因此,他们二人也唯有哑巴吃黄连,僵着脸坐于桌旁,如今的萧炎,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稚嫩少年,以后者现在的实力,已不用再将他们纳兰家族看得太重对于纳兰家族的被无视,大厅中的众人也是将之收入眼中,可却都是神色不变,犹如未见一般,笑谈声丝毫未减。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0.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