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4部分

步上前,恭声笑道:“老先生,族中事物繁忙,萧战未曾出来迎接,还望包涵呐。”
“呵呵,虚礼就不用了。”黑袍下,苍老的声音淡淡的笑了笑。
萧战热切的点了点头,对着三位长老使了个眼色,赶忙让开路道,笑道:“老先生请上坐。”
黑袍人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客气,径直走上,在首位靠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望着萧战几人如此恭敬的对待这位黑袍人,年轻一辈的族人不由得窃窃私语了起来,一道道好奇的目光,不断的在黑袍人身上扫动,而当听得身旁的长辈在说出黑袍人炼药师的身份之后,眼瞳顿时变得炽热与…崇拜了起来,不管在何处,炼药师始终都是最让人感到敬畏的职业。
“姐,那人,不是那天在拍卖场见到的神秘炼药师么?”双眼放光的紧盯着黑袍人,萧宁拉着萧玉的袖子,急切的道。
“嗯。”萧玉微微点了点头,美眸也是停留在在黑袍人身上,俏脸略微有着许些惊喜:“没想到这位老先生真的来我们萧家了,看来他上次所说的合作之话,并不是随口说说啊…如果有他帮忙,萧家这次的困境,应该能顺利解除了。”
听着身旁族人的窃窃私语,薰儿浅眉微皱,秋水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体形臃肿的黑袍人,不知为何,她似乎总是隐隐的感觉到,面前的黑袍人,行动和语言上,总有点不和谐的模样…
蹙着眉头苦苦的思虑着,半晌无果后,薰儿也只得有些无奈的放弃胡乱的思索。“呵呵,老先生,不知今日来萧家,是为何事?”亲自端过一杯温茶,萧战笑问道。
“刚好路过这里,所以想过来看看贵家族那位靠我一点筑基灵液就连蹦了好几段的天才少年。”黑袍下,苍老的声音淡淡的笑道。
闻言,萧战目光赶忙在大厅内环顾了一圈,却是未曾见到萧炎的影子,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呵呵,萧族长不用喊了,我已经见过贵少爷了,很不错的少年,非常对老头我的胃口…”摆了摆手,阻止了萧战想要派人去叫的举动,黑袍人笑道,语气中的那抹赞赏,却是毫未加掩饰,这倒是让某位躲在黑袍下的少年脸庞有些发窘。
听得黑袍人这赞赏的语气,大厅内的众人眼中不由流露出一抹羡慕,能得到一位级别不低的炼药师如此评价,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什么好东西都被那家伙占了。”不甘的撇了撇嘴,萧宁语气中不无羡嫉。
萧玉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玉手托着香腮,轻声嘀咕道:“那家伙真有这么好么?我怎么没发现啊?”
听着黑袍人此话,萧战脸庞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眼瞳中,略微有着几分得意。
“呵呵,萧族长,萧家最近,似乎情况并不好啊?”萧战脸庞上的笑意还未完全扩散,便又被那苍老的声音打击得有些沉闷下来。
闷闷的点了点头,萧战苦笑道:“想必老先生也应该知道萧家现在的局面了吧?”
“嗯,知晓几分。“点了点头,黑袍人微笑道。
“唉,现在的萧家,已经被加列家族将产业压榨了将近五成之多,若再长期以往下去,恐怕我们也得沦为乌坦城的二流势力了。”萧战嘘唏的叹道,皱起的眉头,犹如苍老的几分。
“呵呵,虽然我和萧家并无深交,不过我与贵少爷,却是颇为谈得来,如果萧族长不怕老头我打什么坏主意的话,我们不妨合作合作?”黑袍人轻笑道。
闻言,萧战先是一怔,旋即满脸狂喜,他憋了一肚子,不就是想说这句话么…兴奋的与三位长老对视了一眼后,毫不犹豫的点头:“老先生,能与您合作,萧家求之不得!”
一位级别起码在二品以上的炼药师,他们这种家族平日几乎是请都请不到,而且萧战也不会认为自家家族能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一名二品炼药师,看这位老先生说话的模样,与他们萧家合作,似乎还多半是因为萧炎的缘故,这等机遇,作为一族之长的萧战,又怎会轻易放弃?
见到萧战表态,黑袍人笑着点了点头,一只白皙的手掌从黑袍中探出,手指上有着一枚淡红色的戒指,指尖在戒指上轻弹了弹,顿时,光芒闪动…
望着那只犹如少年般白皙的手掌,萧战有着瞬间的失神,这只手掌,给他一种…有点熟悉的感觉。
萧战还来不及思索这股熟悉感觉从何而来,紧接着,便被那突兀出现在桌上的大堆玉瓶震呆了过去。
巨大的会议桌面之上,眨眼时间,便被整齐的小玉瓶覆盖得没有丝毫缝隙。
望着这凭空出现的无数小玉瓶,大厅之内,除了窗边的青衣少女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是被这庞大的丹药数量给震撼得轻吸了一口凉气。
“这里是一千二百八十三瓶疗伤药,名位“凝血散”,虽然不敢说之是疗伤药中的极品,不过比起加列家族的那“回春散”,疗伤效果,却是要更加的显著。”望着大厅中那些震撼的目光,黑袍人,依旧若无其事的轻声介绍道。
萧战嘴角一抽,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啊!”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合作
寂静的大厅中,一道道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桌上的上千小玉瓶,这种大规模的丹药,在场的人,几乎从未曾亲眼见过。
粉红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红唇,萧玉同样也是被这么多数量的丹药震得有些发愣,俏脸上布满着震撼,片刻后,方才惊叹的摇了摇头,望向黑袍人的眸子中,有着星星在闪现。
坐于窗边的青衣少女,微偏着小脑袋,瞥了瞥桌上堆满的小玉瓶,秋水美眸中,掠过一抹诧异,目光再次在一旁的黑袍人身上扫了扫,在未能发现可疑点之后,这才继续将视线投注于手中的古朴籍。
望着被桌上的丹药震得鸦雀无声的大厅,黑袍人轻咳了一声,将身旁的萧战惊醒了过来。
“呃…”脸庞略微发红,萧战尴尬的笑了笑,望向黑袍人的眼中,越发的多了一丝敬畏,能够随手拿出上千瓶的疗伤药,这种手笔,可不是寻常炼药师能够办到的。
“老先生,您也知道萧家现在的局势,我们需要疗伤药来拉回失去的人气,而老先生的这举动对我们萧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萧战感激的叹了一声,略微沉吟,迟疑的试探道:“这样吧,我们萧家负责销售这些疗伤药,所得金额,老先生一人占九成,剩余一成,呵呵,虽然有些脸厚,不过我们毕竟还需要这些钱来打点一些东西,老先生,您认为如何?”
说完,萧战有些忐忑的望着面前的黑袍人,生怕自己的条件会让他有所不满,现在的萧家,可全得依仗这位神秘炼药师了啊。
“呵呵。”黑袍人轻笑了笑,缓缓摇了摇头。
见到黑袍人这般举动,萧战脸色微变,刚欲再次开口将最后一层也减去,可那苍老的声音,却是让其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
“萧族长太客气了,虽说丹药是我所炼,不过销售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如何能这般占你们的便宜…公平点吧,五五分,呵呵。”
听着黑袍人此话,那本来还在一旁焦急的三位长老以及满厅族人,顿时惊愕的张大了嘴,半晌后,方才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都是有些怀疑这番话的真实性,五五分?这…这位老先生,也实在太照顾萧家了吧?现在的这种情形,就算他一人要占十成的利润,估计萧家也没人敢说不答应。
“天上真掉馅饼了…”对视了一眼,所有人心头都是冒出这句话来。
在原地呆愣了好半晌后,萧战方才缓缓回过神来,深吐了一口气,苦笑道:“老先生,您这样,实在是让萧家有些感到受宠若惊,您能在这种时候帮助萧家,我们已是感激不尽,又如何能再占您的便宜?”
随意的摆了摆手,黑袍人淡淡的笑道:“这点利润对我并没什么吸引力,要不是怕你心里不踏实,那五成我其实也懒得收。”
听得这般大口气,萧战也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
“这些丹药,就随你销售吧,以后有时间,我会过来看看。”黑袍人站起身来,笑道:“我还有些其他的事,便不在此处久待了,萧族长也不用送,安排族中事物吧,呵呵。”说罢,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对着大厅外行去。
行至房门时,黑袍人脚步忽然一顿,微笑道:“走前多嘴一句,萧炎的确很不错,呵呵,老头多谢了。”
听着这句话,萧战有些摸不着头脑,刚想开口,黑袍人却已飘出了大厅,逐渐的消失在视线转角之处。
望着那消失的黑袍人,萧战良久之后方才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看来炎儿和这位老先生关系有点不一般啊,不然,人家和咱们又不认识,怎会如此帮忙?”
三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也是叹息着点了点头,从这位老先生进门以来对萧炎所表示出的赞赏来看,明显是对他青睐有加,他如此善待萧家,恐怕真和萧炎脱不了关系。
大厅内,听得黑袍人走前的话,众多与萧炎同龄的族人,都不由满脸羡嫉。
窗边的青衣少女,微偏着小脑袋,目光透过窗缝,望着那转角之处,柳眉微蹙,精致的小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
出了萧家,黑袍人依旧缓缓的前行着,待得周围人流少了许多之后,黑袍中传出少年低低的抱怨声:“老师,你没事把我扯出来做什么啊,万一被发现了,我可不保证不把你供出去。”
“嘿嘿,有感而发而已,要不是萧战从小对你不错,我又去哪找这么好的弟子?所以谢谢他是应当的。”苍老的声音,戏谑的笑道:“而且不扯点关系,你那谨慎的父亲,还真难以相信我是不是在图他萧家什么东西。”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望了望四周,随口问道:“现在去哪啊?”
“去一趟拍卖场吧,把炼好的聚气散给他们,免得拖欠人情,我最讨厌这东西了…而且练手的药材已经被你烧光了,应该采购点别的药材了。”药老略微沉吟,笑道。
闻言,萧炎点了点头,有些期待的笑问道:“老师,现在的我,也能算做是一名一品炼药师了吧?”
“嘁,你以为炼了几天药,就成炼药师了?疗伤药是丹药中最简单的一种,炼成那东西,没什么值得好炫耀的。”药老嗤笑了一声,毫不留情的对着萧炎脑袋猛泼冷水。
翻了翻白眼,萧炎有些郁闷:“那怎样才算是成为真正的一品炼药师啊?”
“炼药界对一品炼药师的评估底线,是至少能炼出一种丹型的丹药,而不是那种简单糅合在一起的糨糊药液。”
“看来的确还有点距离。”听着这要求,萧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迈开步子,对着城中心的拍卖场行去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断其药路
米特尔拍卖场,候客厅。
整洁的桌面之上,摆放着小小的玉盒,玉盒之中,一枚龙眼大小的淡青丹药,正安静的躺在其中,丹药表面圆润而富有光泽,浓郁的异香,从中飘散而出,让得人心旷神怡。
望着玉盒中的丹药,作为拍卖场的主事人,雅妃与谷尼脸庞上的欣喜,几乎难以掩饰。
目光透过黑袍瞥了瞥有些失态的两人,萧炎暗暗的摇了摇头,心头戏谑道:“如果他们知道这枚聚气散不过是药老偷工减料炼制出来的,会是何种表情?”
萧炎所拿出来的这枚聚气散,与他以前所服用的那枚品质明显不在同一个档次,然而即使是这般,这枚由药老随意炼制而出的聚气散,也给雅妃与谷尼带来了不少惊喜。
“老先生的炼药术,真是让人佩服,这枚聚气散的品质,恐怕都能与一些五品炼药师所炼制的聚气散相比了。”再次深看了几眼这枚淡青丹药,谷尼由衷赞叹道。
黑袍下,苍老的声音淡淡的笑了笑,道:“两位把丹药收好吧,帮了这么多忙,不答谢一下,我心里总有些疙瘩。”
“呵呵,老先生实在太客气了,您是客人,我们只是尽份内之事而已。”玉手小心翼翼的端起玉盒,雅妃明眸中眼波流转,嫣然笑道。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话别说是药老,就连萧炎,也是在心中嗤之以鼻,若真照她这般尽份内之事,恐怕米特尔拍卖场早就倒闭了。
从怀中取出一卷纸张,萧炎将之递给雅妃,苍老的声音笑道:“麻烦帮我准备一下上面的一些药材。”
殷切的接过纸张,雅妃快速的瞟了几眼,笑盈盈的应了下来,经过上次的教训,她现在可不敢再表现出任何的迟疑。
招手叫来一名侍女,雅妃将纸张交与她,然后吩咐其速速准备。
端过身旁的茶杯,萧炎轻抿了一口,心头忽然一动,略微沉吟,苍老的声音缓缓传出:“雅妃小姐,我想问个事。”
听着药老开口,雅妃嫣然一笑,轻声道:“老先生请说。”
“加列家族,在这里,购买了不少药材吧?”药老淡淡的问道。
闻言,雅妃心头微紧,妩媚的俏脸微变,偷偷的与一旁的谷尼对视了一眼,沉默了一会,方才迟疑的道:“上次加列家族的确在拍卖会购买了将近十万金币的药材,而这些药材…也都具有一些止血疗伤的效果。”
微微点头,苍老的声音突兀的沉默了下来。
瞧着面前的黑袍人这般模样,雅妃心头顿时有些忐忑了起来,她早已知晓前者准备帮助萧家,而现在拍卖会又卖了这般大量的药材给加列家族,难保这位不知脾性的老先生,会不会对拍卖场抱有一些怨气。
大厅中的气氛,缓缓的沉闷起来,望着一直不说话的黑袍人,雅妃有点坐立不安了起来,若不是一旁的谷尼不断用眼色制止,恐怕她早已经想要开口询问了。
“你们其实也应该知道我上次买那么多药材,是想干什么吧?”良久之后,苍老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沉闷。
贝齿轻咬着红唇,雅妃轻点了点头,低声道:“老先生是打算将这些药材炼成疗伤药帮助萧家吧?”
“在刚才来之前,我已经把炼制出来的疗伤药都给了萧家。”微微点头,药老沉声道:“或许再过两日时间,萧家与加列家族,就将会开始用疗伤药争夺乌坦城坊市的人气。”
对于这种话题,雅妃也不知如何开口,所以,她只得聪明的保持着沉默。
“炼制疗伤药,需要大规模的低级药材,乌坦城中,除了米特尔拍卖场能够如此大量提供之外,别的药材店,都没这能力。”见到雅妃没有说话,药老依旧自顾自的道。
“后面两个家族在疗伤药上的比拼,除去疗伤药的价格与品阶之外,充足的炼药材料,也是重要的关键。”
“所以,我希望,米特尔拍卖场,以后能够拒绝向加列家族提供药材!”
药老的话音刚落,萧炎的视线便是透过黑色斗篷,紧紧的盯着身旁这妩媚得犹如狐狸精的成熟美女,他在乌坦城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月,所以,两个月之内,他必须帮助父亲搞垮加列家族,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的随药老外出修行。
听着药老此话,雅妃俏脸微变,有些为难的道:“老先生,我们米特尔拍卖场有过规定,不能参与任何家族间的战斗,如果我们答应了老先生这要求,那也就等于是在间接帮助萧家,这不符合我们的规矩啊…”
“我可以再免费为你们炼制两枚聚气散。”药老平静的道。
“老先生,这不是丹药的问题,真的…”两枚聚气散的诱惑,让得雅妃玉手不由自主的颤了颤,不过她还是努力的坚持着。
“三枚…”
“老先生…”雅妃苦笑,一旁的谷尼也是脸皮狂抽,三枚聚气散?这起码得值五十万金币左右吧?
“五枚!”淡淡的苍老声音,毫不留情的狠砸着雅妃心中的底线。
“嘶…”狭长的美眸缓缓紧闭,雅妃轻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半晌后,猛然睁开,苦笑道:“老先生,您赢了,以后米特尔拍卖场,不会再向加列家族提供一株药材!”
“雅妃小姐的定力也实在是让我有些意外,一月之后,我会把东西带过来,当然,前提是米特尔拍卖场没有让我失望。”药老淡笑道。
“老先生请放心,孰重孰轻,雅妃心中非常清楚。”
好歹也是在拍卖场中历练了几年时间,所以雅妃也是迅速的平复下了心情,加列家族的价值与一名四品以上炼药师的价值,两者基本是毫无可比性,做这种选择题,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在选择的时候争取到最大的利润,而现在的这种利润,雅妃已经很满意。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炼啊炼的就突破了
望着那拿着药材,满意的走出大厅的黑袍人,雅妃努力保持着肩膀,终于跨了下来,丰满玲珑的娇躯有些无力的缩在椅子之中,看上去犹如一头卷缩的狐狸一般,慵懒的模样,别有一番异样的魅力。
“这老先生…实在是太有魄力了。”脑袋贴着冰凉的椅背,雅妃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旁,谷尼也是同样的表情,揉了揉额头,叹道:“五枚聚气散…这手笔,就算他本身是四品炼药师,也是有些大了啊。”
雅妃点了点头,抿了抿红润的小嘴,自嘲的道:“我还以为我能坚持下来的,没想到…”
谷尼笑了笑,道:“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恐怕当他出到第三枚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的答应下来了,你能坚持到第五枚,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哪是坚持啊?我是被他开的价格吓得有些愣神了,所以这才不敢开口,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有魄力,直接一连提升了两枚。”雅妃翻了翻白眼,忍不住的笑道。
“你这一愣神,直接为拍卖场添加了接近四十万的纯收入。”闻言,谷尼一乐,取笑道。
玉手掩着红唇娇笑了几声,雅妃缓缓的从椅子中伸直身子,站起身来,叹道:“加列家族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谷尼赞同的点头。
“不过让我有些疑惑的是,这位老先生似乎和萧家并不熟悉吧?怎会如此热心帮他们?甚至还不惜用五枚聚气散来砸断加列家族的药路。”明眸中闪现过一抹疑惑,雅妃轻声道。
“谁知道呢…这位大人来路极为神秘,加玛帝国中,我从没听过炼药师中有这号人。”谷尼摇了摇头,道。
雅妃微微点头,眼波流转,略微沉吟后,笑道:“看来以后我们和萧家的关系,可得打牢了,有这位老先生的丹药,我有信心将乌坦城的拍卖利润提升两倍之多,等下次的家族业绩评估,我看谁还能压过我?”
说到此处,雅妃得意的翘了翘红唇,双手负于身后,轻哼着小曲,对着客厅之后悠闲行去。
走出拍卖场,萧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低声道:“老师,多谢了。”
“有什么好谢的,若不把那加列家族弄跨了,你会专心的随我去修行么?”药老无奈的道。
“嘿嘿。”咧嘴一笑,萧炎也不再多说,按照以往那般在附近转了许久后,方才在偏僻处脱下黑袍,然后小心的窜出街道,对着萧家走去。
回到家族,偶尔遇到族人,萧炎能够察觉到,这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又多出了一分羡嫉,显然,今天大厅中的那件事,已经在家族中传了开来。
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萧炎径直对着自己的房间慢慢渡去,在经过一处转角之时,一位红衣少女却是迎面撞了过来,好在萧炎刹车及时,不然免不了碰在一起的尴尬。
“萧炎表哥?终于找到你了。”红衣少女退后了一步,抬起头来,略微青涩的清纯小脸,却是蕴含着一抹淡淡的妩媚,有些矛盾的集合,让得少女比别的同龄女孩多出了几分难以言明的诱惑,这种诱惑,直接是让得萧炎也是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
这位此时小脸正布满着喜悦的少女,正是萧媚。
目光在萧媚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上扫了扫,萧炎摸了摸鼻子,淡淡的道:“有事?”
听着这有些生疏的招呼声,萧媚俏脸微微一黯,低声道:“族长让萧炎表哥去一趟房。”
“呃?”略微一怔,萧炎点了点头,笑道:“知道了,谢谢了。”说着,随意的摆了摆手,便是转身对着前院的房行去。
“萧炎表哥,上次谢谢你了。”望着走得干脆利落的萧炎,萧媚眸子中掠过一抹失望,咬了咬嘴唇,轻声道。
脚步微顿,萧炎向后潇洒的挥了挥手,淡淡的道:“顺手而已。”
眸子盯着萧炎的背影,萧媚忽然鼓足勇气的问道:“萧炎表哥,你会参加迦南学院的招生么?”
“应该会吧。”少年抱着后脑勺,慢吞吞的逐渐远去,留下轻飘飘的话语。
听着萧炎这话,萧媚那黯淡的漂亮小脸终于是莫名的明亮了几分,捏了捏小拳头,站在原地望着萧炎消失在视线之外后,这才有些幽怨的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
在家族中逛了几逛,萧炎终于来到一所宽敞的房间面前,轻敲了敲门,然后缓缓的推门而进。
房间之内,萧战以及三位长老正在交谈着什么,瞧得萧炎进来,几人都是停了嘴。
“父亲,您找我啊?”含笑走上前来,萧炎笑问道。
笑着点了点头,萧战望了三位长老一眼,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你应该见过那位老先生了吧?”
“嗯。”萧炎点了点头,他自然是知道萧战指的是什么。
“你知道他的来历么?”萧战沉吟道。
“我与他才认识不久,又怎知道他的来历。”萧炎这话,倒是有些发自于心,他还真不知道药老的确切来历。
“不过我知道他是一名炼药师。”萧炎捎了捎头,笑道。
“废话。”白了他一眼,萧战笑骂道。
笑着摇了摇头,萧战显然心情极好,再次问了萧炎几个关于药老的问题,可却都被他故作糊涂的糊弄了过去,到得最后,竟然是半点东西都没问出来。
“你这小家伙,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望着一问三不知的萧炎,萧战无奈的摇了摇头,挥手道:“算了,去玩你的吧,以后若是再遇到那位老先生,尽量别惹恼了他,萧家的前程,还得倚仗他啊。”
耸了耸肩,萧炎不置可否。
“咳…萧炎啊,我看你现在的气息,似乎有点…强啊。”一旁一直盯着萧炎的大长老,忽然有些迟疑的道。
听着大长老此话,萧战也是一怔,目光微凝,在萧炎身上缓缓扫过,片刻后,嘴巴逐渐张大,惊愕的道:“你…你突破斗者了?”
闻言,二长老与三长老嘴角一抽,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少年。
“呃…”捎了捎头,萧炎无辜的摊了摊手:“好像是吧,这炼啊炼啊的,怎么就突破了…”
眼角急促的跳了跳,萧战在惊愕之余,也有些哭笑不得,你当是在炼什么呢?
对于这段时间萧炎所创造的奇迹几乎已经有些麻木,萧战只得挥了挥手,苦笑道:“突破了就好,有时间去等级测试工会领块等级徽章吧。”
萧炎点了点头,嘴角噙着一抹戏谑:“那我可以走了?其实我还真是炼啊炼巴直接突破了…”
“你可以滚了…”翻了翻白眼,萧战笑骂道,这小家伙纯粹是在打击人,难道他不知道在座的三位长老,当年在凝聚气旋时,都连续失败了两次,才成功成为一名斗者的么?
望着脸色有些僵硬的三位长老,萧炎裂嘴大笑了一声,这才在萧战的骂声中,窜出了房。
听着那逐渐远去的少年笑声,三位长老脸皮微松,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不由满脸苦笑。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萧家的反击
萧家在得到萧炎暗地支持的大量疗伤药之后,表面上虽然并未有丝毫声张,然而暗地里,却是已经开始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对加列家族进行着反击。
那日家族大厅内的所见,已被萧战以及三位长老下了严格的封口令,有关疗伤药之事,也被列为了最高规格的禁令,任何族人,都不可与外界说起,否则必受族规处置。
而随着萧家这两天的沉寂,加列家族的行止,却是越来越嚣张,毫无忌惮的使用种种手段,想要将萧家坊市中所剩余的商户,全部拉走。
对于此,萧家依旧沉默。
见到萧家这幅软弱的沉默举动,一些与之同一个阵线的小势力,都是开始变得失望起来,暗地里,也悄悄的准备着一些明哲保身的举动。
在这种有些诡异的气氛中,两天时间,悄然而过。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明媚天气,加列家族的坊市,依然是如同前段时间那般火暴,大街之上,人头涌动,在“回春散”的销售之地,更是人山人海,喊声,骂声,打架声,汇聚在一起,震耳欲聋的冲上了云霄。
在丹药销售台之后,售药的加列家族族人,正满脸戏谑的望着门外那些为了争夺疗伤药而大打出手的佣兵,脸庞上的笑容,很有几分人仗药势得意。
加列库,加列家族内部的核心人员,在家族中地位不低的他,掌握了加列家族中人气最火暴的一所坊市。
站在二楼的前台,加列库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大街上拥挤的人群,肥胖而油腻的脸庞上,布满着得意的笑容。
这段时间,“回春散”的销售量,远远的超过了加列家族的内部统计,在这股巨大利益的诱惑下,加列家族已经变得不再满足起来,于是,他们将销售的“回春散”,从原先的一百金币一盒,直接跳到了三百金币,这之间的价格,足足上升了三倍之多。
虽然价格在提升之初,引起了不少佣兵的反感,不过“回春散”的销售,除了加列家族之外,别无他家,所以,在闹腾了一阵之后,虽然心中极度不满,可大多佣兵也只得无奈的接受被宰的现实。
嘴中轻声的哼着小曲,加列可奥细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得意的轻声道:“你不买,有的是人买…”
伸出短小而肥胖的手掌挡了挡天空上的炎日,加列库不耐的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嘀咕道:“妈的,今天火气太大了,看来晚上得去消消火了,啧啧,上次那小丫头可真水灵,那小蛮腰,扭起来真要人老命啊。”想起那令人**的堕落之地,加列可奥便是浑身燥热难忍,再次搽去汗珠,眉头忽然一皱,他眼角瞟见,在街道尽头处的人流,似乎马蚤乱了起来。
“妈的,又打起来了?这些佣兵全是被肌肉塞满脑子的白痴,打坏东西难道不要钱吗?”望着那马蚤乱之地,加列库不由得有些恼火的骂道。
“萧家坊市也有疗伤药出售了!!”
就在加列库准备派遣护卫前去平息马蚤乱之时,大喝声,却是极其突兀的在大街之上响了起来。
听着这突如其来的大喝声,加列库浑身肥肉顿时犹如排山倒海般的一阵剧颤,脸色微变,片刻后,却是冷笑道:“萧家看来还真是没救了,竟然想出这种办法,简直是自找死路。”
喝声让得喧闹的大街略微静了一静,众人在面面相觑之后,一道道大骂声利马吼了出来:“妈的,别想用这土得掉渣的办法来抢劳资等了半天的位置。”
显然,这些人都将这喝声认为是一些想要借机挤到前排来抢购药品的无耻小人所发,毕竟这段时间中,这种伎俩,并不少见。
在骂完之后,这些人,继续开始了对“回春散”的拥抢。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抱有这种想法,一小部分对加列家族的暴利行为已经感到厌恶的佣兵,在踌躇了一会之后,将信将疑的挤出了街道,然后对着萧家坊市飞奔而去。
站在楼上,加列库望着那人气依然火暴至极的大街,忍不住的发出得意笑声,阴声道:“萧家?嘿,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以后的乌坦城,将会是加列家族一家独大的局面,三大家族并列?嘿嘿,那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咯!”
先前的大喝声,在喧闹的大街上,犹如掉落在大海中的一叶浮萍,没有溅出丝毫的浪花,加列家族坊市的人气,也并未因此而有半点实质损伤。
当然,这只是暂时。
在距离上次的大喝声有半个小时之后,加列家族的坊市门口,几十名身穿佣兵服装的大汉,极其蛮横的撞翻了门口的护卫,满脸狂喜的冲了进来,高高的举起手中的绿色玉瓶,整齐的呐喊声,瞬间盖过了坊市中的喧闹声音。
“萧家也有疗伤药出售了!!”
整齐的呐喊声,让得坊市为之一静,所有的目光,豁然转向喊声发源地。
那冲进来的一位佣兵大汉,望着坊市中转移过来的目光,急忙踏上一旁的大石头,“呛”的一声拔出腰间的大刀,然后咬着牙在手臂上拉出一道血痕。
举起鲜血淋漓的手臂,大汉将手中的绿瓶倾斜,一股深红色的粘稠液体缓缓滚落而出,最后覆盖在那条刀疤之上。
深红的粘稠液体侵入伤口,滚滚涌出的鲜血,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的变细,片刻之后,血液竟然便已经在刀疤处凝结成了一层薄薄的血枷。
亲眼望着这一幕,大街之上,所有的目光,顿时火热了起来,这般快速的止血效果,简直就是做任务时的必备之物!
“这就是萧家坊市最新出品“凝血散”!不仅药力更好,而且价格还比“回春散”低了一倍多!你们还等什么?被当做白痴一样敲诈很好玩么?还不快撤?”佣兵大汉举起玉瓶,猖狂的裂嘴大笑道。
大街之上,略微寂静。
一名刚刚进入坊市的佣兵,愣愣的望着大汉手中的绿瓶,瞬间之后,猛的掉头就跑……
望着那卖命般冲出坊市的人影,坊市中的人群在略微呆滞之后,轰然而动,地动山摇的步子带着潮水般的人流,疯狂的涌出了坊市。
站在石头上,那名手臂被划破了的佣兵大汉,瞧着疯狂涌出的人流,脸庞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微风吹过大汉的衣领,隐隐的露出下面的萧家族徽……
喧闹拥挤的坊市,在经过这般大震荡之后,几乎是在眨眼间变得空空荡荡,除了那些目瞪口呆的商户之外,大街上,人迹稀少。
“萧家…开始反击了。”
望着空荡的大街,所有的商户,脑中都是飞快的闪过这一念头。
众商户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抬起头,将目光投向楼阁之上的加列库,此刻,这位满脸得意的胖子,已经不知何时,脸色惨白的瘫了下来。
与此同时,加列家族的其他所有坊市之中,也都在重复着这一幕……
正文 第八十章 炼药师柳席
通明的大厅之中,气氛压抑而沉闷。
在大厅中央的桌面之上,摆放着一只小小的绿色玉瓶,淡淡的药味,从中散发而出。
大厅中,坐有不少人,看他们的服饰,显然都是加列家族的高层,而今日所见的加列库,也正好在其中。
在大厅首位靠左的一处位置之上,一位身穿白衣的青年,懒懒的靠着椅背,青年颇为俊俏,只不过那双眼瞳中时不时闪过的一抹滛亵,却是生生的破坏了这幅容貌,此时,这位青年的一只手掌,正缓缓的钻进站在一旁的俏丽侍女的衣裳之下,肆无忌惮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人多而有所收敛。
在青年的亵渎之下,那名俏丽侍女脸颊略微苍白,眸子之中湿气酝酿,娇躯不断的轻轻颤抖着,可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这就是萧家忽然搞出来的“凝血散”,现在我们坊市中的人气,已经在开始骤降了。”似是没有看见白衣青年的无礼举动,加列毕望着桌上的小绿瓶,脸色阴沉的道。
“萧家怎么可能有疗伤药?难道他们也请到了炼药师不成?”与萧家有着不欣葛的加列奥,瞟了一眼身旁的白衣男子,然后皱眉道。
加列毕老眼微眯,脸色颇为难看:“还记得上次在拍卖会遇到的那位神秘炼药师么?看他当时的态度,似乎对萧家很是青睐,如果这”凝血散“是他所炼,那我们可就有难了啊,要知道,那人说不定是三品炼药师啊。”
听着三品炼药师的名头,那位白衣青年终于停下了在侍女身上游动的手掌,有些不舍的抽出手,上前一步拿起小绿瓶,放在鼻下轻嗅了嗅,然后再倒出少许,在手指间轻搽了搽,冷笑道:“什么狗屁三品炼药师,这凝血散的确比回春散药力要好上一些,不过看这成色,炼制之人的品阶明显比我还差,能有这般药力,多半还是因为他的药方有些特殊罢了。”
闻言,在座的所有人都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如果萧家真有三品炼药师相助的话,加列家族恐怕就毫无翻身之日了。
“依我的经验来看,萧家请来的炼药师,或许只是一个刚刚入行的菜鸟,借着不知从哪得来的药方,方才炼制出了这凝血散。”白衣青年的脸庞上,噙着淡淡的不屑。
“呵呵,柳席大哥从一瓶小小的丹药中,就能看出其主人的底线,眼光还真是毒辣。”加列奥笑道,笑容中似乎有着一抹讨好之意。
“这只是炼药师的基本功而已。”被称为柳席的白衣青年,谦虚的摇了摇头,只不过脸庞上浮现的隐晦得意,却并未瞒过在座的一群老狐狸。
“虽然回春散药力的确有些逊色于这凝血散,不过两者也相差不多,现在坊市人气骤降,主要是因为前段时间我们提价太猛的缘故,等我们将价格回调之后,人气也就会慢慢的回来,不过想要回到以前那种场面,却是有些困难了,毕竟,这凝血散,将会拉走不少的顾客,以后乌坦城的疗伤药市面,萧家也会插足进来了。”加列毕略微沉吟,缓缓的道。
“要回调价格?”闻言,柳席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愿,他已经习惯了高价出售,现在忽然降价,他还真有点受不了。
见到柳席这模样,加列毕在心中骂了一声没脑子之后,只得含笑解释道:“柳席先生,现在的市面,不比前段时间,以前我们可以垄断乌坦城的疗伤药市场,可现在,却是不行了,所以,我们必须得降价,以此来拉回人气。”
无奈的摇了摇头,柳席撇嘴道:“随便你怎么搞吧,不过当初我所说的份额,你就算是降价了,那也得照以前的三倍价格给我分成。”
眼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加列毕心头冒起丝丝火气,深吸了一口气,脸庞上依然堆起热切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看上去,似乎有点冷:“呵呵,当然,柳席先生的那一份,我们一定会照约定全部付给。”
“嗯。”满意的点了点头,柳席再次坐回椅子,更加放肆的将身旁的俏丽侍女搂在怀中,上下其手。
“柳席先生,现在我们的回春散所剩已不多,我先前已经派人去米特尔拍卖场采购药材了,到时候,恐怕还得请你劳累一下。”加列毕笑了笑,补充道:“另外,昨天侥幸购买来了一对塔戈尔大沙漠的珍惜蛇女,在下已经将她们送到了先生的房间。”
听着又要动手炼药,柳席脸庞明显有些不耐,不过当蛇女两字入耳后,不耐利马变成了滛亵,双眼放光的点了点头,大包大揽的道:“只要药材足够,回春散的数量,族长不必担忧。”
见到这般容易便让得柳席点头,加列毕嘴角挑起一抹得意与不屑,心中冷笑道:“被色欲充斥脑袋的废物,除了会炼药之外,一无是处。”
冷笑着摇了摇头,加列毕端起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0.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